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三回 秋娘重逢故人 瑤瑟兩刺太后


  話說那人,那里是什么太監,原來是個优人,姓陳,名寶玉,號蓮花郎陳六。生得貌如美女,工媚善嘲。瑤瑟先在妓院,常時來往,所以一見便知。陳六慌忙止住口道:“好姐姐,莫聲,莫聲!”瑤瑟道:“你為何來到這里?快快說來。”陳六道:“是太后召我來的。”瑤瑟又問道:“是你一人來的,還有別人同來的?”陳六道:“還有紫薇郎、薛如玉同來的。”瑤瑟又問道:“太后現在何處?”陳六道:“在內宮,還未起來。”瑤瑟道:“你們這些龜子王八蛋,干的好事情,甘做賊婆的外妾!慢慢和你說話。”說罷,扭轉身又走。陳六呆立半晌,也去了。
  瑤瑟复行過四十五丈地方,直入大宮。過了兩重,止是里面房宇越多,頭頭是道,不知從何處去的。停腳佇望一番,忽見前面一個宮女,捧著一個玉碗從內而出。望見瑤瑟,把眼攢了几攢,低頭又行。行到后面,忽又停足,將瑤瑟瞧頭瞧腦的看了一番。瑤瑟也覺有些奇异,扭轉身方欲問時,只見那宮女低聲呼道:“娘子敢莫姓金么?”瑤瑟吃了一惊,慌忙問道:“姐姐貴姓?怎么曉得我來?”宮女道:“娘子為何忘記?我的爹爹悃岸l,不是和伯伯換了帖么?”瑤瑟聞言,猛然記起道:“哎呀!原來是秋娘姐姐了,請問姐姐,几時選進來的?”秋娘走近身來道:“這里不便說話。妹妹為甚來到這里?這個地方是不好來的!”瑤瑟道:“唉!一言難盡。妹妹住在西邊偏宮第八室,今晚請姐姐到那里說話。千万求姐姐見面,莫說出我的真姓名來。”秋娘點頭會意。瑤瑟又道:“太后住在何處?求姐姐指引指引。”秋娘依言,即時放下玉碗,帶領瑤瑟,彎彎曲曲過了許多重,來到內宮之前。止見那內宮玉階金砌,水晶為宮,綿繡迷离,蘭麝芬芳,真個溫柔鄉,長生殿,好不華美。秋娘來到這里,丟下一個眼色。瑤瑟會意,直入太后寢室。
  宮女慌忙擋住道:“老佛爺還沒起來,有事請緩。”瑤瑟道:“我是大日本國妓女,奉太后諭旨召來的。”宮女聞言不敢擋阻,讓他進去。瑤瑟進得房來,行到芙蓉帳前。掀帳一看,止見胡太后向里睡著。瑤瑟不覺怒從心起道:“好賊婆!我四万万同胞何罪,今曰活活斷送你一人之手?久想生食你肉,今日還不下手,更待何時?”即在衣襟間,取出一雙象箸。原來這象箸中,藏有電气,中人必死。方欲放時,止見太后夢寐之間,將身一轉,瞥眼望見瑤瑟,惊道:“內田君,怎么擅到咱們寢宮來?”瑤瑟大吃一惊,忽然計從心生,慌忙与太后作個禮道:“許久未見陛下,心中思戀得很。今有敝國頂上象箸一雙,意欲獻納,又不知道貴國禮節,所以沖冒得很。”胡太后在被內,伸手來接道:“將來与咱們瞧瞧。”瑤瑟便將象箸遞上。太后拿在手中,略略一看,即喚宮女拿去。呼著瑤瑟說道:“內田君,沒事宮內玩玩,咱們用你時候,便來請你。”瑤瑟無奈,止得應著。
  正待回身要走,卻見太后欠呵一聲,眯著眼又睡覺。瑤瑟心內想道:“這賊婆合死!象箸雖被拿去,衣袋尚有炸藥,今日与他同死罷!”即時伸手,在衣袋內將炸藥取出。正欲施放,忽見太后將眼一開,問道:“內田君,手中拿著什么東西?難道圖害咱們罷!”駭得瑤瑟滿心惊慌,遍体麻木。連忙上前伏罪道:“不敢,不敢!陛下為何說出這樣話來?妾因敝國藥學博士發明一种仙藥,能返老還少,卻病延年,要想獻納陛下。前次一時忘著,所以隨后補獻。伏祈陛下,千万莫罪!”說罷,將炸藥呈上。太后接在手中,看了又看,瞧了又瞧,總總看不出破綻來。將藥放在枕邊,對瑤瑟說道:“你們那里有這多禮物,咱們享受不起。快快出去罷!”瑤瑟即時悵悵而出,跟著原路,行到花園。又遇著太后舊寵桃和美,把他瞧了几瞧。
  瑤瑟忍著气,來到舊房,和衣倒在床上。气了又气,恨了又恨。心內想道:“這賊兩次要落我手,為何都被看破?倘若一時把他刺死,我同胞豈不去了一個大害?咳!天公,怎么俄國虛無党偏偏教他成事,倒是我瑤瑟便做不來嗎?一連想來想去,肝腸都爛。看看天色已黑,宮內已上電燈,閉著門又悶了一番。忽然門外推敲甚急,瑤瑟慌忙起身開門。止見宮女秋娘,面色倉皇,走進房內,扯住瑤瑟的衣襟說道:“妹妹,你要走!發作了!”瑤瑟慌忙問是什么緣故。秋娘道:“妹妹,你自己做的事,難道還不曉得么?今晚蓮花郎陳六又到宮內,已將妹妹的姓名來歷告知太后,太后好生發怒。妹妹所進的象箸、炸藥,都被他們看破。再遲一刻,你便性命難保。妹妹,三十六計走為上計,還要快逃為上。”一邊說,一邊拉著瑤瑟的衣襟,急急行到后面,指道:“過了這一重,往右直行,再過三重,便可出去。”說罷,分手去了。瑤瑟慌慌張張,那里辨得清白,左穿右行,行到點多鐘久,還沒有尋著門徑。急得汗如雨下,肩背都濕,暗暗叫苦道:“我瑤瑟今日白死也!急忙斂著神,定睛一看,前面一個太監帶著半醉,搖搖擺擺,唱著二簧而來。瑤瑟急中智生,呼著太監道:“是那位公公?我是大日本公使夫人差來的,快快送我出去,重重謝你!”太監那里曉得,把瑤瑟衣服一看,急忙上前請個安道:“是奉什么差事來的?有慢,有慢。請跟咱們來罷!”說罷,上前引路,把瑤瑟帶到宮外,回身去了。
  這時瑤瑟到得宮外,夜已深沉,回顧彷徨,無處可歸。身上又沒一錢,好不危急。忽然眉頭一皺,想出一個計策道:今夜何不到客棧里暫且安歇,等待明日,再作道理。主意已定,即時叫副馬車,跑到客棧門前。喜得主人是舊日相識的老主顧,望見瑤瑟來了,大喜。拿出兩串京錢,開銷馬車去了,請瑤瑟到后房安息。瑤瑟一夜那里合眼,在房內踱來踱去,翻思覆想,好容易挨到天明。到了次日,聞听滿城內外,捕帖已到。警察异常嚴密。到此好生沒法,止得依舊在房前踱來踱去。忽然背后一人,一把扯著瑤瑟道:“你好大膽!謀刺慈圣,尚不知死,還在此搖搖擺擺,你好大膽!”駭得瑤瑟魂飛魄散,面如死灰。正是:
  民賊猖獗炎天日,志士齏身殉國時。
  一槌未遂儿女愿,空向帝公抱怒痴。
  不知瑤瑟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國學知古齋主校對,尹小林整理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