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七章警惕日本向海外派兵


  近年來,中國和亞洲國家人民對日本向海外派兵的警惕性越來越高,對日本增強防衛力量,突破軍事方面的禁區越來越擔心。
  這絕非空穴來風,無中生有,故作緊張之態,而是日本右翼分子頑固地否認日本帝國主義的侵華綱領,妄圖推翻對日本戰爭罪犯的正義審判,一味地否定日本軍國主義發動的那場侵略戰爭性質,逐年增加軍事費用,著重在質量上建軍,頻繁地舉行針對中國、蘇聯、朝鮮的軍事演習,圖謀修改法律向海外派兵,為海灣戰爭籌措大筆戰費,對慰安婦的賠償极不積极、企圖修改日本和平憲法,篡改歷史教科書,謀求政治大國地位。……這一切,都不能不令人高度警惕!
  一、日本的擴軍与軍事力量
  —-日本以雄厚的經濟基礎為依
  托,大幅度增加軍費加快擴軍速度,提
  高軍隊質量,追求軍事大國地位,這不
  能不引起中國和亞洲各國人民的警惕!
  据日本《赤旅報》1996年10月14日報道:日本軍費數額之大,是其它亞洲國家所無法比擬的。根据倫敦國際戰略研究所9日公布的1996至1997年版《軍事力量對比》年度報告,1995年,日本軍費為472億美元。這一數額相當于東盟九國(包括將要加入的國家)軍費總和的三倍以上,是中國(317億美元)的1.5倍以上,約是北朝鮮(52億美元)的10倍。這11個國家的軍費合起來才与日本相當。
  日本軍費逐年增加,1996年度預算為48455億日元(1美元約合110日元)。從絕對數額來看,根据《軍事力量對比》年度報告,1995年度日本軍費僅次于美國和俄羅斯,位居世界第三。1993至1994年版的該年度報告曾顯示日本位居第二。
  日本政府已決定實施中期防衛力量整備計划,從1996年度開始,5年間撥款25万億日元,大幅度擴充軍備,今后軍費將日益擴大。
  自衛隊作為美國戰斗力量的"補充部隊",一直在不斷擴大。即使從主要裝備來看,日本已經擁有了100架以蘇聯潛水艇為目標的P3C反潛預警机,并在美國的要求下,以每架550億日元引進了四架預警与控制飛机,具備了補充美國戰略的最新式武器。根据今年開始實施的中期防衛力量整備計划,日本將更新保護美國航空母艦的護衛艦,大量引進与美國聯合研制的BE2戰斗机,擴充直升机預警系統,提高"愛國者"導彈的性能。
  日本對駐日美軍的負擔增加也很明顯。根据美國國會的一份調查報告,日本在土地租賃、征用當地勞動力以及設施建設等方面,為駐日美軍付出的開支(美國方面稱"直接援助")1995年度為33億美元,相當于德國的55倍,英國的83倍。而且,各國都在減少自身的負擔,唯有日本在增加。
  經過戰后四期防衛力量發展計划的建設和發展,日軍的体制已基本定型,已發展成為約30万人的高質量軍隊:陸軍18万人,5個軍部,13個步兵師,3個特种兵旅,8個防空導彈群,6個航空隊,坦克990輛,飛机480架。
  海軍:4個護衛隊群,2個掃雷隊群,2個潛水艇群,7個航空群,5個地方隊,艦艇200艘,24.7万吨,飛机350架。
  空軍:14個戰斗飛行隊,1個偵察机航空隊,2個運輸机飛行隊,7個防空導彈群,31個航空管制警戒隊,飛机920架。
  我國日本問題專家童心在《日本軍事大國傾向》一文中,對日本自衛隊的質量作過如下精辟分析:日本戰敗后制定的"和平憲法"明确規定,日本"不保持陸海空軍及其他戰爭力量"。盡管如此,日本"自衛隊"經過40余年的發展,已成為一支裝備精良,訓練有素的軍隊,是亞太地區除美、俄之外現代化水平最高的一支武裝力量。目前日軍總兵力約30万人,規模雖不龐大,但編制精干,軍官和專業技術骨干比例較高,是一支适合迅速擴充的基干型軍事力量。在常規武器方面已達到世界一流水平。陸軍裝備的90式坦克在火力、机動性及自動化程度等方面均列世界各國主戰坦克之首。海軍"宙斯盾"級驅逐艦總吨位達7200吨,裝備世界最先進的"宙斯盾"艦載導彈系統。空軍擁有BE-15戰斗机200多架,數量僅次于美國。九十年代以來,日本加快了軍備發展的步伐,特別是以使軍隊應付多元化威脅、執行多重任務為目標加速質量建軍。根据1996年至2000年5年軍備發展計划。到下世紀初期,高技術兵痞的比例明顯增加。陸軍主要裝備的自行化比例,部隊的火力、机動能力將有新的提高;海軍將擁有4個以"宙斯盾"級驅逐艦為主力的8·8艦隊(即由8艘驅逐艦和8架直升机組成的艦隊),其作戰能力將居世界同類驅逐艦編隊之首。同時,海軍艦艇將進一步向大型化、導彈化、隱形化方向發展;空軍將在繼續保持BE-15戰斗机數量优勢的同時,裝備日美共同研制的BE-2型戰斗机,該机性能超過了BE-16戰斗机,將成為日本空軍的主力机种之一。同時還將陸續引進空中加油机、新型運輸机、大型運輸艦,提高兵力的遠距离投送能力;發射自己的偵察衛星,更新C3I系統,完善后勤建設,提高綜合作戰99第七章警惕日本向海外派兵能力和快速反應能力。上述目標實現后,日本的軍事力量將大大增強,其對亞太發展中國家的軍事优勢將更加明顯。日本在加強軍事力量建設的同時,還大肆宣揚"中國威脅論",不斷渲染別國的軍事威脅,強調自身所受威脅的多元化,賦予軍隊除國防以外的多种任務,利用一切可乘之机積极向海外派兵,极力擴大在國際上的軍事影響,強化日美軍事同盟,擴大日美軍事合作范圍,以日美安保体制為掩護提高自身的戰略威懾力,爭奪在亞太安全事務中的主導權。种种跡象表明,面向即將到來的21世紀,日本將把軍事力量作為推行國家戰略的主要手段之一,把發展軍事力量作為提高綜合國力的重要內容,使長期以來以抵御侵略為主要任務的"內向型"軍隊向更多參与國際事務的"外向型"軍隊轉變。
  更令人警惕的是日本以雄厚的經濟基礎為依托,今后將更加快擴軍速度,提高軍隊質量。1996年版日本《防衛白皮書》就是明顯的例證。童心以《日本軍事力量的發展值得注意》為題,為中國和亞洲各國人民敲響警鐘:日本政府正式發表的1996年版《防衛白皮書》是自1970年以來的第22期。与往年所不同的是,新版白皮書在書名后首次增加了"面向新時代"這一醒目的副標題。在前言中強調"自衛隊迎來了新的時代",給人一种很強的時代感。從文字內容上看,它以去年11月出台的新《防衛計划大綱》和今年4月日美首腦簽署的《日美安全保障聯合宣言》為基礎,全面闡述了新時期日本的防衛政策和軍隊建設指導方針。若站在分析新時期日本軍事戰略調整和軍事力量發展趨勢的高度來研究白皮書,就不難發現書中許多值得思考、甚至令人感到怀疑和警惕的東西。
  童心令人信服地指出,日本在冷戰結束后,正以中國、朝鮮、俄羅斯的"威脅“為借口,繼續增強防衛力量。
  白皮書對亞太地區形勢和日本周邊安全環境的分析判斷是,冷戰結束后,亞太地區雖保持相對穩定,但仍存在許多不穩定因素,地區內許多國家"致力于軍備擴張和軍隊現代化",特別是"北朝鮮開發核武器的危險依然存在,并正在研究遠程導彈,是影響日本及亞太地區安全的重大不穩定因素"。關于俄羅斯,白皮書雖未使用是"日本安全的潛在威脅"或"地區安全的不穩定因素"等提法,但仍指出,鑒于俄羅斯未來政治、經濟形勢仍不明朗,對俄軍事動向應繼續予以"關注"。值得我們注意的是,白皮書對中國軍事動向的論述較以往明顯增多,其篇幅由去年的4頁增至7頁。白皮書強調,對中國核武器及海空軍力量的發展,海洋活動范圍的擴大,在台灣海峽舉行軍事演習而"導致該地區局勢緊張"等軍事動向,日應予以"關注"。
  上述論述似乎在告訴人們,即使在冷戰結束、世界不斷趨向緩和的今天,日本仍處在一個不安全的環境中,日本不僅要對付朝鮮半島發生危机時的緊急事態,還要警惕中國和俄羅斯的軍事動向,隨時准備應付來自各方的威脅。但實際上,在日本軍隊日益現代化、日美軍事同盟不斷得到加強和鞏固的今天,無論是俄羅斯、朝鮮,還是中國,有誰能构成對日本的軍事威脅呢?然而為什么日本在其它國家的軍事動向上大作文章呢,答案只有一個,這就是,日本在國際形勢不斷緩和、世界主要軍事國家紛紛裁軍的新形勢下,仍在不斷尋找新的依据和借口來繼續加強軍事力量,追求軍事大國的地位。
  面對周邊的不穩定形勢和許多令人"關注"的國家,白皮書強調,為防止"成為力量真空",日本要繼續增強軍事力量。
  A突破禁區成為軍費大國
  日本早從1987財政年度財政預算,就廢除了防衛費占國民生產總值1%的上限。這個上限是三木內閣在1976年11月的內閣會議上決定的,但中曾根內閣卻于1987年1月召開內閣會議,決定了新的防衛費基准,把不超過防衛費國民生產總值(GNP)1%這個定量限制,改成了表明"總額方式"。
  這個撤掉防衛費定量性限制的行動,是日本決定加快建軍速度的最突出、最有長遠意義的行動,引起國內外輿論的強烈反響,惊呼日本在軍事上有了第一次突破,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乃至無數突破。
  因這個防衛費不超過國民生產總值1%的上限在日本非同小可,被視為約束日本擴軍的象征。其后的大平、鈴木內閣又將其作為日本不當軍事大國、不給亞洲以威脅感的標志。
  因此日本當局的這一重要舉措引起日本在野党的強烈反對,亞洲國家也紛紛表示极大的不安和警惕,使日本首相向東南亞國家鄭重做出的"日本不當軍事大國“的諾言的分量已大大減輕,使人們覺得日本人不可信了。
  果不其然,日本軍費在開了這個口子后,每年以2-3%的增長率上漲,從1987年度324億美元,增加到1994年度的459億美元,1995年度增至472億美元,1996年度更增至484億美元。軍費總額僅次于美國,為世界第二;若按軍人人均軍費計算,則日本名列世界第一,為18.9万美元,為适應要做政治大國的需要,日本重點加強海軍建設,把海軍武器裝備的高技術化擺在极其重要的戰略地位。為此,优先向海軍撥款。日本海上自衛隊1991度的預算為79億美元,1992年度增至近90億美元,1994年度為100億美元,90年代未將達到180億美元。与此同時,正加快海軍艦艇和武器裝備的更新換代,并使之高技術化。
  現在,日本海上自衛隊已成為亞洲地區作戰能力最強的一支海軍,擁有世界上最先進的武器裝備系統和亞洲最大規模的驅逐艦隊,其掃雷能力居世界第一位,反潛能力僅次于美國和俄國,早已超過了保衛日本自身的需要,卻還在大幅度增加軍費,這在世界普遍裁軍的形勢下,不能不引起世界人民的高度警惕。
  A日本右翼的擴軍叫囂
  日本右翼分子對日本自衛隊目前的現狀仍不太滿意,他們主張日本迅速擴軍備戰,甚至發展核武裝,以便利用強大的軍事力量去攫娶爭奪各种利益,使自己的力量超出自衛的范圍而成為進攻的手段。日本的右翼正是在這個問題上大做文章,竭力主張日本成為軍事大國。在這方面,清水几太郎教授提出了非常完整的理論和實施方案。
  清水教授認為,作為最必要的第一步,日本必須"創建新的國軍"去取代迄今的自衛隊。他特別強調日本要"新建一支航空母艦部隊"以"保衛我國這樣的經濟大國"。
  他寫道:“為了日本作為國家而擁有真正的防衛力量,把自衛隊變成真正意義上的國軍,我們應當做什么?自衛隊必須進行根本的變革。与其說是改善自衛隊,不如說是創建新的國軍。"清水教授提出:“像我國這樣的經濟大國,始終要靠由美國納稅人出錢建立的軍隊來保衛,這是不正常的。如今,在美國國內,劇烈的反日感情乃至厭惡日本的感情正在高漲,這也是有其原因的。美國人民難以理解,他們負擔著高額稅金保衛中東等地,究竟是誰受益最多?能源99%依賴海外的日本乃是最大的受益者,這一點是無庸置疑的确鑿事實。如果中東的石油停止了,那么,即使不進行武裝進攻,日本也將立即崩潰。
  “不僅中東地區的穩定靠美軍來維護,而且連我國本身為免遭進攻也要靠美軍來保衛。但是,另一方面,日本卻傾盆大雨地向美國出口气車、家用電平等商品,造成了美國國內的失業--美國人民就是這樣看待我們的。厭惡日本的感情,從他們的邏輯來說,實在是理所當然的。
  “經濟大國日本首先必須擁有在同美軍協調的基礎上能夠靠自己的力量保衛本國的防衛力量。而且,要為致力于提高西方陣營的戰力、世界的安定而作出某种貢獻。要能夠在盟國提出要求時派遣航空母艦艦隊到那個海域去。与美軍之間,也可以采取分擔巡邏區域的辦法。這是如今業已成了大國日本對世界當然要做的事情。
  “具体地說,可以考慮擁有兩支与美國第旗艦隊的航空母艦部隊相同規模的航空母艦部隊,一支用以保衛北太平洋,另一支則用于印度洋到南中國海的巡邏。“請注意:這里清水教授提出,一支航空母艦艦隊要用于"印度洋到南中國海的巡邏"。
  為了大力增強日本軍事力量,清水教授還發表了建立國軍的方案,即《日本應該擁有的防衛力量》的建議,其全文如下:A《日本應該擁有的防衛力量》日本必須緊急地開展增強防衛力量的工作。
  創設攻擊兵力
  一、改變核政治。擁有核武器的四种選擇:(1)實行獨自的核武裝;(2)采取西德方式;(3)擁有核武裝的美國陸軍新駐扎在日本;(4)宣告許可美軍把核武器帶進日本。采用這四种政策中的任何一种都是可能的。二、創設航空母艦艦隊。以四艘攻擊型航空母艦為中心,由巡邏艦、驅逐艦、潛水艦等100艘艦只組成,擁有戰斗机、攻擊机、反潛巡邏机等約1000架。
  加強海上防衛力量
  一、在水面艦艇上裝備對空導彈(目前裝備了三艘)。
  二、裝備地對艦導彈。
  三、配備小型護衛艦作為對付敵艦的部隊。
  四、配備水中固定的潛水艦探測系統。
  五、貯存封鎖海峽用的水雷。
  六、增強掃雷部隊(目前有40艘掃雷艦)。
  七、為了給艦隊護航,把護衛隊群增強到17個(目前是四個)。
  八、增加反潛巡邏机、反潛直升机(目前有巡邏机132架、直升机59架)。
  加強航空防衛力量
  一、雷達站地下化。
  二、在雷達站周圍配備對空武器。
  三、新設十個移動式雷達隊。
  四、把預警机增加到30架(現在為4架)。
  五、配備BE15截擊戰斗机350架(現在為老戰斗机230架)。
  六、配備戰術戰斗轟炸机300架(現在沒有)。
  七、在航空基地配備對空火器。
  八、加強民用机場的跑道。
  九、把對空導彈增加到540座、15個群(現在為216座。
  6個群)。
  十、把陸上自衛隊的野戰用防空導彈增加到15個群(現在為7個群)。
  十一、為了從空中保護運輸艦隊,在南方航路上的各座島上建立雷達站。
  十二、把偵察机增加到80架(現在14架)。
  十三、發射偵察衛星(現在沒有)。
  十四、把運輸机增加到100架(現在是40架)。
  加強陸上防衛力量
  一、增加反坦克導彈。
  二、引進武裝直升机(現在僅僅是作為試驗用)。
  三、每一個師配備坦克200輛到300輛(現在定額為48輛)。
  四、增強對空火力(現在是一個師配備高射机關炮6門)。
  五、為北海道的師配備裝甲運兵車300輛(現在為十數輛)。
  六、使火炮現代化(現在使用的火炮与世界水平相比,落后一代甚至兩代)。
  七、在北海道貯存增援部隊用裝備(現在沒有)。
  八、對師進行根本的改革。
  加強總体防衛力量
  一、确立緊急狀態体制。
  二、确立國家總動員体制。
  三、确立民間防衛体制。
  四、加強情報的統一綜合利用功能。
  五、提高后方補給能力。
  六、加強兵痞的研究開發。
  清水几太郎更進一步主張日本實施核武裝。清水几郎特別在日本核武裝問題上,竟然向戰后日本社會輿論之"禁區"挑戰。
  他主張廢除日本迄今執行的"非核三原則"。他說:“我國,迄今為止的核政策是非核三原則,即所謂'不擁有、不制造、不運進'核武器。由于訂有《原子能基本法》、《防止核擴散條約》等文件,即使在法律上,我國也被禁止擁有獨自的核武器。但是,法律當然要根据情況發生變化而改變。”“必須改變非核三原則等禁止我國擁有核威懾力量的政策与法律。"清水教授認為,在核武器問題上,日本可以仿效西德的做法。他說:“在考慮日本的核政策時,西德的做法可資參考。
  西德首先是承認擁有核武器的美軍駐扎。西德并非一切都交給駐留的美軍去辦。現在,西德國防軍擁有許多核武器運載手段。只是,其核彈頭由美國擁有和管理,西德不能單憑自己的意志使用核彈頭。能發射和運載這些核彈頭的西德軍隊中的有關部隊,一旦有事,就得提供給北約軍隊指揮。一旦美軍提供了核彈頭,發射命令也將由北約軍隊司令(美國軍人)下達。"但是,清水教授的真意是日本擁有獨自的核武裝,猶如法國那樣。
  他說:“第一是實行獨自的核武裝。這就是法國、中國等國家的做法。在技術等方面,日本已經可能制造与美蘇所擁有的洲際導彈相同水平的東西了。"清水教授竭力宣揚核威懾力量之功用。他寫道:“許多國家雖然已經擁有核武器,但是,它們都知道使用核武器會有招致自身毀滅的危險,所以不輕易使用。盡管不使用,而擁有核武器,就能夠對不擁有核武器的國家造成巨大的威脅。像日本這樣,不擁有核武器只是一個膽小怕事的國家,在那些擁有核武器的國家看來,是最容易打垮的國家。向日本施加政治壓力,就好比扭擰嬰儿的胳膊一樣。
  “核武器是重要的。如果我們擁有作為人類第一個受原子彈災害的國家的特權,那么,這個特權就是,正是日本可以首先制造和擁有核武器。沒有比《禁止核擴散條約》更露骨地表明核武器擁有國的利己主義的東西了。日本締結這個條約,除了說明日本的軟弱外,并不對世界和平有所貢獻。"作為鼓吹"核武裝論"的一個根据,清水教授著重宣傳日本如今進入了"新的戰后",必須對一切都有新的看法。他說:“保衛日本"有种种方法、手段可以利用,而說到底,就需要警察和軍隊。但是,軍隊在日本這個充滿自由和平等的國家里,卻比誰都嚴重地被剝奪了自由和平等"。在這里,清水教授為今天的日本軍隊沒有戰爭年代的那种"自由"而鳴不平了!
  A日本擴軍,令世人不安
  96年10月18日《新華每日電訊》發表達君題為《威脅來自"威脅論"的鼓吹者》的述評文章。文章指出:近年來,日本一些勢力對鼓吹"中國威脅論"特別賣勁。
  今年的日本防衛白皮書比以往更加突出地強調所謂"中國威脅",并首次提出,中國“推進核戰力和海空軍力量的現代化,擴大在海洋的活動范圍,在台灣周圍進行軍事演習,從而導致台灣海峽局勢緊張等,對這一動向必須注意"。前不久,日本國際關系論壇遞交給橋本首相的一份報告稱:“种种跡象表明,中國在謀求超級大國地位和霸權,這是危險的。"對中國過去進行的有限核試驗,也是日本嚷得最凶,与它對美國等國進行的核試驗的態度形成巨大的反差。
  人們不會忘記,日本在近代史上,一直是亞洲國家的最大威脅。明治維新以后的70多年里,日本對外發動和參与了14場侵略戰爭,其中10場是針對中國的。日本把它的軍隊開到中國和亞洲其他國家的領土上,燒、殺、淫、掠,無惡不作,犯下的罪行罄竹難書。今天,日本把曾經遭受它欺凌的中國說成是威脅,這是別有用心。
  戰后,日本并未象德國那樣痛痛快快地承認史實,進行認真的反剩半個世紀以來,日本總有那么一些勢力一有机會便替戰犯和侵略罪行翻案。在去年二戰結束50周年之際,日本本應對歷史認識來一番徹底的清理,同過去的頑固態度划清界限,可是日本交出的卻是一份令人失望的答卷。今年7月底日本首相橋本龍太郎步11年前一位首相的后塵,參拜了供奉有甲級戰犯亡靈的靖國神社。在此前后,日本政府還縱容右翼分子登上中國固有領土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這些活動一方面表明日本軍國主義勢力在抬頭,同時也表明經濟上崛起的日本又犯戰前的毛病,不把別國人民的感情和別國的主權放在眼里了。
  這些年來,日本相繼打破了一個個确保日本走和平發展道路的禁區。如憲法不允許日本擁有軍隊,而日本卻以"自衛隊"的方式建立起名副其實的現代化軍隊。這個軍隊今天擁有世界上先進的常規武器。
  日本海上自衛隊新型艦艇很多,普遍裝有新式武器,其潛水艇是适合遠洋作戰的最高性能潛艇。日本從1988年起著手建造宙斯盾驅逐艦,它完全可以与美國最先進的艦艇相匹敵。日本軍方還有人主張日本要擁有自己的航空母艦。陸上自衛隊的國產裝備的性能也已達到了世界先進水平。航空自衛隊擁有185架世界上先進的美制BE-15戰斗机,并計划近期增加到223架;日本還擁有世界上先進的"愛國者"導彈,航空自衛隊的6個防空導彈大隊的24個中隊已經配備了120部"愛國者"地對空導彈發射裝置。
  事情明擺著:日本一面信誓旦旦地說它"決不做軍事大國",一面扎扎實實地發展軍事力量。据倫敦國際戰略研究所今年10月9日公布的一份報告說,1995年度日本的軍費達502億美元,在世界上居第三位。這一數額相當于東盟7國和將要加入東盟的兩個國家軍費總和的3倍以上。日本不惜重金進口世界上性能最好的武器,它在這方面的開銷也使其步入世界大國的行列。
  80年代以來,日本還打破了防衛費不能超過當年國民生產總值百分之一、日本不能向海外派兵等禁區。今年日美兩國首腦簽署《日美安保聯合宣言》,將日美軍事合作范圍從《日美安保條約》規定的"保障日本安全"擴展到了包括中國在內的"整個亞太地區"。為此,日本正致力于打破憲法中關于日本不能行使"集体自衛權"的規定。
  日本的上述動向給亞洲地區形勢注入了不安因素。有著侵略前科的日本今后將走什么樣的道路,已引起世界人民,特別是亞洲各國人民的普遍擔心。
  与日本相比較,中國的國防開支大大低于日本。日本跟在美國后邊說中國國防費用增長速度如何惊人,這是在蠱惑人心。
  在近代史上,中華民族曾經飽受列強的侵略、壓迫和掠奪。新中國成立以后,無比珍視來之不易的和平局面,并且力主尊重各國主權,努力維護發展中國家利益。今天,中國經濟与過去相比雖然取得了一些進步,但12億人口平均下來,人均收入還很低。消除貧困,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仍是我們的一項繁重任務。中國的現代化建設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才有可能達到中等發達國家的水平。為此,中國需要長期的和平國際環境。
  事實已經證明并將繼續證明,中國是倡導、維護亞太地區以及世界和平的一支重要力量。"謀求超級大國地位和霸權"的不是中國,恰恰是步美國后塵的日本;所謂"威脅",正是來自鼓吹"中國威脅論"的日本及其盟友美國。日本這樣做的目的,就是想要轉移國際社會的視線,使各國放松對它的警惕,以便它悄悄地實現夢寐以求的政治大國和軍事大國的目標。
  韓國《朝鮮日報》10月14日發表漢城大學教授張達重題為《日本仍沒有放棄擴張的野心》文章,文章指出:冷戰結束后,日本的外交政策成為亞洲太平洋地區國家最關心的問題之一。日本是順應時代潮流走相互依存的"共生"道路,還是同時代潮流倒行逆施追求符合自己的經濟力量的政治和軍事霸權,對于這一地區國家來說不能不說是一個非常關鍵問題。從歷史上看,亞洲的和平只有在日本將其外交課題同時代潮流相統一的條件下才有可能實現。
  當然還很難斷定現在日本是在施行同時代潮流倒行逆施的外交路線,但我們之所以對日本的動向如此不安,是因為一直對日本不正确的外交選擇進行遏制的制度和政治基礎正在逐漸崩潰。
  日本最大的政党自民党把對獨島、釣魚島和北方四島的領土主張寫人選舉公約之中,同時也提出了參拜靖國神社一事。在冷戰時期的80年代末期還無法想象這些問題竟然能夠寫入政治公約,這就是日本國內政治的潮流。
  無庸諱言,近來的外交政策是引起日本國內輿論向兩极化方向發展的最重要的政治問題,同時也是促使保守勢力同革新勢力繼續對立的核心問題。保守勢力和革新勢力之間的對立,在冷戰体制下是圍繞著日本行使何种國際作用問題的對立。但隨著冷戰的結束,這种對立軸心崩潰了。換句話說,現在以遏制日本政治的保守右傾化的社會党和工會為代表的革新勢力實際上已經解体,因此日本此次選舉帶有"保守"同"保安"對立的色彩,具体地說就是橋本龍太郎的自民党同小澤一郎的新進党之間的對立。
  當然也并不是不存在第三級,日本人希望民主党能夠成為代表進步勢力的政党,重要的是民主党對美日安全体制采取否定的立常同日本政治的保安化傾向一起令我們不安的還有,遏制日本走向軍事大國化在制度上的保證正在名存實亡,而軍費開支則逐步增強。四個非正式的遏制因素:無核三原則、禁止出口武器、防衛開支保持在國民生產總值的1%以內和禁止自衛隊向海外派兵實際上都已經遭到破坏。在這种情況下,日本在北方同俄羅斯在北方領土問題上,在南方同中國在釣魚島問題上展開了領土糾紛。同時,日本不僅不對過去進行清算,還把參拜靖國神社寫入選舉公約,這更加強了周邊國家的警戒和不安。在戰后40年時間里,德國共支付了864億馬克(約合560億美元)的賠償金,而日本只支付了2500億日元(約合22億美元)。因此,在外交政策上,日本不要大談什么領土問題和參拜靖國神社,而應該把精力更多地放在清算過去和戰后賠償問題上。
  縱觀過去100多年間日本的外交政策,可以說都是從极端走向极端。19世紀的"脫亞入歐"政策到本世紀30年代換成了"大東亞共榮圈"和侵略戰爭,而戰后則以建立試圖成為西方一員的美日同盟体制的姿態而出現。
  現在,對日本右翼政治勢力領土擴張的動向進行道德上的說服作用十分有限,對這种動向進行政治和制度上的遏制的基礎正在崩潰,我們應該通過國際上的壓力防止日本走向极端。
  ------------------
  書路 掃描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