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她是從多早以前就知道了?是從她為其命名為涅米西斯開始的嗎?她是否曾注意到這名字代表什么涵意,以及她是否完全不自覺地如此決定?
  當她第一次定出這顆甯P的位置時,她只有單純發現者的興奮情緒。在她的心中沒有一絲一毫有關于不道德的疑慮空間。那是她的星星,茵席格那之星。她曾嘗試要這樣命名。听起來是多么的富麗堂皇呀,雖然她的心中對此感到不夠端庄而作罷。
  在發現之后,接著就是來自皮特要求保密的沖擊,以及隨之而來的“大遷移”的准備。(在未來的歷史教科書上,會稱他們這次的行動為“大遷移”嗎?)
  然后,在大遷移后,有兩年的時間內,整艘船持續地跳湯于超空間之間--靠著超空間輔助推進裝置作無窮的輪回,在她的監督之下,一直在計算与相關的天文資料。就星際間物質的密度和組成分析--
  在這四年間她無暇去細細思考涅米西斯;至少她看來像是未曾將它放在心上。
  有可能嗎?或者是她僅僅是為了逃避她所不愿見到的東西?她是否只是對這些眼前的神秘尋找另一种的避難罷了?
  然后就到了最后一次超空間推動完成的時刻;在接下來的一個月內,他們將要透過氫原子團塊來做減速,也就是他們要以這种速度沖擊四周的氫原子并將其轉變為宇宙射線粒子。
  沒有任何一种飛行載具可以承受這般撞擊,然而羅特卻有著為了這次旅行,而特別加厚環于其上的土壤,因此那些粒子將會被吸收。
  超空間學者已經向她保證過,在他們進入后又离開超空間,回到正常的速度下。“假如你一開始就相信超空間理論,”他曾這樣說道,“就沒有任何新的觀念沖突了。剩下的只是工程上的問題罷了。”
  或許吧!畢竟,這些超空間學者已對這類問題感到厭煩了。
  當駭人的事實向她襲來之時,茵席格那匆匆忙忙地去見皮特。在這最后一年里他已經沒有多少時間給了了。隨著旅途的興奮逐漸降低,有愈來愈強烈的壓力變得更加地明顯,當人們了解他們再過一個月的時間就會到達另一個甯P旁。他就會持續地質疑是否能長期地生活下去,在這顆奇异的紅巨星附近,沒有任何合理的保證會有行星資源來供給他們的生活所需。
  詹耐斯·皮特看起來再也不像個年輕人了,雖然他的頭發依然黝黑,他的皺紋仍未浮現。自從她帶給他涅米西斯存在的消息給他至今只有四年。然而,在他的眼中發出折磨的神色,一种他已經拋棄所有世間歡樂并將自己所關心朝向這世界的感覺。
  他現在剛受推選即將擔任委員長。或許這能夠解釋他現在的憂心,但又有誰知道呢?茵席格那從未真了解權力--或伴其而來的責任--不過她仿佛知道那是某些人活力的泉源。
  皮特机械式地顯出笑容。他們一開始就被迫共享同一個秘密而親近。他們能夠開誠布公交談,然而對其他人就并非如此地自由。在大遷移之后,秘密被公開了,他們又再度彼此遠离。
  “詹耐斯,”她說道,“有件事情已經快令我受不了了,而我必須來見你。是關于涅米西斯的事。”
  “還有什么新鮮事嗎?你總不能說到現在才發現它不在那儿吧。它就好端端地在那邊,在不到一百六十億公里之外。我們都能看得見它。”
  “是,我知道。但我第一次發現它的時候,它是在二點多光年外,我理所當然地將它視為伴星,也就是涅米西斯和太陽繞著它們的重心運轉。這么靠近的天体几乎都是如此。這實在太戲劇化了。”
  “好吧。為什么偶爾事情會如你所說的戲劇化?”
  “因為我們愈接近它,愈能夠了解它身為伴星的性質。介于涅米西斯和太陽的重力實在太弱了,弱到附近的甯P的重力微扰都能對它產生軌道的不穩定。”
  “但是涅米西斯還是在那儿呀。”
  “是的,而且大致上是介于我們和半人馬α星之間。”
  “半人馬α星和這件事又有什么關連?”
  “事實上,涅米西斯距半人馬α星比起太陽并非相當地遠。它也有可能成為半人馬α的伴星。或者這么說吧,無論它屬于哪一個星系,另一顆甯P目前都依然在妨礙它,或是已經破坏了它。”
  皮特若有所思地看著茵席格那,而將手指輕輕地敲著座椅的手臂。“涅米西斯繞行太陽要花多久的時間--假設它是太陽的伴星的話?”
  “我不知道。我要花些精力研究它的軌道。這是我在大遷移之前就該做的工作,但當時有太多事情要做。而現在--已經沒有任何藉口了。”
  “那么,你就做個臆測吧。”
  茵席格那說道,“如果是個圓型軌道的話,涅米西斯繞行太陽要五千万年,或者更嚴格地說,是繞行這個系統的重心,而太陽也是做同樣的繞行。在它們運行中,它們兩者的連線都會通過這個中心點。另一方面,假如涅米西斯是循著高度橢圓的軌道,并且現正位在它的遠心點的話--這是必然的,因為要是它運行得更遠,那它就當然不是個伴星--那么大概要花二千五百万年。”
  “那么,上次涅米西斯處于這個位置上時,也就是大致介于半人馬α与太陽之間,半人馬α星一定跟現在這次的位置不同。二千五百万到五千万年的時間會讓半人馬α星移動多少?”
  “應該不到一光年。”
  “這是否意謂著,這是第一次涅米西斯正被兩顆甯P所爭奪當中?到目前為止,它有沒有可能平靜地繞行呢?”
  “沒有那种可能性,詹耐斯。就算你不理半人馬α星,還有其它的甯P。一顆甯P可能接近了,但令一顆遙遠的甯P可能在以前就影響它軌道的一小部分。這軌道是不穩定的。”
  “那又和我們的鄰居有什么關系呢,假如它并不繞太陽運轉?”
  “沒錯,”茵席格那說道。
  “你說‘沒錯’是什么意思?”
  “如果它繞著太陽,它會相對于太陽,以著每秒60到100公尺的速度移動,那要視涅米西斯的質量而定。對于甯P說來這是個十分緩慢的速度,所以它看來會好像一直待在同一個地方很長的時間。也因此它會長期地留在星云后方,特別是當這星云相對太陽同一個方向移動。以這般緩慢的速度以系如此黯淡的光亮,這也是為何到目前為止沒人注意到它的原因。然而--”她停了下來。
  皮特露出一點興趣都沒有的表情,歎口气說道,“那又怎樣?你能夠直接說出重點嗎?”
  “那么,如果它并不繞行太陽,它就是處于獨立的運動中,并且是以每秒約100公里的速度朝太陽移動,是它環行速度的一千倍。它只是剛好暫時地成為我們的鄰居,但它還是繼續前進,而且將會通過太陽系,并永遠不會再回頭。然而,它還是會待在星云后方,几乎不會离開它的位置。”
  “為什么會這樣?”
  “這似乎就是它為何在天空看來几乎沒有移動的原因。”
  “不要告訴我它是在來回彈跳。”
  茵席格那的唇邊扭曲。“請你不要開玩笑,詹耐斯。這一點都不好笑。涅米西斯很可能或多或少正朝著太陽前進。它可能并不偏左或偏右,所以它看來沒有改變它的位置,然而它可能正對著我們;我是指,正對著太陽系而去。”
  皮特惊訝地看著她。“有沒有任何證据?”
  “還沒有。在我們剛標定它的位置后,并沒有特殊的理由去采涅米西斯的光譜。直到我做了視差的光譜分析后才發覺這件事的嚴重性,然后我一直無法好好地研究。如果你還記得,你將我放到遠星探測計划的領導,并告訴我監督每個人遠离涅米西斯的注意。當時我不能詳盡地審視光譜分析,而直到大遷移--呃,我沒有立刻實行。但我現在開始要偵察這件事了。”
  “我來問你個問題。有沒有可能這不過是你的多心罷了,要是涅米西斯是离開太陽運動的話?這是一半一半的机率,無論它是朝向太陽或遠离太陽,不是嗎?”
  “光譜分析會告訴我們答案。光譜的紅位移代表著后退;而藍位移,則代表著趨近。”
  “但是現在也已經太晚了。如果你分析了光譜,那將會告訴你它正在接近中,因為我們現在正接近著它。”
  “就目前而言,我并不打算分析涅米西斯。我打算分析太陽的光譜。如果涅米西斯正趨近太陽,那么太陽也同樣正趨近涅米西斯,而我們可以排除掉自己的運動。此外,我們現在正在減速,在大約一個月后,我們移動的速度就會緩慢到無法造成任何觀測上有效影響的情況了。”
  有那么半分鐘的時間,皮特似乎悵然若失,盯著他整齊的桌面,他的手指慢慢地敲下電腦終端机。然后他頭也不抬地說道,“不,這是沒有必要的觀測。我并不要你再去煩惱這件事,尤吉妮亞。這不是問題,所以忘了它吧。”
  他揮動手掌示意她离開。茵席格那的呼吸由于气憤而發出沉重的聲響。她以低沉的聲音說道,“你怎么敢這么做,詹耐斯?你怎么敢這么做?”
  “我敢怎么做?”皮特皺著眉頭。
  “你怎么敢像對著打字員一樣地命令我离開?如果我沒有發現涅米西斯,我們就不會在這儿了。你就不會是委員長當選人。涅米西斯是我的。我說過了。”
  “涅米西斯不是你的。它是羅特人的。所以請你离開,并讓我處理我今天的工作。”
  “詹耐斯,”她提高音量說道。“我再告訴你一遍,在所有可能性中,涅米西斯正朝向我們的太陽系前進。”
  “而我要再告訴你一遍那只不過是一半一半的机率而已。就算它真正地朝向太陽系--已經不是我們的太陽系了,是他們的太陽系--不要告訴我它會撞上太陽。我不會相信的。在這將近五十億的歷史當中,太陽從未被一顆甯P所撞擊,或是与另一顆甯P靠近。這种情況只會發生在比較擁擠的星系中出現。我不是天文學家,但這些東西我還是知道。”
  “机率只不過是机率,而不是真實,詹耐斯。可以想像得到,無論多么不可思議,涅米西斯會撞上太陽,不過我也認為并不會真正地發生。問題是這种距离的靠近,就算沒有發生碰撞,也會對地球形成致命的傷害。”
  “會有多靠近?”
  “我不知道。那要經過十分复雜的計算后才能得知。”
  “好吧。你建議我們應該將這件事列為必須要的觀測与計算,而且如果我們發現情況真的將對太陽系构成致命的傷害,那又怎樣?我們要去警告太陽系嗎?”
  “是的。我們還有其它的選擇嗎?”
  “那么我們要如何警告他們?我們沒有任何超空間通訊的方式,就算有,他們也沒有接收超空間訊息的設備。如果我們送出某种型式的光學訊號--光波,微波,調變微中子--那也要花費兩年的時間才能到達地球,并假設我們有足夠強力的放射功率,并有著足夠有效的同調輸出。就算這些都解決了,我們怎樣知道他們已經收到了?如果他們接收到并愿意耗工夫回應,那么又要經過兩年才能得到答覆。而這項警告的最后結果是什么?我們必須告訴他們涅米西斯在什么地方,而他們也會看到訊息居然來自同一個方向。那么我們所有保守秘密的努力,所有建設涅米西斯文明故鄉的計划,全都化為烏有。”
  “無論代价為何,詹耐斯,你怎能不考慮對他們發出警告?”
  “你的考慮是什么?即使涅米西斯朝向太陽而去,那要花多久的時間才會到達太陽系?”
  “它可能在五千年后會到達太陽系的外緣。”
  皮特身子向后躺入座椅中,顯出怪异的愉快神色看著茵席格那。“五千年。只有五千年嗎?听好,茵席格那,兩百五十年前,第一個地球人踏上了月球。兩個半世紀過了,而我們現在就在鄰星旁邊。照這樣的速率下去,兩個半世紀后會變成怎樣?我們可以到我們想去的星球。而五千年后,五十個世紀后,我們會布滿整個銀河系,為著另類生命型態的存在与否而傷透腦筋。我們會延伸至另一個銀河。在五千年中,科技的發展將會到達某种程度,假設太陽系真的遇上了什么麻煩,所有的太陽系殖民地以及它的行星居民都可以遷移到深太空之中。”
  茵席格那搖著頭。“不要認為科技的進展,意謂著你可以揮揮手就徹离太陽系,詹耐斯。想要排除混亂与生命犧牲,而安全平順地徹离數十億的人口,需要長時間的准備。如果他們正面臨不可避免的危險,他們現在就應該知道。開始計划永遠不會太晚。”
  皮持說道,“你的心腸真好,茵席格那,因此我和你做個妥協。如果我們花費一百年的時間在這里建設,繁衍,并建立自己的殖民地群后,我們就足以茁壯穩定到得已保護自己。那時候我們就可以詳細偵測涅米西斯的目的地--假如必要的話--并警告太陽系。他們會有將近五千年的時間來准備。自然地這一百年的延遲對整件事來講并不算太大。”
  茵席格那歎息道。“這就是你未來的圖像嗎?人類在眾星之中無窮盡的爭吵?每個小群体總是想要讓自己成長地比別人更优越?無盡的怨恨,怀疑,以及沖突,就如我們在地球的數千年歷史一般,再將其擴展到銀河數千年?”
  “尤吉妮亞,我沒有所謂的未來圖像。人類會做他想要做的。可能會如你所謂的爭吵,或者會建立起一個銀河帝國,還是其它的型式。我無法命令人類該怎么做,而我也從未如此想。對我而言,我只有這一個殖民地是我所關心的,以及這個殖民地在涅米西斯建設的一世紀。到那時候,你和我都已离開世間,而我們的繼任者會處理警告太陽系的問題--如果有必要的話。我嘗試著要理性,而非感情用事,尤吉妮亞。你也是有理性的人。好好想想吧。”
  茵席格那接受了。她坐在那儿,陰郁地看著皮特,而他似乎是怀著無窮的耐性等待。
  最后她說道。“好的。我了解你的觀點。我們著手分析涅米西斯相對太陽的運動。或許我們可以忘了這件事。”
  “不。”皮特豎起了告誡的手指。“記住我先前說過的。這些觀測是沒有必要的。如果它是遠离太陽系的話,就沒有任何危險存在,我們也沒有什么獲得。我們到時只要將心力放在我所堅持的重點上--持續建設增進羅特的文明。如果,真的如你所發現太陽系存在危險,那么你將持續感受到意識的傷痛与恐懼的罪惡感。這件消息會散布開來并降低羅特人的意志,會有許多人如你一般繁感。到時我們就會損失极大。你懂嗎?”
  她沉默了一陣,然后說道,“好。我知道了。”再一次地,他揮揮手要她离開。
  這次她离開了,而皮特看著她的背影,心想︰她愈來愈無法提供幫助了。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