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十六 娟娟女逞技石家庄 欽差臣賦詩中秋夜


  八月金秋,天气不冷不熱,正是出門遠行的好日子。但傅琤X京不久天就變了。先是刮風,漠漠秋云將天穹染成一片灰暗。京師直隸一帶的青紗帳早已割盡,空曠寂寥的田野上西風肆虐,黃沙浮土一陣陣扑面而來,噎得人透不過气來。過了保定,風倒是小了點,卻下起雨來。浙浙瀝瀝,雨時密時疏,象天上有一只其大無朋的篩子不緊不慢地向下“篩水”。傅琣b這寒秋冷雨中行進,起初還興致頗高,一路走一路說笑。接連几天下來,不是風聲就是雨聲,漸漸地。感到枯燥而又單調。隨行的吳瞎子等人又不懂他那一套雅興。傅琩S處吊書袋子,也就沉悶起來。過了新樂,前頭便是獲鹿縣境。這里西通井徑道,東至德州府水運碼頭,南北驛道縱貫而過,人煙愈來愈稠密。行商走賈絡繹不絕于道,傅琲漱葙狺]漸次好起來。

  這日行至傍晚,雨已小了點。吳瞎子眼見前頭一片烏沉沉的一個大鎮子,在馬上揚鞭指著笑道:“整整下了七天七夜。看來這天要放晴了。六爺,你這么金貴的身子,也走乏了吧。前頭是有名的石家庄,今晚就在這里打尖。今儿是八月十五,咱們好好歇一天,后日再走成么?”

  “可不是中秋節了,我竟忘得干干淨淨!”傅痧犒D,“其實何止清明雨叫人斷魂。這中秋雨不也叫人落魄嘛!走得我身手都麻木了。就這樣,明儿在這里歇歇腳再走。”旁邊一個仆人叫小七儿,笑道:“爺去江南走水路多好。坐船觀景致,乏了還能靠岸走動走動。勸了几次,爺不听!騎馬走路又逢雨天,這個罪讓人受夠了,甭說爺,就是奴才們也吃不消了。”傅痧犒D:“你懂個屁!我要先去河南,走水路成么?再說,現在漕運正忙,滿運河都是往北運糧的船,一堵就是半天,何年何月才能到江南?”

  吳瞎子怔了一下,說道:“爺不是說從德州下船么?怎么又要去河南?”傅痧犒D:“我還要去信陽買茶葉。”因見已經進了鎮子,便下馬來,拉著僵繩道:“先尋個老店歇下來再說。”正說話間,便見几個伙計一人手中提一只燈籠過來,燈上寫著“劉家客棧”、“鹿道臨風”“順風酒樓”等字樣,這都是鎮上客棧出來拉客的——見傅琱@行過來,几個人就紛紛擁了上來,搶生意,一片嘈雜。傅痝Q吵鬧得又好气又好笑,指著旁邊一個擠不上來的伙計,說道:“我就住這一家——紀家老店!”那群伙計一听有了主儿,一哄而散又去尋覓別的客人。

  傅琱@行跟著伙計向南,拐了一個彎,果見有一片空場,對面有一座南朝北的旅店,門樓前挂著一盞米黃色大西瓜燈,上面寫著:

  百年老店紀家

  六個仿宋大字寫得端端正正,門旁還矗立著一大一小兩個石獅子,大的有一人高,小的象只猴子。吳瞎子留神看那門檻,是西番蓮雕花石板,中間已磨成偃月形,門旁的石獅子爪牙和脖項因撫摸的人多,光溜溜的,真是一座陳年老店,這才放下心來。傅瓻o很好奇,問那伙計:“獅子怎么一大一小——那邊一大塊空地,象是剛拆了一片房子,又搭這么個大棚子是做什么使的?”

  “回爺的話。”那伙計笑嘻嘻說道:“這獅子是我們前三輩老東家留下的,我們老東家是石匠出身,還修過万歲爺的太和殿呢!我們不是縉紳人家。獅子若一般大,那不成衙門了?就因為這一大一小,過往的人才覺得有意思,不知招了多少客呢——那邊空場,是石老太爺的宅基,扒了要翻新的,八月十五待佃戶,所有种石老太爺地的,一個不拉地都得來吃這席酒。”伙計一邊嘮叨,一邊把傅琱L個讓進里院上房。開門點燈,打洗臉、燙腳水,忙個不停,口中兀自不閒:“今年秋我們這地方庄稼長得歇乎,您算算看,一畝地打三石,倒三七租,收兩石一。一百頃地——該收多少?今年這八月十五有得擂台好打哩!”傅琩ㄔ諨p如此健談,卻又听不明白他的話,兩腳泡在盆子里對搓著,笑道:“剛才接客你站一邊不言聲,我還以為你是個悶葫蘆呢,想不到是個問一答十的角色!”伙計一笑,說道:“接客有學問,殺豬殺尾巴各有各殺法。比如您老人家,那么多人叫偏不去,就要住我們老紀家,這能不是緣分?”說著擰一把熱毛巾遞上來,又送上一杯清茶。

  傅琩ㄔL要去,叫住了說道:“別忙著去,你說的挺有意思:佃戶和業主打擂台,為什么?”伙計笑道:“您老明鑒,這是年年都有的。田東要奪佃,佃戶要減租,都要在這宴席上見分曉。地主強的,佃戶就輸了;地主弱的,在宴席上打得哭爹叫娘,還得老老實實,地給人家減租——正定胡家去年八月十五叫佃戶們圍了個水泄不通,房子都點火燒了,府里劉太爺親自帶兵,就地殺了三個挑頭鬧事的才彈壓住了——這地方窮棒子急了什么沒王法的事都做得出來!”傅痝o時才若明若暗地知道了個大概——原來這八月十五不止是吃西瓜、月餅,扎兔儿爺賞月,也是業主和佃農結算總賬、訂立明年租种章程的日子。還要問時,外頭有人叫:“羅貴!來客人了——住西廂!”羅貴高聲答應一聲,對傅盚D:“爺先安息,要什么東西只管吩咐!”說罷端著傅琤庣L的水出去了。

  吃過晚飯,天色已經黑定。不一會一輪明月漸漸升起,透過院外稀疏的樹影,將輕紗一樣柔和的月光洒落下來。傅稊暀F鞋,只散穿一件石青府綢長袍從上房踱出來,在天井里散步,仰頭望月。吳瞎子輕輕走過來,笑道:“六爺又要作詩么?方才我叫人出去買了上好的保定月餅,還有個大西瓜,今儿委屈爺,就咱們几個人賞月,也算過了八月十五。”

  “今儿沒有一點詩興。”傅琝v听,外邊街上人聲嘈雜,時而還夾著喝彩聲,說道:“石家的‘擂台’筵開了么?這么熱鬧,咱們出去瞧瞧。”小七子在廊下笑道:“不是的。方才我出去看了看,是一班賣藝的在外頭走繩,圍了一大群的人看呢!”傅盚y時興頭起來,提了提鞋跟道:“走,瞧瞧去。”吳瞎子几個人只好跟了出來。

  六個人出來,只見街上黑壓壓的人頭攢動,對面空場上的四盞燈剛好照到街心,一個五十歲上下的長髯老人和一個十五六歲的毛頭小子正在打場子,旁邊還有一個二十歲上下的姑娘背光而立,身材小巧玲瓏,披著小羊皮風毛玫瑰紫大髦,腰間似乎還懸著一把劍,卻看不見臉盤。順街東西立著兩根木杆,一條細繩在兩頭木杆上拴著,扯得直直的。老頭雙手打拱,對眾人發科,說道:“飄高道人再次致意諸位看官,不為謀食不為錢,專為人間結善緣。《歎世經》云‘今年算來八十一,修行恰到六十年,只為年老不見性,返拜孫女要還元’!剛才有位先生說小徒踩的繩粗,不是神仙手段。這里換一根紅絨繩,是小徒娟娟扎發辮所用。請哪位善信人來驗過?”傅琝v了心里不禁一沉。這几句切口詞他依稀記得在哪本書里見過。但《歎世經》三字卻記得很清。原說白蓮教盛行于江西,誰想沒出直隸便遇到了傳教的人。傅皕t地里看了吳瞎子一眼,吳瞎子目不旁視,只碰了一下傅琲漱漼y,表示會意。傅琠w了定神,在旁笑道:“哪有扎辮絨繩能經得起的?我不信!”

  “看官不信,也在情理。”飄高道人向傅琤握F一揖,說道:“請客官親自驗看!”傅痚憎倣膘鴗介﹛A用手扯了一下那絨繩,沒怎么使勁,絨繩“崩”地一聲就斷了,撿起繩頭就月光里細看,果然毫不出奇的一根紅絨線繩儿,點點頭便遞回飄高手里,說道:“是絨繩儿,不假。”飄高一笑,將兩個繩頭對起來,不知使了什么手法,只一捻便緊繃繃接了起來。眾人只叫得一聲“好”!只見娟娟甩掉披風,就地輕盈盈一個空翻一只腳已踩在繩上,兩手扎一個門戶,掣出一對寶劍。月下看這娟娟,一身官裝,下身束一條杏黃水泄長裙,上身是金線滾邊淺紅比甲,清秀的面孔似乎沒有什么表情,緊抿著嘴在絨繩上慢慢舞著太极劍,時而高跳劈叉,時而盤旋蹈步,真如洛神凌波,惊鴻翔空。那根絨繩只隨腳踩處微微顫動而已,下頭几百人仰目而視,都已看得目瞪口呆,直到她一個飛旋凌空而下,人們才長吁一口气,大聲喝彩:

  “好!”

  “真是卓絕非凡。”傅痝s連擊節贊賞,連這三個人是邪教徒也忘了,高興地對身邊几個從人道:“我在北京見過多少走百戲的,今儿才大開眼界!”正說笑,娟娟從搭包里取出一個盤子。飄高對眾人笑道:“我們是行道人,不為賣藝,列位,只圖結善緣,斂錢不圖糊口,只為看官求福免禍。各位隨心布施,不計多寡。”那看熱鬧的見收錢,頓時去了一大半。倒是婦女們在這上頭大方,有的丟銅哥儿,有的拔下頭上銀簪恭恭敬敬放進去。待收到傅痚茷e,傅琣ㄩN袖中,卻是二十兩一錠的京錁,放進去嫌太扎眼,不放又覺過意不去,略一遲疑,娟娟已經將盤子移過。傅琣僥屼簾S娟极近,細看時,柳葉眉,彎月目,漆黑的瞳仁波光灼人,端的艷若桃李,神情間卻又冷似冰霜。傅琱ㄔ悁菪D急忙取出那錠銀子,隔著人放進盤子里,輕聲道:“姑娘置點行頭。”

  飄高見傅琤X手大方,過來打了一揖,說道:“貴人肯結這樣善緣,福壽無量!還想看娟娟練功,請隨意點。”傅痧犒D:“我是什么‘貴人’?販茶葉、販瓷器,地地道道一個‘商人’罷咧——方才見娟娟姑娘劍舞得极好,畢竟在繩上受拘束,要在平地起舞,必定更為壯觀,若肯為我一展風姿,那就真的是眼福不淺了。”飄高正要答話,便听東邊街口鑼聲篩得山響,几個衙役提燈喝道,后邊兩乘轎透迄而來。石家几十名家丁站在大燈籠下吆喝著攆人:

  “都去入席!快點快點!一個臭玩百戲的,有什么好看?石老太爺請縣太爺來了!”

  于是連剩余的觀眾也紛紛离去。傅琩ㄝS娟和那個毛頭小子在收拾場子,便走過去問道:“你們住哪家客店?”飄高笑道:“出家人隨遇而安,我們住在鎮東關帝廟里。您想看娟娟舞劍,只好到我們下處去了。”傅痧犒D:“那索性再結點福緣——我在這店里包了一個小院,有空余的房子,請搬過來住,店錢自然我付。”飄高也不甚推辭,只叫娟娟收拾行頭箱子,又吩咐那個毛頭小子:“姚秦,你去廟里,把我們的舖蓋取來。”收拾完箱子,便隨傅痗i店。傅痡N那西廂三間房給了他們,自進上房命仆人辦酒,又命“多買几支蜡燭,里外點得亮亮的,我們好觀劍!”吳瞎子見飄高他們還沒過來,湊近了道:

  “六爺。”

  “嗯!”

  “小心著點。”

  “嗯?”

  “江湖道上沒听說過。他們這一套不是正經功夫。”

  傅睌I了點頭,輕聲道:“我想問問他們教里的情形。他們和我沒有仇,又是我請來的,斷不至于騙我們……”話沒說完飄高已經進來,便止住了,笑道:“請坐——真是有緣,今儿恰是八月十五,大好的月亮,我們就在這檐下吃酒賞月,觀舞劍,作一夕暢談,也是一大快事。”飄高看一眼默然不語靜坐一旁的吳瞎子,仰臉道:“請教二位貴人尊姓大名?”

  “不敢,敝姓師,名永。”

  “吳亮,人稱吳瞎子,”吳瞎子冷冷說道,“本名我反而不受用——你怎么就認定了我們是貴人呢?”

  飄高道人只微微一哂,說道:“吳瞎子,自然不是等閒人物。你一定有點‘正經功夫’,不然憑什么天下鏢局、黑白兩道朋友都捧你呢?”吳瞎子想不到連悄悄話都被他听了去,心里更是警惕,嘿嘿一笑,試探著問道:“那——飄高道長你是哪個‘道’上的呢?”“我是黃道。”飄高大笑,說道:“我是正陽教傳教使者;發愿以身濟世,割股醫人,剜心飼鷹;遇善緣則募化,遇災厄則救度;行的是堂皇正大之事,抱的是安性挽劫之志,有什么見不得人處,要人‘小心著點’呢?”

  “道長本領實在神乎矣!我們出門在外的人乍逢生人,背地里提醒一下也是常情,是吧?”傅琱]笑道:“不過我方才听你說的‘正陽教’似儒似道似佛,又不儒不道不佛,是不是‘白蓮’一派呢?哦,對此,我不甚明白,隨便問問。”飄高拈須歎息,說道:“大道多途,哪能一概而論呢?恰恰相反,正陽數是反白蓮教的,我們救世歌里頭說得明白。”遂似詠似唱地輕輕哼了起來道:

  白蓮教,下地獄,生死受苦;

  白蓮教,轉回生,永不翻身;

  白蓮教,哄人家,錢財好物;

  犯王法,拿住你,苦害多人!

  傅琱ㄙ儕蝒滿A听了反覺安心。見姚秦已經回來,家人已在檐前擺好瓜果菜蔬茶酒,傅痧犒D:“我們都是腳行商賈生意人,管他什么這教那教,來來,入席!”請飄高入了客席,自斟了一杯酒捧給娟娟姑娘,說道:“一杯水酒為謝,請姑娘大展才藝。”

  娟娟雙手接過,看了看飄高,見飄高徽微點頭,舉杯一飲而盡,低聲說了句“謝謝”,將杯遞回傅琱滮丑C月色下,只見她那纖手如玉瑩光洁白,傅琱ㄧT一呆,卻听娟娟嬌叱一聲:“安坐看劍!”輕身一躍向后退已到天井正中,一個“魔女飛天”,兩柄銀光閃閃的寶劍已掣在手中,卻是身隨劍翻,劈刺旋削,兩手手法不同,風疾雪飄般已在天并中周行一匝。吳瞎子是此中行家,坐在一旁執杯沉吟,見這劍法既非太极,也非峨嵋,非柔云、非昆侖……以他腹笥之廣,竟不知娟娟使的是什么套路,一眨眼間,娟娟已變了身法,兩把冷森森的寶劍護住身子,陀螺般旋轉成一團銀球,一股股旋風陣陣襲來。吳瞎子不禁拍案叫絕:“好,千手觀音手法!這太耗力,只怕不能持久。”

  “師先生,有硯么?”

  飄高道人向傅痚搕F一句,見傅睇E精會神地觀看,竟沒有听見。又說了一句,傅琱~從惊怔中清醒過來:“啊?啊,你要硯么?”便回身吩咐:“把馬搭子里的那方大硯取出來,還有紙、筆,我有用。”小七子在旁忙答應一聲,取硯台舀水、磨墨,好一陣子才磨了半硯海墨汁。傅痟ㄤ妣n寫時,飄高不言聲一把抓過硯台,把半海墨汁“忽”地潑向正在舞劍的娟娟!

  眾人惊呼一聲,猝不及防。那墨汁被劍擋住激得四濺開來,檐下人躲避不及,臉上手上衣服上到處都濺得斑斑墨漬。正惊异間,娟娟旋轉漸慢,倏地收住雙劍,合劍入鞘,向檐下眾人躬身禮拜,仍是一副冷峻庄重神態。移時眾人才醒悟過來,齊聲鼓掌大叫:“好!”

  “呀!”傅痚_身下階,急步走向娟娟,兜了一圈,果見半點墨汁不曾著身,連連搖頭嗟歎:“如此絕技,豈可埋明珠于世塵!”飄高在上面對吳瞎子道:“吳先生,我說師先生是貴人不假吧?茶葉、瓷器販子恐怕說不出這個話來。”吳瞎子只是酌酒不語,傅琠R小七子:“重磨墨來,我來了詩興了。”上房几個人立時擺桌子、舖宣紙忙碌起來。娟娟似乎此時才認真看了傅琱@眼,當即低頭背轉了臉。傅琣b庭院里步月吟哦:

  蛾眉有英雄,晚妝脂粉薄。短鬢紅衣裳,窄袖纏綿縛。背人緊湘裙,端捧蓮花鍔。請為當筵舞,佐此良宵樂。取墨漬硯池,原為詩興多。小立寂無言,左右試展拓。微卓蠻靴尖,撒手忽然作。初人雙玉龍,盤空斗拿攫。漸如電匹練,旋繞紛交錯。須臾不見人,一片寒光爍。直上惊猿騰,橫來輕燕掠。膽落迂儒愁,心折壯士怍。羸童縮而餒,奸人顫欲虐。墨洒劈空去,傾盡硯池涸。罷舞視其身,點墨不曾著。

  吟到此處似乎已經結篇,傅睅挾礸萛S娟,又慢慢吟道:“嫣然泥人怀,腰肢瘦如削。”吟完便上階,援筆疾書一气呵成。待題款時卻遲疑了一下,寫道:“中秋夜月下觀美人娟娟舞劍詩。”將這幅墨汁淋漓的字交給飄高,飄高笑著對娟娟道:“這也是我見你舞得最好的一次,不枉了師先生這篇詩!”娟娟不好意思地湊近看了看。她的目光熠然一閃,又偷瞟了傅琱@眼,頰上泛起了紅暈,似乎不胜感慨地輕歎一聲,复又小聲道:“先生,這個……送我好么?”

  “當然。”傅痧漪晙梬★D:“就是寫給你的嘛。”還要說話,突然听外邊街上沸反盈天地響起一片叫喊聲,一群人大呼小叫著涌進前院,傅睍K著眉道:“起反了么?小七子去看看!”小七子答應一聲,還沒走到二門口,十几個衙役手里舉著火把,一擁而入。小七子還沒來及問話,被一個彪形大漢只一搡,搡了個四腳朝天!小七子跟著傅琝@威作福慣了的,哪里肯饒讓這些人,頓時破口大罵:“忘八蛋!不識字也摸摸招牌,就敢到這里來欺侮人!我操你們血奶奶的,這就造反了么?”一個班頭模樣的衙役一把提起他來,照臉就是兩個嘴已,順勢一推,兜屁股又是一腳,踢得小七子趴在地上半晌動彈不得。那衙頭瞪著眼掃視了一下傅痤奶H,叫過一個庄丁,說道:“你上去認凶手!”

  “是羅,蔣班頭!”

  一個庄丁應一聲出來,徑到階前,在亮晃晃的燈下覷著眼一個個看人。半晌,突然倒退一步,失惊打怪地指著姚秦叫道:“就是他!”蔣班頭獰笑一聲,說道:“人生三尺世界難藏,真是一點不假!將這群人統統拿下!”

  “孟浪了吧!”

  身后一個人突然冷冰冰說道。蔣班頭一回頭,見一個黑矮個子站在身后,不禁一怔:“你什么人,擋橫儿么?”傅琩ㄕ馱H是吳瞎子,不知什么時候已經欺身繞了過去。吳瞎子又道:“你們要做什么?有話慢慢說,怎么抬手就打人?”

  “打人?”蔣班頭咬著牙道,“殺人凶手就窩在你們這里,我還要抓人殺人呢!”不由分說一個沖天炮打向吳瞎子肋間。誰料拳頭著身,卻如打在生鐵錠上,几節指骨立時疼痛難忍!蔣班頭一閃身,擰眉攢目地揉捏著脫了臼的手,向眾人吆喝道:“揍他!”十九個衙役立時一窩蜂地竄上來,將吳瞎子圍在中間。有的拳打,有的腳踢,還有几個蹲身抱腿,要掀翻他。那吳瞎子一身硬功,任人推打擠拉,如生了根似的紋絲不動。傅琱]有心讓他在飄高面前露功夫,半晌才道:“老吳,不要計較他們。過來吧!”吳瞎子悶吼一聲,渾身只稍一抖動,五六個衙役一齊四散開來。吳瞎子哼了一聲走向桌子說道:“講打,你們經得我一指頭彈么?”他順手取過桌上酒壺瓷蓋,摘下上頭拇指大小的頂鈕,拇指和食指輕輕一捏,那實心的瓷鈕已紛紛碎成粉未,飄高見他如此硬功,也自心下駭然。

  傅痝o才下階;說道:“我們是知法度的本分人。如果我的客人殺了人,我也不庇護。”指著姚秦問那庄丁:“——這么丁點大的孩子,你親眼見他殺人了?”“是……”那庄丁被傅琲漸堨懾得有點發怵,遲疑了一下道:“是他!”

  “殺的什么人,什么時候,什么地方?”

  “殺的是我們石老太爺,就是剛才在外頭酒席上!”

  傅甯藒M一陣大笑,說道:“他就在這院里和我一處,寸步沒离,拿不住凶手,就好平白誣人么?——請你們縣太爺來,我和他當面說!”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