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二十 吳省欽欺友戲姍姍 福康安豪奢周公廟


  吳省欽几個人當晚為劉保琪餞行吃酒,直到起更時方散。翰林院歷來是個熬夜當差衙門,六部里票擬出來的文告,經軍机處批轉,發到翰林院,掌院學士分派翰林起草正式文書。有點類似我們今日的文辦秘書,分給誰,誰就自己操心打熬寫稿,衙門里積習既深,人人各自為政,几乎沒有點卯到衙應差這一說。吳省欽不善飲,早上睡了個回籠覺,起來時已不知什么時辰,揉揉惺松的眼隔窗看日影,那天卻陰了,爬起身懶懶洗漱了,問家人才知道已過已正。衙門是不宜再去了,在家又無事可作,對著鏡子相了相,梳梳辮子又抹了點蛤蚧油,上下打量自己半晌,拽拽衣襟便踱出來。
  他家住在紅果園,在京師是個偏僻地儿,出門就是一大片菜園,一畦畦的蘿卜蔓菁菁汪汪的接出去,直到遠處一座破廟前。灰暗的天穹秋云疊磊追逐,映得景色一片黯淡,小街上連行人也极稀少。吳省欽想想沒地方消遣,踅身向南,到一處新建的四合院門首——這是方令誠的宅子。方令誠一舉高中,他的乃兄一高興,從山西票號上頭一票轉過來三万兩銀子,就在這里起了府第,原在槐樹斜街還有一處,家人還沒有全搬過來。全翰林院都知道,方令誠是比吳省欽還要闊的財東哥儿——他在門洞里拍輔首銜環打得山響,半晌才听里邊一個女孩聲气問道:“誰呀?”
  “是我。”
  “你是誰?”
  “我是吳省欽。”
  “吳省欽?”那女孩隔門沉吟片刻,說道,“家里沒人,吳先生請先回步,后晌我們大人才得回來呢!”
  吳省欽一笑,正要回步,忽然心一動,說道:“你是芳草姑娘吧?你不是人么?我是吳大人吶,上回給你買尺頭的那個,忘了?”
  門“呀”地一聲開了,一個十一二歲的小辮儿丫頭站在門洞里,笑道:“您就說吳大人不就結了,說什么省欽不省欽的,我們下人誰知道呢?”吳省欽見她天真可愛嬌憨可掬,一頭往里走一手輕擰她臉蛋一把,口中說道:“我那里還有更好的留給你哩!我贏了怡王爺小世子一大把金瓜子儿,金子不稀罕,難得成色好,正陽門大廊廟銀舖待詔給打了几件首飾,回頭賞你。如今我們是街坊,你去我府送東西就取來了!”說著進上房,一屁股坐了椅上蹺起二郎腿道:“有好茶上一盅!”
  那芳草還在孩提問,听見賞她物事,喜得眉開眼笑,腳不點地忙著伏待,擰了手中又倒茶,用雞毛撣子撣他腳面上的塵土。吳省欽只是笑,啜茶問道:“家里都誰在這邊,怎么這么冷清的?你們老爺這會子哪去了?”芳草笑道:“老爺一大早就出去了,說是會了曹大人去見劉羅鍋子。家里大老爺來信,說要帶二老爺沒過門的太太來京,這邊家里人都去七步街那邊拾掇房子安家具了,就留下我和姨奶奶在家……”吳省欽問道:“姨奶奶呢?”
  “在西廂房里呢!”芳草儿指指屋外窗西,抿嘴儿一哂小聲說道,“告訴吳大人一句話,老爺要娶太太,二姨奶奶不喜歡呢!方才要了花樣子說要描一描,這會子也不知在作什么……”
  方令誠在老家的正配要來京,吳省欽早听說了的,倒沒想到這么快的。芳草儿這一說,吳省欽便有點意馬心猿收拴不住。起身在屋里兜擰了兩匝,說道:“上次我請姨太太給我繡的煙荷包儿,不知繡好了沒有?我去瞧瞧……”說著便出來,至西廂一把推開門,笑道:“嫂夫人清靜,好悠閒的!”
  “是吳家兄弟呀!”那婦人盤膝伏在炕桌上正描花樣子,不防有人進來,抬頭見是吳省欽,怔了一下,臉上綻出笑來,說道:“他一大早就出去了,說是去見劉墉中堂。你不知道么?你們昨晚不在一處灌的黃湯么?”
  方家住在槐樹斜街時,吳省欽就是常客,三天兩頭踢破門檻來攪扰。那姍姍煙花下塵出身,風月場上熬打出來的練家子,自然早瞧科了吳省欽的捱光手段,因也喜他人才相貌倜儻風流。但她是從良了的人,自有一份体尊,因見吳省欽一雙眼嬉眯著上下打量自己,才見自家赤著腳,姍姍不禁紅了臉,從炕頭扯過襪子,訕訕地往小腳上套時,吳省欽笑著道:“原來年兄去了軍机處?劉墉只曉得指揮黃天霸的徒弟們拿人,敲板子審案,叫他去做么子生呢?——呀,這襪子上繡的花几真好!我瞧瞧這花樣儿……”說著就上前扯過一只,展開來嘖嘖夸羡,湊到鼻子上嗅,說道,“好香……”順手遞回來,有意無意在她腳面上一捻,“嫂夫人這天足倒可人儿的,這么到街上走,一准儿瞧你是個活觀音,滿洲姑奶奶……”又沖姍姍點頭笑著,只是惊歎嗟訝,卻不肯再湊邊輕薄。
  “你這人呀……”姍姍被他撩戲得滿面飛紅,突然見收科,一本正經的模樣,一閃眼才見是芳草儿提著茶壺過來,這方明白了,“嗤”地一笑,也換了正容,說道:“你老成一點坐一邊說話儿,如今也是做了官的人,還跟當孝廉時一個模樣?——你的荷包儿還沒繡呢,紫棠色的配上掐金線挖出云朵儿才好看,我們的金線都在那院里沒有搬過來——芳草儿,那邊是陳茶,挨著花瓶儿那一盒是家里大老爺送的新秋茶,給吳大人斟上。”
  芳草儿忙答應著換茶沖沏了捧上,吳省欽一頭夸獎“這丫頭伶俐”,又道:“芳草儿這就去,到我府里去取金線,還有告訴李貴——你認得他的——二舅奶奶昨個送來那兩丈哆囉呢也取過來,賞給你做身冬裝,管取又展樣又大方的。”那丫頭便看姍姍,姍姍笑道:“你老爺和吳大人相与得兄弟一樣,還不謝賞——快去快回!”芳草儿哪里懂他們心思?謝了賞歡天喜地去了。吳省欽看著她掩門出去,轉臉對姍柵一笑,間道:“怎么瞧著你不歡喜?是不是方家嫂子要來了,犯醋味么?”
  “犯的什么醋味?”姍姍被他說中心思,冷笑一聲,又歎道,“我這號牌名上的,配么?這是明媒正娶,我也不能攔著。”說著便覺眼圈儿紅紅的,輕輕拭著,“我也想透了,左不過這是我的命罷了……當初海誓山盟的,我的那個師姐你也認的,說她在行院二十年,什么人色都見過,世上最靠不住的就是舉人秀才,宁跟光棍隔檁,不跟秀才隔院。秀才舉人起誓比下三堂子野雞還不值錢……我瞧他是至誠人,想著能有三五年好光景也就知足了,誰知竟也不能……娶妻是正經事,我也沒法攔著,听外頭王媽媽說,他跟我好時,和郭惜惜也有一腳……”
  吳省欽暗自一笑,覺得姍姍太痴了,不但方令誠,就是他在下,何嘗和郭惜惜沒有一腳?想自想,口中卻道:“嫂夫人一筆抹倒了我們了,其實我就是好人呢……”他向外邊覷了一眼,湊近了姍姍,几乎是耳語說道,“我早就仰慕你,就是……不敢說,叫方兄搶了先……這個孽債沒法補……”說著便取那花樣儿,就便在她腕上捘一把。
  “你也不是好人!”姍姍紅著臉一把打開他手,啐了一口正要說話,外邊一陣風颯然而過,涼雨隨即洒下,沙沙聲打得滿院細碎聲響,天低云暗更罩得西廂幽深僻靜,听姍姍說:“你吃花酒一夜三個女人陪著,以為我不知道?你……”
  她還要說,吳省欽已經欲火炎沖按捺不得,騰身上炕緊緊摟住了,輕輕在她額頭、腮邊連連吻印了,見她不甚拒攔,就做了咀儿咂唔,含糊不清說道:“別听惠同濟胡唚……我……睡一百個女人,心里想的只你一個……你看這天,這云,這雨……不是天作緣分撮合我們么?”又道,“令誠妻子來了更好……咱們就能長長遠遠了……”
  那姍姍本就是堂子里出來的,嫁得了方令誠,又是望族子弟,又青年高第得意,原本一腔白頭偕老心志,不料入門不久就有迎娶正妻這事出來,又疑方令城在外沾花惹草,怨恚之心既生,妓女本性便也按捺不得。吳省欽當舉子時二人就相熟,原也喜他溫存嬉和,此刻外間晦色如瞑、秋云漠漠下飄雨如霰,又經吳省欽再三挑逗,面情、性情、報复幽怨諸种情愫交織紛來……由著吳省欽輕薄了一陣子,也已情濃興至。她閉眼呀呀喘息著,被揉搓得軟泥一般,一手伸出摩掌吳省欽襠下,一手拽了吳省欽手腕向自己襟下讓他撫摸雙乳……口中道:“還不就那么回事……你就……來吧……”
  吳省欽淫笑一聲,老鷹搏兔般全身扑了上去,自己解縛又慌亂無措地解姍姍鈕子腰帶小衣,兩具熱肉貼身更其情熱欲炎,就炕上滾成一團,釵儿釧儿小衣針線笸籮……一并被散落得滿炕都是……
  ……一時云散雨收,二人各自心滿意足整衣起身。吳省欽倒一杯熱水喝了,一邊幫姍姍整理物什,小聲笑問:“娘子況味如何?”姍姍紅著臉只不言語,吳省欽道:“我听惠同濟說,十個女的九個肯,只怕男的嘴不穩。你放心,我的嘴上自來生著封條呢!”姍姍道:“惠同濟瞧著那么老實,原來也這么坏……唉……總是我命苦就是了——你把棋盤擺出來,下棋裝個幌子,看有人來或者芳草回來,瞧什么樣儿呢?”
  “是是是……還是你想的周倒。”吳省欽笑嘻嘻的,當下就擺棋,二人布局對奔,吳省欽一邊著子儿,問道:“方年兄去見劉墉,沒說什么事么?”
  姍姍打火抽了几口水煙,心思才全定到棋上,一邊呼嚕嚕吸煙,著子儿笑道:“這些事他從來不說,我也不問。還是那日曹大人來,我做針線隔壁听了几句,說有個叫劉全的在園工上頭貪污銀子。大概劉全這人是個不好惹的角色,他們合計著要密地里查勘,要扳倒他呢!”
  吳省欽拈著棋子的手顫了一下。他万万沒想到曹錫寶和方令誠不哼不哈,在下頭干這樣大事!見姍姍詫异地看自己,忙道:“這個角你要做劫,須得補一著的了……”又問:“听這意思,是劉大人給他們主持了?”
  “我不知道。”姍姍搖頭皺眉,“我自己的事還顧不過來呢!听說的意思,是姓劉的蓋房子違了制度,我不懂得這和貪銀子是哪碼子事,蓋房子又有什么制度了?”
  吳省欽偏頭看著棋盤故作沉吟想招儿,其實滿心已經在想這件“大事”,怪道的昨個儿劉保琪一說要到和府,方令誠和曹錫寶便异口同聲:“去等著,給你送行!”——原來要去和家探虛實!劉墉顒琰阿桂諸人与和珅不睦,在衙門里時有耳聞,但和珅如今炎威如日中天,于敏中紀昀阿桂李侍堯……這些炙手可熱的權貴一個個都被他整得人仰馬翻。劉墉雖是軍机大臣,其實只管著一個刑部,在乾隆面前遠沒有于敏中阿桂靈光,他竟敢慫恿曹錫寶這些微末小吏告和珅的刁狀?想想不可思議,卻又似乎是真的。隱隱中吳省欽還有一股醋味——要真的弄倒了劉全,頭一個連帶的就是和珅,和珅他不是個干淨人,一旦扳倒就牆倒眾人推,這大功勞竟沒想到他吳省欽!這人……可怎么說?……他吁了一口气,胡亂走著子儿還要再問,听見大門響,接著便是叭嘰叭嘰的腳步聲,便見芳草儿打著雨傘,腋下夾著個油布包裹,小跑著進院直奔西廂,撒花褲腳已經淋得精濕。吳省欽笑問道:“都取來了么?到底是孩子,也不曉得避一陣子,等雨小點再回來就不成么?”
  “都取來了……”芳草儿凍得手臉都發紅,兀自喘吁吁的,“李貴也不知道金線在哪里,和何嫂搗騰了半日才尋著了,又找油布包儿,要不然早回來了呢——大人家离這儿可真近……”說著便就炕上抖那包儿。二人會意一笑,方自暗里慶幸,冷丁的听芳草儿惊叫一聲:“我的娘,這是啥子東西?粘乎乎清鼻涕似的一大攤!”
  二人都是一惊,盯著看時不禁愕然,原來是方才二人滿炕滾時流淌出來的物事,匆忙收拾又不留心,竟在南炕沿遺下了巴掌大一片,給芳草儿一把抓個正著!芳草儿捻著手指猶自詫异說:“哪來的這東西?冰涼膠粘的敢情是痰!”她忽然看見,指著吳省欽袍擺道:“大人你袍子上也沾的有……你別動,我給你用布擦了……”說著便忙乎。
  吳省欽姍姍對望一眼,姍姍啐一口道:“怕是咱們那只老狸貓拉的吧,方才它在那臥呢!還不赶緊給吳大人拾掇……看你衣裳都污了……”吳省欽笑嘻嘻的,站著等芳草儿收拾干淨了,從袖子里取出一塊銀子,約可二兩多一點,丟給芳草儿,道:“我跟前兩個丫頭,比她還大一點,總不及這丫頭聰明懂事,這點銀子賞你了。”像猛地想起什么,又道,“忘干淨了——同鄉會印結局今儿要來分年例,送炭敬呢!”向姍姍使個眼色,“有什么事你只管使芳草儿到我府里去說……”打起雨傘一徑去了。
  ……這場秋雨纏纏綿綿直下了半月,只苦了劉保琪一行。當日下午自潞河驛离京,自有方令誠曹錫寶,還有在軍机處、四庫書房諸同事同年設酒郊送。离京走高碑店,過保定,由石家庄西入太行、行娘子關又南進井徑、繞出孟津渡黃河,又行六十里到洛陽下站。正是深秋季節,偏逢如此天气,真個涼雨如凍膏漫撒,川澗潦水与道路伴行,連同隨帶的師爺、伴當、長隨、清客相公、使喚丫頭,還有同行的丁伯熙敬朝閣乃及內務府差去給錢灃送藥的太監趙不成,八名轎伕都在內,也有三十人出頭。本來這時候走道是一年中最好季節,太行道万峰壁立,老秋之色万紫千紅,不冷不熱的极好赶路,此刻卻都淹沉在煙霾愁云、凄迷風雨之中。一行人在太行古道穿行七八日,像在幽深的隧洞中游走。直到過了黃河入邙山界,雖然也還是“山”,但險要峻拔已不能与太行同日而語,千溝万壑都隱在黃土坡下,形如龜背婉若長蛇的土岭都不甚高大,且极少見連綿接陌的高大喬木,道路上瞭望環顧,但覺視野開闊地遠天高,迥异于山西境內危崖嵯峨虎嘯猿啼景致。
  洛陽為中原大郡名城,九朝故都胜地,其治化沿革比省城開封還要煙霞鼎盛些,也許正為有此位份聲望,加上此城水舟陸車人口輻輳且為中原向川陝湘鄂的通衢之樞,所以雖然仍是府治,卻不用“洛陽府”,開府為“河南府”———來顯得体制尊大,二來也有為洛陽之尊避諱的意思——這是寫書人無妄之思,也不在話下。
  劉保琪是赴任過路官員,在洛陽沒有熟人故交,因也就不事張揚,悄沒聲地從東門入城,瞻仰了“孔子問禮處”,從西城出去,在周公廟南的洛陽驛站下歇。按清時各省學政為從三品官員,雖受巡撫節制,卻和藩司、桌司一樣各自開衙治事,統管全省文宣教化并主持鄉府試及各地書院——有這個權柄位份,其流品就与藩桌二司在軒輊之間,也算省中方面大員。其時洛陽驛中過往官員不多,古今通例所有官家館舍一個樣,誰的官大誰就住最好的房。他們一行一進驛館,亮引子登記,驛丞典史二話不說,就將劉保琪安置在上房——一明兩暗三間通廈、廂房耳房四合一的天井院應有盡有,那驛丞是個矮胖子,長著個极顯眼的酒糟鼻子,披著油衣前后招呼,上下人等各按位份安置,一頭吩咐升火造飯,又叫:“把大鍋點起火來燒水,壺里放上姜片燒茶,給劉大人祛寒!”劉保琪從京官里熬出來的,清苦慣了,見他忙著張羅,倒不過意的,看看時辰,大約剛剛午錯,招手叫了驛丞進房說道:“我們在白馬寺撞過一頓齋,這頓飯就甭費事了。這天气出去來買菜蔬也不容易——還沒請教你貴姓、台甫?”
  “不敢,卑職叫曹嘉禾。”那驛丞忙賠笑,打千儿,回道,“這是大人分例上的,也是卑職的差使,不敢輕慢的……福大帥就在洛陽,他老人家以軍法治驛,耽誤了差使可不得了……這下雨大儿,又賊冷的,大人先喝口姜湯暖和暖和身子,洗洗腳,吃過飯大陰好睡覺,解過乏來明儿好赶道儿,是啵?”
  听他稱福康安“老人家”,劉保琪不禁一笑。說道:“我在轎里其實不冷,倒是難為了那些人。還有轎伕,得弄點結實飯,才好有气力抬轎。”曹嘉禾笑得眼鼻子擠到一處,連連呵腰稱是,又道:“有,有,現成的牛肉,管飽……”劉保琪不待他說完又問:“福大帥住在城里么?”
  “不——在!”曹嘉禾笑道,“他老人家住香山寺,專門在寺外造的行轅——听說這就要進京了,咱們洛陽老百姓士紳們正合計著送万民傘,攀轅留駕呢?”劉保琪笑著點頭,說道:“這都是一應常例。”曹嘉禾搖頭,說道:“是真的,不是虛應故事儿,福大帥住這儿真是洛陽人的福气,一宗儿,往年百姓虧欠官府的賦全免,欠賦追比吃官司的全放。監獄都几乎放空了,劫道奸殺的又全殺。有几個貪賄的官,省里還要保,福大帥在椅子上閉著眼手一擺,又是全罷……今后三年的捐又請旨全蠲——如今洛陽百姓話說是,沒匪沒賊沒官!”
  劉保琪大笑,說道:“政簡訟平大同世界,這几個‘全’大有意思!怪道的洛陽人愛他……這么著,恐怕官吏們未必喜歡的。”曹嘉禾笑道:“那是自然,有人歡喜就有人愁。福大帥千宗万宗儿都好,只是難侍候。官員們怕他,又不敢离他,府台、二府洛陽縣令他們都搬到關林去辦事,一叫就到聞風即動——平日偌大威風,如今都像——童養媳婦怕婆子似的,香山寺里福爺打個噴嚏,洛陽城里下大雨呢!”說罷又一歎,“天下州府這么多,各府里都有個福大帥,那該多好!”
  這也是一番見識,劉保琪卻不以為然。福康安真正令他佩服的只有兩條,一是身為帝親貴介,不肯躺在乃父傅琲漸\勞本上安逸享受,努力振作自己掙功名;再就是能帶兵能打仗,机變百出又身先士卒,凡出兵征剿從沒有失手的——他在洛陽這一套,其實是依仗了皇帝寵信呵護,拿著朝廷不心疼的銀子往一郡百姓身上揮霍,無論怎樣品咂,只是個痛快,和他帶兵賞罰一個味道,“天下州縣”都照此辦理,几天就會把國庫弄個精光……這份心思卻不便對姓曹的說,因一笑說道:“你說的是,多有几個福四爺就好了。我身上帶的有他的信,還要渴見一下四爺呢!——這外邊是洛水吧?我要出去看看雨景儿。”說罷,也不帶從人,徑自出了驛站。
  周公廟建在邙山的崗埠上,從驛站出來一帶斜坡下臨洛水,站在驛站門口就能鳥瞰洛水全景。劉保琪油衣外裹著蓑衣,腳下踩著木履,渾身風雨不透,站著觀覽,只見雨地里茫蒼蒼碧幽幽一灣大河緩緩流淌,岸邊垂楊柳在秉霧樣的細雨中搖曳擺蕩,河面也被霾煙似的水气籠罩了,渡口、漁舟、航船都朦朦朧朧的不甚清晰,看去像一幅年代久遠了的水墨畫儿,甚是蒼涼悠遠,因要覓望天津橋,雨鎖煙閉的,哪里能夠?沉吟著,劉保琪沿坡踱下去,渡口老艄公指點,才見這座天下聞名的橋影影綽綽坐落在河南岸的淺灘上,秋汛水漲才漫到橋基下邊,上有亭角飛檐翹翅,也都半隱半現在洶涌波濤中,回望周公廟和驛站,紅牆碧瓦也都隱在斑斕的草樹間惝恍不定。站在這樣的景致里,真好像天地混茫成一片,宇宙中只留下了他獨自一個畸零過客。劉保琪倏地想起了家鄉,此刻老母是倚閭盼子,還是在做針線?轉念又思到貴州關河遙遠道途多艱,忽又憶起老師紀昀,在荒寒万里的新疆如何打發光景?他在宦途上尚算順利,但眼看著李侍堯、于敏中和紀昀一個個逸散沉浮,轉念之間去國怀鄉之情又成憂讒畏譏思緒,已不覺垂下淚來,眼前一片模糊,河流波波仿佛在倒涌,堤岸在無聲地向河中推進……他已經完全忘神了。不知過了多久,劉保琪自失地一笑轉回身,沿著長堤蹈蹈留連,直到天色向昏,看各舟上裊裊升起炊煙,才踅身回驛站來,才發覺雨水已浸透重衣。因見瀟瀟漾漾的雨中,几十個驛丁都在內院忙碌,二門口也增添了四個戈什哈,一律都是六品武官服色。披著油衣按刀挺立,門神也似一動不動,覷著瞧內院,也不見自己的從人,人們似乎在搬運什么家什。劉保琪正自心下納罕,見自己的跟班蔡鐵栓從東院里匆匆出來,跑得腳下泥水四濺到跟前說道:“學台大人……咱們搬到東院去了……福大帥今晚要歇這驛站……”
  “這可真是說曹操曹操到。”劉保琪看那勢派,心中已猜個八九不离十,口里漫聲應著要轉身,曹嘉禾已經從二門里風風火火跑出來,仍舊一臉是笑,把中間鼻子擠得像個沒熟透的大草莓,吸溜著搓手連連道歉:“大帥今個儿進城到慧覺寺給老太君進香還愿,天儿晚回不了香山寺了,今晚就在咱這搭儿駐扎。沒法,只好委屈學憲大人住東院了。雖說不及正院軒敞,東院里其實也洁淨,挨著大伙房和茶爐,要湯要水的也方便。嘿嘿嘿嘿……您老好歹体恤我們難處,那就是卑職們的造化了……嘿嘿……”他歉意里帶著無奈,謙恭夾著十二分誠摯,還要下詞撫慰,劉保琪笑道:“你甭多說了,我做京官出來的不知大小輕重?只是我不明白,大帥就住在香山寺,本寺不好燒香還愿么?怎么特特進城里的廟呢?”曹嘉禾笑道:“這個我也不明白,是來打前站的軍爺說的,說老太太作了個什么夢,特意寫信來叫福四爺照辦的。嘿!單是給廟里裝金箔的銀子就送了三千兩!福四爺真是大孝子!”說完听有人傳喊,忙一呵腰顛了。
  劉保琪這才進院。這里其實和正院也相去不遠,只是沒有西廂,西邊沿牆一帶搭的都是蘆棚,里邊頭號鍋二號鍋三號鍋依次挨著,都是火光熊熊大冒狼煙,駿黑昏瞀的棚下燈影閃閃人影幢幢,不知忙活些什么。丁伯熙敬朝閣和太監趙不成敞著東廂門在里頭說話,見劉保琪渾身濕漉漉站在院里,忙叫:“梅香,學政老爺回來了,赶緊給老爺換衣裳!”便听東耳房里兩個丫頭齊答應一聲,笑著跪進正房打整衣物,劉保琪這才進來更衣,丁敬二人一前一后進來坐他說話。他們倒比驛丞知道得還多,說是福康安的母親棠儿夢見觀音來說:“我在洛陽的留云下院李自成燒掉一大半。一百多年過去,現在都要塌了,你儿子現就在那里,也不肯關照一下。”醒來就用通封書簡直發福康安,要他赶緊察看是哪座寺,無論多少錢都從她的体己銀子里頭出……這才有了這檔子事体。相對嗟訝惊歎間,天色愈加昏黑,丁伯熙卻帶的有表,看了笑道:“這是天陰的過,剛剛酉正,平日還大紅日頭呢!”敬朝閣道:“福四爺這一來,省了劉大人再上香山寺晉謁。等會儿見了四爺遞了信,無事一身輕儿,今晚咱們痛快打雀儿牌打個通宵!”
  說話間一陣肉香隨微風蕩進房里,劉保琪這才想起沒有吃午飯,勾起饞虫來覺得有點餓,敬朝閣是极有眼神的,起身回房取了一個油紙包儿來,抖開來了卻是一大包五香牛肉,笑道:“福四爺在這,伙房自然先盡著他供應,不知什么時辰才輪到咱們吃飯呢!這是中午我留下晚上夜宵的。來,劉學台,打量您也餓了,我們先吃!”
  劉保琪笑道:“你倒想得周到。”一邊拈一片口里嚼著,听外頭鼓角號音響起,滿地腳步泥水聲雜沓傳來,似乎有無數人都在小跑,又道:“這必是福四爺駕臨了,可怜了洛陽令,雨地里跟著,不知又淋又凍的什么光景呢!”丁伯熙道:“豈止是洛陽令,開封城的藩臬二司、各衙門都司道監今儿都陪著呢!方才我出去轉悠,見個官儿打著個雨傘站在周公廟門口,可怜兮兮的凍得鼻涕涎水、紅頭蘿卜似的在風地里,一問原來是我們的父母官,洛陽知府李修德!平日也是出警入蹕威風八面的,這會子連個戈什哈也不如!”劉保琪口中嚼肉,品味著他的話,說道:“嗅著院里煮的也是牛肉,伙房里這肉也蠻好的,是不夠用么?”
  “哪里!”丁伯熙笑道,“我們這吃的是洛陽牛,現在外頭鍋里煮的南陽牛,早就從鄧縣赶的黃牛,赶到南陽再赶到洛陽。今天現宰現吃,專吃牛肩胛那塊筋,牛不能太老,也不能太嫩,這會子洛陽最好的廚子都在西棚底下翻騰這肉,你聞聞那味道一樣么?”
  眾人听了不禁都暗自咋舌,用鼻子嗅時,除了肉桂茴香大料川椒這般尋常香味,還有一种似菊非菊若蘭非蘭的清香,就不知是下的什么作料了,久聞福康安豪奢,今日就此一件小事已見一斑,劉保琪不禁歎息,說道:“我輩措大酸丁,坐十年冷板凳吃三年冷豬頭肉就暗自得意。這么一比,多少英雄意气也都消于無形了。”因要小解,出來入廁回來,路過西棚,心里好奇,便悄沒聲站在棚角看那廚子操作,但見翻花大滾的肉鍋里大包小包的作料都在“隨波逐流”。三個年輕人像是徒弟,手里握著鐵齒撓鉤不停地翻肉,用勺子撇舀湯鍋邊泛起的白沫,俱都是短褲赤膊打扮。一個年長的師傅叼著煙袋立在鍋台邊看火候,唱歌似的指揮:
  “加炭火!”
  “是——退柴加炭!”守在火口的伙計忙答。
  “對橘皮荔枝水!”
  “是——對料水囉!”
  “加羊骨髓湯!”
  “是!加高湯囉!”
  “燜火!”
  ……正折騰得熱鬧,曹嘉禾跑來,气喘吁吁道:“決!大帥聞到香味了……要賞軍爺們吃牛排牛尾巴!高師傅,快著些!”那師傅見他,換轉笑臉,說道:“曹爺!您老明鑒,這是要火候的……單用慢火,肉就爛糜了,要爽口還得要脆,到口里品出一百种香味,才是咱西關高家的活儿——”曹嘉禾急得就地打磨旋儿,打斷了他的話道:“大帥叫上肉,誰敢駁他的回?再有兩袋煙肉不出鍋,你自個上去說!”說罷跑了。高師傅便命:“加半勺子硝!”
  他吩咐了,卻沒人答應。半晌,一個小伙子苦著臉道:“爹,硝……硝包儿道儿上雨水泡化了……我想著未必使得上,就……就扔了……”言猶未終,高師傅一個漏風巴掌摑將去,打得儿子一個趔趄,捂著半邊臉站旁邊不敢言聲。
  “我日你媽!”高師傅罵道,“這是什么活,你敢這么不經心?!”他瞥了一眼站在旁邊的劉保琪,料定是來瞧熱鬧的住驛家丁什么的,眼一橫喝令:“上鍋台!”劉保琪不料高家是這個家法,正想勸說,那小伙子二話不說已“噌”地跳上鍋台,兩腿岔開,左手抓起褲腿,右手掏出那活儿,沖著滿鍋沸水肉料,傾了呂梁缸似的就是撒尿!
  劉保琪看得目瞪口呆,不住地楞神儿。正發呆時,外頭梅香喊:“老爺——驛站送來飯了!”這才醒過神,轉身去了東廂。果見丁敬二人和趙不成都在飯桌旁等著了,劉保琪一頭笑著坐了,口里道:“今儿見了稀罕!”便把方才的事說了。丁伯熙道:“這不算什么,眼不見為淨就是了,尿里頭原也就有硝——你沒見六花春貢的點心,那是怎樣好看可口?和面時都是徒弟們上去用腳踹!”儿個人一邊說笑一邊吃飯,飯沒吃完就听院里曹嘉禾又赶來催肉,听那高師傅高聲答應:“好了,貨起鍋了!娃子們備好涼開水淬肉!”一陣忙亂后,又听几個小伙子齊叫:“給福公爺納福啦!”像是几個人簇擁著出了院子。
  東廂里几個人都停了箸:不知這加了尿的牛肉福康安吃得滋味如何?正自面面相覷,卻見曹嘉禾帶著一個千總服色的戈什哈進來,說道:“福大帥叫請劉大人過去。還有這位內務府的——”他指著趙不成,“公公也過去。”
  “是!”劉保琪忙起身答應,便張羅著更衣,又叫梅香“請趙老夫子把桂中堂的信取出來好呈送”。那太監也換了袍子,戴一頂鏤花金頂頂子,又套了練雀補子——是一身九品官的行頭,收拾停當了,打著傘隨著劉保琪到正院來。劉保琪原想,福康安帶的一群都是赳赳武夫,能吃能打的粗豪漢子,還不知這會子吃肉喝酒熱鬧得怎樣,及至進院才覺得和自己想的大异其趣:上房下房東西廂房各屋都是燈火通明,門窗都敞著,里邊都擺的八仙飯桌,坐著軍將校尉,卻都一個個坐得挺直,也沒有酒味儿,只滿院的肉菜熱香四溢,軍將們心無旁騖目不邪視只管饕餮大啖,一聲說話并一聲咳痰不聞。天井挺立的軍士執戈按刀挺胸凸肚,淋得水雞也似仍一動不動。上房滴水檐下一桌是河南當地官員,看服色知道大概是藩臬二司和洛陽知府同知縣令這群人,倒也都肅穆庄重,只坦然進食。正室里只有一桌,似乎是本地士紳和福康安的文辦師爺坐陪。中間一個年約不足四十,只穿一件月白竹布夾袍,連腰帶也沒系,顧盼間談笑自若英風四流——劉保琪不知見了多少次了,是福康安。因報了名,和趙不成小心翼翼進來,見福康安在問高師傅話,要遞手本,沒敢,笑著垂手站定。
  “是劉保琪嘛!遞什么手本?”福康安笑道,“你常到家父那里送文案卷宗的,吉保給看坐——你就站著吧!”他對趙不成說道,又饒有興致問高師傅道:“牛肉能煮得脆爽,你的玩藝不含糊——我只想,這手藝是不傳的了?能不能我派些火頭軍跟你學學,我的兵要都吃上這肉,那就是口福了!”
  “回老大人您吶!”高師傅賠笑小心回道,“這全看的火候。尋常牛肉只是一個文火慢熬,這個肉鍋要像看餃子鍋,大火猛煮,牛肉筋脈都收緊了,不停用涼水涼高湯澆,才不會爛糜——那只是湯好,牛肉吃起來像劈柴絲儿,為甚的呢?都把肉味散到湯里去了——要一口下去,連筋帶肉像雞胗子似的赶緊出鍋,用涼開水激淬,才得這個樣儿——福爺是帶兵大將軍,說安鍋就安鍋說吃飯就吃飯,出兵放馬的事儿,沒得這份時辰功夫看火候……爺您明鑒,這是富貴肉——都隨時做得吃得,小的的飯碗也就砸了不是?”
  “福貴肉,嗯,是這個理儿。”福康安笑著點頭,對几個師爺士紳說道,“看來我的兵都是窮命,吃不上了。”眾人都忙賠笑說“公爺風趣”、“大帥愛兵如子”“三吮其癰,則勇士戰不旋踵”……一片聲胡嘈奉迎,福康安只笑,品著肉味道:“百花香肉,嗯!雖然我品不出一百种滋味,确實不同凡響,作料是你家祖傳秘方,想來也与眾不同!”說聲“賞”,王吉保答應著取出一封銀子遞了過去。高師傅跪了雙手接過,就手里掂量也有五十兩,眉眼都笑舒展了,好話就說了一車。劉保琪听是“与眾不同”,想起高師傅儿子撒尿光景,不禁胡盧一笑,忙咳嗽著掩飾過去,見高師傅退出去,雙手將阿桂的信呈上,說道:“桂中堂的信,請四爺過目。”
  福康安接過信,一邊展看,一邊吩咐:“大約你還沒用飯?吉保,給劉大人上飯,上牛肉!”王吉保答應著,劉保琪哪里肯吃?雙手連連阻著道:“謝福大人,王大人也不必張羅,我确實吃過——不信你問趙不成!”福康安卻看不也看趙不成一眼,只鼻孔里哼了一聲,卻不問這個,只問道:“皇上賜錢大人什么藥?”
  “回四爺的話,”趙不成是低人一頭慣了的,迷瞪著眼站一邊看大人們說話,臉上毫無愧容,听見問話,忙笑著呵腰道,“皇上沒說,只叫太醫院斟酌藥方子,在小藥房里抓的藥,有拘杞子、老河曲的黃□,云南進的冰片、銀耳,還有一小包是外藩貢的金雞納霜。另外還有和大人送的高麗參、桂中堂是一小包儿西洋參、劉中堂送的天王補心丹和定喘丸……”福康安听了道:“我也听說他病了。看這些藥都是補虛的。醫者說‘看實不泄實,看虛不補虛’,這天時不正,早早的就秋涼跟冬天似的——我原等他一道儿進京的,看樣子得先走一步儿,你告訴錢大人,只可穿換衣裳上頭多留點心,沒有用過的藥不可輕用,到北京看過太醫再說。”趙不成忙道:“是!”福康安道:“你去吧。吉保帶他到賬房領三十兩盤纏。”
  乾隆時宮中御使大監宮禁最嚴,就是傅家這樣的勳威也极少假太監辭色,趙不成原也沒敢指望有這份賞賚,頓時喜笑顏開,打疊一肚皮奉迎話要說,福康安卻擺手道:“你去吧,少在我跟前囉嗦!”福康安又笑問劉保琪,“住在東院!我是雀巢鳩占了吧——你帶有百十個人,牛鬼蛇神的一大群,學政是個窮衙門,禁得你這么折騰?”說著一笑,“方才听是去了洛河岸?”
  “是。”劉保琪欠身笑道,“幼讀《洛神賦》,嗯……余從京城言歸東藩,背伊闕、越轘轅、經通谷、陵景山……這份离鄉憂思……越北沚,過南崗,纖素領、回清陽……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當……悼良會之永絕兮,哀一逝而异鄉……這份惆悵哀婉,憂緒綿長,若不身歷其境,或者是上下天光滿河舟舸時候到這洛河岸,再也体味不到的。”他詠誦著曹植的賦,已經換了凝思之容。
  “看來翰林院也不盡是酒囊飯袋之徒。”福康安點頭歎道:“洛河秋雨如此幽遠景致,一向在洛陽,倒沒有領略,看來我竟是個俗人!”劉保琪便知他指的馬祥祖要學曹操故事,只一笑,說道:“大帥何得是俗人!只是您生來就是人上之人,不曉得酸丁寒窗滋味罷了。我們這微末京官行徑,您哪里体味得到呢?那才叫俗呢!”福康安笑道:“京官清貧,我是知道的,每年要到印結局領銀子過冬嘛!”
  劉保琪道:“那有一大套口號的,豈止是印結局里領銀子?”因笑著念誦:“——几曾見傘扇旗鑼黑紅帽,叫官名,從來不坐轎。只一輛破車代腿跑,剩個跟班夾墊包。傍天明,將驢套,再休提翰苑三載清標,只落得衙門一聲短道:大人的聰明洞照、相公的度量容包。小司官登簽周旋敢挫撓,從今那复容高傲?少不得講稿時點頭撥腦,登堂時垂手哈腰……”
  他忽然背誦這么一段詞儿,和前頭《洛神賦》情趣迥异,在座的几個師爺和紳士并一眾武官竟誰也沒听過,覺得又有趣又逼真听得順耳,都停了酒箸側耳細聆,傻著眼看。福康安自幼在綺羅叢中鐘鳴鼎食,在京師泡大的,竟也不曉得小京官們竟編有這樣自嘲小曲儿,听了半截已是大笑,輕輕一拍桌子道:“這詞儿有味儿,還有沒有?”“長著呢!”劉保琪笑道,接著念誦:“……你清俸無多用度饒,衙門里租銀絕早,家人的工食嫌少,這一只破鍋儿待火燒,那一只破籮儿等米淘。那管他小儿索食傍門號,怎當得啞巴牲口無草料……”福康安哈哈大笑,說道:“放了外任就好了。”劉保琪道:“那是——乍出京來甜似棗,這才知道,一身到此系如匏。悔當初心太高,雁儿落到如今長班留的少,公館搬來小。盒剩新朝帽,箱留舊蟒袍。蕭條冷清清昏和曉,煎熬,眼巴巴暮又朝……”
  念到此處,劉保琪自己也忍俊不禁笑了。眾人已經絕倒。福康安道:“你為方面大員,京官里頭算熬出來了。”劉保琪道;“學政是不小的官,還不是托了阿桂中堂的保舉?說起來這官爺也要笑,王夢橋四爺認得的——傅老公爺在時我們常一塊到府上的——放了江西學政。那衙門都荒了,蒿草長得齊房檐高,一到晚狐狸叫黃獾竄,兜物丟磚打瓦撒窗土的不安生。王夢橋鬧得沒法,起身提劍出來大喊:‘我是王學院,奉圣旨來的,還不回避?!’——暗地里只听吃吃的笑聲不停。有人和我說起,我說王學院只可嚇秀才,用來嚇唬兔狐不頂事的,誰想我也變成了‘劉學院’,也怕衙中有鬼,特特巴結和珅大人,給我撥了八万兩銀子料理事儿。福四爺說我帶的人多,這里頭有十六個轎伕,到貴州打發了銀子就回京了。還有儀仗鹵簿,真正跟我的也就二十多個。身邊的衙務也得要人,本地人多了不好,您說是啵?”
  福康安靜听良久,說道:“原來是這樣。所以和珅還派人跟著,為的住驛館方便吧?這八万銀子從哪里出項呢?”
  “是從圓明園工銀里划出來的。”劉保琪看著福康安臉色說道,“四爺,貴州太窮了,指望省里,一文錢怕也撥不出來。”
  福康安沉吟片刻,說道:“工銀不歸禮部管,這是和珅胡鬧。你是紀昀的學生,聰明盡有的,難道不明白這個?這銀子你還退給工部,或者給工部內務府打個收條,我告訴禮部另給你撥八万銀子補上。不要顧了眼前忘了秋后拉清單!”
  “是!”劉保琪見福康安端茶,忙起身賠笑答道,“多謝四爺關照,請四爺奏明圣上,紀老師在新疆很苦,老師雖有小不檢點處,大節還是純的,請皇上早日開恩賜還。”
  “你去吧。”福康安不置可否,說道,“劉墉是正直臣子,有老劉統勳遺風,也兼管著你們,有事多請示。也可以寫信給我,不要亂投門路打錯了主意——道乏吧。”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