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二十七 涼風鎮月夜逢刺客 牛皮帳老拳釋仇隙


  漢陽全局軍務會議只開了一天,因為不是戰局研討,傅痟ㄔX“恃強凌弱以眾欺寡,緩進重壓以補地利”的金川之役方略,連岳鐘麟也連聲稱贊。只是在會議上布置封鎖金川糧道,鹽道,藥品,以及莎羅奔西逃上下瞻對,北逃青海南逃兩廣流亡的堵路事宜,還有需用兵餉、軍資輜重、撫恤陣亡將士家屬、醫治傷兵諸事,都一一安排定。十分簡捷明朗,三天的事一天爽利了當。傍午之際,傅皕磼]在漢陽點起三千中軍,兆惠海蘭察各帶兩千左右翼軍,在黃鶴樓旁渡口下艦升矗。燈燭火把中傅硭O武漢三鎮文武官員一揖而別。艦上十門大炮“轟”地一聲齊鳴響,但覺腳底一動,戰艦各分序列,已經墨龍一般溯江西進。

  船家有諺“不會行船順風翻,會行船能使風八面”。時值七八月交接之際,長江上多是南風,偶爾東風,時而也有北風,兵艦水手都是太湖水師精選出來的行家,勒敏又征集二百名長年在江上運貨的船老大,分各艦提調指揮,十分得心應手。除了頂頭西風走得艱難些,竟比尋常載貨船還要快出兩成里程。船到沙河与長江交口的涼風鎮,計日已到中秋佳節,原定在此棄舟登岸在万縣宿一夜,陸行西去成都的,因兵士中不少暈船的,不宜下舟即行,傅瓻K傳令兆惠海蘭察帶兵上岸,千總以上官員住帳篷,兵士們全部露宿。那万縣縣令名叫万獻早已接著滾單,卻是十二分巴結,听說大軍不在城中過夜,竟親自帶兩千民夫,挑著西瓜、苹果、梨棗核桃,月餅之類,還有每個士兵二斤咸牛肉,一斤川黃酒赶到涼風鎮勞軍。七千軍士各歸統屬,在一片廣袤的白沙灘上整頓行伍支扎帳篷,疊石砌灶提水燒湯,這都是十七親王允禮在古北口嚴加訓練出來的精銳,雖然人多事雜,海蘭察和兆惠也不熟悉下屬,指揮起來,竟比金川糧庫的兵還要如意得多。

  一切預備停當,兵士們分棚在沙灘席地而坐,賞月吃西瓜。中軍帳王小七里外張忙,指揮親兵們擺木圖、排拜月香案,布瓜果桌子,又親自替傅甯[起蚊帳,點了蚊香,一頭熱汗出來,恰見傅琩耋蝳^來,帶著十几個近衛戈什哈,都是傅府的從軍家丁。小七子說道:“爺,都預備好了——縣里送來那桌筵席就在外帳設著,要不要知會海軍門和兆軍門過來?”說著便打下千儿去。

  “不要!”傅睇★D:“我這邊只請中軍佐領馬光祖,還有八個游擊管帶過來。海蘭察他們各自設帳,麾下弟兄們也不相熟,乘這行軍小歇,也都要各自聚一聚。”因走進大帳,一眼瞧見挂著的蚊帳,指著說道:“把它撤掉——我還算有張床,這就足了。老馬,諸位兄弟,只有這張矮桌子,連張凳子也沒,當兵就這樣儿,這是我傅琱@點私誼,隨便席地坐下——小七子你怎么還跪著!起來傳令各營,這是進川頭一站,除值夜的將弁軍士外,可以喝酒。從明天起,到打完仗,自我而始,誰沾一滴酒,八十軍棍臭揍不饒!”小七子借請安稍稍息了力,“扎!”地答應一聲飛也似出去了。傅琣]吩咐“賴文英、董子輝、程無惡,你三個人帶這里咱家的衛兵,帳外的酒隨意喝,不許划拳猜枚。誰喝醉了,不醉的人明儿背著他行軍,听見了?”

  馬光祖是在成都養好傷,專門赶來迎接這位新帥的,中軍几個將弁雖然不在一地駐扎,他在兵部武選司當過主事,常到古北口出差,大家也都廝熟。算來只有這位主帥,艦上同舟這几天功夫認識,大家都還帶著几分拘謹矜持。規規矩矩圍著小木桌就沙地坐了,看傅琣p何行事。只見傅痡b前月地里還擺著香案供果,都覺心里納罕。

  “諸位安坐,稍候片刻,我們一起樂子!”傅痧熊蛫鼤陰N說道:“我身上帶點文人气呢!——你們也將就著我一點。”因出帳來,拈香在手,至案前對月三鞠躬,將香插入沙地,又退后一步,仰首望著湛青碧天上一輪圓月,吶吶說道:“傅琤鶚i上蒼:值此團圓明皓之夜,万里戎邊之人,于揚子江畔涼風白沙之地,率七千敢死之士前赴金川。受命朝廷臨不測之地,琱絨]誓,愿与部下十万天兵同生死共甘苦,設有念身家性命、功名富貴之心,或貪功沒勞,諱敗巧飾之念,即請上蒼啟示三軍將士,誅傅琤H謝今日之誓——謹告,以聞!”

  此時月朗星稀,白沙如洗,岸風清涼,江濤聲遠。傅琱ㄞe不徐懇懇而言,聲聲傳入帳中,眾人無不悚然動容。傅琱w笑著轉回帳中,用手讓著眾人,說道:“來呀來呀!万縣那個万縣令名儿就叫万獻,就這么巧,叫起來要多別致有多別致——他一會儿還要帶几個舞伎來給我們佐酒。明儿金輝給我們配的三百匹川馬也到了。吃醉了就在馬上打磕睡儿罷!”說得眾人都是一笑。馬光祖歎道:“我也見訥中堂在刷經寺禱告過,卻不是這個話頭,都是請老天爺佛祖保佑天兵奮威、橫掃金川無敵手的詞儿。也有奉命討敵,置天下于茬席話說,一句不吉利話也是不說的。听著好听,總不及六爺心誠啊……”他身邊的一個游擊將軍小心翼翼說道:“是不是別叫那些女人到營里來了?十七爺在古北口多次訓誡,興軍是至陽之舉,最忌陰人沖犯的。”

  “是么?跟老天爺說几句奉迎話,軍里不見女人,仗就能打贏了?”傅琱j笑舉杯:“這會子能醇酒婦人,戰場上能殺成血葫蘆,才是真男子大丈夫!我剿平黑查山,就和女匪首領有過緣分;訥親慶复道學,打胜了么?告訴你們一句話,成都整軍之后,全軍放假三天,叫弟兄們樂一樂子,然后去拼命——不知生之歡,焉知死之悲?你們說錯了話,罰酒三大杯!”

  一時便听兆惠營中歌聲嘹亮,卻是官制凱歌,甚是雄壯齊整:

  舊聞天宇原知向,今襲雄鋒不可攖。

  一一顛頗盡泥首,夜來刁斗靜無聲!

  接著中軍左近兵士也應和唱歌。

  陣合將軍飛羽箭,戰酣勇士掣雕戈。

  降戎奉檄皆鷹犬,兔有山前得脫么?

  大家都停住靜听,心里比較哪個營唱得好,傅琤s過王小七,說道:“去看看,海蘭察在干什么?車無凱歌兵气不揚,別人都在唱,他那里怎么靜悄悄的?”

  “奴才不敢偷懶。剛才各營又轉了一遭儿。”王小七道:“兆惠軍門是請把總以上軍官兌會儿吃月餅喝酒,海軍門也叫的是把總們,和他的親兵在沙灘上摔跤練拳頭。還說了個八月十五招呼傻女婿的笑話儿,奴才笑得肚子疼呢!”

  “什么將帶什么兵。”傅痧瑪蚾言祖等人,“海蘭察精靈机智,自己另有一套——他說什么笑話,講給我們听听。”

  上小七儿答應一聲“是”說道:“說的大女婿是文秀才,二女婿是武秀才,三女婿是個泥腳杆子二百五。”他這一說,眾人已是笑了。王小七也笑,說道:“大家作詩,要有‘圓又圓’,‘缺半邊’,‘亂糟糟’,‘靜悄悄’的話。大女婿說,‘十五的月亮圓又圓,初六七八缺半邊;前半夜:亂糟糟,后半夜:靜悄悄。’丈人便說好,丈母就斟酒給女婿。二女婿說‘月餅做的圓又圓,我咬了一口:缺半邊;嚼在嘴里:亂糟糟,咽到肚里——靜悄悄!’丈母就夸獎:‘到底是文武秀才,這詩做的真不含糊!’三女婿見兩連襟儿得彩頭,就說:‘我也有詩——丈人丈母圓又圓!’老丈人丈母兩個都說‘不通’,女婿又說‘——死了一個:缺半邊。一個死了:亂糟糟,一齊死了:靜悄悄!’——后頭還有笑話,怕主子這邊有事,忙著就赶回來了。”

  說話問便听海蘭察營里歌聲驟起,卻不是兵部頒下來的凱歌那般文謅謅的,兵士們竟是扯著嗓子直聲吼叫:

  當兵的本來膽子大,
  命里頭注定了咱啥也不怕!
  這份子皇糧吃定了它,
  吃飽了老子就不想家——嗨!吃飽了老子就不想家!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一听便知是海蘭察獨出心裁編出的俚歌。卻是唱得格外興頭,中軍帳里的人都听住了:

  任他刀砍斧剁長矛子扎,
  死了也就不過變泥巴!
  二十年又是個拼命的娃!
  龜孫子且休把口夸,
  比一比戰場上把敵殺——嗨,誰要是孬种就操他的媽!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眾人听了又大發一笑。馬光祖滿臉傷疤都漲得殷紅,說道:“這個家伙在松崗就慣編順口溜儿,如今當了建牙將軍惡習不改!明几倒要問問從一數到八是甚么意思!”“那是有意思的。”傅琣w詳地給眾人斟酒,說道:“這歌子雖粗,卻不失正。孝梯忠信禮義廉恥是為‘八德’,用心很深呢!”因見万獻燈影里帶著十几個人到了帳外刁斗旌麾下,便吩咐:“請兆惠和海蘭察兩位軍門過來——我們移出帳外,連中軍的校尉們也一道觀舞听歌!”早有戈什哈答應著去了。

  ……兆惠是個性情嚴重人,講究規矩。他帳的筵宴格調和傅畯~异,更不像海蘭察那樣嬉戲佻脫,連軍用木圖都用上了,游擊管帶們分兩側端肅而坐,每人半個西瓜,兩個月餅,一斤牛肉都切得細細的,還有一瓶酒,連他自己在內,誰也不多什么不少什么。古北口帶兵來的參將叫雷震野,和兆惠也是熟人。但他知道兆惠性子,不肯多話。其余將校對兆惠生疏,更沒有多的話。兆惠吃,他們也就矜持著咬一口月餅挾一塊牛肉,兆惠舉杯,便也就飲了。气氛顯得煞是呆板拘謹。

  直到海蘭察營里歌聲傳過來,人們才活躍一點,几個將弁裝咳嗽,別轉臉偷笑,有的對臉儿擠眉弄眼,用手打暗號儿,莫名其妙地比畫什么。兆惠凝神听了一會儿,歎道:“這就比出來了。海蘭察和兵士搭伙計,比我兆惠強啊!”

  “兆軍門,不是這一說。”坐在身邊的雷震野笑道:“大家和您相与時日太短,生疏不敢放肆。我還是知道您的——一仗打下來,就都搭成伙計了!”

  兆惠點點頭,說道:“畢竟早一點廝熟了,還是好一點。海蘭察比我巧,我比海蘭察剛。這我心里明白。我不是怕死鬼,我的兵也行伍嚴整,沒個怕死的——不過今夕何夕?主子在南京与民同樂,我和眾位這么呆坐月下軍帳中,未免也太枯燥了些儿。”他忽然轉身,目視著后排坐著的軍校,說道:“隨便吃,我就這么個胎里帶的秉性,日久了你們慣了就好了。”

  “是!”后排的弁佐戈什哈們一同坐著躬身答道。卻沒有人敢真的放肆。

  兆惠心中早有成算。瞥一眼側后的胡富貴,問道:“胡富貴,你為什么不吃?”

  胡富貴自調撥到兆惠帳下,整日忐忑不安,他心里知道,遲早惡運會降臨在他的身上。他原是京師健銳營的漢軍旗丁,后打通關節到順天府當了牢頭,得罪兆惠,又打通多少關節躲回健銳營,為逃這次軍役,再打關節,家當賣個罄盡,仍舊毫無效用。料定背后必是兆惠做了手腳,要報獄中一箭之仇,因抱定了听天由命的宗旨。這么豁出去了,也就坦然。想不到兆惠會點名問自己,當下听了慘然一笑,說道:“回軍門的話。標下想著今日八月十五,万家團聚,只我怜丁一人出來為國捐軀。心里孤寂,吃不下去。”

  “那么光明磊落么?只怕難說吧?”兆惠頰上肌肉一顫,森然對眾將佐說道:“我与此人有緣分,冤家路太窄,狹路又相逢!——大約兄弟們也有個耳聞。”因將自己獄中遭遇一長一短款款述了,說到傷情處,止不住淚水縱橫:“我為朝廷命官,職在不次,身陷平陽蒙羞膺恥,每一思量,就痛不欲生……士可殺而不可辱,辱身過于殺身,你胡富貴懂不懂?”

  他在獄中殺人遭辱,是早已傾動京華的事,在座的人沒有一個不知道的,卻誰也沒料到當事人就是這個陰沉著臉,天天默不作聲的胡富貴。听他說得凄慘,人人心里歎息:胡富貴休矣!卻听胡富貴昂然說道:“標下懂的!標下心里明白!”

  “那就好!”

  兆惠嘿然冷笑,站起身來,摘掉佩劍丟在沙地上,對胡富貴道:“你站起來!”

  眾目睽睽之下,胡富貴的臉色白得像月光下的窗戶紙一樣。他似乎有點恍惚,迷迷离离站起身來,看著越走越近的兆惠,正想說什么,左右兩頰“啪啪”兩聲,已著了兆惠兩記清脆的耳光!

  “這是還你的辱!”兆惠毫不理會眾人惊愕的目光,伸臂劈胸將胡富貴老鷹撮雞般提起來,“呀”地大叫一聲舉過頭頂,向上一送,胡富貴竟連喊也沒來及喊一聲,已被扔得飛起人來高,頭在帳棚頂架上重重撞了一下!——未及落地,兜屁股又挨兆惠一個飛腳,他大叫一聲,彈丸似的直飛出去,“扑通”一聲一個倒栽蔥趴倒在帳篷口。胡富貴抖抖身上沙土,爬起身來兀自發怔。

  “這是還你的打!”兆惠說道。

  這几下出手兔起鶻落,兩巴掌一腳打得极是干淨利落,兆惠口說手揮腳踢一眨眼間已經完事。在坐的都是馬上行伍老于此道的好手,見兆惠平日穩穩健健一個人,打起來竟如此快捷,各自面面相覷心下欽佩。兆惠已是恢复了平靜,徐徐拾起劍,向腰間扣著劍鉤儿,說道:“我若殺你,在武漢沒接掌兵權,一刀劈你兩片沒事!我若辱你,罰你跪三天,你敢少一個時辰?量小非君子,我容了你了;無毒不丈夫,不能不這樣開導你几下——咱倆個的私帳從此扯平,你好生安心跟我打仗。有功賞功,有過罰過。省得你心里嘀嘀咕咕防我借刀殺人,我還得提防著指揮軍務時,后頭有人給我一刀!”

  “兆軍門……”胡富貴扑翻身便拜倒在地,稽首叩頭,狼嚎一樣泣聲嗚咽著,手使勁抓那沙土,渾身劇烈地抽搐著,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兆惠揮手道:“起來吧!寫封信給你家里,就說我揍過你了!”一轉眼見海蘭察站在帳口,笑道:“你瞧你那副模樣,渾身是土,頭發上盡是草節儿,嘴上的牛油都沒揩干淨——哪里一個叫花子跑我營里來了?”

  海蘭察審量一眼眾人,又看看胡富貴,打著飽呃儿,笑道:“真個的殺豬殺尾巴,各有各的殺法——我在外看得清爽,這几手絕活几時練的,那么一腳踢出去,老胡還能立時站起來!走吧——來了几個番婆儿唱歌子跳舞,傅大帥叫過去看呢!”一手拉著兆惠往外走,還回頭朝胡富貴扮了個鬼臉儿,雷震野一干人“哄”地一陣大笑。

  從兆惠營到中軍大行營約里許多地,一漫平沙地被月色洒得白里泛青。兆惠話不多,海蘭察卻是耐煩,說一會子“皇上在南京過十五,准熱鬧得地覆天翻,可惜沒福瞧瞧。”又講“一枝花”“有人見過,說美得像散花天女,我們那口子和你的云夫人比著就像燒火棍。可惜不能見見,玩玩這‘一枝花’,”兆惠听著只是微笑。海蘭察又問“上回武漢軍郵,見有云夫人給你的信,都說了些什么私情話?說給咱听听”!兆惠給他纏得沒法,微笑道:“她沒過門,字也認的不多,請人寫來的,能說什么私情話?倒是你那位的信,只怕還有點滋味——你听,這是甚么鼓樂?”他忽然指著中軍大帳說道。“這么熟悉!”

  “真的!”海蘭察略一听,便即辨出,笑道:“鼓是藏鼓,號角喇叭月亮弦儿,在金川听過,這地方儿怎么也會玩?——這是……”他沒說完,兆惠已大步向前疾邁。仿佛有什么預感,海蘭察略一頓,臉色也變得蒼白,緊跑几步追上了兆惠。不一時就到了傅琲漱j帳前。

  大帳前果真熱鬧异常,除了值崗的戈什哈親兵護衛在四周站得筆直值差,几乎所有的軍將弁佐都在听歌看舞,足有百余人圍了一片空場,刁斗旌麾下一對大米黃燈籠照著,月色如銀的沙場地下六個妙齡女子伴著鼓樂,赤腳白足,短袖寬褲,髻頭挽首疾速踩著鼓點正在跳舞,卻一色都是苗家裝束。兆惠隔人牆看,傅睍L膝端坐在拜月香案南邊,一邊觀舞,一手端著杯子和身邊的馬光祖指指點點說笑著什么,所有將佐半圓雁序分坐兩邊,看得眼睛發直。海蘭察因見万獻正和坐在傅琩郎Z的王小七說話,不言聲蹭過去,叫出万獻來問道:“你是万縣縣令?——我叫海蘭察!”

  “是——海軍門,卑職久——”

  “別他娘那么多羅嗦!——這些婆娘,還有伴樂的人,是你們本地人?”

  “是這里苗寨的姑娘,她們人人都能來兩下的——”

  “這些人,我問的這些人你認識不?!”

  万獻迷惑不解地看著這位將軍,搖頭道:“這歌這舞見得多了,今儿這撥子人卑職不認的——他們在涼風鎮唱曲儿,我就叫來了,中堂和各位軍門在中原沒見過,想給眾位大人換換口味儿——大人,卑職差使沒做好么?”

  “海蘭察不好生賞月看舞,嘰咕什么?”一曲舞過,傅琱@邊和眾人鼓掌助興,回身道:“還不坐過來呢!”又對舞班子纏著青布包頭的一個漢子道:“真個唱得絕好,舞得絕妙,可惜她們的歌詞儿听不懂。”那苗家漢子一鞠躬,向樂班子嘰里咕嚕几句,又對傅琤庥~話說道:“她們有新編的歌儿,是唱金川的,為大人助興!”

  海蘭察越看越疑,嬉笑著坐了傅琩倥銦A暗地里給王小七遞眼色。搜尋兆惠時,卻見他擠到了樂班子掌鼓的漢子身邊,仿佛瞧稀罕似的看那面揭鼓。王小七渾身的勁都提了起來,蹭著身子挪到席前,躬身給傅痤奶H斟酒,賊溜溜一雙眼不住地瞟著這群苗人。

  通通……咕隆——咚!几聲帶著金屬撞擊般的鼓聲響起,悠揚的蘆笙、月琴和胡琴緩緩奏出,月光下六個絕色艷麗的苗家姑娘,銀飾叮當皓腕高舒;錯腳儿隨拍起伏舞出。雖然只有六個人,舞步隊形不時變幻,時而如風送蘆花,時而猶靈蛇弄珠,妖燒姿態不可胜言。傅甯搊o眼花鐐亂間,一位黑衣女子筒裙銀鈕打場下款步舞出,歌女們眾星拱月般圍著她旋舞翩翩起伏,那女子擺著修長的身子揚聲唱道:

  沙魯里山……啊,万仞巍峨——
  金川江水啊……滔滔逝波!
  林森森,樹碧碧,連崗接陌,
  鳥鳴鳴,花幽幽,藤纏絲蘿……

  傅琝v得神往,對身側的海蘭察道:“雖說俚詞不甚雅訓,可清泠直透心脾,倒比文言的似乎更加貼切。”海蘭察心存疑竇,直著眼死盯那女子,搜尋她是否帶有兵刃,哪里顧得上答話,連籽儿咽著西瓜,嗚嚕了一句算是回答。倏而鼓停,只余月琴錚錚,蘆笙蕭蕭,歌同一字一句听得真切:

  飛瀑流湍,百回千折;
  清塘潦水,晚舟漁火;
  獐□麝鹿結隊過山坡——
  草壩上的羊群像白云流移,
  美麗的金川……你是永不凋謝的花朵!
  啊沙魯里……金川江啊……

  最末一句清音長曳直可裂石穿云,余音裊裊猶自寒魄動心,歌歇舞收,人們還浸沉在神思悵惆中。

  “好!”傅痡a頭鼓掌,將軍們也一片喝彩鼓噪聲,海蘭察和兆惠一心防她舞中突襲傅琚A至此也心下懈了,傅痧熊蛫翵漱k子道:“唱得真令人入神。我從來沒有听過這樣好的歌,走珠玉盤,如行云流水!金川真的有那么美么?——取二十兩銀子賞她們!”

  那七名女子躬身辭謝,倏然間直起身來,每人手中都多了一把寒芒凜人的藏刀,六個女子護定了,中間黑衣女子身影飄忽如魑似魅,竟是直扑傅琚A口中高叫:“金川比我唱的美!——你為什么要去蹂躪她?!”

  這一突變起倉猝,禍在肘腋之間,一轉眼間傅琤|周七把短刃同時攻來!傅痡‵璊孜‾钁u猛地一挑,面前小桌子像安著簧机触發似地倏然彈起,直砸向中間那位女郎。她見傅睎傅雃p此迅即,略怔一下閃過了,從斜刺里向傅痧暀U直搠過來。就這么略緩一緩,王小七大叫一聲:“媽的個屄,有刺客——還不快上!”徑自一個頭捶直拱出去,那女的不得不閃身,順勢回手一削,王小七右額已被削下一片!与此同時海蘭察和兆惠已掣劍在手殺入戰團。中軍馬光祖一干人都是久經戰陣的宿將,大變之下驟然一惊,此刻也都回過神來殺進去。這群藏人總共不過十三四個,盡自個個驍勇异常,拼出死力格斗拼殺,上有十几個將軍劍刺刀劈,下有王小七在沙地滾來滾去礙手窒腳,一眨眼間已落了下風。

  傅琤E脫險境,見兩個校尉仍死死架著自己,猛地一甩臂掙脫了,指著黑衣女子大喝道:“軍校們圍定了不要動手——海蘭察,我一個死的也不要!”話沒說完,一柄雪亮的小藏刀從場邊飛來,饒是他見机躲閃得快,仍像釘子似地扎進了左臂!定晴看時,竟是那個背樂器的小孩子飛來的刀。那孩子手掣一把匕首還要飛刀時,被兆惠腦后一掌,打得悶哼一聲扑倒在地,不到一袋煙工夫,七女六男一個專門刺殺傅琲滿尬硍丑角w全部擰翻在地,王小七頭上著刀身上被人踩了不知多少腳,他也真皮,竟能骨碌翻身起來,“呸呸”唾著口中砂子過來,見万獻兀自夢游人一樣喃喃說著“怎么弄的……怎么弄的?……”劈臉就是一巴掌,罵道:“沒有家祟進不來外鬼!日你佬佬的,還問‘怎么弄的’!”

  “中堂爺!”万獻被一巴掌打醒過來,“扑通”一聲跪倒在地,就磕了不計其數的頭,語不成聲說道:“卑職不知道,卑職真的不知道啊!”

  几個軍醫早已赶來,忙著替王小七包頭裹藥,拔出那柄小藏刀驗了無毒,小心給傅琱W藥裹帶。傅琱w完全恢复了鎮定,含笑熬著疼待醫生扎好,對万獻說道:“我信得及你,別這樣——這歌這舞抵得過這疼——貴縣起來。你安心,我絕不給你處分。”万獻爬起身來,已是汗透重衣,兀自忡怔如對夢寐。傅痧熊菃h咐:“把金川來的客人請上來吧!”

  “扎!”馬光祖滿頭臭汗淋漓,答著就去提人。一個游擊笑道:“莎羅奔這回還來這么一手——送几個蠻婆儿給我們受用——”話來說完,傅琱w經變了臉色,斷喝一聲:“混帳!——退下擺隊升帳!”

  在一片威嚴的升帳堂威喝呼中,十三個刺客被押著魚貫而入。七女五男還有一個滿臉稚气的孩子個個身上衣眼被撕得稀爛,蓬頭垢面站著,都是直立不跪。十几個戈什哈拽繩蹬腿的,卻是按倒了又站起來,都用仇恨已极的目光盯視著泰然自若的傅琚C

  傅琩I默不語,看著親兵們兩個架一個硬按著跪了,才開口說道:“我敬你們是英雄,就本心而言,不想讓你們勉強下跪。但這里有個名分在,我乃是欽差大臣,代天子坐鎮行營。人在矮檐下,你們須低頭!——通譯官,興許有的不懂我的言語,譯成藏語給他們听。”待通譯官譯完,傅瓻K命“松手”,因見几個女子手掩著前胸,便皺眉叫王小七“拿几件衣服給女人披上——這成什么樣子!”

  松了手,几個藏民對視一眼,沒有硬再起身。

  “至少你還能講漢話的罷?”傅盚翵熄礎蝷k子問道:“叫什么名字?”

  “色勒奔·卓瑪!”

  “色勒奔?”傅琝N冷一笑,“只怕說錯了吧——應該是莎羅奔才對的罷!”

  那女子极輕蔑地瞟一眼傅琚A高傲地仰起了頭,說道:“莎羅奔是我父親的弟弟。我是色勒奔故扎前妻的女儿——我叫色勒奔,不叫莎羅奔!”

  “是么?”卓瑪這一說,不但軍帳中將佐們詫异,連深知底蘊的傅琱]吃了一惊,他目視著燭火,眼睛瞳仁的的生光,心里急速轉著念頭,舒了一口气,俯仰了一下身子,說道:“你說的不對了。色勒奔——你的父親,是莎羅奔殺死的,他還搶走了你的繼母朵云——你看。我不是對你們一無所知吧?莎羅奔背叛朝廷,抗拒天兵,你要報殺父之仇奪母之恨,你該幫我的,怎么反來刺我?嗯?!”卓瑪直盯盯看著傅琚A說道:“你們漢人都是蠢豬!——當惡狼圍起羊欄的時候,所有的羊都會抵抗惡狼。這個道理你懂嗎?”

  傅畬畾璊@笑,說道:“可惜我也不是漢人,當不得這個‘蠢豬’——如果說我是蠢豬,莎羅奔派你來刺我,你不是被蠢豬生擒活捉了么?”

  “那是你們人多勢眾——”

  “還是的嘛!”傅睄黎F一下受傷的左臂站起身來,在木圖邊悠著步子,平靜地說道:“可見你也知道我們得天時之正。逆天行事禍不旋踵,所以——”卓瑪一臉譏諷的笑容,打斷傅琲爾隉G“所以前頭有個慶复,接著又來個訥親!前后丟了十几万條尸体在金川,泡在泥壇里,冬天都是臭气熏天!”轉臉嘰咕向藏民們譯了,藏民們听得哈哈大笑,軍將們也想笑,低了低頭,沒敢。

  傅睋y色陰沉,雙手輕据木圖,暗啞的聲音帶著沉重的威壓,說道:“方才是你七人對我一人!身已就擒,還敢饒舌?你們的尸体也會泡在這揚子江里喂鱷魚的!”

  他的目光凶狠异常,卓瑪似乎怔了一下,隨即坦然,無畏地望著滿帳清兵將官,不屑地哼了一聲。

  “來人!”

  “在!”

  “把他們統統拖出去!”

  “扎!”

  “給他們松綁,送盤纏——放他們回金川,光明正大地和我戰場上見!”

  ……滿座軍將頓時愕然,馬光祖兆惠海蘭察也是心頭一震,都把目光盯向傅琚C卓瑪臉色蒼白得沒有一絲血色,惶惑地看著這位清軍主帥,似乎在揣度他的用心。傅痗隊潀b木圖邊提起一包月餅,走到那孩子身旁,對通譯官道:“給我翻譯——方才那一刀是你扎傷我的……你是色勒奔的娃子對吧?准頭很好,气力還不足啊!……這是月餅,很好吃的,帶回去給你的阿媽吃——這月餅不是招討大將軍傅痤鳩A的,是滿人大叔傅痤鼓滿A這樣你就能接了。哎……好,這就對了……”他的話沒有譯完,那娃子已經淚水奪眶而出。

  “我敬重英雄。”傅痧葵膜F身子,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說道:“予讓漆身吞炭三刺仇敵而不成,仍是千古風義嘛——放他們走路!”

  几個藏人都覺得扑朔迷离,恍惚如對夢寐,夢游人似的倘恍著退了出去。万獻一直站在旁邊看,也是眼花鐐亂神移智迷,問道:“中堂大人,要不要縣里把他們拿了?”

  “我放人,你縣里敢拿?”傅琱@笑,“坐了一處賞月!為什么要放——你們听我說。”

  所有的人都豎起了耳朵。

  “敬重英雄是一條,但英雄該殺也要殺。”傅睇★D。燈光下,他的神態顯得格外安詳從容,款款而言:“他們是金川內訌逃出來的流民,護族護鄉自己商量了來刺我的。這個卓瑪和莎羅奔有殺父之仇,決不會奉命來刺我。這又是一條。前番兩次征剿,莎羅奔一直留著和朝廷講和的余地,并不赶盡殺絕。他不想舉族滅亡,也不會對我做絕了,所以肯定不是莎羅奔派來的刺客,這是第三條。有這三條,殺了他們与軍与政沒有半點益處,所以不能殺——大家吃瓜——可惜一場廝打,牛肉摻沙不好吃了——海蘭察,你發什么怔?”

  海蘭察還在品味傅琲滿坐T條”,說道:“我是想,那也不能放人吶!太便宜他們了!”

  “我也便宜。”傅瓻r了一口瓜,仔細吐著籽儿笑道:“我們就是全胜,也不能駐扎在金川,也不能把金川人殺盡吧?留一點蒂儿,讓他們仍舊窩里打炮,省我們多少心!”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