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撞擊


孫繼華

  “目標,撤哈拉航天基地,全速飛行。”
  机上電腦在重述了劉易斯將軍的口令后,速度顯示儀很快就從1馬赫跳到12馬赫。
  空間屏幕上,3架聯盟飛机正以相同姿態朝同一方向飛行。
  根据劉易斯的指令、机上電腦接通了与基地控制中心的通訊。供聯席會議使用的可分割畫面式屏幕上,出現了基地通訊官的圖象,“劉易斯上將,地球聯盟防衛總部司令官將和你通話,請保持通訊聯系。”
  司令官精悍的形象出現在屏幕中央:“劉易斯將軍,上午好。”
  “上午好,司令官。發生了什么事?”將軍,恐怕這不是令人愉快的事。我在:個小時前收到了一組傳自"白眼巨人"號的外太空信號,經“奧茲瑪’系統分析證實:在玫瑰座ge394天區有一個天体,多普勒光譜分析表明這個天体的速度大于每秒22万公里。”
  “22万公里?真是不可思議。”
  “是的,將軍。但情況有點不妙的是,那個天体運動的方向是太陽系,這也就是我召你回來的原因。就在几分鐘前,地球危机應變委員會一致通過了一項提議,決定由你和你航員們駕駛:“天問號’飛船,在外空間對此天体進行全面考察。你們將在格林尼治時間12點20分啟航,升空后你”=將隨時向地球匯報考察進展情況。”明白了,司令官。只是,我的科學顧問……”“听著,將軍,地球危机應變委員會決定,給你配備一個由唐德博士帶領的4人科學顧問小組,以替代海克爾在。天問號’上的工作。”
  “唐德,是那人諾貝爾將得主嗎?”劉易斯頗感意外地問,想不到6年前的情場對手將又在一起共事了。在6年前的那場角逐中,自己僥幸獲胜,最終同安妮結合在一起。
  “是的,正是他,那個中國籍教授。"司令官肯定道,“此外,原定的粒子炮試驗計划已不再是‘天號問,此次航行的首要任務,你的首要任務是對玫瑰座方向的高速天体進行調查。你還有什么疑問嗎,將軍?”注意到劉易斯剛毅的臉上雙眉緊鎖,司令官關切地詢問。
  劉易斯知道,啟航准備實在非常緊迫。“沒有疑問,司令官。”他說。雖然他很想再了解一些情況,但是他對這种官僚式的指揮感到相當不滿,:因為時間不多了。
  “那么,祝你圓滿成咖,將軍。”司令官說。劉易斯知道,他必須立即行動。即便那是一堆廢鐵,他也毫無疑問會將它駛入太空中去;
  座机降落在撒哈拉航天基地。”
  10分鐘后,劉易斯离開了基地中心控制室,進入“天門號”指令艙。他很滿意地看到,全体成員都已各就各位、正在緊張熟練地進行啟航前的准備工作。航員們似乎沒有注意到他的到來,只是當他走上指揮台并坐進寬大的工作椅時,信息員瑪莎才從船長顯示屏上發現了他。她轉身面向劉易斯,毫不掩飾臉上的敬慕之情:“船長,信息系統已完成准備,隨時听候你的指令。”
  “信息員,請報告一下船員上崗情況。”劉易斯從容自如地發出了第一個指令。”
  “船長,3分鐘前,全体上崗船員33人及預備員11人已全部登船,聯盟總部派出的4人顧問小組將在7分鐘內赶到,以接替海克爾的工作)報告完畢.瑪莎看了看劉易斯,發現他正茫然地盯著空空無人的科學顧問台,梭角分明的臉上,流露出一种惆悵和憂傷)’他非常理解船長此時此刻的心情,畢竟在以往5年的合作里,海克爾作為他的科學顧問曾和他共同創造了那么多的奇跡。如果沒有1年前的那次實驗事故)海克爾這個大統一邏輯的創立者就不會至今躺在醫院里,船長就不會失去他的安妮了。他和安妮本來是多么和諧的一對呀、
  從短暫的失意中振作起來后,劉易斯想起聯盟總部派出的4人顧問小組正在赶赴飛船的途中,他為自己造成的小小疏忽感到惱火,“瑪莎小姐”,請立即通知基地和飛船防衛官,‘天問號,只接受唐德博士1人登船,不用解釋什么原因)。
  “是,船長”
  。‘天問號”不是聯盟總部,在這里,每一個人都必須迅速有效地解決所面臨的問題。“4人顧問小組”,這只有執委會的官僚老爺們才想得出來,也許他們認為這樣可以在工作台上對問題進行投票表決吧。劉易斯不無挖苦地想。
  离啟航時間還有17分鐘,劉易斯撂下指令開關,以一貫洪亮低沉的聲音說道:“這里是船長工作台,請所有操作台報告目前情況。完畢。”
  透過兩旁巨大的舷窗,劉易斯看到“天問號”的巨大船塢,地勤人員正在緊張地搬開各种檢測設備,五光十色的太陽燈將龐大的地下造船厂照耀得如同白晝。早在半年前,他和他的船員們就已開始參与“天問號”的總裝測試工作,經過半年的操作訓練,他們已經非常姻熟地掌握了“天問號”上所有的設施。“天問號”不愧為人類最先進技術聯合造就的飛船,与以往那艘“聯盟號”相比,“天問號”的航行速度提高了240倍,達到了每秒4万公里。飛船能在:分鐘內減速到零,在3分鐘內加速到极限,同時,船內重力加速度不變。這些都是海克爾在聯盟號上進行思想內省和實踐的結果。
  “船長,唐德奉命前來報到。”不知何時,唐德博士已經站在了劉易斯身邊,一顆碩大的頭顱壘在瘦削的雙肩上,這正是5年前的同事,唐德博士。漫畫般的形象絲毫未變,一張毫無表情的臉顯得异常嚴肅。“這是我的一尊來自皇陵的秦誦。”當初安妮就是這么介紹的。打那以后,休斯敦宇航中心的博士生小組們就都親呢地稱唐德為“秦俑教授”。
  “好啊,唐德博士。我代表‘天問號,歡迎你,你將負責科學顧問台。飛船將在7分鐘后啟航,你現在就可以開始准備工作。”劉易斯頓了頓,希望能在唐德的臉上找一些表示,結果他未能如愿,“我非常高興,我們又在一起共同玩我們的解謎游戲了。”他對著一聲不吭走向工作台的唐德說。當年他曾安慰唐德說,會讓安妮過得幸福。可結婚5年里,他在安妮身邊呆的時間總共還不到30天,自己真的讓安妮感覺到幸福了嗎,從這方面來考慮,唐德也許不會原諒自己,但這會不會成為自己和科學顧問在工作上融洽合作的一道障礙呢?劉易斯非常擔心。
  注視著唐德在工作台上飛快地敲擊鍵鈕,檢查著電腦系統,一种悵然若失的感覺又回到劉易斯心中。他仿佛看見海克爾在簡單地按動几個工作鍵后,就將自己庸懶地沉入寬軟的靠椅,微閉雙目,一動不動地開始他自稱的內心反省。
  “船長,這里是心理監測室,我是伊達,你在听著嗎?”
  “什么事,伊達?”劉易斯警覺地問,同時坐直了身体。
  “船長,我的職責讓我提醒你注意,監測系統發現你有產生臆想的趨向。”
  “沒有的事,我現在感覺良好。”頓了頓,劉易斯又補充道,“謝謝你的提醒,伊達博士,”他克制了心中的惱怒,雖然他很想將那該死的心理監測系統扔進黑暗的太空。但他也知道,伊達的提醒是對的,雖然常常令人尷尬不堪,但是自己也許真的產生了對前任科學顧問的依賴心理。
  “報告船長,飛船外圍檢測系統已拆除完畢.信息台報告完畢。”
  “很好,瑪莎。現在請基地開啟出口。”
  巨大的防護屏在飛船上方緩緩分向兩旁,猶如拉開了湛藍天空的幕布,劉易斯下達了10秒倒計時的指令,他無暇欣賞舷窗外金色光茫舖洒在船体上所形成的美妙光環。是的,就在那儿一∼玫瑰座方向,“每秒22万公里”,真是不可思議的大体。這么看來,他們在“奧茲瑪”网絡系統上的巨額改裝投資沒有白費。
  怀著求索的信念,劉易斯毅然下達了啟航指令。
  在隆隆的轟鳴聲中,“天問號”平穩地沖出防護林,仿佛一輪火紅的太陽升起在基地上空。几秒鐘后,它消失在湛藍的天際。“船長,前方掃描發現目標,方位在玫瑰座ge394天區。”勞拉在導航台報告。
  “算出它的具体軌道需要多長時間?”
  “它离我們太遠,我需要10分鐘時間來觀察坐標參數。”
  “科學顧問,”劉易斯緊盯著坐標顯示屏,竭力使自己的問話顯得漫不經心,“你認為那會是怎樣一种天体呢?”
  “暫時我還說不上來,船長。可我有一种感覺,那決不是一個普通的天体。”唐德邊說邊敲打電腦鍵盤,兩眼始終不离屏幕。
  劉易斯看看科學顧問緊閉的雙唇。“如果在那儿坐著的是海克爾,答案也許會更清楚些。”他不無怀念地想,“那決不是∼個普通的大体’,這簡直是廢話。也許他從來就不曾忘記,是誰從他身邊奪去了愛。”
  “船長,目標速度高于每秒25万公里,運動方向是地球。導航台報告完畢。”
  劉易斯感到握緊的拳頭一陣痙攣,他不得不努力伸展自己的手掌,以控制住自己緊張的情緒。他伸手在工作台上找到了掃描監視開關,接通了導航掃描台。
  屏幕上,電子指標箭頭正對著玫瑰座一個不起眼的小點閃爍,屏幕下方是一串跳動的數字26.1,26.2……27.333……28;95……劉易斯緊張地看了一下旁邊的光譜顯示屏,電腦正打出一串數字:目標速度29.36万公里。”秒。
  “這是怎么回事?電腦病毒?”劉易斯按下了電腦自我診斷鍵,屏幕上的數字依然如故。
  “這是怎么回事,勞拉,這些數字?"劉易斯洪亮的嗓音在指令艙炸響。
  “我不知道,船長,中央系統還在尋找答案。”勞拉的語音里透著一股子緊張的情緒。這讓劉易斯覺得不快,因為他知道,這种緊張情況是自己傳遞過去的。
  “科學顧問,能告訴我你對此有何……”
  “請等∼下,船長。”唐德一面飛快地敲擊電腦鍵,一面頭也不抬地打斷了劉易斯的問話。
  劉易斯飛快地掃了一眼全艙,希望沒人注意科學顧問剛剛打斷他問話這件事,還好,他的屬下都在有條不紊地忙著自己的工作,只有瑪莎漂亮的臉龐上浮起一絲會意的微笑,卻又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這個善解人意的姑娘。”
  其實,劉易斯非常了解這位5年前的老同事。當他在尋找某种答案時,他會對周圍一切置若罔聞。他的運算能力令所有与他共事過的人感到無法理解,他也常常使用電腦,但那只是為了驗證他頭腦里的計算結果。就為這,安妮簡直佩服得五体投地。“他有一顆偉大的頭顱。”她生前曾多次這樣對自己說。她還坦率地承認:“我對他也許是欽佩多于愛,而對你,是愛多于欽佩。”
  劉易斯記起她說這話時的情景:安妮洁白細嫩的手溫柔地撫摸著他的肩背,她任性地伏在他身上,呼出的溫馨气息吹拂在他臉上……
  那是他生命中最美的時光:深深地相愛,銷魂的歡樂,他們曾共同領略生命的美好奇妙……“今,她卻永遠离開了他。‘安妮真的不在了嗎?"他的心一陣緊縮,傳來隱隱的疼痛。
  他強迫自己回到現實中來,不再想過去。猛然他記起了正在發生的一切,他努力將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屏幕中,屏幕上的數字已停止了變化。他瞪大了雙眼,觀看著顯示主屏:
  ‘速度29.3652万公里。”秒。”電子箭頭正指向一個電腦模擬的小點,目標軌道欄里是“地球”字樣。
  在不知不覺中,指令艙里一片寂靜,一种空前的壓抑情緒籠罩了所有成員。劉易斯知道,通過屏幕連接鍵,所有船員都已知道了這樣一件事實:一個以近似光速運動的天体正撞向地球。
  根据愛因斯但的經典理論,當物体以0.9988倍于光速運動時,它的質量比靜止時大、000倍;而根据海克爾的大統一理論,當物体以29.36万公里。”秒運動時,它的質量是靜止時的無窮大。現在看來,不管他們誰的理論更正确,對地球來說都是一場毀滅性的災難。
  。‘導航台。”劉易斯感到嗓音嘶啞,不得不咽下口唾液,“放大目標信號。”
  “目標已放大到极限,船長。”
  在几秒鐘的靜默后,劉易斯察覺到唐德已停止了對電腦鍵的瘋狂敲擊。他迫不急待地將主屏幕切換到科學顧問的電腦上,屏幕上立刻顯示出如下字樣:
  “目標速度,293652.17公里。”秒;目標將在53分鐘后遭遇本船,l小時零2分7秒后撞擊地球,撞擊點在西經65度,北緯31度。”
  “百慕大群島!”劉易斯惊叫一聲,感到太陽穴發痛,耳鼓里傳來咚咚的撞擊聲,一种酸麻冰冷的感覺從頸窩一直溜到肯背上,“這不可能!近光速運動……目標是地球……”
  “這并非不可能,船長。”科學顧問的回答結束了劉易斯的迷恫狀態,他這才意識到自己道出了心中的惊疑。“根据海克爾的理論,”科學顧問繼續說道,“物体達到光速是完全可能的,只是我們人類沒有這樣先進的技術手段罷了。當物体以近光速運動時,它的質量趨向于無窮大。很早以前,愛因斯但就已論證了這一原理,但他的計算卻大大降低了物体的運動質量,得出的理論值遠不符號他自己的這一原理,這是因為他沒有將四种基本力統一起來的緣故。”
  劉易斯控制了自己大腿肌肉的輕微顫抖,用了兩秒鐘的時間來放松頸部肌肉。然后,用一种平淡的語气說道:“唐德,能單獨地談一談嗎,在我的休息艙里?”
  “當然可以,船長。只是請抓緊時間,因為我需要找出問題的關鍵,而你需要采取措施。”
  唐德打開了船長休息艙的頂板,透明合金的天窗外是深逮廣麥的星的世界。
  “唐德,如果我們被迫使用粒子炮對目標進行攔截,結果會是什么樣,能估算出來嗎?”
  “從理論上來說,基本粒子的空間分裂所引起的連鎖反應可以摧毀任何一個星体,但要對付一個以近似光速運動的天体、我個人認為,成功的可能性不到1%。”
  劉易斯松開緊咬的下唇,迫切地問:“那么,用粒子炮改變目標的運行軌道,效果會怎么樣呢?”
  唐德搖了搖頭:“粒子炮不具備空間沖擊力。在這方面,它的作用還不及引爆它的核變裝置,·這也是我們沒將它作為飛船動力來考慮的原因。它不能摧毀目標,但它也許能最大限度地削弱目標質量,還有一點,如果你堅持使用粒子炮,你就必須啟動全船自毀系統。情況就是這樣。我想,我需要安靜地想一想了。你不介意吧?”唐德邊說邊打開了通向走廊的艙門。
  “當然。”劉易斯剛來得及回答,唐德已經帶上了艙門。
  唐德在自己的休息艙地板上抱膝而坐,眺望著無盡的星空,他不禁思緒沸騰:飄渺無際的星空是那樣恢宏,人的智慧、人的愛情,以及人類所擁有的一切,与之相比,顯得是那樣卑微;那樣無足輕重。真是無足輕重嗎,不!不是這樣,如果在宇宙中沒有了智慧的生命体,宇宙的存在就將毫無价值。沒有智慧生命,誰來体現宇宙的存在价值呢?我的愛曾体現在安妮的生命上,我的友誼体現在劉易斯的生命上,悲傷和歡樂都只有靠生命才能在宇宙中体現……不,不要想這些,人類正處在滅亡的邊緣……
  唐德控制了自己紛亂的思緒,開始在頭腦里風馳電掣地演繹著發生的一切:
  那是一個智慧創造物,這應該毫無疑問,、那不會是一种攻擊武器,這也可以肯定。它失事了嗎?那它的信號發射呢?要知道,就連’“天問號”也能在任何情況下發出求救信號啊,何況那是一种能以近似光速運動的天体,但它确實正無聲無息地撞向地球。在這樣高速的撞擊下,地球還能繼續存在嗎?原子將從內部被分裂,然后是連鎖反應……即便是在宇宙空間,每一個撞上它的宇宙塵埃……宇宙塵埃!
  唐德從艙板上一躍而起,飛快地將個人電腦接通了掃描射電网,注視著目標掃描射電數据。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目標居然沒有分子撞擊后的亮度變化。誰都知道,宇宙空間,漂浮著許多星際塵埃,以近光速前進的物体,每秒鐘都會撞上許多這樣的塵埃。在撞擊發生時,哪怕是一個分子,也會因質能轉換而發出超強度的閃光。
  唐德緊張地注視著射電數据,但什么變化也沒有。那些塵埃像是被目標吞沒了,好像撞擊它們的只是一團絕對的真空……相對的真空……
  唐德的頭腦里閃過一串串思維的火花,他開始沉人自己思維的海洋。
  “有新的情況嗎,瑪莎?”劉易斯极力不讓自己顯露出一丁點煩燥不安的跡象。
  “沒有進展,船長。它對我們用各种頻率發出的友好問候,都毫無反應。”瑪莎回答,同時在心里補上一句:“就像你一樣。
  ,‘你個人對此有什么看法,小姐?”
  “它也許是一艘外星飛船,准備到地球進行這樣那樣的考察。”瑪莎挺了挺高聳的胸部。“這倒真讓人感到興奮,你說呢,船長?”她大膽地搜尋著他的眼光。
  “是很令人興奮,信息員。也許它到地球來,不只是為了接吻吧!我們必須想法弄明白它的真實意圖,這當然就全看你的了,明白嗎,瑪莎小姐?”他說,一面在心底告誡自己:現在可不是談情說愛的時候。也許有一天,我會告訴她,她多么美麗迷人,但決不是現在。明白了,船長。”
  劉易斯覺得自己簡直喪气到极點,那家伙正以每秒29万多公里的速度撞向地球,而自己到現在還沒有把這一切理出個頭緒。
  他在導航台前站了几秒鐘,觀察了几個屏幕上的數据顯示。最后,勞拉优雅圓潤的聲音打破了沉默:“船長,你相信目標是一艘飛船嗎?”
  “難道你認為那不是一艘飛船嗎?”
  “如果它真是一艘飛船,那它肯定應該知道地球的存在和‘天問號,的存在,并且,它還應該將前進方向定在地球軌道外,而不是現在這樣直接面向地球。這至少說明了它對我們的存在有點不屑一顧呢。”
  勞拉的話語在劉易斯頭腦里勾勒出一幅童年時的畫面:一只小手正在掀起一塊蓋住螞蟻巢穴的石頭,惊慌失措的螞蟻們正在四散奔逃……船長,我們干嗎不想法引起它的注意呢?”
  “是啊,干嗎不!這可是一個挺不鍺的建議。”
  劉易斯跨步來到防衛官倉平四部的工作台旁。“防衛官,听我說,讓我們給我們的客人來兩枚光子彈,怎么樣?”他興致高昂地問道。
  一船長,你是說用光子彈?這可不怎么樣。”倉平四朗將頭晃得像一個撥郎鼓,“你知道,對付小行星它比核彈還強,但要對付一個近似光速運動的物体,它根本就不無濟于事,它不可能擊中目標。”
  “這我知道,我只是希望引起目標的注意。好吧,就這樣定了。”
  劉易斯回到工作台上,將左手掌壓在系統檢測器上。這樣,他的身分和精神狀態就被中央系統确認和監視:“全船注意,這里是船長工作台,為了向目標提出警告,准備發射光子彈。兩枚齊射,防衛官,預備發射。”
  “是,船長。”,
  隨著5秒倒計時后,兩束藍色光焰像兩把利劍直射目標而去。
  “報告船長,光子彈發射完畢。16分鐘后到達目標。”
  劉易斯緊張思考著下一步對策。如果16分鐘后,目標的運動軌道和速度沒有變化,那就證明目標是一艘失事飛船,或者是某种攻擊地球的外星武器。想到這里,他感到不寒而栗,他忽然想到了諾查丹瑪斯的一句預言——“恐怖的大王從天而降。”
  他無力地靠在工作椅上,大腿根部一陣抽搐,小腿肌鍵抖動不止。藍色的地球像被子彈打中的雞蛋一樣,在他的眼前四分五裂地向囚面八方飛洒。還有他的母親,他的小杰米,他們像水汽一樣在他的眼前蒸發、消失,
  “船長,這里是心理監測室,我是伊達,我需要你來一下,”
  “你是說現在嗎?”劉易斯覺得這簡直就是一种羞辱。
  “是的,船長,立刻。以伊達蒼老嘶啞的聲音從蜂嗚器里冷冷地傳來。
  “听著,伊達。我現在沒有時間跟你討論我的心理狀態。我們正面臨著一大堆麻煩事,這關系到整個地球的存亡,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請不要來打扰我。"劉易斯緩了緩說,“可以嗎,教授?”
  “听我說,船長,我知道你很忙,但需要提醒你的是,你首先是‘天問號’的中樞神經,其次才是作為整体的自己。你完全可以戰胜自己的恐懼,雖然我知道你不是為自己而害怕。好了,拿出你的信心來吧,船長。”
  “你說得對,教授,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想請問一下,以我現在的心態,如果下達全船自毀指令,電腦系統會接受嗎?”
  靜默了几秒鐘后,蜂嗚器里再次傳來伊達的聲音:“你并沒有錯,船長,和面對的問題相比,你的表現是出色的。你的指令將在全船繼續執行。”伊達的語音越來越溫和:“你會成功的,船長。如果我們不能指望你,我們還能指望誰呢?”
  “報告船長,光子彈已擊中目標。”
  劉易斯緊張地觀察著各种數据顯示,沒有任何情況發生。各工作台報告的信息表明,目標的速度和軌道沒有絲毫變改,信息員瑪莎沒有收到來自目標的任何信號、電腦系統得出了最后結論:“目標是一艘失事飛船的可能性大于96%,目標摧毀地球的可能性大于99%,”
  一陣陣冰冷的浪潮向劉易斯襲來,他感到自己正被大海吞沒,被冰水擠壓,大腦一片空白,不得不竭力穩住自己的意識。從遙遠的地方正傳來勞拉的聲音:“6分鐘后遭遇目標。”
  想一想呀,肯定還有辦法。
  1994年,蘇梅克一列維9號慧星以每秒几十公里的速度撞擊木星,其憧擊能量相當于5億顆廣島原子彈爆炸。而現在所面臨的,是以近光速運行的大体,人類還不足以財它實施攔裁,甚至到現在還不能了解它的質量。“無窮大”到底是多大呢?它真是一艘飛船嗎?它真的不知道地球和我們的存在嗎?
  當海克爾統一了四种基本力場,并從邏輯上證明了物体以光速運動的可能性后,、科學界就一直在搜尋著證据。可是,這證据為什么要來得這樣悲壯呢?現在,我們能用什么來阻止這場悲劇的發生呢?
  想一想呀、,難道真的毫無辦法了嗎?
  人類和地球,難道真的將到此結束么?從以單純的位置移動到出現思維,這可是用了50億年的演變呀。從相對論到宇宙邏輯,人類才剛剛認識宇宙的真諦、難道這些都是毫無意義的嗎?生命的意義難道只是為了死亡么?5分鐘后,遭遇目標。一种生命的頑強。
  絕望——這個生命永遠的敵人——正在船艙里彌散,每一個船員都已明白,要阻止目標的運行是不可能了;要同目標取得聯系的企圖,也已落空。顯示屏上那個模糊的光斑正迎面扑來。面對那小小的;但几倍于地球質量的光斑,所有人的信心都已蕩然無存。一种悲壯的勇气升騰在人們的眼睛里、胸腔中。人們平靜地等待著,等待他們的船長下達最后一道指令。
  舷窗外,四周的星星似乎正用專注、怜憫的目光,凝視著唐德的思想,凝視著那正在發生和將要發生的一切,
  他瘋狂般敲擊著鍵盤,向電腦輸入一串串數字,他將計算結果顯示在屏幕上)盯著那一長串的數字,一想到它們所代表的具体信息,唐德不禁目瞪口呆,如果目標撞擊地球,會是怎樣一番情景呢?
  唐德飛快地在大腦中尋求解答、他在絕對空間和相對空間中徘徊,他在量子化運動和常態物体運動中尋求和諧、統
  劉易斯明白自己是懦弱的,他沒有勇气目睹地球的毀滅。他也明白,船上所有的人都和自己一樣,他們絕對忍受不了自己的父母妻儿、親朋好友,在自己的住視下消亡。他們更忍受不了,几百万年苦昔掙扎出來的人類文明社會,在自己的眼前傾刻化為烏有。沒有絲毫選擇的余地了,就讓地球向死亡神獻上第一道祭品吧。這就是最后的決定,"天問號”將為誕生它的地球,作出最后而永琲漣靰均C
  “4分鐘后遭遇目標。”勞拉的聲音平淡、冷靜。多么迷人的聲音,那里面包含著對美好生活的渴望。
  劉易斯毅然決然地將雙手覆在檢測器上。“我是劉易斯上將,‘天問號,船長。全体注意,由于我們已無法完成使命,我現在鄭重宣布:全船執行ac計划,劉易斯平靜地看了看全艙,“防衛官,我命令你立刻將粒子炮引爆程序輸入自毀系統,執行時間是遭遇目標的前半秒鐘。明白嗎?”
  “明白,將軍。2分42后引爆粒子炮。”
  隨著劉易斯按下息動開關,整個船艙籠罩在一片橘紅色的光芒中,蜂嗚器里傳來低沉而清晰的“嘟——嘟嘟一”二長一短的警報聲。這一切讓劉易斯產生一种夢幻般的感覺。
  一切都成定局,“ac計划"已開始執行,到最后20秒時,自毀裝置將被鎖定。想不到,人類的文明將以最悲慘的形式告終,50億年的進化將毀于一旦。生命和意識到底有何意義?科學和文明到底有何意義?人類的存在真有那么重要么?對誰重要呢?人類真有必須存在的理由嗎?、
  “2分鐘遭遇目標。”勞拉的聲音悲壯而鎮定。
  “船長,收到聯盟總部發來的信號,要求發回所有信息。”
  “不,什么都不要發。這是命令,明白嗎?”
  “明白,船長。?瑪莎回答、她眼睛里放射著狂熱的光芒,不顧一切地扑向劉易斯,讓生命的最后兩分鐘在愛人中燃盡,
  “抱緊我,親愛的。吻我……”
  劉易斯猛烈地擁抱瑪莎,用吻堵住了瑪莎迷蒙的吃語。
  “船長,請立即撤銷’ac計划’。”唐德不知何時站到了他的身旁。”
  “什么理由?"劉易斯厲聲喝道,他對唐德不合時宜的打扰無比憤怒,极不情愿地放開瑪莎。
  “目標的運動速度、使處在目標里的物質已被量子化。它對地球不再构成多大的威脅。”
  “量子化的空間?……”劉易斯飛快地思索著這句話的具体含義。几秒鐘后,他將雙手放在檢測器上:“停止ac計划。”
  “21秒,20秒。”勞拉倒計數的聲音立刻停止了。
  紅光和警報聲突然在全船消失,指令艙里一片沉寂。
  一所有的工作台注意,朝左舷方向,緊急變航,緊急變航!”劉易斯洪亮的聲音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靜。
  眩窗外,迎面扑來的一個模糊的光斑,在一剎那發出一陣耀眼的光芒、從“天問號”右側一閃而過,直扑地球而去。“天問號”猛然劇烈地抖動起來。”“船長,飛船遭到不明能量沖擊。”
  一加大平衡能量。”
  “自動平衡已達极限運轉。”
  “加大推進能量。”
  几分鐘調整后、“天間號”恢复了正常。
  “唐德:目標既然是量子波化了的物質,為什么我們的飛船會受到沖擊?”劉易斯毫不掩飾自己的疑問。
  “很早以前愛因斯但就曾斷言:‘速度c具有极限速度的意義,任何實在物体都不可能達到或超過光速,。請注意,他說的是‘實在的物体”以波粒二象性為表征的量子運動卻不是‘實在的物体”而是遵從量子運動測不准關系的波態物体,這也正是我們知道它的位置和軌道而無法計算出它的質量的原因,
  劉易斯打斷了唐德的侃侃而談,不客气地說:“听著,唐德,我現在需要知道我們剛剛所受到的沖擊是怎么回事?”
  全体船員都在緊張地听著他倆的對話,
  “別急,船長。我們剛才所遭受到的,正是量子波的沖擊。如果我們的飛船上沒有防止輻射的強磁力裝甲,那這些量子波就會很輕易地穿透飛船,飛船也就不會感受到它們的沖擊了,但地球卻沒有足夠強的磁場可以阻擋它。所以,對地球來說,它只不過是一團虛化了的物質波。這种波將像中徽子一樣,輕易地穿透地球而不留下任何痕跡。”
  “報告船長,目標將在10秒后撞擊地球。”
  劉易斯和全体船員一樣,情不自禁地瞪大了兩眼,緊張地注視著屏幕。他不及細想唐德的理論,他只希望唐德的判斷是正确的。
  那几倍于地球質量的光斑在突然扑進地球大气層的一剎那,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噢,上帝!”
  然而,什么現象都沒有發生。沒有!
  地球還是那么藍,那么一如既往地旋轉:怀抱著剛剛誕生的宇宙文明,那樣輕柔,那樣從容……。
  劉易斯耳邊傳來咽咽的輟位聲。透過蒙蒙的淚花,他環顧四周,發現船員們都在看著他,臉上都充滿惊喜之情。瑪莎美麗紅潤的臉頰上,淌著兩串晶瑩的淚珠。她正張開雙臂,忘情地朝自己扑來。他還看見一貫嚴肅的唐德也展開了他啼笑般的笑容,這位科學顧問正在呢喃著什么:
  “速度無窮大,空間張量也就無窮大,近光速運動,就是量子化運動,就連愛因斯但都知道這一點,我為什么沒早點想到……“29.3万公里。”秒”最安全的亞光速航行速度……顯然,這是穿越。穿越地球,而不是撞擊……”
  指令艙里猛然響起劉易斯炸雷般的喊聲:
  “服務台,香擯!”
  -----------
  失落的星辰-http://loststar.soim.net掃描完成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