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花魁娘子情鐘賣油郎


  年少爭夸風月,場中波浪偏多。有錢無貌意難和,有貌無錢不可。就是有錢有貌,還須著意揣摩。知情識趣俏哥哥,此道誰人賽我?
  這首詞《西江月》,是風月場中的最要之論。常言道:“妓愛俏,媽愛鈔。”所以嫖妓的男子,有了潘安那樣的美貌,有了鄧通那樣多的錢,自然上下和睦,做得煙花寨內的大王,鴛鴦會上的盟主。如果能再加上聰明伶俐,討得女人的歡心,就更加如魚得水。
  以上是就一般情況而論,當然也會有特別,南宋年間的花魁娘子就算是特別中的特別。
  花魁娘子本叫莘瑤琴,年幼的時侯,在兵荒馬亂的歲月中与父母失散,被人拐賣到杭州的妓院中。妓院中的老媽子把她改名叫王美,大家都叫她美娘,長到十四歲,已嬌艷非常。按照妓院的規定,千辛万苦地培養了一顆搖錢樹,到了适當的時机,就該有人花錢替她梳攏,從此便能一通百通,財源滾滾。如果單只挂起青綢結彩的名牌應客,做個青燈儿,陪客人唱個曲儿,只不過掐些散碎銀子罷了,等到客人們興致一過,也就變成明日黃花,無人問津。所謂“梳攏”,也就是找個肯花錢的大爺,奉上一筆可觀的彩禮,上上下下打點,熱熱鬧鬧地宴客,然后點起紅燭,除了沒有實際名份外,就和洞房花燭一般。風月場中姑娘一般到了十三歲便可以出面應客,自然也就可以答應恩客為她梳攏。十三歲畢竟太嫩,叫做“試花”,十四歲正當其時,叫做“開花”,十五歲就已經過時了,叫做“摘花”。莘瑤琴十四歲,正是梳攏的好時机,但她死活不肯,拖到十五歲,眼看就要過時了,妓院中的老媽子暗暗地為她著急,暗地里答應了金二員外,然后把莘瑤琴灌得爛醉如泥,一陣風狂雨驟,第二天醒來,清白的身子已完全走樣。莘瑤琴痛不欲生,連著哭鬧數天,多虧妓院老媽子的一位結拜同行姐妹劉四媽好說歹說。給莘瑤琴指出一條擇人從良的路子,才騙過莘瑤琴。
  劉四媽告訴莘瑤琴,擇人從良有不同的几條路子。
  一是真從良,講求兩下相逢,你貪我愛,割舍不下,一個愿討,一個愿嫁,就象捉對的蚕蛾,死也不放。
  二是假從良,或者是那男子愛那女子,女子卻不愛那男子,本不愿嫁他,卻哄他心熱,把銀錢散盡;甚或,更有痴心的男子,明知道那女子不愛他,偏要娶她回去,用一大筆錢買通妓院的老媽子,不怕那女子不肯。但那女子從良后,故意不守家規,小則撒潑放肆,大則公然偷漢,人家依她不得,把她送回妓院,依然為娼接客。
  三是苦從良,遇到有勢力的男子,硬逼她為妾,一入侯門,如海之深,家法又嚴,抬頭不得,半妾半婢,忍心度日。
  四是樂從良,做妓女正當擇人的時候,偶然相交個男子,情性溫和,家道富足,又大娘子樂善,無男無女,指望她生育,而一旦生育就有了主母的身份,有了目前的安逸,有了日后的出身。
  五是趁好從良,做妓女的,風花雪月,受用已夠,趁著盛名之下,追求的人多,揀擇個十分滿意的嫁他,急流勇退,趁早回頭,不致受人怠慢。
  六是沒奈何從良,做妓女的,原沒有從良的意思,或因官司逼迫,或因強橫欺瞞,又或因債負太多,將來賠償不起,憋一口气,不論好歹,得嫁便嫁,買靜求安。
  七是了從良,做妓女的,半老之際,風波歷盡,剛好遇到個老成的孤老,兩下志同道合,收繩卷索,白頭到老。
  八是不了從良,講的是一時你貪我愛。做妓女的火熱地跟那男子,卻沒有從長計較,或者為那男子的尊長不容,或者是大老婆妒忌,鬧了几場,發回妓院。又或是家道凋零,養她不活,苦守不過,依然出來做妓女。
  莘瑤琴一個小小女孩,初次破瓜,羞愧、痛苦不可言說,一心想的就是日后如何從良。劉四娘這一通理論听得她似懂非懂,但劉四娘的這樣一些話她卻記住了:你已經不再是黃花閨女,再哭也沒有用,若要擇人從良,就得有所接触,才有選擇的余地,再說日后從良要過得好一些的話,就得有大把的錢,要積蓄大把的銀錢,就得接客。莘瑤琴不再哭泣,從此有客求見,欣然相接,不久就贏得“花魁”的名頭。于是妓院門前車水馬龍,妓院老媽子一再提高价碼,仍然是李學士今天約她陪酒,黃衙內約她明日游湖,花魁娘子莘瑤琴如此的气概,煙花巷里屋宇湫隘,實在難容她這位大菩薩,便有齊衙內主動提出把她在錢塘門外昭慶寺附近的一處花園別庄借給莘瑤琴居住。
  卻說清波門外,有個開油店的朱十老,三年前收養了一個從汴京逃難來的小廝名叫秦重,他的父親把他交給朱十老之后就不知去向了。朱十老孤身一人,就把秦重當成親生儿子,改名朱重,幫著他榨油賣油。時光荏苒,朱重已長大成人,十七歲年紀,一表人才。朱十老家有個使女,叫做蘭花,年已二十開外,存心看上了朱重,几遍地倒下鉤子去勾搭他,誰知朱重是個老實人,偏蘭花又齷齪丑陋,朱重看不上她。那蘭花見朱重瞧她不起,就別尋主顧,与朱十老油坊中的伙計邢權勾搭上了,戀奸情熱,屢嫌朱重礙眼,于是兩人里應外合,故意栽誣挑撥,使朱十老對朱重產生怀疑而將他赶了出去。
  無家可歸的朱重靠著三兩紋銀,置辦了一副油擔,穿街過巷以賣油為生。為了尋回父親,于是改回本姓,在油桶的一面大寫個“秦”字,在另一面更大寫“汴梁”二字,大家都喊他“姓秦的賣油郎”。由于他為人老實,賣的油分外清香,价錢也比別人公道,因此受到大家的歡迎。有一天他到錢塘門外的昭慶寺去賣油,恰好寺中要做九晝夜的功德,全部買下他的油來,所以一連九天,天天挑油到昭慶寺去。到第九天,秦重交付了油,挑著空桶出寺。這天天气晴明,游人如蟻,秦重難得有今天這樣的空閒,便繞湖而行,來到昭慶寺右邊但見桃紅柳綠,便將擔子放下,坐在一塊石頭上歇息。只見附近一戶人家,金漆篱門,里面朱欄內一叢細竹,正不知堂室如何,只見一個女子從里面出來。秦重定睛覷著,見她体態輕盈,容顏嬌麗,呆了半響,身子都酥麻了。要不是那女子由兩個丫頭扶著乘橋离去,他還回不過神來。秦重原是個老實小棺,不知有煙花行徑。經過多方打听,才知道這個絕色美女原來是個妓女,人稱“花魁娘子”,來往的都是有錢有勢的人物,要十兩銀子才能一睹芳澤。
  自從見了花魁娘子,秦重天天就惦記著她,覺得世間這樣美貌的女子,落在娼家,實在可借;又想若不落在娼家,我賣油的又怎能見到她;又想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若能和這等美人摟抱著睡一夜,死也甘心!又想到自己是賣油的出身,既無錢財,又無地位,想和她睡覺那還不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又想到妓院中的老媽子專要錢鈔,就是個乞儿,有了銀子,她也肯接的,可自己一個做小生意的,哪里突然之間就有十兩銀子呢?“有志者,事竟成。”被他千思万想,想出一個計策來。他道:“從明天開始,逐日將本錢扣出。余下的積攢起來,一日積得一分,一年也有三兩六錢,只消三年,這事便成了,如果多積得几分,時間就可以更快一些。”
  果然只用了一年多的時間,他就積攢了十六兩銀子,立即置辦了一套体面的袍挂和鞋襪,刻意地沐浴薰香,上燈時分,滿心興奮地去會花魁娘子。由于賣油的關系,妓院里大大小小的仆役和老媽于都認得他,見他突然穿得這樣光鮮,听到他要來嫖妓,一齊掩住口笑,那老媽子就說:“你是個老實人,几時動的這風流雅興?”秦重立即說:“小可積誠,已非止一日。”原以為他只是隨便找個女人,等到听說他竟要与花魁娘子相處一宵時,那老媽子勃然變臉,還以為他故意搗蛋,說道:“糞桶也有兩個耳朵,你難道不曉得她的身价,你一個賣油的能有几個錢。”想不到秦重早有准備,當即摸出十兩紋銀作為留宿錢,又拿出二兩銀子置辦一桌酒席,并說:“望老媽媽成就小可這件好事,生死不忘,日后再有孝順。”事情并不如此簡單,花魁娘子生意太忙,不是坐等客人上門的人,秦重每次去都不在,一連去了十几次都是乘興而去,敗興而歸。眼看年關已近,祭灶巳過,大雪方霽,北風凜冽,滴水成冰,秦重心想:“這樣的天气,花魁娘子總不會有人約了吧。”心里七上八下來到妓院,終于老媽子對他說:“今天俞太尉邀請德魁娘子賞雪,筵席就備在湖船之內。俞太尉巳是七十多歲的老頭子了,風月之事,已自沒分,你先到房里吃杯熱酒,花魁娘子大約不久就會回來。”
  秦重走進花魁娘子的房間,房里富麗堂皇,壁上挂的全是名人書畫,案上堆滿圖書詩箋,架上擺滿珍奇古玩。秦重心想:享受這樣的气派,花上十兩銀子是值得的。不久,時新果子,佳肴美酒次第上桌,未曾到口已經香气扑人,吃飽喝足之后,丫環提燈前來招呼著洗了個熱水澡,不知水中放了什么香料,洗完后通体舒泰,回到房中又喝一杯好茶。大約二更天的時候,花魁娘子終于回來了,酒气薰天,踉踉蹌蹌,來不及卸裝,和衣就躺到床上,老媽子湊到秦重耳邊輕聲說:“小女醉了,放溫存些啊!”這一夜花魁娘子沉醉不醒,秦重自慚形穢,不敢唐突佳人,只是小心翼翼地躺在她的身邊,聞到她的發香和体香就已經心滿意足了。在漫漫的長夜中,秦重代替了丫環的角色,一會儿替她蓋被子,一會儿給酒醉的她張羅茶水,不久她還嘔吐起來,秦重怕弄髒了她的床褥和錦被,索性用自己的袍挂來承接,第二天早晨,花魁娘子醒來,明白了夜晚發生的一切,對秦重這個賣油郎特別產生出一种依賴、信任的好感。覺得他是難得的忠厚好人,又為他不是衣冠子弟,而是市并之輩可借,芳心暗許,終究下不了決心。最后她為了彌補秦重的損失,打開箱子取出二十兩銀子,塞到秦重的手上,對他昨晚的禮貌,昨夜的服待表示感謝,也勸他千万別再到這种地方來。
  這件事情后,秦重仍然挑著油擔子到處賣油。此時朱十老的油坊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邢權与蘭花趁朱十老染病在床,起了歹意,深更半夜,席卷了柜中的銀錢,逃之夭夭。朱十老既恨且悔,想起了當日秦重的好處來,千方百計把秦重找回去。秦重不計前嫌,仍然父子相稱,把他得自花魁娘子的二十兩銀子拿出來做本錢,于是油坊的生意重新興旺起來。朱十老心頭快慰,但身体狀況已日益不濟,舊疾未愈又添新病,終于藥不罔效而壽終正寢。秦重克盡孝道,頗獲鄰里稱道。由于人手不夠,便招攬了一位從汴京逃難的中年漢子和他的妻子阮氏。這位中年漢子名叫莘善,正是花魁娘子莘瑤琴幼年走失,后來多方尋找的父親,這時他与莘瑤琴的母親一起成了朱家油坊的伙計,可惜秦重當時并不知道。
  再說花魁娘子雖然盛名之下,朝歡暮樂,真是口厭肥甘,身嫌錦繡。但總有不如意的地方,或是那些男子任情使性,吃醋跳槽,或者自己病中醉后,半夜三更,沒人疼熱,就想起那賣油郎的好處來,只恨無緣再會。也是桃花運盡,合當變更,一年后,生出一個事來。
  杭州城中有個吳八公子,父親吳岳,正做福州太守,這位吳公子剛從父親的任所回來,廣有金銀,平常就愛賭錢吃酒,在妓院間走動。听到花魁娘子的名聲,就多次派人來約,想要嫖她。但花魁娘子听說他气質不好,不愿接待,吳八公子曾和他的那群閒漢們到過妓院几次,都沒有見到花魁娘子。
  這天,吳八公子又帶了十几個狠仆來接花魁娘子游湖,因為老媽子每次總說花魁娘子不在,于是就在中堂行凶,打家打伙,一直鬧到花魁娘子的房前。只見房門緊鎖,吩咐家人把鎖鈕斷,一腳把房門踢開,見到花魁娘子正在里面,立命家人左右牽手,從房內直拖出房外來,口中不停地亂嚷亂罵,老媽子上前勸說,見勢頭不好,赶緊閉嘴,整個妓院大小仆人躲得一個不見。吳家狠仆牽著花魁娘子出了大門,不管她弓鞋窄小,朝街上飛跑,吳八公子在后面跟著,洋洋得意,直到西湖口,把花魁娘子q下船去,方才放手。
  花魁娘子從未受過這樣的委屈,對著船頭放聲大哭,吳八公子愈是威脅,哭聲愈高。吳八公子自己吃了几杯淡酒,覺得沒趣,收拾下船,自己來扯花魁娘子,花魁娘子抱住桅杆,雙腳亂跳,不肯隨行。吳八公子大怒,叫狠仆上前拔去簪珥。花魁娘子便要投水,吳八公子也怕事情鬧大,就對她說:“你只要止住啼哭,我就送你回家。”花魁娘子果然止住了哭聲,吳八公子吩咐將船移到清波門外僻靜的地方,將花魁娘子繡鞋脫了,把裹腳布也一齊脫掉,露出兩條玉筍一般的金蓮,叫狠仆扶她上岸,罵道:“小賤人!你有本事,白天就走回去,我卻沒閒功夫送你了。”花魁娘子自然是寸步難行。
  花魁娘子平白受了這樣的凌辱,真是百感交集,想到:枉自生得花容月貌,枉識許多王公貴胄,只因溷跡風塵,任由別人踐踏。想到傷心的時候,真想一死了之。正在万般無奈的時候,突然遇到秦重路過這里,了解了情況后,親自把花魁娘子送回去。
  事出偶然,這天正好是朱十老的祭日,秦重上墳回來,正好遇到花魁娘子的尷尬模樣,就把她送回妓院,妓院老媽子殷勤留客,好茶好酒,熱情款待。花魁娘子更是對賣油郎重新評价,他的地位在自己心中日益提高,于是盡展情怀,殷勤侍客,一夜繾綣。花魁娘子在床上枕邊對秦重說:[不管布衣鞔食,她這一輩子跟定秦重。]賣油郎自然是歡天喜地。
  花魁娘子拿出積蓄贖了身,選擇了良辰吉時,与賣油郎秦重完婚,轟動一時,自然也認出了失散多年的父母。
  多事文人在后來吟詩說;
  春來處處百花新,蜂蝶紛紛競采春;
  堪笑豪家多子弟,風流人及賣油人。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