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心存感激


  上帝有沒有指紋?我不在乎。命運會不會有烏云?我也不在乎。然而,有一种東西我卻不能不在乎。
  王選院士病了,病得非常厲害,然而我卻不知。2月底,我在美國舊金山給方正電子公司公關部經理金鷗打電話說,我想請王選老師給我的書作序,請她幫個忙。金鷗問我是不是很急,我說挺急的。金鷗說,恐怕不行,因為王老師病了,而且病得不輕。听了這番話,我感到請王選作序的希望不大了。
  后來,金鷗試著把我書中的一些篇章送到王選的秘書叢中笑的手中,叢中笑看后感到很不錯,便試著送到王選的家里。兩天后,王選在電話里對叢中笑說,他想給我的書做序,但要過几天身体稍好一些再說。過了一個星期后,王選在電話里對叢中笑說:“我一定會給鄭雅心寫序的,你讓她別著急,再給我几天寬限。”
  3月初,我回國后,金鷗把這些過程告訴我之后,說:“雅心,你很幸運,你知道王老師現在病得多厲害嗎?他已基本取消了3月份的活動。”
  我真的很幸運,幸運得大大出乎了我的奢望。
  3月12日,王選不顧身体還极為虛弱,便開始給我的書寫序。寫完序后,王選累得連躺下的力气都沒有了。
  當叢中笑在電話里告訴我這一切,我一時語塞,眼睛被一層霧水罩住。那天我把王選的序看了一遍又一遍,卻很難收攏起自己的思緒。雖然我曾采訪過王選,但我只是采訪過他的成千上百個記者中的普通一員,況且我們之間沒有任何私交。王選完全有很充足的理由來回絕我。然而,王選在身体极虛弱之時,卻這樣拼著全力來支持我,我明白這意味著對我工作的最高之獎賞,這樣的獎賞會讓我終生難忘,也會讓我更有力量。
  第二天,我給王選發了一封電子郵件,我在上面這樣寫道:“我以非常內疚之心來向您表示我最深之謝意。您在病得如此嚴重的情況下卻肯為我這樣一位普通記者、而且也沒有任何私交的人來做書序,這使我的感動和感激很難用言語來描述,您之所為使我感到兩年來我的辛苦付出和所受的委屈都已不算什么。”
  這本書完稿的過程盡管很艱很逆,但這本書所得到的厚愛卻讓昨日之艱、昨日之逆已變得极為渺小。我的書稿拿到北大出版社以后,很快有決定做出:重點推出,快速推出。北大出版社的副總編周月梅放下手頭所有的書稿,和另一位責編翟定加班加點地對本書進行精編精校;全國裝幀協會副會長林胜利也來為本書做形態藝術設計。另外,全國人大代表、著名的插圖藝術大師張守義老先生听說我寫了這樣一本書欣然抽出時間專門為我造了漫像。
  這些都讓我深怀感動!另外,讓我還不能忘怀的是在我采訪過程中我的同事李兢、貢杰、文玲菲、李宇、龐龍、汪向勇、倪小痤奶H給過我的支持。
  5年前我曾發表過一篇散文叫《背起柴擔走四方》,我在文章的末尾說:“珍惜人間的美好和坎坷,背起自己壓給自己的柴擔,走一步是一步。”
  今天我要補充說:正因為人間有這樣的美好,因此,坎坷也變得不那么沉重;因此,坎坷也成為一种財富;因此,步子也將會變得越來越堅實。
  很高興的是,當這本書快要送到印刷厂付印時,我听說王選老師的身体已大為好轉。我衷心祝愿王選老師盡快恢复健康。

                      鄭雅心寫于2000年春天


  ------------------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