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神經中樞畸變器

詹姆斯·考西

  半小時之前,梅林達還在全神貫注地看連續電視劇,小哈利還在小床上尖叫。小個子要是在那個時候來打扰,她會當著他的面,砰地一聲把門關上。然而,門鈴響的時候,她已經穿好了那件新做的中國紅的寬大便服,指甲已經涂得猩紅猩紅。小哈利正睡得象個小天使。
  梅林達打著呵欠開了門。小個子笑容可掬地說:“這天气真是好极了。”
  梅林達并不退縮。小個子大約五英尺高,禿腦袋發亮,有一張年輕的老人臉。他穿著一件朴素的灰色束腰外衣,瘦削的肩膀上挎著一只貨郎盤。
  “我什么也不買,”梅林達直截了當地說。
  “請您買一點吧。”他的琥珀大眼露出了懇求的神色。“大家都說不買。我的時間不多了。我必須在中午之前赶回大學里去。”
  “你是半工半讀的大學生嗎?”
  他露出了喜色。“是的,也可以這么說。我主修外星人類學。”
  梅林達的口气軟下來了。現在大學生聯誼會的入會儀式都搞些什么名堂,把這可怜的家伙的頭發刺得精光,還吃金魚,真是遺憾。
  她勉強問道:“貨盤里都有些什么東西?”
  “凸緣机,”小個子迫不及待地回答道,“示波器,手提式力場發電器,神經中樞畸變器。”梅林達的臉上毫無表情。小個子蹙起了眉頭。梅林達稍微聳了聳肩問道:“這些東西是屬于第四級文化的嗎?”小個子松了一口气。他的目光從梅林達身上迅速移到電視机的空白屏幕上,笑著說:“啊,原來是一個監視器。剛才我還挺害怕呢。我可以進來嗎?”
  梅林達聳聳肩,把門打開。這個人可能很有趣,就象上星期免費為她干洗窗帘的真空吸塵器推銷員一樣。這時,离放映《小貓凱爾与生活奮斗》的時間差不多還有一個小時。
  “我的名字叫波蒂厄斯,”小個于熱切地笑著說,“我正在寫一篇有關第四級文化的論文。”他突然拍出一支鐵筆,開始做筆記。他被電視机吸引住了。
  “電視机已經關掉了,”梅林達說。
  波蒂厄斯的眼睛睜到不能再大的程度,他恐怖地低聲說道:“這么說,你們正在享受第五級文化所具有的特殊待遇羅?真是莫名其妙!第四級文化本來應該——可是我卻到處吃閉門羹——你們擁有原子動力,對嗎?”
  “當然有,”梅林達不安地說。這個問題沒有多大意思。
  “航天旅行方面的情況呢?”他那小小的臉孔專注而机警。
  梅林達打著可欠,望著空白的屏幕說道:“他們有《航天巡邏》、《航天士官生》、《明天的故事》……”
  “好极了。是火箭飛船呢,還是力場?”梅林達眨巴著眼睛。“你的丈夫有飛船嗎?”梅林達搖頭。“你的經濟情況如何呢?”
  梅林達深深喘了一口粗气說。“先生,這是在表演呢,還是在進行測驗?”
  “哦,請原諒。當然是表演。我提這些問題你不介意吧?”
  “問題?”梅林達的藍色眼睛里有一种不祥的閃光。
  “你們那些討人喜歡的原始風俗、藝術形式、個人習慣——”梅林達滿臉緋紅地說:“我們這個地區很講究正派,我不是在回答金西調查提出的問題,你懂嗎?”
  小個子點點頭,飛快地寫道:“個人習慣也在禁止談論之列嗎?真遺憾。”他自負地指著貨郎盤說:“你要不要抗重力涼鞋?要不要手提式太陽能轉換器?很對不起,沒有多少選擇余地。”他順著梅林達出神的目光,從盤子里選出一只小小的綠色玻璃瓶。“這只不過是一种再生液。你身上似乎沒有什么傷口或傷痕。”
  “哦,”梅林達不怀好意地說。“可以醫治向贅,癌症,還可以使皮膚長出毛發是嗎?”
  波蒂厄斯面露喜色地說:“當然。我認為你可以仔細看一看。真是神奇得很。”他繼續用鐵筆飛快地記錄著。他抬起頭來,看到梅林達臉上鄙夷的神色,他睡了眨眼睛說。“給,你試試吧。”
  “你自己試吧。”
  波蒂厄斯猶豫了一下問道:“你要我多長出一個指頭來嗎,還是要我長點毛發——”“長點毛發吧。”梅林達硬憋住了笑。
  小個子打開小玻璃瓶,在自己的手腕上滴了一滴閃亮的綠色溶液,皺了皺眉頭。
  “必須濃縮,”他說道,“釷鹼,懸濁液。真的扰亂了內分泌,完全控制……明自嗎?”
  梅林達搭拉著下巴。她目不轉晴地注視著他那光禿禿的手腕上長出來的一小撮毛。她突然想起自己昨天剛買了個發髦,心里很不痛快。她買發髦花了八美元,而使用這种再生波,她卻可以長出天然頭發。
  “賣多少錢?”她小心地問道。
  “只要換你半個小時時間。”波蒂厄斯說。
  梅林達緊緊抓住小玻璃瓶,坐在沙發上,屈起一條腿。
  “好。那你就問吧,但不要問個人的事請。”
  波蒂厄斯很高興。他問了許多問題,多數是毫無意義的,有些很幼稚。梅林達用她少得可怜的知識盡力回答。小個子使勁地寫個不停。他手里的鐵筆象一只下蛋的母雞發出咯咯的叫聲。
  “你是說,”他惊异地問道,你們自愿住在這些原始小屋里嗎?”
  “這是一項美國兵住房建筑計划,”梅林達慚愧地說。
  他寫道:“實在令人惊訝。到建制度的時代錯誤和原子動力同時并存。第四級文化周期性地,‘粗暴’地使人們回到原始狀態。”
  就在這個時候,小哈利開始叫著要吃午飯。波蒂厄斯坐在那里渾身發抖。他問:“這是警報嗎?”
  “是我的儿子”。梅林達沮喪地說,走進嬰儿室里去。
  波蒂厄斯跟著走進去,看到孩子在嗚嗚叫,而且有點發抖,問道:“是剛生下來的嗎?”
  “十八個月了,”梅林達一邊給孩子換尿布,一邊生硬地說,“他正在長牙。”
  波蒂厄斯渾身一顫。“多么可借。這顯然是返祖現象。難道托儿所不收他嗎?你不必把他放在家里嘛。”
  “我在等哈利雇一個佣人,可是他說我們雇不起。”
  小個子對小哈利進行了仔細觀察,低聲說:“顯然很危險。這孩子肯定有妄想狂的傾向。”
  “他早產兩個月,”梅林達主動說道,“他确實非常神經過敏。”
  “我知道他會這樣,”波蒂厄斯高興地說。他把手伸進貨郎盤,取出一個半透明的棱柱体,遞給小哈利,說:“給,這是一個神經中樞畸變器。這東西也許會有點幫助。”
  梅林達疑惑地看著那玩藝儿。小哈利正在窺視不斷變化的晶体色澤濃度,表情有點緊張。
  “它能加速神經流通,”小個子驕傲地解釋道,“它能幫助開發那沒有得到使用的百分之八十。因為大腦在負載過重的情況下,會自動產生失誤,所以症狀發生前的記憶不受影響。他現有的智力商數恐怕也只能自乘到三次冪,但聰明的白痴仍然還是白痴。”
  “你竟敢如此放肆?”梅林達的眼睛一亮。“我的儿子不是白痴!你現在就給我滾出去,把你的……東西也帶走。當她伸手要拿棱柱体時,小哈利嚎陶大哭起來。梅林達心軟了。她笨手笨腳地打開錢包,怒气沖沖地說:“多少錢?”
  “你要付錢嗎?”波蒂厄斯摸摸光禿禿的腦袋,“哦,我确實不應該——但它可以作為惡毒的原始人那一章的絕妙補充。你們最小的貨幣單位是什么?”
  “一塊錢行嗎?”梅林達滿怀希望地說。
  波蒂厄斯對鈔票上的喬治·華盛頓像感到很滿意。他把手里的鈔票翻過來翻過去,最后正而八經地深深鞠了一躬,為自己的犯禁行為道了歉,從前門走了。
  “瘋狂的大學生聯誼會,”梅林達輕聲說道,打開了電視机。
  那天早上的《小貓凱爾》不好看。最后,梅林達拿出綠色小玻璃瓶,在睫毛上洒了一點液体,對它所產生的效力十分滿意。她把剩下的藥水放在藥櫥里。
  “那天,小哈利變得很乖。梅林達看電視,大聲地咀嚼巧克力,把頭發梳了又梳,小哈利靜悄悄地在一邊玩著晶体棱柱体。臨近黃昏時,他爬到書櫥旁,用力把百科全書拉下來亂翻一气,咯咯直笑。梅林達斷定,他日后一定會成為一個杰出的律師,而不會象大哈利那樣成為一個無用的懶漢,他老是在該死的實驗室里加班加點。小哈利玩厭了百科全書,開始伸手去抓大哈利的一大本有關核物理學的書,這時梅林達的臉沉了下來。家里有一個懶漢就巳經夠受了!但是當她想要從他手里拿過那本書時,小哈利大呼大哭,于是她只好讓他去。六點三十分,大哈利從實驗室打來電話,照例是告訴她使她失望的消息,說他不能回家吃晚飯了。梅林達在電話上說了些一個人吃飯郁郁寡歡、無可奈何的話,暗示她的丈夫,寂寞的妻子有時為了尋找伙伴會做出什么事來。哈利說他很難過,但也只好如此。梅林達一气之下挂上了電話。十五分鐘之后,門鈴響了。梅林達打開前門,不禁目瞪口呆。站在她面前的這個小個子,除了身上穿的黑色金屬短袖束腰外衣和冷漠的灰眼睛之外,簡直和波蒂厄斯一模一樣。“你就是梅林達·亞當斯太太嗎?”他連講話的聲音也很冷淡。
  “是的。”
  “我是銀河保安部的諾德少校,”小個子鞠了一躬。“今天一早有一個叫波蒂厄斯的人來找你,”他以厭惡的神情講出了這個名字,“他把一個神經中樞畸變器放在這里,對嗎?”
  梅林達渾身顫抖,點點頭。諾德少校悄悄地走進起居室,把門閂上。“對不起,太太,打扰你了。波蒂厄斯錯把你們世界的第七級文化當成了第四級。這是——”他把那張皺巴巴的美鈔交還給她,“你可以核對一下序號。現在請你把畸變器還給我吧。”
  梅林達有气無力地縮在沙發上。“我不懂這是什么意思,”她痛苦地說,“難道他是賊嗎?”
  諾德少校微微露齒一芙,說:“他對空間同事太隨便了,已經受到了懲罰。畸變器放在哪里?”
  梅林達帶點嚴厲地說:“那東西能使小哈利整天保持安靜。我是名正言順地買下來的,這不是我的錯。你有搜查許可證嗎?”
  “太太,”少校庄嚴地說,“我不喜歡違反你們這里的禁忌,可是你要我解釋神經中樞畸變器對落后文化會產生什么影響嗎?你們尼安德特人如果拿到原子起爆器,將會發生什么情況呢?要是你們的希特勒擁有力場又會怎樣呢?”他說道,“你的儿子在哪儿?”
  嬰儿室里,小哈利正在高興地玩積木。棱柱体在一個角落里閃閃發光。
  諾德少校小心地把它拿起來,然后仔細地察看了小哈利。他以柔和的聲音說道:“你說他剛才在……玩棱柱作嗎?”
  出于當母親的某种不健全的本能,梅林達使勁地搖頭。小個子目不轉睛地盯著小哈利,小哈利開始啜泣起來。梅林達顫抖著把小哈利抱起來。
  “你就專門這樣跑來跑去,嚇唬女人和孩子嗎?拿上你的破畸變器,滾吧。別再來打扰正派人了!”
  諾德少校蹙起了眉頭。他要是能肯定就好了。他冷酷地望著小哈利,低聲說:“一定是极端利己主義。它對他似乎毫無影響。真奇怪。”
  “你要我大聲喊叫嗎?”梅林達問道。
  諾德少校歎了口气。他對梅林達鞠了一躬,走出去,關上門,按了一下上衣上的一個小螺栓,馬上就不見了。
  少校沒有向她要綠色的小玻璃瓶,她感到寬慰。
  小哈利看樣子也很輕松,雖然原因完全不同。
  大哈利十一點過后才回家。他的嘴角和額頭上,有許多憂慮的小皺紋。因為遭到挫折,目光顯得呆滯。他走進寢室,梅林達困倦地對他講了小個子靠出賣無聊商品讀大學,以及粗魯的警察諾德的事。哈利說,這樣的事實在叫人惊訝。梅林達說:“哈利,你在外面喝酒了吧!”
  “不但喝了,還喝了兩次呢”,哈利面容嚴肅地對她說,“你的丈夫不爭气,親愛的。有一部分試驗樣品噓地一聲蒸發了。在紙上設計的時候,看起來是那么完美——”這些話梅林達以前早就听過了,她叫他去看看小哈利的被子有沒有蓋好。大哈利步履蹣跚地走進嬰儿室,在他儿子的小床旁邊坐下來。
  “可怜的小家伙”,他沉思著,“你的老子是個叫化子,一個無用的補鍋匠。他以為靠一串氦原子核就可以把人送到甯P上去。他很精明,一切都考慮到了。發射負電荷的輔助噴管、更大的汞蒸汽庫一一帶正電荷的α粒子的細小直線推力。”他打了個嗝,用雙手捂住了臉。
  “難道你就沒有停下來考慮過,只要几個空气分子就可以把气流散開嗎?用真空試試吧,傻瓜。”
  大哈利站起來。
  “孩子,你剛才真的說話了嗎?”
  “是的,”小哈利說。
  大哈利象夢游者一樣轉進了起居室。
  他急來鉛筆和紙,開始寫下狂亂的公式。不一會几,他叫來了一輛出租汽車,急速駛往實驗室。
  梅林達正在做夢,夢見禿頭小個子挎著綴有金剛石的貨郎盤。他們正在追赶她,不斷地用紅寶石和綠寶石打她。他們什么也不要,就是要問她問題。但是她不停地跑,怀里緊緊抱著小哈利。他們搖響了警鐘。鈴聲響個不停,她哼了一聲,從床上坐起來,抓起了電話。
  “親愛的,”大哈利的聲音在顫抖,“我研究成功了!用更多的輔助護罩,再加上真空。我們就要發財了!”
  “這可太好了,”梅林達生气地說,“你把孩子都給吵醒了。”
  小哈利在枕頭上傷心地哭泣著。他因失望而傷心。即使是最有利的推斷也表明,他要成為世界的主人,起碼還得十九年。
  遙遙無期啊,十九年!


  注:此文由“科幻望遠鏡”(http://sft.yeah.net)獨家OCR!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