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銀河迷航記


作者:黃海

  与冥王星的基地通過最后一次電訊后,銀河九號太空船的指揮官羅倫凱,對著麥克風向全体船員宣布:
  “我們就要离開太陽系了!”
  羅倫凱表情嚴肅,心思沉重,注視著儀器板。人類就要邁向太空深處,去尋訪另一個未知的世界,開拓新領域,跨出太陽系以后,就變得無依無靠了,今后遇到的任何困難,都必須以耐心、智慧和創造力加以克服。銀河九號已自成一個太空中的孤島,它是利用一顆小行星挖洞打造而成的球体太空船。
  指揮艙后面的圓形集會室,聚集著全体船員,他們盤腿坐在地毯上,沉靜地与太陽系告別,有如小孩脫离母体一般地震顫与緊張。
  太陽已經遠了,遠到無以辨認,成為群星中的一個小光點。太陽的圓盤形輪廓,原是人們所熟悉的,那是生命的源泉呀!在地球、在月球,或是移居火星、金星的人類,平常望著這顆甯P,絲毫不覺得它的可貴,它已存在了50億年之久,傷佛它就是一個永琲澈O姆,人類永遠不會失去它的光与熱,永遠不必擔憂它是否繼續服務。如今,銀河九號球体太空船載著272名船員,其中女性126名,就要遠离人類的家鄉,奔向浩翰太空,尋找另一個地球,在那儿建立烏托邦,也許有去無返,否則只有在太空船內終老一生。
  電訊組長林宗清,按下了古典音樂鈕,播放柔和的管弦樂曲,忽然又接到電訊,使他緊張了起來。
  “是月球基地來的。”他對羅倫凱說:“找你,指揮官。是你爸爸打來的。”
  羅倫凱苦笑了一下,他為林宗清所說的“爸爸”感到滑稽。他的“爸爸”羅永福,是中國最优秀的太空人,他在最惡劣的環境下登陸冥王星,進行有史以來人類第一次對冥王星的探測,隨后,這儿的基地和觀測站,很快地被建立起來,羅永福的心髒不好,因為在太空旅行中,發生机器故障,氧气一度缺乏,差點要了他老命,他為了保養身体,就一直住在低引力的月球上,以減輕身体負荷,低引力對他很有好處,一般說來,月球人要比地球人長壽几十年。羅倫凱是用羅永福手臂上刮下的細胞,取出細胞核,再把除去核的卵和羅永福的細胞核結合,經過分裂生殖法培育而成的人,他的面孔、身材、個性成了羅永福的复制,只是比羅永福小45歲而已,他的心髒無需再加改造,因為羅永福的心髒是后天的毛病,遺傳因子本身是健全的。
  銀河九號已逐漸脫离太陽系引力,無線電從月球宁靜海殖民都市到這儿要19個小時,因此羅倫凱听到的是19小時以前的聲音,電腦很快地又將聲音轉化成文字:
  “倫凱,我的寶貝儿子:在這离別的時候,爸爸只有祝福你,平安快樂地抵達另一個世界。記得你出生在火星殖民地羅威爾市的時候,是多么大的一件新聞,你已注定了今后一生該走的路,人們把加諸在我身上的期望与贊美,轉投在你身上,因為你是我的化身,你繼承了光榮傳統,請你好好保重,后會有期。還有,不要忘了,人類的能力不是最高的,宇宙間一定還有更高的能力存在,未知的仍然比已知的還要多。再見,祝你平安快樂。”
  現在,無線電雖快如光速,也成了一封“信”,羅倫凱的回答,要19個小時之后才能傳送到月球宁靜海,他只回了簡單几句話,傳回去請他的父親不要挂念。
  會議室所有的人都在留戀地注視逐漸變小的太陽光點,不用說,火星、地球、月球、金星,几個有人類殖民地的星球,早已不可目見,隱入永琲漲t宙中。
  羅倫凱走出指揮艙,在會議室門口遇到營養學家伊麗莎白。她在對他拋媚眼。她是地球上20世紀著名影星伊麗莎白.泰勒的化身后裔,當年伊麗莎白死后,立下遺囑,冰凍尸体等待复活,后來,她在22世紀复活了,認為人生沒有意義,又吃安眠藥自殺了,在她第二次死前,曾立下遺囑,保存她的部分体細胞,以便進行分裂生殖,繁衍和她長得一模一樣的后代。于是,和當年伊麗莎白·泰勒一樣迷人的女孩子,在以后的几世紀分別降生了,連名字也干脆用同一個。她是美麗与性感的象征,在20世紀中期和未葉,曾經風靡了全世界。
  “指揮官,該休息了。”伊麗莎白的紫眼睛格外晶亮迷人,她從盒子里拿出營養丸,塞到羅倫凱手里。
  “謝謝!”羅倫凱微笑了一下,把它塞入自己嘴巴里。
  當他寬闊的肩膀和她擦身而過,聞到一股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香水味,他真想打她官腔,她已違反船上禁例,不應該夸大性的吸引,太空船內除了一百對夫婦以外,其余的男女,都已經過生化處理,暫時不會對异性感到興趣的,伊麗莎白和羅倫凱一樣是光棍。即使夫婦,在太空船內也不准隨便生育,以免引起人口爆炸,破坏維生循環系統的平衡,除非登陸星球,建立殖民地,才可解除禁例。
  “各位女士先生,”羅倫凱對全体廣播:“第一次集會已經結束了。”
  所有的人紛紛站起來,准備回去冬眠,將生命凍結起來,等候指示,再醒來做事。
  牧師詹森仍在閉目祈禱,念念有詞,他也是個工程師,他是在金星出生的試管人,同樣是經由無性生殖技術分裂細胞長成的人。他的前身是20世紀地球上的奇人——以色列一位名叫尤力格勒的后裔。根据歷史記載,尤力格勒几乎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超感應人,他能用心靈力量做出許多事情。遺傳工程學家特別重視他的遺傳因子,設法复制他,使他的許多后裔都保留了這項特殊能力。
  詹森禱告完畢,睜開眼睛,目光正好与羅倫凱碰上了個正著。他濃眉大眼,看起來就有一股懾人的气勢,薄薄的嘴唇緊抿著,表露出他對上帝的堅定不移的信仰。羅倫凱從閱讀歷史中知道尤力格勒生前沒有進過教堂,但仍虔誠相信上帝,他能知道別人的心思,用精神力移動東西、弄彎金屬,而他的化身后裔竟然變成了傳教人物,這是因為复制人類以后仍保持新人的獨立人格,給予他自由意志發展自己。不過,未免有點奇怪。
  “沒有什么好奇怪。”詹森說。他已經知道羅倫凱心中的話。“我相信有一個全能的造物主,沒有他,一切都不存在。”
  詹森又談起了歷史,當1945年7月16日,美國在新墨西哥州試驗第一顆原子彈的時候,在未引爆之前,几乎所有的科學家都在默默地禱告,因為人類自感渺小,竟敢公布了上帝保留了億万年來的原子的秘密;當1968年美國太陽神八號太空船首度繞行月球軌道,人類第一次在那么遙遠的太空回望自己的家鄉地球,太空人就曾透過無線電廣播,念出了創世紀的第一章;多少世紀以來,自從人類自地球向外擴展新天地,認識地球在宇宙中的微小地位,科學与宗教的沖突結束了,新的宗教觀融和了科學觀,使人類更能接受。
  “為我表演一下如何?”伊麗莎白拿了一顆青色小豆,遞到詹森手里,“你能使它發芽嗎?”
  “可以試試看,不一定有把握,但我實在不愿意試。”
  几十個人圍攏來,為了目睹一次精彩的表演,他們鼓噪著,紛紛要求他表演超能力。
  “對有生命的東西我不愿意做。”他說。
  “做吧!”羅倫凱鼓勵他:“為了鼓舞大家的士气做吧!為了你的信仰做吧!”
  詹森環視大眾,露著無奈与窘迫,他隨手抓住一個年輕人的手,在他的表上輕輕撫摸兩下。
  “我叫它不定!”詹森兩眼炯然有光,直瞪著表。
  那只電子表記錄著地球現在時刻,還有相對論效應的太空船時間,這時候太空船才离開地球不久,高速運動使時間擴張,地球与太空船兩者的時間差异還小,在詹森的意志力驅使之下,那只表停了,正如他的祖先尤力格勒所經常表演的。不久,他又命令它再走,指出現在正确時刻。
  四周響起了歡呼和鼓掌聲,消除了太空旅行的孤寂感。
  詹森又以雙掌合蓋著豆子,凝神靜气約有一分鐘之久,打開來,那顆豆子赫然長出了芽,又是一陣爆起的歡笑,似乎人們滿足于与神站在同等地位,對于神起了嘲諷。詹森又蓋起豆子,注目運气,再打開手掌以后,芽已不見,豆已恢复原狀,而他已是滿頭大汗。
  “這是魔術嗎?”有人問,是一個蓄八字胡的青年,他是維生循環系統的檢查員陳仁兆。
  詹森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他用心靈感應術道出陳仁兆剛才的秘密:
  “剛才你為什么偷吻你的太太?但是你又后悔在火星和她結婚,你想另找對象?异想天開哩!你還想找個外星人結婚?”
  陳仁兆窘了起來,紅通通的臉上兩顆眼睛骨碌轉,他說:
  “不可能嗎?”
  “那才有意思呀!”另外一位工程師劉漢維說。
  “別胡扯了。”羅倫凱勸開他們。
  當然,羅倫凱也知道太空飛行的心理、生理壓力,能有适當的方式來發泄也好。21世紀早期的太空人,為了解決性的問題,還煞費周章攜帶模型哩,那時候太空船還相當落伍,速度很慢,也沒有冬眠設備可以停止生物時間,長途的太空旅行是相當寂寞難耐的。
  指揮官再度下達命令,要各人回到自己的冬眠箱去准備安息。有人提議合唱一首“星空之旅”再去,于是又是一陣歡呼。
  歌聲很快地從每一張興奮的嘴發出來,在飛离人類家鄉這么遠的太空深處,人的存在竟是這樣壯麗,奮斗創造的信心与勇气是可歌可泣的。
  我們來自銀河系的郊外,要進城去游賞繁華,多么新鮮刺激!
  人身血液里的鐵、牙齒上的鈣、基因中的磷,
  本是數十億年前的甯P原料所制成,
  我們是星辰的儿女,
  就要在星光中跳躍。
  太陽已遠去,隱入燦爛眾星里,
  行程永無盡,天宇任遨游,
  光線有多快,人也有多快,
  人是宇宙的榮耀,從大古到永遠。
  歌聲止住后,羅倫凱打發他們各自回去冬眠,所有的人慢慢离開了,維生循環系統主任張曉燕負責安置他們冬眠,并命人一一檢查設備。
  銀河九號太空船實際上是一顆直徑2.2哩的小行星,它使用反引力推進,并且神奇地克服慣性作用,可以瞬間停止、起動、直角轉彎,和傳說中的飛碟一樣,里面的人不會因為瞬間加速而受傷害,它也有自己的重力系統,整個星球船,不斷地旋轉,制造人体所需要的重力,當它全速飛行,可以接近光速。
  羅倫凱回到指揮艙,他召集了20位重要干部,對他們做任務指示,出發的忙碌,就算告一段落。他最后說:“我們是要在本銀河系尋找可居住的世界,如果我們脫离本銀河系,以次光速直向230万光年外的仙女座銀河星系飛去,按照地球時間雖然要230万年才可以抵達,但是相對論時間擴張效應10万倍,可以在23年左右抵達,為了避免离開太遠,還是在本銀河系尋找,在飛行搜索時,必須減速,無法以次光速航行,一旦速度減低,相對論時間擴張效應就會減低,因此,我們每個人必須注意自己的老化過程,珍惜生命,一有差錯,說不定一覺醒來已經衰老得不能說話走路了,或是根本醒不來,成了一副木乃伊。
  所有的人走了,留下羅倫凱,他還要沉思一會儿,他單獨坐在腦電儀旁邊的椅子上。他通上了電极在自己腦部,使自己進入虛幻美境去陶醉一番,有如20世紀的迷幻藥作用,所不同的是,腦電儀不會傷害身体,它有松懈內心壓抑的功效,對于長途旅行的太空人特別有益處。另外有一种減低人体新陳代謝、防止老化速度的電子儀器,專供指揮官和高級在管使用,以代替冬眠,它可以使人進入淺睡狀態,遇有緊事故,再由机器人喚醒,但效果比冬眠差些,無法完全停止生命,使用時間不宜太長。
  他憧憬著太陽系的那邊,地球上的美麗景色,白云青山,壯闊的野地与一望無際的海洋。他曾在巨型人造衛星太空站上面俯視大地,看見中國大陸与寶島台灣,亮麗誘人,古老的中國文明曾經一蹶不振,終于在一陣發憤圖強后,重新創造了更進步的文明。雖然自己誕生在火星,那儿的環境是人類后來用人工改造的,景色与地球不同,許多地球人都還羡慕住在火星的居民,常常來觀光度假,他還是喜歡地球,他怀念那一次的中國之旅,愛好自由和平的中國人民,以他們的智慧和斗志、經過一度劇烈的改變后,多少世紀以來的不斷努力,已把中國建設成一副全新的面貌。地球本是人類的原始家鄉,如今地球已不可目見。只有太陽成了隱約的遙遠光點。
  他幻想著、思念著、回憶著,那一次從火星回到中國大陸的旅游。他愛上一個女孩子,她是個老師,烏亮的卷發、長睫毛、大眼睛、白皮膚、美好的身段、微笑迷人,露著編貝玉齒。她是江西遂川人。在陽光普照的海濱沙灘,他們玩著泥沙,追逐嘻戲,數著天上的云朵,講火星上的趣事,中國殖民區開發英雄的偉大而感人的事跡。海洋的呼吸是那海浪的聲音,時而咆哮,時而歎息喘气,浪花白得可愛,和天上的云朵相互輝映,天空這樣的藍,海天成一色,一望無垠,壯麗深邃,如詩如畫,火星的太陽沒有這樣大而溫暖,光景不同。女孩非常喜歡他,也喜歡他講的火星上的一切,但是她不能接受一個事實:羅倫凱是一個無性生殖的复制試管人,他是人家的副本,他只是中國太空人羅永福的化身而已。
  “最少你應該有父親有母親才像個人呀!”那個叫李小珍的女孩最會撒嬌,她笑著問他,長睫毛下閃動著晶瑩的眸光。
  “這是不得已的。”他回答小珍,心里有一种受辱的感覺。“我生來就是如此,不要怪我!上帝造我就是這樣。”
  “你是人造的人,不是神造的人!”小珍說:“你什么都好,就是這點不好,我爸媽不會喜歡你的,我總要嫁個体面光彩的人,你知道,我們家鄉還很古老守舊。你還是再找別的女孩子吧!”
  小珍的話,直刺他的心坎,使他有一股凄傷悵惘,他不能忘怀相處相愛的美好時光。
  朦朧恍惚間,他怀念地球上游山玩海的日子,那儿的河山可以稱得上如同錦繡,從太空看地球,海洋与陸地被云層隱約遮掩著,藍亮迷人,光輝奪目。雖然他長期在火星的低引力環境下生活,回到地球很不習慣,走路腳步遲重,動作不能靈活自如,他還是把這個球体視為伊甸園。從多少世紀前,地球人口膨脹到150億,地球就不再增加人口,被适當地控制住,地球上一度發生非常嚴重的能源危机、人口爆炸、糧食不足、种族歧視、大气污染、生態不平衡等等問題,早已成了歷史陳跡。茫茫星空,無邊無際,一片浩瀚廣大的迷朦黑暗,只有眾星的光亮照耀著旅程。銀河九號太空船在星點与星點中穿梭前進……
  多少世紀以來,人類擴展了生活領域,從地球移民到月球,改變火星、金星的大气層,建設新環境定居下來,疏散地球上擁擠的人口,人類的文明飛躍進展,好奇心与不知足,使人類的腳跡踏遍太陽系每一個行星。
  銀河九號太空船是由火星基地負責策划建造的,從火星派出探險家,前往太空捕捉小行星,而后在火星太空軌道完成建造。利用小行星做船殼的主意,是當時來自地球的台灣科學家顏清南和余金秋,出席火星會議所提出的,這樣可以使居住在里面的太空人,有舒适的環境,保持維生系統的循環,能源及食物永不枯竭。會議中有一部分科學家曾主張,將距离火星12.500哩的小衛星戴摩斯改造,成為星際太空船,免得再勞師遠征太空,去捕捉小行星,但是戴摩斯衛星直徑5哩,在火墾赤道上空軌道以每日繞火星五分之四周西升東沉運行著,對火星殖民地來說,有很好的用途,要把戴摩斯改造成太空船,叫它永遠消失不見,火星居民自然不愿意;而且戴摩斯体積也嫌太大了。
  大空船內的維生系統,設計得很周密,人造大气和加壓輔助裝置,保持內部空气成分及加壓作用,使每平方時有7到14磅的大气壓力,其中氧的分壓力每平方時3至5磅,其余為氮气的分壓。此外,還配合淨化系統,保持二氧化碳和其他污染气体在空气中有一合宜的濃度,不致傷害人体,通風与濕度都在控制之內,水可以循環使用。
  這是一項危險而刺激的旅行,志愿參与這次太空壯舉的并不踊躍,這不像當初地球上歐洲人移民新大陸一樣,也不像從地球移民月球或火星、金星。要跨出太陽系去尋找第二個地球,比原始人憑一葉扁舟飄流海洋去尋找島嶼還要困難千万倍。甯P与甯P間的距离,平均在數光年到數十光年之間,甯P不一定有行星系,即使有,也不一定适合人類環境,像太陽系的火星、金星,是經過許多世紀的改造建設,才适合人類移民定居,更遠的海王星、冥王星只能安置觀察站。
  銀河九號太空船內,還攜帶了許多人和動物的胚胎細胞,分別裝在試管里面,冷凍保存,必要時可以培育新生命。很久以前,胚胎的保管輸送是裝在活動物的子宮里面,運到目標星球再取出來培育,現在為了适應長期太空旅行的環境,惟恐母体在旅途發生變化,影響胚胎,一律裝在試管里面冷凍保存。
  羅倫凱醒來的時候,發現有异樣,他揉揉眼睛,搖搖晃晃站起來,看看儀器表,太空船停了。
  “發現了奇怪的東西。”全能机器人說。“就在前面500哩左右的太空,有一個物体發出強烈電訊,好像是智慧生物發出的。我們的電腦都把它記錄下來了,還分析不出所以然。”
  超感應人詹森很快地被机器人第二號喚醒,他來到指揮艙,凝神注視前面的小小發光体有一會儿,他說:
  “我的感應力有問題,我只能看到一具模糊的人形樣子,也許是外星人吧!但是我感覺不到他有生命,好像已經死了。”
  更多的訊號來到了,電腦將訊號排列組合成圖形,再加以翻譯,這回很快地得到結果。這是一艘外星人的星際探測船,他們因為机械故障,推進器癱瘓,只余慣性作用在太空飄蕩,亟待拯救,里面的太空人生命在凍結狀態,如果有別的智慧生物找到他們,必須先看看生命凍結裝置是否完好,再進行解凍,使他們复蘇,要是死了,也就算了。
  羅倫凱小心翼翼駛往前去,那艘遇難太空船是圓筒形的,直徑不過20尺,高50尺,和銀河九號一比,簡直小巫見大巫,銀河九號駛到它右側,保持等速,兩者就像靜止一樣停在太空中。
  机器人二號受命前往執行任務,探查真相,他備有小型火箭器,在距离50尺外,飛躍過去,攀住它,用挂鉤鉤住船体,發動火箭,將它推入銀河九號腹艙內。
  經過檢視之后,斷定兩個外星人已經死亡,比詹森感應的多一具,冷凍系統已損毀,只有電腦勉強在發出求救訊號。兩個外星人,形狀和人類差不多,比人類矮小,長得很丑惡,皮膚粗硬如牛皮,鼻子和嘴巴只有洞,沒有似人類般优美的輪廓,眼睛大如蕃茄,塌陷很深,有一層厚膜覆蓋著,大概他們居住的世界陽光比較弱的關系,可能他們的眼睛可以看到紫外線、耳朵可以听到超音波也未可知,整個看起來只似雕刻未完工的人形而已。
  詹森用心靈感應術和火星基地聯絡,報告情況,那是另一個尤力格勒的化身,在太陽系接收感應,從出發到現在,已經過了120年地球時間,人類家鄉的文明又比以前進步很多了。宇宙距离用無線電來通訊已嫌緩慢,只有心靈感應術可以突破限制,隨傳隨到,沒有時空阻隔。
  從太陽系那邊來的答复是:“歡呼吧!歡呼吧!為人類的文明而歡呼吧!”另一句話是:“注意檢疫工作,不可以有太空病毒的污染。”
  繁复的檢疫工作做完以后,生物工程學博士黎國雄在干部會議中提出了建議:
  “我們可以复制一個活的外星人,長得和尸体一模一樣的外星人。有沒有人贊成?”
  与會的人面面相覷,不知他說話的用意。黎博士斷續說:
  “在地球上,曾經有人做過實驗,從古埃及的木乃伊的組織里,取出遺傳因子,制造出一個活人。他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卻活在數千年后。我們也可以從外星人身上取出遺傳因子,進行复制,甚至也不需要動手術取外星人組織,當我們与外星人接触時,只要外星人有遺傳密碼的電訊藍圖給我們,就可以在實驗室复制。复制外星人的好處是:研究外星人的身体构造,了解他,以便將來和外星人打交道,雖然我們自己培育生產的外星人,不會講外星人的話,但我們可以設法与外星人通訊,先用一些基本符號通訊,慢慢地就可以吸收外星人的文化,做文化交流。從事星際探險工作,就是要推動人類文明的進展,從整個人類的歷史來看,沒有文化的交流是不會有進步的。星際文化也是如此。”
  “你認為怎么樣?”羅倫凱問詹森:“你的感應力怎么說?這樣做妥當嗎?”
  超感應人詹森進入沉思狀態,久久,才回答:
  “我們對生命過分干涉了,這樣可能會有惡果。我反對!”
  “這只是他的過慮而已,”黎國雄說:“我們的指揮官,還有詹森你自己,還不是复制人?”
  “讓我們表決一下。”羅倫凱說。
  20位高級干部的會議,有15票贊成,3票反對,2票棄權。就這樣決定复制外星人。黎博士說,最少必須要有三年的太空船時間,才可以培育長大一個成年外星人。他是以人類為標准做假定的,人類的生長期到成年是20年,在實驗室中可以縮短為兩年到三年,這個試管人在未出厂時必須用知識丸及腦電儀灌輸知識,使他有智慧。
  突然,會議室的門開了,一串裂人心肺的尖聲喊叫,隨著一個老丑得駭人的老太婆出現了,她莫名其妙地大哭大叫,使20個人都愣住了。
  “你是誰?哪里來的?”羅倫凱喝問。“我們太空船上并沒有這個人呀!”
  彎腰駝背的女人,面皮老皺得像胡桃,看起來有一百多歲了,她不停地哭叫吵鬧,像是精神病發作:
  “讓我死吧!我不要活了……我又老又丑……”
  詹森仔細端詳一陣,忽有所悟地大叫起來:
  “她是伊麗莎白!她是伊麗莎白!”
  “我的天!”几乎有一半人异口同聲惊呼著。
  老太婆伏地痛哭不止,連聲音也丑丑怪怪的。她的冬眠裝置一定發生了問題,以致在太空旅行中生命繼續老化,女人都是愛漂亮的,當她一覺醒來,發現自己成了丑八怪,當禁痛不欲生。
  維生循環系統工程主任張曉燕,她感到很訝异,因為這時候除了高級干部暫時停止冬眠,起來參加活動以外,一般人都還在冬眠,伊麗莎白怎么會自己醒來又起身呢?檢查過電腦和机器人的記錄,都沒有叫醒她,而且她的冬眠裝置也一直沒有發生故障。
  “我夢見一個長得很丑的女外星人,嚇死我了,我就惊醒了!”伊麗莎白說完,突然像一頭凶猛的野獸朝張曉燕扑去,狠狠地咬她手臂,使張曉燕痛徹骨髓,大呼救命。
  “是你害了我!”伊麗莎白聲嘶力竭地喊叫:“你嫉妒我的美麗,你是維生系統主任,所以故意做了手腳。”
  羅倫凱一面命令重新檢查所有的冬眠設備,一面排解伊麗莎白的胡鬧。
  女人是情緒動物,一不如意就會遷怒于人。在羅倫凱的勸慰下,她停止了對張曉燕的攻擊,但仍哭鬧不已。
  “詹森,到底怎么回事?有什么感應沒有?”羅倫凱問。
  “我現在頭好痛,痛得厲害,完全失去感應力。”詹森好困惑。
  哭聲止住,伊麗莎白瞪大了可怕的雙眼,沖到黎博士前面,雙手抓住他肩膀,死命地搖撼。
  “你要為我想辦法!”伊麗莎白喊叫著,像一只老烏鴉的可怕叫聲:“你要為我重造一個人,把我變年輕!”
  黎博士微笑地點頭,他已經知道該怎么辦了。
  人体生命的永遠存在与延續,在人類歷史上一直是個夢想,從來就沒有實現過,如今,在銀河九號太空船上,就要從事這項生命的重塑与延續工作。
  伊麗莎白全身各器官及腦部,已全部老化,是快死的人了,不可能運用老式的器官移植辦法,以自己体細胞先行培育自己的預備器官,諸如心、肝、肺、腎、胃等,以便隨時更換,其實她的這些器官太空船上也有,如果逐一更換,無濟于事。經過全体干部會議討論以后,黎國雄做了決定。
  “各位女士先生,”黎博士說:“有一件秘密,我現在才向各位報告,當初我們被派往太空各地去尋找新世界,我們所付出去的代价是相當大的,因為我們可能永遠回不了太陽系老家,因此,我們攜帶了一項特別裝置,它可以使人永生,它不是器官移植,而是靈魂的复制移植。”當他講到最后一句話時,特別加重語气,提高聲調,他停頓了一下,環視眾多的詫异眼光,繼續說:“這項超級机密,只有電腦、指揮官羅倫凱和我知道,預備在將來有人老化到极點,快要死的時候,才加以運用,辦法是這樣的,必須先從伊麗莎白身上取出体細胞,复制另一具一模一樣的人体,但是比較年輕多了,等于是個全新的人,從嬰儿到成人,必須保持新人的腦部空白,直到适當時候,將老人喚醒,利用一种非常精細的儀器,連接兩人腦部,把老人的思想、記憶,全部灌錄到新人腦部去,運用這种方法,人的肉体可以不斷更新去舊,靈魂永生……”
  “我的上帝!”詹森呼喊了起來:“太可怕了!”
  “好哇!”伊麗莎白大笑。
  “那具老人怎么辦呢?”
  “讓她自然死亡,再廢棄掉。人類永生不死的夢想就可以完全實現。”
  “還沒有!”詹森忍不住又開口了:“死去的人不能從死里复活。根据你的這項說法,并不能完全使人免于死亡,要是一個人在死去之前,來不及准備自己第二副身体,那就辦不到了,你所說的永生不死,還是有條件的。”
  “可以辦到。”黎博士斬釘截鐵他說:“我們有一种儀器,能夠在人未死以前預先收存人腦的思想記憶,我們可以复制了人以后,再將机器所保存的資料,輸送到新人的腦袋去。”
  “不可思議!”張曉燕說。她還在為自己被咬一口而不甘心。
  “于是,人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人。”
  電腦自動記錄儀器寫下了這句話,造人的工作隨之開始。黎國雄從伊麗莎白身上取出一片小組織,在電子顯微鏡下做极為精細的顯微手術,使細胞實行分裂生殖,每一個細胞都可以造成一個人,但要做這种手術非常困難,必須浪費許多細胞,手術完成后,細胞便開始分裂,將來會培育長成另一個伊麗莎白的副本。細胞開始在分裂長大,以后的工作,全部交給自動控制儀器和机器人去照顧。
  黎博士再進行复制外星人的手術。
  剩下的只有等待。太空人各自回到自己的冬眠箱將生命暫時停止。當黎博士、指揮官羅倫凱和詹森再度被机器人叫醒的時候,已經有兩具新造的生命体在等他們了。伊麗莎白的腦思想記憶的轉移,進行得很順利,那具新人,原來是木偶一樣地靜靜躺在玻璃子宮里面,現在有了靈性了。當她站起來的時候,發覺自己身上一絲不挂,她開始感覺到羞恥。
  “那個死鬼理查德·伯頓……”她突然冒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黎博士要她再躺回子宮里去,重新把儀器裝上,調查她的思想記憶,根据黎博士的解釋,人的潛在意識有時候會保留遠古祖先的一部分,這就是為什么有人從來沒有到過某地,會突然對某地有熟悉之感。
  伊麗莎白再度起身,詹森送了一件袍子給她穿上,她看起來才二十几歲,又年輕又漂亮,她扭捏作態,搔首弄姿,微笑著向羅倫凱拋媚眼。這就是永生的奇跡嗎?”詹森歎息著。
  “這是死里复活。”黎博士說。
  年輕的伊麗莎白朝老伊麗莎白瞟了一眼,對她說:
  “你看我,我多么漂亮,我討厭你!你真丑,你像魔鬼一樣丑惡!一樣可怕!”
  老伊麗莎白的气息很微弱,形同待死的人,听到有人這樣批評她,竟然緩緩地移動身体,站起來。
  “我們同是一個人!”她說:“我們的靈魂原來是一個,分裂為兩個,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完全沒有分別,只有肉体不一樣而已。你不用嘲笑我,我也木用羡慕你。”
  “不,不!”年輕的伊麗莎白狂呼暴跳起來:“伊麗莎白只有上個!”
  詹森和羅倫凱交換了一個眼色,這個結果是他們當初所意料不到的,他們剛在討論如何使已經制成的外星人有靈性有思想。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詹森說:“剛才我好像感應到外星人已經有自由意志了,我好像幻見外星人自己站起來,開走了他們自己的太空船。”
  根本不可能的,”羅倫凱說:“他現在還沒有靈性!就算有,也是人類的,不會是外星人的。”
  猛不防听見一聲凄厲的慘叫,老伊麗莎白身体冒著煙倒下去了,新伊麗莎白手里拿著死光槍,她殺死了自己的前身。
  黎博士奪下了伊麗莎白手里的死光槍,他咆哮著:
  “你干嘛殺人?”
  “那是我自己,我有權利殺死她!”
  “上帝懲罰你!”詹森大叫。“是她生你的,沒有她哪有你?”
  “她遲早總要死的,我不高興她活著。”
  伊麗莎白突然雙手按著額頭,大叫頭痛,經過羅倫凱与黎博士一陣安撫之后,才略為定了神。詹森在為死去的老伊麗莎白禱告。
  “沒有,靈魂并沒有轉移!”詹森忽有所悟他說:“只是靈魂的复制而已,這能算永生嗎?”
  一陣混亂与忙碌過后,他們把伊麗莎白放回她的冬眠箱。現在他們明白,复制新人而使他的腦際一片空白,正如制作空白錄音帶,老人是原版錄音帶,將老的錄音帶轉錄到新帶里,自然老的錄音仍在,除非用方法消除它,否則不會消失。
  新造的外星人靜靜地躺在玻璃子宮里面,他們暫時不去理會他,到必要時再灌錄人類思想給他,不過目前已教他暫時停止生長,將生命凍結起來。他們火化了老伊麗莎白的尸体以后,就各自回去冬眠。
  銀河九號繼續向前行駛,机器人在做全船的控制与監視工作,并負責搜索行星系,期望在茫茫太空中找到一處人類的樂土。
  不知經過多少世紀,也不知發生了什么重大變故,机器人一號按動了全船人員緊急集合的按鈕,于是,所有的人都從冬眠中蘇醒。像他們出發時离開太陽系的情景一般。全体人員聚集在會議室。
  指揮官羅倫凱和黎博士,發現外星人的太空船失蹤了,复制的外星人也不見了,倒是年輕的伊麗莎白還好端端的,就像過去沒發生什么事一樣。
  “集合干什么?”
  “要登陸了嗎?找到地方可以安居了?”
  “發生什么變故?”
  許多人議論紛紛,高級干部也在查電腦,追問机器人,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為什么机器人會失常,按動緊急集合電鈕?過去的時日,太空船內到底發生了什么事?電腦的記錄竟是一片空白,從接運外星人太空船進來以后發生的事,全部沒有記錄,或是記錄已被抹除了?
  羅倫凱召集20位高級干部到指揮艙去,和大家商量。
  “過去發生的事情是集体幻覺嗎?我們20個人都發現外星人太空船和里面的尸体,不可能是做夢,現在什么也役有了,我們造的人也不見了。”羅倫凱激動他說。
  人人嘈雜他講話,莫知所以然。詹森的超感應力派上了用場,他自言自語:
  “我……我手里怎么會有一卷錄音帶?”
  他走到錄音机旁邊,放入錄音帶,開動它,播放出來的竟是他自己的聲音:
  “各位太陽系來的文明生物訪客,現在就藉著你們自己的口講儿句話。經過我們太空浮標系統的探測考察之后,我們覺得人類還相當幼稚野蠻,盲目地追求永生,只有手段而沒有目的,不知改造人性,未免太可悲了。
  “不錯,人体的复制和腦思想的轉移复錄,正是通往永生之路的石階,但人類的本性竟隱藏了不可救藥的殘暴傾向,嫉恨、仇恨、貪婪、愛慕虛榮、只重外表、不務實際、肉欲、自私……從伊麗莎白的個案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我們是銀河烏托邦的守衛者。在銀河各處大空設有浮標,專門偵測監視前來尋找烏托邦的智慧生物,也負責檢查智慧生物的心靈,看看是否真正愛好和平的訪客。如果确實是,我們會用浮標太空船引導他們前來,幫助他們過美好的生活,否則,我們只有棄之不顧,請原諒我們用假死來欺騙你們,使我們可以進來考察。
  “經過詳細的調查檢驗,我們認為,人類的科學技術已足夠進行星際探測,雖然和我們相比,還极端幼稚,成就仍然惊人而可觀,但是心靈方面卻需要長期的進化改造,不是可以在短時間內改變完成的。
  “我們的心靈非常高貴,高貴得可以脫离肉体而單獨存在,這是由于長期的心靈生活,自我創造的成績,所以當我們的心靈不附在肉体上,那副肉体就成了假死狀態,不需冬眠,也可停止生命。
  “伊麗莎白只是我們的抽樣試探考驗,請原諒我們作弄她。人類還必須經過一段漫長時間的自我改造,才能了悟生死与幸福和平的真義。請原諒我們不告而別!
  “再會吧!太陽系來的美麗動物,兩只腳的美麗動物,在未來是很有前途的,不要泄气,再加努力吧!”
  錄音帶播完之后,自動焚化了。
  在場的干部,如同大夢初醒。過去一些時間所發生的事,太玄秘而近于幻想,所有事實證据都消滅了。仿佛只是一場噩夢,仿佛什么也沒有發生過。
  “各位女士先生,”羅倫凱對全体船員廣播:“因為電腦故障,發生了一場誤會,惊扰大家起來,真抱歉。請你們還是回到原來的房間去吧!我們還在尋找新世界,我們一定會找到的,只要我們有信心,有愛心,只要我們肯努力……只要努力……”羅倫凱說到最后有點凄傷而難以為繼地哽咽起來。
  一切恢复平靜后,羅倫凱回到指揮艙,詹森還坐在那儿沉思,若有所失,表情凝重。太空船外面依舊是無垠的星空,時間和空間都是沒有窮盡的,無始無終,生命在宇宙中,只是在物質与能量場表演戲劇而已。
  這時,伊麗莎白走進來,渾身依舊散發陣陣香水味,她滿臉迷惘困惑。她顫聲說:
  “我好像做了一個非常可怕的夢,我殺死了一個老太婆……那個老太婆……那個老太婆長得好丑惡……我用死光槍殺死了她……因為她說我們彼此是一個人,不分你我……我只記得這些。”
  詹森用話安慰她,拍著她的肩膀,陪她一起回去冬眠。
  “不要怕!噩夢就會過去的,只要心中有愛,什么都不怕。”
  羅倫凱在冬眠之前,習慣地坐在腦電儀旁邊,接上各种電极,肉体与精神的疲勞,使他難以承擔,他要幻游多少世紀以前的世界,于是,他看到了太陽系那邊的地球,那是人類的家鄉呵!晶亮可愛的一顆星球,充滿了綠色与藍色的生机……中國大陸的錦繡河山……金黃色的海灘,雪白的浪花与湛藍的天空……那個大眼、烏亮卷發、微笑迷人露著編貝玉齒的女孩……那個叫小珍的女教師,展露出可愛的笑靨在招引他……而那是多少世紀以前的事了。
  銀河九號太空船仍以高速航向無极的太空深處。
  ------------------
  作者:黃海,原名黃炳煌,祖籍江西,1943年生于台中市,台灣師大歷史系畢業。60年代開始發表小說、散文、評論,著述甚丰;后轉入科幻小說創作,著有《一0一0一年》、《新世紀之旅》、《銀河迷航記》、《偷腦計划》、《最后的樂園》、《鼠城記》、《天堂鳥》、《星星的項鏈》、《第四類接触》等多种,其中《一0一0一年》獲1982年台灣中國文藝獎章,儿童科幻小說《奇异的航行》及《嫦娥城》分別獲洪建全儿童文學獎和中山文藝獎。他和張曉風、張系國同為台灣科幻小說倡導人和拓荒者。
  --------
  文學視界(http://wxsj.yeah.net)掃描校對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