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樂昌公主与徐德言破鏡重圓


  樂昌公主陳貞是南朝后主陳叔寶的大妹妹,雖生長在皇家,卻沒有一般金枝玉葉的那种驕橫脾气,在宮中以性情溫婉賢淑而為眾人稱道。她外貌端庄秀美,舉止高雅大方,且有很深的文學造詣;為此,她選擇夫婿也自有眼光,不戀侯門貴族,獨重詩文才識,成年后,由她自己作主下嫁江南才子徐德言為妻。徐德言作駙馬后入朝廷任侍中,也頗顯露出他的政治才華,夫婦二人互敬互愛,夫唱婦隨,成了一對當時人人羡慕的天成佳偶。
  在北方,楊堅取代了北周靜帝而成為隋文帝,建立了隋國,楊堅雄心勃大,有志統一中國,因此舉兵攻占江南,很快就消滅了陳國。按照古時慣例,亡國之君及其親族不准許住在原籍,以防其糾集殘部,死灰复燃。因此,國破家亡的陳后主及皇族被虜北上,一同解往隋國國都長安。樂昌公主自然也在被虜之列,她与恩愛夫婿徐德言眼看就要被活活拆散。臨行前,樂昌公主把一面自己梳妝台上的!日銅鏡摔成兩半,一半留給失君,一半自己收在怀中;她与徐德言約定:以后每年的正月十五日,在長安街市上沿街叫賣銅鏡,直至找到對方的下落,以便夫妻破鏡重圓。徐德育含淚頻頻點頭。
  這真是一個渺茫無期的希望,此去長安數千里路,兵荒馬亂之中,徐德言一個亡國之臣根本難以成行,更何況樂昌公主這一去長安還不知將被發落到什么地方。徐德言手執半面銅鏡,想起往日夫妻兩人曾在鏡中相映成雙,自己還曾對鏡為妻子插過鳳釵,如今卻已人去鏡破,怎不叫他傷心欲絕。但轉念想到臨別時妻子殷殷的囑咐,他決心不讓她失望,希望再小畢竟還存有那么一線生机;于是他忍辱含垢,強撐著活了下來,一心只等待局勢稍微平定之后,前往長安,祈求老天相助,讓他們夫妻劫后重逢。
  陳國皇族到長安后,被分成四部分來處理;陳后主叔寶及兩三個愛妃被幽禁長安城中,陳后主的叔伯兄弟被放逐到遙遠的邊陲地區,宮女及女眷們大部分收入宮廷充當宮女,小部分出色的女子被分配給南征有功的將士及大臣。樂昌公主被賜給丞相楊素作妾,陳后主的小妹妹陳婉則被隋文帝收入宮中為妃,這就是后來深受文帝寵愛的宣華夫人。
  樂昌公主所配的楊素是隋朝一位功勳顯赫大臣,他祖上曾歷任北魏及北周領兵大將;楊素少有大志,文武兼通,不但善于調兵遣將,武功彪炳于世,而且工于草隸,善作詩文,如他所作的“出塞篇”詩,就极富宏偉蒼朴的气勢,深為人們稱道。“出塞篇”是這樣寫的:

  荒塞空千里,孤城絕四鄰;
  樹寒偏易古,草衰琱ㄛK。


  隋兵南征時,楊素是統軍主帥,他指揮軍隊,沿江東下,舟艫敝江,施甲耀日,兩岸百姓見他端坐船首,容貌偉岸,气態恢宏,都敬稱他為“江神”。攻下陳地,班師回朝后,隋文帝封楊素為尚書右仆射,也就是右丞相。就是這么一位戎馬俊館出身的大丞相,因為通曉詩情,所以十分向往南國的山光水色,更能欣賞江南佳麗的柔媚風情。在他得到樂昌公主以后,對這位容貌秀麗,才情橫溢的南國佳人十分鐘情,輕怜蜜愛,視如瑰寶。而樂昌公主雖然身在北方丞相府中,心卻仍然留在故國江南,留在丈夫徐德言身邊,無數次夢回舊時家園,与徐德言鴛夢重溫,醒來卻只有身邊陌生的繁華,還有天上那輪同照兩地的明月。
  時光荏苒,物換星移,轉眼又到了新年,樂昌公主心中開始萌動新的希望。正月十五元宵佳節,長安市上熱鬧非凡,樂昌公主命貼身的年老女仆拿著自己一直珍藏在身邊的半面銅鏡沿街求售,這天的長安鬧市上,人們看到一個衣著朴素的老婆婆手持半面銅鏡高聲叫賣,有人隨口問价,老婆婆的開价居然高得离譜,眾人都以為這老婆婆神志不清,誰也不再搭理她。
  第一年的正月十五過去了,沒有什么結果;第二年的正月十五也過去了,同樣沒有找到什么線索。樂昌公主几乎絕望了,她想到了各种不幸的可能:丈夫已忘了自己?丈夫已另成家室?路途遙遠丈夫尚未來到?甚或丈夫已經离開了人世?仔細思量,她堅信前兩种情況不會出現,因為她明白丈夫的心;若是第三种可能,那她就只有耐心地等待;可万一出現了第四种猜想的情況?她不由得悲從中來,若是真的這樣,她也要一直在長安市上叫賣下去,她相信即使丈夫死了,他的魂魄也一定會找到長安來。
  于是,第三個正月十五她仍讓那個老仆上街叫賣。這次,卻有了喜出望外的消息。老仆人回來向樂昌公主報告:市上有一位書生模樣的年輕人,也手持半面銅鏡求售,聲言此鏡价值連城,只有能拿來另一半与它契合的銅鏡,就分文不取地相贈。我赶緊拿出我們的半面銅鏡走上前,正巧与他的半面完全相合,他把銅鏡慷慨地送与了我,并向我詳細打听公主的下落,我向她述明了詳情,他似乎有些失望,留下他自己在城中的地址就走了。”
  樂昌公主連忙仔細端詳兩半銅鏡,果然是絲毫不差地契合在一起。年輕書生給老仆人的紙箋上,除了地址外,還有一首字跡熟悉的五言絕句:

  鏡与人俱去,鏡歸人未歸;
  無复姮娥影,空留明月輝。


  樂昌公主把破鏡緊緊抱在胸前,一邊默誦著詩句,一股混合著惊喜、感傷、幽怨的激情涌上心頭,她控制不住地放聲大哭起來。
  這邊楊素在元宵夜宴中沒有見到樂昌公主,心中牽挂,派人前來催請,老仆人告訴來人公主心情不好,來人見公主抱著一面破銅鏡正在哭泣,不敢惊扰她,只得回去回复楊丞相。楊素听明了情況,心中暗想:這銅鏡里面必然大有文章。
  楊素雖位居高官,卻還是一個細心体貼的性情中人。當天晚上,他用十分溫柔和懇切的態度,探詢愛妾心中的難言之隱;樂昌公主無法拒絕楊素的誠意,就一五一十地把破鏡的來由說了個明白,并跪在楊素腳下哀求,希望能讓他們夫妻見上一面,以了卻心愿。
  听了銅鏡的故事,楊素雖然心中頗有些醋意,但念及他們本是結發夫妻,不忍傷害愛妾的心,于是答應了樂昌公主的請求。心想:就算讓他們見上一面也無妨,反正愛妾也跑不了,了卻她的一項心愿,未嘗不可以使她感恩圖報,今后更真心地跟著自己呢!然而樂昌公主的想法与他的不同,她還幻想著怎樣飛回舊夫的身旁。
  徐德言把珍藏三年的半面銅鏡交給老擔以后,起初還抱著很快能与愛妻相見的竊喜心情,繼而一想,侯門一入深似海,樂昌公主既然已成了楊丞相的寵妾,要想再來与自己鵲橋相會,恐怕是難于登天,即使見了面又能怎樣呢?只怕不過是徒增悲傷而已。他正在狐疑不定之際,丞相府已派人前來下貼相請了。
  這天,丞相府中擺下了丰盛的筵席,徐德言心事重重地如約赴宴。一個亡國之臣,布衣芒鞋來到威嚴的丞相府中,當朝丞相以貴賓之禮相待,客人的舊妻樂昌公主卻以主人寵妾的身份陪侍在側,那情形是相當尷尬的。賓主禮節性地寒暄之后,依次落座,樂昌公主望著已顯蒼老的舊日丈夫不知說什么好,于是默默無言地寫下了一首詩:

  今日何造次,新官對舊官;
  笑啼俱不敢,方驗作人難。


  詩句把樂昌公主當時同對新舊丈夫,哭笑不是,左右為難的心情表現得淋漓盡致,酒過三巡之后,徐德言約略述了別后的情形;樂昌公主接過話頭,安慰几句后,又委婉地提出希望丈夫再婚。因為自己已身有所屬,無法重續前緣,陪伴他度過下半輩子了。
  徐德育悲愁滿怀,他緩緩地對樂昌公主說:“再見卿面,心愿已足,今生誓不再娶,返回江南以后,准備遁入佛門,獨對青燈了此一生。”說罷掩面而泣,而樂昌公主听了他這番誓言,早已淚涕俱下,悲不自胜了。
  楊素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對小夫妻悲悲切切的情景,不由得動了側隱之心,心想反正已留不住樂昌公主的心,索性好人做到底,讓你們夫婦團圓罷了。于是他當場宣布:“念你們兩人舊情至深,老夫決意把樂昌公主送還給徐公子,讓他們破境重圓罷。”說完這一決定后,他還好意請他們留在長安,并答應為徐德言在隋延安排一個官職。
  這真是一個天外飛來喜訊,徐德言和樂昌公主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他們赶緊雙雙离席叩拜,感謝楊丞相的成全之恩。但徐德言卻不愿在异朝為官,情愿以一介平民的身份帶著妻子返回江南。楊素不勉強他們,還設法幫助他們离開長安返回故土。
  徐德言与樂昌公主回到江南以后,在楊素的授意下,隋廷命令當地地方官發還了徐家的房產,讓他們夫妻得以安居下來。然而,這時他們的名气早已傳遍了大江南北,因為他們特殊的身份和曲折离奇的經歷,所以在他們想靜下心來過平淡的家居生活時,江南各地的文人雅士不停地前往拜訪,北方的游客也以面見他們夫婦為榮,地方官吏更是爭相邀宴,使他們無法得到安宁。他們早已厭倦了這种被人包圍的生活方式,為了回避,就遷到姑蘇城內的綠楊深居隱居起來。
  誰知不久之后,他們的隱居生活又受到了熱情人士的干扰,迫不得已,他們買了一艘船索性以船為家,在江南各地過著飄泊不定的云游生活。因為行蹤飄忽,難以捉摸,人們也就無法再追尋他們,他們的故事也就漸漸被人們淡忘了。繁華离他們遠去,這對恩愛夫妻心滿意足地過著平平靜靜,与世無爭的生活,在平淡中相濡以沫,同甘共苦,反而更能体味出彼此的真情。
  不久,隋文帝暴病而卒,隋場帝繼位后荒淫無道,楊素壽終正寢以后不久闔門被斬,李淵攻下長安建立了唐朝取代了隋朝。這一幕幕的世事變化,仿佛走馬燈似的在他們眼前晃過,人世的盛衰榮枯,恍如一夢,榮華富貴也只不過是過眼云煙。這對歷盡繁華又最終歸于平淡的這對夫婦,對這一切都付以淡淡的一笑。經歷了陳、隋、唐三代,這對夫婦終于走人了暮年,在唐太宗貞觀十年同時死去,夫妻合葬一墓,陪葬的就是那面歷盡滄桑的破銅鏡。
  后世稱夫妻分离而复合為“破鏡重圓,”典故就是從樂昌公主与徐德言這里來的。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