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四十 樞臣府君臣議軍政 偽奏折一紙惊帝心


  乾隆剛剛批完奏折,伸欠了一下說:“去人瞧瞧皇后,看是在慈宁宮還是在鐘粹宮。今晚朕住皇后那里。”話音甫落,秦媚媚進來稟道:“主子娘娘剛從老佛爺那出來,叫奴才過來奏皇上,十八格格和額駙已經到了西華門有要緊事見皇上。宮門已經下鑰,他們不得進來。”

  “嗯……”乾隆抹了一把滿帶倦容的臉,沉思著道:“秦媚媚去吧,知道了。”待秦媚媚去后,乾隆起身命人更衣,除去了外頭袍服,只穿了件湖綢袍子,腰間束一條明黃金絲臥龍帶,對高無庸道:“叫几個侍衛,陪朕出宮走走。”高無庸侍候乾隆日久,已經知道這主子脾性,雖然面上隨和,從來說話沒有改口的。答應一聲便出去,叫了塞楞格、素倫、玉格,又從侍衛房叫了十几個小侍衛,也不用鑾輿,竟步行出永巷過隆宗門自西華門出來。果見十八格格夫妻二人在石獅子前焦急地兜著圈子,正在等候旨意。乾隆笑道:“好哇,金枝、駙馬一同上殿面君,是不是又打起來了?”

  葛山亭和公主万万沒料到皇帝會突然出現在眼前,一時惊怔在當地,忙伏地叩頭。十八格格說道:“半夜三更惊動圣駕,實是有罪。其實是今儿听了些話,覺得十分惊心。白天來奏皇上太忙,駙馬見您又忒不容易。我想,說到根皇上是我哥哥,就這么一個小妹子,您疼我,不至于就加罪的。”

  “朕不加罪。”乾隆一笑說道:“張廷玉就住前頭那片宅子。我們去他那里說話。”于是便帶著一干人向北踅,過了一箭之地,便見前頭燈火輝煌,小胡同前停著十几乘大轎。高無庸要過去傳旨,乾隆張眼看看,門洞里十几個大僚,有認得的,也有不認得的,正在閒話吃茶等候接見,遂小聲道:“咱們從側門進去,到他書房見面。”

  高無庸是天天過來傳旨的,張廷玉府中上下沒個不認識的,沒費一點事便帶了乾隆從東側門進來,一個家人掌燈引路,逶逶迄迄踏著花徑,到書房門口才小聲道:“我們相公和訥相正見人,要不要奴才去知會下頭人回避?”

  “不用。”乾隆說道,“你們都在外頭,朕自己進去。”說罷跨步進了書房,果見張廷玉、訥親坐在上首,下面卻是紀昀、錢度、阿桂和尹繼善,都在凝神听鄂善說尖山壩河工的事,竟沒留意乾隆已經進來。乾隆微笑著徐徐說道:“相公們好忙。”

  眾人猛轉臉見是乾隆,都大吃一惊,“忽”地起身就地伏身叩頭,張廷玉說道:“万歲何以夤夜入人臣之府?万歲有事盡可召臣入內!万歲垂拱統九州生靈,体尊位重事關社稷,老臣先諫万歲一本!”

  “罷了吧!”乾隆隨意擺了擺手,坐了主席,笑道:“沒想到是你們几個,都是熟人,朕的親近臣子,倒不用回避了,其實也沒什么大事,朕心里悶,出來走走,不知不覺就到了你這里。弄點茶食點心來消夜,可成?”張廷玉忙頓首稱是,起身吩咐長隨:“外頭還有不少人等著接見。你出去說,我身子不适,今晚不能見各位大人了。記下他們名字,明儿來吧!”乾隆見其余几個臣子一臉拘謹之容,不禁一笑:“好啊,原來是你們几個,你不就是那個紀昀?好才學的,二甲第四名,如今在翰林院?你是鄂善,又黑又瘦,高琣b奏折里稱你尖山壩的差事原辦得好,文章也寫得好,福建一省沒水災,就可騰出錢來冶黃河。尹繼善江南巡撫,你事情頭緒多,今晚不談你的公事。錢度,這場官司你吃得沒味儿。其實,那事你滿可當閒話說給朕听听嘛。阿桂如今怎么樣?張廣泗不好侍候吧?”他接連一一點名,隨意說說往事,又夾著一些問話,弄得眾人無法回話,乾隆卻又道:“朕還帶來一位公主和駙馬呢——十八格格,你們進來!”

  十八格格和丈夫對視一眼:夜見皇帝為的是報警,十分机密。這么多人,怎么說話呢?只好一前一后進來,見人們都還跪著,也要跪下,乾隆笑道:“都起來說話,廷玉、訥親、公主坐椅上,其余的坐在木杌子上,吃茶說話儿。”說罷目視阿桂。

  阿桂憋了一肚皮話,是來尋張廷玉訴苦,請求調任的,借著乾隆方才的話頭,一躬身說道:“方才主子說張廣泗不好侍候,真真是洞鑒万里之言!奴才仔細思量,主子放我到軍中,是叫我習學帶兵,將來西疆有事,可以馬革裹尸為國捐軀的。張廣泗有功,官位也大,這我都知道。不過,据奴才見識,他和奴才一般儿,也是主子的奴才,奴才是主子的奴才,不是奴才的奴才,給奴才當奴才,奴才心里好不是滋味!他一气說了一大摞子“奴才”卻說得极順口,意思也极明白。乾隆听了,大笑道:“滿人積習驕縱,你又是文官改作武職,不挫磨你一下,如何能成器?”阿桂忙道:“主子教訓的是。不過要真的是‘挫磨’,再嚴也受得。老實話,他帳下的參將還不抵他一個親兵。他的親兵騎他的馬出巡,游擊、管帶都還得滿身披挂出營迎接呢!象我這樣的,并不帶兵,每天在帳里听他吹噓苗疆功勞,背都背出來了,這叫‘講兵法’。夜里輪流當值,連夜壺都得給他提,日子真是沒法過!”

  乾隆想起傅痡K奏張廣泗放縱范高杰等人以下凌上跋扈不法的折子,臉色已是陰沉下來。只是沉思不語。紀昀在旁說道:“臣是張相召來的。張廣泗遞進來的一份奏折,說傅痡棱N冒功、忌賢妒能,和女賊娟娟在馱馱峰尋歡作樂,先亂而后弁。他請軍机處上奏當今,妥為處置。翰林院為此事擬了几稿都不中意。張廣泗身在四川,他怎么對傅畯x隊把得那么緊?傅甯O有功之臣,捕風捉影的事也不好當作依据。如何回复張廣泗,又頗難措詞。所以張相叫臣過來,商議如何回奏皇上。”說罷,吁了一口气盯著乾隆不語。乾隆問道:“依你之見,這事該怎么辦為好?”

  “昔日有年羹堯立功西疆,自以為有不世之功,險些成了尾大不掉之勢。”紀昀胸有成竹地侃侃言道,“先帝爺說養癰遺患罪在朕躬。甚或為此下了罪己詔。前事后師豈可不懼?張廣泗有功無過,不宜懲處。但朝廷不能示弱,恕臣直言,臣觀張廣泗從前參奏保舉的折子,全都是奏一本准一本。這助長了他現在這個樣子。臣以為,這個本子須駁回去,轉發傅畯x中以慰功臣之心。這是一。二,軍中管帶以上營官、千總、游擊參將,不是軍前應敵緊急情事,只准黜,不准斬殺。三,他是四川總督,節制兵馬遍及江南江北,其實是‘天下兵馬大元帥’。現在沒有全國軍事,似乎權柄太重了。他可照管四川的八旗兵,別省的營務由各省巡撫兼理。有這三條臣以為就夠了。”

  乾隆用欣喜的目光看著紀昀,原來以為他不過是個詼諧文人,想不到慮事竟如此周詳。遂笑道:“你的字叫曉嵐吧?這三個條陳可取。不過張廣泗不能和年羹堯相比。第三條用一半。各軍軍務還是由張廣泗管,將來用兵好上下相通,容易指揮。不過各軍錢糧軍餉,不再由兵部、戶部直接調撥,由各省供應。這樣也就行了。君臣不可無端相疑,疑則難乎為用。衡臣,傅瓻O奏的那個李侍堯,朕看也是上好人才。山西給他按一個布政副使名義,兼傅琲滌挭章D。你看怎么樣?”

  “是。奴才明儿就叫軍机處辦理。”張廷玉在椅上欠身答道,“這里還有一份折子,甚駭視听,請皇上過目。”乾隆接過看時,卻是一份素紙面儿鑲絹硬皮折子,展開看時,几行字赫然入目,令人触目惊心:

  為諫奏皇上節欲勞政、愛養舊臣、体恤八旗勳貴、擯棄小人、獎拔君子為治天下,臣孫嘉淦跪奏……

  下頭的字是一色鐘王蠅頭小楷,翻了翻,足有上万字。大略都是直指乾隆用人如積薪后來居上,擱置先帝老臣,寵幸后宮,甚或与外戚之屬曖昧情事。有些事說得有枝有葉,仿佛目擊親睹。真是半點顏面也不給乾隆留。“今皇上欲追堯舜之君而行桀紂之事,欲思圣祖之道,世宗之法而效前明聲色狗馬之俗,南轅而北轍,遂令天下失望,不亦惑乎?”乾隆看著看著,臉色變得愈來愈陰沉。連雙手都微微抖動起來。“這個孫嘉淦,朕是何等的信任他,竟敢如此詆毀圣躬!”奏章雖沒細看,大抵連宮闈細事,臨幸宮嬪的隱私、在觀音亭与棠儿的幽會,以及連錦霞的事也都一一抖落了出來……他眼中閃著憤恨的光,咬牙切齒地說道:“他孫嘉淦也算讀書人,好一個正人君子!專干那些听壁角、鑽營打探等拆爛污的事,想博得一個‘批龍鱗犯顏直諫’的直臣名聲!就這樣的破爛儿,也竟敢奏上來!你想學郭誘諫圣祖,妄想!”他“啪”地拍案而起,將那份折子“唰”地一下甩在地上,說道:“回宮!今晚什么事也不議了!”

  “皇上暫且息怒。”張廷玉顫巍巍立起身來。他呼吸粗重,顯然也十分激動,“訥親就是為這事帶著錢度到臣府來的。本想是我們先商議一下,再去見鄂爾泰,三人聯名也上一本奏您——”

  “三個人?三十個、三百個軍机大臣也不行!”乾隆陰狠地說道,“你們敢保,朕連你們一体處置!”他的眼睛閃著鐵灰色的光,掃視著眾人。眾人都不知折子寫的什么,也從沒見乾隆如此震怒,一時都嚇怔了。

  訥親在旁笑道:“主子,衡臣相公沒說完嘛!這折子不是孫嘉淦寫的。奴才從昨個到今天就忙這事,查了上書房又查六部,今晚飯前奴才又親自去孫嘉淦府詢問,查對筆跡。他本來病著,一見折子,竟暈了過去……”

  “不是孫嘉淦寫的?”

  乾隆震惊得全身一顫!他木頭似地呆立著望著書房外,漸漸地恢复了神智。他的眼睛貓一樣放著綠幽幽的光,象是要穿透外面漆黑的暗夜。他一言不發,伸出手去。高無庸早已被嚇得趴跪在地,惊惶地看著這個鐵鑄一樣的至尊,四肢爬著撿起那份滿紙謠言的奏折,膝行到乾隆面前遞到乾隆手里。乾隆卻不再看它,塞進袖子里,轉過臉來又回到座上,似乎要把滿腹的怨气都傾瀉出去似的。深深吁了一口气,端起杯吃了一口茶。眾人都以為他必定還要發作,不料乾隆扑哧一笑,說道:“一大快事。好歹朕從霧里鑽出來了。朕自即位,諸事順利,只是有時見到一些怪事,心中常有疑問,又不得其解,今日象是模模糊糊看到了對手。上蒼,它從不負有心人的。”說罷又道:“十八格格夫妻二人今晚夤夜求見,朕想必定有要緊事。原想宮里太監老婆子舌頭,什么話翻不出來?所以到廷玉這里,想不到先看了一篇奇文。朕還不知道她要說些什么呢。妹子。你就講吧!”

  “這個……”十八格格囁嚅了一下,瞥一眼滿屋的人,一時竟不知說什么好,半晌才喃喃說道:“皇上,是不是……”在座的都是人精,誰還不領會她的意思?連張廷玉、訥親都站起身來,向乾隆一躬說道:“公主千歲要造膝密陳,奴才們理當回避。”乾隆搖頭道:“不必。這是朕的愛妹,誰能加害?你們是朕的親信臣子,誰肯賣朕?不要這樣。既是机密國事,說出來大家參酌。”十八格格這才將方才葛山亭說的話細細地复述了一遍。又道:“我想,外頭有這么多的謠言,底下又有人竄掇八旗鐵帽子王進京,里頭文章一時誰也說不清,反正不利于皇上。皇上自小就疼我這個小妹子,外頭听見這話,不說,我今晚睡不著,白天說,他那個位份怎么能獨個儿見到您呢?”

  乾隆靜靜听完,笑道:“官吏晉陟國家有定制,不能輕于授受。先帝在時有密折制度,朕即位以來沒來得及恢复。密折這种東西朕也有些擔心。有些無根捏造的先入為主,容易冤人,下頭也容易拿這個有恃無恐,披著虎皮嚇人。朕也确實猶豫。現時看來,恐怕沒這個耳目還不行,今晚在座的,朕一律都給你們這個權,有事還用黃匣子封了直接遞朕,今晚你們各述己見,就是謠言,如孫嘉淦的折子和十八格格講的這几檔子事,有甚么說甚么。這里又不記檔,不進起居注。朕只听,絕不計較是非。”

  “主子!”錢度清了清嗓子,緩緩說道:“奴才前几天去看李衛,他已經病得全然不能說話。我看他,他也認得出,只是流淚搖頭。我出來和他夫人說話。我說:‘我看李大人有心病;夫人在跟前可常勸說些,皇上心里還是很愛李大人的,別為那么一點子小事想不開,只是窩在心里——李大人自入宦途,一路春風,所以小有磋跌就想不開。象我,吃了那么大一場官司,不照樣過來了?皇上不照樣信任?,李夫人說,‘他有心病我何嘗不知道?他這個人別看平日豁達,這些事從來不說給我的。半個月前我去孫嘉淦大人家。他也在病著。我問孫夫人孫大人什么病?孫夫人悄悄說:“他身子弱,又冒了風寒,病不輕是真的。其實呀——他的病是從怡親王來看過后,才病成這樣的;兩個人在屋里小聲說了有半個時辰——怡親王走后,他就再也起不來了。我看他是憂愁的了!”我回來仔細思量,我的這個叫化子男人,也象是憂愁的了!按說皇上上回來過,沒人敢再作踐了,他怎么會這樣?連我也不得明白!’奴才想,這話無根無据,孫李二大人都是先帝和皇上寵信不二的臣子,怎么夫人們說的一模似樣,都說是憂愁的了?什么事、什么人能嚇得住他們呢?”錢度本來能言善辯,吃過欽命官司變得越發老練,這一番陳述眾人已是都听得怔住了。他攢眉凝神繼續說道:“聯起來看,居然有人偽造孫嘉淦的折子,這是遍查史籍都沒有過的。這种事也都出來了,為什么?就為孫嘉淦昔年直諫過先帝‘罷西兵、親骨肉’,直聲震天下,這個贓容易栽!暗中造謠的人想挑弄皇上与先帝遺臣的不和,挑弄老臣与新臣的不和……”

  “比起圣祖先帝時的圖海、趙良棟、周培公、蔡毓榮,再比前頭坏了事的年羹堯,就是瞎子也看得見,張廣泗立的那點子‘功勞’,實在值不得一提。”錢度皺眉低頭沉思,旁若無人滔滔不絕地繼續說道,“他憑什么那么飛揚跋扈?臣不是無端疑人,阿桂也罷了,是他的下屬。但阿桂是皇上的信臣;傅睋鷁M年輕,到底是欽差大臣,他就敢事前越俎代庖調度軍隊,事后听信讒言參劾有功之臣。臣來假設一下:八旗旗主議政之權早已廢弛,這些鐵帽子王巴不得有人將他們聚到北京,重掌朝廷軍政乃至于行人臣不忍言之事;可是八旗王手中兵權早已被先帝剝奪掉了。那些兵在哪里?現在張廣泗手中。張廣泗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風聲,或是有人暗地里遞過什么話,他覺得這朝中無論哪一方勢力,都离不了他這個‘天下兵馬大元帥’,因而才橫行無所忌憚。要知道,年羹堯被賜死,他是親眼目睹了的呀!”乾隆見他分析得條理分明,卻沒有歸結,忍不住問道:“你說了這些,你以為是為什么?”

  錢度莞爾一笑,徐徐說道:“朝中有奸臣,而且在暗中,他們調度得如此周密,棋步儿走得又穩又准,如國手布局,已經一步一步逼了上來!”

  所有的人都被這寒气逼人的話語侵襲得打了個寒顫。乾隆想了想,轉臉問張廷玉:“衡臣,你覺得錢度、紀昀他們的話怎么樣?”張廷玉倒抽一口涼气,說道:“鬧到這個份上,是宰相之責。但据老奴才看,即便是真的,形勢已不同于順治爺當年。如今天子威權一言可以定所有臣工的生死榮辱,就是鐵帽子王也無法恢复八旗議政舊制,朝局不亂,任憑是誰也當不了‘曹操’。主上可以安心,臣想了几條。京畿防務連兵帶官全部調往木蘭、熱河一帶,將乾隆元年的武進士補進去擔任中下級官佐。侍衛,除了靠得住的貼身侍衛留一兩個,其余一律分發全國各軍中任職。由訥親親自在皇族和親信大臣子弟中物色侍衛補進來。丰台大營調走后,從各省綠營調撥三万人補進來,整訓待用。步軍統領衙門的兵用來防衛可以,并沒有野戰之力,所以只換官,不換兵。這樣措置,就是發生變故,就地也就殄滅了它!余下官吏安排,今晚不能細議。有了這個宗旨,奴才和訥親、鄂爾泰細細安排條陳,請皇上過目之后,再作施行。至于奸臣,看來肯定有,而且陰毒險狠之极,但憑今日見到的形跡,罪不昭彰。因此要細查明白,然后才能有所罪譴。”

  “直隸總督是個最要緊的職務。”乾隆仰著臉想了想,“李衛病著,這個缺其實是空著。給李衛加級榮養,這個缺由岳鐘麒來擔,兼管丰台提督。傅痝o一仗打出了威風,調回京城,兼任九門提督。由那個李侍堯坐衙辦事。朕看也就差不多了。侍衛,由訥親來選,三個月內一切完備。這樣一布置,興許就嚇退了一些人的妄念。”

  錢度听著,張廷玉真是姜桂之性,老而彌辣,心中十分佩服。但這一來,李侍堯便一步青云,統領著兩万人馬的內城防務重權,心里未免有些醋意。他正要說話,一直沒言聲的鄂善說道:“衡臣大人老成謀國,說的极是。不過,既是濃包儿,總要擠出來才好。這么著,其實只是嚇退了他們的好謀,一旦有了机會,仍舊要興風作浪的。依著奴才見識,趁著乾隆三年武闈科試,還有前頭恩科的武進士,大約也有六七百人,再從各省調集經戰軍官在丰台集訓,就地分別補進丰台大營,由訥親大人實兼丰台大營提督,穩住了丰台軍務,京畿防務已經安全。皇上要是心里不安,可以在暢春園理政。挨身就是大兵營,誰吃了豹子膽也不敢輕舉妄動。‘有人作亂’這個詞奴才還不敢苟同,眼前只能說‘有人作耗’,想造亂。朝廷如臨大敵,他們收斂了,反而不得。”他話音一落,張廷玉立刻表示贊同,“鄂善不愧兵部出來的,在外歷練有成,這個主意不坏。唉……國家免征賦稅,照我那樣弄,也确實花錢太多了。”

  “議到這個份儿上,這件事差不多了,”乾隆松弛了下來,變得很隨和,口气卻又緩又重:“偽奏折的事是明奏上來的,一定要明著追查,誰的主筆,誰的策划,誰的指使要一查到底。由朕交劉統勳來辦。廷玉你仍舊料理你的政務,訥親年輕,這些格外勞心費神的,由他來辦。今晚這事,涉及到軍國机密,該知道的人朕自有道理,不該知道的就不必讓人知道。你們几個微末小員要曉得厲害。朕以仁德治天下,平時連螞蟻也不肯踩死,但王章國憲無情,不論有心無心,誰敢妄言,朕必治以亂國之罪,那劉康在臨刑前曾呼天長歎,天也沒能救得了他!告誡你們儿句,好自為之就是了。”說罷,笑謂尹繼善:“你是一言未發羅!几時進京的?怎么不遞牌子來見朕?”

  尹繼善是因戶部征糧的事特意赶到京師來的,沒想到在張廷玉書房里听到這么多令人膽寒的秘聞,更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當今天子,听乾隆問話,才回過神來,忙欠身笑道:“奴才今晚就象做夢!奴才在外頭,哪能料想到竟會有人打皇上的主意。奴才今儿下晚才到潞河驛,沒敢回家,遞牌子已經遲了。同來的還有海宁的陳世倌。戶部今年因為軍糧庫空虛,要我們多繳一百万石糧。先圣祖曾有永不加賦的圣訓,叫老百姓多繳糧,沒那個道理。無緣無故地生出這樣枝節,奴才真是為難。所以要面君請旨,看怎么辦。”

  “這事朕知道。”乾隆笑道,“陳世倌朕還不知道么,總是在先帝跟前流淚,替百姓請命。你拉上他來,無非打擂台罷了。江南大熟,浙江也是大熟,一百万石米就難住你小尹了?”

  “米有的是。”尹繼善不甘心地眨了眨眼,“斗米三錢,一百万石就是三百万兩銀子。江南藩庫……”

  他話沒說完,乾隆已經笑著起身,“朕心里有數,難不倒你尹繼善!商稅、鹽稅、海關稅都似海水般地往你那里淌!不要善財難舍么!海關厘金雖然不歸你管,碼頭稅你也抽得不少,你無非是想在玄武湖修一座書院,又怕動你的藩庫本金罷了。不趁丰年多收一點糧,欠年怎么辦?國家万一要發生興軍的事怎么辦?你趁早死了這條心。朕也不想和你議這些個,明儿你遞牌子,朕要和你議議江南文人學士風流韻事!”儿句話說得尹繼善也咧嘴儿笑了,乾隆又看了看紀昀,笑道:“明儿和小尹一起遞牌子進來。不要小看了這事。當日誠親王修一部《古今圖書集成》,朕要修一部更大更全的書,該要你們好好操辦呢!”

  乾隆說罷便去了,這群入跪送圣駕后,回到書房,又興奮地議了一個多時辰,方才各自散去。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