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馮小怜紅顏禍水 玉体橫陳


  馮小怜是南北朝時代北齊后主高緯的貴妃,原是皇后穆盈身邊的侍女,是后來才躍上枝頭作鳳凰,集三千寵愛于一身。她的嬌媚与荒唐,使北齊帝國遭到覆亡的命運。
  北魏分裂為東西兩國,大致沿著今天的山西与陝西兩省交界的地方,以自北向南的一段黃河為界。東魏占有黃河以東以及淮水以北的土地,西魏占有黃河以西及秦岭以北的關隴地區。東魏建都部城,也就是今天河南省臨漳縣。西魏定都長安,是歷代帝王龍興之地。
  西魏的力量遠不如東魏,就是南朝的梁政權也比西魏強。
  北齊就是高洋奪東魏政權建立的,是實力最強的;北周是宇文覺守西魏政權建立的,力量最小。當宇文覺建北周時,南朝梁也被陳國取代。
  但不久之后,北齊与北周的力量漸漸持平,一方面北齊被南朝的陳國侵吞了淮南一帶地區,另一方面北同越過秦岭,掠奪了漢中和四川等地。高緯就是這時成為北齊皇帝、馮小怜不久成了他的妃子。
  北齊建國十七年后,高緯即位,就是北齊后主。他是個標准的紈褲子弟,醇酒美人,聲色犬馬,過著豪奢浪漫的生活,用珍珠串綴而成晶光閃耀的羅衫,用寶石鑲嵌在玉輦上,日日夜夜与后嬪宮妃廝混在一起,過著醉生夢死的生活。
  馮小怜本是穆皇后身邊的侍女。當時高緯正寵愛彈得一手好琵琶的曹昭儀,穆皇后為了抵制曹昭儀而把馮小怜送給高緯,結果應證了中國一句有名的成語:飲鴆止渴。
  馮小怜自幼便經過音樂与舞蹈的嚴格訓練,更耳儒目染了一套蠱惑男人的手段,入宮以后更看慣了妃嬪們爭寵斗嬌的伎倆,于是便研究出一套嶄新狐媚手段,使得北齊后主接触到一种新鮮的奇趣,而被弄得神魂顛倒。
  馮小怜精通人体的构造及脈絡系統,侍候穆皇后時,曾經試著以槌、擂、扳、擔等手法,為她的女主人消除身体的疲憊,久而久之便練就了無師自通的按摩方法。后來當她以軟綿綿的一雙小手,上下不停地在高緯的身体上游動時,這個整天主動尋找刺激的風流皇帝,突然之間感到一种被動的奇趣与快樂。
  除了這些人為的條件外,据說馮小怜更有一种天生的本錢。她的玉体曲線玲成,凹凸有致,在冬天寒冷的季節里,軟如一團棉花,暖似一團烈火;在夏天褥暑炙人的時候,則堅如玉琢,涼若冰塊。或抱、或枕、或撫擦、或親吻,無不婉轉承歡,是一個天生的尤物,是她很快便獲得獨一無二專寵的主要本錢。
  除了歷朝歷代常見的蓋豪華宮殿,艷舞狂歡,徹底不歇,舖張浪費之外,齊后主高緯就連与大臣們議事的時候,也常常讓馮小怜膩在怀里或把她放在膝上,使議事的大臣常常羞得滿臉通紅,話說得語無倫次,無功而返。
  北周武帝繼位之后,看到北齊后主高緯淫亂昏庸,于是親自率領大軍攻打平陽(今臨汾)和晉陽(今太原)。北周占領平陽后,北齊高緯居然講出這樣的話來:“只要馮小怜無恙,戰敗又有何妨!”
  “獨樂不如眾樂樂”,北齊后主高緯真是天真得可以。他認為像馮小怜這樣可愛的人,只有他一個人來獨享她的美艷風情,未免暴珍天物,如能讓天下的男人都能欣賞到她的天生麗質豈不是大大的美事。于是經過一番設計与安排,讓馮小怜玉体橫陳在隆基堂上,以千金一觀的票价,讓有錢的男人都來一覽秀色,這又是一次滑天下之大稽的作為,使北周武帝匿笑不已。
  笑盡管由他笑吧!高緯仍然帶著馮小怜我行我素地浩浩蕩蕩到天池地方狩獵去了。臣下向他奏告:“嚴冬將屆,北周軍隊已經退回長安,正好利用此時收复平陽。”對此高緯猶豫不決。
  馮小怜認為戰爭和狩獵一樣好玩,于是慫恿高緯親自帶兵反攻平陽,高緯自然言听計從,于是馮小怜也戎裝隨行。北齊兵把平陽城團團圍住,北齊兵為收复失地,抵御外侮個個奮勇爭先,挖掘地道,架設云梯。留守平陽的北周大將梁士彥雖然率領有限的士兵拚死守城,但在北齊兵奮不顧身的沖鋒下已岌岌可危。眼看高緯即將下達總攻命令,平陽即將重返北齊怀抱的時候,馮小怜卻認為天色已晚,使她無法看到攻城之戰的盛大場面,而要求在第二天天明以后再行攻城。第二天天昏地暗,北風怒吼,初雪飄落,大地漸漸一片銀白,馮小怜又認為气候不佳,要求暫停攻城。殊不知夜暗之際或天气不佳正是軍事作戰進攻的最佳時机,囿于婦人之見,北齊大軍竟然平白無故地喪失了兩次大好時机。等到雪霧天晴,北周武帝已親率大軍赶到平陽,兩軍連日血戰,齊軍大敗,退入晉陽,轟轟烈烈的平陽之戰又以齊軍慘敗而告結束。
  平陽之戰結束后,北周武帝以將士在嚴寒中作戰特別艱苦,准備帶軍隊退回長安休整。梁士彥叩馬苦諫,認為机不可失,應該直搗北齊重鎮晉陽。北周武帝采納了梁士彥的意見,自統大軍追迫齊軍,直逼晉陽城下。周武帝的行事与北齊后主高緯形成鮮明的對比,知道緊緊把握時机,并且他首先的准備休整也是出于對將士的愛護,不象高緯只是為了滿足馮小怜的婦人之見。
  晉陽戰役開始,晉陽是北齊經營多年的北方重鎮,城高壕深,守備嚴密,城中糧谷器械充裕,支持一年半載決無問題。周兵遠來,又值嚴冬,要不了多少時日便會知難而退。高緯等著北周軍隊自動撤走。不料事出意外,北周的大軍并沒有撤退的跡象,也沒有積极進攻的打算。于是齊后主高緯命人在城中建筑一座高聳入云的天橋,時常与馮小怜一道登橋遙望城外敵軍的情況,下得橋來便躲進馮小怜為他舖排的溫柔鄉里。這時,馮小怜為他又挑選了一批面目校好,身材絕佳的侍女,加以訓練,很快地便組成了一個脫衣舞團,讓高緯觀賞她們的舞蹈,以消愁解悶。齊后主高緯也居然厚顏無恥地說:“看了能夠頭腦清醒,精神百倍。”有一天,木架搭成的天橋忽然垮了下來,風吹雨淋之下,這本是十分正常的事情,但馮小怜認為是不祥之兆,膽顫心惊,一再要求后主放棄晉陽返回鄴城。想不到高緯又一次置國家利益不顧,听從了馮小怜的勸告,回到鄴城。北周輕而易舉地奪得北齊重鎮晉陽。
  北周直扑鄴城。高緯退守鄴城尚有精兵十万,這位不愛江山愛美人的皇帝居然“病急亂投醫”,一面祈求菩薩保佑,一面將皇位傳給太子高琚A自己帶著馮小怜自部城往東逃奔青州,北周順利地取得鄴城。后來北齊后主高緯,太子高琚A馮小怜等人均被擒獲,北齊滅亡,黃河流域再度統一。到了唐代,詩人李商隱寫了二首《北齊》詩:

  其一
  一笑相傾國便亡,何勞荊棘始堪傷?
  小怜玉体橫陳夜,已報周師入晉陽。

  其二
  巧笑知堪敵万机,傾城最在著戎衣;
  晉陽已陷休回顧,更請君王獵一圍。


  北齊本較北周強大,由于北齊后主寵愛馮小怜,而使朝政紊亂,民不聊生,臨事又一而再,再而三地坐失戰胜的契机,終至一蹶不振,而遭亡國之痛,北齊自高洋開園到高緯被擒,才僅只二十八年的時間,誰能低估女人的作用呢?
  高緯被解往長安,受盡屈辱后終于被殺,馮小怜被北周皇帝的弟弟宇文達所得,不久宇文達被楊堅所殺,她又作了武將李詢的偏房,受盡了大妻的折磨,舂米、劈柴、燒飯、洗衣等吃重工作之外,還不時地遭到叱責和鞭打。馮小怜哪里經得起這樣的摧殘,最終自縊而死,那晚天很藍,月很圓。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