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五章



  在畢庶澄沒有二進上海之前,上海工人在中國共產党的領導下,舉行了反對北洋軍閥、響應北伐軍的二次武裝起義。
  這些武裝起義展開之時,部分上海流氓幫會分子乘机進行破坏搗亂,有的無業流氓冒充工人糾察隊,胡作非為,敗坏工人糾察隊的名聲,有的受外國資本家的雇佣,充當武裝警衛,蹂躪工人。上海商業聯合會中的幫會分子甚至明目張膽地將工人浴血奮戰繳獲的槍技搶去。
  黃金榮、杜月笙、張嘯林三大亨集團在上海總工會成立后,也利用在各工厂中的徒子徒孫暗中監視工人,刺探工運情報,破坏工人運動。
  中共江浙區委對此十分重視,并在1926年下專門開會討論對策,決定先禮后兵,派汪壽華作為上海市總工會的代表和黃金榮進行面對面的談判。
  汪壽華,是上海總工會委員長,共產党員。1925年領導“五卅”斗爭的時候,与杜打過几次交道,交上了朋友。杜月笙呢?他在与汪壽華的交往中,覺得汪有魄力,講義气,在工人當中很有威信。要在上海灘混,就离不開同工人打交道的事。要打交道,就得有熟人。這位委員長正是用得著的一把好手。所以,杜月笙對汪壽華十分客气。
  1927年2月死回,杜月笙以法租界總巡代表的身份會見了汪壽華。此時,正值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裝起義的前夕,中共領導人周恩來、羅亦農、趙世炎等人已就起義作了周密的部署。他們与已經占領上海南部龍華的北伐軍白崇禧部隊聯系,再三力請他們出兵,來個內外夾攻。白崇禧部下薛岳拒絕出兵,原來他們已接到陳布雷奉蔣介石命拍來的密電:“為避免同各國在滬軍隊發生沖突,兄等緩攻上海……”。白崇禧不愿出兵,中共方面也就不強求。但起義指揮部對滬宁鐵路工人做了很多工作,約定同時罷工,切斷北洋軍閥張宗昌對孫傳芳的援兵。
  汪壽華与杜月笙談判,也是部署之一。
  “杜先生,您是上海灘知名人土,懂大体,識大局,為人排憂解難,扶困濟貧,本人一向敬佩。”在沙發上坐定,汪壽華先來一番客套。几句話一捧,杜月笙飄飄然起來,嘴上連說:“不敢,不敢,過獎了。”
  “現在的形勢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汪壽華繼續說,“軍閥孫傳苦的末日到了,另一個軍閥張宗昌也是兔子尾巴長不了了,要不了几天他們就要統統的完蛋。上海灘上的畢庶澄,就更不在活下!過几天,上海便要回到老百姓的手里。在這緊要關頭,希望杜先生要深明大義,站在老百姓一邊,反對軍閥。”
  “這些軍閥,人多槍好,工人行嗎?會不會是雞蛋碰石頭?”杜月里擔心地問。
  “這個杜先生甭擔心,我們可以動員上海七八十万工人,對付几万五八老爺,毫無問題。要說雞蛋与石頭,我們動員起來的人民才是真正堅如磐石的大石頭哩!再說,北伐軍的薛岳部隊已經占領了龍華……”
  “真的,薛岳部隊到了龍華?”這個消息,使杜月笙十分震惊,他想,真得好好考慮一下下一步該怎么辦了。
  “那還有假。現在孫傳芳的部隊,已龜縮在閘北、吳淞、南市等地,可以來個瓮中捉鱉,關門打狗。”
  “那我能為你們做點啥呢?”
  “杜先生是個爽快人,我就直話直說,請您做好三件事。”
  “哪三件?”
  “第一,請你們手下的幫會兄弟,保持中立,不要為虎作倀;第二,不要阻攔法租界工人罷工与出租界;第三,据我們了解,您同張宗昌派來協助李寶章防守上海的畢庶澄有點交情,要把他寵絡住,搞得他暈頭轉向。”
  “好,”杜月笙一拍胸脯,爽快地答應,“汪先生請放心,我杜某一定盡力。不過,后頭一樁事体,我要同金榮大哥、嘯林二哥商量著辦。我不是賣關子,而是想把事情辦好!”
  “一言為定,請多關照!”汪壽華兩手一拱,作別而去。
  汪壽華前腳出了大餐間,秘書后腳就進來了。他附在杜月笙的耳邊,悄悄地說:
  “剛才黃老板來電話,說有緊急事,要您去鈞培里去一趟。”
  “備車。”杜月笙急忙上樓去換衣服。
  當他換好衣服,正要下樓時,又一個秘書走了進來。
  “杜先生,有人送來一封急信。”
  “什么急信?等我從黃公館回來再說。”
  “送信的人說立刻請杜先生看信,他是從浙江火速赶來的。”
  “那好,你念吧。”
  “秘書展開紙,念道:
  鏞兄台鑒:
  自浦江碼頭一別,不覺近二年矣!兄貴体可安,合宅無恙?念甚!弟此次南來投軍,承蒙兄為之擘划介紹,得入黃浦軍校五期學習,爾后轉入六期騎科。
  去年七月一日,此間國民政府宣言北伐,弟接蔣校長手諭,隨東路軍北上,听候差遣,入閩贛,轉而入江浙。原欲一至滬上,即登貴府為兄請安,同時亦相商有關事宜。不料頃得校長面諭,命弟潛去武漢一探虛實,故不能造府問候,歎歎!今特派自己人持信見兄,書不盡言,由來人轉告要事一二件,望見早作定奪。
  即頌
  大安!
  弟笠頓首
  民國十六年二月二十四日
  杜月笙听完,急忙把信要了過來。他仔仔細細看了一遍,“是他,是雨農!”他惊叫著。“送信的那位先生呢?”
  “在客廳里。”
  “快請他到書房交談。”
  杜月笙來到書房,秘書已將主使領進其中。略事寒喧,那人便說:“杜先生,我北伐軍在蔣總司令的領導下,勢如破竹,孫傳芳的軍隊節節敗退。現在,何應欽部已逼近宜興;白崇禧部已接近上海,先頭部隊薛岳已占据龍華。戴先生讓我告訴杜先生,要杜先生憑自己在上海的聲望,与北伐軍配合,早日把畢庶澄等人逐出上海。”
  “好,你盡管放心,我一定會盡全力的。秘書,叫廚房好好招待這位先生,送他一百元路費,代我寫封回信給雨農。我這就去找黃老板商量有關事宜。”
  臨走時,杜月笙又讓万墨林派人去通知金廷蓀和顧嘉棠,“三鑫”公司的款子,凡被孫傳芳的人占用的,立刻收回,并且,停止再賒煙土給他們。
  汽車急速地向鈞培里駛去,杜月笙靠在座位上,戴雨農的影子在他眼前晃來晃去。
  戴雨農即戴笠,字春風,號雨農,原是浙江江山縣硤口鎮人:
  那是1924年秋天,杜月笙才搬到華指泉路不久,江肇銘突然打來一個電話,說賭場抓到一個玩假骰子的,弟兄們正要廢他,他卻說是杜先生的朋友,要見杜先生。
  杜月笙說:“問問他,叫什么?”
  江肇銘說:“他不愿說。說杜先生一見,自然認識。”
  “那好,帶來吧!”
  江肇銘半小時候把一個瘦長條子,長著一張馬臉的一個二十七八歲的男青年帶了進來。杜月笙一見,怎么也想不起來自己在什么地方見過這個人。
  “你是誰?我怎么不認識你?”
  “不認識?那你該認識這副對聯吧?”瘦長條子指了指大廳正中板壁上懸挂著的對聯。上面寫著:
  春申門下三千客
  小杜城南尺五天
  饒漢祥撰贈
  那字是黑底金字,髹漆生光,功底深厚。它的作者饒漢樣曾是黎元質總統的秘書長,十分了得。
  杜月笙回頭看了看牆上,笑笑說:“我學問不高,這几個字別人送我,倒還認得。不知先生此言何意?”
  “沒什么意思,既然杜先生認得,那是最好不過。這几個字嗎?小可不才,倒也認得。”瘦長條子要了杯水,緩緩地呷著,不緊不慢地說。“這‘春申門下三千客’是不是說杜先生特別喜愛人才,气度比得上戰國時代的春申君?”
  杜月笙未置可否。
  “至于下聯‘小杜城南尺五天’,是不是說唐代長安南郊的杜曲,住著大量貴族?他們鐘鳴鼎食、門第高華,顯赫的气勢离天只有五尺。如今的上海灘,杜先生也是這樣,是不是?”
  “哪里哪里,先生言過啦。請問尊姓大名?”
  “小弟現在和杜先生沒發跡時一樣,姓不尊,名不大,姓戴名笠,字春風,號雨農。自認為自己有點手藝,今天到杜先生門下討口飯吃。”
  “戴先生客气,但不知這些年戴先生在哪發財,又有些什么手藝?”
  “杜先生既然有興趣,且听我慢慢道來。”
  原來這戴笠少年時,到杭州入過周鳳歧的學兵營,因為經常耍流氓,后被開除,只好終日游蕩。混到二十來歲,戴笠混出了一些名堂。其中骰子玩得神出鬼沒,兩顆骰子在手,他可以隨心所欲地擲出自己需要的點子來。所以,賭錢時,他總是要贏的。上當受騙的人越來越多,冤家對頭也愈樹愈多。
  后來,几個對頭暗中聯合起來,搶過戴笠的一到骰子,用刀劈開,那里面和外面一樣。
  “怎么樣?我戴雨農就是手藝好點,你得眼,不服不行!”
  那几個對頭十分气憤但拿他卻也沒奈何。
  第二日,戴笠依舊在賭場里賭得興高彩烈,卻不料那几個對頭又來了。他們不容分說上前,兩個人把戴笠推到一邊,兩個人搶過骰子,在桌上擺正,一刀劈下。

  骰干裂作兩半,里面的鉛露了出來。其實,這里對頭乘著混亂時把原先戴笠的骰子換下了,換上了准鉛骰子。
  輸錢的人一听,紛紛前來討還賭本,戴笠身上縱有一百張嘴也難以說明白,只好逃出杭州,來到上海。
  在上海,戴笠有個表兄在商務印書館做職員,生活很拮据,租住在亭子間里。戴笠便暫時栖身此處,夜里睡在亭子間的地板上。
  戴笠在上海灘轉了几日,跑了許多娛樂場所,最后覺得還是賭場是自己的用武之地。
  開始,他混跡一些小賭場,每日賭上几把常常贏個三十四十的。時間一久,他就覺得不過癮,最后鼓起勇气,創進了江肇銘管得大總會。
  在大總會,戴笠拿到骰子,在手上捏了一會,就掌握了特點,很快得心應手起來。
  開始,戴笠倒還能控制住自己,每天贏個千儿八百的就走;几天后,胃口又大了,不贏上万,決不离開。
  出事那天,戴笠一大早就進了賭場,到了下午,贏得錢已超過二十万,卻依然不肯离開。
  此時,來了几個大漢,把戴笠推到了一旁。
  “你們不要換骰子,不要換!“當戴笠從豪賭中清醒時,那些人已舉起了刀。一刀下來,骰子劈作兩半。骰子里面的鉛露了出來。
  明明冤枉,戴笠卻無法說清。
  于是,他想到一句話說:“閻王好見,小鬼難求。便提出:“我要見杜先生。”
  “杜先生哪有功夫見你這种無賴!”
  “放你媽的臭屁,杜月笙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要去問問他,為什么要你們這些沒本事的雜种,只會栽髒陷害人!”“
  江肇銘一听,只好給杜月笙打了電話。
  戴笠把來龍去脈說完后,指著那牆上的對聯說:“杜先生的這副對聯,還是扯下來擦屁股吧,省得丟人現眼!”
  “慚愧,慚愧!杜鏞不才,用人欠妥,讓戴先生委屈了。”
  杜月笙抬頭看了看坐在大餐間東角落的帳房桌前的楊漁笙吩咐:
  “關照廚房送酒菜來,我要向戴先生陪罪几杯!”
  大餐間一聲吩咐,不到半小時,一桌丰盛的酒菜端了上來。
  杜月笙不大喝酒,卻讓佣人拿上了茅台、汾酒和法國香按,由戴笠自己挑選。佣人在一只瓷杯里,斟了半杯法國香按,放到杜的面前。戴笠自己動手,倒了杯茅台。兩人對酌起來。
  酒過三巡,戴笠面紅耳熱。
  杜月笙說:“雨農老弟,能否現在露一手,讓我杜鏞長長見識?”
  “可以。”戴笠說。
  “那好。”杜月笙回頭招呼一下楊漁簽。
  “不瞞杜先生說,要是我自己用熟了的骰子,你要几點我就擲几點給你。至于從沒用過的骰子,我得要先熟悉熟悉。”
  “行。這几副你先試試,若好,就帶走吧。”
  佣人取來一只三寸見方的描金鑲紅木盒子。揭開上蓋,在紅絲絨上,嵌著三副紅黑點的象牙骰子。
  戴笠抓了一副在手里摩委了一會儿,而后先取一粒在自己掌心上滾了几下,又取另一粒滾滾,用右手食指与大拇指捻了几番,之后又放在桌面上試了几試。這么磨菇老半天后,才抬起頭來問:
  “杜先生請要個點吧!”
  “好!”杜月笙摸轉筷子,將自己面前的東西推了推,理出空地來,然后說,“來個八仙過海吧!”
  “來啦!”
  只見戴笠抓骰子在手,握成虛拳,在空中晃了晃,到杜月笙面前的桌子上一放,兩粒小骰子骨碌碌地轉。先是一粒停了下來,朝天面顯出了紅心梅花五。另一粒還在轉著,戴笠在一邊叫著“長三!”說也怪,那骨碌碌轉著的白色小粒通人意似的,果然轉出個黑三點。
  杜月笙點點手,“好手段!”他隨手又從盒子里抓了兩顆骰子,遞到戴笠面前,“換一副試試看。”
  這次戴笠只是把兩只骰子在手中捏了捏,每只往空中拋了一下,接在手里,說:“請杜先生再要個點吧。”
  “來個桃園三結義。”
  “來啦!”
  戴笠一撒手,兩只骰子在桌上飛轉起來。不一會,一只停了下來,點面是一點。
  “劉立德先到了。”戴笠摸著下巴說,“關云長和張翼德還不快快出來。”
  “隨著戴笠的喊聲,骰子停下來,顯出一個二點。
  “果然是身怀絕技!”杜月笙嘴里贊道,心里依然有些不放心,“能不能擲個最大點?”
  “來啦!”戴笠一揚手,兩個骰子滾了几滾,都顯出了六點。
  杜月笙歎服了。他起身在房內踱著,覺得眼前這青年腦筋靈、手段活、气魄大,气度不凡,是把好手。
  “杜先生,讓我到江肇銘那去混碗飯吃吧!”
  “瞎講!”“我說得是實話。”戴笠站了起來。
  杜月笙上前,按住他的肩膀,讓他坐下。
  “雨農,我比你大几歲,你听我閒話一句。你是身怀絕技,但這种‘技’到底是小道。你不能靠這种戲法吃一輩子,活一生呀!你的腦筋靈、手段活、魄力大,前途無量,我勸你還是挺起腰板,大干一場。”
  “杜先生有所不知,我是個窮光蛋,出身低微……”
  “窮光蛋、出身低微怕啥?”杜月笙打斷他的話,“你看上海灘上的大老佬朱茂三、虞洽卿、黃金榮,哪個不是窮光蛋、出身低微?英雄不怕出身低!我杜月笙當年無爹無娘,窮得連褲子穿都沒有,現在怎么樣?只要有膽略、有智慧。抓住机遇不怕苦,就能改變自己。相反,那些公子哥、書呆子屁用沒有!當然,我不是說讀書人沒有本事,讀書人往往有大本事。我就是當初書讀得太少,所以才只有現在的本事。不過,有不少讀書人,我是能讓他們為我所用的。”
  杜月笙越說越激動,走到戴笠旁邊,拍拍戴笠肩膀,懇切地囑咐:“雨農,爹娘沒給我們什么財富,但給我們一個好腦袋,這比什么財富都強。要干,干出讓世人都惊歎的事業來!”
  “杜先生,我戴笠活到二十八歲,還沒有一個人對我講這樣的肺腑之言,我會去干的,不當成功,也當成仁,不然,我對不住你的看重!”說到這里,他站起來,抓住杜月笙的手,“有句話,我不知該不該說。”
  “有什么話,你直說好了!”
  “我戴笠不知天高地厚,今天冒犯之處,望杜先生不要任心里去”
  “哎,此言差矣。你談不上冒犯我。”
  “我戴笠在社會上也可以說闖蕩十几年了,還從設遇見過像您這樣提得起,放得下,大開大合的人物。今日得見,實在是蒼天有眼,我不揣冒昧,想同您結為异性兄弟,跟你打天下。”
  “好呀!”杜月笙一提大腿,高興地說:“真是蒼天有眼,給我送來了這么好的一個兄弟。”
  惺惺借惺惺,好漢識好漢。杜月笙當即就叫楊漁簽寫了金蘭譜,在關帝像前跪拜交換,兩人就此結為“把兄弟”。杜長戴八歲,以后便以杜哥戴弟相識了。
  華燈初放時分,戴笠從杜公館辭出。
  杜月笙的話不斷地在他的耳邊回響:“你今后的去向,听我的安排。”他抬頭看看高樓上紅紅綠綠的霓虹燈,眼前似乎有一圈圈眩目的光環在旋轉。他強烈地意識到,他已開始有用武之地,這位杜大哥,便是他的引路人。他憧憬著自己的未來——上海灘上又一位叱吒風云的新大亨。
  過了三天,想不到杜月笙派人給戴笠送來一張船票,一封書信,一千元盤纏,三套換洗衣服,讓他走路。
  戴笠呆住了。
  過了好一會儿,戴笠才回過神來,撈起船票一看,日期是當天傍晚五點半,上船的地點是十六舖碼頭。
  戴笠把那封信從信封中抽出來,讀了一遍,原來是黃金榮寫給蔣介石的。黃在信中囑托蔣,要多多提攜戴笠。
  當時,蔣介石已當上黃浦軍校的校長,极受孫中山的重用。黃金榮怎么能与他有深交情呢?
  戴笠有些納悶,后來,他才明白其中的原委。
  1916年5月。曾任滬軍都督、又是青幫頭目的陳其美,在上海法租界被袁世凱派人設計暗殺。
  陳其美是蔣介石的恩師密友,他曾介紹蔣介石參加同盟會,謁見孫中山,辛亥革命期間又一手提拔蔣介石當上了滬軍第五團團長。陳其美死后,蔣介石在軍政界失去了靠山.便另找門路.搭上厂當時正在做證券交易生身的張靜仁、戴季陶、陳果夫等人,交往日密。
  這年9月,蔣介石与他們三人結拜為兄弟,并開始參加證券交易的投机活動。

  蔣介石在上海灘做證券生意,時間近六年之久。他開始在虞洽卿創辦的“上海證券物品交易所”當“划線”小職員,干些抄寫記錄,通報行情的雜活,收入不多,頗不得意。后來,他与張靜江、戴季陶、陳果夫等人合伙集資經營“畬鼰兢g紀行”,蔣介石當上了經紀人;几筆生意投机成功;發了點小財。
  在做證券交易生意期間,蔣介石吃喝嫖賭,留連于聲色犬馬之中。連其子蔣經國當時都說他“是典型的下流流氓。”
  既然是流氓,就得找后台,投靠山。
  當時流氓頭子中,紅得發紫、最有勢力的要數黃金榮。于是,蔣介石托虞治卿介紹,欲拜黃金榮為“老頭子”。
  黃金榮對蔣介石也早有所聞,又是虞治卿介紹的.便欣然同意,還正式舉行了拜師儀式、儀式上。由黃金榮的親信徐福生當傳道師,蔣介石畢恭畢敬地投上門生帖子.向安坐在太師椅上的黃金榮行一跪三叩首之禮、從此,他就成了黃金榮的門生。稱黃為“先生”。
  蔣介石拜了“老頭子”后、有恃無恐地流跡在流氓、政客中間,大做他的投机生意。1921年.上海記券交易幣場出現股票暴跌風潮.“畬鼰兢g紀行”在這場風潮中虧損倒閉、蔣介石負債數千元。為逃避債主追索,他整天東躲西藏,處境十分狼狽。
  蔣介石在上海灘終于混不下去了.他決定到廣州去投靠孫中山。黃金榮見自己門生落難也動了惻隱之心,他与虞洽卿等人出面替蔣介石了結債務還送給蔣二百元大洋做南下的路費。
  誰曾想到,蔣介石到了廣州,几年之間竟然混得那么威風凜凜了呢。
  戴笠沒有什么太多的行裝需要整理,全部家私只一個手提藤箱子。告別了表兄,他來到十六舖碼頭時,杜月笙已等在輪船的大餐間里,等著為他送行。
  不等戴笠開口,杜月笙就迎上去說;“事情太急了,來不及同協商量,更來不及為你起程餞行。我想雨衣弟一定會諒解我做大哥的一樣苦心的。”
  接著,杜月笙告訴戴笠。讓他去廣州投軍的原因。杜月笙一向認為.要在中國,特別是上海灘打天下,得有靠山。這靠山便是洋人、軍閥。可是,如今南方的革命党勢力發展很快,將來會有個大气候;要是在這方面,不放出眼光、長遠打算。拉好關系。將來万一革命党得勢。就處于被動地位了。黃金榮收了蔣介石這個徒弟;在蔣跌倒時拉了一把,贈送銀兩讓他投奔孫中山,听說現在已很吃得開,做起了堂堂的黃埔軍校校長了。就像賭博一樣,天門、地門都得押押一然后見風使舵,才能立于不輸之地。
  “那封信你千万別丟。那是我求金榮大哥給你寫的介紹信、你到廣州后,便拿著這封信去找蔣介石。黃老頭子的面子他一定會照顧的,說什么,他也會設法安排你、雨農弟,此一去,靠你自己多用腦袋了。”
  “大哥,你放心!多保重!”
  汽笛一聲長鳴、輪船要開了。送客的人紛紛走到舷梯;在碼頭上轉過身,命揮手。
  夕陽已變得柔合,黃浦江上金光万道。笠站在甲板上,靠在欄杆上,一直向杜月笙揮著手。

  ------------------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shuku.net)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