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三十三回 造离宮袁李籌謀 保御駕英雄比武


  再說麻叔謀敗兵到李密處,李密大惊,一面上本啟奏,一面差總管朱燦前去,監督開河。開近曹州地方,曹州城外三十里有一村,名曰宋義村。村中有一員外,家私巨万,佣工之人,不計其數。此人姓孟名海公,就是尚義的母舅,前年尚義潼關救了秦瓊,就投奔此處。那孟海公家中有一個先生,名喚白順,足智多謀,才能文武,能識陰陽。孟海公有三個妻房,十分厲害。第一個叫做馬賽飛,善用二十四口柳葉飛刀,第二個叫做黑夫人,第三個叫做白夫人,都是有本領的。那孟海公心怀不軌,私置盔甲刀槍,蓄養不法之人。恰好他父母及祖宗的墳墓,是在開河的道路上。孟海公知道這事,就四出打點,想花掉一些銀子,使督工的人稍改路線,可以保全祖墳。不料督工的人收受了他的銀子,等到開近墳邊,卻推說朝廷制定路線,任何人不能徇情更改。就把孟海公的祖宗墳墓,發掘一空,并盜去了棺中珍寶。孟海公一時大怒,點齊家丁,与三個妻子,外甥尚義,反入曹州,殺了守將,自稱宋義王,封尚義為元帥,白順為軍師。那李密開成了河,自去复旨,自此天下反者甚多,且將最厲害者說明。

    瓦崗程咬金稱混世魔王
    相州高談圣稱白御王
    蘇洲沈法興稱上梁王
    山后劉武周稱定陽王
    濟宁王溥稱知世王
    濟南唐璧稱濟南王
    湖廣雷大鵬稱楚王
    江陵蕭銑稱大梁王
    河北李子通稱壽州王
    魯州徐元朗稱淨泰王
    武林李執稱淨梁王
    楚州高士達稱楚越王
    明州張稱金稱齊王
    幽州鐵木耳稱北漢王
    夏州高士遠稱夏明王
    沙陀羅于突殿稱英王
    陳州吳可宣稱勇南王
    曹州孟海公稱宋義王

  共有十八路反王。還有六十四處煙塵,為首的是杜伏威、張善相、薛舉,其余按下不表。
  且說唐公李淵,得旨限三個月,要造一所晉陽宮,如何造得及?心中不悅,便与四個儿子計議。此時唐公有四子,長建成、次世民、三元吉、四元霸。這李元霸年方十二歲,生得尖嘴縮腮,面如病鬼,骨瘦如柴,力大無窮。兩柄鐵鎚,其重有八百斤,坐一騎万里云,天下無敵,在大隋稱第一條好漢。當下唐公說道:“這旨意,一定是宇文化及的奸計。造不成只說違旨要殺,造成又說私造王殿,也要殺。我想起總是一個死,不如不造,大家落得一個快活吧。”李元霸道:“爹爹不要心焦,那個狗皇帝若來,待我一鐵鎚就打死了。爹爹你做了皇帝就是了!”唐公大喝一聲:“唗,小畜生住口!”話未畢,忽家將來報道:“府尹袁天罡、縣尉李淳風要見。”唐公聞言,忙出外廳。袁天罡、李淳風早在廳上,施禮后分賓上坐定。袁天罡道:“聞圣上有旨下來,要千歲三個月造一所晉陽宮,為何不造?”唐公長歎一聲道:“我想造也是死,不造也是死,所以不造。”袁天罡道:“千歲差矣!圣上要千歲造殿,卻并未說出宮殿大小,何不赶緊招集民夫,造起一座宮來。只須多多舖陳金玉,不必計較宮殿房屋多寡。圣上見了,自然沒有話說。”唐公听罷點首,下令即著袁天罡、李淳風二人為監造官,多集民夫,限三月以內造起一所精致的晉陽官來。
  再說煬帝留次子代王侑守長安,封無敵將軍宇文成都為保駕將軍,帶了蕭后和三宮六院,并宇文化及一班近臣,起駕往太原而來,唐公率文武官員迎入太原。煬帝進了新造的晉陽宮,見宮殿房屋不多,卻造得十分齊整,心中歡喜,宇文化及在側邊道:“主公所怀之事,難道忘了?”煬帝點頭下旨道:“李淵私造宮殿,心謀不軌,綁下斬了。”唐公分辯道:“臣奉旨起造,焉敢有私?”煬帝喝道:“你既無私,焉有不及三個月,造得這樣宮殿,一定是先造下的。”竟把唐公綁了出去。此時世民在午門外,見父親綁出來,忙去擊鼓。太監拿他上朝來,煬帝一見,忙問:“你是何人?”世民道:“臣李淵次子世民見駕,愿我皇万歲万万歲。”煬帝道:“你到此何干?”世民道:“臣特來為父親辯冤。”煬帝道:“你父私造王殿,有何可辯?”世民道:“臣父是奉旨造的,圣上若說沒有這樣快,新舊可辯的。万歲可下旨,起出鐵釘來看。若是舊的,釘子一定俱蛂F若是新的,自然不蛂C”煬帝即下旨起出釘來一看,果是新的,遂赦李淵。
  李淵進朝謝恩,煬帝問道:“有几個儿子?”唐公道:“臣有四子:長子建成,這個就是次子世民,三子元吉,四子元霸。”煬帝道:“卿可為朕召三子來。”唐公領旨召到三人,俯伏在地。煬帝道:“平身。”四子分立兩旁。煬帝看三子皆不及世民,遂說道:“朕欲將卿次子世民,承繼為子,不知卿意若何?”唐公謝恩。世民拜了煬帝,煬帝即封世民為秦王。
  唐公道:“如今賊盜叢生,陛下駕幸揚州,不知何人保駕?”煬帝道:“有無敵將軍宇文成都保駕。”李元霸在旁笑道:“那一個是無敵將軍?請出來看看。”只見班中閃出宇文成都道:“在下便是。”元霸一看,又笑道:“這就叫無敵將軍!恐未必然!”成都怒道:“若有能敵的,你可尋一個來。”元霸道:“不必去尋,只我就是。”成都笑道:“你這樣的孩子,只消我一個指頭,就斷送你命了。”煬帝道:“既出大言,必有本事,二卿可便交交手看。”元霸道:“臣用一條臂膊挺直在此,若推得動,扳得下,就算他做無敵將軍。”說畢,即挺直臂膊過來。成都大怒,赶上來一把扯住元霸的手,用力一扯,好似蜻蜒搖石柱一般,莫想動得分毫。
  元霸把手一掃,成都扑通翻筋斗,仰后一交。成都爬起來道:“你這是練就的,不算好漢。我見午門外那個金獅子,約有三千斤重,若舉得起,便算好漢。”元霸道:“你先去舉。”成都忙走出午門,一手托著腰,一手抵住獅子腳,就舉起來,一步一步走到殿上,又舉出去,放在原處,复回身進來道:“你可去舉來。”元霸也走出午門,左手提起左邊獅子,右手握起右邊獅子,一齊舉起,走到殿上。煬帝与眾臣看了,皆說真是天神。元霸在殿上,把兩手舉上舉下十數遍,依舊舉出午門,把兩個獅子放好了,复走入來。成都道:“我不与你賭力,明日与你下教場比武藝,胜的方為好漢。”元霸道:“說得有理。”當下百官散朝,各各回府,化及与成都計議,暗差五百名有本事家將,吩咐:“明日得胜便罷,若不得胜,你們一齊上前,把他殺死。”家將們領命,不表。
  且說煬帝次日帶了文武官員,下教場,百官朝見畢,煬帝下旨。令李元霸与宇文成都比武。二人領旨,下演武廳,各各上馬。宇文成都立在左邊,李元霸立在右邊。成都大喝道:“李元霸快來納命。”遂舉起流金鐺,向前當的一鐺,李元霸把鎚往上一架,當的一聲,把流金鐺打在一邊。成都叫過:“這孩子好家伙!”舉起流金檔,又是一鐺,那元霸又把鎚一架,將流金鐺几乎打斷,震得成都雙手流血,回馬便走。元霸一馬赶來,伸手夾背心一把提過馬,煬帝見成都被擒,怕傷了性命,忙傳旨放了。宇文化及大叫道:“圣上有旨,李公子快快放手。”元霸暗想:“我當年在后花園中學習武藝,師父紫陽真人曾吩咐我,不可傷了使流金鐺的性命。”又聞有旨,遂把他望空一拋。不知死活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古香齋 輸入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