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二、爭當亞洲代表


  日本認為亞洲的穩定對日本有直接的利害關系,中曾根任首相時反复宣稱:“欲登世界舞台,需以亞洲為選區",因此積极与中國、韓國、東南亞國家發展經濟關系。
  日本和中國1972年邦交正常化后,經濟貿易關系不斷發展,把日中關系當作日本外交的一大支柱,1993年中日貿易達390億美元,比1972年增加了36倍,中國成為日本的第二大貿易對象國;截至1992年,日本對華直接投資1595項,共45億美元。
  日本与韓國1965年簽訂了《日韓基本條約》,締結了關于漁業、請求權和經濟合作等協定,從1965年至1992年日本對韓國直接投資1923項,共46億美元。日本很想与韓國建立面向未來的關系,甩掉包袱,不讓韓國拉后腿,但由于日本首相和閣僚在日本對朝鮮的侵略和殖民統治表示"反省"和"道歉”問題上頻頻"失言",日本与韓國的關系也不太和睦。
  日本視東南亞為啟發展經濟之生命線,向東盟國家提供大批援助,占日本對亞洲投資的70%。冷戰結束后,日本改變了在地區安全問題上的謹慎態度,极力推動建立亞太安全机制,以增大日本在亞太安全机制問題上的發言權,建立以日本為中心的東亞經濟圈,日本首相橋本指出:“与各國發展雙邊友好關系是外交的基本點。我國雖把日美關系視為基軸,但要以在地理和經濟上關系密切的亞太地區各國為核心,不把文明和文化上的差异看作障礙,開展心心相印的外交,以求實現共存。"關于朝鮮半島政策,橋本主張:“繼續把發展同韓國的友好合作關系作為基本點。關于日朝關系,基于有利于實現朝鮮半島和平与穩定的觀點,在与韓國等國保持密切聯系的情況下加以發展。關于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北朝鮮)研制核武器問題,今后要与以美國和韓國為首的各國一起對朝鮮半島能源開發組織提供積极合作,以便切實實施美朝框架協議。"橋本內閣一方面支持美韓提出的朝鮮半島雙方加中美的"四方會談",同時也在爭取重開日朝關系正常化談判。
  橋本認為,亞太地區無論對日本,還是對世界經濟,其重要性都在逐年增加,日本將進一步加強与該地區的合作關系。1995年11月,日本主辦了亞太經合組織(APEC)大阪會議,通過了旨在促進貿易和投資自由化,推進經濟和技術合作的"行動議程",亞太經合組織正在從"設想"階段向著"行動"階段轉變。對亞太合作來說,1996年是經受考驗的重要的一年。日本將制定一個增強這种合作凝聚力、內容充實的"行動計划",為該地區的進一步發展發揮更大作用。關于馬來西亞提出的"東亞經濟核心會議"(EAEC)的倡議,橋本主張最好能包括澳大利亞在內,否則日本很難公開支持。在安全保障方面,橋本表示:日本“將積极參与東盟地區論壇(ARBE)舉行的各种政治和安全保障對話,為增進地區內的信任作出貢獻"。
  日本不僅要同亞太地區各國,而且應該同世界各個地區的國家積极發展合作關系。橋本特別強調:“歐洲因歐盟的擴大和深化增強了一体性,在國際社會中的地位日益提高,維持和發展同歐洲之間廣泛的合作關系也是一個重要課題。"在1996年6月27日里昂西方七國首腦會議上,橋本首相提出通過國際机构的行政改革,促進對發展中國家的資金回流,主張在日本舉行有關環境問題的國際會議,增加對非洲的援助。
  但卻引起東南亞人民的不安,對日本仍存在根深蒂固的不信任感,成為日本在亞洲發揮領導作用的重大障礙,使日本很難充當亞洲代表。
  ------------------
  書路 掃描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