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特別護理


步實

  〔片斷〕
  我先前的設想是正确的。這一針下去,沙德強頓時像卸掉了千斤重擔,僵硬的肌肉和緊張的臉部表情立即緩和了下來。沙德強的各項生理指標都固定在下針前一剎那的正常狀態了。這下我才放了心,看一看沙德強,他那疲憊的臉真可怜。不過他還是對我勉強微笑了一下,說:“謝謝你,老方……"這時天已經大亮。我真是疲倦极了,但醫生的責任心使我不能离開醫院。
  一個護士推開門,伸進頭來說:“方醫生,你愛人來電話,你能不能接?"我正在猶豫,沙德強伸出一只手指著門慢吞吞地說:“去吧,去接一下電話。我現在不要緊。"在電話里,我告訴素梅,急救病人就是沙德強。他把自動調節系統的總開關真的全切斷了!現在已想辦法把他的各系統固定在正常位置上,暫時不會有什么危險。
  我接完電話立即返回搶救室,意外發現室內的所有人都呆在那里,發傻地望著急救台上的沙德強。我向病人看了一眼,不禁也呆住了。
  使我惊异不已的是:沙德強仍然保留著我离開房間前他叫我去接電話的姿勢--眼睛睜得大大的,右手臂抬起來指向門口。但一動不動,活像一個塑像。
  還是我最先醒悟過來。我對房間內的人喊道:“全体各就各位,立即檢查各項指標!"大家迅速奔向各自掌管的儀器。
  我問:“是否正常?"所有的回答都是:“正常!"正常?這倒怪了。我巡視了各种儀器。果然,一切都正常。忽然我明白了。我拍拍自己的后腦勺,松了一口气說:“沒關系。他這是睡著了。”“睡著了?"陸醫生不相信地說,"睡著了怎么姿勢這么怪,眼睜著!手抬著!"我解釋說:“人在睡眠時,為了避免外界干扰,總是閉上眼睛的,這本是一种生理自動調節。人睡著后肌肉會自動松弛,也是一种為了節約能量的自動調節。但我們這個病人先是自行切斷了所有自動調節系統,后來我們又把他的各种器官固定在進針前的狀態,并沒有使他恢复自動調節的能力。顯然,病人是因為疲勞過度,就用這樣不方便的姿勢進入了睡眠狀態。"說到這里,大家都如釋重負。病人已進入睡眠,各項指標又都正常,至少在他睡醒之前,不會再出現麻煩了。
  我試探著扶著他那抬起的手臂,想把它放到舒服一點的位置。但是不行。手臂肌肉僵直地、固執地停留在由意志最后指定的位置上,拒絕接受任何外來的影響。我用力把手臂按了下來,但手一松,那手臂又彈了回去,仍然指著門。我搖搖頭,只好作罷。
  陸醫生要我休息一下。我走出急救室,恰巧素梅來了。她一見我就急忙問:“怎么樣。沙德強怎么樣?”“現在睡著了。"我簡單地說,"我也疲倦了,腦子有些亂。"素梅說:“我去看看沙德強,可以嗎?"我讓她從急救室牆上的玻璃窗里看一看。
  素梅站在玻璃窗前看了很久,突然轉過臉來,眼睛睜得大大地問我:“他什么時候醒來?"我對她的大惊小怪很不以為然,生硬地說:“他睡夠了自然會醒來的。他太疲倦了。"素梅急促地說:“但是,人睡夠了會醒,也是一种自動調節呀!"素梅的話使我大吃一惊。一想,對呀!他已經切斷了自動調節系統!不過我略一定神,還是覺得問題不大,對素梅說:“那么,到時候我們叫醒他。”“沒有那么簡單!"素梅說,"人受外界刺激會醒來,也是一种為了自衛的自動調節!"糟了!我怎么沒有想到這一點呢?我急忙對素梅說:“你馬上回去!"說完我拉開急救室的門沖了進去。
  我沖到急救台前。然而,不管怎樣搖他喊他,沙德強仍然保持他睡眠前睜著眼抬著臂的狀態,絲毫沒有反應。
  這一下我們全慌了。沙德強進入了不會醒來的睡眠!首先,為了維持生命,需要解決進食問題,必須給他輸營養液。
  其次,還要給他解決排泄問題,必須從他身上接出管子。另外使我們擔心的是,他受到細菌侵襲時,白血球不會自動增加,就是說,實際上他沒有任何抗疫能力。因此,我們必須把他放進一個皕讀滿B有空气循環的、徹底消毒的無菌箱子里。而且箱子必須有透明的壁,以便能隨時觀察他的情況。就這樣我們給他安排了真正的特別護理,誰也不知道這一切將何時結束。……這樣過了六天。到第七天清晨3時27分,他那堅定指向門口的手臂落了下來。我當時正在值班,以為不知出了什么新情況,立即扑了上去。但我卻發現他醒了。針灸的效用消退,他給自動調節系統的封閉指令,以及我給他的固定指令都緩解了,全部自動調節系統恢复正常。沙德強睡了那么久,精神很好,情緒輕松。
  七天來的緊張和勞累,今天總算喘了一口气。我對他講的第一句話是:“你呀!我建議你出院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到自動化研究所,讓葉素梅給你上一堂課,了解各种高級、低級系統的功能,以后別再把直接控制或者程控系統看成唯一的了,人可以運用的系統多著呢!"自此以后,沙德強成為我家的常客,并且和素梅建立了良好的合作關系。素梅幫他研制了一系列迅速指示血壓、內分泌、血液成分等生理參數的儀表,使他可以一面練習控制這些參數,一面直接觀察到生理指標的相應變化,更快地學會主動干預身体的內部調節。同時沙德強又發現了一些可以影響個別自動調節系統的穴位,并且掌握了對自動調節系統可以從輕微調整直到暫時關閉的方法。
  有一天,我們三個人坐在書房里聊天。素梅說:“什么叫大系統?大系統就是變量多、結构复雜、功能綜合、規模龐大的系統。海洋、大片、大型工程設施是大系統,社會、文化、經濟也是大系統,人体也是大系統。沙德強,現在你身上許多器官的功能是自動調節的,等出了毛病你再去干預、調整,沒有毛病就讓它們自動工作,這并不是什么坏事。現在你同意這個觀點嗎?"听了素梅的話,我也湊趣地說:“沙德強,我相信你的小本子里仍然是寫滿了許多新的計划,對不對?““那當然。"沙德強掏出他的小本子,翻開來讓我們看他寫得密密麻麻的字。他說:“我的計划還多著呢。有計划有目的的行動自然還是我作為一個能動的人的主要特點。我不過是利用人体自動調節來作為我的身体的一种補充,使我更好地完成我的計划罷了。”“雖然是一种補充,但是它是一种重要的補充。你可千万別再把全身的自動調節系統都關閉了!"我開玩笑地說。
  素梅听了我的話后,惊叫了一聲,說:“哎喲,可別再那么干了,怪嚇人的!“我們三個人都笑了。
  ------------------
  書路 掃描校對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