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六八回 云生胯下女匪發狂痴 箭中雞頭將軍施絕技


  周受三說出妖婦翡仙,裸了全身,在獄發狂,不但劉松山大吃一嚇,連那左宗棠,以及席上眾官,無不認為奇事。藩臬運三司,因見周受三是左宗棠的得意門生,忙去敷衍他道:“周太尊,快請入席再談。”
  劉松山等得周受三坐下喝了几杯之后,方才問道:“太尊是從會宁來的么?”
  周受三點頭道:“是的,我自軍門進省,又提妖婦翡仙,屢次嚴刑審問,要她供出那個馬化癡究竟好人歹人,那知那個妖婦,矢口不移,說是絕不認識什么姓馬的。等我將她收入監里,倒說一天晚上,忽据官媒稟報,說那妖婦,陡將她的全身衣褲,脫得干干淨淨,即有一股白云,從她胯下生出,竟把獄中,籠罩得伸手不見五指。官媒怕她在弄妖術,不要因此遁走,那就干系非輕,但又因為云霧彌漫,不能瞧見妖婦,只好和她軟求,向她膜拜祝贊。果然云霧即散,方才現出妖婦,見她全身裸赤,容顏愈加妖艷。問她為何忽作妖術。妖婦見問,突然垂淚道:‘我的法術,無次不靈,自被你們的劉軍門,把那天癸,射在我的奶上之后,居然法術不靈。今天我想云遁,仍又不靈。你快不要拜我,我求你可否轉求你們周大人,快快把我正法,不要再給我吃這些零碎苦頭了。’“官媒稟于我,我又回到監里,只見那個妖婦,果然一絲不挂的坐在籠子之中。見我進去,忽然向我將她雙目一斜,跟著她的私處里面放出一股淡煙,那煙一著我的身上,我的心里,竟會不能自主,心猿意馬起來。幸虧我听了軍門教我的法子,急把身藏的一塊穢布,向她頭上頂去,妖婦私處里的那股淡煙,陡然散走,我也回复原狀。妖婦便向我下跪哀求道:‘周大人,我既被擒,自然只有一死。你要問我馬化癡的事情,我們教官,雖死不肯咬人。’那時全監之中的犯婦,都因妖婦赤身裸体,說是污穢監神,于眾不利,頓時鼓噪起來。我怕因此哄監,鬧出大事,急以好言勸那妖婦,叫她穿上衣服,妖婦不肯應允,我命十多個官媒,替她去穿,倒說那個妖婦,只把雙目一注官媒臉上,眾人都會滿臉通紅,大現淫態起來。”
  周受三的一個來字,尚未离口,席上眾官,個個無不失笑。左宗棠听得勃然大怒道:“何物妖婦,竟敢施這妖法。”說著,即命戈什哈持了大令,去把妖婦翡仙,提來親自審問。
  戈什哈奉令去后,劉松山始向眾官說道:“這個妖婦說我用了天癸,穢物,用箭射著她的雞頭之上,确有此事。從前李孟群中丞的令妹,李五姐,她曾對我講過,凡是邪法,最忌穢物,我當時即牢記在心,因為我們出兵打仗的人物,難免不遇妖人。”
  劉松山說到此地,便向左宗棠笑上一笑道:“爵帥,標下又知道凡有妖術的婦人,只有私處和雙乳兩處地方,最容易破法,不過破法的人,倘若破得不好,便有性命之憂。那時爵帥命我小心,不可大意,幸而標下的箭法,還能不致虛發。那天標下要与這個妖婦廝殺之先,暗把箭頭用了天癸煮過,臨陣之際,第一箭就射她的雞頭肉上,妖婦頓時暈至馬下,方被標下所擒,這就是標下擒住妖婦的經過,其實也沒什么功勞。”左宗棠听說,很高興的問著眾官道:“諸位同寅,你們老實說說看,我們這位劉軍門,可是一個勇而無謀的人物么?”
  臬台慶伯廉訪首先答道:“劉軍門一听李五姐之言,即能牢記胸中,這就是一個細心的人。有此名將,真正是國家之福。”劉松山慌忙謙遜几句。
  后軍統領高果臣,此時有了醉意,便向左宗棠說道:“穢物為妖所忌,人盡皆知,照標下說來,不怕劉軍門生气,似乎也沒有什么希奇。”
  聶功廷在旁听了不服,即駁高果臣道:“高總鎮,這末你可有劉軍門那個百步穿楊的箭法呢?”
  高果臣被駁,無言可答,偏偏強辯道:“這是用洋槍打去,也一樣的。”
  董福祥也接口駁高果臣道:“洋槍的准頭也不容易。譬如用洋槍打人,平常時候,不論打在那里,只要打死敵人,也是一般。但是破法的當口,又非平常可比,倘若万一沒有打中她的雞頭,打在別處,妖婦倒不曾死,打人的人,可先受著妖法死了。”
  左宗棠因知高果臣的為人,同那吳退庵都司一樣,饒勇善戰,确非他人可及;不過鋒芒太露,恐非保泰持盈之器。平時屢以王壯武公1勉人之語,儆誡訓高吳二人,冀其有所戒懼,或不至半途蹉跌。因為王壯武每以璋鋒以屢割而鈍,源泉以屢汲而渾;治兵莫先于養气,養气在心存勿失等語勸人,當時平發匪、平捻匪的一班名將,無不敬服王壯武的。左宗棠除了劉松山之外,就愛高吳兩個,此時一見大家在駁高果臣,深怕鬧了意見,彼此不睦,于他行軍,大大不利,赶忙用話混過。等得席散,使命劉松山周受三等人,仍回會宁而去,因為劉松山的大營,駐在那儿。
  大眾謝席退出,沒有几時,那個戈什哈已將妖婦翡仙提到,左宗棠正待親自提審,戈什哈忙跪一足的稟明道:“回老帥話,妖婦仍是裸体,沒有辦法,使她穿衣。”
  左宗棠听了大怒道:“本部堂不比別人,曾滌師雖負道學之名,少年時候,還有春燕一聯膾炙人口,到了晚年,又有彭雪琴佩劍逐妾的艷事。本部堂平生未曾二色,一股正气,莫非還怕這個妖婦迷惑不成。你快下去,傳諭兩司,速來會審。”
  戈什哈剛要退出,左宗棠又喝住道:“慢著!吩咐兵丁差役,大堂伺候。”
  戈什哈奉命照辦,等得兩司都到大堂,兵丁差役,執刀的執刀,執棍的執棍,兩縣也帶刑具伺候。左宗棠坐出之后,兩司照例庭參,兩旁的兵丁差役,一聲堂威,戈什哈高唱一聲起去,兩司复又躬身一揖,退至兩邊預設的桌上坐下,兩縣站在一邊,很有戲文上三堂會審的威風。
  當時左宗棠又命大開轅門,一任百姓觀看,蘭州百姓,何消說得,這天前來看左爵帥大審妖婦翡仙的民眾,真是万人空巷,擁擠不堪。在那妖婦一經提上的時候,一班少年民眾,陡見一個光身赤体,二十四万分美貌的翡仙,嬌滴滴,軟洋洋,跪在大堂之上,頓時情不自禁,哄然發喊一聲,當下陡听得嘩啦啦的一聲巨響,說也好笑,那座极其堅固,畫著一只要想吞日大貪1的照壁,早被民眾擠倒下來。跟著又有三五万的民婦,各人手執捧香一支,如朝涌般的,奔至大堂之前,人聲嘈雜,万頭攢勸,齊向左宗棠跪香,要求赦了翡仙。
  左宗棠忙命兩縣好言勸散,方才喝問翡仙道:“一個婦人,應以廉恥為重,你既懂得一點邪術,難道連父母的遺体,都不知道愛惜的么?本部的今天親自審問,正是你的便宜之處。你能老實供出馬化癡的為人,本部堂可以法外施仁,赦爾一命,也未可知。”左宗棠一邊說著,一邊把那惊堂一拍道:“好好供來,否則大刑伺候。”
  翡仙听說,便將她那一捏柳腰,輕輕一扭,跑上半步,雙眼望著左宗棠,以及滿大堂的人眾,很流利的一瞄;倒說滿堂人眾,上自兩司,下至兵役,無不雙眼緊閉,不敢正眼瞧她。左堂棠呢,卻能鎮定如琚A未為所勸,又喝聲道:“你這妖婦,快快不必再用這般妖術,本部堂聞你在那監中,只求速死,一個既求速死,試問還有什么顧忌,何必如此再幫姓馬的呢?”
  翡仙瞧見左堂棠不為妖術所迷,只好磕上一個頭道:“爵帥所說甚是。一個人已到求死,還有什么顧忌,不過犯婦确不認識姓馬的,叫我供些什么?”
  左宗棠搖搖頭道“好個妖婦,真的矢口不移。”說著,即向左右喝聲道:“將她重責一百大杖再說。”
  翡仙急將她的雙手向左右執刑的一攔道:“且慢!”又朝左宗棠拱手說道:“大清律例,婦人若非犯奸罪,不得笞杖。”
  左宗棠不待翡仙說完,忙喝問道:“你懂律例,那就好講了。本部堂問你,你可知道本朝定例,婦人得免笞杖,無非保其廉恥,你今裸体迷人,還有廉恥心不成。”
  翡仙語塞,自己伏至階下,預備受杖。
  此時臬司已將雙眼睜開,出位向左宗棠打上一躬道:“妖婦既是不肯承認知道馬化癡,爵帥何必定要問她,況她本与馬化癡不是一案。這個朝廷的大堂,一個裸婦在此任人觀看,殊失威嚴。”說到這句,暗比一個手勢,似請左宗棠迅將翡仙問斬之意。
  左宗棠連連點首,便命左右斬了此妖。
  那時的董福祥,還是一個千總職位,忽然福至心靈起來,不待左右動手,他就很快的拔出馬刀,向那伏在地上的翡仙,疙瘩一聲,早將一個血淋淋的美人腦袋,提到手中,獻与左宗棠過目。
  左宗棠大喜,正待夸獎董福祥的當口,誰知一班跪香的婦女,忽又鼓噪起來,大有要搶翡仙腦袋的樣子。董福祥急攜翡仙之首,奔出大堂,越過民眾面前,到了旗杆底下,將身一縱,恍如猿猴一般,索索索的援木而上,頃刻已至杆頂,懸首杆上,又用一只手,抓住旗杆,將身向外一揚,兀像一面旗子懸在那儿,复又找出手槍,向著民眾大聲喝道:“你們不散,老子便打你們一個稀爛。”他的爛字未曾說完,如蟻般的民眾,頃刻間,散得無影無蹤。
  等得董福祥溜下旗杆,回到大堂,左宗棠已經退堂入內,董福祥入內稟覆,左宗棠連點其首道:“好好,辦得很妥。你且回到會宁,听候本部堂的升賞便了。”
  董福祥謝了退出,連夜騎了快馬,奔至會宁,等他赶到,老遠的已經听得一片喊殺之聲,料知劉松山又在和那白彥虎的部下開戰,他又拔出手槍,大喝一聲,殺入陣去,抬頭一望,不禁把他這位殺人不眨眼的董福祥千總大老爺,嚇得連連稱奇。你道為何?原來那個偽皇后白朱氏,偽宮主白珊鳳,也是光身赤体的,正与劉松山在那儿大戰。
  董福祥雖然口中稱奇,但怕他們主將劉松山著了兩個妖婦的妖術,忙不迭的把槍瞄准那個偽皇后白朱氏的咽喉,拍的一聲放去。當時在董福祥的意思,自恃他的放槍工夫,也不弱于劉松山的箭法,以為一槍打去,一定要使白朱氏那個標致腦袋,立与頸項脫离關系。豈知說也奇怪,只見那個白朱氏,起先故作不知,直待子彈已經近身,方才用她手上的一把馬刀,飛快的向那子彈一擋,同時扑的一聲,先將那個子彈,擋了回來,雖然未把董福祥這人打死,也可危乎其危的了。
  董福祥一見白朱氏有此絕技,倒也知難而退,正擬回馬,忽又听得呼呼呼的一聲飛箭之聲,疾忙定睛一看,那支飛箭,早已不偏不倚的射中白朱氏的雞頭肉上,那個白朱氏的身子,一經中箭,就在馬上晃了几晃,扑的掉下馬去。此時的董福祥,在旁瞧得親切,如何還肯放過,立即一馬捎至白朱氏的跟前,手起一刀,砍下腦袋,取到手中,飛馬去向劉松山那儿獻功。
  那知董福祥尚未奔到劉松山那儿,那個偽公主白珊鳳,早又飛馬追來,要想奪回她那母親的首級。董福祥一听鈴聲將近,知道白珊鳳妖術更加厲害,一時沒有主張,不覺喊出一聲我命休矣。董福祥正在一邊大喊,一邊持了首級,伏鞍而逃的當口,就在此時,又見他的主將劉松山,向他大聲高喊道:“董千總不必害怕,本軍門前來救你來也。”劉松山的也字,剛剛出口,跟著又向白珊鳳的右乳之上,扑的一箭,可怜這位白珊鳳,母親的首級沒有搶到,自己又跌馬下。
  董福祥赶忙挂下身去,順手一刀,又將白珊鳳的首級砍落,取到手上,把那兩個首級并到一起,朝著白軍陣中一揚道:“你們要命快快投降!”那班回兵,一見白后母女,均死非命,只得一聲發喊,潰散開去。
  官軍既是大獲全胜,劉松山忙向董福祥夸獎道:“今天董千總的功勞不小,快快回營記功。”
  當下他們二人,回到營中,有人接過白氏母女首級,劉松山大排酒筵,請董福祥坐了首席,眾將挨次坐下奉陪。
  劉松山笑向大眾說道:“今天本軍門有兩樁可喜之事,諸位可曾知道。”
  眾將一齊答道:“軍門又得兩個巨匪的首級,可是兩樁喜事。”
  劉松山搖頭道:“非也,一樁是殺了白匪母女,一樁是我們這位董千總,他本是回民,居然能夠一點沒有徇私,真正可喜。”
  大眾听了,無不稱贊董福祥道:“董總爺,你真是一位硬漢,也是邦家的福气。”
  原來回教的義气最重,每有私下徇情之事,董福祥偏偏不然,正是异事。
  當時董福祥忙答大眾道:“福神雖是一個粗人,對于公私二字,尚能分得明白。我若對于白氏母女,要留私情,那就也不手刃那個翡仙了。”
  大眾听了,一時不解,董福祥始將左宗棠親坐大堂,審問翡仙,以及他趁翡仙伏地受杖之時,砍了翡仙之事,一情一節的述給大眾听了,大眾和劉松山听說,更加夸董福祥的武藝不置。
  及至席散,劉松山辦了公事,專人把那白氏母女首級,送到左宗棠那里請功,左宗棠看了公事,一面將那兩個首級,轅門號令,一面飛奏朝廷。
  又過兩月,因為長久未得到劉松山那邊的軍報,正在惦記之際,宁夏將軍吉祥前來拜會,請見之后,吉祥面現惊惶之色的問道:“季翁此地,這几天可得著劉軍門的軍報么?”左宗棠搖頭答道:“沒有沒有,兄弟正在這里擔心,老哥那邊,可有什么确信。”
  吉祥連連答道:“敝處的協參領兀爾達,剛從定西一帶查案回來,据稱那個巨匪白彥虎,因見他的妻女將官,一同被擒號令,已把平涼、靜宁一帶要隘,統統占据,手下回兵,約有十万,聲稱非將劉壽卿軍門和董福祥、周受三等三人,捉去報仇,誓不為人。”
  左宗棠听了大惊道:“平涼、靜宁,都是要隘,兄弟早已防到,日前業已檄調高果臣一軍,從他清澗防地,進駐靜宁,以扼白匪,怎么好久未据詳報,不知何故。”
  左宗棠剛剛說到此地,只見一個戈什哈帶進一個密探,左宗棠忙問,可有什么緊要軍情報告。
  那個密探跪稟道:“回爵帥的話,探子探得清澗地方的高軍,似有變叛情事,只因那儿步哨太多,不能進去打听。”左宗棠和吉祥兩個,一听密探之話,不覺一齊失惊道:“這還了得。”
  左宗棠又對吉祥緊蹙雙眉的說道:“高果臣的饒勇善戰,是他長處,性情浮躁,是他短處,兄弟屢屢勸誡,不料竟有此變,現在不知究是怎么一回事情。”
  吉祥听說,忽冒冒失失的問道:“高果臣這人可靠么?不要受了匪眾煽惑,他竟做起忘恩負義的事情起來。果然如此,省垣地方,頗覺可危。”
  左宗棠大不為然的答道:“老哥不要多疑,兄弟行軍多年,別的長處,雖然沒有什么,自己將領,何致叛我,我料高果臣必因意气用事,部下不服,為匪所乘,或者有之。”
  吉祥連忙謝罪道:“這是兄弟以小人之心,在度君子之腹了。”
  左宗棠即命密探再去探听。
  又急問戈什哈道:“陳亮功陳大人,昨天稟辭,不知走了沒有,就是走了,諒還不遠,快快派人前去追回。”
  戈什哈奉命去后,吉祥也就告辭而去。及到半夜,陳亮功已被追回,連夜進見,左宗棠急問道:“平涼一帶,被匪占据,高果臣那儿,又有兵變之事,你可曉得?現在怎么辦法?”陳亮功忙答道:“標下剛据飛探稟知,平涼之事,我們壽卿軍門,似乎稍稍疏忽一些。”
  左宗棠道:“此刻不是說空話的時候,你快率領本部隊伍,赶快去到清澗,只要陳亮功听說,一連答應了几個是字,赶忙退出,漏夜料理前往,那知尚未赶到清澗地方,又得探子報稱,說是清澗地方,火光融融,似乎無路可以進兵。
  陳亮功正擬問話,忽見李成柱單身的飛馬而至。正是:

  自古軍情同一轍
  如今謀略异當時

  不知李成柱究由何處而來,可知清澗之事,且閱下文。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