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三十三 出奇乓奔襲馬坊鎮 查敵情暫住天王廟


  傅痡q巡撫衙門借了兵,當夜就离了太原城。這五百精兵原是雍正十年經岳鐘麒在西宁前線訓練過的。岳鐘鹿兵敗和通倫,被撤去宁遠大將軍職銜,鎖拿北京問罪。這支后備軍沒有用上就地裁撤。几年來陸續遣散了士兵,只留下些干把下級武官沒法安排,被前任山西巡撫招了作親兵,在中營護衛。得著這一立功的机會,這些武弁們真是人人摩拳擦掌,躍躍欲試。傅痤S恐激勵不起士气,將藩庫撥來的一万五千兩銀子全部分發了他們,二更啟程,一色的膘騎牛皮甲,強弓硬弩,十名火槍手充作欽差護衛,保護著傅琠M李侍堯悄悄地出太原西門,疾速向馬坊進軍。第二日拂曉時分,他門便赶到了地處黑查山峪的馬坊鎮邊。

  “到了。”守在傅琩倥銂犒馫M閣,眼看著一片黑魅魅的鎮子愈來愈近,在馬上用鞭子一指,說道:“中堂,前頭就是馬坊鎮。這地方我來過兩次。名儿叫做‘鎮’,其實不到二百戶人家,每年秋天馬販子們從中原馱茶葉到這里和蒙古人換馬,也就熱鬧那么几天。”

  傅痟身都是汗,被風吹得又涼又濕,冷冷地望著西北邊黑森森的黑查山,又掃視一眼閃著几點光亮的馬坊,問道:“鎮子里有沒有驛站?我們不熟這里的情勢,闖進去,肯定會有通匪報信的。”“回中堂話。”廖清閣說道,“驛站倒是有一個,只十几間房,也沒有專門的驛丞驛卒。鎮東有一座天王廟,雖破落些,院落不小,依著我說,用一百人把鎮子圍了,只許進不許出。剩余的人都住到天王廟,等李道台的民兵來了再說強襲。”

  “這是三不管地面。”李侍堯也在觀看馬坊鎮,暗中看不清他的臉色,“鎮上沒有朝廷的官員,一個鎮長,天曉得他是個什么樣的人物,凡帶刀的都由他支應——我們不亮身份,住天王廟還是對的。不過不用人圍鎮子。本來這地方就雜,三教九流、強梁大盜經常在此出沒。誰也不管誰的賬。我們旗甲鮮明地亮相、等于給人報信。”傅皕Q了想,大笑道:“我們索性裝作強人,點起火把!進天王廟!”

  當下眾人听令,點起了十几支火把,也不吶喊,由廖清閣帶著,沿鎮東驛道兜過去果見一大片空場旁邊有一座廟,外邊看去,里邊房舍倒也不少,四周荒涼寂靜。

  “沖進去!”傅琤恞@梢指著緊閉的大門大聲命道:“各房要挨著搜查,防著里頭有人!”

  几個戈什哈跳下馬,發一聲喊,一齊用力一推,那門卻是虛掩著的,“嘩”地豁然洞開,兵士們手按腰力一擁而入。傅痡a著自己的親隨站在天井中心冷靜觀察。突然一個兵士舞著火把奔出來,歇斯底里大叫一聲:

  “這屋里有三個賊男女!”

  接著便見三個黑影隨后沖出來。黑地里看不清面貌,兩個彪形大漢。還有一個個子极小,一手攥著香,一手提著刀,站在門口,似乎在發怔。好半晌,一個黑大個子才問道:“你們万儿?誰是心主,出來說話!”廖清閣大踏步上前,因不懂土匪黑話,學舌問道:

  “你們万儿,誰是心主?”

  “格拉雞骨飛不去,毛里生虫!”1那人答道:“你們万儿?”

  “格拉牛骨飛不去,毛里生虫!”

  三個人都是一愣,突然捧腹大笑。高個子倏地跳過來,揮刀便劈。廖清閣眼疾手快,將刀一格,頓時火花四濺,惊怒道:“日你姥姥!話沒說完就動手?”

  1黑話:“馱馱峰的,山跳蚤!”

  “你們是倥子!”

  “你們是小倥子,倥儿子!”廖清閣道,“我們是紫荊山來的。飄高老雜毛要是這樣待客,天不明我們就回去!”

  傅畯鴝這院窩藏大股土匪,見只有三個人,便放了心,听廖清閣對得机警,不禁暗中點頭。那三個人暗中互相張望一下,黑大個子回身對小矮個子道:“山跳蚤爺,他們不懂咱門切口,興許是從紫荊山才過來的。飄總峰說過這事,惡虎灘那邊人手不夠——”他話沒說完,那個諢號山跳蚤的一擺手打斷了,聲音又尖又亮:“你不是頭儿。叫你們頭儿出來!”傅琝v他口气,在馱馱峰是個不小的人物,見廖清閣暗中回頭望自己,便大步走過去,悶著嗓子問道:“我是頭儿。你有什么事?”

  “無量壽佛!觀音菩薩變了小童,見五色云中露出柬帖,菩薩拈起展開,許多無生默話!”

  傅琝v了心里一緊,他在上書房見過收繳上來的卷秩浩繁的白蓮教各派傳教書,隨便翻翻,都是些俚俗不堪的話頭。對于“觀音變小童”這句話出自何經何卷,已了無記憶,反正肯定在白蓮教經卷中。見他考問,心里一急,憋出一句:“眼賊、耳賊、鼻賊、舌賊、身賊、意賊為六賊,真空老祖傳我無字經!”

  “你是飄總峰師弟!”山跳蚤似乎吃了一惊,略一怔又揖手問道:“說破無生活,決定往西方?”

  這詩傅畯阭O得清爽,立即對上“花開見佛悟無生,悟取無生歸去來!”那山跳蚤執禮更恭,放低了聲音,似乎頓了片刻,又問:“前思后想難殺我,不知無极几時生。亂了天宮不打緊,儿女可曾回家中?”傅琝v了頓覺茫然,搜索著記憶回答道:“有表有疏徑直過,有牌有號神不揀……万神歸家誓有狀,過關乘霧上云盤。見佛答上蓮宗號,同轉八十一万年!”他自謂這詩對得還算得体。不料話音剛落,山跳蚤改變了口气,惡狠狠道:

  “你的切口大有毛病:一會儿大似佛,一會儿小似鬼!一會儿是正陽教,一會儿是白陽教——你他媽到底是什么人,哪個教?”

  “老子是白蓮教!”

  “放屁!”山跳蚤怒喝道,“哪有這個說頭?來路不明,我們飄總怎么會收你們?——我們走!”

  “拿下!”傅琩ㄓw露餡。“噌”地拔劍在手,大喝一聲,“一個也不要放走了!”

  那三個強人都是老江湖,見事情有异,早已全心戒備,呼哨一聲一齊向后退。無奈傅琱H多,四周已圍得鐵桶一般,眾人吆呼著蜂擁而上,一個回合交手,兩個大個子已被按倒在地,亂中卻尋不到山跳蚤。滿院搜索時,卻听正殿屋脊上一陣尖厲的怪笑,喋喋之聲如夜半鴟號,笑得眾人心里發疹,抬頭看時,依稀是山跳蚤蹲在獸頭邊。山跳蚤笑著道:“憑你們這點稀松本事,敢來黑查山闖地面?等我們飄爺擒住那個鳥傅琣A和你們算賬!我這兩個兄弟且留下,要當客敬,死一個換十個!”說著手一揚,寂然無聲而去。傅矬控o肩胛上一麻,用手摸時,粘乎乎不知甚么,湊近火把一看,卻是血。旁邊廖清閣惊呼一聲:“六爺,您受傷了!”

  “不妨事。”傅琱p心從肩上摘下暗器觀看,卻是一只鐵蒺藜,擠傷口看血色,顏色鮮紅,并無异樣,知道鏢上沒有喂毒。一口气松下來,傅琱~覺得鑽心疼痛。當著這許多部眾,他只好強咬著牙忍著疼痛。若無其事地扔了鐵蒺藜,由隨軍醫官包扎著,問那黑大個子:“你在馱馱峰上是個什么位份?叫什么名字?他呢?”

  黑大個子哼了一聲,說道:“我叫劉三。他叫殷長。都是山爺的親隨!你們到底是什么人?”傅痝o才知道不過是捉了兩個小嘍羅,心里一陣失望,又問道:“山跳蚤是什么人?”

  “連山爺都不知道?”劉三和殷長都抬起頭。劉三惊异地望著傅琚A又打量了半日周圍的人,突然惊道:“他們服色這么齊整,象是他媽的官軍!”殷長卻道:“官軍哪來這股子人?飄祖爺會算計錯了?”因离得近,傅甯搢ㄝ麊屭r得寸草不生的頭,加上一嘴大牙,傻乎乎的。正要再問,身邊站著的李侍堯輕輕扯了扯傅琣Z襟。傅皕|意,一邊吩咐廖清閣:“好生問他,防著他是勾結朝廷官員的奸細。”心里暗笑著跟李侍堯過來,在西北角一片長滿蒿草的空場上站定了,傅痧犒D:“你今晚怎么了?一句話也不說,陰沉沉的只是出神!”

  “六爺。”李侍堯的聲音發顫,似乎有點惊懼不安地說道:“我們小看了飄高。他打臨縣是假的,是要誘代州雁門關出兵,中途設伏襲擊官軍!”傅痝Q風吹得打了個寒顫,良久才問道:“何以見得呢?”李侍堯道:“方才一見面,劉長就說出惡虎灘。還以為我們是飄高調請增援的匪徒。那惡虎灘緊挨著白石溝,地勢凶險,又是雁門關到黑查山必經之路……”

  他話未說完,傅琱w經悚然惊悟。臨出發時,他和李侍堯看圖志,李侍堯曾說:“幸而飄高只是小賊,兵力要大的話,中途設伏,范高杰他們可就要吃大虧了。”惡虎灘地勢雖沒有見過,但听這個名字,就夠人心悸的了。傅瓻銇q著,說道:“臨縣是個誘餌。飄高的人馬都在白石溝惡虎灘,山寨子就是空的了,我們的辦法仍舊可行。”

  “不但可行,而且做起來更容易。”李侍堯笑道:“不過有一條六爺得思量。我們下手早了,他們撤伏兵回山寨。范高杰他們隔岸觀火,我們就苦了。我們下手晚了,范高杰他們損失太重,朝廷仍要怪罪六爺。時机不容易把握啊!”傅皕t中瞟了李侍堯一眼,他很佩服這個小小通判,思慮周密。遂格格一笑道:“好,有你的。你來審問這兩個匪痞!”李侍堯笑著答應一聲“是”,變了臉大喝一聲:

  “把那個殷長給我拖過來!”

  廖清閣正焦躁,忽听這一聲,便丟下劉三放在一邊,一把提起殷長,連拉帶拖拽過來。劉三知道他口松,緊著叫道:“老殷,嘴上得有個把門的!——這群人我越看越不地道!”

  “你地道,你嘴上有把門的。”李侍堯冷冷說道,“我這就叫你嘗嘗我的手段——把他扔進那邊干池子里,填土活埋了他!”

  几個兵士答應一聲,將縛得象米粽似的劉三丟在干池,挖著土就填。劉三先還叫罵几句,后來便沒了聲息。殷長嚇得六神無主,不停地磕頭道:“好爺們哩……都是自己人,……都是一個祖脈,有話好生說唄,好爺們哩……”

  “給臉不要臉,他不肯好生說么!”李侍堯滿臉獰笑,手按著寬邊刀柄,惡狠狠道:“爺們從紫荊山奔這門檻;上千里地,好容易的?說好了的,這里有人接應,送我們去白右溝。誰他娘封他飄高是綠林共主了么?說,飄高在哪里?我們要見他!”

  “飄總峰在……惡虎灘……”

  “寨子上有人沒有?”

  “有……留了三百弟兄,都有殘疾。不能廝殺……”

  “圍臨縣的五千人是誰帶領?”

  殷長似乎怔了一下,笑道:“合山寨也沒有五千人。那都是臨時尋來老百姓充數儿嚇唬官兵的,由辛五娘帶著……”

  “辛五娘。”傅痡q旁插話問道:“是不是還有個叫娟娟的?——長得很標致,會舞劍。”殷長搖搖頭,說道:“小的沒听說過‘娟娟’這名儿。五娘是無生老母蓮座前玉女轉生,自然標致羅!哎喲喲,那身子輕得站到荷葉上都不下沉,杏臉桃腮櫻桃小口,看一眼管叫你三天三夜那個那個……”他色迷迷吸溜著口水,有點形容不來了。

  李侍堯哪里曉得傅琲漱葖銦H在旁說道:“少順嘴胡唚!她是玉女是夜叉關我們屁事?我只問你,那個鳥山跳蚤如今跑哪里去了,是去了惡虎灘,還是奔了辛五娘?”殷長嘻笑道:“你問一我答十,干嘛這么凶巴巴的?都是吃的正陽教,奉的一個無生母嘛!”李侍堯拍拍他肩頭,說道:“你比劉三識趣。我虧待不了你,我們還指著你帶路呢!”說罷一擺手,命人將殷長押了下去。

  “我看這個蠢貨不象說假話的人。”傅痧熊蛫鴽鶣豲騛D:“今夜雖然辛苦了點,卻摸清了飄匪的計划。看來飄高為了打好出山第一仗,真的費了不少心机。他們既把我們當成紫荊山的人,那就是說,他們确實和紫荊山匪徒有聯絡。如今你一千民兵從离石赶來,也保不定紫荊山的人正往离石方向赶路呢!”李侍堯點頭道:“六爺慮的极是!不過紫荊山的情形我略知一二,總共不足五百人,隔州隔縣來為飄高賣命,他們未必有那個膽量。就是來,几百人又走了几百里山路,也沒什么可怕的。”傅痧犒D:“我們就冒充紫荊山教匪,暫且在這馬坊鎮駐扎吧!”

  李侍堯一時沒有回話。兩個人都坐在石坊牌下沉思默想。傅痡瘚蛜﹞挼w緩移動的云彩,突然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覺:昨天還在太原和大大小小的文武官僚們應酬。如今卻又坐在這個破廟里和什么馱馱峰、紫荊山的匪徒打啞謎斗心眼。一轉念間又想起娟娟,那倩倩玉影,超絕的劍術,那紅絨繩上的姿態,月下贈詩,臨別時深情的一瞥都歷歷在目。說不定日后還要疆場兵戎相見,不知是誰血洒草菜?思前想后情如泉涌,一會儿通身燥熱,一會儿又寒徹骨髓……真個情隨事遷。令人難以自己。李侍堯卻在計算离石人馬几時到達。范高杰几時經過白石溝,怎么能叫官軍吃點苦頭又得救,攻打馱馱峰的時辰必須掌握得分厘不差。正想著,傅睇★D:“我算著,我們要裝六天土匪。你的一千人明晚能到。這几天人吃馬嚼,糧餉的事很叫費心思。依著我的心,這會子就打寨子,倒省事了。”

  “我和六爺一樣的心。”李侍堯道。“但我們一打寨子,臨縣的和惡虎灘那邊匪徒立刻就收兵,全力對付我們。范高杰他們并不真正為朝廷,他們為的是他們的張大帥。必定等著我們叫天不應、叫地不靈時才來救我們。功勞是他們的且不計較,我們反倒落了吃敗仗名譽儿。六爺,本來是我們救他們呀!而且那樣,飄高的人馬都是生力軍。我們儿百人就有全軍覆沒的危險。從天理、人情到軍事、政治,非咬牙頂這六天。那時候,胜券就全操在我手了。”

  傅睎R靜听完,拍拍李侍堯肩頭,深深吁了一口气,說道:“我知道你對,听你的。方才我說的是心情。”

  隔了一日,李侍堯的民兵才陸續來到馬坊鎮。這群人其實也都是李侍堯收編的土匪和一些半匪半民的山民。衣色甚雜行伍不整,三十一群五十一伙,帶著長矛、大刀片子、匕首,有的甚至背著鳥銃、腰里別著鐮刀、砍柴刀什么的。

  當地鎮長叫羅佑垂,綽號“油錘”,其實原來也是個地棍,這地面各路土匪經常出沒,士紳富戶膽小不敢接待,共推了他專門和各路豪客周旋。眼見前晚有人占了天王廟,白天封門一個人也不來接洽,今天又有這么一大批不三不四的人進鎮,所有的客房全部占滿,連驛站也都占了。羅油錘又沒見有人來尋自己,心里忐忑不安,總覺得要出大事似的。他在家兜了半天圈子終久坐不住,便拿了根旱煙管,帶了几個鎮丁徑往天王廟來見傅琚C傅琣萓尹迨W毫無匪气,便命李侍堯出頭接待。

  “你是這里的鎮長?”李侍堯一上來就使了個下馬威,“老子的隊伍三四千,都開過來了。飄總峰請我們到白石灘討富貴,弄了半天是他媽的這种熊樣!糧沒糧,草沒草,連個鬼影子也不見來接!這里离省城這么近,,万一走漏了風聲,我屠了你這鳥鎮子回我的紫荊山!”他穿著絳紅長袍,敞著怀,腰帶上還別著五六把匕首,又輕輕在臉上抹了些香灰,很象割据一方的毛神。听他說話的口吻,躲在耳房竊听的傅琚坏煩禲角@聲笑了出來。

  那羅油錘卻不害怕,給李侍堯敬煙,見李侍堯毫無反應,燃了火楣子自己抽著,嘻笑道:“山主,四方有路,八面來風。馬坊鎮的情形瞞不了您老。這里的人信我油錘,抬舉我出來侍奉遠客。但來的,無論白道黑道,咱們都盡心竭力,只要護住這一方水土百姓,算我對得住祖宗。您老千万別生气。不知者不為罪,需用什么,只管沖我羅油錘要。姓羅的一定兩肋插刀為朋友!”“這廟里住的是我家山主。有二百多個人,外頭這些弟兄有三千多,在這里歇馬四天,吃飽喝足赶道儿,你給我備兩百石糧,三十車草,咱們兩安光事,不然……”他看了看腰間的匕首,哼了一聲。羅油錘怔了一下,仍舊變得嬉皮笑臉,江湖上的規矩不興隨便詢問姓名,遂道:“好山主你哩,馬坊這地方窮山惡水,出了名的賴地方。草料有,你要一百車立時就能辦到。只是這糧——你老圣明,我全憑著秋天茶馬交易收几個地皮稅,專門建個糧倉支應各路豪杰。連飄爺都不輕易借這個糧——”

  “你少拿飄高壓我!爺天不管、地不收,是花果山上的自由神!”李侍堯一拍大腿,“糧,到底給是不給?”油錘嘿嘿笑著,一臉無賴相,說道:“給,當然給!倉庫就在鎮西北,您派人去瞧瞧,掃干淨也只是一百石,爺要覺得不夠用,我也沒法子。要不解气,殺了我油錘就是。只求別動這里的百姓,那就是你老人家積陰功了。”

  李侍堯心里謀算,一万斤糧一千五百人足可支用六天。不禁暗喜,口中卻道:“我可怜你在這地面混飯不易,你人也還算曉事,這樣,這一百石先支過來。你三天之內給我再征五十石,做成干糧,我赶往惡虎灘路上要吃。去吧!”

  “山主……”

  “滾!”

  看著油錘低眷頭遠去的背影,傅琱ㄧT拊掌大笑,說道:“侍堯有你的!現在万事俱備,只等著惡虎灘那邊了。要派几個人到那邊打听消息,我們攻寨子的消息,那邊打響正好听到才成——只一條,不能讓姓范的曉得我來。”

  “那自然,六爺慮的是。”李侍堯笑道,“省城帶的人不會裝上匪。還是叫离石的人去吧!”

  二人正說笑,外邊戈什哈帶著一個人進來。未及稟報,傅琱@眼就看見是吳瞎子。眼睛陡地一亮,笑道:“腿子好快呀!我估著你明天才能到呢!”見李侍堯發愣,待吳瞎子請安畢,一把拉過介紹道:“這是朝廷特許的聯絡招安綠林的小總管。有他來,我們辦事就方便了。”又介紹了李侍堯。“第五天夜里我們攻馱馱峰,你就跟定我。院外那些士兵叫侍堯去經理。”

  “我還帶著朝廷的廷寄呢!”吳瞎子取出一封用火漆密緘的通封書簡,雙手遞給傅琚A“省城的人都傳說欽差大臣親自到雁門關督軍去了。幸虧我帶了延清大人給喀中丞的信,見著中丞,才知道六爺在這里……”“好,喀爾吉善會辦事,我就是要人們都知道我‘去了代州’!”說著便拆開廷寄。乾隆的旨意中嚴厲申斥傅琚A要他接旨后立刻就地駐扎待命。傅琱@笑,將朱批諭旨塞進了袖子里。李侍堯試探著問道:“万歲爺催著進兵么?”

  “不是。”傅甯壅\地眨了眨眼。“万歲叫我們把餉備足再進兵。”

  六天之后范高杰帶領五千兵馬過奇嵐城、渡界河口抵達白石溝。這一路走得都十分順當,在東寨一帶過了汾河進入呂梁山,一路走的都是從榆林到大同的古驛道。雖然年久失修,山間百姓馱煤、運糧都還在使用。他有兵部勘合,五寨岩嵐的地方從來也沒有支應過大軍,地方官十分巴結、支糧支草,還各送了三百只風干羊,大軍過城,家家香花醴酒擺在門口,取個“簞食壺漿”的意思。范高杰自然約束軍隊“秋毫無犯”。他和胡振彪、方勁私下里也落了三千兩銀子。在見傅琱妨e,張廣泗曾和他們會議,都覺得跟著白面書生打仗沒味儿。張廣泗指示他們:“這仗也沒啥打頭。明擺的,皇上想讓六爺立一功,為他進位宰相舖路,也好堵眾人的口。軍事上還照咱們老辦法,六爺那邊要恭維著,打完仗他回北京,我另給你們記功升職。”三個人只急著赶快搗掉馱馱峰,解救臨縣之圍,將飄高擒住完事。因而一路上雖是春光宜人,樹吐新芽,桃花繽紛,危崖聳天,山溪湍流,十分好看,他們也都無心觀賞,只催人馬曉行夜宿赶道儿。

  過了界河口,前頭沒了驛道,山勢陡然間變得异常崢嶸,有的地方壁立千仞,高聳云端;有的地方亂石嶙峋,飛湍流急;有的地方老樹參天,荊莽叢生;有的地方云遮霧漫、幽谷夾道。過大蛇頭峪之后,連三位將軍也只好下馬走路了。范高杰一腳高一腳低地向前走,渾身的汗浸透了牛皮甲,又回頭望望螞蟻似的單行隊伍。吩咐馬弁叫過向導,問道:“這里离黑查山還有多遠?前頭的路都這么難走么?”

  “回軍門爺話。”向導說,“這儿已經進了黑查山。不過离馱馱峰還有三十里山路。前頭已經過了蛇口峪,您看這滿溝的石頭都是白的,這叫白石溝。不下雨時算是‘路’。一下大雨就成河道。夏天是不敢走這道儿的。這邊左手往南,是惡虎灘,過了惡虎灘就和驛道接上了。”

  “向后傳令,”范高杰命道:“在惡虎灘收攏營伍!叫后頭快跟上。實在跟不上的,叫后衛收容!”方勁在旁說道:“軍門,這里山勢太險,我看不要一窩蜂過前頭峪口,分成三部,過去一部,再過一部,這樣就有埋伏,還能策應一下。”

  胡振彪气喘吁吁滿臉油汗從后頭赶上來,沖范高杰吼道:“你帶過兵沒有?五千人拉了几十里長,象他媽一條蛐蜒!要我是飄高,兩頭一堵,從山上滾石頭就把我們砸個稀爛!”

  “把你的匪气給我收收,你這是和我說話?”范高杰騰地漲紅了臉,“再敢胡說八道扰亂軍心,我就地懲辦了你!”又回身下令:“各營按營就地集結,三個營組成一隊,快過前頭的峪口了!”

  婉蜒長蛇一樣的隊伍走得慢了,慢慢變成了雙行,又變成四行,五千人馬前后用了半個時辰總算集中在二里長的一段狹路里。范高杰剛剛下令第一撥開拔,便听山上有人扯著嗓子高唱:

  此地山高皇帝遠羅——

  不上稅也不納捐!

  老子頭頂一片天,

  一腳踩踏呂梁山!

  遠客到這為啥子?

  請你吃碗疙瘩面喲……

  歌聲剛落,便听一群人轟然和唱:

  請你吃碗疙瘩面!

  隨著山歌聲,“嘩”地一聲巨響,仿佛打并了什么閘門。滿山坡的白石頭并排地滾落下來。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