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在這些年來,偶爾總有那些時日(或許說是他所自認為的),詹耐斯·皮特獨自一人靜靜地坐著,讓他自己的心情放松。那時候沒有命令需要決定,沒有資料需要吸收,沒有急切的事情需要處理,沒有農場需要參觀,沒有工厂需要巡視,沒有人需要接見,沒有人需要報告,沒有人需要阻止,沒有人需要鼓舞□□
  每當這种時刻來臨時,皮特總是讓自己享受這最少限度的奢侈□□自怜的情緒。
  這与他一直以來的預期沒有太大的差別。在他長大之后他就計划著要成為委員長,因為他認為沒有人經營羅特會比他的表現更好;而他現在已經是委員長了,他還是如此認定。
  不過為何在羅特上所有眾多的愚民之中,完全沒有人可以像他一樣有長程的眼光?自從大遷移之后已經有十四年了,還是沒有人可以看出那不可避免的命運;即使在他細心地闡述解明之后。
  在太陽系,可能在不久的未來,某個人會發展出像羅特一樣的超空間輔助推進技術□□可能將會是比他們更好的技術。有一天人類將建立成千上万個殖民地,以數千億的人口,散布在銀河的各個角落,而那將會是個嚴峻的時刻。
  是的,銀河是十分龐大的。他一直都是如此听說。而在那之外還有其他的星系。但是人類不會平和地散布出去。一向以來,總是會有某個星系會比另一個在某些方面具有更佳的條件,伴隨而來的是為此的爭吵与斗爭。假如有十個星系与十個殖民地群,這十個將會歸成一個体系,只有單一一個。
  在不久之后,他們將會發現涅米西斯与這些殖民者的存在。到時候羅特還能存活下來嗎?
  只有羅特盡可能地獲取時間,建立起一個強大的文明,并合理地向外擴展。如果他們有足夠的時間,他們可能會延伸成一個星系群体。要是沒有,涅米西斯也就夠了□□不過它必須先鞏固自我。
  皮特并未夢想要征服所有世界,或者任何型式的征戰。他所想要的是一個,當銀河系到處燃燒著混亂与沖突的時刻,有与其隔离的和平安全島嶼。
  但是只有他看得出這一點。只有他一個人承受著這沉重的負擔。他可能還能活四分之一個世紀,并繼續保有他的權力,無論是個實名的委員長,或是一個具決定性的資深政治家。然而,最后他還是會死□□到時候有誰能繼承他的遠見?
  皮特感到一股自怜的劇痛。他勞心勞力地工作了這么多年,而且還可能繼續煩憂更多時日,但是卻未被任何人所了解□□真正的□解。而這一切總會結束,因為理想終將被廣大的平庸俗眾所淹沒。
  自大遷移之后已經十四年了,在這個時刻,他是否已經有了足夠的自信呢?他每晚睡前總是帶著不安的恐懼情緒,擔心突然听到另一個殖民地已經來臨的消息□□涅米西斯已經被發現了。
  他在每日的既定議程中總是將他的一些情緒隱藏在自己內在的深層之下,但他還是會傾听□□是否有那可怕致命的消息。
  雖然已經過了十四年,但他們依然不算安全。另一個殖民地已經建立了□□新羅特。已經有人住在里頭,當然,它還是個新世界。照古老的講法,在那里還有油漆未乾的味道。還有三個殖民地正在不同的建筑階段。
  很快地□□在這十年中□□建造中殖民地的數目將會增加,而他們將可以符合古老的諺語︰生生不息,欣欣向榮!
  依照地球以前的例子,体認到殖民地狹小与不可擴張的特性,先前作業必須相當嚴格地控制空間的使用。總是會有固定建筑需要与直覺美感的沖突,最后必然是實質的需求獲胜。不過隨著殖民地數目的增長,將需要更多的人□□相當多數的人口□□而這方面的控制是不能輕易地釋放的。
  當然,那是暫時的現象。無論有多少殖民地,他們將輕而易舉地在每三十五年內,或許更短的時間,倍增它的人口。當殖民地內成長的速率超過它的臨界點并開始縮減時,已經松開的瓶口卻很難再將它關起來了。
  有誰可以預見到這點,而當皮特過世之后又有誰能處理這些事情?
  另外還有艾利斯羅,那顆羅特環繞的行星,伴著巨大的美加斯与淺紅的涅米西斯复雜的起降模式。艾利斯羅!從一開始就是個大問號。
  皮特很清楚地記得,當他們進入涅米西斯星系的那一天。當羅特朝向那紅矮星接近時,這個錯綜复雜的甯P家族就一天天地向他們展示。
  美加斯被發現距涅米西斯四百万公里,只有水星到太陽十五分之一的距离。美加斯獲得的能量与地球從太陽所得相當,不過其中較少可見光而較多紅外線的輻射強度。
  無論如何,美加斯不适合人居住,即使是從第一眼就可以判定。它是個气態星球,有一面總是向著涅米西斯。它的自轉与公轉周期都是廿天。它的永夜面只能稍微降低些許溫度,因為它自身內部的熱度已使得地表呈現普遍的高溫。而另一端的永晝面則是令人無法忍受的高熱。美加斯的大气完全地保存它的熱度,并且,与木星相較之下有更大的質量与更小的半徑,造成它的表面重力是木星的十五倍,地球的四十倍。
  涅米西斯沒有其它的大行星了。
  然而,當羅特更加靠近它們,美加斯可以看得更清楚時,情況又再度轉換。
  是尤吉妮亞.茵席格那帶給皮特這個消息的。這并非她自己所得到的發現。那不過是從電腦增強照片中所顯示的東西,并因為茵席格那已是天文總長,因此結果將必然地轉呈到她的手上。她很興奮地將它帶到皮特的委員長辦公室。
  她直接了當地說道,語調中壓抑著情緒上的激動。
  “美加斯有一顆衛星。”
  皮特稍稍地揚了眉毛,不過還是說道,“那不是可以預期的嗎?在太陽系中的气態行星都有一群衛星環繞。”
  “當然,詹耐斯,但這是一顆不尋常的衛星。它相當的大。”
  皮特保持他的冷靜。“木星也有四顆大型衛星。”
  “我是指,相當的大,差不多有地球的大小和質量。”
  “我知道了。很有趣。”
  “不只這樣。還有更多的事情,詹耐斯。如果這衛星直接環繞著涅米西斯,潮汐力會讓它一面朝向涅米西斯,那將使它無法适合人住。相反地,它是一面朝向美加斯,這讓它比直接面對涅米西斯更涼。除此之外,這衛星的自轉軸以很大的角度傾向美加斯的赤道。這也是說在這顆衛星的天空中,美加斯只會以大概一天的時間,從一個半球的北天移動到南天,而涅米西斯則是橫越天空,以著一天的周期反覆起落。一個半球有十二小時的黑夜与十二小時的白晝。另一半球也是相同的情況,不過在白晝時經常有半小時的時間會發生甯P蝕,冷卻可以達到效果。在這個半球的這段黑暗時刻,黑暗會受到從美加斯的反射所照耀。”
  “那么,這顆衛星有著相當有趣的天空景象。對天文學家來講實在是奇觀。”
  “這不只是天文學家的棒棒糖,詹耐斯。這衛星很可能有著适合人類的溫度范圍。它可能是适合人住的世界。”
  皮特面露微笑。“這就更有趣了,但畢竟它不會有我們習慣的這种光,是嗎?”
  茵席格那點頭。“十分正确。因為沒有短波光線的散射,那儿看來將是淡紅的太陽与昏暗。我想,那里應該也是一片紅色的景象。”
  “在這种情況下,既然你已經為涅米西斯命名,而你的一個部下為美加斯命名,我將取回為這顆衛星命名的特權。就叫它艾利斯羅,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是一個意義為‘紅色’的希腊字。”
  自此之后有段時間都有好消息傳出。在美加斯□艾利斯羅系統的軌道之后發現了可觀的小行星帶,而這小行星帶正好為建造更多殖民地,提供理想的素材。
  當他們接近艾利斯羅,它可住人的特質似乎更強烈了。艾利斯羅有海洋与陸地,然而透過它的云層所得到的可見光与紅外線的初步估算,似乎它的海洋比起地球來較為淺薄,而真的足以稱做高聳的山脈卻非常罕見。茵席格那根据更進一步的計算,堅稱那是一顆完全适合人類居住的行星。
  而當他們更靠近到可以准備研究艾利斯羅的大气光譜時,茵席格那告訴他,“艾利斯羅大气較地球濃,并且它含有自由氧□□百分之十六,另外百分之五的氬,其它的是氮气。在那儿必定有少量的二氧化碳,但我們還沒有偵測出來。重點是,那儿有可讓人呼吸的大气環境。”
  “听起來愈來愈好了,”皮特說道。“當你第一次發現涅米西斯時,有誰能想像到這件事?”
  “對生物學家來說是愈來愈好了。或許對羅特全体來說不是那么好的消息。一個有相當容量的自由氧是代表著生命存在的指標。”
  “生命?”皮特突然陷入了某种思考而惊愕失神。
  “生命,”茵席格那邪惡地加強了這种可能性的壓迫。“而且如果生命存在,可能是智慧生命体,或許有著高度的文明。”緊接而來的是皮特的夢魘。他不只体認到,除了有來自舊世界多數地球人的追赶,他們或許有著更高的科技--另外他羅特還得面對隨之而來的未知恐懼。無論是什么樣的生命實体,如果有的話,對于這靠近侵犯的古老文明,可能會不多加考慮,就在一瞬間扑滅他們,就像人類拍打靠近耳邊的蚊子一般。
  他們繼續靠近涅米西斯,皮特則是愈來愈憂心忡忡地對茵席格那說道,“需要氧气真的意謂著生物的存在嗎?”
  “這是熱力學的必然性,詹耐斯。在一個類地行星--而且,我們可以很清楚知道它真的很類似地球--在任何類似地球的重力場下,有岩石開放在大气當中,自由氧不可能存在。如果在大气中一開始就存在的話,氧气會自發性地与土壤中的其它元素化合,并釋放出能量。它會持續存在大气中,必須要有某种程序提供能量,并持續地制造出自由氧。”
  “我知道這些,尤吉妮亞,不過為什么能量提供程序必須要与生物有關?”
  “因為大自然還未見過任何其它的事物可能執行這件工作,除了綠色植物利用陽光實行光合作用所釋放出的氧气以外。”
  “當你說‘大自然還未見過任何事物……’,你是指太陽系。這是另外一個星系,在不同的條件下有著不同的太陽和行星。熱力學定律可能有效,但要是有某种化學反應可以在這儿型成氧气,而在太陽系是沒有見過的呢?”
  “如果你是在打賭,”茵席格那說道,“不要為這下賭注。”
  所需要的是證据,而皮特等著證据出現。
  涅米西斯和美加斯有著很弱的磁場。這項發現產生比預期更少的沖擊性,因為甯P与行星的自轉運動都十分緩慢。艾利斯羅,則是有著廿三小時十六分的自轉周期(這与它繞美加斯公轉周期相等),在強度上与地球磁場相近。
  茵席格那表達著她的滿意。“至少我們不用擔心強大磁場所造成的輻射傷害,特別是涅米西斯的太陽風比起太陽來是弱了許多。非常好,因為這意謂著我們可以在遠距离就偵測是否有生物存在艾利斯羅上面。至少,是科技型態的生命。”
  “什么意思?”皮特問道。
  “具有高度科技的文明不太可能不使用丰富的無線電波輻射,而這將自艾利斯羅朝四面八方散出。我們應該能夠分辨出這些与行星本身不規則輻射的不同,當這种自然輻射劑量很小時,我們認為它的磁場很弱。”
  皮特說道,“我已經想過這种必然性了;我們可以推斷艾利斯羅沒有生命存在,即使它擁有帶著氧气的大气結构。”
  “喔?我很想听听是怎么回事。”
  “我已經想通了。听好!你是不是說過,潮汐效應使得涅米西斯,美加斯,和艾利斯羅的旋轉變慢?你是不是說過,最后美加斯會逐漸遠离涅米西斯,而且艾利斯羅會逐漸遠离美加斯?”
  “是的。”
  “因此,如果我們將時間往回溯,美加斯曾經更靠近涅米西斯,而艾利斯羅曾更靠近美加斯和涅米西斯。這也是說艾利斯羅在當時,對于生命起源說來是太過于炎熱,而可能到最近才有适合生命的气候。也因此可能沒有足夠的時間讓一個科技文明開始發展。”
  茵席格那很客气地笑出聲音來。“好觀點。我不應該小看你的天文才能--但還不夠好。紅矮星有很長的壽命,而涅米西斯可能只是宇宙中十分年輕的星球--比方說,它在一百五十億年前形成。當天体比較靠近時,潮汐效應可能在一開始還算十分強烈,而几乎所有的星体遠离運動,可能都在剛開始的三、四十億年間發生。潮汐效應隨著距离的三次方遞減,在最近的大約一百億年,情況不會有太大的改變,而這已經有足夠的時間讓數個科技文明建立了。不,詹耐斯,我們不要只做猜測。讓我們等著看看,是否我們可以偵測到無線電波輻射。”
  --更加地靠近涅米西斯了。
  從裸視只能看到一顆微小的紅色球体,但它的昏暗卻無疑地可以辨認。在另一邊,美加斯看來是個暗紅色的點。在望遠鏡里,從羅特与涅米西斯的相對角度只能看到美加斯不到一半的“月象”。艾利斯羅只能從望遠鏡中看到,是個深紅色的小光點。
  光度隨時間進展愈來愈強,茵席格那說道,“有好消息給你,詹耐斯。沒有偵測到任何源自科技的無線電波輻射。”
  “太好了。”皮特感到一股釋放的气息,仿佛一陣實体的暖風吹拂他的臉頰。
  “不要太過高興,”茵席格那道。“他們可能使用比我們預期更少的無線電波輻射。他們也有可能遮蔽住了。他們甚至可能使用某些取代無線電波的東西。”
  皮特的嘴角扭曲成一种微笑的表情。“你說的是認真的嗎?”
  茵席格那不确定地聳著肩。
  皮特說道,“因為如果你要打賭,不要對這下注。”
  --更加靠近涅米西斯,而艾利斯羅已經可以用裸視看出了,美加斯在它旁邊,而涅米西斯則在殖民地的另一邊。羅特調整了自己的速度保持它与艾利斯羅的步調,然而,從望遠錯中可以見到,行星上飄浮著那熟悉的螺旋狀云層,證實了它應該擁有某种程度上与地球相似的气候。
  茵席格那說道,“在艾利斯羅的夜半球中沒有光線的跡象。這應該會讓你高興,詹耐斯。”
  “缺少光亮并不代表就沒有科技文明,我想是這樣吧。”
  “當然如此。”
  “那么,讓我來扮演惡魔擁護者的角色吧,”皮特說道。“在紅色太陽与昏暗光線的條件下,有沒有可能發展出一种昏暗人造光亮的文明呢?”
  “在可見光下看來或許是昏暗的,但涅米西斯有丰富的紅外線,而且我們相信所謂的人造光線應該也是類似地丰富。然而,從我們所偵測到的紅外線是全行星性的。在所有行星的表面,從分布的考量上應該認為無論何种人造光線,在人口密集地區應該會比其它地方更丰富。”
  “那么就忘了這件事吧,尤吉妮亞,”皮特愉快地說道。“沒有科技文明的存在。這樣也許會讓艾利斯羅看來較為無趣,但你不能希望我們面對和我們一樣的,或者是,面對比我們更高等的文明。到時我們就必須离開,并且要到其它地方去,而我們是無處可去的,而且或許我們已經沒有足夠的能源供給。就以目前來說,們可以留下來。”
  “大气中還是有丰富的氧气,所以在艾利斯羅上仍然會有生命存在。只是缺少科技文明罷了。這意謂著我們需要到下面去研究它的生命型態。”
  “為什么?”
  “你怎么能這么問呢,詹耐斯?如果在這儿我們有另一种的生物樣本,一种獨立于地球發展出的生命型態,這對我們的生物學是多么大的革命呀!”
  “我懂了。你是在說科學上的好奇。那么我想,這生命型態不會消失。稍后我們會有充分的時間從事這項工作。要緊的工作還是先做。”
  “還會有什么事比研究全新的生命型態更重要?”
  “尤吉妮亞,保持理性。我們必須要先在這儿建立好自己。我們要建造另一個殖民地。我們必須創造一個巨大秩序的社會,一個比起太陽系曾經存在過的,更加同質,更加自我理解,以及更加和平的世界。”
  “為此我們需要原料供應,這將再次將我們帶到艾利斯羅上,我們必須先研究它的生態--”
  “不,尤吉妮亞。在這個時候面對艾利斯羅的重力,從它的地表起降花費太過于巨大。艾利斯羅与美加斯的重力場強度--不要忘了還有美加斯--太過強大,即使是在太空中。有人幫我計算過。即使從小行星帶采集我們的原料也是有問題存在,不過那卻比起從艾利斯羅的問題還小。事實上,如果我們停駐在小行星帶,原料獲取的花費會更少。小行星帶就是我們殖民地的建造地點。”
  “你是要忽略艾利斯羅嗎?”
  “暫時如此,尤吉妮亞。當我們足夠強大,當我們的能源供給更大,當我們的社會穩定成長,會有足夠的時間可以探勘艾利斯羅的生態,還有它的不尋常化學特性。”
  皮特露出体諒的微笑。為了艾利斯羅的問題,已經使得他們的計划延誤太久了。如果沒有科技社會存在其上的顧忌,那么無論什么樣的生命型態或資源,都可以再等待。從太陽系追逐過來的那夥人才是真正的敵人。
  為什么其他人總是不能看出要做什么?為什么其他人總是輕易地受到一些旁枝瑣事的干扰?
  他無法想像在他死后,留下這群無法自保的無知大眾應該如何是好?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