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三十八 醫國手煙徒侍鳳閣 莫愁湖風波無奈何


  紀昀奉旨出來,騎馬回總督衙門。思量著如果先見劉統勳,一旦葉天士好醫道立時就要傳過去,不如先傳葉大士在簽押房等候,再去問劉統勳較是便當,于是迂道先來簽押房。這里尹繼善金□的全班人馬都已搬走,這院里住了許多朝廷重臣,暫署總督的江南巡撫范時捷許多日常公務差使在肩,在這里辦差不便,沒有移過來,因十分冷清,只一個姓牛的師爺管著各地往總督衙門遞來的案卷公文,轉呈給范時捷。牛師爺孤零零坐著抽煙,見紀昀進來忙起身陪笑請安相迎,見問起葉天士,笑著說;“那是個沒頭蒼蠅,吃飽飯抽足了阿芙蓉膏(即鴉片)就去串朋友,說‘特特請我到南京,有個漢子把我叫到毗盧院,原來病人就是他自己!劉大人的病十年之內沒事,貴人勞心常有的,不值我一看,沒有病人,悶煞我這郎中!”紀購想著葉天士邋遢模佯儿,不禁一笑,說道,“他這會子在哪?”

  “在總督衙巡捕司東院呢!”牛師爺道:“巡捕司把總媳婦死了,在東院下房擺桌子請客送喪。葉天士在這院和看馬廄的、掏東廁、挑水夫們都混得廝熟。叫扯了去湊熱鬧儿,請您寬坐,我去叫他去。”紀昀說:“我在皇上跟前坐了半日,也想疏散疏散——你只管忙你的。”牛師爺還殷勤著要帶路,紀昀道:“我已經听見嗩吶遠遠在響,尋聲就能到,你一去這里關門,不好。”

  說著紀昀出了天井,那笙篁鼓吹隔著几重院隱隱傳來。循聲逶迤向東,隔著巡捕廳一個大院落,再向東是轎庫車庫馬廄菜窖,還有專供衙門大伙房用肉的屠宰房,自乾隆駐駕衙門都攆了出去。空落落几處大院破轎爛車什器雜物垛得到處都是,紀昀連穿四重院,踅過一道角門,那嗩吶聲乍然響亮,聒耳震天。看時,是兩部鼓吹,各坐一張八仙桌旁,桌上酒水盤杯狼藉,各有四個吹鼓手戴著孝帽子,都是臉憋得通紅脖子筋漲起老高,俯仰起落死命直吹。一帶居住衙役的矮房前搭著四個席棚,長袍馬褂短打扮,衙役服色號褂子,雜色九等人物吆五喝六,都喝得醉眼迷离。

  紀昀張著眼挨桌搜尋葉天士,卻尋不見。喪主是在衙里站班的,見他進來,起初以為是朋友吊喪,細看是紀昀,嚇了一跳,忙离席出來小跑著上前跪叩請安,說道:“小的柳富貴,犬婦新喪,這里舉哀,惊動老爺有罪。”“生老病死何罪之有?”紀昀乍從華衰廟堂天子駕前到這地處,也覺眼目迷离,自己沒來由攪了人家的場,歉疚地一笑即斂,“听見這邊樂聲哀哀,我是信步走來的——葉天士在么?你和他是親戚?”

  “小的和葉大夫都是揚州人,認了干親。”柳富貴道,“犬婦產后失調纏病几年,有幸認得葉大夫,專門從揚州赶來治病的,誰知她沒福,走半道儿上就去了……”說著便拭淚,“家里不寬裕,送樞回去又得几十兩,就這里發送了算了,只是可怜了我的小孫子了……葉大夫也助了几兩銀子,他老人家也傷心,正在樞前哭呢!”

  紀昀順靈棚望去,紙花白幡間圍掩靈床,長明燈前供張水陸丰撰瓜果俱全。那少婦只可在二十仿佛年紀,卻被葉天士揭了臉上遮天紙,伏在身邊痛哭流涕。几個守靈人看去都是死者長親和娘家人,見葉天士這般如喪考妣,僻踊大哭摟身抱頭看著個年輕死女人,個個心里厭憎面現尷尬,但葉天士是皇家待詔身分,也都只好忍气吞聲。紀昀心里也覺這姓葉的不像話,就是哭自家妻子也不宜這般親切的,見柳富貴端著靈牌過來,料是請自己點神主,摸摸怀里只有二兩銀子,都遞了上去,便提起朱筆。

  “紀大人稍慢!”葉天士突然收淚止哭,拍著膝上灰土過來,對柳富貴道:“你媳婦儿是厥暈,只斷了气,還沒真死。快著,有納鞋底儿的錐子沒有,取來!縫衣針也行!快著,日你媽的愣什么?”

  柳富貴仍舊愣著,連吹鼓手也停了樂,一百多雙眼痴痴茫茫望著這個醫生,像是平地冒出個活鬼。紀昀這才知道葉天士是借哭為名,在那里把脈察診,想起扁鵲虢太子故事,忙道:“快遵醫囑,別遲疑了!”葉天士急得跳腳,說:“快著,多拿些來,越多越好!”

  “啊……啊!”

  柳富貴似明白似糊涂地答應點頭,轉臉就跑進屋里,只听呼呼訇訇稀里嘩啦亂響,也不知是怎樣折騰,卻抱著一把錙女犯人用的錙指鐵簽子出來,說“針錐子都他娘的沒有,這玩藝也是尖的,成不成?”

  “成,將就能用!”葉天士一把劈手奪了過來,摸十几根在手里,就著長明燈焰儿燎燒,直到燙手燙得自己瞅牙咧嘴,才放了供桌遮天紙上,紀昀料他必先扎人中穴的,那葉天士卻連撕帶拽卻先脫死人鞋襪,沖著兩足涌泉穴一穴一簽,咬著牙直攮進去。接著扎刺足三里、尺、關、寸等穴,又叫眾人回避,“嗤”地撕開女人衣襟,雙乳峰下肩頭臂膀下簽就扎,有的連紀昀也認不得什么穴,手法之快如高手擊劍,直令人目不暇接。葉天士一聲不吭,提起筆在黃裱紙上一頓划,說:“抓藥去,這邊煎水等著!”

  柳富貴見媳婦一動不動敞胸露腹裸身在床,實在不好看相,心里狐疑,見儿子呆著發怔,喝斥道:“還不取件衣裳給她蓋上!”遂將藥方交給一個衙役,說:“好兄弟,幫哥子跑一趟。我這會子腿都是軟的。”紀昀一直盯著那少婦,只見似乎顏色不那么蜡黃了,嘴唇因上了胭脂,卻看不出有什么异樣。葉天士喝著茶悠了几步,又看看那女人,將茶杯順手一扔,倒了一杯燒酒,走近靈床,卻仍不向人中下針,兩手一只一個提起耳朵拽了拽,晃得頭動,扳開下巴就把那杯酒灌了進去,接著啪啪兩個耳光,罵著道:“娘的,我就不信你真死了!”

  眾人看著,有的見他作賤死人,心里慍怒,有的希奇,有的掩嘴葫蘆,要笑又不敢。紀昀突然失聲叫道:“醒過來了!”胡富貴一惊,死盯著看時,果然那少婦嚶嚀一聲,似歎息似呻吟又似喘息,星眸微開櫻唇翕動,細若游絲般道:“我……這是在哪儿?……”

  筵席上先是一片死寂,有人喊了一聲:“天醫星,救命王活菩薩!”接著轟然炸了群,所有的人都圍向了葉天士……

  ……紀昀帶著葉天士到簽押房,一邊請牛師爺給葉天士尋新衣服換,一頭知會行宮,說葉天士奉召,立刻進去給皇后看脈。又教他三跪九叩大禮,起揖行讓制度,這是尹繼善教了不知多少遍的,葉天士還是作得差三落四,總歸是教不會。紀昀只好說:“多跪,多磕頭稱是……說話——這個這個……就像沒出閣的女孩子,總之是溫存些好——像你方才治柳富貴儿媳那作派,使到皇后身上,就便治好了病,也沒你的好儿……至于下針用藥,辨證治方,該怎么用藥,那是不必忌諱的——你的醫道我是領教了,君臣分際大如天,我最怕你失儀。”

  “醫病救人要遵醫道,無論貴賤分際一視同仁。所以我藥舖子名儿就叫‘同仁堂’。”葉天士嘬著嘴唇道,“像柳家的那樣,尸厥已經三天,扎扎人中,掐掐印堂,那不叫治病,那叫玩人……紀中堂放心,我著意守禮,權當是給我老子娘看病就是。”他鴉片癮犯了,便忙著尋煙槍,燒煙泡儿。紀昀看著這個有真才實學的活寶,又好笑,又實在擔心他失儀,在旁干叮嚀万囑咐,知道說些空泛禮教等于對牛彈琴,只說:“你這樣想,是在心禮上近了,我說的是禮貌,要表里一樣,望聞問切時當她病人,說話行事要像廟里敬神的香客,是吧?”

  堪堪的說得葉天士“明白”,他煙癮過足,卜義也到了,抬轎喝道揚長而去。紀昀舒了一口气,便赶到北書房來見劉統勳。原想略說几句,親自赶往行宮照應的,不料一進門就一惊,高琠M錢度正在和劉統勳說話!高硠K索纏項,錢度木枷在肩,都裹著黃綾,卻沒有跪,并排坐在木杌子上。劉統勳也不是審案格局,對面在東牆穩几而坐,劉墉側立在旁,黃天霸站得略遠些,不卑不亢垂手待命。高睊度看去气色還好,衣衫整齊,都不顯狼狽,只是一個多月沒剃頭,發辮前都長起寸許來長短發。神色都有點惶惶然,像是兩只小心翼翼怕落進陷餅里的野獸。見紀昀進來,兩個人以為是傳旨處置,乍然間惊得身上一個哆嗦,臉色也變得异常蒼白,都沒有說話。見劉統勳起身讓座,紀昀并無异樣,顏面這才還過原色來。

  “方才見過皇上,皇上叫我過來看看你身子骨儿!”紀昀對劉統勳說道,“葉天士的藥用了可還好?”劉統勳忙道:“葉天士說我是緩病,不急躁不勞累就不要緊。他的藥用了似乎心里清爽些,不那么气悶,也不見有什么奇效。”

  紀昀邊听邊點頭,打量著高錢二人,心中不胜感慨。這是多熟悉的朋友吶,平常見面拉手拍肩詼諧打趣,無話不談,一轉顧間都成了鐵索鋃鐺的階下囚,身分猶如云泥之隔。連說句安慰話,都不知從何說起。

  “叫你們來,就是剛才我說的那些話”,劉統勳臉上卻是毫無表情,“兩個人招供口詞不一,都還在狡辯。不但于事無補,很可能會触發圣上雷霆之怒。你們說我劉統勳不講私交,錯了。乾隆十三年我就查出你高琱s海關私吞私鹽三千二百兩,你詛天咒地誓不再犯,退贓了事,沒有舉劾你;你錢度從李侍堯借銅三万斤,私賣給銅匠,從中取利差价銀子七千兩,我也照此辦理,賠補了事。就此而言,已經不純是私交,是我代友負罪,你們自己不知悔改,索性大肆胡為!”他手指敲敲茶几“兩個人繳的家產贓私不足四万,這和我們查到的實据离得就遠,何況還有許多無帳可查的事!”

  高睊度都不安地動了一下。鐵索木枷略略響動。高盚D:“銀錢帳目焚毀是請旨允准的,我和李侍堯、庄有恭、盧焯、勒敏、鄂善、禮部的尤明堂、死了的訥親互來帳目能記起來的都寫出來呈上了。就算供詞吧,請老大人召來當場對質,也就明白了。”錢度道:“我以官經商,确實有罪,向李侍堯借銅兩次,除了造佛像,其中差价我使了,李侍堯并不知情。京官清苦,許多事應酬不來。這也是無奈,盡自無奈,也是有罪,不求中堂佑庇,但求中堂代奏請死,若能死前當面向皇上謝罪,死也瞑目!”

  紀昀一听便知,二人招供心思不一。高皕Q把事情攪得越大越好,攀連得乾隆信任的臣子盡皆不是好人,弄成“法不制眾”的局面。錢度卻是攬罪于一身,盡量縮小罪名,護著那些有銀錢來往的,指著他們在乾隆跟前替自己開脫。紀昀心里罵高琚妓禮B”,卻也替錢度惋惜,從靴子里抽出煙鍋打火抽煙,想鎮定自己心緒。劉墉在旁說道:“高琣C出与朝中各位大人往來帳目,前后三次,數目、時辰、銀錢用途,不能自圓其說。”劉統勳道:“今天不和他們說這些——我只想告訴你們,天威難測,天恩難負,天度難量。老實將贓銀全數退還國庫,据案定罪,量刑斟酌從寬。我還可從中說話——給你們的時辰不多了。交付刑部,三木五刑之下,恐怕你們消受不起。”

  “是。”錢度艱難地躬身答道。高瓻o道:“就是三木五刑,不清不白加我一身,死了也不服——高琱]要求見皇上,請中堂大人代奏。”劉統勳道:“早就代奏過了,皇上說,每年刑獄入牢的論千論万,顧不過來召見。不過,你二人格外加恩,供單供詞隨案卷直呈御覽。曉嵐大人也在這里,他也知道:“

  二人便目視紀昀,紀昀只點點頭,歎息一聲說道:“自古以來,除了忠奸瓦汗水火不容,政爭中引出的冤獄。主明世清之時這類貪瀆案子,都是自己整垮了自己。你們其實是辜負了皇上的仁德,自蹈火坑。獲罪于天,無所禱也,還是從你們自心認罪靠得住些。你犯罪,求皇上饒恕,視皇上是何等主子?”

  “你們的案子不在南京審。明天分船解回北京,暫押養蜂夾道獄神廟。”劉統勳道:“叫你們過來也為說知這件事。北京你們朋友多,探獄的人也不會少,不要亂鑽刺走門路。認罪招供感動天听,才是唯一的活路。有的人面情上眷顧,心里想著落井下石,就算真想救你們,肯定是無能為力的,只剩了這條窄窄一線生机,要斷送也由你們。”說罷便命黃天霸“帶他們去,仍舊分別拘押!”又對劉墉道:“你把榆林衛呈來陝西布政使克扣災民賑糧的原案文稿,還有布政使阿山的申辯呈文都寫出節略。要送皇上御覽。原文取過我這里,我再看看。”

  紀昀沒有听見他父子說事,望著越去越遠的高琠M錢度的背影,突然想起在高升酒樓和錢度一道掣簽行令呼盧喝雉吃酒的往事,那時都還沒有入仕,身無公務心無牽挂,何其興高采烈,仿佛只展眼間,世事人情面目已經全非……劉統勳叫了兩聲,紀昀才回過神來,笑道:“我是在想,我那邊一個胡中藻案子,一個張老相公案子,還要查一批悖逆文書案子。到你這里,刑名案子錢糧案子,傅睋晱X了遇刺案子。主子這次南行,滿案都是案子,竟比在京還忙十倍!”

  “我已經兩天沒過去給皇上請安了。雖說奉特旨不必天天過去,可這樣忙著臣心里也實在惦記。”劉統勳道:“皇上忙得這樣,你跟著,得勸勸不要太瑣細了。死了劉統勳,還有張統勳李統勳。”他突然覺得礙口說錯了,即時打住,“——咱們一起過行宮去,成么?”紀昀心里索著怕葉天士失儀,笑道:“坐我的大轎吧,走動走動,整日伏案,你照鏡子看看,五十來歲的人,比張衡臣看去還老!”

  二人剛說要走,遠遠見兩個太監扶著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蹣蹣跚跚過來,卻正是張廷玉。“說曹操曹操到”二人几乎同時想起這句話,不禁相視苦笑,心想,這饒舌老頭一開口就若懸河滔滔,又不知會說到什么時辰了。果然,揖讓進屋,張廷玉一落座便開口,說的卻是胡中藻:“……皇上來南京第二天召見我,第三天又親自到我府里看望,都問起胡中藻。又把他的《堅磨生詩鈔》給我看。我回奏皇上,這真正是個首施兩端的小人。他是我取的舉人,鄂西林取的進士,到我眼前說鄂爾泰滿人可气,矯情自大,我說鄂爾泰我們并無芥蒂,你在我跟前講人不好,到人那里必定講我不好。后來不知怎么就不來見我了。這樣無行止無情操的人根本寫不出好詩來!”

  接著,便從頭說起,從堯置“諫鼓謗木”,到孔子誅少正卯,西周文王制裁异端邪說立“誹謗律”,一直論到南朝文人“輕薄”君主,隋唐五代詩文“謗君罵世”……他精神矍爍,也真精熟掌故好記性,結論卻甚奇特“元代享國日短,就是君主不留心民間邪說橫流,把詩文曲賦視為小道不足一顧,所以漸漸蠱亂了人心,亂風一起,四方響應,就不可收拾,蒙古人到元代亡國也沒有弄清楚,馬上可以打天下,不可以治天下!世道人心豈可以等閒小事視之哉!”接著,又講“諫与謗之別”,什么是“歸美于君親”“存誠正于心”……劉統勳有案卷在手,還可以邊瀏覽邊“嗯”著听。只可怜了紀昀,一個飽讀經史修著四庫全書的文臣首領,硬著頭皮听先生講“三字經”。

  張廷玉在總督衙門給兩個軍机大臣說古記,葉天上給皇后看病出了點麻煩。歷來太醫給后妃看病,規矩是太醫跪在榻外木杌子上,隔帷只伸手出來,凝神撫脈反复思量,然后肅躬退出斟酌方案,交皇帝看了無話,用藥了事。

  他打定多磕頭多行禮,“說話像女人”的宗旨,開初見乾隆也甚融洽,待到看脈,“木色”立刻掩飾不住,切了右脈扶左脈,一時搖頭自語喃喃不知說些甚么,一時又沉吟搖頭,放個皇后手臂,過來就給乾隆磕頭,搗蒜价也不計其數。乾隆倒也不厭這樣的人,笑謂弘晝:“你看,這還是元長調教出來的,進門就磕頭,磕頭不論數儿!”弘晝也笑,說道:“磕頭多大禮就不錯,這准是紀曉嵐教的。”葉天士口無忌諱,說道:“紀大人還叫小的說話像女人一樣,這一條真的作不到——小人想稟皇上,要看看皇后娘娘气色,說几句話。問一問病——不知皇上肯不肯恩允?”

  乾隆弘晝听紀昀的“要像女人”正在發笑,听他要“恩允”這許多事,都微怔了一下。弘晝道:“皇后娘娘除了病危病急,歷來只是看脈治病。你怎么這么格外?太醫院的醫正太醫也沒有你這許多羅皂。”

  “單就切脈,我看娘娘已是症在腸胃。”葉天士連頭也顧不得磕了,直撅撅說道:“醫者四妙,謂之神、圣、工、巧。望而知之謂之神;聞而知之謂之圣;問而知之謂之工;切脈而知之謂之巧。四妙少了一妙,就不是良醫。望、聞、問一概沒有,他就是華佗,也只是逞能,拿別人的病試他的運气。我投拜過一個名醫,他用五根絲線縛了病人脈,切診脈象,說是“懸絲診脈”。大抵富貴人的病,一是胃气弱飲食欠妥,男的說他個暴飲暴食,女的說她個惜福節食,損胃傷脾那是必定的,胃脾傷損,心火上眩,命門下衰,循這個理說症候,永不會說錯了。二是淫恣無度,傷了腎,腎傷損志,腎水遭傷,肝火必旺,精神萎靡夜不能眠,肝淤不化暴躁難制,女的說她個呻吟不絕……也是永不會說錯的。我想試師傅能耐,抱了一只羊縛起,他也那么胡謅一通!這不是拿人命鬧著玩儿?望聞問切,缺一不可,何況缺了三項!或許小的學藝不精,比不及太醫本領。皇上身邊有的是太醫,請他們豈不更便當?”

  他這篇高論,前頭說的頭頭是道,并無桀謬之處。毛病在最后一句,在皇帝面前擺起名醫架子,直是搶白乾隆。乾隆听他“縛羊”的話正笑,倏地變了臉。弘晝喝道:“葉大士你有狂疾么?怎么這樣和皇上說話?”乾隆道:“食毛踐土之輩,誰不知以忠孝為先,你和你父母就是這樣說話?!”

  “皇上,王爺,醫有六不治。”葉天士上了牛脾气,什么學女人當香客統忘得精光,立即頂了上來,“醫者易也,隨病行藥千變万化。七里八表浮、芤、滑、實、弦、緊、洪、微、沉、緩、牆、遲、伙、濡、弱。不但隨人而异,還隨四時不同。春弦夏斂秋毛冬石。現在是秋天,皇后的脈象看似‘浮’,其實是輕靈,換在別的季節,那就是浮脈!治病打仗一個道理。統率六軍戰病,所以信巫不信醫不治,形彌不能眼藥不治,藏气不足不治,衣食不适不治,輕身重財不治。驕恣不論理在六不治之首——懂了吧?”

  仍舊是說起病事鞭辟入里,稍帶出人事半竅不通,而且直指乾隆“驕恣不論理”,像老子訓儿子問“懂了吧?”弘晝見乾隆臉色愈來愈陰沉,知道雷霆大怒就要發作,抓耳搔腮思量著解勸。皇后在里間聲气朗朗說道:“皇上,賞他醫金,叫他去吧,我的病不要緊,你也不值生气的!”乾隆猶未答話,葉天士聆聲辨音,跪著梗著脖子問道:“娘娘娘娘!就算不叫小的‘望’,問您几句成不?”

  皇后不言語。

  “午后溫燒,眩暈,可是有的?”

  “夜夢惊悸,作噩夢,通夜不安,可是有的?”

  “早起心跳,辰時后胸悶不适,可是有的?”

  “……有的……”

  “夜間盜汗,前胸后背都濕,經癸月月后遲,隔三月又反提前,癸水不時,卻又不痛經,可是有的?”

  “有的……連前頭說的,都是有的……”

  葉天士低下了頭,手指頭摳著磚縫,喃喃吶吶不知說些什么。乾隆和弘晝看著這個怪人,都覺得有點不好收場。葉天士已恢复了平常神態,仍是不住點地磕頭,說道:“皇上啊,王爺呀!我這人一見病人就暈頭,想著自己就是個皇上了……”他突然變得可怜兮兮的,磕著頭說:“我可真是想治病的呀——不叫‘望’,就不望吧……我寫兩個方子,頭一個服三天,停一天半,連飲食也停了最好,娘娘覺得十分胃口好,想吃,再用第二個方子,吃過藥兩個時辰,緩進飲食。千万不要自誤,千万不要信庸醫的話……”磕著頭又問:“娘娘瘦吧?臉色不黃是吧?”

  乾隆此時已知,此人一心一身都在醫術治病上,于世路宦情半竅不通。听他說“想吃”,“自己就是皇上”這些大不敬言語,也沒有再生气,只淡淡說道:“瘦,面色還好。你且寫方子,但愿你不自誤才好。”

  一時藥方呈上來,第二個方子尋常,只是當歸、黃□、黃芹、山楂片、枳子、蟬蛻,還特加一句“此方用過一月,再吃高麗參”。頭一個方子卻与眾不同,除了甘草、銀翹,還有西蕃蓮葉三錢、麻黃一分、積石一分、曼陀羅花一分,用量雖微,卻都是通常所謂“虎狼之藥”,乾隆看了,默不言聲把方子交給弘晝。弘晝看了也不敢妄說一句話。

  “賞他二十兩銀子。”乾隆說道,“葉天士你退下吧!”

  葉天士這里磕頭領賞,乾隆見他要走,又問:“頭一個方子是瀉的,第二個是補的。你沒有弄顛倒了吧?”葉天士忙又磕頭,說道:“沒有弄顛倒,信不信田皇上!”

  他仍舊是禮貌過于繁瑣,言語過于無禮,乾隆也拿他沒法子,不禁一笑,弘晝擺手道:“去吧去吧!”葉天士又一磕頭去了。乾隆便進里屋,揭開帷帳,見皇后掙著要起身,忙按住了,替她掖掖被角,枕頭墊得平整了問道:“你怎么樣?這會子可好些?還是頭暈心悶的么?”

  “不妨事的。只暈慣了,一年到頭就這樣儿。”皇后笑道:“別看我病,這几日你沒离這書房,一輩子難得心里舒展。听你在外頭見人,你高興我也歡喜,你憂愁發怒,我就想你仁德聰明,總歸有法子的。离著你這么近,這么長時日,真是難得的。”乾隆道:“赶咱們回北京,你移住到養心殿,夏天到圓明園,你也住到我里間,這叫憂患喜幸与共——你覺得這個葉天士醫道怎么樣?他是山野之人不習禮儀,說話乖謬處多,可以一笑了之的。”皇后搖頭著:“這是個有真本領的。他看好的病人多,不講禮數,尋常人家不計較,慣成了說話沒分寸的坏性子。皇上別惱他,這人只是嘴碎,沒有歹心眼儿……”

  乾隆一笑,說道:“他有几句話,放到別人說,當場就打殺了。我听得真想摑他耳光,后來也不惱他了。曹操殺華佗,我好學曹阿瞞?——不過,他的方子用藥太膽大,我還是要交太醫院,讓太醫們斟酌一下,叫太監們試試,沒有大妨礙然后你用——還有,老五上回說的魏佳氏的事,你也甭著急,老五已經保護起來母子平安,等回北京,孩子抱過來你親自撫養。總歸宮里有家賊,家賊鬧家務,哪朝哪代都有的,看准了再懲辦,懲辦就不輕饒,這是你的話,朕听你的就是了。”

  弘晝在外听這帝后夫妻絮語對話如琴瑟調和,一片都是仁德溫馨,心下也是十分感動,隔著紗幕躬身說道:“娘娘放心,我福晉到靈谷寺給您抽簽,是上上大吉的簽。傅琣b外遇惊無險簽上也都說了,老五這回來南京,是因為闖宮奪阿哥,自知有罪,娘娘不計較,我更放心。還有樁子祥瑞,無錫孫家橋有棵老愧樹,已經枯死了,今年忽然枝葉繁茂,更奇的是:老樹僅上冒出一叢迎春花,人家說這叫“老槐抱春”。過了正月十五,春暖花開,您的災星也退了,娘娘陪皇上奉著老佛爺一道儿觀賞去!”

  “五叔是個放達人。闖宮的事我不但不計較,還感激你呢?”皇后隔紗幕說道,她的聲气一時變得分外柔弱“皇上國事忙,阿哥們將來指靠五叔的時辰多著呢,老槐逢春抱樹又長,不算稀奇,就算祥瑞,原沒有去無錫的打算,御駕一動,得惊動多少人,花多少銀子?你該勸皇上別去才是。”弘晝笑道,“南巡是盛典,枯木逢春又槐抱迎春花,不去看看,豈不辜負了上蒼賜的祥瑞?銀子花不了多少,就是花了,也還是散到百姓家了,娘娘只是個太心細。”皇后听了無話,半晌說道:“叫五嬸常進來,我們妯娌們多說說話儿解悶。”

  一時弘晝便辭出來,乾隆坐得久了,也想走動走動,和他聯袂出了行宮正寢側書房,沿莫愁湖西岸徐徐散步。

  “老五,”乾隆望著碧波浩渺的湖水,一邊信步走著,問道:“這里只有我倆兄弟,天下億兆人民,論親情無過你我。睞娘的事,你看是哪個女人作耗?”

  弘晝眯縫著眼,似乎水光有些刺目,眨動了兩下,舔舔嘴唇說道:“難說……您知道,我是個散漫人,國事家務都不大理會。這次事到臨頭,急了眼,先護住阿哥再說。倒不是真的疑鈕主儿,那拉主儿跟您南下,她不在北京,說她預有安排,不但未必有這膽,也未必有這心智,我想,也不一定就是女人,太監們小人心性儿,和哪個貴主儿心里過不去,造作事端嫁禍于人也是有的……皇上,這事查是要查的,和處置國務一樣,得小心著點,弄不好出冤案,后世演出大清的狸貓換太子戲,不好看的。明武宗也出過這种事,不好听。娘娘是個最賢德圣明的,她身子骨儿好,您就沒有內憂;阿佳傅睄B統勳尹繼善紀昀,都是良臣,各自料理好差使,傅痝o一仗再打漂亮,您就沒有外憂。清官難斷家務事,清楚不了糊涂了,防緊些子就是了。”

  乾隆听了點頭,說道:“好兄弟,說的是。易瑛的事已經完了,大小金川我看也容易辦,傅盚J刺,朵云來哭秦庭。足證莎羅奔已經心里慌亂。文事武備,我都盡了最大的力,有人上請安折本,說如今國運如日中天。但‘日中而仄’可不警惕?所以,要把‘极盛’的峰尖拔得再高些,一直精進求治,一直到不了這個峰尖,你想,一旦到了山頂,一覽眾山小,無淪朝哪邊邁步,都是下坡道儿啊!”

  一陣秋風掠湖而過,遠處胜棋樓、垂釣台回廊曲折,粉牆碧瓦秀亭紅閣一折一折的倒影在湖面上蕩動,滿眼白茫茫水天之間,大片老荷半枯的扇葉半卷起來隨波翻涌,和著水聲沙沙刷刷澹澹泊泊響成一片,湖水清澈見底,連湖底的木藻也在搖蕩,深邃得像墨染的霧。

  “秋高了,風都帶了透骨的涼意。”弘晝看了看行宮門口。那里等著乾隆接見的臣子們已經瞧見他兩兄弟,黑鴉鴉跪了一大片。弘晝道:“等著皇上料理的事太多了,請皇上務必節勞榮養。事大役艱,時移世易,万几宸翰,都在皇上肩頭。”

  乾隆站在楊柳樹下,任秋風撩著袍子擺角,似悲似喜地看著湖水動蕩,良久說道:“天步艱難,我知道。天步艱難也要走下去……不要緊,還是要走下去的……”

  弘晝沒有說話,行宮的銅馬在風中叮咚作響,漣漪秋波一浪接一浪拍岸涌來,忘神之間仿佛又覺湖水沒有動蕩,像是湖岸在逆水而進似的……

  “你去吧,”乾隆說道,“叫他們依官序進來見我。”

                        1995年12月9日于宛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