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如魚得水


阿西莫夫

  盡管摩達因今年剛滿四十歲,也從不為健康問題操心,但他沒去過宇宙外層太空。他只在電視中觀看過宇宙居民村,或從刊物中讀到過這類移民點的情況,僅此而已。
  坦率地說,宇宙對他并沒多大吸引力。他出生在地球上,自得其樂。如果想換換環境或口味,他宁可選擇去大海,因為他是一名帆船運動愛好者。
  所以當“空間有限公司”邀請他飛往宇宙去完成某項委托時,他顯得并不特別樂意。
  “听著,”摩達因對那位公司的女代表說:“我可不是什么宇航員,我只是搞搞服裝設計而已。對于那些火箭、加速度、超重、飛行軌道以及其它等等我是一竅不通的。”
  “這我們清楚,”巴拉諾娃接過話頭說,她笨拙而謹慎的步伐顯示她過去長期生活在宇宙空間中,對地球上琠w的重力場已不太能适應,“我們不指望您具有這方面的專業知識。”
  摩達因以挑剔的眼光注視她的衣飾,那充其量只能起遮体的作用。哪怕隨便用塊防水油布也能達到相同的效果呢,他心里想。
  “那么宇宙居民村要我去干什么?”
  “是請您作為一位高明的設計師去的,我們需要某种新穎的設計。”“是關于服裝方面的嗎”
  “是翅膀,或者稱為飛翼衣也行。”
  摩達因還在掂量去或不去,他突兀的前額在這种時刻總會發紅,但這次變紅的部分原因倒是由于心中不悅。
  “難道我不能在這儿完成你們的任務嗎?”
  巴拉諾娃固執地搖頭否定。
  “我們希望您能實地了解當地的環境,摩達因先生。我們求過工程師,他們制作了据他們說來是最好的翅膀,而且考慮到應力、表面積、柔韌性、靈活性等等一切因素,但結果并沒能幫上我們的忙。我們想,也許……”
  “也許什么,巴拉諾娃小姐?”
  “也許我們不應該按常規來解決問題。我們需要某种別出心裁的設計,負責居民村將面臨困境。我希望您能飛到那里,考察一下實際情況。至于您的待遇嘛,我們保證從优酬謝。”
  事情很快敲定,由于報酬方面所作的許諾起了關鍵的作用,還包括相當优厚的預付金額在內。摩達因并不見錢眼開,但也并非是毫不動心的圣賢。此外,女代表對他手藝的种种恭維也使他怦然心動。
  旅途不如他所想象的那么枯燥。乘客在早先的宇宙航行中都得承擔難以忍受的超重,還得始終擠在狹窄不堪的座艙里。于是有些地球人總以為事情依然如舊,但那是若干年以前的情況。現在的飛船极為寬敞,液壓圈椅完全緩解了起飛時的過載負擔。
  摩達因在艙內安閒地研究起有關飛翼衣的圖片,他望著圖片中的人們在空中翩然起舞的姿態出神。
  “依我看,這些翅膀不是挺好的嗎?”他問。
  巴拉諾娃苦笑說:“您所看到的全是些首屈一指的飛行家或運動員。就拿我來說吧,如果您看到我穿上飛翼衣在轉彎或作某些動作,肯定會捧腹大笑的。可是我對飛翼的掌握還比一般人高明得多呢。”
  他們离第五宇宙居民村已經很近了,這里的正式名稱應該叫“橄欖石”,不過一般人通常都只稱它為“五村”。
  “這里的一切在您看來都很新奇,居民們卻已經習以為常了。可是還有個問題:居民村對他們來講還不算是真正的家,而只是工作的地點,因此很難說服人們把家永久地遷到這里來。老是這樣下去……”巴拉諾娃沉默了,她沒把話說完。
  從舷窗里望去,五村就像是個小圓球,和電視屏幕中所看到的地球一樣。飛船很快開始圍繞這個玻璃及鋁合金的巨大結构物旋轉。
  摩達因通過舷窗久久觀賞,但他察覺到飛船在繞著五村轉個不息。
  “難道我們還不降落?”
  “事情不那么簡單,”巴拉諾娃回答說,“五村繞軸轉一圈約需兩分鐘。這是為了產生离心作用,使里面的一切事物緊貼在內壁上,建立起人工的重力場。于是降落時我們就得先讓雙方速度趨于同步,這需要時間。”“難道五村有必要轉得這么快嗎?”
  “是的,因為我們要建立正常的重力場。如果我們放慢轉速,假定降低到地球重力的十分之一時,那就會好得多。但這在生理上是人類机体不允許的,人們長久生活在低重力環境下會使肌肉及骨骼出現某些問題。”
  飛船的速度已經和五村速度持平,摩達因清晰地看見它外部的彎曲鏡面正在跟蹤太陽,并照亮居民村的內部空間。他也發現了太陽能發電站--其能量不僅能應付五村的需要,還輸送到地球去。
  最后,他們終于降落在第五宇宙居民村上。
  摩達因在五村度過了整整一天,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這里。他和巴拉諾娃坐在草坪上,這是塊相當寬闊的青草區。頭上白云舒卷,盡管沒能見到太陽本身,但是陽光依然普照。和風輕拂,不遠有條小溪,水聲潺潺。
  他怎么也不能相信自己是身在球內,正翱翔太空,和月亮一樣繞著地球在轉動,轉一圈也得花上一個月的時間。
  “這真是個完美的世界。”他說。
  “您有如此感受是因為初來咋到。”巴拉諾娃回答,“如果在這儿再多呆上一陣子,就會因對每個角落都非常熟悉而感到厭倦。”
  “就算是住在地區上的某個城市,住久了不也會使人厭倦嗎?”
  “那當然,但在地球上可以去各處旅游,而且可以在任何時刻离開或回來,我們這里就不行了。當然這還不是最糟糕的一點。”
  “你們這里沒有地球上固有的种种缺陷,”摩達因堅持說,“例如災害性天气等等。”
  “那倒是,摩達因先生。我們這儿的气候确實像是天堂樂園,但人們也逐漸膩煩了。我來給您看樣東西:這儿有個小球,您可以把它朝上扔,望自己的頭頂上拋出,然后您能設法再接住它嗎?”
  摩達因開心地哈哈大笑:“此話當真?”
  “當然。請吧,不妨一試。”
  “我雖不是球類運動員,不過扔個把球什么的還行吧,就是再抓住它也不成問題。”
  他把球往上一扔,可是這個球在空中飛出了一條拋物線。摩達因起先跟著小球走,然后又跑又追。結果還是沒能接住。
  “您沒把球往上扔,摩達因先生!”巴拉諾娃在一旁糾正說。
  “不,我是往上扔的。”气喘吁吁的摩達因辯解說。
  “那也是您按地球上的標准這么作,”巴拉諾娃笑道,“問題在于,我們這里科里奧利力的作用很大。五村的內平面是一個圓弧,圓弧的中心就在自轉軸上。如果您把球直接往頭上扔,它會离轉軸更近,它的半徑更短,那里的轉速也更小。但球儿依然在保持原有的速度,所以它就朝前飛去。如果您想重新接住它,就得望您的上后方扔,這時它才會像飛去來器那樣在空中划出一道圓弧重新飛回。在這里拋物運動的軌跡和地球上是不同的。”
  “不過這种情況并不難習慣,是嗎?”摩達因想了一下又問。
  “也不全對。如果你住在五村的赤道地區,那么那里的轉速最大,重力也接近于地球重力,而在离赤道較遠處的重力效應就大大不同了。但我們得經常去兩极地區,于是就無法适應科里奧利力的各种變化。我們有一條高速公路通往兩极地區,在這條道路上行駛時總感到有股力量在旁邊推你,有些人始終适應不了。所以誰也不想長住在這里。”
  “難道你們對這种力就束手無策嗎?”
  “只有放慢五村的自旋速度,科里奧利力才會基地,但相應的重力也就減弱了,而這卻又是我們所不愿接受的。”
  “換句話說,你們既不能适應科里奧利力,又無法擺脫它,是嗎。”
  “這個問題相當微妙。不錯,我們可以适應較小的重力,但是這要求大家經常從事体育鍛煉,每天都得練上一段時間。這种体育鍛煉應該很有樂趣,如果乏味的話,你是無法迫使人們堅持下去的。早些時候我們考慮過,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大家多多去飛。极區的重力很小,人們在那里輕若羽毛,他們只消揮動手臂,就能升到空中。如果你穿上飛翼衣,加上動作協調的話,就能像鳥儿一樣起飛了。”
  “這种飛行的運動量足夠嗎?”
  “哦,空中飛行是一項相當費力的運動,即使您在滑翔時,手和臂的肌肉也得工作。經常飛行能使肌肉不致萎縮,保持骨骼的鈣質,可惜我們無法使大家都去飛翔。”“難道人們不喜歡飛翔嗎?”
  “他們當然想飛,無奈這并不輕松。飛行要求具有极其精确的動作協調性,极小的操作誤差都能導致飛行高度發生急劇變化,不可避免地帶來惡心等暈船反應,所以只有极少數人才能飛得非常輕盈自如。”
  “可是鳥儿從不會暈。”
  “鳥儿是在地球重力影響下飛翔的,人們在五村的條件則完全不同。”摩達因皺起眉頭思索這個問題。
  第二天一清早他們驅車向极區前進時,摩達因總感到車子在迫使他朝右邊傾倒,他死命抓緊座椅,連指關節都泛白了。
  “對不起,”巴拉諾娃的語气中透出同情,“如果我開得慢點,您會好過得多,但那樣一來我們就會碰上交通高峰而堵車。”
  “您對此已習以為常啦?”
  “也不完全能習慣。”
  最后他們終于到達极區,但馬上又遇上新的麻煩:他的体重輕得似乎沒有,身体前后搖晃。即使揮舞雙手也無濟于事,只會更加糟糕。
  巴拉諾娃并不急于幫助他,后來才伸手把他扶住。
  “大多數人都這樣狼狽過。您可以把腳伸在地面上那些小圈里套住,平時動作別過快。”這時天上出現五個像鳥一般的飛人。
  “這五個人几乎每天都飛,”巴拉諾娃結實說,“其他人只能偶爾一試。五村的兩极地區可以容納五千人同時飛翔,看見是足夠的,居民們每天都可以來這里鍛煉。”
  摩達因剛把手舉起,身体就朝后搖晃。他問:“既然這五個人能飛,那別的人為什么就做不到呢?”
  “他們具有天生的動作協調性。”
  “那我就無能為力了。我只是個服裝設計師,我能給人們以服裝,但無法賜予人們什么天生的協調性。”
  “其實就算是缺乏這方面的才能,人們也照樣可以飛行,只是他必須付出更多的代价。我們想請您設計出新穎的飛行服裝,吸引更多的人肯上天去飛。如果能達到這個目的,我們就能放慢自旋的速度,從而削弱科里奧利力,把居民村變為真正的家。”
  “請您讓他們飛得更近一點好嗎?”
  巴拉諾娃揮動手臂,有一位“鳥人”轉了一個平滑的圓弧朝他們飛來。這是位年輕的婦女,他微笑著停留在他們頭上十英尺的空中,翅膀微微扇動比已。“你們好,”她問候說,“有什么事嗎?”
  “沒什么,”巴拉諾娃說,“我這位朋友想看看您是怎么操縱翅膀的。請為他表演一下,行嗎?”
  那婦女又笑了起來,她先把一只翅膀彎了彎,接著是另一只,然后慢慢地翻了個斤斗。她從原處把翅膀朝后一縮往上升起,飛翼稍稍顫動,兩腳自由晃蕩。接著翅膀的動作變快,她隨之扶搖直上高空。
  “簡直是在跳芭蕾,”隔了好一會儿摩達因才說,“不過她的翅膀是有缺陷的。”“真的嗎?您能肯定這一點?”
  “絕對如此。他們就像是蝙蝠的翅膀,可以猜到設計者是處于聯想而這樣制造的。”
  “那我們該怎么辦?給它們再蒙上一層羽毛?這能吸引人們來參加飛行嗎?”
  “不,”摩達因微微想了一下說,“也許我們能使飛行本身變得更簡單些。”
  盡管摩達因今年剛滿四十歲,也從不為健康問題操心,但他沒去過宇宙外層太空。他只在電視中觀看過宇宙居民村,或從刊物中讀到過這類移民點的情況,僅此而已。
  坦率地說,宇宙對他并沒多大吸引力。他出生在地球上,自得其樂。如果想換換環境或口味,他宁可選擇去大海,因為他是一名帆船運動愛好者。
  所以當“空間有限公司”邀請他飛往宇宙去完成某項委托時,他顯得并不特別樂意。
  “听著,”摩達因對那位公司的女代表說:“我可不是什么宇航員,我只是搞搞服裝設計而已。對于那些火箭、加速度、超重、飛行軌道以及其它等等我是一竅不通的。”
  “這我們清楚,”巴拉諾娃接過話頭說,她笨拙而謹慎的步伐顯示她過去長期生活在宇宙空間中,對地球上琠w的重力場已不太能适應,“我們不指望您具有這方面的專業知識。”
  摩達因以挑剔的眼光注視她的衣飾,那充其量只能起遮体的作用。哪怕隨便用塊防水油布也能達到相同的效果呢,他心里想。
  “那么宇宙居民村要我去干什么?”
  “是請您作為一位高明的設計師去的,我們需要某种新穎的設計。”
  “是關于服裝方面的嗎”
  “是翅膀,或者稱為飛翼衣也行。”
  摩達因還在掂量去或不去,他突兀的前額在這种時刻總會發紅,但這次變紅的部分原因倒是由于心中不悅。
  “難道我不能在這儿完成你們的任務嗎?”
  巴拉諾娃固執地搖頭否定。
  “我們希望您能實地了解當地的環境,摩達因先生。我們求過工程師,他們制作了据他們說來是最好的翅膀,而且考慮到應力、表面積、柔韌性、靈活性等等一切因素,但結果并沒能幫上我們的忙。我們想,也許……”
  “也許什么,巴拉諾娃小姐?”
  “也許我們不應該按常規來解決問題。我們需要某种別出心裁的設計,負責居民村將面臨困境。我希望您能飛到那里,考察一下實際情況。至于您的待遇嘛,我們保證從优酬謝。”
  事情很快敲定,由于報酬方面所作的許諾起了關鍵的作用,還包括相當优厚的預付金額在內。摩達因并不見錢眼開,但也并非是毫不動心的圣賢。此外,女代表對他手藝的种种恭維也使他怦然心動。
  旅途不如他所想象的那么枯燥。乘客在早先的宇宙航行中都得承擔難以忍受的超重,還得始終擠在狹窄不堪的座艙里。于是有些地球人總以為事情依然如舊,但那是若干年以前的情況。現在的飛船极為寬敞,液壓圈椅完全緩解了起飛時的過載負擔。
  摩達因在艙內安閒地研究起有關飛翼衣的圖片,他望著圖片中的人們在空中翩然起舞的姿態出神。
  “依我看,這些翅膀不是挺好的嗎?”他問。
  巴拉諾娃苦笑說:“您所看到的全是些首屈一指的飛行家或運動員。就拿我來說吧,如果您看到我穿上飛翼衣在轉彎或作某些動作,肯定會捧腹大笑的。可是我對飛翼的掌握還比一般人高明得多呢。”
  他們离第五宇宙居民村已經很近了,這里的正式名稱應該叫“橄欖石”,不過一般人通常都只稱它為“五村”。
  “這里的一切在您看來都很新奇,居民們卻已經習以為常了。可是還有個問題:居民村對他們來講還不算是真正的家,而只是工作的地點,因此很難說服人們把家永久地遷到這里來。老是這樣下去……”巴拉諾娃沉默了,她沒把話說完。
  從舷窗里望去,五村就像是個小圓球,和電視屏幕中所看到的地球一樣。飛船很快開始圍繞這個玻璃及鋁合金的巨大結构物旋轉。
  摩達因通過舷窗久久觀賞,但他察覺到飛船在繞著五村轉個不息。
  “難道我們還不降落?”
  “事情不那么簡單,”巴拉諾娃回答說,“五村繞軸轉一圈約需兩分鐘。這是為了產生离心作用,使里面的一切事物緊貼在內壁上,建立起人工的重力場。于是降落時我們就得先讓雙方速度趨于同步,這需要時間。”
  “難道五村有必要轉得這么快嗎?”
  “是的,因為我們要建立正常的重力場。如果我們放慢轉速,假定降低到地球重力的十分之一時,那就會好得多。但這在生理上是人類机体不允許的,人們長久生活在低重力環境下會使肌肉及骨骼出現某些問題。”
  飛船的速度已經和五村速度持平,摩達因清晰地看見它外部的彎曲鏡面正在跟蹤太陽,并照亮居民村的內部空間。他也發現了太陽能發電站--其能量不僅能應付五村的需要,還輸送到地球去。
  最后,他們終于降落在第五宇宙居民村上。
  摩達因在五村度過了整整一天,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這里。他和巴拉諾娃坐在草坪上,這是塊相當寬闊的青草區。頭上白云舒卷,盡管沒能見到太陽本身,但是陽光依然普照。和風輕拂,不遠有條小溪,水聲潺潺。
  他怎么也不能相信自己是身在球內,正翱翔太空,和月亮一樣繞著地球在轉動,轉一圈也得花上一個月的時間。
  “這真是個完美的世界。”他說。
  “您有如此感受是因為初來咋到。”巴拉諾娃回答,“如果在這儿再多呆上一陣子,就會因對每個角落都非常熟悉而感到厭倦。”
  “就算是住在地區上的某個城市,住久了不也會使人厭倦嗎?”
  “那當然,但在地球上可以去各處旅游,而且可以在任何時刻离開或回來,我們這里就不行了。當然這還不是最糟糕的一點。”
  “你們這里沒有地球上固有的种种缺陷,”摩達因堅持說,“例如災害性天气等等。”
  “那倒是,摩達因先生。我們這儿的气候确實像是天堂樂園,但人們也逐漸膩煩了。我來給您看樣東西:這儿有個小球,您可以把它朝上扔,望自己的頭頂上拋出,然后您能設法再接住它嗎?”
  摩達因開心地哈哈大笑:“此話當真?”
  “當然。請吧,不妨一試。”
  “我雖不是球類運動員,不過扔個把球什么的還行吧,就是再抓住它也不成問題。”
  他把球往上一扔,可是這個球在空中飛出了一條拋物線。摩達因起先跟著小球走,然后又跑又追。結果還是沒能接住。
  “您沒把球往上扔,摩達因先生!”巴拉諾娃在一旁糾正說。
  “不,我是往上扔的。”气喘吁吁的摩達因辯解說。
  “那也是您按地球上的標准這么作,”巴拉諾娃笑道,“問題在于,我們這里科里奧利力的作用很大。五村的內平面是一個圓弧,圓弧的中心就在自轉軸上。如果您把球直接往頭上扔,它會离轉軸更近,它的半徑更短,那里的轉速也更小。但球儿依然在保持原有的速度,所以它就朝前飛去。如果您想重新接住它,就得望您的上后方扔,這時它才會像飛去來器那樣在空中划出一道圓弧重新飛回。在這里拋物運動的軌跡和地球上是不同的。”
  “不過這种情況并不難習慣,是嗎?”摩達因想了一下又問。
  “也不全對。如果你住在五村的赤道地區,那么那里的轉速最大,重力也接近于地球重力,而在离赤道較遠處的重力效應就大大不同了。但我們得經常去兩极地區,于是就無法适應科里奧利力的各种變化。我們有一條高速公路通往兩极地區,在這條道路上行駛時總感到有股力量在旁邊推你,有些人始終适應不了。所以誰也不想長住在這里。”
  “難道你們對這种力就束手無策嗎?”
  “只有放慢五村的自旋速度,科里奧利力才會基地,但相應的重力也就減弱了,而這卻又是我們所不愿接受的。”
  “換句話說,你們既不能适應科里奧利力,又無法擺脫它,是嗎。”
  “這個問題相當微妙。不錯,我們可以适應較小的重力,但是這要求大家經常從事体育鍛煉,每天都得練上一段時間。這种体育鍛煉應該很有樂趣,如果乏味的話,你是無法迫使人們堅持下去的。早些時候我們考慮過,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大家多多去飛。极區的重力很小,人們在那里輕若羽毛,他們只消揮動手臂,就能升到空中。如果你穿上飛翼衣,加上動作協調的話,就能像鳥儿一樣起飛了。”
  “這种飛行的運動量足夠嗎?”
  “哦,空中飛行是一項相當費力的運動,即使您在滑翔時,手和臂的肌肉也得工作。經常飛行能使肌肉不致萎縮,保持骨骼的鈣質,可惜我們無法使大家都去飛翔。”
  “難道人們不喜歡飛翔嗎?”
  “他們當然想飛,無奈這并不輕松。飛行要求具有极其精确的動作協調性,极小的操作誤差都能導致飛行高度發生急劇變化,不可避免地帶來惡心等暈船反應,所以只有极少數人才能飛得非常輕盈自如。”
  “可是鳥儿從不會暈。”
  “鳥儿是在地球重力影響下飛翔的,人們在五村的條件則完全不同。”
  摩達因皺起眉頭思索這個問題。
  第二天一清早他們驅車向极區前進時,摩達因總感到車子在迫使他朝右邊傾倒,他死命抓緊座椅,連指關節都泛白了。
  “對不起,”巴拉諾娃的語气中透出同情,“如果我開得慢點,您會好過得多,但那樣一來我們就會碰上交通高峰而堵車。”
  “您對此已習以為常啦?”
  “也不完全能習慣。”
  最后他們終于到達极區,但馬上又遇上新的麻煩:他的体重輕得似乎沒有,身体前后搖晃。即使揮舞雙手也無濟于事,只會更加糟糕。
  巴拉諾娃并不急于幫助他,后來才伸手把他扶住。
  “大多數人都這樣狼狽過。您可以把腳伸在地面上那些小圈里套住,平時動作別過快。”
  這時天上出現五個像鳥一般的飛人。
  “這五個人几乎每天都飛,”巴拉諾娃結實說,“其他人只能偶爾一試。五村的兩极地區可以容納五千人同時飛翔,看見是足夠的,居民們每天都可以來這里鍛煉。”
  摩達因剛把手舉起,身体就朝后搖晃。他問:“既然這五個人能飛,那別的人為什么就做不到呢?”
  “他們具有天生的動作協調性。”
  “那我就無能為力了。我只是個服裝設計師,我能給人們以服裝,但無法賜予人們什么天生的協調性。”
  “其實就算是缺乏這方面的才能,人們也照樣可以飛行,只是他必須付出更多的代价。我們想請您設計出新穎的飛行服裝,吸引更多的人肯上天去飛。如果能達到這個目的,我們就能放慢自旋的速度,從而削弱科里奧利力,把居民村變為真正的家。”
  “請您讓他們飛得更近一點好嗎?”
  巴拉諾娃揮動手臂,有一位“鳥人”轉了一個平滑的圓弧朝他們飛來。這是位年輕的婦女,他微笑著停留在他們頭上十英尺的空中,翅膀微微扇動比已。
  “你們好,”她問候說,“有什么事嗎?”
  “沒什么,”巴拉諾娃說,“我這位朋友想看看您是怎么操縱翅膀的。請為他表演一下,行嗎?”
  那婦女又笑了起來,她先把一只翅膀彎了彎,接著是另一只,然后慢慢地翻了個斤斗。她從原處把翅膀朝后一縮往上升起,飛翼稍稍顫動,兩腳自由晃蕩。接著翅膀的動作變快,她隨之扶搖直上高空。
  “簡直是在跳芭蕾,”隔了好一會儿摩達因才說,“不過她的翅膀是有缺陷的。”
  “真的嗎?您能肯定這一點?”
  “絕對如此。他們就像是蝙蝠的翅膀,可以猜到設計者是處于聯想而這樣制造的。”
  “那我們該怎么辦?給它們再蒙上一層羽毛?這能吸引人們來參加飛行嗎?”
  “不,”摩達因微微想了一下說,“也許我們能使飛行本身變得更簡單些。”
  他從套圈中抽出雙腳,用力一蹬就漂浮到了空中。手腳稍一動彈,身子立即朝各個方面晃個不停,最后還是在巴拉諾娃的幫助下才回到地面。
  他說:“行了,我可以設計一套飛行的服裝。只要有人能按照草圖做出來,我就先來試試。我一切沒有飛過,這您本人已看見了。如果我將來穿上新服裝就能飛去的話,那么別人肯定也能這樣飛的。”
  “我衷心巴望您能做到這一切。”巴拉諾娃的口气中既有玩笑也有希望。
  一周來,摩達因感到在五村過得同在家里一樣舒服,他覺得和地球上沒有什么兩樣。
  “在第一次試飛時最好不要有很多人來參觀,”他說,“我怕万一不能成功,所以只邀請少許負責人來就行了。”
  “干脆不請觀眾來就進行實驗如何,”巴拉諾娃說,“我也怕失敗會帶來負面效應。”
  “但要是成功了呢?那將會產生多么強烈的影響啊。”
  “請您坦率地說,有几分成功的把握?”
  “把握性很大,巴拉諾娃小姐,請相信我。迄今為止你們所做的一切都不怎么對頭,你們想在空中像鳥那樣自由飛翔,其實這非常困難。地球上的鳥是在正常的重力條件下飛行的,而這里卻是失重的條件……所以一切應該另當別論……”
  實驗當天沒人在天空中飛,只來了十几位男女觀眾,多數是各部門的頭頭腦腦。
  摩達因手握微型麥克風,他努力克制激動的情緒說:“先生們,女士們:要想在失重的條件下飛行,就無論如何不能拿鳥或蝙蝠作為榜樣,它們只是在重力條件下才能那么飛的。讓我們換個角度,從海洋方面來看看:水里的重力影響并不那么明顯,它被浮力所平衡并抵消了。我們習慣把在水中失重狀態下的飛行稱之為游泳。五村這里的重力約等于零。所以這里的空間是為游泳而准備的,不是為了飛行。我們應該模仿海豚的動作而不應模仿老鷹。”
  說了這番話,摩達因用腳一撐就离開了地面。他身穿一套极為雅致的用整塊料子裁剪做成的服裝,既不緊裹身軀,也不拖沓零亂。當他開始倒向側面并要墜落時,他即使伸手打開一個裝有壓縮气体的小罐,于是在衣服上順著脊梁鼓起一條彎彎的魚鰭,腹部出現一條同樣被吹脹的直翅。
  他的下墜停止了。
  “在失重條件下這能起到穩定身体的作用,每個人都可以朝前下垂或拐彎轉角而不必擔心失掉平衡。”
  他伸出第二只手,接著腿部從膝蓋開始也凸起一條魚尾那樣的鰭腳。
  “這是你們的推進器,不需揮動手臂就能前進。它使你的速度加快或放慢,只要彎一下身子或頸部就行。手或腳稍微動一下,就能改變飛行姿態。你的整個身体都在活動,運動狀態改變十分平穩,不會出現突變。要我說這只有更好:由于所有的肌肉都在參加活動,所以哪怕飛上几個小時也不會感到疲憊。”
  他已經更有信心,更輕更快地蹬腿扭腰,在空中盡情翻騰,宛若蛟龍戲水……疾風呼呼掠過他的臉面。現在他擔心的卻是無法下降了,但他本能地把膝蓋朝腹部一屈,頓時感到身体已在轉向,速度也同時放慢了。
  下放遠遠的地面上傳來陣陣掌聲。他的遨游海洋般的試飛成功了,人們也都躍躍欲試。
  “您是怎么覺察到工程師的缺陷的?”待他著陸后,巴拉諾娃惊喜地問。
  “工程師采取了公式化的做法。他們看到鳥或蝙蝠,就認為翅膀是必要的,只是需要改進改進而已。這是工程師的一貫作風,而我們服裝設計師考慮問題就不一樣,我們總是力圖從總体上來思考,從不可分割的整体上來考慮問題。所以我一下子就注意到飛翼并不适合這里的條件,這說明您找我是找對了。”
  “我們將馬上生產這种海豚式服裝,我相信大家會樂于上天鍛煉的。以后我們就可以基地五村的轉速了。”
  “甚至完全取消自旋。”摩達因說,“我怕大家很快都只想游而不想走了,”他小說,“也許五村的局面們會根本拋棄飛行,就我自己而言,我是只想游泳的。”
  在接過事先許諾的支票時,摩達因興高采烈,說了一句自認為很富哲理的話:
  “事實上只有鳥儿才需要翅膀呢!”

  作者:阿西莫夫原載:《科幻世界》96.11錄入:snowboy
  刊載:黃金屋--科幻天空http://snowboy.yeah.net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