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聶政


  怀慶潞王有昏德,時行民間,窺有好女子輒奪之。有王生妻,為王所睹,遣輿馬直入其家。女子號泣不伏,強舁而出。王亡去,隱身聶政之墓,冀妻經過,得一遙訣。無何妻至,望見夫,大哭投地。王惻動心怀,不覺失聲。從人知其王生,執之,將加榜掠。忽墓中一丈夫出,手握白刃,气象威猛,厲聲曰:“我聶政也!良家子豈可強占!念汝輩不能自由,姑且宥恕。寄語無道王:若不改行,不日將抉其首!”眾大駭,棄車而走。丈夫亦入墓中而沒。夫妻叩墓歸,猶懼王命复臨。過十余日,竟無消息,心始安。王自是淫威亦少殺云。
  异史氏曰:“余讀刺客傳,而獨服膺于軹深井里也。其銳身而報知己也,有豫之義;白晝而屠卿相,有鶪妨i;皮面自刑,不累骨肉,有曹之智。至于荊軻,力不足以謀無道秦,遂使絕裾而去,自取滅亡。輕借樊將軍之頭,何日可能還也?此千古之所恨,而聶政之所嗤者矣。聞之野史:其墳見掘于羊、左之鬼。果爾,則生不成名,死猶喪義,其視聶之抱義憤而懲荒淫者,為人之賢不肖何如哉!噫!聶之賢,于此益信。”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