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孟母教子三遷


  “孟子能成為“亞圣”,成為中國封建社會正統思想体系中地位僅次于孔子的人,多得力于他的母親。孟子的母親是位偉大的女性,她克勤克儉,含辛茹苦堅守志節,撫育儿子,從慎始、勵志、敦品、勉學以至于約禮、成金,數十年如一日,絲絲入扣,毫不放松,既成就了孟子,更為后世的母親留下一套完整的教子方案,她本人也成為名垂千秋万世的模范母親,屬于典型的中國良母。
  孟子生于周威烈王三年四月初二日深夜,鄒城郊外馬鞍山下鳧村。偉大人物的誕生,大都伴隨一段神奇的征兆,据《天中》記載:“孟子生時,母夢神人乘祥云自泰山來,止于孟宅上空,母凝視久之,忽片云墜而寤,閭巷皆見五色彩云覆其居。”天象變化無常,彩云隨時都有所謂神奇的征兆不足深信,倒是“胎教”的說法,根据科學的實驗結果是頗有几分道理的。
  中國文化源遠流長,“胎教”的說法由來已久。据說周文王的母親妊娠時,目不視惡色,耳不听淫聲,口不出惡言;周成王的母親怀孕期間,立而不跛,坐而不差,獨居不倨,雖怒不罵,孟母深深体會到“胎教”的重要,《韓詩外傳》就載有她的一段話說:“吾怀妊是子,席不正不坐,割不正不食,胎教之也。”
  孟子的母親姓仇,父親名叫孟激,字公宜,是一位怀才不遇的讀書人,他為更大的發展,光耀門媚,拋別嬌妻稚子,遠赴宋國游學求仕,三年后,帶給孟母的是晴天霹靂般的噩耗,從此孤立無援的孟母開始了坎坷的人生旅途。她下定決心,要憑著自己的雙手謀取衣食所需,更要以自己的力量,把獨生儿子,教養成為一個有用的人。
  按照“心理學”的分析,這也是一种“補償作用”的高度發揮,孟母不只是小心翼翼地注意儿子起居冷暖,更不厭其煩地以“言教”和“身教”來完善儿子的人格。大体上一個人的基本人格是在六歲以前基本形成的,從此根深蒂固。六歲以后,活動范圍逐漸擴大,自然而然就會受到周圍環境的影響,使原本已經塑造完成的脆弱人格模式,遭逢強烈的試煉和考驗,這時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染于蒼則蒼,染于黃則黃”,環境十分重要。孟母突然發現,一向伶俐听話的儿子,已受到了不良環境的影響,從此為了給儿子尋找一個好的生活、學習環境,孟母開始了漫長的遷居活動,至今還留傳下“孟母三遷”的美談。
  孟家原在馬鞍山下的鬼村,山麓墳瑩處處,村中儿童追逐嬉戲,不時看到喪葬的情形,也三五成群地模仿大人們的禮儀,扮演喪葬的過程,孟母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既不能老是把一個活潑好動的孩子關在家里,唯一辦法就是變更居住環境。
  經過一番周折,孟家母子從鳧村遷到了十里外的廟戶營村,這里是一個“日中為市”的交易集市,每逢一、三、五、七單日,遠遠近近的百姓們,手拎肩挑一些自己的土產來到集市交易,討价還价,喧囂熱鬧,這場面對孩子來說是頗有吸引力的,耳儒目染,孟子和其他一些孩子也學會了錙銖必較的模樣。孟母忐忑不安,住了半年又再次遷居。
  孟母既不愿儿子成為一個默默無聞的人,也不屑于儿子沾染唯利是圖的市儈气,她一定要選擇一個适合儿子成長的環境,她第三次把家搬到了鄒城的學宮附近,雖然房子漱隘不堪,但是孟母帶著儿子還是安安心心地定居下來。
  學宮附近常常有讀書人來往,高雅的气韻,從容的風范,优雅的舉止与循規蹈矩的禮儀行為,都給附近居民不少潛移默化的影響,尤其是初解人事的孩子們,常群集在大樹底下,演練學宮中揖讓進退的禮儀,有模有樣,一片庄嚴肅穆的景象,使得遠遠察看的孟母內心深處大為高興:“這才是孩子們最佳的居住環境!”她由衷地發出感歎。
  做人是要求誠實,所謂“言必行,行必果。”當孟家還在廟戶營村市集旁居住時,東鄰有人殺豬,孟子不解地問母親:“鄰家殺豬干什么?”孟母當時正忙,便隨口漫應:“給你吃!”孟子十分高興等待食肉,孟母為了不失信于儿子,忍痛在捉襟見時的生活費中,撥出一部分錢買了一塊肉,讓儿子吃了個痛快。
  做事必須要有琱腄A一旦認准目標,就不為外界所干扰。孟子具有天生的靈性与慧根,但也有一般幼童共有的怠情貪玩習慣。有一天,孟子竟然逃學到外面玩了半天。當儿子回家時,孟母不聲不響地拿起一把剪刀,將織成的一段錦絹卡嗒卡嗒,攔腰剪成兩段,就在孟子惊愕不解時,孟母說道:“你的廢學,就像我剪斷織絹!一個君子學以成名,問則廣知,所以居則安宁,動則遠害,你今天不讀書,就不可以离于禍患,今后永遠就只做一些縈縈苟苟的小事,中道廢而不為,怎么能衣其夫子,而不乏糧食呢?”孟母用“斷織”來警喻“輟學”,指出做事半途而廢,后果是十分嚴重的。“斷織督學”的一幕在孟子小小的心靈中,留下了既惊且懼的鮮明印象,從此孜孜汲汲,日夜勤學不息。
  春秋戰國時代,學術風气蓬勃發展,諸子百家爭奇斗胜,使人眼花繚亂,不知如何選擇才好,然而孟母有她堅決的主張,無視于老庄的玄虛,不屑于楊朱的功利,惟獨醉心于孔子的忠恕之道,親自尋尋覓覓,終于在孔門諸子中為孟子找到啟蒙老師。
  當時孔子的孫子孔极,字子思,正在曲阜設館教授六藝,遠近學子紛紛負笈前往就教,孟子十五歲時,在孟母的鼓勵下,由鄒城來到了曲阜。從此正式接受到儒學的精髓,子思對孟子青睞有加,對左右說:“孟孺子性樂仁義,言稱堯舜,世所稀有也。”從此孟子在子思門下埋頭讀了五年,學問德業,突飛猛進,終于繼承了孔子的衣缽。
  孟母對儿子的教育無微不至,即使在成親之后,夫婦相處之道,還得煩勞老母為他操心,古《烈女傳》記載:孟妻由氏在臥室內裸袒身軀走動,孟子勃然不悅,由氏認為丈夫太過見外,就求婆婆解說。長期以來,孟子對自己的妻子總是不滿,認為她太過倨傲,競有意休妻。孟母對儿子曉以大義:“夫禮,將入門,問孰存,所以致敬也。將上堂,聲心揚,所以戒人也。將入戶,視必下,所以恐見人過也。今汝往燕私之處,入戶不有聲,令人袒而在內,踞而視之,是汝非禮也,非婦無禮也。”孟子深感自己孟浪,于是心中芥蒂盡除,与妻子和樂相處如初。
  孟母一生操勞,身体十分硬朗,對于孟子的照顧及督教也毫不放松,除了孟子周游列國那一段時日以外,絕大部分的時間,都是為了奉養老母,擔任齊國一個消閒的教授職務,而不忍遠离故國謀求更大的發展。
  在齊國,孟子多次向當政者闡述自己的政治主張,齊宣王雖然以年祿十万鐘來酬謝孟子,但卻不肯積极地實行他的政治主張,對此,孟子如是說:“君子稱身就位,不為苟得而受賞。”孟子不貪榮祿,他希望實現自己的政治抱負。
  孟子理想的去處是宋國,但為了奉養老母而一再遷延,光陰荏苒,悠忽三十年歲月過去了,孟母已經年逾古稀,而孟子也已是知命之年,整日長吁短歎,悶悶不樂,孟母問明原因,又對儿子說出了一段千古名言:

  “夫婦人之禮,精五味,擅酒漿,養舅姑,縫衣裳而己,故有閨內之修,而無境外之志。以言婦人,無擅制之義,而有三從之道也,故年少則從乎父母,出嫁則從乎夫,夫死則從乎子,禮也。今子成人也,而我老矣!子行乎子義,吾行乎吾禮。”

  三言兩語就把孟子心中的積慮一掃而空,于是孟子再次周游列國,受到了空前的尊敬与歡迎,可惜就在儿子揚眉吐气的時候,孟母卻一瞑不視,在歸葬故鄉——馬鞍山時,過去的鄉鄰爭相在路旁祭奠,极盡哀思。如今在山東省鄒城縣北二十里的馬鞍山麓,還留有古柏森森的孟母墓,歷代都有石刻頌揚她的堅貞志節与慈母風范,并建有孟母祠。
  作為一位女性,孟母的偉大之處豈止“精五味,置酒漿,養舅姑,縫衣裳,”以及“三從之道”,她更重要是能在儿子的成長過程中,按階段給予不同程度的教育,是一支蜡燭,燃燒了自己,照亮了儿子的前程。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