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五章 孔子、庄子、列子和老子


  但是拋下王乘風,不講義气地鼠竄而去的眾人也好不到哪里去。那片奇异出現的“平台”,穩穩地將學院的大大小小孩子們扶搖而上,接到學院的第二層。
  那學院的第二層和第一層不太相同,第二層的光線要明亮上許多,同樣是一道長廊,但是長廊的兩邊卻是無數的門。
  每個門的上頭都浮著各式不同的字,每扇門的質地、形狀也大不相同,有的門是華麗巨大的紅色木門,有的是斑駁陳舊的鐵門,有的甚至是古時候簡陋的柴門。
  但是這樣長無止盡的無數扇奇門一字排開,看起來极為神秘。
  “學院”的三名助教和孩子們跌跌撞撞地從平台躍下,踩上實地的時候,大家都“唉!”“喔!”地不住喘气。
  但是這种喘息的寶貴時間卻不多,助教之一的允文耳音极靈,他仔細一听,臉上露出頹然的神情。
  “追上來了!”
  一听見他這樣說,孩子們的臉上全是惶恐的神情。達多惊惶地四下環顧,看著莫色斯問道:
  “這第二層你來過几次?去過几個房間?”
  “沒有几個,光是‘鬼谷’、‘時光’、‘葛雷新’就夠我研究的了……”莫色斯哭喪著臉道:“師父也說我悟性不夠,現在沒有資格多進別的門。”
  允文點點頭,沉聲說道:“我也只比莫色斯多去過兩個,師父帶我進過一次‘星戰’和‘封神’,但是根本進去沒多久就被他轟了出來。”
  “孩子們則是一個也沒進去過,雖然師父嚴厲禁止他們進去,但是我想今天的情況這樣緊急,也只好隨机應變了……”
  說著說著,那七彩光液的尖銳聲響再次出現,從深塹下方傳了上來,看來要攻上第二層只是時間問題。
  “好!那就決定了!”達多的聲音有些顫抖。“我們先帶孩子們進去‘葛雷新’,因為從那儿可以進去‘鬼谷’……”看看眼前眾少年們惊恐卻又期待的眼神,達多忍不住歎了口气。“只能夠這樣了……”
  便在此時,“轟”的一聲,第一批七彩光液像是毒蛇一般,從深邃無比的巨塹中探出頭來,在空中略事盤桓,一個轉彎,便像是生了眼睛一般,向眾人的方向疾射而來。
  這時候,“學院”的助教們再無猶疑,達多帶頭奔了几步,便跑到一扇閃耀奇异藍光的巨門。
  一開門,那門后像是有吸力一般,“呼”的一聲,便將大伙不由自主地吸了進去。
  “砰”的一聲巨響,那扇光門自動關閉,只有光門上的字牌閃閃發亮,寫著“葛雷新”三個大字。
  那片光液此時卻已經全數來到第二層,同樣以极為霸道的方式,所到之處全數占滿,將整個學院侵吞成一片黏乎乎,亮晶晶的七彩世界。
  但是光液前進到“葛雷新”室的時候卻遲疑下來,仿佛對這扇泛著藍光的門极為忌憚,化為無數的蛇狀物体,仿佛在門前不住地咆哮盤旋。
  過了一會,才像是下定了決心一般,“呼呼呼”地發出破空的風聲,全數向那扇光門進攻。
  在“葛雷新”室中,“學院”的師生們此時正置身在一處寬廣瑰麗的奇特景象。
  從外頭看,這“葛雷新”室只是一扇門,但是一走進來卻發現是個無窮大的深邃空間,像是夏日的浩瀚星空一般,奇异的光芒映在眾人的臉上,映照出詭异有趣的神采。
  但是在這片空間的天頂之上,卻沒有星星,連一顆都沒有,只有十二處暈蒙閃亮,光彩流轉的星云。
  仔細一看,這十二處星云都是有形狀的,有的是一只生气盎然的猛獅,有的是巨大猛惡的螃蟹,有的是一對可愛的沉睡雙生子,有一個居然還是透明傾倒著清水的水瓶!
  看著這樣雄奇瑰麗的景致,几個孩子仰著頭,忍不住發出贊歎的聲音。
  “嘩……”
  但是眼尖的少年周儿定睛一看,卻發現這片奇异星空的下方,卻站著一個長發束在腦后,一襲破敝的長袍,背著一柄袧C的男人。
  “有人!”他失聲尖叫道:“這里有人!”
  只見那男人的星目如輝,眼神中仿佛有著极深的光芒,只要看得久些,似乎會被他的眼神吸了進去。
  看見學院的孩子們走進來,那男人仿佛并不放在心上,只是淡淡地一笑,便保持同樣的姿勢站在那儿。
  達多看見這個奇异男人的身影,不敢怠慢,便走過來,輕聲說道:
  “我們只是路過,請不要介意。”說著說著,回頭對眾人說道:“我們從先生的旁邊經過,先生不會怎樣的。”
  那男人并不答話,還是淡淡地露出神秘的笑容。
  眾人在沉靜詭异的气息、光線中不發一言,走過落拓男人的身邊。調皮的小童“御寇”好奇心极強,看看那男人在眼前清清楚楚,卻仿佛對眾人視若無睹,一時興起,便在經過男人的時候輕輕地拉了拉他的衣服。
  但是這一拉卻拉了個空,只見手上分明碰上了那男人的衣袂,但是手指卻在清清楚楚的衣服上穿透而過,還漾出一陣陣的小波紋。
  “啊?”御寇一惊,忍不住便低呼了出來。
  “波”的一聲輕響,只覺得腦門子一痛,卻是身后的助教莫色斯在他頭上重重敲了一記。
  “你還玩?”莫色斯低聲怒道:“這人不是個真人,只是個影像,他會和你說話,但是卻不會說太多,因為他只是個虛影。”
  達多听見他們的對話,回過頭來,望著那男人的身形,忍不住歎道:
  “莫色所說得沒錯,這位‘葛雷新’只是個幻影。如果他真的在這儿,我們就不用怕任何外敵了……”
  他話還沒有說完,卻听見“砰”一聲巨響,整個“葛雷新”室突然轉亮,映照出七彩流轉的光芒。
  達多等人心中暗暗叫苦,知道這扇門擋不住那入侵的光液,已然被它們攻破。
  “快逃!”他大聲叫道:“我們向前進,我們逃去‘鬼谷’!”
  在這個浩瀚空間的盡頭,有一處泛著綠光的所在。學院的眾師生們快步狂奔,逃到了那個入口,一進去,整個空間卻是豁然開朗,居然到了一個風光明媚,處處青綠的幽靜山谷。
  一時之間,几個孩子們以為已經來到了室外,正在欣喜的時候,卻發現整個天空陡然暗了下來。
  仰頭一看,卻發現藍色的天幕和眼前的景色像是被什么毒水浸蝕一般,整個鳥語花香的美麗景物逐漸崩垮。
  便在此時,那胖胖的小男孩屈華子文再也忍受不住,嚇得放聲大哭,他這一哭卻仿佛會傳染似地,几個年紀小的孩子也扁扁嘴,眼淚在亮晶晶的眼珠子打轉。
  一行人此時已經跑到了‘鬼谷’青翠的草地中央,但是那光液卻是霸道非常,從四面八方紛紛涌現,向著所有人聚攏靠近。
  听著孩子們此起彼落的哭聲,達多覺得自己也很想哭,只見身邊的翠綠几乎已經全然消失,只剩下光液的猙獰惡心光彩。
  “死了……”身旁的莫色斯低聲道:“卻想不到我們會是這樣死法……”
  便在這絕望的最后一刻,突然之間,從空中響出一聲暴喝。
  “死什么?”那聲音极為響亮,仿佛還帶著無窮無盡的活力。“你當死是那么容易嗎?沒有用的東西!”
  听見這個聲音,所有人即使在剛剛的一剎那間全數喪失了求生的欲望,現在也都精神大振,差點就要失聲歡呼出來。
  只見在空中的光液突然“刷”一聲,仿佛還有慘叫的聲響,便硬生生裂出一大道缺口,從缺口處此刻緩緩浮現的,卻是一個怒容滿面的中年男人。
  看見這個男人,“學院”的師生們更是歡聲雷動,惊喜的叫聲此起彼落。
  “師父!”
  “師尊!”
  只見那光液仿佛對“師父”极為忌憚,“師父”所經之處,那些原先獰惡非常的光液像是遇上最可怕敵人一般紛紛讓開。
  仔細一看,“師父”的手上牽著一個小童的手,身后卻一顆鬼鬼祟祟探出的頭,看看長相,卻是那個被眾人遺棄在第一層的少年王乘風。
  只見“師父”目光如炬,看見眾人害怕的模樣,喝聲更是響亮。
  “全是一群沒有用的東西!它們殺過來,你們不會殺回去嗎?師父從前教你們的,全都是放屁嗎?”說著說著,他輕舒手臂,便將一旁的周儿的衣領抓了起來。
  “周儿,師父教你的‘蝶’,你全學到什么地方去了?”
  他大吼大叫,動作更是惊人,只見他將少年庄周抬起來,一送一推,居然便向他丟向一團光液。
  看見這樣的動作,眾人都是惊訝万分。
  “師父!”
  “師父!別這樣!”
  在惊叫聲中,“師父”卻是信心十足。
  “沒用的東西!”他高聲叫道:“不知蝶之為周,亦或周之為蝶!”
  只見庄周的身影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線,眼見就要跌入那團光液……
  便在這一剎那,“刷刷刷”的几聲輕響,卻看見庄周的身上邊現出蒙蒙的光影,卻在身后出現一只光彩朦朧的巨大蝴蝶。
  那蝴蝶看來只是虛像,身上的花紋不住揮動,還映在庄周俊秀的臉上。
  只見他輕輕浮在空中,臉上卻已經不見惶急神情,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气定神閒的表情。
  而巨蝶光影的翅膀不住扇動,划出狂烈的气流,气流所到之處,那光液便逐次后退。
  “師父”眼睛神光一閃,這一次卻瞪著那高大的少年仲尼。
  “還有你!”他粗聲道:“師父教過你什么?遇上這樣的敵人,你不會用‘复夢’嗎?”
  此話一出,少年仲尼露出恍然的欣喜神情,連連點頭。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說著說著,他張開雙臂,長長吸气,在身后同時也出現了巨大光影,卻是一個身長丈許,巨額白發的巨人老者。
  老者的手上持著一柄巨劍,面對光液不退反進,對著一地的光液不住擊刺,同樣也將光液打退。
  說也奇怪,這些學院中的少年本來是惊惶失措的無助神情,但是“師父”一出現之后,略加指點,卻是個個顯出不凡能力。
  那調皮少年御寇擅長的是控制風和气流的法術,術法催動之下,也能將光液打退。
  盲眼小童師曠則是琴音如神,在指尖流出音符同樣可以嚇阻光液。
  几個人手下不停,整個局面登時逆轉,達多、莫色斯和允文隨在他們的身后,不時低聲指點,沒多久便已將光液赶出“鬼谷”,將它們全數赶回隔壁的“葛雷新”室。
  “給我精神點!”那“師父”大聲喝道:“沒有全數赶個干淨,就不准你們吃飯!”
  一邊大喝,一邊將手上牽著的小男孩拉過來,拍拍他的肩,回過頭來,瞪了王乘風一眼。
  “來見見我這新來的小徒,”他粗聲道:“這孩子叫聃儿,姓李。”
  王乘風好奇地看著這個小孩,看見他雖然身材瘦小,大概只有十歲年紀,只是一頭的發絲卻有大半是白的。
  而且仔細一看,這小孩李聃儿的眼睛奇大,臉上卻有些許皺紋,勉強來說,卻有些像個小老頭子。
  方才王乘風不上不下地挂在第一層的深塹中,正在沒理會處,卻看見這個學院的“師父”背著個頭小小的李瞄儿從虛空處緩緩走來,還沒來得及呼救,便被他“呼”的一聲帶來這個“鬼谷”。
  他好奇地張著嘴,看了看李聃儿,又看了看“師父”。
  “你又是什么人?你便是這個‘學院’的師父嗎?”
  那“師父”莫測高深地一笑,推了推小男孩李聃儿的背。
  “去!去看你師兄們有什么要幫的。”
  看著小男孩一蹦一跳地离去,此時,整個鬼谷已經恢复原來的青翠深幽,而“學院”的孩子們也追打著那些入侵的光液,聲音逐漸遠去。
  只听見“師父”悠悠地說道:
  “你問我是誰?我是這個學院的‘師父’,那只是讓他們叫著方便的。
  在‘學院’里,我最常待在這個‘鬼谷’,所以人家都叫我‘鬼谷子”。
  很久很久以前我有個名字,叫做‘王力’,不過已經不再有人記得我真正的名字了。”
  “鬼谷子?”王乘風笑道:“算命鐵嘴,鐵口直斷的嗎?我還‘神机妙算小諸葛’哩!”他的個性大而化之,便是身處在這樣的詭异環境,嘴巴還是不乾不淨。
  加上他畢生最不爽的家伙之一,便是那個曾經斷言他“將成就不凡事業”的山西神算子,是以對這類的名頭有著直覺上的嫌蔑。“你這么行,為什么不算算我的名字,猜猜我是什么人?”
  那“鬼谷子”瞪了他一眼,冷笑道:
  “我早知道你這人是個草包,如今一看,果然名不虛傳。”
  王乘風一怔,但他本就是個常常被人奚落的角色,雖然被鬼谷子這樣搶自一頓,卻也不生气。
  “草包草包,這种話我也會說,你如果真的猜得出我的名字,我就叫你一聲爺爺。”
  鬼谷子冷然一笑。
  “我可受不起你叫我‘爺爺’。否則你是叫定了。
  你,叫做王乘風,今年十七歲,是個失敗到了极點的笨蛋。
  讀書贊不好,交不到朋友,還常常被小混混海K,運气背,人又蠢,連女孩子的手也沒牽過……”
  這“鬼谷子”看看年紀大約是三十來歲的成年人,看他方才和學院的孩子們說話极有威嚴,但是和王乘風說起話來卻像是和他同輩,在課堂上吵架的高中生。
  王乘風目瞪口呆地听著鬼谷子的說話,越听越是惊訝。
  “你……你怎會知道這么多的?”王乘風吃惊道:“還有,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你到底是什么人?還有,那些小鬼又是哪里來的?”
  “我當然知道這么多,”鬼谷子昂然說道:“過去發生的,未來會出現的,我全都知道。
  我這里便是‘學院’,是一個不存在于任何空間,任何時間的所在。
  我說你不念書,做人失敗,還真的沒有冤枉你。
  你的書如果多讀一些,你就會知道這些孩子是誰了……”
  王乘風仔細回想了一下“學院”中的助教和孩子,三個助教達多、莫色斯和允文是有點怪,但是王乘風肯定這輩子從來沒有見過他們。
  還有那几個孩子也古里古怪,大個子的仲尼,會變出蝴蝶的庄周,還有會刮大風的御寇……
  同樣的,自己當然也從來沒見過這些孩子,不過有一點很奇怪,不曉得為什么,總覺得在什么地方听過這几個孩子的名字……
  只是就像是鬼谷子所說的,這個王乘風真的是個不學無術的大草包,如果之前他多念點書,早就會對眼前的情景一清二楚。
  “我不曉得他們是誰,”最后,王乘風這樣搖搖頭。“沒見過他們。”
  鬼谷子搖搖頭。
  “你一定知道他們的,只可惜你書讀得不多。
  現下你也許不認識他們,但是他們日后長大了,回去自己時代,自己的國度,卻會影響后代几千年的文明。
  “吾不复夢見周公……’,那個大個子男孩仲尼,他本家姓孔,名字叫做丘,后來你們叫他万世師表……”
  听見他的話,王乘風眼睛圓睜,腦門子突地“轟”一下,登時清明起來。
  “孔……孔子?”他結結巴巴地說道:“那呆瓜大個儿是孔子?”
  鬼谷子不理他,只是逕自說下去。
  “周儿呢?‘不知周之夢為胡蝶与,胡蝶之夢為周与……’,周儿姓庄,是春秋時的宋國人。
  所以,他就是日后的庄子。”
  庄子。
  這更是個老朋友了。王乘風楞楞地想著。不久前,他被罰到圖書館當義工,就是拜這個庄子之賜。因為他說不出來庄子、伊比鳩魯几個死老頭有什么樣的關聯。
  “還有御寇,他本家姓列,就是古書上的列子。師曠后來是晉國的樂圣,剛剛你見到的小男孩李聃儿,后來他也很出名,單名一個‘耳’字……”
  這一次,王乘風卻是福至心靈,很難得地在腦海中閃過一個答案。
  “老子?”他失聲大叫:“這老頭小鬼便是老子?”
  這個“老子”是干什么的,他倒是相當清楚,知道他是個騎著青牛的老頭,也知道他寫過一本“道德經”。
  只不過資訊的來源是一本漫畫,是前几年在漫畫屋看到的。
  “正是,這小孩儿便是日后的老子,”鬼谷子笑道:“所以你現在看到的這些小鬼,大多是歷史上最出名的人物。”
  鬼谷之中,此時靜靜地吹起了一陣陣的舒适微風。鬼谷子不再理他,只是背著手,悠然地看著遠方的天空。
  而十七歲的少年王乘風卻仍然目瞪口呆,心中紛紛亂亂地想著這大半天以來,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荒謬經過。
  最后,自己還來到了這個古里古怪的“學院”,學院里的學生,居然是只在古書上看得到的孔子、庄子、老子……
  再一次,他又忍不住喃喃自語,問著一個肯定沒有答案的疑惑。
  這個世界,到底出了什么樣的差錯?
  云淡風輕,樹動回影。
  這里是奇异空間中的“鬼谷”。
  而王乘風即將面對的,便是時空中最奇特的一段傳奇。
  炫光時空學院。
  在偶然的机緣中,這個少年已經進入了這個充滿玄奇事物的學校。
  而他十七年來的生命也將要起了重大的變動,真正走向一場“改變千万人命運”的奇妙冒險。

  ------------------
  一禪掃描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