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王政傳



             ——《金史》卷一一八

  [說明]王政,金代辰州熊岳(今屬遼宁省)人,祖先曾在渤海及遼代任官。遼未歸金,任謀克,伐宋時任滑州安撫使。時百姓常殺州官降宋,王政權率數騎入州,釋被捕饑民,并發倉稟賑貧苦百姓,州民皆悅,不复叛。金太宗天會四年(公元1124年),任燕京都曲院同監,未几,改權侍衛親軍都指揮使、兼掌軍資庫。當時,社會剛剛安定,倉庫管理混亂,官吏趁机作奸犯科,王政到任后,嚴格出入庫手續,從而制止了弊端。王政任官不謀私利,一次,吳王闍母和他開玩笑說:“汝為官久矣,而貧不加富,何也?”王政回答說:“政以楊震四知自守,安得不貧。”

  王政,辰州熊岳人。他的祖先曾在渤海及遼朝廷任官,都曾獲得顯要的職位。王政生活的年代正值遼末動亂,只好在州里隨政局動蕩而浮沉。高永昌占据遼東地區,他知道王政有才智膽識,想任用他。王政認為他不會成功,辭謝不赴任。高永昌失敗后,渤海人爭著把高永昌捆起來作為功勞,王政卻悄悄獨自退走了。金吳王完顏闍母听說后很惊异,報告了金太祖,于是任命王政為盧州渤海軍謀克,隨從攻破自習,攻下燕云地區。及至金兵征伐宋朝,滑州投降,留下王政為安撫使。先前,很多州投降后,州民又殺掉守將,挂上宋朝的旗幟。這時,人們都為王政擔憂,王政說:“如果有利于國家,即使被殺而死,又怎么能逃避呢?”宋王完顏宗望很佩服他的膽識,對他說:“為國家而死,可以有利于子孫,你的話很對。”王政只率領數名騎兵到州中任官,當時百姓多因為饑荒淪為盜賊,從而犯法被抓。王政都予以釋放,并調出官糧賑濟貧困的人,州中百姓都很高興,不再反叛。周圍的郡听說后,也有很多人歸降。宋玉完顏宗望把王政召到營中,拍著他的肩膀說:“我以為你被殺死了,而你卻成功了。”慰勞撫諭了他。
  金太宗天會四年,被任命為燕京都院同監。不久,又任命為同知金胜軍節度使事,改任為權侍衛親軍都指揮使、兼掌軍資庫。當時,軍事行動剛剛停息,倉庫沒有制度,掌管倉庫的官吏趁机作奸犯科。王政到任后,明确會計制度,嚴格物資進出,庫中金、帛雖然堆積如山,但進出物品卻無絲毫差錯。吳王完顏闍母曾和他開玩笑說:“你任官已很久了,卻仍然很貧困,沒有富裕起來,這是為什么?”王政回答說:“臣下以楊震所說的四知來約束自己,怎么會不貧窮呢?”吳王笑著說:“剛才說的只是個玩笑。”以黃金一百兩、白銀五百兩,以及自己所乘的馬送給了王政。天會六年,被授予左監門將軍,歷任安州刺史、知檀州軍州事、戶吏房主事。金太宗天眷元年,遷升為保靜軍節度使。在任上退休,去世時,享年六十六歲。
  王政本名為南撒里,曾出使高麗,因而改名為政。
                           (劉洪波 譯)

  [原文]
  王政,辰州熊岳人也。其先仕渤海及遼,皆有顯者。政當遼季亂,浮沈州里。高永昌据遼東,知政材略,欲用之。政度其無成,辭謝不就。永昌敗,渤海人爭縛永昌以為功,政獨逡巡引退。吳王闍母聞而异之,言于太祖,授盧州渤海軍謀克。從破白驉A下燕云。及金兵伐宋,滑州降,留政為安撫使。前此數州既降,复殺守將反為宋守,及是人以為政憂。政曰:“苟利國家,雖死何避。”宋王宗望壯之,曰:“身沒王事,利及子孫,汝言是也。”政從數騎入州。是時,民多以饑為盜,坐系。政皆釋之,發倉廩以賑貧乏,于是州民皆悅,不复叛。傍郡聞之,亦多降者。宋王召政至轅門,撫其背曰:“吾以汝為死矣,乃复成功耶。”慰諭者久之。
  天會四年,為燕京都曲院同監。未几,除同知金胜軍節度使事。改權侍衛親軍都指揮使、兼掌軍資。是時,軍旅始定,管庫紀綱未立,掌吏皆因緣為奸。政獨明會計,嚴局鐍,金帛山積而出納無錙銖之失。吳王闍母戲之曰:“汝為官久矣,而貧不加富何也?”對曰:“政以楊震四知自守,安得不貧。”吳王笑曰:“前言戲之耳。”以黃金百兩、銀五百兩及所乘馬遺之。六年,授左監門將軍,歷安州刺史、檀州軍州事、戶吏房主事。天眷元年,遷保靜軍節度使,致仕卒,年六十六。
  政本名南撒里,嘗使高麗,因改名政。子遵仕、遵義、遵古。遵古子庭筠有傳。

  ------------------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