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三、中國對日采取強硬態度


  1996年9月26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沈國放對前往釣魚島附近海域抗議日方近來連續侵犯中國主權而不幸遇難的香港同胞表示哀悼。
  沈國放說,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固有領土,它們同台灣一樣是中國神圣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最近,由于日方在釣魚島問題上連續挑起事端,嚴重侵犯中國領土主權,理所當然地激起包括港、澳、台同胞在內的全体中國人民的強烈憤慨,并以不同方式表達義憤心情,有的香港同胞甚至為此獻出了寶貴的生命,我們對不幸遇難的香港同胞表示哀悼,并向其家屬表示慰問。
  外交部發言人沈國放9月26日再次嚴正重申;中國政府和包括港、澳、台同胞在內的全体中國人民捍衛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捍衛祖國主權和領土完整的決心和意志是堅定不移的。沈國放是在獲知陳毓祥在釣魚島海域遇難后,向記者作上述表示的。
  沈國放在回答記者有關中日外長會晤情況的提問時表示,"這是一次十分重要的會晤,雙方著重就當前的中國關系坦率地交換了意見。"沈國放介紹說,錢其琛副總理兼外長重申了中國政府對日本的政策,并就歷史問題、釣魚島問題嚴正地闡明了中方的原則立場,敦促日方認真對待并且妥善地處理這些問題。對此,日本外相池田行彥表示日本政府十分重視對華關系,將繼續堅持中日聯合聲明以及中日友好和平條約的原則和精神,致力于發展中日關系,正視并深刻反省過去的侵略歷史,不允許日本右翼團体在釣魚島問題上采取行動。
  因此,沈國放表示中國政府要求日方言行一致,以實際行動來實踐上述承諾,消除由于日本左翼勢力在釣魚島問題上制造事端所帶來的惡劣影響,為兩國關系的健康發展邁出實際的步伐。
  國務院港澳辦也致電陳毓祥先生親屬,對陳毓祥先生在捍衛祖國領土完整的行動中不幸遇難表示深切哀悼。唁電全文如下。
  陳毓祥先生親屬:
  惊悉陳毓祥先生在捍衛祖國領土完整的行動中不幸遇難,獻出了寶貴的生命,我們表示深切哀悼,并向你們表示慰問。陳毓祥先生生前愛國愛港,為香港回歸祖國做了許多積极而有意義的工作。我們希望香港市民能化悲痛為力量,共同為實現香港的平穩過渡而努力。
  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周南也表示致哀,多位副社長一起出動,慰問陳氏遺屬。
  周南贊揚陳毓祥愛國愛港,多年來對香港貢獻良多:尊敬的陳毓祥夫人及親屬:惊悉陳毓祥先生于9月26日上午在我釣魚島海域溺水遇難,經多方搶救無效,不幸逝世!噩耗傳來,本人深感悲痛。
  陳先生自70年代即參加保釣行動;20多年來陳先生長期堅持愛國愛港立場,服務香港社會,積极進取,建樹良多。
  在香港回歸祖國的過渡期間,陳先生倡導留港建港,以實際行動表示對香港回歸的支持和對前景的信心。自1995年初陳先生應聘擔任新華社香港分社地區事務顧問以來,又為香港的平穩過渡和保持繁榮穩定,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方期陳先生繼續發揮所長,為祖國為香港多作貢獻,不幸卻遭此突變,英年早逝,哀傷莫名!
  在這悲痛的時刻,請允許我以我個人的名義,并代表新華社香港分社,對陳毓祥先生的逝世表示深切的悼念,對夫人及其親屬表示親切的慰問,并乞節哀保重!
  他們贊揚陳毓祥長期堅持愛國愛港立場,為祖國為香港作出了很多工作。他們強調,釣魚島是中國領土,中國政府和人民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立場和決心是不可動搖的。
  鄭國雄副社長出席香港華人革新協會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四十七周年聯歡聚餐時,對陳毓祥的不幸遇難表示深切哀悼,并向其家屬親友表示親切的慰問。他贊揚陳毓祥長其堅持愛國愛港的立場,為香港回歸,祖國建設及加強兩地溝通等各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他說,對他的不幸逝世,我們非常惋惜。
  鄭國雄強調,對釣魚島主權問題,中國政府的立場一貫堅定、明确,并將繼續与日本政府交涉,重申釣魚島是中國的領土。對于日本右翼分子在釣魚島的舉動,希望日本政府能采取切實有效的措施進行制止。
  秦文俊副社長昨晚出席中華厂商會國慶酒會時表示,對陳毓祥先生在保釣過程中不幸遇難感到非常沉痛。秦文俊對陳毓祥的不幸逝世表示哀悼,并向他的家屬、親友表示親切的問候。
  秦文俊指出,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件,日本政府應該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中國人民維護自己國家主權的決心是絕對不會動搖的。他說,現在應該是日本政府采取實際行動的時候,應該立即停止侵犯中國主權的活動,同時,要确實保證今后不要再挑起任何事端。
  張浚生副社長出席新華分社新界辦國慶酒會時說,對于陳毓祥先生的不幸逝世,我們感到很難過,周南社長已經給他的家屬發了唁電。他說,我們一直關注他們整個的行動,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大家都感到很難過。
  張浚生說,在早上十一時,我們听到這個消息,知道他們已經發生了意外,當時周南社長与我們几位副社長商量后很快就發出一個緊急呼吁,希望距离"保釣號"船最近的船只,不管這些船只屬于哪個國家或地區,都能夠伸出援手加以搶救,非常不幸已無法做到,我們感到非常難過。
  張浚生說,我們一直關注他們整個的行動,現在發生這樣的事情,大家都很悲傷。張浚生贊揚陳毓祥長期堅持愛國愛港立場,做了很多有益工作。他說,自己与陳毓祥先生有十一年的交往,對陳毓祥的不幸逝世實在感到很痛惜。同時他對日本政府縱容右翼勢力滋事,以致出現這事件感到憤慨!
  有記者問及如何評价日本海上防衛廳派出直升机前往幫助"保釣號"船遇難人士時,張浚生說,遇到海上發生事故的事,任何國家或地區的船只都應伸出援手,這是人道主義,這是他們本來就應該做的事情。
  朱育誠副社長出席香港會計界國慶酒會時強調,中國政府在釣魚島的主權問題上是寸土必爭,絕不動搖,中國政府是希望能夠通過外交途徑來解決爭議。這一立場錢副總理在聯合國与日本外相會談的時候已明确表達。朱育誠說,對港、澳、台同胞目前的保釣行動是很理解的。
  朱育誠說,陳毓祥是我們的老朋友,也是香港一位著名的保釣運動組織者,對他的不幸去世,我們感到痛惜。
  据香港報紙報道,結束出差回到北京的中國民間保釣聯合會召集人童增表示,日本要對全球華人保釣大聯盟召集人陳毓祥之死負上全部責任;他又說,原訂下月五日与港台人士同時出發到釣魚島抗議的計划,极可能要擱置,對此,他感到非常遺憾。
  童增表示,有關陳毓祥死亡的消息,他在甘肅期間,已經從當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談話中得悉,他當時感到非常震惊及沉痛。他認為日本要對陳毓祥之死負全部責任,不過單靠民間保釣力量去捍衛釣魚島主權是不足夠的,中國保釣活動都應該注意安全問題,以免發生悲劇。
  童增認為,陳毓祥不幸死亡不會動搖中國民間保釣力量。
  他說:“我要獻上生命,我們再遇到更大的困難也不會后退。"中國駐日大使徐敦信認為,對日本右翼分子挑起的主權糾紛,中國不能坐視,他呼吁日本方面“言行一致",回到中日共同聲明和友好條約的立場上來。旅日華僑則表示,堅決支持中國政府在釣魚島問題上的立場,并將密切注意日方的動向。
  徐敦信應邀分別出席東京、橫濱華僑舉行的國慶酒會,在談到中日關系時說了上述這番話。
  徐敦信說:“中國政府一向十分重視發展同日本的睦鄰友好關系。邦交正常化二十四年以來,兩國關系取得了長足進展,但是最近一段時間以來,圍繞著歷史問題、釣魚島問題,出現了一系列中方所不愿意看到的有礙兩國關系正常發展的態勢。對這种狀況中國政府當然不能坐視,最近兩國外長在紐約會晤,錢其琛副總理兼外長就有關問題全面地闡述了中國政府的嚴正立場,日方也就有關問題作出了承諾和說明。中方希望日本方面言行一致,真正地回到中日共同聲明和中日友好條約立場上來,妥善地解決有關問題。"東京華僑總會會長江洋龍說,這段時間中日之間再次出現日方侵犯中國領土釣魚島的問題。釣魚島從明朝初期的十五世紀起就歸入中國版圖,并有文字記載。釣魚島自古以來是中國固有領土,已是不爭的事實。
  他說,中日兩國在實現恢复關系正常時,雙方就從兩國關系大局出發,就此問題擱置解決達成諒解。但是,最近日方單方面在釣魚島挑起事端,侵犯中國領土主權,理所當然地引起包括港澳同胞、台灣同胞在內的中國人民的強烈憤慨,也是旅日華僑所不能容忍的。
  江洋龍說,日本方面在此問題上的一舉一動,事關未來中日關系大局,旅日華僑支持中國政府的嚴正立場,并將密切注視日方的今后行動。
  A隆重的追悼大會
  9月29日晚,香港各界3万人在維園舉行盛大的追悼大會,大會強烈要求日本政府:(一)立即撤出中國領土釣魚島,承認釣魚島是中國領土。
  (二)就日本侵華戰爭,對中國人民作出公開道歉,并賠償民間所有損失。
  (三)深切反省侵略的教訓,警惕軍國主義复辟,停止軍備擴張。
  (四)日本政府官員,停止參拜日本戰犯,以免傷害中國和亞洲人民的感情。
  A香港六團体發表《團結保釣共同宣言》陳毓祥烈士為了捍衛祖國領土完整,為了維護民族尊嚴,在中國領土釣魚島海域,獻出寶貴的生命。全世界華人,不分政治取向,對陳毓祥烈士同聲哀悼,同感欽佩!
  “保釣尚未成功,全球華人仍須努力!”
  為了繼承陳毓祥烈士遺志,將"保釣"行動進行到底,香港各個保釣團体,謹在此誓言:“愛國不分先后,保土不分左中右。"保衛釣魚島,是全体中國人的神圣使命。我們一定"求大同,存小异",拋開党派背景,不管政權認同歧見,凡是中國人,皆守土有責。在"保釣"大目標上,万眾一心,團結一致,互相支援,默契配合,把海內外中國人的力量集中起來,前赴后繼,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陳毓祥烈士一生追求中國的和平統一,繁榮富強。他的犧牲引起兩岸三地的關注。在此,我們強烈要求兩岸當局攜手合作反對日本軍國主義复活,共商保釣守土大計。當務之急,是要向日本政府聲明釣魚島海域是中國領海,日本政府必須立刻停止在釣魚島水域非法的海空巡邏,停止對中國船只的非法攔截,制止日本右翼團体的非法活動!□侖瓜榱沂可E鞍輊薤照襶q薷f□勱□邸O愀□且桓齬欞k蠖際校欺腡渲菬糶t校挫[且歡□3擲□浴□渚病□簿坎唄裕z岢*"和平,非暴力"原則,維護香港的繁榮安定。
  保釣魚島是一項長期、艱巨的任務,"任重而道遠"。只要我們堅持不懈,總有一天,中國國旗一定會在釣魚島上,高高气揚!
  繼承陳毓祥烈士遺志!
  團結就是力量!
  保衛釣魚島!
  全球華人保釣大聯盟香港各界保衛釣魚島聯盟教育界保釣聯席會議保釣行動委員會香港各界保釣聯委會保衛釣魚島聯合行動A六團体到日領事館抗議据香港報紙報道,"保釣號"總指揮陳毓祥遇溺喪生,進一步激起港人對日本侵占釣魚島的憤怒。香港6個團体、約一百多市民相繼到日本駐港總領事館抗議,要求日本撤出釣魚島;更有團体指日本要為陳毓祥的死亡負責。
  日本總領事館所在地交易廣場加強了保安。除護衛外,警方派出5名軍裝警員戒備,并沿途跟隨抗議者,直至他們离開現常20多名港大保釣聯線學生在日本駐港總領事館外通宵靜坐12小時后,向領事館遞交2000多名師生聯署聲明,謂要用和平方法解決釣魚島。他們表示,行動是針對日本軍國主義者,而不是所有日本人。
  抗議者又用不同方式宣泄對日本的不滿,例如踐踏日本國旗、將用日本軍旗包裹的蘿卜踏爛。适值那天是中秋節,民主党10名市政局議員以這個中國人愛与家人團聚的節日,將釣魚島喻作中國的孩子,憤然表示這"孩子"不知何時才能回到"母親"怀中。
  抗議者高呼打倒日本軍國主義,將抗議信和上書"中秋彩燈,保釣示威"的傳統中國燈籠交給領事館代表,但日方代表堅決不接受四個保釣燈籠,亦不回答記者問題,在接過抗議信件后隨即返回領事館內。民主党發言人透露,該党打算發動各支部用"車輪"方式不停地到日本總領事館抗議。
  另外,香港崇正總會呼吁全球華人電視台停播日本節目和卡通片。
  A陳毓祥其人其事
  香港報紙廣泛報道陳毓祥的生平事跡。
  陳毓祥,1950年生于廣東汕頭市,潮陽人士。已婚,育有一子一女。
  陳毓祥小學就讀于北角堡壘山官立小學,因成績突出考取英皇書院,1975年獲香港大學社會科學榮譽學士,1980年獲中文大學分院哲學碩士學位,后又獲英國多個文憑。
  70年代初開始,陳毓祥先后做過電台時事評論員及中學教師,先后做過節目主持人、編導、監制、電視部副總監,后又做過快報執行董事,1992年成立顧問公司并任唯美物業代理公司總經理。
  陳毓祥熱心社會活動并積极參与。1985年,他當選為香港十大杰出青年,從而開始了他的社會活動生涯,十多年來,他曾參与、倡導過多項活動,包括推廣禮貌、港人建港、公民教育、青年協會等。
  陳毓祥不僅積极參与香港事務、社會活動,為香港平穩過渡積极貢獻力量,而且熱情參与向香港推介內地情況的活動,表現了愛國愛港的精神。為此,他獲委內地多個省市的有關團体的職務,并獲選深圳市政協委員,1995年榮獲新華社香港分社委任香港地區事務顧問。
  陳毓祥早在70年代便積极參加保釣運動,1971年更任香港學聯保釣運動中學生組組長,積极參加當年保釣大行動。
  陳毓祥去世前為"全球華人保釣大聯盟"召集人。
  A投身保釣26年身先士卒
  釣魚島可說是陳毓祥心頭的一條刺!26年前,陳毓祥由一個黃海毛小子大學生投身保釣,到今天再以45歲的"老保釣"身份身先士卒,最后更為釣魚島犧牲。難怪較早時他回顧相隔四分之一世紀的兩番保釣運動情況時,也只能歎一句:造物弄人!
  A渾號"保釣仔”
  若以學業成績論人,陳毓祥可說從來都是人上人。8歲時隨父親來港后,陳入讀北角堡壘山官立小學,升中試全港考第45名,以小學會考精英身分派進英皇書院就讀,并獲政府5年免費獎學金,7年考入香港大學,他的保釣与學生運動亦同告展開。
  “保釣仔"、"長毛飛"是當時保釣學生的諢號,但陳毓祥才不理,他1971年上街參加保釣游行,被警察打得頭破血流。
  1972年,美國將釣魚島錯還給日本,他又与三千名香港學生上街示威,這次沒有警棍了,陳毓祥帶領群眾放聲高唱保釣歌。
  除了保釣,陳毓祥也是學生運動的中堅人物。1973年選上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1974年至1975年連任兩屆學聯會長,為此停學兩年,并制訂"放眼世界、認識祖國、關心社會、爭取同學權益"的學運路線。
  在他當亞洲學生協會副秘書長期間,陳更曾因協助菲律賓的學生反抗馬可科斯統治,偷運藥物補給他們而險被菲律賓軍方逮捕。
  一位學運人士憶述,70年代陳毓祥是學界領袖,受到港英政府打擊。1973年,前警司葛柏畏罪潛逃,學界在摩士公園舉行集會,要求港府引渡葛柏返港受審。港府后來根据大專學界領袖名單,指控陳毓祥,不過,陳當日并沒有帶頭搞該集會。
  對陳毓祥說,最難忘和滿意的學運事件反而是1975年發生的"崇真中學校長開除教師事件"。回顧70年代的學運,陳認為那時的學運雖有盲從、過"左"及教條的毛病,但仍不應否定同學們的真誠。
  雖然全情投入學運与保釣,卻未有阻礙陳毓祥學術上的長進。除了同期完成社會科學學士及教育文憑課程,并曾留任港大當任教,1978至1990年間,他先后獲授傳播、政治及管理學文憑。最后他選定了傳媒一途,正式投入社會。
  佳藝電視台是他踏足傳媒的第一步,而1981年后的十年,他都獻身港台,擔任時事節目的評論及主持。亦在此際,他揭開了人生另一頁:結婚生子,并欲棄麥克風從政。
  1991年,立法局首次引入地區直選,陳毓祥的參政路也以此為起點。然而,他剛起步便因其政治操守而受挫,導致他三次參加議會選舉皆敗北。
  陳毓祥1991年辭去香港電台的工作,參加立法局"港島西"直選,六人角逐兩個議席,結果,他得其次于港同盟(民主党前身)的楊森及黃海震遐,第一次落眩該競選期間,持身分證明書(C.I)的陳毓祥聲言留港建港,不要居英權。
  落選后,他為表決心留港建港,成立"建港社",但這組織多年來并不活躍。
  1995年,他再接再勵,參選市政局(中區)直選及立法局新功能組別選舉,又再次成為民主党候選人的手下敗將。
  他并未因此放棄其參政意欲,他獲中方委任為區事顧問后,与另外一些區顧問成立"台灣研究會",先后訪問北京和台灣,在兩岸建立關系。他參加這次保釣行動前,報名循勞工、基層界別參加推選委員會選舉,不料選舉未開始他便去世。
  A"保釣"別忘陳毓祥精神
  香港《文匯報》9月29日發表肖草的文章提出陳毓祥精神:陳毓祥為保釣運動而殉難的噩耗傳來,頓時令筆者忍不住流下熱淚,繼續搖動筆杆前,謹此向陳毓祥和他的家人,所有支持保釣運動的人士,致以万分之敬意。
  陳毓祥不幸遇溺逝世,但是筆者确信,陳毓祥精神--即不怕艱辛、排除万難的"保釣"精神,將是永垂不朽的。陳毓祥的生气事績,傳媒已介紹清楚,筆者無意畫蛇添足,但是陳毓祥所表現的香港人愛國精神,筆者則欲在此寫些我所見、所聞和所思的往事。
  筆者較陳毓祥年長几歲,而且在70年代的"保釣"行動,是最先由美國的香港留學生發起,留美華裔學生和知識分子當時搞"保釣"的目標,以筆者親身体驗所得是純粹的捍衛中國領土主權,抗議日本侵略的同時,亦直接針對美國政府將釣魚島私相授受予日本政府。不過,"保釣"熱浪由美國傳到香港后,卻刺激了大批本地大專學生的政治覺醒,"保釣"運動也滲入了強烈的反殖民地統治和"認同中國"的意識,尤其是有位洋名威利的英籍警司,曾手執警棒沖入維園,見示威學生便揮棒擊打,即時引起公憤,當時被打得血流披面的,除了陳毓祥外,尚有筆者一些同校同學,其中有人還是今天"全球華人保釣大聯盟"的成員。陳毓祥做港大學生會長的時代,正是香港青年提出要所謂"反思"的新時代,他們提出"認識社會、關心中國"的口號,他們出版的刊物所倡導的思想,相當進步,甚而可以說是十分"前衛",港大當時由學生會組織的"國事學會",就發表了很多對新中國的正确評論和正面評价价。陳毓祥在學界雖然有人叫他做所謂"國粹派"領袖,在港英眼中,他們的政治定位,跟一般"左仔"無异。
  在美國搞保釣的學運分子,其際遇也好不了多少。美中央情報局視他們是与社會主義國家有關系的職業學生,甚或當他們是共產党人。由此可見,在70年代搞"釣運"的留美知識界和香港那班"政治覺醒"的番書仔,啟動机只出于對祖國的熱愛,而是絲毫沒有任何歷史背景成長的香港青年。今天的國際形勢跟25年前不同,中國社會也產生了很大的變化,香港人要表現愛國,亦不一定非要用"保釣"來顯示不可,陳毓祥的愛國情操,筆者絕不怀疑;陳毓祥的"誓死保釣"勇气也值得敬佩,但是陳毓祥過于堅持"不到黃海河心不死"的原則,就似乎犯了"固執己見"的大忌。事情既然發生了,任何人都無必要做事后孔明,陳毓祥的犧牲,事實上因為保土衛國而起,陳毓祥魂斷釣魚島海域,但是陳毓祥為捍衛民族尊嚴、領土主權的陳毓祥精神,應該讓下一代緬怀,70年代筆者在美國曾高喊:“緊記住5·15,保衛釣魚島",今天我們將永遠銘記:“保衛釣魚島,別忘陳毓祥。"日本右翼果然不就此止步,又企圖把"實現首相和閣僚正式參拜靖國神社和"釣魚島是日本固有領土",寫進日本自由民主党眾議院選舉公約。對這個錯誤決定,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沈國放1996年10月3日向記者表示:“我們對日本自民党做出上述錯誤決定表示強烈憤慨。"他說,眾所周知,靖國神社里祭祀著東條英机等軍國主義頭目的亡靈。遭受日本侵略的亞洲國家和人民歷來堅決反對日本首相及政府領導人前往參拜。1996年以來,由于日方接連在歷史問題上采取錯誤的行動,嚴重傷害了包括中國在內的深受日本軍國主義之害的各國人民的感情。日本自民党此次在歷史問題上的錯誤舉措,勢必再次激起亞洲鄰國人民的憤慨和譴責。希望日本真正反省過去那段歷史,以實際行動取信于各國人民,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
  他還重申,關于釣魚島問題,中方的立場是明确和堅定的,日方任何行為都絲毫不能動搖中國對釣魚島擁有主權的決心和意志。
  ------------------
  書路 掃描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