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曾國藩生平



                (作者不詳)

曾國藩(1811--1872年)是中國歷史上最有影響的人物之一,他從湖南雙峰一個偏僻的小山村以一介書生入京赴考,中進士留京師后十年七遷,連升十級,37歲任禮部侍郎,官至二品。緊接著創見因母喪返鄉,恰逢太平天國巨瀾橫掃湘湖大地,他因勢在家鄉拉起了一支特別的民團湘軍,歷盡艱辛為清王朝平定了天下,被封為一等勇毅侯,成為清代以文人而封武侯的第一人,后歷任兩江總督、直隸總督,官居一品,死后被謚“文正”。曾國藩所處的時代,是清王朝由乾嘉盛世轉而為沒落、衰敗,內憂外患接踵而來的動蕩年代,由于曾國藩等人的力挽狂瀾,一度出現“同治中興”的局面,曾國藩正是這一過渡時期的重心人物,在政治、軍事、文化、經濟等各個方面產生了令人注目的影響。這种影響不僅僅作用于當時,而且一直延至今日。從而使之成為近代中國最顯赫和最有爭議的歷史人物。

               一)少年得志仕途亨通

  曾國藩,字伯函,號滌生。1811年出生于湖南省雙峰縣井字鎮荷葉塘的一個豪門地主家庭。祖輩以農為主,生活較為寬裕。祖父曾玉屏雖少文化,但閱歷丰富;父親曾麟書身為塾師秀才,滿腹經綸,作為長子長孫的曾國藩,自然得到二位先輩的愛撫,他們望子成龍心切,便早早地對曾國藩進行封建倫理教育了。曾國藩6歲時入塾讀書,8歲能讀八股文誦五經,14歲時能讀周禮,史記文選,并參加長沙的童子試,成績俱佳列為优等,可見他自幼天資聰明,勤奮好學。至1832年他考取了秀才,并与歐陽滄溟之女成婚,踏上了人生的一大台階。曾國藩剛28歲便考中了進士,從此之后,他一步一階的踏上仕途之路,并成為軍机大臣穆彰阿的得力門生。在京十多年間,他先后任翰林院庶吉士,累遷侍讀,侍講學士,文淵閣直閣事,內閣學士,稽察中書科事務,禮部侍郎及暑兵部,工部,刑部,吏部侍郎等職,曾國藩就是沿著這封仕途之道,步步升遷到二品官位。從文才上看,曾國藩的仕途暢通是与他好學有關,他學習孜孜不倦,苦讀日夜不息,尤其在京參加朝考進入庶常館學習后,“日以讀書為業”。勤于求救,不恥下問,博覽歷史,重視理學,還讀了大量的詩詞古文,才華橫溢,滿腹經綸。官吏中如此勤奮好學者實不多見。由于他博覽群書,涉獵文獻,故在政治上有自己的獨特觀點:如要統治者“內圣外王”,要自如地運用儒法思想治理天下。他推崇程朱理學,認為程朱理學正統于孔孟之道,后君臣應以習之。尤其他曾主張或奏明皇上,提出治理天下之辦法,涉及吏治与廉洁,選材与用材,物質与財用,兵力与兵法等。他應詔陳述政治主張說:“今日所當講求者,惟在用人,人才不乏,欲作用而激揚之,則賴皇上之妙用,有轉移之道,有培養之方,有考察之法,三者不可廢。臣觀今日京官辦事通病有二,曰退縮,曰瑣屑。外官辦事通病有二,曰敷衍,曰顢頇。習俗相沿,但求苟安,無過不肯振作起來,將一遇困難,國家必有乏才之患。”要想使官員振作起來,又須皇上以身作則。他從理論乃至實踐上都极力標榜封建倫理道德,來維護地主階級的根本利益。從武將上說,他本不具備先決條件,然而正是由于他的步步青云,得到了皇上与同僚們的青睞,他感皇恩,謝皇意,甘為保主子盡心盡力,表現在為建湘軍嘔心嚦血,精心操勞練出了一支戰斗力賽過綠營的正規軍,為鎮壓太平天國立下了赫赫戰功,為清王朝西拼東殺,征戰畢生,直至卒死在兩江總督的寶座上。

               二) 曾國藩之思想學術

曾國藩作為近代著名的在政治家,對“乾嘉盛世”后清王朝的腐敗衰落,洞若觀火,他說:“國貧不足患,惟民心渙散,則為患甚大。”對于“士大夫習于憂容苟安”,“昌為一种不白不黑、不痛不庠之風”,“痛恨次骨”。他認為,“吏治之坏,由于群幕,求吏才以剔幕弊,誠為探源之論”。基于此,曾國藩提出,“行政之要,首在得人”,危急之時需用德器兼備之人,要倡廉正之風,行禮治之仁政,反對暴政、扰民,對于那些貪贓枉法、漁民肥已的官吏,一定要予以嚴懲。至于關系國運民生的財政經濟,曾國藩認為,理財之道,全在酌盈劑虛,腳踏實地,洁已奉公,“漸求整頓,不在于求取速效”。曾國藩將農業提到國家經濟中基礎性的戰略地位,他認為,“民生以穡事為先,國計以丰年為瑞”。他要求“今日之州縣,以重農為第一要務”。受兩次鴉片戰爭的沖擊,曾國藩對中西邦交有自已的看法,一方面他十分痛恨西方人侵略中國,認為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鼾睡,并反對借師助剿,以借助外國為深愧”;另一方面又不盲目排外,主張向西方學習其先進的科學技術。

  《治學論道之經》

曾國藩是清末著名換理學大師,學術造詣极深。他說:“蓋真能讀書者,良亦貴乎強有力也”,要有“舊雨三年精化碧,孤燈五夜眼常青”的精神。寫字或陽剛之美,“著力而取險勁之勢”;或陰柔之美,“著力而得自然之味”。文章寫作,需在气勢上下功夫,“气能挾理以行,而后雖言理而不灰”。要注意詳略得當,詳人所略,略人所詳,而“知位置者先后,翦裁之繁簡”,又“為文家第一要也”。為文貴在自辟蹊徑,“文章之道,以气象光明俊偉為最難而可貴”。“清韻不匱,聲調鏗鏘,乃文章第一妙境”。

《持家教子之術》

著名歷史學家鐘書河先生說過,曾國藩教子成功是一個事實。無法抹殺,也無須抹殺。曾國藩認為持家教子主要應注意以下十事:一、勤理家事,嚴明家規。二、盡孝悌,除驕逸。三、“以習勞苦為第一要義”。四、居家之道,不可有余財。五、聯姻“不必定富室名門”。六、家事忌奢華,尚儉。七、治家八字:考、寶、早、掃、書、疏、魚、豬。八、親戚交往宜重情輕物。九、不可厭倦家常瑣事。十、擇良師以求教。

《疆場競斗之計》

曾國藩以編練湘軍起家,書生治國,鎮壓了中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農民起義——太平天國運動,其軍事思想內涵极丰,确有過人之處。他認為,兵不在多而在于精,“兵少而國強”,“兵愈多,則力愈弱;餉愈多,則國愈貧”。主張軍政分理,扣負其責。他購買洋槍、洋炮、洋船,推進中國軍隊武器的近代。治軍以嚴明軍紀為先,同時著意培養“合气”,將士同心,他認為“將軍有死之心,士卒無生之气”。選 擇有四點要求:“一曰知人善任,二曰善覘敵情,三曰臨陣膽實識,四曰營務整齊”。曾國藩軍事思想中最丰富并值得今人借鑒的是其戰略戰術。如“用兵動如脫兔。靜如處女”,主客奇正之術,“扎硬寨,打死仗”,水師不可順風進擊,善擇營地,“先自治,后制敵”,深溝高壘,地道攻城之術,水陸配合,以靜制動,“先拔根本,后翦枝葉”等等。

《處世交友之道》

曾國藩對交友之道頗有見地,他認為交友貴雅量,要“推誠守正,委曲含宏,而無私意猜疑之弊”。“凡事不可占人半點便宜。不可輕取人財”。要集思廣議,兼听而不失聰。“觀人之法,以有操守而無官气、多條理而少大言為主”。處世方面,曾國藩認為,“處此亂世,愈窮愈好”。身居高官,“總以錢少產薄為妙”。“居官以耐煩為第一要義”,“德以滿而損,福以驕而減矣”。為人須在一“淡”字上著意,“不特富貴功名及身家之順逆,子姓之旺否悉由天定,即學問德行之成立与否,亦大半關乎天事,一概笑而忘之”。“功不必自已出,名不必自已成”,“功成身退,愈急愈好”。曾國藩寫有格言十二首,基本上概括了他的處世交友之道。

《修身養性之訣》

曾國藩總結了修身十二款:敬、靜坐、早起、讀書不二、讀史、謹言、養气、保身、日知所亡、月無亡不能、作字、夜不出門。他認為古人修身有四端可效:“慎獨則心泰,主敬則身強,求人則人悅,思誠則神欽”。曾國藩不信醫藥,不信僧巫,不信地仙,守篤誠,戒机巧,抱道守真,不慕富貴,“人生有窮達,知命而無憂。”曾國藩認為:“養生之法約有五事:一曰眠食有琚A二曰懲貧,三曰節欲,四曰每夜臨睡前洗腳,五曰每日兩飯后各行三千步。”養生之道,“視”、“息”、“眠”、“食”四字 最為要緊,養病須知調衛之道。

褒貶不一

“譽之則為圣相,讞之則為元凶”。

正如辛亥革命中的怪杰章炳麟對曾國藩的評价一樣,近百年來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對曾國藩褒揚者有之,斥罵者也不乏其人。早在曾國藩鎮壓太平天國時,即有人責其殺人過多,送其綽號“曾剃頭”。到了1870年“天津教案”,不少人罵他是賣國賊,以致曾國藩也覺得“內咎神明,處咎清議”,甚至有四面楚歌之慮。辛亥革命后,一些革命党人說他“開就地正法之先河”,是遺臭万年的漢奸,建國后的史學界對他更是一罵到底,斥為封建地主階級的衛道士、地主買辦階級的精神偶像、漢奸、賣國賊、殺人不眨眼換劊子手等等,予以全面否定。歷史是各种复雜因素的有机組合体,歷史從物也是如此,對复雜的歷史人物予以簡單、片面的肯定或否定,都是不客觀的,都不符合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和實事求是的要求。80年代以來,學術界對曾國藩的研究逐步深入,對他的評价也相對客觀。隨著有關曾國藩的小說和傳奇故事的出版,越來越多的人對其產生興趣,他們希望能透過作家描述的人物形象更多的了解曾國藩的學識、見解和主張,更直接、更清晰、更深入地窺見他的內心世界。

三)軼事點滴

毛澤東“獨服曾文正”之謎

毛澤東年青時,曾對曾國藩傾服備至,現藏韶山紀念館的光緒年間版《曾國藩家書》中,數卷扉頁上都有毛手書的“詠之珍藏”。他曾說:曾國藩建立的功業和文章思想都可以為后世取法。認為曾編纂的《經史百家雜鈔》“孕群籍而抱方有”,是國學的入門書。曾國藩治軍最重視精神教育,毛一生很注意這點。曾“愛民為治兵第一要義”。毛建立紅軍之初便制定了《三大紀律,八項注意》。

蔣介石推崇曾國藩之謎

蔣多次告誡他的子弟僚屬:“應多看曾文正,胡林翼等書版及書禮”,“曾文正家書及書禮......,為任何政治家所必讀。”他審訂《曾胡治兵語錄注釋》時說:曾氏已足為吾人之師資矣。在黃浦軍校,他以曾國藩的《愛民歌》訓導學生。他說我認為曾、左能打敗洪、楊是他們的道德學問、精神与信心胜過敵人。

“譽之為圣相,讞之為元凶”之謎

曾國藩曾被人推許為孔子、朱子以后,再度复興儒學的圣哲;建樹功業、轉移運世的偉人賢者,清朝咸同中興第一名臣。然而,也有人罵他是民賊、元凶、漢奸、民族罪人、擅權濫殺的“曾剃頭”、好名失德的“偽君子”。

《曾國藩家書》影響歷史不衰之謎

太平天國失敗后,清廷對權重勢大的曾國藩极度猜忌,曾為表明心跡,做出了有違個人性格的事刊印《家書》。

違朝廷大禁納妾之謎

五十一歲時,咸丰帝大喪期間,秘娶小妾,“違制失德”,故有人斥其為“偽君子”。終生以“拙誠”“堅忍”行事曾國藩“貌之過人者,眼作三角形,常如欲睡,身材僅中人,行步則极厚重,言語遲緩。”

“一生愛錢”之謎

三十歲時,作一件青緞馬褂,遇慶賀及新年時穿一次,三十年后,衣猶如新。在南京總督府任內,要求夫人和儿媳們,每晚要績麻紡紗,下廚作飯。

四)大事年表

1811年(嘉慶16年)11月26日(農歷10月11日)生于湖南省雙峰縣荷葉鄉天平村, 乳名寬一。

1815年(嘉慶20年)5歲在家識字讀書。一年后入家塾“利見齋”。

1826年(道光6年)16歲春,應長沙府試(童子試),名列第七。

1830年(道光10年)20歲就讀于衡陽唐氏宗祠,師從汪覺庵。一年后轉入湘鄉漣 濱書院。改號滌生。

1833年(道光13年)23歲秋,參加湘鄉縣試,考取秀才。

1834年(道光14年)24歲春,入岳麓書院。秋,參加鄉試中第三十六名舉人。冬,入京准備會試,途徑長沙,始与劉蓉相交。

1835年(道光15年)25歲4月,會試落第,留京寓長沙會館讀書。

1836年 (道光16年)26歲春,恩科會試再次不第,出京返家。至長沙,与劉容、郭嵩燾在湘鄉會館相聚兩個月。

1838年(道光18年)28歲會試中第三十八名貢士。試后改名國藩。殿試取在三甲第四十二名,賜同進士出身。朝考列第一等第三名,道光帝拔置第二名。授翰林院庶吉士。年底乞假返家。

1839年(道光19年)29歲夏,出衡陽,謁杜工部祠、石鼓書院。秋,出邵陽,察訪武崗、新化、蘭田、永丰。12月,子紀澤生,离家起程赴京。本年 起始作日記,持之以琚A至終不輟。

1840年(道光20年)30歲5月,庶吉士散館,列二等十九名,授翰林院檢討。7月,得病,經歐陽兆熊、吳廷棟治療、護理,兩月始愈,三人遂成好友。

1841年(道光21年)31歲8月,偕倭仁往謁理學大師唐鑒,請教治學之方,檢身之要。“考德問業”,“為義理所熏蒸”。11月,任國史館協修,遍鑒前史,辨具得失。是年,喜讀胡林翼贈送的《陶文毅公文集》。寫作《里胥》,直道民間疾苦,鞭笞腐敗更治。

1842年(道光22年)32歲致力程朱之學,每日必做日課:早起、主敬、靜坐、讀書不二、讀史、謹言、養气、保身,日知所亡、月無忘所能、作字、夜 不出門。

1843年(道光23年)33歲4月,升任翰林院侍講。7月,欽命為鄉試(四川)正考官。12月,充文淵閣校理。8月,補授翰林院侍講。

1844年(道光24年)34歲8月,郭嵩燾引江忠源來見,結為師生。派充翰林院教習庶 吉士。

1845年(道光25年)35歲10月,升翰林院侍講學士。李鴻章入京會試,以年家子投其 門下受業。

1846年(道光26年)36歲1月,充文淵閣直閣事。自書其書舍曰:“求闕齋”。夏秋間,養病城南報國寺,与同寓劉傳瑩就漢學、宋學深入研討,知學須返本務要,“執兩用中”。

1847年(道光27年)37歲7月,升授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街。11月,欽派武會試正 總裁,殿試讀卷大臣。

1848年(道光28年)38歲3月,子紀鴻生。10月,輯錄古今名臣大儒言論,按修身、齊家、治國三門分三十二目輯成《曾氏家訓》。

1849年(道光29年)39歲2月,升授禮部右侍郎。9月,署兵部右侍郎。

1850年(道光30年)40歲4月,上《應詔陳言疏》,直揭官場“委靡因循”、官吏“畏葸”“柔靡”。“今日所當講者,惟在用人一端耳”。7月,兼署部左侍郎。

1851年(咸丰元年)41歲1月,洪秀全在廣西桂平金田村組織起義。5月,上《敬陳圣德三端預防流弊疏》,咸丰帝“怒擲其折于地”欲罪之。

1852年(咸丰2年)42歲1月,上《備陳民間疾苦疏》。7月,任江西鄉試正考官。行抵安微太湖縣小池驛,得母訃聞,回籍奔喪。10月初抵家。太平軍出廣西、入湖南,9月攻長沙,10月取決岳州。

1853年(咸丰3年)43歲1月21日,接幫辦湖南團練旨。經郭嵩燾力勸出保桑梓。30日,抵長沙与湖南巡撫張亮基商辦團練。3月19日,太平軍攻占江宁,定都為天京。9月,奏准移駐衡州練兵。11月,建衡州船厂赶造戰船。派人赴廣東購買洋 炮,籌建水師。

1854年(咸丰4年)44歲2月25日,奉命率師出征太平軍。發布《討粵匪檄》。命褚汝航為水師總統、塔齊布為陸軍先鋒,統率17000人,揮師北上。5月,兵敗靖港,投水自裁獲救。

7月25日,重整水陸各軍后,出師攻陷岳州。10月14日取武昌。咸丰帝令其部署理湖北巡撫。7天后收回成命。改賞兵部侍郎銜。12月2日攻陷田家鎮。

1855年(咸丰5年)45歲2月12日夜,石達開總攻湘軍水營,燒毀湘軍戰船100余艘。曾國藩座船被俘,“文卷冊牘俱失”。”公憤极,欲策馬赴敵以死”,羅澤南、劉蓉力勸乃止。

1856年(咸丰6年)46歲 7月,坐困南昌。9月2日,楊、洪內訌(天京事變)后,太平軍元气大傷。10月,曾國藩在長募勇組建吉字營入援江西。

1857年(咸丰7年)47歲2月27日,其父去世,偕第國華回籍奔喪。7月,兩次上疏,請求在家終制,獲咸丰帝准許。是年建“思云館”。

1858年(咸丰8年)48歲5月19日,李續賓、楊岳斌率水陸兩軍攻陷九江。第國華入李幕。7月13日,接上諭命其出辦浙江軍務,17日起程。8月5日,抵武昌。与胡林翼會商進兵、籌餉之策。11月15日,李續賓、曾國華死于三河之役。12月,作《愛民歌》以訓湘軍。

1859年(咸丰9年)49歲1月,李鴻章來建昌進謁、留營襄辦軍務。是月,曾國葆改名貞干入湘軍,為其兄國華報仇。2月,作《圣哲畫像記》。11月,擬四路進兵之策,攻取安慶。

1860年(咸丰10年)50歲5月,輯錄《經史百家雜鈔》26卷,“取精用宏”,“盡掄四部精要”。

6月,左宗棠來營,留住兩旬,商討東南大局;奉命以兵部尚書銜署理兩江總督。

7月,委授兩江總都,并以欽差大臣督辦江南軍務。10月18日与胡林翼、李續賓商籌北援之策。上疏請求帶兵北上掃夷勤王、以“雪敷天之憤”。12月,祁門大營兩度被困,太平軍距大營僅20里,“危險万狀”。

1861年(咸丰11年)51歲8月23日,是《复陳購買外洋船炮折》:“購買外洋船炮,則為今日救時之第一要務。”9月5日,湘軍攻陷安慶。25日,移住安慶。11月20日,奉旨督辦四省(蘇、皖、浙、贛)軍務,其巡撫、提鎮以下悉歸節制。12月,在安關刨辦內軍械所。年底,定三路軍進軍之策:“以圍攻金陵屬之國荃,而以浙事屬左宗棠,蘇事屬李鴻章,于是東南肅清之局定矣。

1862年(同治元年)52歲1月31日,奉旨任兩江總督協辦大學士,曾國荃補授浙江按察使。2月14日,左宗棠率軍由江西入浙江。4月,李鴻章率軍抵上海。5月,曾國荃率軍進駐雨花台,會同彭玉麟的水師圍攻天京。7月18日,為借兵助剿事再疏力陳利害:“島人借助剿為圖利之計......而中華之難,中華當之”,決不能讓洋人以助剿來“蹂躪中國之土地”。9月,為死于戰亂而未及安葬的桐城儒生方東樹、戴鈞衡6人立石修墓,妥為安葬。12月,其第曾國葆病死于雨花台湘軍大營。年底,華衡芳与徐壽父子試制成中國第一台蒸气机,曾國藩見后,于當天日記中寫道:“竊喜洋人之智巧我國亦能為之,彼不能傲我以其所不知矣!”

1863年(同治2年)53歲1月28日,安慶內軍械所造出的我國第一條木殼小火輪,曾國藩登船試航后,喜而命名“黃鵠號”。5月7日,致函總理各國事務衙門,謂“洋人本有欺凌之心,而更授以可凌之勢;華人本有畏怯之素,而逼處可怯之地”,反對購買要由海軍上校指揮控制的船艦。6月13日,石達開兵敗大渡河。9月,与容閎見面,商籌建立一個可以災圃旎器的工厂。12月3日,交容閎68000兩銀赴美購買机器。

1864年(同治3年)54歲1月,派李鳳苞測量江浙外海各島嶼沙線。5月,江浙藏書遭兵動多有毀損,定刊書章程,即于安慶設書局,刊刻各种經史。6月3日,洪秀全病世天京,其長子繼位。7月19日,湘軍攻恰陷天京,太平軍宣告失敗。7月,曾國藩賞加太子太保、一等侯爵。曾國荃賞太子少保、一等伯爵。8月15日,奏准裁撤湘軍25000人。

10月,行轅移駐安陵。11月,奏准停征厘舍、畝捐。12月,主持修复江南貢院,補行江南鄉試,會考江南优貢。

1865年(同治4年)55歲1月,選漢唐以來各臣奏疏17首,編《鳴原堂論文》。3月,主持修葺种山、尊經兩書院。收養八百孤寒子弟,并從自已養廉銀中捐款課獎。5月26日,接上諭:率軍赴山東剿捻。6月,主持整理《王船山遣書》完稿,共320卷,交金陵書局出版。6月18日,北上剿捻之策:重鎮設防,划河圈圍,清野查圩,馬隊追蹤。9月,經楊州、清江浦抵徐州。一路調兵布防堵圍,沿途又張榜招員。10月,將金陵制造局上遷海虹口,和李鴻章原設的炮局及購自美國人的鐵厂合并,再加容閎購回的百多部机器建成江南制造總局。12月,核定長江水師永遠章程及營制營規。

1866年(同治5年)56歲3月,由徐州赴濟宁,沿途謁孟、孔、曾諸圣墓。9月24日,捻軍突破防線,進入山東。連續2次請假,在營調營。10月,奏陳:剿捻無效,病難速痊,請開協辦大學士、兩江總督之缺。12月,回任兩江總督。

1867年(同治6年)57歲3月,在江南制造總局下設造船所試制船艦。同時擬設譯書館。5月,會同李鴻章將江南制造總局由虹口遷高昌廟,征地擴遷,規制大增。6月,補授体仁閣大學士。

1868年(同治7年)58歲4月,奉上諭改授為武英殿大學士。5月31日,至上海視察江南制造成總局。8月,奉命調任直隸總督。9月,江南造船厂試制的第一艘輪船駛至江宁,曾登船試航,取名“恬吉”。12月,抵京師,陛見那拉氏与同治皇帝。

1869年(同治8年)59歲2月27日,奏陳直隸應辦事宜,以練兵、飭吏、治河為至要。6月,奏請按湘軍制改造直隸練軍。8月,作《勸學篇示直隸士子》,提出儒學有義理、考据、經濟、辭章四科,唯義理為治學根本。12月,奏陳:“直隸清理積獄......計審結并注銷之案四万一千余起,多作塵牘,為之一清。”

1870年(同治9年)60歲4月,肝病日重,右目完全失明。奏准病假一月。5月續假一月。6月,天津教案發生, 奉命前往處理。7月11日,抵津。出令放告,要求津民据實檢舉揭發。23日,法國公使羅叔亞來見,要求殺天津道員、知府、知縣為法領事抵命,并以戰爭相威脅,曾國藩嚴詞拒絕。24日,奏陳:挖眼剖心,全無實据;津民生憤,事出有因。”8月,奏陳:本案凶犯已拿獲九名,惟羅叔亞意欲“三員議抵”,斷難允求。府、縣本無大過送交刑部已屬情輕法重。9月,兩江總督馬新貽遇刺身亡,曾國藩調任兩任總督,李鴻章調補直隸總督。10月17日,起程南下。11月3日,六十大壽,御賜“勳高柱石”匾額。24日,作家訓日課四條:一曰慎讀則心安,二曰主敬則身強,三曰求仁則人說,四曰習勞則神欽。

1871年(同治10年)61歲8月19日,挈李鴻章聯銜會奏《擬選子第出洋學藝折》。9月,視察水陸各營防務、訓練情況。11月抵上海,23日在滬設宴慶祝61歲生日。

1872年(同治11年)62歲2月27日,領銜上奏:促請對“派遺留學生一事”盡快落實。并提出在美國設立“中國留學生事務所”,推荐陳蘭彬、容閎為正副委員常駐美國管理。在上海設立幼童出洋肄業局,荐舉劉翰清“總理滬局選送事宜”。3月1日,時發腳麻之症,舌蹇不能語。3月12日,午后散步署西花圃,突發腳麻,曾紀澤扶掖回書房,端坐三刻逝世。是月,清廷聞訃,輟朝三日。追贈太傅,謚文正。6月25日,靈柩運抵長沙。7月19日,葬于長沙南門外之金盆岭。次年12月13日,改葬于善化縣(今望城縣)湘西平塘伏龍山。与夫人歐陽氏合葬。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