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紅樓夢魘




                  蕭志勇
  謹以本小說向科幻大師issacasimov致敬飌ㄡ鴾h比亞外,或許咱們中國也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
  當除夕聯歡舞會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每個人情緒高漲,任誰也不會听到他倆的對話。尤其是兩個已喝得半醉的老頭儿。
  「我得告訴你,老洪,」喝得爛醉的艾薩克教授邊說道,邊將第五杯伏特加朝桌上一拍後灌進肚里。「除了教務處加薪太少以外,我這年頭總算交上好運。尤其是那個計划──他媽的蠿滬茈v上最狗屎的計划──」
  洪教授搓著酒杯,一臉長髯,面色通紅。他本來就不喜歡這种舞會,是艾薩克這家伙說有好多上等紅酒喝,硬將他拉來的。他看著一室燈紅酒綠,神迷目眩,已開始想离開了。「對,艾薩克。好運。跟我走吧,我不想再??在這地方了。」
  「走甚麼!」艾薩克教授大聲吼叫,聲音迅即被惊濤般的人聲淹沒。「你可真不合時宜!要是讓曹雪芹那小子來到──」
  洪教授拿著酒杯的手凝在半空。「你是說,嗯,曹雪芹?」洪教授一臉狐疑。他任教的是中國古典文學。卻無法猜透為何任教物理學的外藉教授艾薩克會無??說出曹雪芹這名字來。
  「可不是!」艾薩克教授吼道。「我想連老洪你也聞所未聞!《中外學者時空交流計划》!哈哈!」
  這小子真的醉了。洪教授心想。
  「我們用大學里最先進的科技,將過去的人送到現代呀,」艾薩克繼續說著,「不過是簡單的時空轉移吧了。」
  洪教授掀著長須,望著台上。五杯伏特加。老天。
  「教務處隨便選了好几個,其中一個就是曹雪芹。他來的時候還不到二十歲──」
  「你喝得太多了,艾薩克。」
  「──我真不明白為甚麼教務處會選中他。那時候他一臉稚气,還未有甚麼成就──」
  「艾薩克──」
  「再來一個伏特加!」忽地艾薩克抬頭朝侍應喊著。「我就知道你不相信。也難怪,這計划只有艾伯特教授、老約翰等几個知道......」
  「你不是在說笑吧。」洪教授忽然想起,過去一年他們几個确是神秘兮兮地召開過几次教務會議......
  「說甚麼笑!哼,曹雪芹那小伙子真可愛,他對我們的文化迷戀极了。我曾帶他參觀大學校園,他最喜愛到圖書館的小說部留連......」
  洪教授怔著眼。侍應放下第六杯伏特加,艾薩克教授又是「拍」地一聲,一飲而盡。
  「嗯,不幸得很,計划在那時被迫中止。」
  「為甚麼?」
  「還不是資金短缺!或許他們覺得這計划根本是狗屎。」艾薩克闔上眼皮。「呀,我想我真的醉了......」
  「艾薩克,你得把話說完呀!」
  「噢,那當然。最後嘛,教務處當然是將他送回那個時代呀。」艾薩克喃喃說道。「臨走前他問我可不可以拿些書回去做紀念。我說時空交流計划規定,古人是不可從現代帶走任何東西的,可是,老洪,你曉得這是一种禮貌呀馫{代人對古人的禮貌呀!」
  「...那...你給了他甚麼書?」洪教授顫聲問道,現在的他已經完全清醒了,但卻感到仿佛置身夢境之中。
  「我著他自己挑選,你知道我不會看你們中國的方塊字的。」艾薩克教授說道,通紅的臉上竟有几分忸怩。「我著他在你的書柜里隨意挑一本蠾悇x,別別別光火,一本而已。」
  洪教授把嘴巴張得大大的。他前些天整理書柜時,真的發覺最底一格的古典小說里好像真的缺了一本甚麼書......
  「然後他便回去了!哈哈哈!」艾薩克大叫著,旋即砰一聲扒倒桌上,獨剩洪教授在桌旁發怔。
  這晚,除夕聯歡舞會進行得如火如荼,每個人情緒高漲,任誰也不會听到他倆的對話──尤其是兩個已喝得半醉的老頭儿。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