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遙遠的地球之歌




                  蕭志勇
  蠽嚚s自星野之宣漫畫集《2001夜物語》
  「這次計畫使用的彗星,我們命名為奧斯瑪三號···
  「它將以每秒80km的高速,采取完美的雙曲線軌道,在2年後永遠离開太陽系。之後的路線也已經計算完畢了···
  「我們要做的是追上這顆彗星,在它頭部的「核」中放置太空船--這樣做沒有甚麼特別的技術問題,且還可以把經費壓低。
  「彗星的核大半是由冰凍物質和金屬所构成的,呈雪球狀的星体--就奧斯瑪三號來說,它的核直徑大約有4公里。
  「太空船所需的水和重氫等等能源,都可以由彗星核本身直接補給。
  「沒錯,換句話說,就是要把彗星變成實用的太空船--天然的,甯P間旅行用太空船···」·E·
  偌大的太空船中靜悄悄的,只有從培育糟里間歇傳來液態氮的流動聲音。太空船里唯一的一對男女,站在觀察窗前,凝視著培育糟。男女全身赤裸,完美無暇的身形於無重力狀態下漂浮著。男的眼神流露著果敢堅毅,女的眼里透著絲絲溫暖的母愛。
  培育糟運轉的聲音漸漸增大。無數才解凍的精子,開始努力地游向卵子。然而在數十億的參賽者中,有無數將被淘汰,最終只有一位胜出而獲取獎項。
  獎項就是生命。·A·
  「--畢竟,所謂的人生就是由一連串旅程所開展的···
  這也算是一种賭博--這次旅行,只有能力和運气夠好的,才能真正替自己美好的人生揭幕···」
  太空船正努力向前方游去。·R·
  「這個計畫,應該還會重覆好几次的,魯賓遜先生,」署長輕快地說。「只要之中有任何一次成功,我們也就滿足了。還有,非常感謝你們兩人的協助。你們所提供的「東西」,已用液態氮完全冰凍,運上太空船了。」
  「請問···」坐在沙發上的漢娜朝身旁魯賓遜看了看。「假如太空船一直碰不到行星的話···碰不到适合生存的行星的話。那些「東西」又怎麼辦?」
  「那就甚麼也不曾發生過了,太太。」署長有禮地答道。「換言之,那時電腦會自行判斷,讓解凍系統永遠停止。」
  「「甚麼」都不會出生。「甚麼」都不會發生。」署長身旁的禿頭科學家顯得有點不耐煩。「只有目標的甯P系有理想的行星時,電腦才會決定「授精」。」
  魯賓遜和漢娜相顧無語。
  「請別誤會,我們絕對沒有拿生命開玩笑的意思。」署長連忙道。「只是,依現有科技,要在甯P間旅行仍舊是個夢。再者,就算實現,也需要天文數字般的費用。自從20年前的探索計畫之後,人類沒再嘗試過甯P間旅行,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
  「所以我們才想到要利用慧星。可是,有個最要命的問題。宇宙是那麼廣大,就算是秒速80km的高速彗星,想要抵達离太陽系最近的人馬座甯P,你曉得要花多少時間嗎?要花上1万6千年!假如超過10光年,就得花5万年!
  「所以我們必須做等比級數的加速--在吸收完彗星資源後,利用核融合引爆彗星。如此一來太空船便能達到秒速1万km,只要花几百年就能抵達目的地了。
  「問題是,普通人体是耐不住這麼猛烈的加速度的!唯一能忍受的,是有机械,和冰凍的精子卵子···」·T·
  「是我們的孩子呀,魯賓遜!假如誕生下來···孩子們會在遙遠的宇宙那一邊···」
  「他們是人類的先驅呀。我們應該感到自豪的。」魯賓遜輕聲說道。
  夜空星羅棋布。這夜的星光特別明亮,宇航大樓沐浴在漫天閃星下,魏然矗立。良久,魯賓遜垂下頭來,輕吻著怀里的漢娜。
  「我們還能生孩子呀,漢娜。在這個地球上建立屬於我們的家庭···」·H·
  天地遽闊,宇宙無限。
  能否游抵目的地,固然是一种賭博,然而生命本身也是一种賭注。
  當生命渾沌朦朧抵達這個世界時,還要接受一連串考驗。
  「哇啊--」
  初生嬰儿的啕哭聲響徹整艘太空船。生命,畢竟是一种喜悅。
  「爸爸爸爸爸爸,讓我抱!」
  「也讓我抱!我排在姐姐後面!」
  「哇啊--哇啊--」
  「是男生還是女生?」
  「男生!」
  「是第23個孩子啦!爸爸,要取甚麼名字呢?」
  「不是說過叫約亞欣嗎?」
  「怪名字!」
  「哇啊--哇啊--」
  「約亞欣!你是最後一個孩子啦,有那麼多兄弟姐妹很吃惊吧!」爸爸用雙手小心地抱起仍在努力哭叫的嬰孩,好讓培育室內蹦跳的孩子們看清楚。
  「取別的名字不可以嗎?應該投票決定嘛!」其中一位小男孩在嘀咕著。
  「好啦好啦,再不喂奶不行了,」媽媽一臉祥和說道,复轉向身旁的另一位小男孩,「親愛的!e-26通道漏气的地方修好了嗎?」
  「說的也是,我馬上去修!」小男孩跑開了。
  「爸爸,我也要去!」
  「你好坏,托比,上次說好啦!這次到我!到我!」·O·
  太空船像方舟般在無垠的宇宙里緩緩飄浮著。穿著太空服的小男孩托比,站在船壁上凝神看著极遠那方的微弱星光。
  孤獨的方舟正努力向新大陸進發。
  「鯨魚座塔伍星···」托比喃喃說著。
  「是呀,在地球上是這麼稱呼它的。」爸爸一邊說,一邊朝漏气的船壁注射自動黏合劑。「那是個不管大小、明亮度都和太陽類似的甯P。20世紀時有個奧斯瑪計畫,想試著接收宇宙外來文明的電波,當時就把這個塔伍星當做目標了。」
  「所以爸爸把塔伍的第2個行星取名叫奧斯瑪--和送我們來的慧星名字一樣···」
  「親愛的,順便檢查一下電池能源板的角度吧!又有人弄坏控制器了。」媽媽的聲音自控制室傳來,在冰冷的宇宙里散發著絲絲暖意。
  「又來啦!真沒辦法,我馬上就弄。」爸爸答應著,旋又拿起注射槍低著頭一個勁儿干活。
  「爸爸,我們真的要住在奧斯瑪上嗎?甚麼時候要降落?」一直默不作聲的小男孩漢斯指著群星問道。
  「那是由電腦決定的,來這個行星也是電腦決定的啊!」托比邊抱著工作梯子,邊搶著說。「我們現在正是繞著它的軌道做各种調查。要确定人類适合居住為止,對不對,爸爸?」
  「對,你們就是在這段期間出生的,而且也長這麼大了···」爸爸若有所思朝遠方望去,深邃的眼神里,是堅毅、勇敢和希望。
  「應該快了吧···」·S·
  「奧斯瑪像地球嗎?媽媽?」金發女孩背著裝滿蔬果的大籃子,在農田里呆呆仰首看著人工溫室上方那巨型視野弦窗外的世界。
  「是呀,佳蓮,那是個美麗的藍色行星,就像宇宙里浮著的一顆藍色寶石···」
  「地球很遠嗎?媽媽和爸爸不想回地球去嗎?」佳蓮放下籃子,挽著媽媽的胳膊。她雖是眾孩子中年紀最大的,但卻最喜歡跟媽媽一起,她最愛听媽媽講述地球的故事,每次談起,她總會睜著黑溜溜的眼珠儿,凝神聆听。
  「爸爸和媽媽有你們這些小家伙呀。而你們呢,則擁有那個奧斯瑪行星。」媽媽伸手指著极遠處的一點星光。「那顆星星就是太陽,佳蓮,要記住哦。從那里看過來,塔伍星大概也是這麼樣子吧。」
  媽媽摟著佳蓮,一臉慈愛。
  「很久以前,地球上也有很多人像我們這樣,仰望著星空,幻想著,我想到那里去看看呀--哪一天人類才能到那類星星去呢···
  「這麼想著想著,很多人就這樣出生,死亡···而現在,我們終於成了首批朝外太空進發的人類。懂了嗎?」
  佳蓮側著頭,對著群星眨了眨眼。奧斯瑪,地球,太陽。一切就像幻夢一樣,遙不可及。·I·
  「哎呀,克里斯!怎麼回事,突然···?」媽媽看著醫療床上的小男孩,惊呼起來。
  「和哈利當時的症狀相同。托比!拿氧气面罩來,動作快點!」爸爸滿臉汗水,看著儀器上的讀數,緊鎖著眉頭。
  小男孩喘著气,气若游絲。周遭的弟妹們都嚇呆了,站在一旁不知所措。
  「佳蓮,拿架子上的強心劑來!快!」
  「克里斯!克里斯!你還好吧!要堅強一點呀!」
  ······
  「不要哭了,媽媽···」佳蓮摟著媽媽肩膊,自己也淚痕滿臉。生离,死別。媽媽別了家鄉,親愛的克里斯又离開了大家。人的生命是那般的脆弱,生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她瞥了瞥弦窗外的世界,始終沒法知道,方舟將在何時抵達彼岸。·M·
  「來,托比,馬克,艾倫,一口气吹熄吧!」
  三個小男孩掩不住滿臉興奮,赶忙嘟長嘴儿,朝桌子中央大蛋糕上的三枝腊燭用力吹著。星火熄滅間,響起眾多哥哥姐姐們的掌聲。爸爸從衣袋里拿出數個系著絲帶的蛋型膠囊,一一分派到三個小男孩手上。
  「這就是禮物,是小麥的种籽,艾倫的是向日葵的种籽,要用心种喲。等到降落在奧斯瑪上,別忘了繁殖地球的植物···」
  托比、馬克和艾倫,都不約而同嗅了嗅手上的玩意儿,然後像寶貝一樣小心翼翼收起來了。桌上的大蛋糕早被切去了大半,男孩們吃著美味的蛋糕,在船艙里嘻哈追逐起來,女孩們掩嘴笑著。一船的歡笑,一室的溫馨。媽媽輕倚著身旁的爸爸,仰首環視穹宇,酒了一身的星光。·A·
  時光,美麗動人。
  難忘歡欣的气氛,也難忘同濟共舟的暖暖親恩。
  在看似無盡的旅程當中,天使們漸漸長大,為船上注入無盡的歡笑和希望。他們生於宇宙,長於宇宙,有時候听著爸媽說著地球,有時候听他們說說奧斯瑪。偶爾,充滿幻想力和好奇心的孩子們,會禁不住想像地球和奧斯瑪的模樣:大大的藍色水球,要比太空船大上好多倍,那里有好多的花草樹木,有云在好高的地方飄浮,還有風···
  終於一天,載著方舟的天使們抵達了藍色的奧斯瑪。
  太空船輕輕地告別宇宙,滑進大气層。奧斯瑪靜靜地躺於下方,預備迎接這一船的生命。
  太空船准确地在奧斯瑪行星赤道附近的海洋著陸,濺起的浪花擊拍著海岸,為來客們鼓掌。
  艙門打開,爽涼的風迎面吹來。孩子們瞠目結舌,凝望著眼前新世界,然後,爆發出連聲歡呼。
  「好多种气味!風吹來的嗎···?」
  「天空和海也這麼藍!」
  「好大,好大喲!」
  「等我呀,托比!」
  哈哈哈哈哈···
  「有山呢!不曉得伸到那里去呢!」
  「爸爸!媽媽!來看看嘛!好棒喲!好棒的世界!」
  「來,約亞欣,我牽你去,快來!」小女孩牽著仍在牙牙學語的約亞欣,一步步离開船艙,朝外走去。哥哥姐姐們都跑遠了,漫山遍野盡是歡呼之聲。
  「媽媽···爸···爸」約亞欣依依地看著父母。她對新世界感到好奇,卻又感到畏懼。
  「和大家一起去吧!約亞欣···這里是你們的世界了。
  「我們···該教的都已經教了···」
  爸爸和媽媽站在艙門,遠眺著孩子們越過一個又一個的山丘,向著新世界奔去。沙地上的足印被潮水沖去,山巒上卻又踏下了新的印記。他們仿佛看到了生命的火焰,在這新的藍色行星上,一代接一代相傳下去,直燃燒到永琚C
  良久,連最後一個孩子也离開視線了。忽地,爸爸和媽媽的表情在瞬間凝住,眼珠也失去了原來的光澤--
  卡喳。
  『功能完成!机械人格模擬系統自動關閉。』
  ·······R·
  --22個孩子降落在离太陽系11.9光年的鯨魚座塔伍星的行星奧斯瑪上,這份報告的電波花了12年才抵達地球。
  可是,這個計畫的主事者卻無緣听到這個消息。因為從方舟离開太陽系算起,已經過了375年···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