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五章 進軍羅馬



           墨氏發難舉國惊 進軍羅馬演逼宮
           王公權貴嚇破膽 拱手獻出組閣令

  為了奪權,法西斯党在緊鑼密鼓加緊進行向羅馬進軍的准備。早在1922年的9月,墨索里尼就組成了最高司令部,來統一法西斯民軍的指揮。這時,他曾想利用最便宜的方法來組織自己的新內閣。他一面向政府要求解散國會,另一方面要求元老院襄助組閣,但都遭拒絕了。墨索里尼遂愈加努力于武裝奪權的行動。
  10月16日,墨索里尼潛伏于羅馬,同一個支持法西斯奪權的大將就進軍的編隊、行動路線和綱領進行秘密策划。在此之前,墨索里尼又在克雷莫納、米蘭和那不勒斯等地檢查了政變的准備。之后,在報紙上公開發表文章說,法西斯党要“拯救”意大利,要把所有革命力量“打翻在地”!
  10月20日夜半,法西斯總部下令全國總動員,最高司令部也發表了對全國國民的檄文,宣布進軍羅馬,勸告軍警不要和他們作戰,說明他們的目標僅在于推翻腐朽的統治階級,勸慰有產階級不要害怕,并且聲明保護工農的正當權利。他們揚言法西斯党盡忠皇室,意在拉攏意大利的保皇党,圖謀減少奪權的阻力。
  進軍羅馬前夕,墨索里尼特召集法西斯頭目舉行緊急會議。參加會議的有四路軍司令米捷斑琪、德邦諾、意大羅巴波和朱里亞迪。會議決定墨索里尼為最高統帥。四路大軍將沿第勒尼安海進軍羅馬,沿路要占領城市、郵電局、政府部門、警察總部、火車站、兵營及其他重要設施。并決定,若遇軍隊抵抗和革命群眾阻擊就徹底消滅之!
  法西斯的進軍指揮總部設在翁不里亞的首府佩魯賈。這里交通發達,易于進退。假若政變失敗了,可越過彭宁山,退至波河流域。在歷史上,意大利每次大的革命運動都以此作為指揮中心。一切准備就緒之后,這支浩浩蕩蕩的數以10万計的黑色大軍就向羅馬出發了。
  在進軍的當天,墨索里尼以四軍團總指揮的名義,在米蘭的法西斯机關報《意大利人民報》上發表了所謂的《革命宣言》:
  “法西斯蒂!全意大利:
  “我們決戰的時候到了!在四年前的這個時候,我們國家的軍隊取得了歐戰的最后胜利。今日黑衫党要進軍羅馬,將這一胜利再獻給這座歷史名城。自今日起,法西斯宣布臨時戒嚴,所有軍事的、政治的、行政的職務,都由四軍團負責人以獨裁的形式指揮。
  “在法西斯向首都進軍中,國家軍隊要嚴守中立,不予干涉。法西斯對于維托瑞·阿維乃士的軍隊特別尊敬。法西斯不反對警察,只反對怯懦無能的政客,他們在很長的四年當中甚至不能產生一個好政府。國內的資產階級要明白,法西斯并不要他們擔負什么,不過希望他們嚴守秩序与紀律,法西斯將幫助他們產生一种使意大利更興盛的力量。在工厂、在農場、在鐵路上工作的人們,不必懼怕法西斯政府,我們將要保障他們的正當權利。我們對于沒有武裝的仇人也要采取寬容態度。
  “法西斯拔劍斬斷那束縛人民生活的繩索。我們請上帝与50万戰死者的精靈支持我們的行動,保障意大利的安宁与法西斯偉‘大行動的胜利。
  “全意大利的法西斯戰士們!要不愧做一個羅馬人,鼓起你們的精神和勇气吧!我們一定要胜利,我們一定能夠胜利!”
  法西斯進軍節節胜利。當天晚上,墨索里尼就收到攻克克雷莫納、亞歷山大里亞和波倫亞的消息。沿路政府軍隊和警察,大部嚴守中立,沒有阻擊,只有少數共產党領導的革命群眾的阻擊和反對,但由于力量過分懸殊,也被法西斯暴徒們殘酷地鎮壓下去了。
  在黑衫党武裝暴徒的威懾下,几乎所有的資產階級政党都嚇破了膽,有的乖乖地投降了,有的搖尾乞怜,要求法西斯手下留情。有的像老鼠一樣,偷偷地躲起來了。10月28日,一群國會議員前來米蘭法西斯報館求見墨索里尼,他們想以中央政府來換一個停戰或休戰條約。他們說,一個內閣的變換,也許可救危難中的國家。墨索里尼以獰笑回絕了他們。他說:
  “親愛的先生們,這次的問題,并不是一個輕俏的政党或改換內閣的問題。此次的進軍具有更廣大更嚴重的性質。在近三年來,小戰斗和小劫掠,使得民不聊生;這次我決不放下屠刀,非要獲取全部胜利不可。我不但希望改變意大利政府的方針,而且要改變意大利人民生活的方向。這并不是國會中政党競爭的問題,而是一個有關意大利人民是否能過自治的生活,或是我們只能做我們自己的劣跡的奴隸。戰爭已經宣布了,我們要繼續下去,使它有一個結果。你們了解這些嗎?現在,戰幕已揭開,內戰遍及全國,青年人都武裝起來了。我現在是居于領袖的地位,是前導,不是隨從。我不愿以妥協來玷污意大利青年复活的歷史。這是最后的一章。它將完成我國歷史上的壯舉。它不能因妥協而中途夭折。”
  就在接見議員們時,墨索里尼又收到了他的支持者鄧南遮從阜姆送來的祝賀信。為了鎮眼這群昏庸的議員們,墨索里尼又當面將鄧南遮的信念給他們听:
  “親愛的墨索里尼:我在一天勞苦工作后,接見了你的三位使者。在你的宣言里,充滿了真理,我這一只眼睛的人,在安閒和沉思之中發現了這些真理。我想意大利的青年必定能認識它們,并且以一种純洁的心而跟著這真理走。我們必須聚集我們所有的忠實分子,向意大利命運所定的目標進軍……”
  墨索里尼讀完鄧南遮的信后,對這群政客們說:“假若我只剩下一個隨從,或者只有我自己,我都不停止這次戰斗,不獲全胜,決不罷休。”墨氏強硬的立場,給那些前來貢獻和解、妥協与讓步內人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使他們感到尷尬、難堪,只好羞怯地悄悄溜走了。
  面對如此動亂的局勢,身為首相的法克達,猶如熱鍋上的螞義,急得團團轉,在几個謀士的建議下,硬著頭皮發表了一個官樣文書。聲明說:“現在有几省發現一种叛亂,以至阻礙國家政府執行職務,并陷全國于困難之境。目前中央政府正設法求得和平解決。對此革命運動,政府將不惜任何犧牲以維持公共秩序。今內閣雖已發生動搖,但政府必盡責以維持市民与各机關之安宁。同時,希望市民保持鎮靜,以便通力維持公共治安。”
  法克達對法西斯政變,一會儿稱“叛亂”,一會儿又稱“革命運動”,在這短短的聲明中就前后矛盾,破綻百出,可見他已經頭惱發昏,惊恐不已,不知所措了。全体閣員見此情形,只好退避三舍,由法克達一人處置。他同他的几名親信在羅馬商量的結果,決定宣布戒嚴令,但是國王拒絕簽字。
  這時墨索里尼深知,目前的形勢對他是十分有利的。所有的資產階級政党都被他嚇住了,迷惑了,閉口無言了。共產党被打入地下,法西斯已兵臨羅馬城下,胜利几乎唾手可得了。這時墨索里尼由于高興,神經已達到高度緊張的程度,就是為了這一天的到來,他已經几天几夜沒有合眼了。
  10月29日下午,他接到一個很急切的自羅馬國王辦公處打來的電話。國王副官西達達尼將軍請墨索里尼速到羅馬,因為、國王觀察現在的形勢,欲將組閣的重任放在他身上。由于害怕有詐,詭計多端的墨索里尼,要求西達迪尼將軍將同樣的消息以電報的形式正式通知他。事過兩個鐘頭,電報果然來了。它是私人性質的。西達迪尼的電文如下:
  “万急。墨索里尼。米蘭。
  “國王召您速來羅馬,因彼擬將組閣重任交付于閣下。即此問候。”
  墨索里尼及其党羽接到這一電報后,惊喜若狂,立即通知佩魯賈總部和米蘭的黑衫党總部,并命令《意大利人民報》用最快的速度將王室的電報全文以“號外”形式通報全國。此時墨索里尼思緒万千,他那專制獨裁的美夢將要變為現實了。他回憶死者,祝福上帝,要求他的忠實朋友們幫助他擔負起法西斯党所要開創的罪惡事業。
  1922年10月31日深夜,墨索里尼將《意大利人民報》總編輯的職務交給他的兄弟阿納爾杜。11月1日,他發表了以下的聲明:“自今日起,領導《意大利人民報》的責任已委托阿納爾杜·墨索里尼。我以兄弟般的友誼表示感謝所有的編輯,以及所有勤奮地、誠懇地与我共同維持此報生命并盡力報效國家的朋友。”墨索里尼与他的《意大利人民報》分手時,心中實在有點歉然。因為這張報紙是這次進軍胜利的“一個有琱萿滿B有能力的因子”。是它,把墨索里尼推上了法西斯党魁的地位;是它,為墨索里尼大造了反革命的輿論,將這個不受人重視的起初只有几十個人的小党,發展成為當時擁有上百万人的囊括全國政權的大党了。通過它,墨索里尼也進一步懂得了掌握輿論的重要。
  墨索里尼把報館的事情安排好以后,就驅車前往羅馬。臨行前,盡管天降傾盆大雨,黑衫党和他的支持者仍然狂熱地歡送他。到羅馬后,將部隊安置好,就前往皇宮會見國王,并陪同國王檢閱了進入羅馬的法西斯部隊。墨索里尼命令他們排成陣隊,10万法西斯武裝党羽在國王面前進行了操練,借以顯示他們的威嚴和“不可戰胜”的力量!
  法西斯奪權成功了,作為意大利新的統治者,墨索里尼要求盡快恢复秩序,因此隨即發布了加強紀律和禁止在羅馬游行示威的命令。他在自傳中記述了他當時得意的心情。他說:“羅馬這座歷史名城,她激起了我的獻身精神。在歷史上,許多皇家軍敗在她的城下。她曾見過思想与文化的浪潮起伏。羅馬是王公領袖的目的地,是全宇宙的羅馬,是舊帝國的繼承人,是基督教勢力的根据地。羅馬現在竭誠歡迎我,拿我當一個全國軍隊的首領,當作偉大的信仰者及整個意大利人民的代表了……”墨索里尼愈想愈得意,他認為他是至高無上的統治者了,因此口出狂言:“假如我愿意的話,我能將我的仇人都釘在牆上,叫他們不能動彈——他們是誹謗法西斯的,還有那些不忠于戰爭而又破坏和平的人。”
  這時法西斯雖然已經奪權,但當時意大利的情況仍很緊張。到處都埋伏著反抗的种子,到處都燃燒著從心底深處發出的复仇的火焰。為了防止發生意外,墨索里尼除了在羅馬駐守6万法西斯軍隊外,又調動了30万黑衫党駐在羅馬城外。為了緩和同各方面的矛盾,他暫緩宣布獨裁制度,靜觀局勢的發展。墨索里尼說:“我不能忘記,需要拿出相當的精力來對付這充滿陰沉險毒的下議院,他們常常陷害我,他們習慣于蒙昧、奸詐、妒嫉,而又怀恨于我;毫無主見的上議院,他們表面上尊敬我,但不能与我合作。同時國王袖手看我依照憲法到底能做些什么。教皇憂心如焚。各國都以疑惑的眼光觀察此次的革命。國外銀行界都急切探听消息。貨幣兌換率漲落無定,意大利的債權也發生動搖,都在等待清算的到來。當時最要緊的,就是要給新政府顯出一种穩定的印象來。”
  對墨索里尼來說,當務之急是穩定社會秩序,需要盡快地組織一個中央政府。為此,墨氏派了10個彪形大漢將法克達首相送回他的故鄉皮內羅洛。為了排除人們對他“一党專政”的印象,墨索里尼決定組織一個在法西斯絕對領導之下的混合內閣。由他本人擔任總理,兼任外交、內務部長。在各部正副部長中,有15個法西斯党員、3個國家主義派、3個自由党右派、6個天主教党、3個社會民主党。副總理、內政、外交、司法、財政等所有重要職務几乎都被法西斯党占有。陸軍部長由支持法西斯奪權的前陸軍上將迪亞茲擔任,海軍部長由親法西斯的前海軍上將達翁德·瑞維爾擔任。
  內閣組成后,墨索里尼立即貼出布告,宣布解散法西斯軍隊。布告經四軍團簽字,其全文如下:
  “全意大利法西斯!我們的運動得到胜利了。我党領袖現已把持國家政權,內政、外交都操于一人之手。為了和平,新政府閣員中也有其他政党分子,那些人士都是忠于國家的。意大利法西斯党勇于進退,現已得到胜利,故不應再進。
  “法西斯党員們!四軍團現在將權力交回党的領導之下,為你們的勇敢、紀律致敬,你們已經為國家的將來造福不淺。按照良好的秩序解散,就像你們當初為這偉大的事業,為意大利歷史上開創新紀元而集合時一樣去解散,回到你們原來的工作崗位上去。因為意大利現在需要和平和工作,以達到最完善的地步。沒有人敢來踐踏我們以熱情和勇敢得來的偉大胜利。”
  墨索里尼還把新政府的組成電告各省長官,通電如下:“從今天起,在國王的信賴之下,我已就任政府的指導工作了。我愿一切官長,從最高級乃至最下級,都能明了各自職責的重大,并徹底謀求全國的最高利益。我愿以身作則。最后,我宣布于11月16日召開下議院會議,當眾宣布我的施政綱領。”
  11月16日的眾議院會議,与其說是宣布施政綱領,不如說是施加威脅和恫嚇。會議一開始,這個獨裁領袖就給了他們一個下馬威。他說:“這個會場,本來可變為尸橫滿地的屠場;這次國會,本來可作為一党專利的地方,造成一党專政的政府。但是所有這些我都不做,至少現時不做。”听到這些,坐在主席台下面的那些肥頭大耳的議員們,個個都惊呆了。墨索里尼環顧了一下台下的听眾,又說:“今天,我不像以前的內閣那樣,上台伊始先宣布內閣政綱,因為那是紙上談兵,無濟于事。我斷言我要按我的意志去做,免得因為無用的空談而耽擱了我的行動。在外交政策上,我將奉行‘尊嚴与國家利益’的政策。”
  墨索里尼話音剛落,就有52個議員要求發言,想表白一下他們如何忠于領袖,如何在黑衫党領導下,服服貼貼,努力為國效勞。但是,沒等他們開口,墨索里尼把手一揮就拒絕了。他說:“這未免太多了,不要空口說白話,最重要的是要看行動。”這個獨裁者,怕被嚇呆了的議員們听不懂他的話,又改換了一下口气說:“我不愿給諸位留下這樣的印象:我的政府是反對國會的。但是,我再說一句,我絕不允許我的仇敵——以往的,現在的,將來的——在我們隊伍中培養幻想。那种已往的愚蠢的幼稚的幻想,必須統統打消!”
  墨索里尼的這次國會确實起到了“鎮”的作用,這伙善于高談闊論、玩弄辭藻的議員們都被他嚇住了。他們從這個法西斯党魁的訓話中領悟到:今后國會若能存在,就只許他們規規矩矩,擁護支持,不准他們亂說亂動。因此,當會議一結束,那些善于投机鑽營的政客,也學著法西斯党徒們的樣子,高呼“意大利万歲!法西斯万歲”!
  法西斯領袖看到這幅情景,又飄飄然了。他認為,他是當今世界上最受擁護、最有權勢的人了,他可以鵬程万里,大展宏圖了。后來從他的自傳中發現,當時他自言自語地說道:“我的政治天賦告訴我,自這時起,隨同真理的增加与法西斯活動的擴張,意大利新的歷史的一線曙光將慢慢升起來了。”正是:領袖得勢更發狂,專制獨裁下演章。
  欲知這個法西斯領袖如何施展“宏圖”,如何掀開新的一頁,且看下文分解。

  ------------------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