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八回 斗筍便開關尋歡出峽 守株乖待兔失望停云


  詞曰:
  
  重門深鎖湮幽徑,隔斷尋芳信。借題偏是索尋思,曉妝猶起來遲,喜孜孜。彩云何在方惆悵,得得蟾光上。恰逢青鳥語難通,求凰又惡与鴉同,恨忡忡。
                      右調《虞美人》

  卻說生自月夜寄書之后,每日樓前徒倚,佇望愛月回音。不期腊盡春回,沓無影響,真是腸一日而九回。因作《九回腸》以寄意,其詞曰:
  
  一回腸,永日盼東牆。隔院分明人宛在,溯洄欲去路偏長。
  二回腸,顧影倍凄涼。不為伊人多系念,羈栖何事戀他鄉。
  三回腸,受辱學佯狂。魚服特來尋舊約,誰怜入网困騰驤。
  四回腸,前事費思量。灰滅蕉樓無舊壘,不堪重見雁來翔。
  五回腸,云斂鏡重光。惟有素娥偏耐冷,夜深雙照兩人鄉。
  六回腸,挂起更難忘。縱有深心無与達,空留遺佩在身旁。
  七回腸,無處可投奔。深院重肩門永閉,尋來不界隔蓬崗。
  八回腸,雞鶴列同行。局促樊籠難振羽,何時華表恣翱翔。
  九回腸,遠志可能償?脫卻北溟程九万,銀河猶是隔紅牆。

  黃生書完,暗忖道:“世事變遷,人心反复,莫非怪我流于污下,玷辱也府第門風,遂爾決絕,竟致不問?即不諒我此來行止有虧,宁忘卻蕉樓贈帕?已致茲憔悴,任是鐵石心人,也將心動。況云娥小姐如許多情,愛月那般怜我,難道忽爾生心,全無發付?還記前日病中寫書慰藉,何等綢繆,必無半路海卻前盟。那日愛月見我病容,甚加怜惜,必然于云娥小姐面前從中宛轉。奈他這几日潛蹤匿跡,一定是內庭嚴禁,不容出入。我且暫放了心,再等几時,必有好消息也。還要看他再來作何回我。”算計已定,只得坐向樓前,睚目以俟。日過一日,并不見些動靜。
  又挨几日,乃是二月初旬。云娥与愛月日日商量,欲与黃生相會,計無所出。要如前次逾牆,往返實為不便。待要開那軒下小門,鎖鑰又被夫人收去。算來算去,俱有不便,亦惟日挨一日而已。
  一日,二位夫人与綠筠小姐在堂上閒談,云娥与愛月亦在相陪,正是四人對坐,一人侍立。忽見一小童沖入來,左窺右探。郭夫人便喝住問道:“何人乃敢到此?看門何在,容他擅入中堂!”那小童忙回道:“小人是周公子伺候書房的管家,名喚司茶,來討府上門公說話,因不在外面,故此進來。實非窺伺,望乞寬容勿罪。”夫人听了,便問道:“汝尋門公何干?”小童應道:“明日乃是花朝,我家周公于欲請友人會飲春游,設席在云谷寺賞花。特遣小人來此,見借登山小盒一對,回來即便奉還。”夫人因命取出小盒儿,交与小童挑去。
  郭夫人因對葉夫人道:“明日原來是個花朝,几乎忘了。我等家內也要置酒賞花,毋使良辰冷落也。”愛月亦在,便乘机說道:“昨承二小姐之命移梯折梅,見紅螭閣百卉俱開,十倍往日。且明日周公子看花出外,隔牆諒必無人。即有管家,不須退避。不如置酒于彼,游玩一番。”郭夫人道:“這卻不妨,但周公子已出春游,家中即有管家,我等只在自家紅螭閣賞花,与他卻無相涉。明日即依愛月,于紅螭閣設席可也。”說畢,各自別去。云娥与愛月仍回涌碧軒。
  是夜,愛月對云娥道:“方才所言,何幸夫人即允!但不知周公子外出,黃郎亦同去与否。万一不在家中,一同赴會,豈不空出一番机謀?黃公子一副肝腸,都在小姐。爾日這般行徑,將痴死矣。明朝一過,再無机會。”云娥听了,不覺恨自心生,又成詠詩撥悶,拈毫濡紙,又是二絕。只見上面寫云:
  
  今宵白月露層云,春色三分剩几分?
  盼到花朝春已暮,仍愁風雨不同群。
  有心待月盼朝云,触恨傷情已十分。
  惟是一園千里共,奈何咫尺恨离群。

  云娥詠二絕,尤自無聊,不能排遣。因想:“隔不見,咫尺天涯,韶光無几,轉瞬將歸。明日花朝,殊難耐賞,心情頓減舊時,坐久愈無聊賴。黃公子明日倘不去看花,或可從中取便。即二位夫人与綠筠小姐俱在,無步步限定之理。倘离左右,即有机緣。那時桃源有路,或能不負佳期,也未見得。”說畢,已是三更,云娥与愛月兩人同聲一歎,各自掩門睡去。
  且說黃生,是夜亦在樓頭待月,痴想美人,不能放下。忽見司墨走到,因道:“公子明日邀同李相公并各友往云谷寺看收丹,著我与兄偕往。”黃公子道:“我不去,汝且同公子、李相公自去罷了。”司墨道:“見何寡情到此,獨守書房,豈不悶死?”生道:“妝看亭中樓下,亦有名花可供玩賞矣。”又指著隔牆紅螭閣道:“且無論自家花草色色可人,即是鄰園万卉繽紛,耐觀如許。我一人在家玩賞,倍覺适情起興,吾弟不必多心。”說話未畢,又見公子進來。向生說道:“列位相公在外等我同到云谷寺看花,妝二人為何在此留連不去?”生知推脫不得了,只得檢點書房,掩了樓門。
  正欲出門,只見隔牆紅螭閣上面有人,乃是愛月同一小婢手提著凳子,放閣中椅上。便想道:“閣中一向無人來往,今朝愛月姐上來,必是云娥小姐來此春游。今日花朝,擬在上面玩景。”欲待留遲不去,無奈公子在旁等候多時。生不得已,長歎一聲,竟將樓門掩了,便同公子往云谷寺而去。
  須臾,二位夫人果同著二小姐來到紅螭閣下。郭夫人便向愛月問道:“汝方才移凳閣中,見隔園樓上有人与否?”愛月應道:“若是有人在內,樹上鶯鳴料不如許自得。”說畢,大家同坐亭中。綠荺道:“孩儿猶記儿時,常隨先君日在此中玩賞,不料數年而來,世事變遷,少到此間,于今已久。今日叨陪年母來游,回首少時,依稀在目。但以先君去世,如此凄涼,細憶彼時,使人淚下。”云娥小姐听了,發歎一聲道:“此事亦有同心。”亦不覺潛然。愛月見二位小姐在此生悲,便慰道:“看花樂事,何故悲傷起來?奴家勸一言,若非夫人与小姐逃難來此相依,安得与夫人、小姐聚首一堂?焉有今日看花飲酒?人生睄皉捸A人間世事大抵如斯。眼前景色,且以自娛。放下瞏日歡腸,向目前取樂可也。”愛月所言,真個字字刺心。二位小姐乃拭淚看花。
  須臾,排上酒席,四人依次坐下,愛月乃末座執壺,各說閒話。云娥小姐只是低頭不答,側目傾耳,都在隔牆。奈上面竟日寂然,畜了一腔長恨。大家不曉其意,只有愛月一一領會。
  直到午后,葉夫人對郭夫人道:“今日宜去看花,休得果坐飲酒,且到花間賞玩一番,不知尊意何如?”于是四人同向花間閒步。忽惊了一陣黃鶯,二位夫人見了說道:“真樂趣也。”愛月拾了石片,要向隔牆擲去,葉夫人止之,又只得緊步相隨,不敢再向牆頭窺探。云娥小姐見了,心下益惱,只是無言。綠筠陪了半日,見他如許緘默不言,因問道:“姐姐為打今日寡言不笑,豈有所思?”云娥應道:“桃李本自無言,何必拘拘言笑。即有不言,何寡之有?”少刻,紅日返照,鳥雀投林。郭夫人遂命仍歸涌碧軒而去。
  方坐吃茶,愛月進前又道:“天色尚早,二位夫人在此安歇,待愛月同二位小姐再去一游。隔壁無人,料亦不妨一玩。”二夫人見愛月如此說,只道后生心性,原不可拘,也不阻他,只囑愛月道:“汝同小姐閒游,若聞隔院有人,即促小姐回去。”二位夫人各去安歇了。
  二位小姐同愛月三人仍來坐在石上,又敘一回寒溫。正是:
  
  周旋宛轉多嬌女,算是辛勤做老娘。


  ------------------
  小草掃校||中國讀書网獨家推出||http://www.cnread.net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