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早班火車




                  蕭志勇
  總是先看到列車的燈光,然後才听到隆隆的聲響。每次昭明總愛把雙眼閉上,感受列車進站時的強烈气流。待張開眼睛時,列車已經停下來。他隨人群流進車廂,人潮在狹小空間里來回激蕩。昭明慣常從口袋里拿出新款的寵物飼養机「他媽的蛋治」,專心致志玩起來。忽地不知道誰搭上他的肩膊,差別把他那新熨的恤衫抓破,他別過頭,竟是闊別多時的漢書。
  「早啊昭明!你也赶第一班火車啊?」漢書左右挾著數本厚厚的資料冊,努力向昭明擠過來。
  「是啊。你今早有課嗎?」
  「嗯,生物研究,」漢書得意洋洋遞上資料冊。「看哪!這是我昨晚通宵赶起的作業。二百大頁,題目是虪v前生物:食肉獸的社會習性。夠專業了吧。」
  「寫這樣的題目干嗎?」昭明念的是經濟學,他對生物研究毫無興趣。「史前生物,都絕种了嘛。」
  「哎啊,你看你看,」漢書一把搶過昭明手上的寵物机。「你養這种兩手兩足的寵物不就是史前生物的一种嗎?我告訴你,史前生物的歷史,對研究我們的歷史可有幫助得很!」
  昭明把寵物机奪過來。「是嗎?」他可不這樣認為。
  「當然!」漢書提高聲音。「你知不知道,史前時代,食肉獸和我們的祖先一起生存。但食肉獸是野蠻的生物,把我們的遠祖當作糧食,這种情況持續了數千年,歷史上稱為《黑暗時代》......」
  「嗯哼?」昭明有一句沒一句听著。他只關心自上星期開始便暴跌的股??,那有閒情管甚麼食肉獸。
  「......真是禍不單行,」漢書繼續滔滔不絕。「就在那時候,我們的祖先患上了一种新型的流行性感冒,由於未能及時治理,病毒很快擴散開去,死了不少同胞。」
  「嗯哼。真可怕。」
  「更可怕的還在後面呢。」漢書發現昭明神情呆板,以為他真的害怕。「有些食肉獸把患病的祖先吃了,也病發而死。食肉獸為免病毒傳播開去,竟然對我們的祖先進行所謂《南方大屠殺》!我們一百多万位同胞,一夜間悉數被殺!」
  「嗯哼。可怕。真的。」
  「後來總算惡有惡報,食肉獸一族發生內戰,他們以一种神秘的光和火作武器,彈指間毀滅一座城??,食肉獸一族傷亡慘重。最奇怪的是,受到光和火武器的影響,我們的祖先的遺傳因子竟開始變化起來!在數千年間進化成万物之靈!」漢書激動地說,臉不紅气不喘。「所以嘛,研究史前生物食肉獸,對了解我們的歷史是很重要的啊......」
  果然很重要。可是從經濟學角度看,研究這些還是很不化算的哦。要研究史前生物嘛,養養「他媽的蛋治」寵物机便足夠了。
  「啊,對了,我還有些圖片,你要不要看看?......」說著漢書真的把資料冊打開。這時列車進站,曳然止住,昭明一個踉蹌,几乎站不穩。「原來已經到站!漢書,下次再看吧!」車門快要關上了,昭明赶忙從人群中擠出。他忽然想到,食肉獸族會不會有列車?但他們天性野蠻,又喜歡自相殘殺,大概也不會有這种文明水平吧......他心里想著,冷不防踏了個空,大爪子被車門卡著,費了好大勁才得以脫身。
  昭明抖動著羽翼。對於那些問題,他永遠無法知道答案。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