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二十一章


  原來,這個怪物是條巨鰻,活像條巨大的蟒蛇。由于病毒的侵害,它已經不成樣子,無論形狀和大小都大為改觀,變得更加令人毛骨悚然。這條巨鰻足足有五米多長,生著扁平的呆腦瓜,張著大嘴,口中長著兩排尖尖的牙齒。這鰻魚沒長眼睛,但是有一些細細的波浪形長須環繞在嘴邊。那長須朝雙子座兄妹的方向射過去,在靜悄悄的空中向他們不停地舞動——突然,那怪物將身子探出水面,朝著他們扑過來了。
  “這不像我們游戲當中的巨鰻,”麗莎悄悄地說,“它到底是什么?”
  本杰明搖搖頭,“不知道。不過它肯定已經不是我們游戲中所設計的東西了。”他不顧前額上冒出串串汗珠,奮力掙扎著取下挎在肩頭的長柄弓弩。只听見弓弩卡嗒一聲滑動到位,他迅速掏出了又粗又短的箭頭,放到弓弩的槽溝里。
  “那巨鰻表皮上還有鱗片!”麗莎局促不安地說。
  本杰明舉起沉甸甸的弓弩,瞄准那條怪物,讓身子慢慢旋轉移動。麗莎剛才說得不錯:那怪物灰白色的身体上确實散落著一片片不規則的金屬薄片。“從表面上看,倒像是你的盔甲。”他對妹妹說道。
  “哈珀在給我們穿衣服時,他肯定是激活了病毒……”麗莎推測說。
  “這樣,病毒使怪物發生了病變,長出了這層盔甲似的鱗片。”本杰明說出了她的推斷。他拉動彎曲的扳机,弓弩發出了“嗖嗖”的弦聲。那又短又粗的箭頭在空中飛速前進,射中了這個怪物的喉嚨,碰在不規則的圓鱗片上,發出“鏗鏘”的響聲。那巨鰻的身体變得僵硬起來,嘴邊的須“忽”地一下直立起來了,口張得很大,露出了長長的喉管,肌肉也隆起來了。當它的嘴閉上時,本杰明和麗莎清晰地听到了那牙齒合在一起發出的刺耳聲音。那怪物卷起身子,几乎完全直立起來,像鐵塔一般朝著雙子座兄妹扑了過來。
  “快跑!”本杰明喊著,把麗莎向一邊儿推出去。
  那怪物又重重地扑了過來、“轟隆”一聲,扑到他們兄妹倆几秒鐘前還站著的那個地方。
  麗莎放出飛鏢,她轉動著身体,穩健地向那個怪物投射過去,飛鏢恰好斜著刺進了怪物背上隆起的厚皮肉,又繼續向上沖刺,在空中做弧形前進,又反轉回來,麗莎伸手將它接住了。那巨鰻身上涌出了黏稠的膠狀液体,怪物的嘴張得大大的,發出嘶啞的尖叫,全身猛烈地顫抖起伏著,甩著尾巴抽打綠樹和灌木叢,使得枝葉散落得遍地都是。本杰明迅速連發數箭,箭頭“嗖嗖”地落到怪物身体兩側,那巨鰻被刺痛了,便想拼命逃竄,正巧撞到一棵大榆樹上,大樹被碰倒了,它的根從泥土和石縫中被牽拉出來。
  麗莎眼看大樹倒下來,急忙轉身躲開,樹葉隨著樹枝像下雨一般刷刷地落到了她身上——接著兩根粗樹枝擦過她那嬌小的后背,把她推倒在地上。一根又長又尖的樹枝像利劍似地插人地面數英寸,差點划傷她的臉。麗莎掙扎著站立起來,忍著背上的疼痛赶緊躲開了。
  麗莎幸虧有盔甲保護著,沒有遭到嚴重傷害。但是她覺得身上肯定落下了青一塊紫一塊的淤傷。她更擔心回到真實世界以后,身体淤傷不能及時治愈。猛然間,她覺得嘴里面有股銅蛌漕道,便意識到有東西刺進了臉頰。她的上身還能動彈,只是覺得像是有重物壓在自己的雙腿上。她笨拙地彎曲了一下,看到雙腿被壓在大樹干下面了,幸好是那兩根粗樹枝,阻止了樹干直接砸進泥土之中。
  那巨鰻愈爬愈遠,頭部不停地轉來轉去,嘴邊的須擺來擺去,看樣子是在試探著周圍,從几十种气味中分辨出了濃濃的血腥味。它一起一伏地向前爬行,一頭扎進倒下的大樹當中,卷須在樹葉和樹枝中間來回舞動,想探測或識別异常情況,有一根須竟然舔到了麗莎的臉上,從她面頰上掃過后,又触到了耳朵上,在皮膚上拖出又細又長的痕跡。由于触覺感受到异常,這個怪物變得狂暴起來,它朝著那些礙事的樹枝猛沖,牙齒“卡嚓卡嚓”地咬著,想拼死去捕捉麗莎。麗莎剛想抽出寶劍,不料用力太猛,寶劍被拉斜了,別在劍鞘里拔不出來。那鰻魚几乎夠著了她的頭頂,張牙舞爪地啃著周圍的樹木。麗莎知道,巨鰻牙齒如鋼鐵一般堅硬,像几十把尖刀一樣鋒利,周圍的空气里彌漫著樹汁和松脂的气味。不知什么時候,那些金屬般的利齒向她的兩條腿逼近了。
  麗莎尖叫起來。
  本杰明把最后一枝箭射了出去,正擊中這個怪物高高隆起的后背,然而,這家伙卻沒有絲毫后退。本杰明將弓弩猛地甩在旁邊,拔出刀子就朝著那個巨鰻沖了過去。
  “哈珀先生,”他高聲呼喊著,“救救我們!”
  艾倫·哈珀坐在一排閃爍的監視器面前,感到情況緊急,失望又不安地按下了決定游戲終止的開關鍵。
  但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他又按了一下開關鍵,然后試著用另一套指令關掉机器。然而,所有的指令都失靈不能用了。開關鍵毫無反應:看來病毒已經控制了全部程序。
  哈珀只能恐懼地望著,這時,巨鰻卡嚓卡嚓地咬斷樹枝,穿過了与麗莎隔開的最后一道障礙。他听到了本杰明在呼喊“救命”,看到他正向怪物背后發起攻擊,用尖刀刺它。那巨鰻的肉体被刺傷裂開了,本杰明飛快地向后倒退几步,“扑”地一下子跌倒在地上,躺在那里一動不動了。
  哈珀向前探出身子,關掉總開關,監視器上的圖像消失了;他感到無能為力,更不忍心再看到以后發生的事情。
  巨鰻的金屬牙齒終于咬斷了最后一段樹枝,將它嚼成了碎片。它的兩根長須在麗莎臉上掃來掃去,掠過她那茂密的短發,發出討厭的聲響。它黏糊糊地舔舐到了麗莎的金屬盔甲,猶猶豫豫不敢再往前爬了,似乎想要區分出柔軟的肉体和堅硬的盔甲之間有什么不同。有一根須甩到了麗莎眼前,她急忙用戴著手套的手抓住它猛地一拽。那巨鰻痛苦地向后退去。
  “活該,你也受傷了!”麗莎露出胜利的微笑。但是看到哥哥仍然躺在离怪物不遠的地方,她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過了一會儿,巨鰻又張開了大口,向麗莎扑過去,鋒利的牙齒窮凶极惡地朝她臉上撕咬。
  突然間,似乎一切都停止了。
  首先是万物失去了清晰度,那些細微之處變得朦朧起來,就像是影像失去了聚焦。各种顏色都走了樣。許多色彩在更換,在消褪——褐色成了砂石色,深紅成了粉紅,黑的成了灰的。那怪物身上的顏色也陸陸續續地褪去,明快妖艷的花紋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剩下一片又一片方“洞”。這個可怕的巨鰻心髒跳了一陣儿以后,終于被化解為一系列白線條儿和正方形、長方形的几何圖形了。
  最后,就連那些線條和几何圖形也終于全部消失了。
  不知過了多久,虛擬現實世界的整体結构顫抖起來,那些色彩失去了原先令人難以捉摸的明暗變化,立体感沒有了,一切都呈現出二維平面狀態。麗莎瞥了一下四周,似乎看到一行行的電腦程序滾動起來,顫抖著掠過空中消失了。不久,這世界總算安定下來了。一切又變得清晰了,就像一個視力調節很差的人又找回了看清東西的焦距一樣。
  阿莉爾一個箭步跨到了麗莎身邊,在她的面前彎腰低頭致意。這姑娘微笑時的那雙無精打采的黑眼睛給人一种不祥之感。
  “算你們幸運,我來了!”她聲音嘶啞地說。

  ------------------
  文學殿堂 雪人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