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十 吳瞎子護駕走江湖 乾隆帝染痾宿鎮河


  “小魚儿”突然露出這一手功夫,店里店外的上百人先都惊得一怔,隨即爆發出一陣喝彩聲。乾隆見這后生就是昨晚和自己說話的挑水伙計,心里不禁一震:這么一個小城,如此一家小店竟藏龍臥虎,有這樣的异能之士,而且這么年輕!那和尚怪聲怪气一笑,說道:“到底把你的真相給逼出來了!后生,你不是佛爺對手。你師傅是潘世杰吧?帶我去會會!”

  “師傅浪跡天下,小魚儿也不知他在哪里。”小魚儿嘻地笑道:“你和我師傅有什么糾葛,沖我講,父債子還。”生鐵佛深陷的雙眼盯著小魚儿,說道:“只怕你承受不起。姓潘的沒有走遠,就在附近養傷對么?”說著舉掌就要拍下。乾隆正要命侍衛們上去擒拿,卻被李衛在旁拽拽袖子,耳語道:“主子,這是黑道上的恩恩怨怨。我們袖手旁觀就是。”話未說完,店角落一直坐著悶聲喝茶的一位老人,不知使了什么身法,飄忽几步過來,“啪”地接住了生鐵佛一掌,順勢一拂,生鐵佛連退几步才站住了腳,又惊又怒地打量著來人,問道:“閣下什么人?”

  “吳瞎子。”吳瞎子說著,一把扯去粘在頦下的白胡子,格格笑道:“你安安生生回兩廣稱王稱霸去吧!這是江北。我已叫羅師兄傳下號令,三個月內不得在這四省作案。青幫規矩,你懂不懂?”生鐵佛,聲如鴟鴉般放聲大笑,搖頭道:“青幫是什么東西?羅祖又是誰?吳瞎子?嗯,沒听說過。”吳瞎子冷森森一笑,說道:“那今儿就叫你見識見識。小魚儿,沒你的事了,你去吧!”

  小魚儿張大眼睛,惊异地望著吳瞎子,說道:“您是師祖叔?南京慶云樓拿住甘鳳池的吳——老前輩?”吳瞎子點點頭,一眼瞥見生鐵佛正要伸手取地下的鐵魚,先趨一步用腳踏定了,旋身一擰,寸許厚的鐵魚已被踏癟了。鐵魚里六只彈簧扣著的透骨鋼釘一下子全彈了出來,顫巍巍地釘在磚牆上,嚶嚶作響!

  “這不是比畫的地方儿。”吳瞎子看了一眼李衛,獰笑著對生鐵佛道:“你說到哪里去,我隨你去!”說罷順腿一腳,那三百多斤的破鐵魚飛起一人來高,“光”地一聲落在店外石階下。看熱鬧的人們發一聲喊,立時四處散開,眼睜睜地瞧著吳瞎子、生鐵佛和小魚儿揚長而去。

  李衛到此才松了一口气,忙命人結算了房錢,牽馬請乾隆騎了,帶著貨物出了城北,在游仙渡口過黃河。傅琩ㄟ振岫b馬上只是出神,便問道:“主子,您象是有心事?”

  “不知道他們打得怎么樣。”乾隆說道:“朕——真想親眼看看。”劉統勳歎道:“今儿真開眼界,這几個人,大內侍衛中有几個及得上的?”李衛笑道:“主子要見他們,回北京由我安排。告訴主子,籠絡這些人只要兩條,一是名,二是義。您給他名聲,許他義气,他就能為你赴湯蹈火,”乾隆大笑道:“李衛治盜真有辦法!”

  一行十余人從游仙渡口過了黃河。北岸是一片漫無邊際的黃沙灘,沙陷馬蹄,走得十分艱難。此時,正是炎夏初至,熱气蒸人,沙灘上既沒有水,連個歇涼的大樹也沒有。登上北岸河堤,忽地一陣涼風吹來,乾隆剛說了句“好涼快!”便听西邊遠遠傳來一聲雷響。

  “雨要來了!”李衛在馬上手搭涼棚向西瞭望,說道:“咱們得快走,今晚住西陵寺,還有六十里地呢!”說話間,又炸起一聲響雷,大風卷起一股黃沙,悶熱得渾身大汗淋漓的侍衛們齊聲叫好。乾隆向西看時,黑沉沉的烏云已由西向東推擁過來,不一會便遮了半個天,乾隆笑道:“李衛何必慌張?煙蓑雨笠卷單行,此中意趣君可知否?”

  說話間又是一聲惊雷,好似就在頭頂炸落。接著,辟哩啪啦落下玉米大小的冰雹。乾隆沒回過神來,臉上已被砸著几粒,打得生疼,傅琱@邊飛身下馬,瞪著眼罵侍衛:“混帳東西!還不快護著皇上?”早有兩個侍衛猛扑過去,一人摟腰,一人拽腿,不由分說將乾隆拖下馬來。乾隆下了馬便往馬肚下邊鑽,卻被李衛一把扯住。

  “皇上使不得!”李衛急急說道:“馬若被砸惊,妁起蹶子怎么辦?”眼見冰雹越下越猛,大的已有核桃大小,李衛大喝一聲:“都把靴子脫下來頂在頭上!”傅琣僥氻]顧不得貴人体面,學著眾人連撕帶扯拉下靴子頂在頭上。乾隆盤腿坐在沙地上。三四個侍衛赶忙圍過來,將乾隆遮得密不透風。惊魂初定,乾隆笑道:“冠履倒置的辦法還真行,今儿李衛反經從權作了好事,把叫化子手段都使上了——李衛,你退一邊去,有他們夠使的了。”話音未落,不知哪匹馬被砸得狂嘶一聲,頓時一群馬哀鳴狂跳,在雨地里跑得無影無蹤。

  雹子下了一陣就過去了。但雨卻沒有住的意思,渾身透濕的人們被風一吹,透心刺骨地冷。乾隆凍得嘴唇烏青,傅琱@邊命人去搜尋馬匹,一邊對乾隆說道:“主子,咱們得走路,不然會凍病的。這都怪奴才們慮事不周……”乾隆不等他說完,一擺手向北行去,見李衛追了上來,便笑道:“人人凍得面如上色,怎么你這病夫倒象不相干似的?”李衛笑道:“下雹子那陣,奴才頂著靴子腳就沒停過步。主子這陣得加快步子,出了汗就不相干了。”

  但乾隆已經走不動了,大約因熱身子在雨地里浸得太久,四肢僵硬,活動不開。他极力跋涉著,五髒六腑翻滾沖騰,汗卻始終沒有出來。走在他身邊的傅琩ㄔL臉色不好,便湊近了問道:“皇上,您身上不快么?”

  乾隆頭暈得厲害,天旋地轉,咬著牙,勉強地向前走,踉蹌一步,摔倒在地。劉統勳和几個侍衛惊呼一聲,圍了上來。

  “主子!”

  李衛等三人見乾隆雙目緊閉,咬著牙關昏迷不醒,頓時慌了神。李衛出了一身冷汗,臉色蒼白,略一沉吟,咬牙道:“快找避雨地方——飛馬通知前站,叫郎中!祛寒、祛風、祛熱、祛毒的藥只管抓來!”傅瓻皝D:“那邊有一座庄子,你們去!我去通知西陵寺!”說罷,翻身上馬,下死勁朝馬屁股上猛加一鞭,那馬長嘶一聲狂奔而去。劉統勳伏下身子背起乾隆,李衛和几個侍衛緊隨右側,高一腳低一腳沿著玉米地埂子透迄向村里走去。村口有一座廟,山門院牆都已倒塌。正門上有一塊破匾,寫著“鎮河廟”三個大字。

  眾人七手八腳把乾隆撮弄到神台前,用儿個茶葉簍子搭了一張床,手忙腳亂地將乾隆放了上去。劉統勳命人扳下神龕前的木柵,點火取暖。那火招子被打濕了,哪里點得著。李衛用手撥弄了一下香灰,見還有几星未燃盡的香頭,忙從茶葉簍里取出一捧茶葉,放在香頭上,一邊輕輕吹,一邊說:“把神幔取下來引火。”

  “去兩個人,打問這是什么地方,村里有醫生或生藥舖沒有?”劉統勳見眾人都看李衛動作,生气地瞪著眼道:“這是什么時候,還敢賣呆!”李衛小心翼翼地侍候那火,終于在乾隆身邊燃起一堆篝火。剛從雨地里進來的人們得了這暖气,頓時覺得十分舒服。李衛看乾隆臉色,已略帶紅潤,乍著膽子掐了人中。乾隆身子一顫,雙眸微開。乾隆嘴唇翁動了一下,李衛忙湊到耳邊,卻听乾隆道:“朕馬搭子里有……活絡紫金丹,取來……”

  李衛輕聲說道:“主子,這事奴才不敢從命。用藥要听從郎中,已經派人請去了。您這陣子比方才好多了,不妨事的。”他頓了一下又道:“看您這身子骨,無論如何走不得了。依奴才見識,先找一戶人家歇一下,等病好了再走不遲。”

  “好吧。”乾隆點了點頭。

  用了一袋煙工夫,李衛和劉統勳找到了一座三進三出大院,雖然舊些,卻是臥磚到頂的青堂瓦舍,四鄰不靠也便于設防。劉統勳便前去敲門,手叩輔首御環,叮當半日,那門“呀”地一聲開了,劉統勳見開門的竟是昨夜在姚家老店避債的女孩,不禁惊訝地說道:“呀,是你?”

  “我怎么了?”那少女被他說得一怔,手把門框說道:“我不認得你呀!”劉統勳便將昨晚見到的情形說了,又道:“你被你十七爺逼回村子,他還不就為的那几十兩銀子?留我主人住几日,病好了就走,你那點債,實在是小意思。”女孩听了沒言語,轉身進去,一會儿又出來,說道:“這院空房間是有,多少人也能住下。只是就我們娘兩個,恐怕不方便。”

  劉統勳怔了一下,想起李衛的妻子翠儿已先去了西陵寺,便笑道:“不妨事的,我們是正經生意人。要不是主子病了,也不敢打扰。還有個女眷也一起過來,侍候病人,豈不方便?”那女孩又進去說了,出來道:“既有病人,哪里不是行善處?你們住進來吧。”劉、李二人這才踅回廟里,回了乾隆。李衛又命人去接翠儿。乾隆在王家大院西院住下,天色已麻黑上來。眾人這時早已饑腸轆轆,但乾隆病著,誰也不敢言聲。李衛、劉統勳忙上忙下,忙得象走馬燈似的,直到醫生請來,才松了一口气。那郎中五十上下年紀,甚是老誠。二人領著郎中進來,給乾隆診脈。乾隆此時已是沉沉睡去,看去甚是安帖,只身上燒得象火炭儿似的,臉色緋紅,呼吸也粗重不勻。

  “先生這病,”老醫生松開了手,拈須緩緩說道,“据脈象看,寸緩而滯,尺數而滑,五髒驟受寒熱侵襲,兩毒攻脾。脾主土,土傷而金盛——”他搖頭晃腦地還要往下說,翠儿一掀帘子進來,笑道:“老先生,你是在和我們背藥書吧,你只說這病相干不相干,怎么用藥就是了!”老醫生道:“斷然無礙,一劑發表藥,出一身痛汗,就會好的。不過要好好調理,照應。不然,落下病根,對景時就容易犯。”說著來到外間,因見傅睆’a擺的盡是藥包,已拆開包在地上平攤著。老先生倒一怔。傅琣ㄧ捋★D:“忙中無計,各种藥都抓了一些來備用。您瞧還缺什么,我叫他們再去抓。”老醫生不禁一笑,至案前援筆寫道:

  柴胡(酒炒)三錢,知母二錢,沙參五分,閩蔞五錢,王不留行二錢,車前三錢,甘草二錢,川椒一錢,急火煎,投大棗數枚蔥胡三莖為引

  傅甯搕F說道:“柴胡提升的,無礙么?”老先生道:“酒炒過的柴胡主發散,不妨的。”傅琱S對醫生說道:“大夫不必回去了。我們這主子身子是要緊的,你得隨時在此照料照料——哦,放心,府上我已派人去關照了。酬金一定從丰。”正想派人給醫生備飯,才想起自己這一群人都沒吃,便道:“翠儿,你過去問問房東,炊具鍋灶能不能借用一下,今晚只能煮點米粥,將就一下了。”早有侍衛帶了醫生住到別處去。

  翠儿見李衛從里頭出來,埋怨道:“你們侍候得好!主子到如今一口湯水也沒進!你病時我是這樣服侍你么?男人們都出去,我和這院的母女倆過來侍候。”說著邁著大腳片子騰騰地去了。傅痧熊蛫鴽齝羅D:“得,閫令頒下嚴旨了!不過,這里還得有人警衛。也不必都守著,有我和劉統勳就夠了。”翠儿和那母女倆說笑著走過來,在廊下生起兩堆火,傅皕恞纂A女孩子造飯。一會儿水滾了,翠儿便先舀一碗,進去站在乾隆面前笑道:“主子,沒糖沒奶子。咱們沒背房子走路,您得体諒著點……”見乾隆點頭,偏身坐在旁邊,一匙一匙地喂著,口中仍是不閒:“少用兩口潤潤心,方才我見房東家還有一把京桂,一會儿軟軟和和吃一碗。郎中說了,這病無礙的。不是我說嘴,當初我和李衛拿這病當家常飯。如今——”她陡地想起李衛身体,便不再言語了。

  “好,這水好。”乾隆心里受用了一些,透了一口气,“也是我大意了,防著雹子打,坐在冷水里有半個多時辰。要是也頂雙鞋走動走動,也不至于得這病的。”翠儿搖頭道:“主子還是對的,都是我男人那老鬼不會侍候。那么多茶簍子,給主子搭不起個棚儿么?”乾隆剛笑著說了句“屈了你的才了——”一眼見那女孩子進來,目中瞳仁頓時一閃,翠儿不禁一愣。

  翠儿見她手捧大碗,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燈下,剛要接碗,又笑道:“就讓你來喂吧。主子,這丫頭叫王汀芒,麻利得很,您瞧瞧這身條儿,這模樣儿水靈的,嘖嘖……”其實不用她說,乾隆早已注意到了這些。只庄重地點點頭,往外挪動了一下身子,微笑道:“岸芷汀蘭,郁郁青青——《岳陽樓記》里的。這名字好。”汀芷被他看得不好意思,紅著臉怯生生地走過來,彎著腰用筷箸挑了一點米粒送進乾隆口中,乾隆不禁大聲贊道:“好香!”翠儿深知這主子心性儿,在旁囑咐道:“哎……哎,就這樣,輕輕吹著再送——您吃飯吧,我去看看我那口子,看他帶的丸藥吃了沒有。”乾隆一邊由她一口一口喂,口里一邊有一搭沒一搭地問:

  “你父親進京應試去了?”

  “嗯”

  “他學問好么?”

  “好。”

  “那怎么几次都沒考中呢?”

  “命不強唄,几次都是詩錯了格。”

  一陣沉默,乾隆又問道:“你那個十七叔,是本家么?”汀芷母女原為這群客商大方,指望能給几兩銀子還債,加上翠儿一張利口,勉強答應過來幫忙照料病人。可這么靠近一個英俊的青年男子,芷汀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看著乾隆閃爍的目光,會說話的眼睛老是盯著自己,早已臊得渾身冒汗。汀芷溫聲回答道:“遠房本家。原來是我家佃戶。如今我家敗了,他儿子又捐了官,想霸占我家房產。說是算高利貸,其實心里想的就是這宅院。就是還了他錢,不定還要生出什么計謀呢……”正說著,傅痗i來,看了一眼汀芷,卻沒言語。乾隆便問:“有事么?”

  “前站送來了帳目稟帖。”傅琱p聲答道:“請爺過過目,有什么吩咐,奴才們去辦。”乾隆掙扎著半躺起來,就燈看時,卻是驛站轉來北京張廷玉的請安折子。請安之外,又請旨恩科是否如期開闈。乾隆想了想,說道:“遲三日吧。就說我略有不爽,過三天叫他們再問。”傅痤社酗@聲便退了出去。汀芷笑道:“我瞧著你不象個生意人。”

  乾隆警惕地看了她一眼,笑道:“我怎么不象做生意的?”“行商走路隨遇而安,哪還有打前站的?您身邊這么多人,就販那么一點點茶葉,不賠本儿么?我瞧著您……准是個私訪的大官。不過也不象,您這點歲數能做多大的官呢?我怎么稱呼您,”乾隆微笑著吃完最后几口飯,模糊說道:“你忒伶俐的了,你就叫我田盛公吧——有你這么個伶俐女儿,你父親這一科必定高發的。”說著便又看著汀芷,要不是頭一陣陣疼,定會做起愛來。汀芷給他看得不好意思,轉身出去,問道:“媽,吃過飯了。藥煎好了么?”

  一連三天過去,乾隆的病已大見好轉,李衛幸虧隨身帶著常服藥丸,原想也要病倒,但卻沒有犯毛病儿。里里外外都是翠儿“主政”,治理得井井有條。乾隆內有這三個女人照料,外有李衛等三人護持,住得大有樂不思歸意思。他對汀芷十分情熱,卻礙了耳目眾多,只能眉目傳意,只能略近芳澤。但也正因如此,更是令他戀棧難舍。待第四天,傅琤庣L早飯便照例過來請安,乘著乾隆高興,試探著道:“主子,咱們在這誤了三天了,時日長了,這里的人若瞧出咱們行藏不好;再者,京里的會試殿試也不能延誤。車子若能掙扎得動,嚴嚴密密地雇一乘涼轎,咱們也好啟程了?”

  “你說的是。”乾隆無可奈何地說道,“——只是我還惦記著那個吳瞎子,不知他們的事是怎樣了結?咱們起程后,得派個人探听一下報過來。”傅痧犒D:“昨晚吳瞎子已經來了。因為主子已經睡下,沒敢惊動。”乾隆便道:“是么?叫他進來。”吳瞎子已在外間,忙進來扎了個千儿,說道:“奴才給主子請安了!”

  乾隆打量一眼吳瞎子,見他左臂吊著繃帶,歎道:“你到底還是受傷了。當時還該挑兩個人去幫幫手的。那個黑和尚為了什么要鬧店,是沖我來的么?”

  “比起生鐵佛,奴才這點子傷實在不值一提。他兩只眼珠子都被奴才摳掉了。”吳瞎子笑道:“綠林里講究單打獨斗,奴才能在江湖上說得響,憑的就這一條——生鐵佛到姚家店挑釁尋事,其實是沖潘世杰的……”

  原來雍正年間羅同壽在江湖結成一個大幫派叫“青幫”,多是無家可歸的叫花子加入此幫,也偷,也搶,也打富濟窮,遇著官紳富豪紅白喜事也前去幫忙,或為商家作保鑣運送財貨等物,得了錢坐地平分共渡艱難。羅同壽聯絡各地乞丐頭儿,以義气武功第一者推力幫祖,下邊收了三個徒弟,翁應魁、潘世杰和錢盛京。李衛任山東總督因運河漕糧多次遭劫,知道是這伙子人所為,干脆以毒攻毒,用重金請這三兄弟帶人護糧。這樣,平平安安地過了兩年,第三年卻又遭劫,羅同壽一打听是閩粵的“万法一品”教派所為,不禁勃然大怒,叫過三個徒弟吩咐:“兩廣閩浙有多少水路生意,他們南方人為何跑到我北方來敲飯碗?世杰,下次運糧你親自帶船,擒兩個活的給師傅看!”去年五月,兩派在太湖再次遭遇,和小魚儿等徒弟合力打傷了生鐵佛,生擒了生鐵佛兩個徒弟。潘世杰自己也受了傷,怕仇敵多,躲在太康縣養傷。小魚儿托親戚充作店小二侍候師傅。生鐵佛就為這個到姚家店敲鐵魚勒索,其實是要尋潘世杰的晦气。

  “我一直為你擔心。既平安回來就好。”乾隆听吳瞎子說了原由,起身趿鞋在地下踱著,望著窗外盛開的西番蓮和月季,沉吟道:“你這次護駕有功,回去自然要議敘的。听你方才說的情形,江湖上幫派勢力駭人听聞。如不導之以道,平日滋生事端還是小可,對景時就興許弄出大事來。李衛這個‘以毒攻毒’的法于只應付了一時一事,不是長遠万安之策。你這個侍衛我看也不用辦別的差使,專門悠游于各派之間,給他們立個規矩:存忠義之心,向圣化之道,幫著朝廷安撫,朝廷也時常照拂周濟他們些個。比如這個羅什么壽的青幫能護水路漕運安全,鹽、糧、棉麻的運輸索性明白交給他們,窮人能吃飽,奸邪盜劫的事自然也就少了。一個盜案下來,官府要花几万、十几万銀子,使在這上頭不好?——至于心怀异志,怙惡不悛的,可以就幫派里正義之士聯絡官府殲而滅之。不過此事重大,還要仔細審量。你把這個話傳給李衛、劉統勳,叫他們擬出條陳來。”因見汀芷端著藥碗進來,便擺手命吳瞎子出去。

  吳瞎子出來,見傅琤縝b伏案寫信,便問:“又玠呢?主子有話傳給他。”博琤慾庰疙隉A正在西房和王氏拉家常的翠儿隔帘說道:“他在東廂房南邊第三個門。吳瞎子沒再說什么便出去了。這邊翠儿接著方才的話,對王氏道:“……你原也疑得有理,我們龍公子不是尋常商家,是皇商(上)。來信陽采辦貢茶。既住到你家,這也是緣分。唉!我們這就走了……相處這么几日,還真舍不得你和汀芷姑娘呢!”

  “看這派勢,我原來還當是避難的響馬呢!”王氏笑道:“既是皇商,見面的机緣還有的,出村半里就是驛道,難道你們往后不打這里過?”翠儿一門心思還想盤問訂芷有沒有人家,忽然听見東屋乾隆“哎喲”一聲,站起身几步赶了過來。傅琱]忙放下筆赶過來,見是藥湯燙了乾隆的手。汀芷捧著個大藥碗,臉一直紅到耳根上,低著頭不言聲,見王氏也過來,嚶嚀說了句:“我不小心……”“是我毛手毛腳自己燙了。”乾隆見三人六只眼盯著自己和汀芷,也不禁尷尬起來,笑道:“沒事沒事,你們忙你們的去。”見眾人去了,乾隆方笑道:“你是怎么了,扭扭捏捏的,燙著你了么?”

  汀芷偏轉了臉,半晌才啐道:“你自己燙著了,倒問我……誰叫你不正經么!”乾隆見他巧笑淺暈、似嗔似嬌,真如海棠帶雨般亭亭玉立,越發酥軟欲倒,奪過藥罐儿放在桌上,正要溫存一番,便听外院一陣吵嚷,立時沉下了臉,出房看時,竟是那個討債的“十七叔”王兆名帶著十几個庄丁來了。乾隆站在階前喝斥侍衛:“你們做什么吃的?竟讓這种人也闖了進來!”

  “‘這种人”?這种人怎么了?!”王兆名擺著一副尋事架子,瞪著死羊眼說道:“這是我們王家的宅院,我奉族長二爺的命來自己侄儿家,犯王法么?”王氏忙出來,說道:“十七叔,我還該您什么么?”王兆名冷笑一聲,說道:“銀子你是還了。族長叫我來問你,你孤零零兩個婦道人家,收留這么多男人住在家里,也不稟告族里一聲,是什么意思?你自己不守婦節,我們王家還有族規呢?”又指著李衛一干人道:“他們一進村就毀廟,扳了神靈前木柵子烤火,已經沖犯了神靈,族長病得起不來,夢里見神發怒!這個帳不算就想走路?”

  “拿下!”乾隆早已气得手腳冰涼,突然大喝一聲。十几個侍衛無人不恨這個暴發戶糟老頭子,轉眼之間便將進來的十几個人擰轉了胳膊,擰得一個個疼得呲牙咧嘴。乾隆咬牙笑道:“看來你是不得這處宅子誓不罷休了?住在王家的是我,坏了鎮河廟的還是我。非但如此,我還要拆了這座廟,罷你儿子的官!”

  王兆名又惊又怒,抬臉問道:“你是誰?”

  “當今天子!”乾隆微微冷笑,轉臉對李衛道:“朕自現在發駕回京,知會沿途各地官員謹守職責,毋須操辦送迎事宜——用六百里加急傳旨張廷玉,朕這就回京,沿途不再停留——這些混帳東西交這里里正解縣,按詐財侵產罪名辦他!”說罷抬腳便走,只回眸看一眼滿臉惊愕的汀芷,會意一點頭,眾人眾星捧月般簇擁著去了。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