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天外來客


(美)威廉·科茲文克

  這是一個宁靜的夜晚,皎洁的月光照在樹叢中,給人一种霧气彌漫的感覺。在一處植物繁茂的山崗上,突然降下了一艘來自遙遠星際的太空船,它輕盈地停在一塊齊整的林間草地上。艙門迅速打開,從里面走出几個侏儒似的太空人,他們那畸形的腦袋,下垂的胳膊和矮胖的身材,不由使人聯想起古怪的精靈。這是一群來自太空的植物學家,盡管飛船上的地球植物館已擁有地球上成千上万的奇花异草,但是采集工作尚未最后完成。太空人一下飛船,立即四處采集各种植物標本,不論是灌木、樹苗,還是美麗的花朵,甚至是毫不起眼的苔蘚,他們都小心翼翼連根帶土地挖出來,然后爬上舷梯,走進飛船,把標本放進飛船中心的一個巨大溫室里。
  他們中有一位走進一片高沒頭頂的草叢,他感興趣的是一棵水杉樹苗。他在這棵樹苗旁邊停下來,仔細觀察了一番,然后開始挖掘。他的身体散發出朦朧的迷霧,將那丑陋的身軀遮掩了起來。
  正當太空人忙于采集植物標本的時候,山腳下的小鎮開始騷動起來。雷達和平他掃描監測裝置發現了降落在地球上的太空船的信號。一時間,搜索太空船的車輛在公路上奔馳,政府机關的專家們連夜出動,用報話机不斷地傳呼著。
  那位采集水杉樹苗的植物學家站起來,一眼瞧見山谷中的小鎮燈火,也許因為這是考察的最后一夜了,他對山谷中的燈光感到特別親切,有點戀戀不舍,他不由自主地走出水杉林。這時,他的心光亮了起來,這是太空人互相聯系的方式,他看到飛船的過道和舷梯上,伙伴們的心光也亮了起來,像星星點點的螢火。于是他放心了,知道暫時還沒有危險,就沿著一條林間防火路朝山下走去。他那有蹼的大腳走起來很不方便,特別是膨脹的大肚子一直拖到地上,看起來很滑稽。
  可是那山谷中的燈光仿佛有一种不可抗拒的魔力。一會儿,他的心光不自覺地又閃亮了,与房子里的光相互呼應。他知道,他已經愛上了地球。忽然,他的大腦收到飛船發來的預備警報,他猶豫了一下,繼續邁開那雙帶蹼的大腳,朝前走去終于,他如愿以償地看清了月光下的城鎮:繁星滿天的夜空,寂靜無人的田野和黑黝黝的樹林。他深情地想最后看一眼地球人,卻沒有一個人影,但這也足夠了,“再見吧,地球人!”
  他心中默念道。
  突然,他的心光警報系統發出緊急警報:“全体船員,火速返回!危險!危險!!危險!!!”与此同時,他發現一道道炫目的亮光,正從那條防火路朝他這邊迅速移動。太空植物學家這下慌了,意識到自己處境十分危險,他一面用雙手遮擋著閃爍的心光,以免暴露目標,一面朝飛船方向奔去。他那鴨子一樣的腳無法适應地球堅硬的路面,盡管心急如焚,但無論如何也跑不快。四周響起了陣陣急促的腳步聲,地球人用陌生的語言喊叫著,刺眼的白光在灌木叢中掃過。太空植物學家起動他的保護裝置,散發出一團迷霧,然后悄悄溜過防火路,鑽進了雜草叢生的山谷。等到人聲漸漸遠去,他便一躍而起,朝飛船奔去。他的心光更加明亮,這是伙伴們的心在向他呼喚。他奮力撥開擋路的樹枝,終于感覺到了飛船發射出的強大的輻射波,他甚至看見了艙門還開著,有一位船員站在門邊,在招呼他遺憾的是,他長長的腳趾被一些雜草纏住,使他動彈不得。當他好不容易掙脫羈絆,沖進飛船光區的外圍光暈時,一個集体決定的信號傳來,艙門像合攏的花瓣一樣地關閉了。可怜的太空人惊恐万狀地站在草地上,眼睜睜地看著那發出炫目強光的飛船掠過樹頂,盤旋而上,瞬間,便在夜空中消失了他太可怜了,孤零零一個人,离開家鄉有300万光年。他還能回得去嗎?
  瑪麗太太和她的3個孩子住在鎮上一幢有院子的樓房里。院子不大,四周圍繞著篱笆,里面有几棵橘子樹和碧綠的菜圃。几年前,瑪麗太太和丈夫离了婚,靠微薄的工資維持一大家子的生活,非常辛苦,但最叫她心煩的還是几個孩子,成天除了打鬧就是玩,不僅不能幫她一把,還把家里弄得亂糟糟的。
  天黑下來了,瑪麗太太躺在床上,百無聊賴地翻著一張報紙。樓下傳來陣陣喧鬧聲,這是淘气的孩子們在玩一种魔怪棋。
  “救命!媽媽!救命!”喊叫的是小儿子埃利奧特,他從院子里風風火火地沖進臥室,轉身鎖上了門。“工具棚里有個怪東西,”埃利奧特哆哆嗦嗦地說,“它朝我扔了一個橘子。”
  原來,埃利奧特剛才溜進院子,從樹上采了几個半生的橘子,他發現很難吃,隨手扔了一個到工具棚里,沒想到這只橘子被什么東西擲了回來,狠狠地砸在他腦袋上。正在玩魔怪棋的孩子們神色不安地站了起來,一起朝門口走去。“站住!全給我待在這里!”瑪麗走到門口想擋住他們。但是孩子們并沒有理會她的勸阻,一窩風似地沖進了院子。瑪麗拿著手電跟著孩子們來到院子里,她朝工具棚照了照,里面除了壇壇罐罐、化肥、農具之外,什么也沒有。
  這時,草地那邊傳來大儿子邁克的喊聲:“大門被打開了”几個孩子聞聲赶去,也大聲嚷著:“瞧,這么大的腳印!”
  瑪麗太太四處看了看,什么也沒發現,便把孩子們赶回房間。
  在她看來,這不過是埃利奧特的胡思亂想,大概是玩魔怪棋中了魔吧。
  埃利奧特到底發現了什么呢?原來,那個太空植物學家被飛船遺棄后,在林子里躲了一會儿,直到确定沒有危險,才大膽地沿著林間防火路,朝小鎮走來,一直走到瑪麗太太家的院子外面。他笨拙地翻過篱笆,不料卻摔了個四腳朝天,他忍著疼痛,躡手躡腳地躲進了院子邊的工具棚。就在這時,他被埃利奧特扔過來的橘子打中了胸膛,他也毫不示弱,用橘子回擊了地球人,這下把埃利奧特嚇坏了。此刻,外星人從躲藏的地方走出來,沒料想大腳不小心踩著了地上一柄鐵掀,鐵掀的木柄彈了起來,碰巧打中了他的頭。外星人疼得發出一聲尖叫,跌倒在玉米地里。
  熟睡中的埃利奧特猛然從夢中惊醒,他忽地從床上跳起來,帶著他的狗哈維一道走出房門,一溜煙跑進了院子。他打開手電,照射著工具棚,沒有發現什么東西。他轉過身來,撥開高高的玉米,朝里一瞧,頓時嚇得尖叫起來。趴在玉米地里的外星人渾身瑟瑟發抖,一見埃利奧特,拔腿就跑。他慌不擇路,一口气跑到山上的樹林里,他又饑又累,渾身無力,深深地感到自己的末日要到了。忽然,太空人發現那個小男孩騎著一輛滿身鐵蛌漲萓璅悄茖鴗s上。男孩從口袋里拿出一個小東西放在地上,接著走了几步,又放上一個。就這樣男孩隔不多遠就放一個,沿著一條小路越走越遠等埃利奧特走開后,好奇的太空人鑽出灌木叢想看看小男孩究竟放了些什么。他揀起地上的東西,原來是巧克力,和太空營養食品很相似。他把巧克力放進嘴里,味道好极了。
  老植物學家早已饑腸轆轆,于是沿著男孩的足跡,一路上揀起巧克力吃,他發覺地球上的食品不僅好吃,而且使人精力充沛。不知不覺地,他又一次來到了瑪麗太太的家門口。埃利奧特睡在蔬菜地旁的一個睡袋里。突然,他醒了,用惊恐的目光凝視著眼前的怪物。外星人也凝視著小男孩,并向他伸出長長的手臂,他那多鱗的掌心有一塊正在溶化的巧克力。
  太空人指了指手掌,然后又指了指嘴巴。埃利奧特似乎懂得這個怪物的意思,他取出巧克力,然后照老樣子走几步放一塊,太空人緊跟其后,從地上揀起一塊塊巧克力,貪婪地塞進嘴巴,巧克力汁從他的嘴角流出來,沾滿了手指,他發狂似地舔著。
  太空人跟在埃利奧特后面爬上樓梯,沿著走廊走進男孩的房間。他筋疲力盡地躺在地板上,漸漸睡著了。埃利奧特給他蓋了一條毛毯,把他藏在了壁櫥里。
  第二天,埃利奧特向媽媽撒了個謊,說他病了,這樣他便可以不上學了。等媽媽的汽車開走后,他從床上跳了下來,沖著臥室的壁櫥說:“喂,走出來吧。”
  外星人忐忑不安地走出壁櫥,一邊搖搖晃晃地走著,一邊用那雙特大的眼珠四處張望,他第一次看見地球人的房間,樣樣都感到新奇。埃利奧特試著和他說話,可這個呆頭呆腦的外星人什么也听不懂。埃利奧特無可奈何地帶著外星人,一起下樓,走進廚房。“我最愛吃雞蛋餅,你吃過嗎?”埃利奧特拉開抽屜,邊說邊攪拌起雞蛋、牛奶和面粉,給外星人做了一頓美味的早餐。用完早餐,他又把怪物帶進了洗澡間。外星人進了浴盆,像一條魚一樣潛入水中,水流使他安靜下來,他感到特別舒服。但埃利奧特卻嚇了一跳,他一把拖起外星人,“嘿,這樣會淹死的,你這傻瓜!”說著,用一條毛巾替外星人把身上的水擦干。外星人用感激的目光望著這個10歲的小男孩,卻無法用語言和他溝通。埃利奧特接著說:“我們各人都用自己的毛巾,這是我的,”他指著牆上挂的毛巾,“這是邁克爾的,那是媽媽的,那是格蒂的,你保存這塊毛巾,我們要寫上‘E·T’的標記,這是外星人的簡稱。”外星人听不懂男孩在說什么,但他從埃利奧特那里接收到一种溫和的波。他們回到臥室,外星人猛然發現桌上有一台收錄机,正在發出悅耳的旋律。這個發現使他很興奮,他躺在壁櫥里盤算,一定要給飛船發信號,讓同伴們設法來營救自己。
  埃利奧特的秘密很快被邁克爾和小妹妹格蒂知道了,唯有瑪麗太太一個人還蒙在鼓里。邁克爾感到憂心忡忡,他怕外星人會給全家帶來麻煩,勸埃利奧特把他交給當局。但埃利奧特堅決不同意,“邁克爾,如果我們把他交出去,他就永遠回不到家鄉去了。我們應該幫助他找到同伴。”埃利奧特一本正經地說,可具体該怎么做,他自己也沒有把握。
  第二天,兄弟倆上學后,他們5歲的妹妹格蒂拿著玩具進了埃利奧特的房間。她一點也不怕那個怪物,還握住外星人的手,把自己的布娃娃、牛仔衫、說話一起讀机給他看。外星人正在思考高深的技術問題,他可不需要布娃娃或別的玩具,但那個長方形的拼讀机使他突然心跳劇烈,心光震顫不止。
  “這机器會教你怎樣拼讀。”小女孩邊說邊操作。外星人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視著,他立即明白,這個机器將會教他說地球上的語言,而且更重要的是它本身是一台微型計算机。他的心靈掃描進入到計算机內部,掃過微處理机、語言綜合器和儲芯片。外星人專心地研究這台机器,一遍又一遍地按著上面的鍵盤,他把存儲的語言全部調了出來,仔細研究,終于弄懂了神秘的地球語言。
  不知過了多久,埃利奧特推門而入,發現外星人和格蒂鑽在壁櫥里。“埃利奧特!”那個老怪物向他招手。埃利奧特張大嘴巴,厚厚的鏡片后面,小眼睛瞪得圓圓的。“我教他怎樣說話了。”妹妹神气活現地說。“你快對我講話呀!”埃利奧特興奮地喊著,“再說一遍!”“埃利奧特”這時邁克爾回來了,他也感到十分高興。這畢竟是太空人和地球人的第一次溝通埃他們望著那個怪物,只見他用手指了指電話,又指了指窗戶。
  “嘿,E·T,你這是什么意思?”
  “E·T要和家里通電話。”外星人一邊說,一邊重复著剛才的動作。邁克爾和埃利奧特面面相覷,這個問題可把兩個孩子難住了。
  一連几天,外星人著魔似地在制造一台通信裝置,為的是和他的飛船溝通信息。孩子們都誠心誠意地幫助他,凡是外星人需要的零件,都想方設法幫他弄到。這下瑪麗太太可倒霉了,她的許多發夾不見了,雨傘也失蹤了,電視机也不亮了,最不能容忍的是,她的汽車報警系統也不能工作了,為此她被警察罰了款。而外星人卻巧妙地利用這些零件,制作了一台精致的通信設備。外星人和孩子們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就在他們忙著制造通信設備時,警察因連續接收到奇怪的信號,已經對他們的居住區進行了監視。
  轉眼到了一年一度的万圣節,埃利奧特決定把外星人帶到外面去玩玩,外星人擔心他丑陋的模樣會被人認出來,可埃利奧特卻認為沒有必要擔心,因為每個人都打扮得古里古怪的。孩子們把外星人抬進自行車的貨筐里,把通信設備挂在書包架上,來到人聲鼎沸的大街上。万圣節給小鎮帶來了歡樂的气氛,大街上到處是化裝游行的孩子,有的扮成美麗的公主,有的扮成凶惡的海盜,也有扮成滑稽可笑的小丑,還有凶神惡煞般的魔鬼外星人盤腿坐在貨筐里,看得著了迷,禁不住手舞足蹈起來。周圍的人們也注意到外星人奇怪的樣子,都惊訝不已。外星人干脆跳下自行車,走進了狂歡的人群。每到一家,他便像走江湖的藝人一樣,伸出一個小筐,哄笑的人們紛紛往筐里投放糖果,他到處受到人們的喜愛和歡迎。但是,當他們走家串戶來到蘭斯家時,外星人突然感到害怕,因為這個紅頭發的低能儿站在門口,兩眼直勾勾地盯著外星人和埃利奧特,一步步向前進逼。他們向后倒退著,急忙跳上了自行車,但是蘭斯似乎早有准備,也跳上了自己的自行車。埃利奧特想甩掉蘭斯,他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蹬著,但這低能儿突然變得聰明起來,似乎有某种東西通過心靈感應在牽引著他,使他与外星人的系統保持聯系。盡管埃利奧特騎得飛快,但蘭斯也毫不示弱,他像一個職業賽車運動員,緊緊地咬住埃利奧特不放。兩輛自行車飛快地穿過大街小巷,漸漸地外星人發現距离飛船的著陸地點越來越近,他的心跳急劇加快。他想,應該赶快把通信机安裝好,向太空發信號,事不宜遲,要爭分奪秒。于是,他喊了一聲:“抓牢!”然后動了一下手指,自行車像一架直升机似的突然從地上升了起來。自行車擦過灌木叢,掠過樹梢,飄過了樹林上空。埃利奧特緊握車把,張大著嘴,頭發豎立起來。他吃惊地俯瞰下面的樹林,那條林間防火路在朦朧的月光下依稀可辨。他簡直無法相信這夢幻般的情景是真的。自行車朝著林間的開闊地徐徐下降,外星人用靈敏的指頭控制著。當車輪在草地上滑行的時候,外星人的長腳趾被車輪的輻條卡住了,自行車立即翻倒在地。外星人顧不得腳趾的疼痛,從筐子里爬了出來。埃利奧特也迅速爬起,搬出通信机器。當他們确信周圍沒有人埋伏時,立即動手安裝發報机,然后外星人開始向太空發報。埃利奧特站在那里听著太空語言轉換成的電波信號源源不斷地傳出,盼望著奇跡能夠出現。外星人也默默地凝視著茫茫夜空,浮想連翩。他們都沒有注意到,灌木叢里還藏著另一個淘气鬼——蘭斯,他也目不轉睛地注視著眼前的一切。
  茫茫夜空,万籟俱寂,時間悄無聲息地流逝著,埃利奧特熬不住瞌睡坐在草地上睡著了,躲在灌木叢中的蘭斯也推著自行車回家了,因為他看不出什么名堂。只有外星人獨自守在發報机旁,呆呆地仰望著深邃的星空。
  麻煩事終于來了,警察的竊听器發現了孩子們的秘密,一張捕捉外星人的大网撒開了在瑪麗太太家里,外星人的情況也有些异樣。埃利奧特回到家,打開壁櫥門,發現外星人躺在枕頭上,腳趾伸在空中。他想讓外星人直立起來,可外星人卻前扑后倒地晃來晃去。
  “頭痛,埃利奧特。”太空植物學家痛苦地說。埃利奧特慌了神,他用力扶著外星人,但覺得這個老怪物重得离奇,他從來沒有碰過這么重的東西。忽然,他接触到外星人眼中一种從沒見過的來自宇宙的眼光,這眼光像電流一樣擊中了他,埃利奧特立刻變得和外星人一樣沉重了。這可不是好兆頭,外星人的密度急劇增加,他變成了太空中的一個黑洞。外星人意識到這种危險,他知道,他的全身在急劇收縮,說不定會收縮成針尖那么大小的体積。但是,他不能讓埃利奧特同他一起滅亡,“走開”他有气無力地說。但埃利奧特卻仍然緊緊依偎在他身旁,使他感受到愛的溫暖。
  夜幕降臨,埃利奧特把家里藥櫥里存放的所有藥片都拿出來了,但無濟于事,外星人愈來愈虛弱,甚至影響到屋子里所有的植物,這些花草也隨之枯萎了。埃利奧特痛苦极了,他很想幫忙,卻不知該怎么辦。他突然想起外星人神奇的手指,那個曾經使他手上的傷口愈合的手指,“把你自己治愈吧!”他懇求道。外星人強打起精神,几乎是央求似地對男孩說:“离開我,帶我到遠處去我對你們是個致命的危險,對你們星球也是個致命的危險”第二天,邁克爾發現埃利奧特睡在走廊里的一張床上,目光呆滯,邁克爾慌忙把他搖醒,扶著他回到自己的臥室。但奇怪的是,他感到埃利奧特很重,好像一個沉甸甸的大鐵球。
  好不容易把弟弟拖進臥室,邁克爾又看見外星人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臉色异常蒼白,神智恍惚,嘴里說著囈語。邁克爾感到一陣莫名的恐懼,覺得有一股強大的能量在沖擊著他,他伸手摸了摸埃利奧特和外星人,發現他們燒得滾燙,他知道必須把他倆的体溫降下來。于是,邁克爾不顧一切地用一只胳膊夾著埃利奧特,同時又用另一只胳膊抱起外星人,使出全身力气,好不容易將他們拖進了浴室。他把他倆放進澡盆,打開水龍頭,想澆滅他們身上燃燒的“火”。
  然后,他急忙下樓去找媽媽。瑪麗太太順從地跟著他上了樓。她推開浴室的門,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纏繞在一起的“爬行動物”,她嚇得閉上眼睛。等到大著膽子睜開眼睛時,終于看清了浸在水里的是埃利奧特和一個丑陋無比的怪物。這時,她不知哪來的勇气,一把將埃利奧特拖出浴盆,迅速用浴巾裹住,然后,把几個孩子都往樓下赶。此刻她只有一個念頭,赶快离開這里,赶快避開這個纏著埃利奧特的濕漉漉的“爬虫”,別的什么也顧不上了。外星人仍舊泡在浴盆里,埃利奧特抗議似地喊道:“媽媽,我們不能把他扔下不管”瑪麗太太毫不理會,她不顧一切地推著3個孩子,向大門走去。但為時已晚,門口站著許多身穿宇航服的人,她的家已經被團團包圍了。大門口停著一輛大篷車,大篷車的后門連著一個巨大的軟管,軟管的另一端有一個空气密封門,從那里才能進入房子。房子里擠滿了人,他們都是被召集來的專家。現在,他們把外星人和埃利奧特放進一個便攜式的清洁室內,用各种儀器對他們的身体進行全面檢查。外星人的身体构造和地球人完全不同,他的整個胸部好像是一顆心髒,專家們的知識几乎都派不上用場,他們像解剖尸体一樣用針戳外星人,將他的四肢朝不同方向彎曲,還用解剖刀切開他的耳槽,試圖揭開外星人生命的秘密。然而一切努力都毫無意義,因為地球上的醫療手段和儀器,比起外星人的實在太簡陋、太不值一提了。外星人靜靜地躺著,意識到他的生命正在不斷地崩潰。
  在這所房子的另一個房間里,一隊醫生正在為瑪麗太太一家人治療,不時還詢問有關外星人的情況。埃利奧特依然昏迷著。這時外星人的情況開始急劇惡化,很快,血壓測不出了,腦電圖也成了一條固定不變的直線,他的心髒停止了跳動。几乎就在外星人心髒停止跳動的同時,埃利奧特奇跡般地恢复了健康,這是因為外星人在他奄奄一息的最后時刻找到了和地球男孩屏蔽開來的方法,這樣他們体內的感應切斷了。
  埃利奧特猛地坐了起來,尖叫道:“E·T,不要走!”醫生們搖著頭,一切努力都失敗了,外星人靜靜地死去。瑪麗太太走過來,把手放在埃利奧特肩上,但他沒有覺察,目不轉睛地看著他的老朋友,眼睛里充溢著無盡的悲哀。他們被帶离清洁室,透過透明的塑料屏障,看見外星人被裝進一個塑料尸体袋,上面蓋了干冰。接著,特工人員將外星人放進一個鉛制的棺材。埃利奧特等特工人員走后,獨自走了進去。
  他俯下身去,用手拂去外星人臉上的干冰,淚水忍不住奪眶而出。“E·T,我原以為我能永遠和你在一起我還有好多好多東西要給你看氨淚水順著臉頰,滴落到塑料薄膜上。
  忽然,一束來自太空飛船的金光射入,触到了外星人那具有治愈能力的手指,使它發出神奇的光。外星人用自己的手指治愈了自己,而且,他發現了飛船的船長近在眼前。“晚上好,船長。”外星人說。外星人全身籠罩著奪目的光輝,他的心光又明亮了,由金黃色變成鮮紅色。埃利奧特惊喜不已,他机警地朝門口一看,赶忙用雙手遮住外星人的心光。“E·T要和家里通電話。”外星人睜開眼睛說。
  埃利奧特連忙俯下身,“好,我一定把你帶出去,不過你先忍耐一會儿。”他脫下外套蓋住了外星人的心光,然后將干冰重新放在外星人身上。他裝出一副悲傷的樣子,雙手捂著臉,徑直來到廚房。他悄悄對著邁克爾的耳朵說了些什么,邁克爾點點頭。接著,邁克爾從側門溜了出去。停放外星人的棺材被特工人員抬進了大篷車,埃利奧特吵著要和E·T在一起,特工人員沒有辦法,只得讓他上了車。埃利奧特一上車就敲了敲駕駛室的門。司机座上坐著的是邁克爾,他猛踩油門,大篷車像百米運動員离開普跑線似的,猛地開動,將連結著的巨型軟管和圍罩房屋的塑料外殼撕裂開來,發出刺耳的巨響。邁克爾拼命按喇叭,大篷車像發瘋的野牛向街道上疾馳而去。瑪麗太太如夢初醒,帶著小女儿跳上自己的小汽車,拼命追赶大篷車,她開始意識到,那個怪物肯定沒有死。
  邁克爾把大篷車開到一條通往遠山的路上,山上有一群孩子正在引頸張望。半小時前,邁克爾打電話讓他們騎上自行車在這里接應。大篷車停了下來,埃利奧特和邁克爾攙扶著外星人走了下來。小伙伴們被樣子古怪的外星人嚇了一跳,好半天才清醒過來,七手八腳幫外星人爬進埃利奧特的自行車貨筐里,然后騎上各自的自行車向上山的公路急馳。這時,警車拉著警報尾隨而至,瑪麗太太的汽車也追了上來。他們發現大篷車的車門打開著,里面卻空無一人。
  忽然,灌木叢中冒出那個低能儿蘭斯,他沖著警察和特工歇斯底里地喊道:“他們騎自行車跑了!我知道他們去湖邊了!”警察和特工人員立即跳上車,向蘭斯指的方向駛去。
  這時,蘭斯沖瑪麗太太笑笑:“到森林去,我帶你去找他們。”
  “可是那湖”
  “嘿,我并不傻!”低能儿做了一個鬼險。警察和特工們受了騙,當他們發覺上當時,又重新回到公路上猛追上來。外星人在自行車貨筐里顛簸著,路面坑坑洼洼,但這卻是通向遠山森林的必經之路。外星人的大腦已接收到飛船的信息,他向飛船發出了求救信號。眼看自行車就要進入森林,馬上可以脫离危險了,不料從城鎮的最后一個街口,突然沖出一群隱藏在暗處的警察和特工人員,把路堵死了。与此同時,后面的追兵也赶到了,混亂的探照燈如同漩渦一樣,把孩子們包圍了。
  這時,不知誰大喊了一聲:“豁出去了!”孩子們踏車向前,像一把鋒利的劍劈向前面的人牆。
  忽然,外星人抬起一個手指,頓時,自行車隊像一群鳥儿一樣騰空而起,從圍捕的車隊上空飛過去。所有的警察、特工人員全都傻了。自行車隊在夜幕中輕盈地滑翔,外星人伸出手指指點著,漸漸降落在通信机安放的草地上。一束炫目的淡紫色的光芒忽地照在地上,所有的人都不約而同地仰望著夜空。大家惊呆了,一艘太空船在他們頭頂上空閃爍著淡淡的光芒,像圣誕樹上一顆碩大的裝飾物從漆黑的夜空降落下來。孩子們沉默不語,沉醉在飛船巨大的威力之中。埃利奧特轉過身,深情地望著外星人。外星人的眼睛比往常大多了,“謝謝你,埃利奧特。”他說。
  這時瑪麗太太他們也赶到了,格蒂朝外星人跑過來,把拼讀机放在他手上:“給你作個紀念。”
  外星人雙手抱起格蒂:“謝謝,好孩子。”
  遠處出現了警察的影子,外星人一怔,慌忙放下格蒂,轉身向埃利奧特伸出雙手。他們擁抱著,外星人慈愛地撫摸著埃利奧特的心髒,用指尖在上面划了個复雜的波形符號,于是指尖的光芒在埃利奧特胸前閃爍不停。“我就在這儿。”他安慰道,然后外星人走上了飛船的跳板,走進迷霧般的光暈里,他回過頭,依依不舍地望著埃利奧特。一團五彩繽紛的光暈在埃利奧特的眼前升起。
  兩行淚水順著埃利奧特的臉頰流淌,“再見了,E·T!”他低聲說著。
  ---------------------------------------
  書路掃描校對--http://bookroad.yeah.net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