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二、"皇國史觀"根深蒂固


  “皇國史觀"使日本的右翼勢力視侵
  略和擴張為天經地義的事情。普天之下,莫非(天)皇土,普天之下,莫非(天)皇民;天皇是至高無上的君主,大和是至尊無上的民族何謂"皇國史觀"?据《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判決書》的分析,日本右翼的侵略擴張思想由來已久,其對外侵略思想是從首代天皇開始,明治維新后加以貫徹和發展。該書稱:“据日本歷史學家說,傳當時(按:指建國時)曾由初代天皇的神武天皇發布過一項'詔敕'。在這個文件中,出現了兩句古典的成語","第一句是所謂'八紘一宇',它的意義是把全世界各地結合起來置于一人的統治之下"。"而這就是所謂'帝國建國的理想'","行為第二原則,是所謂'皇道'的原理"。
  “這兩項觀念在明治維新后又与皇室相結合起來了。明治天皇在1871年發布的'敕語'中就是宣述這些觀念。當時這些觀念被表現為國家組織的核心及對于日本國民愛國心的號召"。
  還有《明治憲法》中明确規定:“天皇為國家元首","總攬統治權","軍部也可以不通過帝國議會直接上奏天皇決定事宜","內閣也只對天皇負責,不對帝國議會負責",這也為軍部發動對外侵略戰爭開了綠燈,該書還指出右翼及軍閥就是“以這兩項觀念為理由而主張擴張領土"。1889年底,山縣有朋任首相后,在其"外交政略論"中提出"主權線"与"利益線"的主張,并把"利益線"的焦點設在朝鮮。1931年,晉升為少將的田中義一在其"滯滿所感"一文中說:“為國家生存,民族發展,實非經營大陸不可","首先當開發在我勢力圈內的資源寶庫滿蒙"。接著,在1924年又有右翼頭目大川周明在其著書中將田中侵略藍圖加以發揮,大川在書中稱:“因為日本是大地上最初成立的國家,所以統治万國國民是日本的天命",主張日本要"占領西伯利亞和南洋群島"。大川的主張為日本陸軍當局所響應。其后,日本對外擴張基本上是按照田中義一和大川周明等所策划的路線進行的。1931年9月18日,日本侵占了我東北三剩1937年7月7日全面進攻中國。1940年9月27日,日本同德意法西斯簽訂三國條約,規定日本承認尊重德意兩國的領導地位,德意兩國承認尊重日本在"大東亞新秩序"的領導地位,日本所謂的"大東亞新秩序"的范圍是以日'滿華'"為骨干,包括東南亞諸國為第一目標,印度、澳大利亞、新西蘭為第二步目標,圖謀獲取東亞和澳洲的資源和統治整個東亞和澳洲。為達到大擴張的目的,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襲美國的珍珠港,從而爆發了太平洋戰爭,日軍向東南亞、南亞、澳洲發起了全面進攻,占領了大平地區,直到1945年8月戰敗投降為止。
  這就是說,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日本統治階級奉為全民族綱領的是"皇國史觀"。即:大和民族是由神選定的民族,都是天照大神的子孫:天皇是現實人間的神,是國家一切的中心:八紘一宇是最高理想,以天皇的名義統一世界,是走向人類琱[和平的大道;日本民族所進行的戰爭,是為完成歷史的使命而進行的圣戰。
  戰后的日本右翼,繼承了他們前輩的"皇國史觀”,并在行動上維護這种史觀。從1945年到1990年45年里,日本共發生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右翼事件150多起,雖然事件的原因千奇百怪,但有一點是共同的,那就是要恢复皇統。誰不以天皇為中心或不奉為至尊無上,他們就攻擊誰。"本島事件"便是典型事例。
  1988年,在昭和天皇病危時期,日本社會各階層人士就天皇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戰爭責任問題議論紛紛。1988年12月7日,在長期市議會召開的例會上,共產党市議員柴田朴向本島市長提出質詢:在昭和20年2月,即日本投降的半年前,當時的首相近衛文縻為終止戰爭曾上奏天皇,"如果采納了,就不會有沖繩之戰、廣島和長期被原子彈轟炸。對于天皇的戰爭責任,不應含糊其詞。作為被原子彈轟炸的城市的市長,你意見如何?"本島市長當即回答:“戰后經過了43年,關于為什么發生那場戰爭,已充分進行了反省","我曾在日本軍隊中干過,特別是從事過軍隊的教育工作,從這方面看,我認為天皇是有戰爭責任的。"本島是在日本地方官僚中第一位明确言及天皇的戰爭責任的市長,受到了社會輿論的高度重視。日本各大報均在顯著地位報道了本島的這段講話,但同時也受到了日本右翼的猛烈攻擊。長期市議會中的保守派議員要求本島撤回他的講話;自民党長期縣委員會解除了本島的縣委顧問職務,并揚言不再給本島市長以合作;右翼團体則立即對本島市長展開了進攻。一時,日本全國各地的右翼都向長期市集結,他們的高音喇叭宣傳車,在市內橫沖直撞,在市政府門前辱罵本島市長是"國賊","應天誅地滅",要求他"立即辭職"。他們給本島寄去的恫嚇信里裝著手槍子彈,并向市政府的建筑物開槍。在國會里,自民党議員松田九郎對本島市長大興問罪之師。
  但是,本島市長未向這股右的勢力低頭。他拒絕撤回自己的講話。1989年1月14日,本島在法政和平大學的一次座談會上以"天皇問題的思考"為題發表談話,說"關于我的發言,報紙以顯著地位加以報道,朝日新聞、每日新聞和西日本新聞等報社還專門發表了社論,甚為感謝。可是這些報紙都是從言論自由的角度發表評論的。我記得,在戰后初期的報刊上,有關天皇的戰爭責任問題,是比較能夠自由發表言論的,而這一次的社論沒有論及(天皇的戰爭責任)這一點,令人遺憾。……"本島在這里提醒社會輿論,他發言的中心不是為了爭取言論自由,而是為了明确天皇的戰爭責任。
  1990年1月18日,右翼團体"正气塾"的田尻和美用手槍擊中了本島市長的胸部,傷情嚴重。這就向日本國內外說明了一個動向:日本右翼不准任何人發表有傷皇統的言論。
  右翼槍擊本島的事件,使人想起了30年代發生的"美濃部事件"。1935年,日本貴族院議員美濃部達吉發表的《天皇机關論》(堅持憲政,反對治安維持法和軍部),受到了右翼的攻擊,說他的主張是"反對日本國体"。在貴族院的會議上,菊池議員對美濃部進行了批判。隨后,美濃部的有關著作《憲法撮要》被當局禁止發行和販賣,進而將美濃部赶出貴族院。在學術界,上杉的《天皇主權論》受到了統治階級的支持,并以此主張為依据,眾議院通過了"國体明征決議案",宣布了美濃部主張的非法。這是對美濃部的政治襲擊,使他處于孤立無援的境地。雖然他的學生多人身居政界要職,卻未對他伸出支援之手。相反,正是他的學生"檢舉"了他。1936年2月21日,"大統社"成員小田十壯闖進美濃部教授的私宅,用手槍射穿了教授的右腿,造成重傷。小田槍擊這位教授的理由是“美濃部對天皇不敬,乃大逆之徒,應天誅地滅"。
  “本島事件"与"美濃部事件"相距半個多世紀,但根源都是相同的。那就是日本右翼用槍彈向社會喊活:不准違反皇統,否則必遭"天誅"。而且,事件的過程也几乎是一致的。
  在美濃部和本島受到右翼槍擊之前,美濃部被赶出貴族院,本島被解除自民党長期具委顧問之職;美濃部在貴族院受到菊池的批判,本島在眾議院受到松田的斥責。
  而且,還有一個引人注意的動向,就在本島市長被右翼用手槍擊中胸部的當天,日本最高法院以未執行《學習指導要領》為由宣判福岡縣柳川市縣立傳習館高級中學教師丰田隆夫和山口重人"有罪",即所謂的"傳習館訴訟"的終審判決。這一案件始于1970年6月,神岡縣教育委員會認為日本史和地理教師丰田,倫理社會和政治經濟教師山口二人,在教學過程中脫离文部省頒發的《學習指導要領》,給予免職處分。兩位教師對此處分不服,因為《要領》內容抽象,只能作參考,并無法律約束力,縣教育委員會的處分侵犯了教育自由,是違反憲法的。于是在同年12月上訴福岡地方法院。
  1978年7月地方法院在一審中宣判免于處分,兩位教師胜訴。1983年福岡高等法院審理此案,維持一審判決。1989年1月,日本文部省對《學習指導要領》進行了戰后最大規模的修改,其中重要之點有規定小學、中學、高中在舉行入學、畢業等重要儀式時,要像戰前那樣升"日之丸"旗,唱"君之代"歌;在教產書中編入日俄戰爭時的海軍大將東鄉平八郎和海軍軍歌等。對這些規定如有違反,將受到處分,而這些在1970年時并未明文規定。最高法院對20年前的訴訟案用最新修改的《要領》作為依据改判兩位教師有罪,顯然是鑒于一种政治目的,那就是要恢复戰前的以"皇國史觀"為"日本國民之基本"的教育。
  “傳習館訴訟"的終審判決,又使人想起一件類似的史實。
  1890年10月30日,明治天皇頒發《教育敕語》,當時日本全國各個學校都舉行了隆重儀式。在儀式上,每個教師都要站到敕語前面行90度鞠躬的最敬禮。東京第一高等中學的教師內村鑒三在行最敬禮時有些躊躇,他想:在我心中,只有對神才行禮拜,除神之外是否應行最敬禮?!這樣想著,他沒有像別人那樣鞠躬90度。就是為了這個行禮的姿式,內村被視為對敕語的不敬,打上了"國賊"的烙印,給赶出了學校,過著流浪的生活。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天皇的地位變了,《教育敕語》也于1948年6月由日本國會通過決議宣布失效。
  1951年,內村鑒三作為日本文化的代表人物,以他的肖像制成8分郵票的圖案。日本人民用此來紀念內村,抹去軍國主義的"皇國史觀"給他打上的烙櫻可是誰能想到,在快要經過一百個春秋之后,內村的晚輩教師們,卻又基于同一根源而橫遭罪責。
  “本島事件"和"美濃部事件"說明右翼為維護"皇國史觀"而采取的行動,"傳習館訴訟"与"內村事件"反映了統治集團在有關"皇統、國体"問題上的意見,而這兩者是有著內在聯系的。1990年1月19日,《朝日新聞》在第一版的右方刊載了右翼槍擊本島市長的重大新聞,左方刊載了最高法院宣判兩位教師有罪的重要消息,乍看來似乎是偶然的相遇,但就其本質來說,都是与"皇國史觀"有關,這兩件事使右翼受到鼓舞。
  這些右翼分子的前輩即戰前的老右翼,是日本法西斯軍部的幫凶,他們与軍閥、財閥相互勾結向外侵略擴張,右翼團体則充當了軍國主義的走卒或急先鋒。戰后初期,雖然大多數右翼頭目被整肅、團体被解散,但是戰后不久右翼就開始恢复,而且還不斷出現一些新的右翼,他們逐漸對日本政治產生影響,無論戰前或戰后的右翼都是繼承了他們先輩的"皇國史觀",誰不以天皇為中心或不奉為至高無尚,他們就攻擊誰。
  由此可見,日本右翼勢力就是當年發動侵略戰爭的罪魁禍首,負有發動侵略戰爭的責任,也應被中國和世界人民押上正義的審判台予以審判。這些僥幸而逃脫懲罰的家伙不思悔改,變本加厲進行右翼活動,他們的后代繼承了他們的"皇國史觀",要翻日本軍國主義發動的侵略戰爭的案,要為戰爭罪犯們鳴屈叫冤,要篡改記敘日本軍閥侵略中國、朝鮮和亞洲的歷史,不是很好理解了嗎?
  ------------------
  書路 掃描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