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急躍飛行者

作者:格利格雷·格福特


  她爬進她裂著大口的工作艙,咖啡几乎沒有讓她進入狀態。一個警告燈在閃爍:她的對手已經上去開始操作了。在通气口的又一天。
  隨著補翼和插入物滑行到位,工作艙就把它包裹在里面了。這是最新式的裝置,掃描線路模擬服的頂端插進一個消遣性舒适的數据艙里。
  舒适的。不是為了懶洋洋地躺著,而是為了飛行。
  她閉上眼睛,讓模擬服自顯身手。
  2046年5月16日。她喜歡在真實的太空中出發,少一些劇烈震動。
  影象直接出現在她的視网膜上。進入禮儀將她舉出她的亨廷頓海淀公寓,一秒鐘以后她就在屋頂上急躍飛行了,滑過海灘。卷浪在柔軟的白色帶形物中打破,穿著紅衣服的沖浪者偶然發現他們在轉瞬即逝的密切結合中。
  從衛星的角度一切都能看見,當然。清晰分明。
  開始工作,瑪雅,她的對手叫道,等會儿再觀光。
  “我在進行縱深的搜尋,”她撒了個謊。
  當然。
  “我會在行動上讓你一百分。”她回擊道。
  你已經在了,大的新市場今天開放。帶著嘲笑?
  “哪里?”今天她打算捕獲他,上天作證。
  就在我們的鼻子底下,我嗅到的方式。
  “在縣里?”
  現在,那會有效的。
  這意味著他并不知道。
  因此,一次搜索。總比掠過邊緣的一天要強,至少。
  她和她的對手是急躍飛行者,創造更有效市場的搜索者。發展得遠遠超過了二十世紀末期的原始商品貿易者,他們行動迅速,對競爭优勢充滿自負。
  他們穿過完全幻想的太空急躍飛行,但那是沒有關系的。經濟模式——太空就象山脈的冰隙一樣复雜棘手。甚至硬現金也只代表一种觀點。
  大部分人仍然在挖煤,种植農作物,古代的勞動方式——但是在檢縣,你能很容易忘記那點,被新現象的狂熱所吸引。
  在她下面,這個縣是一個無計划地延伸,但很漂亮的地方。從二十世紀遺留下來的真菌似的牆——到——林蔭路已經消失,多層高樓從茂密的公園處矗立起。一些甚至還有橙樹林的邊界,一种時髦的怀舊。屋頂是生態——效能的白色。黑頂的街很久以前就增加了一种沙色的外觀,它的云母屑對著她閃爍。甚至汽車都是淡淡的顏色。所有這些都是為了反射太陽光,公共宣揚人人都在針對全球變暖采取了一些行動。
  汽車流擠滿了街道和高速公路(仍然免費——如果你有執照的話)。停車時,汽車隱藏在地面下層里。仍然有很多急促的奔路,但是大部分是腦力上的,不是金屬的。
  她感覺到這個縣的連續不斷的脈博,太平洋盆地中心的震動,這個星球上最大的地區性經濟的樞紐點。
  感覺,不要看。她的胸部就是一幅地圖。拉古那海灘就在她的右乳頭上方,艾爾文就在左上方。運用神經中樞的可塑性,她的皮質的主要傳感區域通過她的皮膚“讀出”了這個縣的電子网。
  但是這根本不象古式的連續閱讀。這里沒有單調的資料。沒有屏幕。
  她放松了一下。訣竅是去合并,不是只觀察。
  對一個黑猩猩類的种類來說,通過它發達的、身体包裹的神經中樞層來領會這個世界要好得多。
  而且更有樂趣。她在她擴大的皮膚上探測到了經濟指示物。一下細微的刺痛表明起杠杆作用的全部盤進。那种不安的感覺對她來說是自然的呢,還是從她的子系統傳來的有關基本收益率可能下降的暗示呢?
  瑪雅看了一眼她的運轉指數。她已經落后1100分了!
  這么快?怎么可能——?
  然后她感覺到了:跳動的數据信號是警報的紅色,左腿感到針刺般痛。對手已經捕捉到了一個早期的指示物。哪一個?
  瑪雅過去一直在向阿拉海姆山脈沿岸航行,看著商業貿易的脈搏加快,這時傾斜的太陽精确地描繪出時髦的,次——金字塔形的社團大樓的輪廓。所以她錯過了開始發出的最新天气資料,第一個貿易机會。
  對手已經有了一個优勢,正在轉移投資。怎樣?
  在她前面,在模擬空气中,她可以看見對手滑向南方。所有這些都是形象化的隱喻,當然,有方向地注意數据——存入程序的象征法。
  一個污點從東向維喬使團擴散。不是真實的天气,而是經濟的變量。
  交易在數据——雷雨云砧下閃動,就象片狀閃電。感覺小批信息的象素就象輕輕的雨點打在她的長期投資上。
  對手正在從奧克斯納德購買額外的電力,把它賣給使用者來補償從圣地亞哥滲出的低聲量。
  小本事。一個用來顯示微妙東西的屏幕。瑪雅關掉了計數的滑動,看了看更深層的細節。
  每天在南加利福尼亞上方的空气中流動的水都比流向密西西比河的水更多。降雨量改變了駕駛條件,影響了聯賽高爾夫的分數,改變了太陽能的產量,注入農業產量。
  在她背上滑過針刺般——新近的商品信息,一种她想去抓搔的痒痛。是她的嗅探器程序發出的暗示嗎?她努力用一個虛的手指去揉刺痛。
  ——而且很快啪的一下回到真實太空中來。
  長灘上空一片乳白色的薄霧。真實的,成紫色的水雷云從南方迅速溜進圣胡安頂。
  噢——虛運動。居民變得越年老,就會對天气越加留神。盡管他們也想有冒險的活力。通過虛回复,多病纏身的人可以從科羅拉多大峽谷上二十公里處空中沖浪而下。或者在卡塔宁那禁獵地和几個受到保護的大白鯊并排行進,比賽速度。
  高分辨能力的實際在整個大腦皮層刺激電子化學脈沖的花邊狀精致華麗飾品。這种感應現象是來自真實的東西或是來自難以捉摸的電子技術,這种區別重不重要?
  一點業務的時間到了。
  她的預測器程序告訴她有0.87的可能性。這种舊物會在六個州作茧包藏。因此室內的虛運動運用,用電子刺激來挑剔衰老的肌肉,會在第二天上升。
  她很快在五個虛地點進行了几种可能的選擇,傾注了一些她預備的計算能力。但是對手已經在那里收獲意外的財產增值了。沒剩下多少余地。
  瑪雅終止了她的模擬速度,看見了對手正在進行的交易的層數,依靠即將到來的風暴來一點一點地改變形勢。已經處理了足夠的目前的合同,加算了利潤。但是你必須即時正确地預測到机會。
  問題——嗅覺子程序把它們的電子疑惑加到她身上:吹過她眉毛的帶著涼意的警告性微風。她對它不予理睬。
  瑪雅沖進事件空間的云中。她的皮膚就做了這里的交易,用接近哺乳動物水平的智力本身的軟件工作。她穿著她的人工——智能服……從真實的意義上說,它們穿著她。
  她感覺到了她的信用——不是可信性那樣的信用,在數据空間的運作貨幣——就象熱空气流一樣拂過她的全身。
  損失是帶著寒意的,她的腳冰涼,毫不夸張。這時圣奧羅弗里核電站用一股進發的清洁能力輸送。一個新的變電站,比所謂的估汁的早得多出現。
  那就危及到她的能量有价證券。很快地輕輕一敲就讓她完全地离開了電力期貨交易市場,在世界范圍的网絡理解這些含義之前。
  向上,离開。讓對手獲得最后的几個百分點。瑪雅拍翅飛過數字的天空,資金起飛了。
  她向上升到十英里高的前景。全球變暖已經把這個縣面向南方的斜坡變成了仙人掌和難對付的草地。海岩的鼠尾草仍然緊附在朝北的斜坡上,尋求更涼爽的地方。所有的海濱地區正在變成一個“霧沙漠”,靠微溫的海水流的蒸汽來維持。堤坎阻擋了新港上升的溫暖海水流向長灘。
  好的,但是已經不再有商品的可能性了。
  該更廣泛地觀察了。
  她上升了。她的触角和視覺的地圖擴展了。她進入分离——皮膚的感覺過程,真實的,以物質為基礎的地形遮掩在信息出口上。超現實的,但是很猛烈。
  她從下面闖入投資的數据領域,在那里人們利用世界的天气就象玩一种紙牌戲一樣。自從上升的全球溫度灌注了更多的能量,劇烈的振蕩也增多了。
  天气現在是世界隱藏的,不切實際的潤滑劑。龍卷風警報被發送到街道的收信人處,災害預測在城市中不同的街區各有不同。每個地區都有它自己的天气預報。
  在葡萄牙的一只麻雀掉下了可能會動搖全球的液体流動系統因此,原則上,一星期后在泉水谷的上空會形成一個雷雨云砧系統。今天,來自南部的合并壓力在中加利福尼亞上空形成了叉狀閃電。因此關閉了所有當地的火箭飛机開往軌道希爾頓的發射地點。成百上千的投資項目已經包括那點了。
  因此她更大范圍地觀察。向上,再一次。
  這個巨大的世界网絡是N一度的。甚至這個數字N也隨著時間而改變,在參數适用和不适用之間轉換時。
  在狹窄的人類感覺中樞里,只有一個辦法來解釋這點。每秒鐘,一個新的度在一個稍舊的度上切變進來。凍結幀后,每一刻看起來都象是一個可笑地复雜的抽象雕塑在由藥品驅使的超速傳動帶上轉動。太費勁地觀察任何一刻,你會感到刀刺般的頭痛,運動病和一點也不明白。
  擴大的反饋。在繼續保持金融优勢方面如此有用,也可能會變成一個無情的潑婦。
  對手沒有在這上面,在整個大洲上空盤旋。好,該思考思考了。她看著N——太空,似乎這是一种娛樂似的,及時地傳來了待續的感覺,結合著長期受苦的潛意識。
  她高踞在這個世界之上。完全的沉浸。
  她重步行走在無秩序的經濟相互作用的泥泞的土地上。她的靴于后跟留下了深深的傷痕。但是立即又愈合了:子程序在起作用,就象細胞再造一樣。她會為在這里的冒險付出通行的代价。
  展開了一個地形就象母親歡迎的怀抱一樣。
  她的感覺触手以令人眼花燎亂的速度擴展到网絡各處,深入到這個行星的蜘蛛网中。橙縣是一個在太平洋盆地中心的郁悶、膨脹的集合体。
  聞到了嗎?從下面傳來對手的奚落,
  “我正在追蹤一些屏极回授線圈,”她撒謊說。
  我就在你前面。
  “那你怎么會嘮嘮叨叨?而且跟蹤我?”
  友好競爭——
  “別再提友好了。”她感到被激怒了。不是被對手,而是被失敗。她需要有一些有生气的事情。在哪里?
  你什么也沒有聞到。
  “只是過度期望的臭气,”她作弄人地回擊道。
  在旋動的天气——空間中沒什么很有希望的東西。這個空間在她下方起作用,帶著針刺般的光。用這种方式來看的話,這個星球上130億生命就象一地的草在一陣陣它們几乎看不見的狂風中舞動。
  錯誤的死胡同!她的對手惡意地傳過來。
  瑪雅看了一眼她的刻度盤。向下1900!
  而且她已經讓過他一百了。該死的。
  她在參數——空間中轉換。那里——就象一個嘉年華會,在一個漆黑的、涼爽的沙漠的地平線上霓虹燈閃爍:文化的龐大的市場——空間。
  她大踏步走過彎曲的全球网絡數据的翻騰。
  在古代的制造經濟中,中間管理人已經在很早以前就消失了。在塊狀結构的工厂中,不再有“剛好及時”的制造,不再有以不變應万變。它們變成了小商店,活動房屋甚至汽車修理厂的“剛好按時”的生產。
  任何一個能讓一种小發明更便宜的人都能給你出一個价。他們會制造出你自己定做的一個小發明,通過直接网絡訂購。
  在全球各處,有著精明智力的机器人生產線在照明不足的小屋里准備就緒。聰明老練的軟件在你通過网絡的要求下已經迅速啟動,就象一個樂于助人的妓女一樣再次使你的訂購成形。摩擦免費服務。商業的太平盛世。
  從這里看出去,摩擦免費的市場主義好象是這個世界唯一可行的意識形態——除非你信奉新伊斯蘭教,但是誰會這樣?在它之下,中間管理人几十年前就消失于發展必要的吸收消耗。“生產”縮寫為“激勵”——而且激勵市場。
  當然被無摩擦的激動擺脫的人最終的結果是從事富有生气、卓有成就的洗狗生涯:貼身男仆、奢華的仆人,為受到騷扰的激勵人們提供的敏感的絕緣体。還有他們的老板。
  但是不是所有的都是在制造的。甚至連為狗梳理的人也需要文化激勵。尤其是為狗梳理的人。
  “我的嗅探器聞到了,”她說。
  對手回答,你獲得了線索——但是晚了。
  一些新的東西…
  她走過文化城的數据拱頂。作為一個無法想象的复雜事物的閃爍的表現,它隱隱呈現出:全球的、錯綜复雜的,即使是在轉瞬即逝的瞬間也不可能完全了解。因此,無限的資源。
  她重重地走過貿易繁忙的街道。探測器和做交易的程序就象腳后跟下的嚙齒動物一樣惊惶奔逃。十億——密集体的高塔伸向天空。
  這些大家伙的東西中沒一個是給她的。不是今天,多謝了。
  為了擊敗她的對手,她需要一些源于橙縣的東西,一些能拿到桌面上的東西。
  只有她自己的嗅探器程序能為她找到。在甚至一個縣城里的聯系网絡是如此的變叉縱橫,所以僅僅靠人類是無法找到她的辦法的。
  她啪的一下又回到了真實世界。想想。
  午餐移動到她的血流中,當工作艙自動檢測到她的血糖降低時,由它來提供食物。瑪雅輕敲几下再要了一杯咖啡,為她增加一些活力。她的醫學擔心者就在她面前的空中盤旋,又是咯咯叫又是皺眉頭。她沒有理會。
  ——又回到了文化城。
  象玻璃的通路通向大軍團的城堡。投机的陣雨降落在他們的側翼,小溪溪汩汩地流進檐槽。這里沒什么新鮮的東西,只是一個充滿了活力的市場的永不停歇的嘈雜聲和無處可去。
  檢查刻度盤:向下1600!
  她從早上開始就讓它運作的交易正抽出它們最后的紅利。那里已沒有什么挽救辦法了。
  時間被浪費掉了,她的對手惡意地說。她能想象出他嘲笑和挖苦的眼神。
  把你的信用省著,留到最后攤牌,她反唇相譏。
  他是對的,成對競爭的麻煩——最近的激發市場的新花樣——是結果完全地明白清楚。沒有令人安慰的自我錯覺會持續很久。
  惱怒地,她高高地升起來,飛到城市上空。那么,到當地去。橙縣是太平洋盆地新鮮觀點的最好源泉。
  她發現來自縣城的矢量在拉著她下降。刺痛的暗示在她的肚子上,前臂上漫延開來。到東邊去——那里——可能性的閃光。
  她的探測器是她自己的,當然——搜索程序變成了她的方式,她感知質量和內容的方式。它們是她的,簡而言之。
  現在它們指引著她穿過一個漏斗,進入——
  一條林蔭路上。
  在真實空間,一點不差。破舊不堪的。
  當然,無望地古式的。坍塌的房屋互相靠著,露出鏜孔的呈直角的格柵。褪色的塑料和生蛌瑭嶆頂怞X金的東西。當然,人們仍然到那里去;在有些地方,她能肯定,人們仍然在使用木制的犁。
  這一定是在堪薩斯或者西伯利亞的自由國家或者同樣在那以外的一個地方。為什么在這個世界上她的嗅探器把她帶到這里來?
  她查看了真實世界的方位,准備升空飛出。
  東阿拉海姆?不可能!
  但是不——這里有些什么東西。她的嗅探器突然拋出一幅透明圖,她的腳底帶著預知地痒痛。程序讓她移向一個古代的廢墟,這占据了有裂縫的黑色屋頂的停車場的一端。
  這是一個博物館嗎?不是,但是——
  “藝術攻擊,”記號出現了。
  那符號…“一個古老的常數——商業中心,”她低語道。她几乎記不起還是一個小女孩時走進一個時的情景。堅硬的、老式的塑料產品的通道。絕對的立方体的,正如青少年們所說的一樣。一個立方体,畢竟,是無限數量的堆積起的正方形。
  但是這個常數——商業中心已經被重新定形了。拉毛水泥雕刻成一個調皮地諷刺的淡紫色清真寺,綴著明亮的商標名的花飾。
  這很合她意。“當然!”
  她又陡直上升飛起來,在橙縣混亂的上空。
  它就在這里——有利可圖的發現。她首先著陸了。

  她突然伸出她的工作艙,呼吸著干燥、很有風味的空气。又回到了亨廷頓海濱。她的喉嚨發干,緊張后的結果。
  而且剛好又是16:47。還有足夠的時間去游泳。
  做這個模擬清真寺常數——商業中心的一組人真象是真正的藝術家:沿著一條軸線老于世故,沿著所有的經濟矢量的笨蛋。他們以前認為把原始——資本主義的古代廢墟造成稀奇古怪的抽象的表現主義的“描述”是一种純粹的娛樂。只是用來抒發樂趣,他們認為。”
  她喜歡和那些致力于精神、對市場一無所知的人一起工作。
  在兩個小時內,她就鎖定了這個觀點,把它稱為:“來自虛构的食欲時代的后——保護用戶利益主義資料。”
  她已經在全球周圍通過預觀銷售了它。泰國和這些西伯利亞人(最后的真正文化處女地)已經吞并了這個觀點。全球周圍所有正在腐爛的郊區有許多被遺棄的常數——商業中心;這給了他們一個新的手段。
  接著她拍賣了网絡中的觀點。為了他們大多數人的利益在藝術家中攤分,出售股份。在攤分概念的子网絡中給了它特許?兩次分攤股份,申報紅利。
  所有這一切用的時間少于開車從花園樹林到圣克利門蒂所花的時間。
  “你怎樣找至帕勺?”她的對手問道,從他的艙中爬出來。
  “我的嗅探器很不錯,我告訴過你的。”
  他皺了皺眉頭。“那你又是怎樣這么快就到那里了?”
  “你必須更廣泛地觀察,”她神秘地說。
  他做了個鬼臉。“你領先兩千零五分。”
  “幸運的是我并沒有真正地打敗你。”
  “文化城一定也把它吞下了。”
  “說到這里,去吃牛排怎么樣?我餓坏了。”
  他吻了吻她。這也許是對手——組合方式的最好一部分。他們互相鞭策,但是在市場中并沒有置對方于死地。不管那好象是如何的吸引人,有時候。
  結婚有助于讓他們的競爭保持在比較理性基礎上。他們的是一個標准的五年期的一夫一妻制合同,已經過了將近一半的時間了。她怎么能不續約,有這么樣一個美妙地激勵人的對手;
  當然,狗咬狗的市場有時候也能運轉得更好,但是誰想吃狗呢?
  “我們要分擔家務活,”他說。
  “我們需要一個仆人。”
  他笑了。“以為我們很富裕了?我們只不過把大机器上的齒輪潤滑了一下。”
  “你真是一個不錯的詩人。”
  “從昨天晚上堆起來的盤于還等著要洗。”
  “噢。我會比你先跑到海邊。”

  ------------------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shuku.net)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