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11


  皮特的私人時間已經結束了,但他并不希望結束。相當專橫地,他取消下午所有的約會。他需要更多的時間來好好思考。
  特別是,他要仔細地考量瑪蕾奴。
  她的母親,尤吉妮亞.茵席格那.費雪,确實是個問題,并且在這十二年中不斷地增長。然而她還是個普通人;她可以受到引導与控制;她可以乖乖地被關入由邏輯所构筑的圍牆之中;雖然偶爾可能失控,畢竟還是可以將她控制住。
  瑪蕾奴卻不是如此。皮特毫無疑問地認為她是個惡魔,而他只能感謝她為了幫助母親這類瑣事,而愚蠢地將她的能力展現出來。畢竟她的經驗太淺而缺乏智慧隱藏住她的才能,讓她能夠在暗中藉此產生更強大的破坏。
  不過隨著年齡的增長只會讓她更加危險,所以現在就必須阻止她。而她可能會被另一只惡魔給擊倒,艾利斯羅。
  皮特頗感到有先見之明。從一開始他就知道艾利斯羅是個惡魔。它有著紅色的外表--從血紅甯P所反射出的不祥光輝。
  當他們到達小行星帶,在美加斯和艾利斯羅環繞涅米西斯軌道的數億哩外,皮特完全自信地說道,“就是這個地方。”
  他毫無困難地預期著。合理的觀點也必然如此。在小行星帶間,涅米西斯所放出的光和熱十分微弱。自然的光与熱散失并不算什么,因為羅特本身就靠著微融合技術而自給自足。事實上,這還是項优點。由于紅光几乎無法整個地照耀到這個區域,它就無法對心理產生沉重的感受,或是使心情郁悶,或是令靈魂顫抖。
  然后,在小行星帶所建立的基地將會使得涅米西斯和美加斯的重力效應變得微弱,這种易于移動的性質,將會造成能量使用更有效率的結果。小行星帶更易于礦物開采,并考慮到涅米西斯的微弱光線,將會有丰富的揮發物質可供利用。
  太理想了!
  然而羅特上的人民,以壓倒性的多數提出需求,他們想要將殖民地移動到艾利斯羅的軌道上。皮特發動宣傳指出他們將會沐浴在令人沮喪的紅色光線下,并且他們將緊緊地受到艾利斯羅与美加斯的重力束縛,更何況他們依然要到小行星帶去開采資源。
  皮特為此与前委員長譚伯.布羅森(TamborBrossen)憤怒地討論。皮特是他的職位繼任者。相較之下軟弱的布羅森,似乎很滿意于他的資深顧問,更甚于委員長的角色。(一般政界評論他缺乏皮特愛下命令的樂趣。)
  布羅森嘲笑皮特對于殖民地地點的過慮觀點--當然不是公開地表示,而是在眼神中溫和地透露出來。他說道,“沒有需要覺得你必須教育羅特人民完全同意你,詹耐斯。偶爾就讓殖民地照他們的方式;下次他們就會更樂意地遵照你的方式。要是他們想要環繞艾利斯羅,就讓他們環繞艾利斯羅好了。”
  “但是這完全沒有意義,譚伯。你難道不了解嗎?”
  “當然我了解。我還知道羅特從開始存在以來,就一直是環繞著一個大型世界。對羅特人來說,他們只不過想要再恢复以前的狀態。”
  “我們以前是環繞地球。艾利斯羅并不是地球;它一點也不像地球。”
  “它是一個大小和地球相當的世界。它有著陸地和海洋。它有著充滿氧气的大气層。我們可能還要再旅行數千光年才能再找到一個這么像地球的地方。我再次告訴你。就听從人民的意見吧。”
  皮特遵照布羅森的忠告,雖然他對于每個步驟都有著不滿意見。新羅特以及其它兩個建造中的殖民地,還是繞著艾利斯羅的軌道。當然,小行星帶的殖民地已經在藍圖階段了,然而一般大眾明顯地對此缺乏興趣并一直延后計划。
  自從涅米西斯發現以來的一切事情,就只有環繞艾利斯羅,是皮特認為羅特的最大錯誤。這不應該發生的。然而--他能更強力地驅動羅特遵守他的意思嗎?他是否應該實施鐵腕政策?而這樣是否只會引發另一次選舉并造成他的下台?
  思鄉情怀才是最大的問題所在。人們總是向后看,而皮特無法總是令他們回過頭來向前而去。想想布羅森的例子--
  他在七年前去世,而皮特當時就在他的病床前。只有皮特恰好地听到老人過世前的最后字句。布羅森招呼皮特,無力蒼白的手掌抓著他。他沙啞地說道,“地球的陽光多么明亮呀,”隨后即過世。
  所以因為羅特人無法忘記陽光曾經有多么明亮,而地球曾經有多么青綠,他們于是惱怒地對抗皮特的理性邏輯,要求羅特環繞一個世界不是那么青綠,陽光不是那么明亮的星体。
  這意謂著十年光陰的浪費。再過個十年之后他們總會朝小行星帶而去并重新開始。皮特如此深信。
  這件事就足以令皮特對艾利斯羅反感了,但是与此有關的,還有一件較此更糟糕--遠遠更為糟糕的事情。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