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一章 和德佳·托麗絲在一起


  當我們走出門口時,那兩個被指定看守德佳·托麗絲的女衛兵赶了上來,似乎是要重新看押她。可怜的姑娘緊靠著我縮成了一團。我感到她的一雙小手緊緊地抓住了我的手臂。我揮手讓她們走開,并告訴她們以后這個俘虜將由索拉看守。
  然后我警告薩科賈,不要再折磨得佳·托麗絲,否則只會給自己帶來滅頂之災。
  不幸的是,我的恐嚇非但沒有給德佳·托麗絲帶來任何益處,反而招來更多的傷害。后來我才知道,在火星上男人從不殺死女人,女人也不殺男人。薩科賈只是陰險地看了我們一眼,然后心怀鬼胎地走了。
  我立刻找到了索拉,希望她能像對待我那樣來看護德佳·托麗絲,并要她另我一個薩科賈無法騷扰的住所。最后,我告訴索拉,我將和男人們住在一起。
  索拉看了一眼我手中和肩上的裝備。
  “你現在是大首領啦,約翰·卡特,”她說,“我當然得按你的吩咐去做。當然,不管怎樣我都樂于接受你的命令。你的盔甲的原來主人是個年輕人,但是他是一個了不起的武士。他的提拔和殺人贏得了僅次于塔斯·塔卡斯的地位。你知道這個地位僅次于洛夸斯·普托梅爾。你在首領中排行第11。在這個社區里只有10個首領的地位比你高。”
  “如果我殺死洛夸斯·普托梅爾呢?”我問道。
  “那么你第一,約翰·卡特。但是你若要得到這种榮譽,只有在全体委員會希望你和他決斗,或者在他攻擊你時,你在自衛的情況下將他殺死,然后才能得到最高地位。”
  我笑了,換了個話題。我并沒有特別的愿望去殺死洛夸斯·普托梅爾,更不想成為撒克人的首領。
  我陪著索拉和德佳·托麗絲去尋找新的住所。最后看中了一幢摟。与我們原來的相比,這個建筑物顯得更華麗。我們在這幢摟里找到了一些真正的臥室。里面,精心雕成的古代金屬床用巨大的金鏈條懸挂在大理石天花板上。牆上的裝飾非常精致。
  与我在其他地方看到的不同,這些壁畫上描繪的是許多人類的圖象。這些形象很像我們地球人,他們的膚色比德佳·托麗絲要淺得多。他們身著典雅飄逸的長袍,佩戴華貴的金銀珠寶,金色或棕色的頭發散發著美麗的光澤。男人們不蓄胡須,只有少數攜帶著武器。從整体上未說,這些場面所描繪的是一群金發白人在玩耍。
  德佳·托麗絲雙眼盯著這些由早已滅絕的人所繪制的華麗藝術作品,不由擊掌叫絕,失聲惊歎,而索拉卻無動于衷。
  我們決定,德佳·托麗絲就住在這間屋子里。它在二樓上,俯瞰著整個廣場。
  后面相鄰的一間就作廚房和堆放雜物之用。然后,我讓索拉去取床上用品以及可能要用的食物和器具。我告訴她,在她回來之前,我會看守德佳·托麗絲。
  索拉出去之后,德佳·托麗絲轉過身來對我微微一笑。
  “這么說來,如果你丟下你的囚徒不管,那么,除非她跟著你,乞求你的保護,并求你寬恕她這些天來對你抱有的种种坏念頭,她是無處可逃了?”
  “對极了,”我回答說,“我們只有在一起才能逃脫。”
  “我听到了你對稱之為塔斯·塔卡斯這個家伙的挑戰,因此,我理解你在這些人中的地位。但讓我無法理解的是,你說你不是巴爾芳姆人。”
  “那么,以我先祖的名義,”她繼續說,“告訴我你從哪里來?你似乎是我們的人,卻又不那么像。你說著我的語言,可我又听到你告訴塔斯·塔卡斯說,你是最近才學會的。從冰層覆蓋的南方到冰天雪地的北方,所有的巴爾蘇姆人,盡管文字有所不同,都講同一种語言。据說只有在伊斯河流入現已不复存在的科魯斯海的多爾峽谷里才有一种不同的語言。除了我們祖先的傳說外,根本沒有巴爾芳姆人從多爾峽谷里的科魯斯海回到伊斯河的任何記載。不要告訴我你是從那里來的!如果是的話,巴爾芳姆上的任何人都會將你無情地殺掉。告訴我不是的!”
  她的眼里充滿了奇异而又不何思議的光,她的聲音分明是在懇求。她那雙小手伸向了我的胸膛,緊緊地壓在上面,好像要從我心里掏出一個否定的答复。
  “我不了解你們的習俗,德佳·托麗絲,但在我們弗吉尼亞,紳士決不會為保全性命而去撒謊。我不是從多爾峽谷來的,也從未見過神秘的伊斯河。我對早已消滅的科魯斯海也一無所知,你相信我嗎?”
  突然,我覺得我是那樣迫切希望她相信我。這是為什么?為什么我要在乎她怎么想呢?我注視著她,注視著她微微仰起的臉龐和她那雙坦露心跡的奇妙眼睛。
  我們的目光接触了,剎那間,我突然明白了。我渾身不由一陣震顫。
  她好像也受到了同樣的感情沖擊。她一聲歎息,縮回了雙手,仰起真誠而美麗的臉,喃喃地說道,“我相信你,約翰·卡特。我不知什么是‘紳士’,也從未听說過弗吉尼亞,但是在巴爾蘇姆上,男人是從不撒謊的。如果他不想說出真話,就會保恃沉默。約翰·卡特,弗吉尼亞這個國家在哪里?”她問道。我的美麗家鄉的名宇,從她那完美的唇間吐出來,再也沒有比這更悅耳動听的了。
  “我來自另一個世界,”我回答說,“那是大行星地球。它圍繞著我們共同的太陽旋轉。它的軌道緊挨看我們稱之為火星的巴爾芳姆軌道的內側。我無法告訴你我是如何到這里的,因為我自己至今也仍然蒙在鼓里。但是既然來到了這里,我就能為德佳·托麗絲效勞。我很高興我在這里。”
  好長時間,她疑惑地盯著我,眼睛里充滿了不安的神色。我很清楚,要相信我的話是困難的,我也不指望她這樣做,盡管我是如此渴望她的信任和尊重。我并不十分樂意告訴她我以前的事,但是一接触到那雙眼睛,沒有一個男人會拒絕她哪怕是最小的請求。
  最后,她笑著站了起來,說道:“盡管我并不理解所有這一切,可我相信你。
  我一眼看出了你不是今天的巴爾蘇姆人。你很像我們,而又不同。但是為什么我要為這事傷透那可怜的腦筋呢?我的內心告訴我要相信你,因為我愿意!”
  這是很好的邏輯,非常好。地球人的和女性的邏輯。如果她這樣就能滿足的恬,我當然不會去吹毛求疵的。事實上只有這种邏輯才行的通。這以后我們進入了一般談話。我們談到了許多問題。她很想了解我們地球人的習俗。她知道地球上發生的許多事情,似乎對地球非常熟悉。當我就此事追問她時,她笑了,大聲說:
  “在巴爾蘇姆上,每一個學童都對你們星球的地理、植物和歷史了如指掌。
  你們星球上所發生的一切,我們怎么可能看不到呢?它不就清楚地懸在天空中嘛。”
  必須承認,對于她的話我大惑不解,正如她不能理解我的一樣。我把這种感覺告訴了她。她概括性地向我介紹了她的人民所使用的儀器。許多年來,它不斷地被加以改進。這种儀器上面有一個屏幕,可以清楚地顯示任何行星以及許多甯P上發生的事情。這些圖像非常精确,如果將它們拍攝下來加以放大,可以分辨出比一片草葉還小的物体。后來,我在赫里安就看到過許多這樣的照片,以及獲取這些照片的儀器。
  “既然你這么熟悉地球上的事情,”我問道,“那么你怎么就認不出我就是地球人呢?”
  她又微笑了一下,就像面對一個備加寵受而又好問的孩子,無可奈何,又不得不回答。
  “這是因為,約翰·卡特,”她答道,“几乎在每個与巴爾蘇姆有相近大气條件的行星和甯P上,都有和你我外形相似的動物。再說,地球上差不多人人身著奇裝异服,頭戴不知派什么用場的丑陋玩意儿,而你被撒克武士發現時,渾身上下一絲不挂。
  “你身上沒有佩帶飾物,這表明你不是巴爾蘇姆人,但你也沒有穿著奇异的服裝,這也許是沒把你看成地球人的原因。”
  然后,我向她描述起离開地球的細節。我解釋說,我躺在那里的軀体所穿著的完全是地球人的外套。正在這時,索拉回來了。她帶著我們可怜的一點行李和需要她保護的那個小火星人。自然,這個小火星人將和她們住在一起。
  索拉問我們,在她离開這段時間里,是否有人來過。當我們告訴她沒人來過時,她顯得非常吃惊,因為就在她上摟時,她似乎看見薩科賈正從樓上下來。我們斷定她一定偷听了我們的談話。但想到在交談中我們并沒有談及重要的事情,便覺釋然,只是保證以后要格外當心。
  德佳·托麗絲和我開始察看我們所居住的那幢樓里漂亮的建筑和裝飾。她告訴我,這些建筑的主人在几十万年以前可能很興旺,他們就是她种族的祖先。后來,他們和火星上另一大种族黑人和當時同樣繁榮的紅黃色人种混合了。
  隨著火星上海洋的干枯,為了尋找越來越少的肥沃土地,當時火星人中較高等的這二大分支不得不聯合起來,結成強大的同盟,在新的環境里去抵御游牧綠色人部落的襲擊。
  多年的親緣關系和內部通婚造就了紅色人种。德佳·托麗絲只是其中皮膚白皙、容貌姣好的姑娘。在他們适應變化了的生存環境之后,多年的艱苦磨難,加上各部落之間的內戰以及与綠人的不斷戰爭,這些金發火星人的許多文明和藝術都已消失。但是,今天的紅色人种感到,他們能創建出一個更為實用的文明杜會,而新的創造發現足以彌補長久歲月里所有与古代巴爾蘇姆人一起埋葬掉的、不可挽回的一切。
  古代的火星人曾是一個高度文明的人种,然而為了适應新的生存環境,飽經歲月的滄桑,不但發展和生產完全停止了,而且他們的擋案、記錄和書籍也徹底湮沒了。
  關于這個偉大、友善卻又不复存在的种族,德佳·托麗絲講了許多有趣的事情和傳說。她告訴我,我們現在落腳的這個城市,可能就是稱之為柯洛德的商業文化中心。它建立在一個美麗的自然港上,背靠壯麗的山丘。城市西邊的小峽谷是那個港口的唯一遺跡,而通過山丘到達古海底的通道,則是船只通向城市的河道。
  在古老的海岸線上,這祥的城市星羅棋布。隨著海岸水線不斷向海洋中心退縮,城市規模越來越小,數目也日益減少。最后,他們發現不得不進行最后的拯救,這就是開發火星運河。
  我們沉浸在對建筑的察看和交談中。不知不覺,已是傍晚時分。洛夸斯·普托梅爾信使的到來使我們回到了現實中來。他命令我即刻去見他。告別了德佳·托麗絲和索拉,并命令伍拉繼續守衛后,我便赶緊到覲見廳去了。一進門,我就看到洛夸斯·普托梅爾和塔斯·塔卡斯端坐在講壇上。
  ----------------------------------------
  書路掃描校對:http://bookroad.yeah.net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