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行商——……依心靈歷史學定律,基地的經濟控制日益增強。行商日漸富有,權力則隨之而來……有時候大家忘了馬洛也出身于一般行商;但永銘史籍的是,他終究成為极星歷史上第一個富可敵國,而……

  蘇火輪將小心修剪的指甲合攏,道:“蠻傷腦筋的。事實上——照我看是十拿九穩——這回又是一次謝東危机。”
  對面的人在他史邁諾式樣的夾克口袋里掏摸雪茄:“我沒意見,老蘇。每到市長大選,政客都會開始大喊‘謝東危机’,毫無例外。”
  蘇火輪微微一笑:“我不是在競選,馬洛。我們面對了核子武力,而且不知道是打那儿冒出來的。”
  來自史邁諾的行商長馬洛,靜靜吸了口煙,神情漠然:“說下去。有話直說,不要拐彎抹角。”馬洛從不犯一般外地人的錯誤,對基地佬過份恭敬。他或許是個外地人沒錯,但人該有的尊嚴還是要有。
  蘇火輪指著桌上的立体星圖,調整几個控制鈕,圖上一叢約莫半打的星系泛出紅光。
  “那里,”他沉聲道:“是高瑞共和國。”
  行商頷首道:“我去過。臭狗洞一個。名義上是共和國,只不過是每次都由姓高的人當選大統領的那种。要是你不喜歡,你就倒大楣了。”
  他抿嘴重述一遍:“我去過。”
  “但你回來了,別人卻不見得都那么幸運。去年一年當中,盡管在互不侵犯協定之下,仍然有三艘商船在該共和國領域失蹤。這几艘船都配備了普通核子炸彈和力場防護。”
  “那些船失蹤前的最后留言是什么?”
  “例行報告。沒別的。”
  “高瑞怎么說?”
  蘇火輪目光一閃,嘲諷道:“問也問不得。基地在邊區的最大資產便是它的威名。你以為咱們丟了三條船,還可以請他們幫忙找找?”
  “好罷。現在該告訴我,要我來做什么了吧?”
  蘇火輪從不浪費時間來發脾气。做為市長的秘書,要應付反對党議員、活動職位的人、所謂的改革者、和自稱找到謝東計划未來歷史完整途徑的怪客;有了這許多歷練,他早練就喜怒不形于色的琠w功夫。
  他井然敘道:“等會儿。看,一年之中在同一區域損失三條船,不可能是意外;而只有更強大的核武才能擊敗核子武力。問題馬上來了:如果高瑞有核兵器,是打那儿來的?”
  “打那儿來?”
  “有兩种可能。要不是高瑞自己建造起來——”
  “再等八輩子罷!”
  “沒錯!但另一种可能則是,我們即將遭叛賊所噬。”
  “你這么想?”馬洛話聲陰冷。
  秘書靜靜一笑:“這种可能并非不可思議。自從四王國歸并基地協約之后,我們就得和各個王國之中為數眾多的反對團体打交道。每個過去的王國都有遜位王孫和末代貴族,這些人可不會長久佯裝敬愛基地。可能有些正在開始活動也說不定。”
  馬洛臉色暗暗泛紅:“我懂了。你是不是有什么話要對我說呢?我是史邁諾人。”
  “我知道。你是史邁諾人——生于史邁諾,前四王國之一。在基地受教育成為基地人,但骨子里是個外地人——外國人。無疑的,你祖父在安略南与羅禮士交戰期間受封男爵,而你的封邑在舒瑪克土地改革時充了公。”
  “不,黑暗太空在上,沒這回事!我祖父是個低賤的流浪漢,基地接管以前在礦坑里掙一點吃不飽餓不死的賣命錢過日子。我和舊政權毫無瓜葛。我确實生于史邁諾,但是銀河為證,我絕不因身為史邁諾人而感到慚愧。你暗示背叛的狡獪技倆唬不了我,我不會就此哈腰曲膝。現在你要下令逮捕或控告都可以,我不在乎。”
  “我的好行商長!你的老祖宗是史邁諾王公還是銀河頭號窮光蛋,我根本不在乎。我所以羅里羅嗦地提及你的出身,只是為了向你表示我對這些毫無興趣。顯然你誤會了。現在話說從頭。你來自史邁諾,你了解外地人,況且你是個最棒的行商,到過高瑞,認識高瑞佬。那就是你要去的地方。”
  馬洛深吸了一口气:“去當間諜?”
  “完全不是。去做你的行商——不過睜大眼睛,看看能否找出核武的來源。由于你是史邁諾人,我可以提醒你,丟掉的船當中有兩艘載有史邁諾船員。”
  “几時出發?”
  “你的船几時備妥?”
  “六天之內。”
  “就那時出發。艦隊總司令部會提供一切細節。”
  “成!”馬洛起身,隨便揮了揮手,大步出門。
  蘇火輪等著,小心伸展他的指頭,放松肌肉,然后聳聳肩膀,走進市長的辦公室。
  市長關掉監視器靠上椅背:“你覺得怎樣?老蘇。”
  “也許他是個好演員。”蘇火輪兩眼直視前方沉思道。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