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二 假儐相淫亂馬家宅 真土匪借糧太平鎮


  馬本善一怔,正要答話,責天霸在旁說道:“我們是從張家灣張大公家來的,給馬親家下婚書送聘禮的。”說著,從怀中抽出一封全紅大喜帖送上來。馬本善接過看時,上面寫著:
  忝眷張右臣謹啟:右告者憑丁三官人為媒,承蒙親家馬諱本善金諾,敝小女阿秋与貴二男公子馬驥遠締姻,特遣高黃二先生前來謹奉聘禮,其情其意心領不宣。
  乾隆六年八月二十二日
  下面禮單上寫著:
            金十兩、銀五十兩、彩緞六表里、雜用絹四十匹
  馬本善看了一眼,便知親家那邊和官軍商議周詳,將喜帖遞給蔣三哥道:“三哥你過目。”
  “這式樣倒精致啊?”蔣三哥顛來倒去看那喜帖,卻連一個字也不認得。听見后院宰豬的嚎叫聲,將喜帖向桌上一扔,說道:“有什么好吃的,給弄點來,有酒沒有?那副豬下水給我收拾干淨了,回去時候放在驢搭包里,回山慢饅受用。我今儿就在你家坐地吃酒,等著和弟兄們鬧洞房。”說著“咽”地咽了一口口水。”
  “有,有,三哥這會子要什么有什么。”馬本善正愁這几個人沒法相處,忙不迭答應著,一疊連聲叫人:“快,在西廂屋里弄几個菜,新開的三河老醪給三哥弄一壇,叫兩個庄上的人侍候著!”說著,便連推帶拉夾著打諢說笑送出了這頭毛神,回身來擦著額頭上浸出的細汗,說道:“我真怕他看出行藏,就在這里動起手來,可怎么好?”
  “到現在你還有這份痴心?”黃天霸目光睨著院里往來如穿梭的人,冷冷說道,“想太太平平各自散場,沒有那個可能。你只有幫著官軍廝殺,斬草除根端掉這個黑風崖,你一家才能平安!”
  說話間,院里突然樂聲大作,大門口三班吹鼓手吃飽喝足,卯足了勁,比賽似地奏起了《慶歲余》——原來已到了新郎迎親時辰。那馬驥遠身著喜服、頭簪金花從西院祠堂興沖沖邁步而出,直趨正房來拜馬本善。馬本善不等他到台階前就趨步出來,站在滴水檐前,臉上青一塊紅一塊地受了儿子的辭行禮。在震天聒耳的樂聲中大聲說道:“騎馬當心著點,道儿不甚好走。代我給你老泰山致意問候,就說三位送聘禮的客人我留住了。”說著,移步下階將儿子送到二門口,又叫過馬驥遙布置迎接客人,安排宴席座位的事,堂房里高琣]見黃天霸怔怔的,料是站累了,笑道:“這會儿你還立什么規矩?坐著歇歇吧!”
  “是!”黃天霸似乎心事重重,舒了一口气坐下,說道:“我是在想,万一真的還有另一股強人土匪也來劫糧,我們怎么應付?”丁世雄道:“那不過是這個蔣三哥順口一句話,哪里會那么巧呢?就真的來了也不打緊的,劉大人調了一千多綠營兵亥時准來策應,有多少我們拿多少!”高睇★D:“小心沒過逾的。待會我們的人送親過來,要派人赶緊和劉中堂聯絡!——前日我見邸報,東平山匪眾、紫微峰的毛振祖都被官軍擊潰,匪首不知去向。江西‘一技花’去年潛入河南大別山,她到山東也許是有的,這可不是個尋常上匪,是扯旗放炮興白蓮教与朝廷對抗的叛逆!山東這么大的災,万一借口什么事,嘯聚一處,攻州奪縣地鬧起來,通省都亂了!”
  丁世雄越听越覺得有道理,也覺得肩頭擔子非同小可,眼見院中耆紳敵老、街坊鄰居送禮的愈來愈多,便起身道:“這里不是說話處,我們到后院,讓馬本善給我們准備一間房,商議事情、指揮行動也方便些。”說著出門,招手叫過馬驥遙,耳語了几句。馬驥遙邊听邊點頭邊眨巴眼睛,笑道:“還是爺們想得周到。就在我房里,叫賤內和妹子侍候著,再不會有閃失的。”說著便帶著他們三人出房進了后院。
  這是一處很寬敞的四合內院,高高的五間北房住著馬本善夫婦,大儿子馬驥遙住了西廂,小儿子馬驥運住在東廂北屋,馬驥遠的妹妹芳芳住在東廂南屋。座南朝北的四間房原來是馬驥遠的,但馬本善另有心思,在大院西邊荷塘邊給他蓋了一處宅子,新房就設在那邊,因馬本善老兩口都出去應酬客人,家人仆婦都張羅洞房里的事去了,馬驥運年紀尚幼,也不知鑽到哪里看熱鬧儿去了,偌大院子里鴉雀無聲,几株大梧桐伸著光禿禿的枝椏,掠地風穿堂而過,發出沉悶單調的“嗚嗚”聲。丁世雄眼見院子四角還設著瞭望平台,不禁說道:“好,這里嚴謹!”便跟著馬驥遙進了西廂。西廂里馬驥遙的婆娘申氏和芳芳正在外間亮窗下作針線。猛地見丈夫帶著三個陌生男人進來,又羞又慌,忙一把拉起小姑子便向里間躲。
  “別他娘的這么認生了,今天土匪要來借糧,官軍要來剿匪,老二要娶親,眼見七葷八素湊在一處,還窮講究什么!”馬驥遙不耐煩地說道,“這几位老爺都是官府大員,外頭辦差人雜不方便,就在這屋里指揮,你們兩個侍候著!”馬申氏和芳芳兩個人都只曉得驥遠結親的事,也影影綽綽听說過有土匪要來借糧,沒想到這場婚筵竟有這么大的凶險,一時都嚇得目瞪口呆。許久馬申氏才喃喃說道:“我的爺!咱們馬家大院不成了戰場了么?”芳芳水靈靈的大眼睛睜得圓圓地,問道:“大哥,就憑這几個人擋上匪么?”馬驥遙一邊抽身往外走,急匆匆說道:“女人家,操這些心做什么?湯水酒飯侍候著大人們,一切听這几位老爺吩咐就是了!”說話間,人已是去遠了。
  了世雄見姑嫂兩個人忙著涮壺洗杯、端凳子抹桌子張羅著,遂笑道:“二位不要忙這些,我們也不是客。最要緊的先要畫一張你們院落的圖——”他順手取過窗台上描花樣子的紙和筆遞給馬申氏,“——就這樣子,跟描繡花樣子一樣,赶緊把院落房屋、出入口、水塘山坳,周圍道路都畫出來。喏——這是北——這是南——這是東——這是西——明白了么?”
  “明白了……”馬申氏漲紅了臉,嚶嚶嚀嚀地答應了一聲,抖著手拈了那紙和筆,和芳芳挨擠在一條凳上畫那庄院地形圖,畫了几張都歪扭得不成樣子。丁世雄在旁又安慰又指點,馬申氏那慌張的心情才漸漸平靜下來,畫筆也就听使喚了。黃天霸在一旁看著芳芳緋紅的臉,突然想起父親黃九齡病重,只有這樣大一個妹妹在旁侍候,此刻還寄宿在北京西下洼子,李衛制台賞的一處小院子里。這位芳芳,身條年紀都和妹妹差不多。父親老病殘喘的,她照應得來么?可怜黃九齡英雄一世打遍綠林,在直隸比武卻敗在江西“一枝花”麾下的生鐵佛手中,朝廷還以“縱敵逃逸”的罪名,罷職待勘。白頭弱女,相依為命,自己不能在身邊盡孝,卻奔波在千里之外,代父贖罪。此中苦情誰能忍受!想著,他的眼眶里已是噙了淚花。芳芳一抬頭,見黃天霸痴痴地看著自己,騰地紅了臉,掩飾著去挪動那硯時,一不小心濺得手上都是墨汁,又不好离身去洗擦;垂頭看著嫂子,心頭鹿撞似地卜卜直跳,再也沒敢抬頭。高瓻o在欣賞馬申氏的姿色,因為站得近,申氏身上的溫熱和香气陣陣襲來,弄得這位“國舅”爺有點意馬心猿。他自己有著一正兩側三個娘子,几個通房丫頭也都姿容綽約。但是,自從見了皇后富察氏的娘家弟媳棠儿之后他便感到“合家粉黛無顏色”了。偏那棠儿,起先見他還有個笑臉,說几句風話,還能挨她輕輕一陣,后來就愈來愈冷,官里家里遇見,連正眼也不瞧他一眼。后來,高琲嶀F一千兩銀子,才打听出來,這雛儿原來与當今乾隆万歲爺勾搭上了!且不說女人勢利心,眼眶子大,光說這“禁臠”高琱]沒膽子嘗!怪不得傅琱@升再升,不到三十歲就入軍机處宣府拜相,怪不得棠儿一臨盆宮里就有旨問是男是女,還賜名福康安!敢情傅甯O戴著綠頭巾升官,福康安竟是“龍种”!……,這個馬申氏容貌是設法和棠儿比的,側身坐著,那影子,那動作,那体態,那光可鑒人的頭發和巴巴髻儿,那細白如凝脂軟玉的脖項,還真的有几分像棠儿呢!高琲齯[在京外當差,剛回京又調任山東布政使,官是升得快了,可家庭生活,卻久未獲得溫馨了,形如鰥夫,若不是斯地斯景潛著危机凶險,他就要……
  丁世雄見她們畫好了圖,拿過來皺著眉只是審量,指點著几處不明白的地方問了問,便道:“二位請便,倒點奈水,別的就不用管了,”只指著圖對黃天霸道:“土匪也不會不防馬本善一手,你看這院子西北角的荷塘,一半在院子外邊,如今正是清塘挖藕的季節,等于是沒有院牆的一條路。劉三禿子一定會在這里設一批人馬,沒事警衛,有事接應。所以咱們帶的一百多人不能全都在廳里周旋,要分出去三十名專門擋住這條通路,如果這群人要逃,就粘住他們不得脫身,總乏,擒住了劉三禿子,我們就怎么干怎么順手了——八爺,您說呢?”
  “啊?啊!”高琤顧著欣賞馬申氏的姿色,兩眼看得直勾勾的,竟忘了情,急回神答應著笑道,“牆角那只小花貓玩得真有趣——丁老兄不愧帶兵的老行伍,想得周到!天霸你們合計著就行了,我只坐矗儿觀戰!”說著,見馬申氏端著茶盤走來,便起身接過馬申氏遞來的茶盤,仿佛無意間在她溫潤的手心里輕撫一指,撫得茶盤差點仄了。別的人都在思考自己的心事,誰也沒留神這位高國舅在當口還動了春情。丁世雄看看窗外日影,說道:“咱們的兵都隨張家灣送親的來,這會儿也該到了,太平鎮送禮的合下來也下下4人,仗打得太爛不成,還要防著咱們的兵趁火打動,高爺您就留這里坐鎮,我和天霸出去照應一下。”這個主意正中高琱U怀,連連稱是,說道:“就是這樣,我等馬驥遠拜花堂時再出去。我是張家灣的‘儐相郎’么!”
  一時人都去了,偌大屋子里只剩下高琠M馬家姑嫂二人。此時此地頗有點尷尬,既沒有閒話也沒有忙話可嘮,高琤u見馬申氏那女人一頭黑發起明發亮,鬢角上的毛發雖然有點亂,卻很嫵媚可人。一雙小腳掩在裙下若吞若吐,時隱時現,一對黑漆漆的眼珠流眄顧盼,仿佛會說話似的,不時地送來一瞥秋波把高睄滷o心痒難耐,他畢竟是情場老手,轉眼間已是得了主意,喝了一口茶,笑著叫過芳芳問道:“你是馬本善的女儿?”
  “嗯。”
  “——叫什么名字啊?”
  “芳芳。”
  “有姐妹么?”
  “沒有。”芳芳瞟了這位年輕大官一眼,她有點不明白為什么巴巴地叫過自己問這些沒要緊的。
  高睊g一眼馬申氏,嘻地一笑,嘖嘖稱羡道:“深山出俊鳥,真真一點不假!不但出落得鮮花似的,一手女工比宮里的針線上人還做得精巧!——那副枕頭套上的牡丹是你扎的么?”芳芳是一個不經世的閨房少女,被他夸得紅了臉,腳尖毗著地說道:“跟我娘學的,繡得不好,叫老爺笑話了……”高痧熊蛘q腰間解下臥龍袋遞過去,說道:“你看,這就是內廷做出來的活計,比得上你繡的花儿么?——喏,這一處線綻開了,你看能重新緣一道金線不能?”
  “我們屋里沒有這樣的明黃線。”芳芳仔細看那臥龍袋,“這綻線的地方儿,用金線先掐個片緣,再刺上藕荷色的一朵云,只怕也就掩過去了。”馬申氏早已摸透了高琱艅ヾA這么尊貴風流的人物儿,她心下也很喜愛,遂在旁慫恿道:“用你屋那張織布机上的兩張夾片繃緊了,使用銀紅、藕荷、月白三色線繡上去,這袋子就顯得雅素了。”“正是,正是!”高痝葑o眉開眼笑,“濟南繡房的匠人也這么說,就只他們的繡工我不如意。”他說著,取出一把金瓜子,涎著臉笑道,“就勞姑娘費神給我整治一下,一會儿你二哥入洞房,我帶著這綻了線的臥龍袋當儐相,也不好看,是不是?”芳芳被他奉迎得興頭起來,接了臥龍袋,卻不接那錢,微笑道:“我就試試看吧——您為這花錢,我成了什么了?”馬申氏笑道:“老爺賞錢,你就收下吧!留著做你嫁奩裝箱用好了!還不快謝謝?”高痚策n做歹總算把金瓜子儿放在臥龍袋上,芳芳蹲身謝賞出去了。
  高甯搧菄琲痗i了東廂房,听著擺弄織机的聲音,這才回到座儿上,笑咪眯看著馬申氏不言語,馬申氏慌得心里突突直跳,捧弄著衣裳角,半晌才道:“您渴了吧,我給您換杯茶——”說著潑了案上殘茶,從茶吊子里又重倒一碗雙手端過來。高瓻o不去接,只怔怔盯著馬申氏,仿佛在欣賞一盆花。半晌才道:“我渴,渴极了,通身上下渴透了……”馬申氏將碗一放回身便走,卻被高皕m先一步緊緊握住了雙腕,抽出一只手一把將她攬在怀里,口中顫聲說道:“……好乖乖親親的,哪里要什么茶?你就能解我的渴……”
  “你們當老爺的,也這么……不正經的?”馬申氏既不能喊、又不能怒,掙了几下掙不脫,偎在高硱鋮翩A那溫熱的男子气息也蕩得她心意不定,立時渾身軟了下來,閉上眼一動不動,口中只是喃喃道:“你放開我……這太不成后話……給人瞧見了可怎么好?……”
  高瓻H手抽出一張銀票甩在桌上,將馬申氏抱起騎坐在自己腿上,騰出一只手伸進馬申氏小衣,在她兩乳間摩娑揉搓,……口中一邊咂嘴儿親吻,一邊亂嘈道:“那是五百兩銀票——誰瞧見了是他的福……身上怎么這么香?呀……”那婦人大約從來沒有和丈夫這樣溫存過,早已被他揉得一團軟泥似的,一雙纖手緊緊摟住高琲爾y,口中喃喃呢呢哼著。二人在凳子上死命摟著,偌大屋里一片牛喘的聲音。高痚搮D:
  “嫂子……”
  “唔……”
  “比馬大哥如何?”
  “嗯!”
  高琩ㄟ言茪韝@臉嬌羞,已是暈迷如醉,忽然,遠處傳來嗩吶笙篁齊奏聲,鞭炮開鍋粥似地響成一片,馬申氏才惊悟過來。二人起身整理衣裝,高痧熊蛓幫言茪騞蒝蒩K角,說道:“二哥沒進洞房,大嫂先嘗魚水之樂——我只問你,比馬大哥如何?”
  馬申氏小聲道:“他是個不中用的人,又急著要儿子,天天罵我‘不如一只貓,貓還懂得從別處叼野食儿呢!’我家老爺子你別看正經,背地里也摸過我几次呢……他那一把年紀,胡子拉渣的,沒的叫人惡心!——你要愿意,差使完了在這多住几天。”說著“嗤”地一笑。說話間,芳芳在外輕咳一聲,接著推門進來,說道:“早已繡完了,又到二門上看了看,該來的客听說都來了……”她把臥龍袋雙手捧過來,躲著高琲漸堨,小聲道:“粗針大線的,難入國舅爺的眼……”
  肩痡給L細看,笑道:“這個針線誰敢說不好?——你听誰說我是‘國舅’?”馬申氏想不到方才和自己如此這般的竟是一位皇親國戚,心里甜潤,臉上更覺生光,倍感身价不凡。芳芳忸怩地說道:“就是跟著老爺的那位姓黃的后生。”正說著,黃天霸一撩帘子匆匆進來,向高琱@揖說道:“藩台爺,臬台在前頭等著呢,咱們的人都到齊了。您是擯相,耍陪新娘子進了洞房才能完禮呢!”高琝v了,問道:“來了多少人?”說著便拔腳就走。
  “擺了一百桌,”黃天霸一邊緊跟著,一邊回道,“有千把人吧!”
  “黑風寨那邊呢?”
  “還沒有消息。已經派人打探去了。”
  “也許已經有人潛進馬家庄了?”
  “肯定會混進來不少,不過劉三禿子還沒有露臉……”
  二人說話間,已來到馬家大院正廳,高琲u著石階走了上來,穿過大廳,迎面便是一片兩畝多大的空場,西邊已搭起戲台,剛剛開戲,正唱跳加官等帽子戲。空場東邊擺滿了桌子,前一排十桌,坐滿了人,都是一些穿長袍套馬褂的縉紳,后面一排是一些教讀先生、老秀才、醫生、郎中之類,一個個嗑著瓜子儿、吃著茶聊天,漫不經心地看著戲文,顯得矜持斯文。往后几排的人越來越窮,有蹲在凳子上喝茶,抽旱煙的,有敞著怀、斜披老羊襖的,還有些蓬頭垢面的孩子在桌子腿間又鑽又爬、嘰嘰嘎嘎又笑又叫捉迷藏的,滿場的人聲鼎沸。四班吹鼓手比賽似的一個比一個吹打響亮,和著辟辟啪啪的爆竹聲,所有這些融匯在一起,顯示出主人的交際之廣和他的气派為人。高琠奰Y看看正廳兩側的楹聯。只見門楣中央挂著一個門扇大的“喜喜”字,門楹上寫著斗大的字:
            仙娥縹緲下人寰咫尺榮歸洞府間
  高甯搕F不禁一笑,見黃天霸在門洞里捐看新郎新娘直使眼色,他怔了一下才醒悟過來赶著緊走了几步,跟著新娘身后亦步亦趨地走向正堂,滿地滿院的都是核桃、紅棗、粟子,爆竹聲在頭頂、耳邊響著,火星儿迸到脖子上灼得他不住打顫儿——至此高琱~明白新娘子那塊蒙頭紅巾的妙用,沒那玩藝儿這滋味确實受不得——從門口到堂房不過三丈余地。那兩名興歌郎不知得了多少賞銀,扯著又寬又亮又有彈性的嗓子唱得歡快:
  絳綃銀絲裹嫦娥,見說青蚨辦得多。
  錦繡舖陳千百貫,便同蕭史上鸞坡。
  另一位立即答應:
  從來君子不怀金,此意追尋意轉深。
  欲望諸親聊闊敘,毋煩介紹父老心。高痦茼介q,黃天霸緊隨新郎,顯見他扮的是馬家的儐相了,照此類推,興歌郎必定也是一家一個——十里不同風,百里不同俗,北京就沒這些規矩。正胡思亂想,上頭司禮郎立在堂口手秉銀燭高聲道:“儐相交職!”
  “怎么還有這個儀節?”高琩ㄗ潃蚇竟q郎舞拜著近前來,不禁心里發慌,不知怎么個“交職”法,看黃天霸時,他也是一臉茫然。兩個興歌郎舞到他們面前略一照面,即返身面向司儀,齊聲高唱:
  佳期劉阮會真仙,多謝東君儐命專。
  自愧才疏頌辭難,即當高閣侍華筵。
  高琝v了肚里暗笑,這詞編得有趣,代我謙遜了,又請我上筵吃酒!正自抿嘴儿高興,兩個興歌郎卻向黃天霸和高痚蛫D:
  星娥窈窕望仙郎,莫道迢迢玉漏長。
  愿覓紅綃并利市,便歸洞府效鸞凰。
  又唱:
  青鸞銜信入秦樓,紅葉題詩寄楚溝。
  令夕佳期欣會遇,不妨略賜錦纏頭。
  二人這才明白“交職”也不是白代替,是要掏腰包儿的,不禁相視一笑。高痡a的一把金瓜子都給了芳芳,而且那种物件在民間也不合用,袖子里倒是還有几張銀票,卻都是當五百兩的大銀票。惶亂間馬家兩個總角小廝已是各提一串紅綢包裹的制錢送了過來……接著邁火盆、跨馬鞍、擺苹果、趨步登堂入室、給新人行插花禮、處處有詩有贊。新娘子這才算邁進了馬家的門。贊禮司儀一聲高唱:“樂起!”几十挂爆竹同時燃起,四部吹鼓手都披紅挂綠站在大門口使足了吃奶气力拼命吹打。霎時間堂里堂外紫霧彌漫,金花繽紛。司禮的扯足了嗓門請馬本善上座,一對新人拜天地、拜高堂,夫妻對拜。高琠M黃天霸不知不覺已退到兩邊,只見芳芳穿戴齊楚,上前攙起新嫂嫂,馬驥遠隨后跟著送入洞房。
  此刻廳里廳外爆竹燃盡,鼓樂歇止,稍覺安靜了一些。高痝o才從喜慶心緒中回過神來,用目光四處搜尋丁世雄。廳里院里擠滿人,那里尋得見。丁世雄見高琩n著人群瞧,便從側面沿牆擠了過來,在背后拍了拍他的肩頭,小聲道:“八爺,我在這儿呢,這里太亂,借一步說話!”高琱@轉臉,見丁世雄滿臉都是亂蓬蓬的絡腮胡子,不禁笑道:“我說的呢,大睜著兩眼就是尋不到你!”說著便隨了世雄,繞過西邊專為女眷設的席幕,到了正堂后邊。只听西邊院里鬧洞房的歡聲笑語熱火朝天,撤帳先生正在扯嗓門儿高唱《撤帳歌》:
  撒帳東,宛如神女下巫峰。簇擁仙郎來鳳帳,紅云揭起一重重……
  眾人拍手相和:“——一重重吶!”
  撒帳西,錦帶流蘇四角垂。揭開便見畬Z面,好与仙郎折一技……”
  眾人和道:“——折一枝啊!”
  撒帳南,好合情怀樂且耽。涼月好風庭戶爽,雙雙繡帶佩宜男呀……眾聲齊唱:“……佩宜男呀!”
  高皕Q起方才和馬申氏那番風流,不禁一笑。丁世雄見他如此沉著,倒由衷地佩服,笑道:“這時分爺還有心听這俚歌儿!中庭里一半土匪一半官兵,一個不小心,點著了炮捻儿就不可收拾!”高甯搧袶雂B們抱著一捆一捆的蜡燭往筵席上去,心里陡地也是一緊,望了望暮色愈來愈重的天穹,問道:“劉三禿子來了么?怎么沒看見?”
  “申牌時分來的,在蔣三哥屋里。”
  “不是說好的?先灌醉他!”
  “他拿得很穩,滴酒不沾。”
  高睋y上露出一絲輕蔑的微笑,點點頭說道:“告訴黃天霸,死死看牢了他!筵席一散,先一刀砍死他,其余的群龍無首,就逃走几個也無所謂!”丁世雄撫著滿臉假胡子,說道:“八爺說的是。不過我覺得總有點不對,好像要出別的枝節似的……”
  “唔?”
  “我也說不大清……土匪一共才百把人,加上官兵,二百人上下,正廳里現有三百多人,還一個勁地再加桌子,哪來這么多不速之客?”丁世雄慢吞吞說著,似乎有些猶豫:“……再笨的土匪也曉得個策應,劉三禿子放心在這里,肯定外面有布置,那——人數就更不對了。哦,還有一樁事,臨大門那張桌子坐了個年輕公子,就是手里拿著一把泥金大折扇的那位。十分顯眼的,八爺留神了沒有?”
  高痚噩衈Y略一思忖,立刻想起來了,說道:“看上去气韻很倜儻,我見了。怎么,他有什么异樣處?”
  “他是賀禮送得最重的,兩千四百兩白銀!”
  高琣Y了一惊:當朝一品宰相、三朝元老張廷玉的小儿子成婚,東親王爺是送禮最重的,也不過一千六百兩銀子!——這人是什么來頭?不及細思,這時,已見一群丫頭老婆子從西邊簇擁著新郎馬驥遠過來,便知洞房禮成,新郎招呼賓客來了。高痦捶˙﹞ㄕ豕ヾA低聲道:“派儿個人盯住,格外留心他!”說著返身便回了大廳。
  此時廳里廳外點了二三百枝蜡燭,到處通明徹亮。酒席上,官軍、土匪和一些不知身份的不速之客雜坐一處,擅臂划拳,猜謎行令一個個漲紅了臉,吼得房梁上的浮土都簌簌下落。
  “六六六啊!四季春吶!八抬轎,九長壽呀!——一定升,你、他媽的給老子喝!”
  “日出東方一點紅啊,輸家是個酒英雄啊!”
  “倒報,楊宗保鎮守三邊!”
  “四對四,南京城北京城紅城兩座!”
  亂嘈嘈中,高睋籵B走向首席,丁世雄也跟了過來。馬本善神色恍惚,一副听天由命的模樣,被几個本家兄弟圍著灌酒,見高琚B丁世雄气字軒昂地進來,后頭還跟著新郎,眾人方停止了吵嚷。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