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六章 學無常師 苦惱抉擇


  公元前525年,孔子二十七歲。
  深秋,天像漏了似的,連陰雨下個不停。曲阜城魯國高級館舍前,雨帘里一個高大的漢子在徘徊。他頭戴葦笠,身披蓑衣,雙腳踏在泥水中,縮頸聳肩,渾身顫抖,顯然,他已在此等候多時了。這位大漢不是別人,正是孔子。
  近來孔子趁工作比較消閒之時,抓緊時間研究各地的風俗人情。他听說郯國特別重鳥,以鳥為圖騰,甚至以鳥作官名時,不知原因何在。請教過几位學問淵博的長者,也未得到滿意的答复。恰在這時,郯國郯子來朝拜魯國國君,听說在昨天的宴會上,郯子曾与魯大夫昭子(名叔孫婼)談及過此事。孔子沒有資格參加國君舉行的宴會,無机會向郯子請教,便冒昧來館舍拜訪,也不知郯子肯否賞臉。不想郯子應季平子邀請又赴宴去了,孔子只好在雨地里耐心等他歸來。
  不知過了多久,兩輛裝飾豪華的馬車冒雨向館舍馳來。馬車來到館舍門前收韁停住,前邊那輛乘的是郯子及其隨從,后邊那輛是魯國前來陪送的仲孫大夫。
  仲孫大夫先下了車,見渾身淋濕的孔子,不禁吃了一惊。孔子見了仲孫大夫,喜出望外,這真乃天賜良机,忙上前施禮道:“孔丘見過仲孫大人!”
  “秋雨淅瀝,寒冷徹骨,仲尼,你為何在這雨地里挨淋?”仲孫大夫問。
  孔子回答說:“孔丘求教郯國君王,如饑似渴,雖秋雨連綿,不敢离去,唯恐錯失良机。”
  隨從攙扶著郯子走下車來,仲孫大夫上前引荐,孔子施禮見過,一行人來到館舍,分賓主坐定。
  孔子說明來意。郯子見他如此虛心好學,深受感動,熱情地回答了他所提出的問題。
  郯子娓娓而談,他說:“從前黃帝軒轅氏以云紀官,百官云師而云名;炎帝神農氏以火紀官,所以火師而火名;太昊包犧氏以龍紀官,所以龍師而龍名。吾祖少皞氏立國時,群鳳集于殿堂之上,此乃吉祥之鳥,故以鳥紀官,鳥師而鳥名也。”
  孔子感謝郯子的慷慨賜教,又詢問了些少皞氏時代職官制度的歷史情況,郯子一一作了回答。后來孔子對人說:“我听說,‘天子那里沒有主管這類事的人了,這類學問卻還保存在四方蠻夷那里。’看來這話是千真万确的。”
  公元前523年,孔子二十九歲。
  仲春三月,風和日麗,鳥語花香。官道上,一輛馬車在緩緩行駛,曾皙御車,孔子手扶轅木,直立車上。他默默無語,獨自欣賞著窗外春色。因為他從來乘車不說話,不回顧。孔子此番出游,專赴臨城,拜師襄子為師,請教彈琴的若干學問。
  孔子有著超群的音樂天賦,是管触唇會吹,是弦及指能奏,早在十多年前,就成了出色的吹鼓手,無論到哪個樂班,不管人多人少,孔子總是佼佼奪魁者。經過這十多年的日研月磨,不停操練,各种樂器,無不爐火純青。然而他也并非十全十美,似乎是長實踐,短理論,常常是不知所以然,難以居高臨下。孔子作學問不似有些人那樣東一把,西一掃帚,而是有著嚴格的計划性,常集中數年時間,專事某一方面的研究。前兩年他致力于普查民俗風情,近來又轉入研究音樂理論。
  師襄是魯國的樂官。古時候樂官稱師,后來干這一項職務的人就把師作為姓,冠于名前,故稱師襄,又稱師襄子,加子表示尊稱。師襄子在音樂理論上有很深的造詣,聞名于諸侯。
  師襄子聞听孔子來訪,忙迎出大門,讓于客室,以上賓之禮接待。他們已是多年的老朋友,彼此相互敬仰,只因相距遙遠,又都有公務纏身,所以來往較少。
  孔子与師襄喝茶敘舊,令曾皙前去置辦厚禮相贈,師襄不允。孔子說:“孔丘今日造府學琴,禮應奉贄敬行拜師之禮!”師襄板緊面孔說道:“你若行師生之禮,我立下逐客之令;若敘老友交情,我用簞食壺漿為你洗塵。請你自己選擇吧。”
  孔子不敢固執,只好吩咐曾皙不必備禮,但對師襄說:
  “既是老友相見,不必拘禮,家常便飯,更令人心安。”
  師襄說:“常言道,客隨主便,你听我安排就是。”
  孔子是個急性子人,從不愿浪費一分一秒時光,所以三言兩語便轉于了學琴的正題。
  師襄是個熱心人,又是老友相見,推心置腹,開言吐語,滔滔不絕。
  神農氏創造五弦琴,用來禁止淫邪,匡正人心。琴用桐木制作。桐木屬陽,頗有靈性,能知閏年——不閏年生十二個葉,遇閏年生十三個葉。它還能知秋,每到立秋這天,樹葉必落。做琴的桐木就產在魯國的嶧山。琴的面是圓的,象征著天;底是方的,象征著地;身長三尺六寸,象征著一年三百六十日;寬六寸,象征六合;前廣后狹,象征尊卑;上圓下方,象征天地;五弦,象征金、木、水、火、土五行;大弦為君,小弦為臣。琴的第一弦配宮音,第二弦至第五弦依次為商、角、徵、羽四音。琴除弦外,還有徽、首、尾、唇、足、腹、背、肩、腰、越。琴唇名龍唇,足叫龍鳳足,背稱仙人,腰稱美女。越長者為龍池,短的叫鳳沼。龍池八寸合八風,鳳沼四寸合四气。同是系弦的,名稱各不相同,那琴首繞琴弦的叫臨岳,琴尾高起亙弦的叫岳山,肩下系弦的叫雁足,足下轉扭調弦的叫做軫……
  談了一會,不覺天晚,師襄子設盛宴為孔子洗塵。孔子的酒量很大,但從不多喝,而且食時不說話。酒足飯飽之后,師襄子安置孔子与曾皙在后堂安歇。
  第二天孔子起得很早。這是他的生活習慣,無論頭天夜里睡得怎樣晚,第二天都要四更起床,先到曠野空气新鮮的地方活動一下筋骨,然后秉燭伏案晨讀。吃過早點,像小孩子進家塾一般,師生又對面盤腿而坐,開始了新的講授內容。
  孔子問:“請問夫子,這古琴著名的有多少?”
  師襄子回答說:“琴名最古最雅的要推嬰硒、貢粹,相傳為伏羲所造。其次名丹維、粗床,是柏皇所造。電母琴,帝俊所造。菌首琴、白民琴,是晏龍所造。國阿琴,伊陟所造。七弦琴,文王所造。響風琴,周宣王所造。青翻琴,楚無虧所造。臥冰琴,崔駟所造。這些都是寶貴的名琴。能得到古人親手制造的名琴,模仿他的指法,彈奏他的曲調,勤學苦練,便可成為名家。”
  孔子緊追不放,問道:“假若覓不到古人的名琴,用一般的琴練習,能否成為名家呢?”
  師襄子回答說:“像你這樣天賦聰明,勤學好問的人,不必定用古琴,但需認定一位古人,常常練習他的指法歌調,也可以成為名家。”
  師襄子說著從身邊移過琴來,彈奏了一曲。孔子在一旁靜听,感到此曲非同凡響,是他聞所未聞的。那指法、技巧也脫俗超群,出神入化……
  師襄子彈完,孔子站起身來,連連施禮說:“孔丘如井底之蛙,今聞夫子談琴,聆听神韻,方知蒼天竟如此之大!丘欲于空室中靜坐操琴,若有疑點,再求指教。不知夫子意下如何?”
  “一切請便,不必見外。”師襄說著將孔子引入后軒中,任憑孔子習琴。
  孔子于后軒習琴,一連三日,不出門戶。一日三餐,前廳里師襄都為孔子備下丰盛酒宴,但他俱不到場,只讓曾皙拿些干糧過來,填塞轆轆饑腸。
  第四天,師襄子听孔子曲調已經彈熟,來到后軒祝賀說:
  “此曲你已彈熟,可以再學新曲了。”
  孔子离案施禮說:“感謝夫子教誨!該曲雖已練熟,然技巧尚未純熟。容丘繼續練習。”
  又是三天過去了,師襄子听著后軒中孔子的琴聲技巧純熟,音調和諧,韻味無窮,不斷點頭贊賞。步入后軒,夸孔子彈奏得胜過高妙的琴師,勸他另習新曲。孔子說:“夫子過獎了。弟子的指法、技巧雖已練熟,但尚未領會此曲的志趣神韻,更未体察到曲作者的為人,想象出其風貌特征。請容丘再練三日!”
  孔子習琴的第十天,師襄子站在院中如醉如痴地諦听。琴聲把他帶進了浩瀚的大海。大海的胸怀是那樣寬廣博大,神情是那樣深邃,內涵是那樣丰富,性格是那樣富于變化。他仿佛看到了大海在怒吼,浪濤洶涌,嫉惡如仇。又好像溫柔多情的賢妻躺在他身邊,正与他竊竊私語。琴聲把他帶到了春天的花園,葉綠了,花開了,鳥在高唱,水在低吟,游人在歡笑,一切是那樣的靜謐,那樣的和諧。琴聲把他帶到了廣袤的草原,綠草像無垠的地毯,羊群似天上的白云,牧民在放聲歌唱……
  師襄子還想繼續听下去,琴聲戛然止住。師襄不解其意,信步走入后軒,只見孔子正襟危坐于琴几之前,凝神深思,如痴如呆。腳步聲惊動了他,他抬頭瞥見師襄子站立身旁,猛然爬起,不顧一向重禮,激動地雙手抓住師襄子的肩頭說:“孔丘正在操琴,彈著彈著,面前站立著一位古人,只見他面黑有威,身長一丈,目光如電,性情溫柔敦厚,与太廟中文王的形象一模一樣。敢問夫子,此曲可是出自文王手筆?”師襄子聞言,如雷貫耳,連連作揖說:“好极了,好极了!我的老師傳授此曲時,正說此曲為文王所作,名《文王操》。仲尼,你真聰明過人,一下子便悟到了周樂之精義!老夫枉活一把年紀,自愧不如!”說著,拽著孔子在地上轉圈,像兩個調皮的孩子。
  孔子說:“全仰仗夫子教導!要學技藝,無名師指點,如在黑暗中摸索;一遇名師,便驀然出洞穴,眼前一片光明。孔丘不虛此行,明天就要告辭了。”
  孔子吩咐曾皙設酒宴答謝,酒足飯飽之后,二人依依話別。師襄子祝賀孔子琴藝絕世,他說,音樂的希望在孔子,天下的希望也在孔子。
  公元前522年,孔子三十歲。
  這是孔子一生中關鍵的一年,他自己曾經說過:“吾十有五而志于學,三十而立……”意思是說,他從十五歲就立志于學習,研究學問,到了三十歲,就已經打下了牢固的基礎。通過向文獻學習,向社會學習和實踐活動,這時他不僅精通了一般貴族應該掌握的“六藝”(禮、樂、射、御、書、數),而且通曉了以高級六藝(漢以后尊為“六經”,即《書》、《詩》、《易》、《春秋》、《禮》、《樂》)為代表的各种文獻資料,并結合諸侯紛爭,天下無道的社會現實進行分析、研究和体察,形成了自己完整的思想体系。
  盛夏的一天,孔子正在署衙內專心讀書,曾皙闖入,告訴了他一件新聞:楚平王听信佞臣費無极的讒言,納儿媳秦女孟嬴為妾,驅逐太子建,命其出鎮城父。……孔子不等曾皙講完,拍案而起說:“禽獸不如也!”
  其實,此類事情早已司空見慣,孔子何以要因此而惱火呢?因為近來他一直在為周室衰微,“禮崩樂坏”、動亂不安的天下局勢而憂心,為自己的抉擇而煩惱。
  目睹現實,混沌一片,像滾滾黃河,泥沙翻騰;似烏云彌漫的夜空,不辨星斗;如烏煙瘴气的山巒,難分草木。他想到自己的先祖正考父曾連輔宋國三公,父親叔梁紇,偪陽之戰手托懸門;想到母親顏征在滴血的心,流淚的眼,粗若千年古松的雙手;想到了母親彌留之際的囑咐:“要成大器!”臨終時的祝愿:“升,升……起,起……”可是如今自己已經三十歲了,正如俗話所說“人過三十天過午”,都干了些什么呢?整日忠心于小吏,耿耿于皮毛,似這樣下去,能“成大器”,做一個周公式的人物嗎?自己為什么不能像傳說中的盤古那樣一斧子下去,劈開這個沌混的世界,讓涇渭分流呢?為什么不能力挽狂瀾,讓文武周公之世再現呢?……這諸多問題像一釜沸湯在他胸中翻滾,似一團迷霧在他的眼前彌漫,弄得他心緒不宁,肝膽如煎。后來他曾說,君子遇到樂事不喜形于色,遇到憂事也不愁容滿面。如此涵養,談何容易!
  一場暴雨過后,孔子帶上佩劍——“君子無劍不游”,讓曾皙帶上弓箭,二人同去游嶧山。他要飽吸雨后清新的空气,讓山泉洗滌心靈上的污垢,領悟大自然的啟迪。
  雨后的嶧山,蒼巒若黛,林木如洗;繁花爭艷,群卉斗奇;鹿奔狐隱,雉走鶯飛。孔子帶著弓箭,并不射獵,來到山下,開始攀登。攀至峰頂,憑古松而遠眺,覽胜景而遐思……
  山頂一巨石,中間一凹坑,坑內積滿了雨水,清澈見底。孔子坐在石上休息,目睹坑內清水,頗有感触。此水秉承大自然的圣靈,不雜一點塵滓,与江河濁流,斷然不同。可惜不似大海那樣浩瀚,經受不住暴日的蒸晒,不久就要干涸,不复存在。水,只有并入江河湖海之中,才有巨大的力量,永琲漸糽R!自己多么像這一小坑積水呀,雖清澈不染,但卻微薄,可怜!……
  喘息了一會,孔子帶領曾皙順山谷而下。東溪西谷,條條瀑流如練;腳下,山泉唱著歌,打著滾,歡騰奔流。沿流不時出現一兩個深潭,潭內游魚清晰可辨。這清溪,這瀑流,這深潭,与山頂石坑積水一樣純淨,但卻遠非石坑積水所能比擬,這里是力量的會合!……他們順溪流而下,直來至泗水河畔。汛期的泗水河不似春天,諸水匯流于此,濁浪咆哮,吼聲震耳。有几處河堤被沖毀,洪水淹沒的庄田,吞噬了村舍……孔子佇立在河堤上興歎,思想感情宛如這奔騰的河水,瀉向遠方……
  下半生的路該怎樣走呢?一是苟安于現狀,像山頂石坑里的積水,倒也人人夸清,卻無力量,無壽命。這條路他不肯再繼續走下去。二是像千溪万流那樣匯入泗水,同流合污。憑自己的知識和才干,走這條路將有可能成為澎湃浪濤中的最高峰,平步青云,坐享榮華富貴。但他不愿走,也不屑走。后來他曾說過:“不義而富且貴。于我如浮云。”他決不肯犧牲信念去圖個人的榮耀。三是泗水混濁,是因泥沙俱下,世態混濁是因君王雄心勃勃,爭霸天下;或安富尊榮,昏庸無能;或荒淫無恥,沉湎酒色。若積聚力量打倒昏君庸王,另立圣君明主,就可實現“仁政德治”,統一天下。面對這條路,他思想充滿了矛盾。此路并非斷不可行,湯伐桀、武伐紂,已有先例。但君主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走這條路,是違反周禮的。后來,他曾諄諄地告誡弟子們說:“非禮勿視,非禮勿听,非禮勿言,非禮勿動。”越禮的路,他是連步也不敢舉的。四是做天上的云霧,隨風飄蕩,永不變雨,永不落地,自然更不積成水坑,匯成河流。這就是做一個隱士,只管自己逍遙,不管世態如何。他鄙視這些人,曾斥長沮桀溺“鳥獸不可与同群”。因為走這條路,無法實現“大道之行,天下為公”的理想境界。不“成大器”,不干出一番轟轟烈烈的事業,將無顏見先人于地下。五是另辟蹊徑,開創新路。他設想,封固泥沙,泗水便可以變清。挖溝鑿渠,讓所有清流匯聚一處,便可形成一個明淨的世界。于是他決心開創平民教育,擴大教育范圍,用“六藝”來培養“上事君以忠,下使民以惠”的賢臣,改變奸佞當道,朝納不振的社會現實,使國家達到“太平盛世”。
  這次游山玩水,孔子原打算野餐篝火,風寢露宿,在外多住几日。不想离開嘈雜的曲阜城,投身到大自然的怀抱,思路竟如此之敏捷,一團亂麻,很快地理出了頭緒。主意一定,他催曾皙快歸,明天就辭官筑壇,設教講學。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