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四葉苜蓿


   如果發現四葉苜蓿的話,
       能變得幸福。

       可是呢,
       是秘密喔!

       苜蓿的白色的花,
       開在那里呢?

       它的葉子有几片呢?

       四葉的苜蓿

       雖然你想得到幸福,
       你卻無法如此。

  “我拒絕!”一個男子很不高興的說著:#
  “我已經不是軍人了,沒有接受政府命令的理由!”

  “理由是有啊!”
   一個老婆婆,身披著刻功精細的斗篷,和藹地說:
  “你在軍法會議時有几次承諾……刻在手心啊!”

  “對我真是”溫柔”啊!”男子諷刺地推了推臉上眼鏡。

  “要再審議一次來修正判決的結果也是可以唷!”
   這是威脅嗎?”
  “如果你要這麼想也是可以的。”

  “婆婆,不,纊將軍——”
  “是你的話,無論要几個工作人員都有……”
   婆婆面露微笑,閉著眼睛搜索著記憶庫。
  “你在第六次的軍法會議上答應了。因為讓老人的壽命減
   短了,所以無論何時,只要是委托我的事都不會拒絕!”
  “這是几年前的話啊!用記憶映像來給我看看啊!”男子像是不
   甘心的大孩子,耍賴地說著。

  “琉.f.和彥”
  “用我以前的名字叫了啊!”和彥板起臉,嚴肅起來了。

  “這件事只有你能完成!”

    “……〔魔導師〕所做的判斷嗎?看來推不掉了。”和彥歎了口气,走
  向前。

  “伸出手來,給你印記。”
  “……是机密事項嗎?可以嗎?交給民間的人……"和彥有點擔心地問著。

  “即使沒有給你暗示,我相信你也不會 漏出去的”
  和彥的手和婆婆的掌心相對,電路般的東西在之間傳輸……一個葉
  脈紋路般的東西成形綠葉?

  “這是通行證?暗號?”和彥注視著手上的葉子印記。

  “是這次的工作所必要的,工作結束的話就會消失”

  “要我做什麼?”

  “有希望你護送的東西”
  =================================================

  和彥抽著煙,走在熱鬧的未來城市夜景中,回想著和婆婆的對話。
  在熙攘的人群中,他看著手上的葉子印記。
  街旁的電視牆上,一位有著精靈翅膀的女子不停地唱著……

          想變得幸福
          想變得幸福
          想和你一起得到幸福

           ※        ※         ※

  -森林中小小的羽翼-
  和彥走到一個如籠子般鐵門前,脫掉手套,將手放在門前的一個識
  別器上。“嗶-”識別器啟動。

  門循著地上半圓的軌跡而開。

  “歡迎光臨”一只兔子人形穿著十六世紀的禮服迎接:
  “收到纊大人的指示要招待您。”

  和彥隨著它穿過一個中庭,庭院由鐵絲組成,在庭中穿梭、來往的
  人長相都很“動物“,穿著十六、十七世紀的禮服,很有童話的調
  調。

  〔好像有很重要的東西隱藏在里面〕
  〔那個東西是最新式的殺人兵器〕

  兔子人形停在一個門前,轉身對著和彥說:“手”,它指著門旁的一
  個識別器。

  和彥將手放上,門開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個超大型的鳥籠,其中有
  樹,一個少女坐在枝椏上正唱著歌,身旁伴著和她一樣有著机械翅
  膀的鳥儿。

          想變得幸福
          想變得幸福
          想和你一起得到幸福
          想成為你的幸福

  少女飛舞起來了,忽然,她睜開眼,發現了在一旁注視著她的和
  彥,“你是……”
  她落了下來,握著和彥的手,看他的葉子印記。
  “來帶我离開的人?”

           ※        ※         ※

  -歌唱的少女-
          想變得幸福
          想變得幸福
          所以
          帶著我
          帶著我到遠方去

  散亂一地的報表,
  螢幕中有著精靈翅膀的女子歌唱著。
  “可愛的孩子呢!”和彥大刺刺地坐在沙發上,一名少年端著茶盤
  說著。
  女孩正興致勃勃地端詳著桌上精靈翅膀女子的雕像。

  “興趣改變了啊!”
  “不是不喜歡孩子的嗎?”少年邊倒著熱騰騰地紅茶,邊說著。
  “是犯罪哦!”
  “再說一次看看!”
  這時,一個身著軍服,帶著墨鏡的人站在和彥身後,低著頭不高興
  地看著和彥(你敢對我的人凶?!)
  “總是犯罪的人是你吧!銀月!”和彥咧著嘴,轉頭指著銀月嘲弄。
  “銀月帶我來時引起有戀童僻的流言。”少年正經地說。
  和彥低下頭,有點強詞奪理:“二年前的藍還是個小鬼。”
  “比起那個孩子已經是大人了。”藍微笑地說。

  “那是誰?”銀月背對著少女,面無表情地問。
  少女純真的凝視著雕像,安靜地听著歌,銀月和和彥聊了起來。
  “叫做蓿,姓什麼不知道。”
  “是纊婆婆的委托?”
  “纊將軍嗎?”銀月略側身看向蓿。
  “首先將那孩子送到她想去的地方。”
  “那里?”

不在這里,要去何方

我也不知道,那孩子好像知道的樣子。”
  “用正規的方法是很難順利出境的。”
  “所以,要拜托藍。”
  藍听到提到他的名字回頭。(哇∼回眸一笑百媚生)
  “喂!”銀月轉頭叫著。
  “沒問題,這件事交給我。”藍輕輕地說著。

  “銀月是中佐之中領著高薪的,賺那麼多錢要拿來做什麼?”
  和彥閃動著“無辜”的眼神純真的問。
  “老年的儲蓄金”一手接著藍遞來的紅茶,簡洁地回答。

  “想再听一次嗎?”藍將紅茶端給蓿,親切地說。
  “嗯”
  藍指著雕像之下類似時鐘的東西,教她如何使用。
  不一會,音樂前奏響起,蓿也跟著唱起來:

          帶著
          我

          解不開的魔法
          無止盡的吻
          醒不來的夢
          不會消失的幸福

          帶著我
          想變得幸福

           ※        ※         ※

  -鳥籠-
  “到〔妖精游園地〕去”蓿往前指著。
  “那個荒廢的游園地嗎?”

是移動裝置,藍改造的呢!“只見藍帶著眼罩似的机械裝置。
  “這個啊,不像〔近距离轉送裝置〕有距离的限制,比〔瞬間轉送
  裝置〕還要快呢!〕“和彥對蓿說明,他們站在四方形的鐵籠子內……
  四周無數的電線散落在地上,

  “沒用過你說的這些東西”蓿直視著和彥。

  “那里來的鄉下女孩啊!”

  “這是軍方開發的兵器召喚裝置”銀月說著,交給和彥一個圓形的
  像徽章的東西。

  “什麼嘛!還交給民間的人”
  “纊將軍交待的”
  “很好用”#
  和彥笑著“只用右手就夠了”
  銀月不發一詞。
  “那,我收下了”和彥接過徽章。

  藍的手上連接著電腦回路,兩手間出現了一個正方体,分成三等分
  的垂直旋轉,不斷地改變組合、拆解、合并,移動裝置成菱形地
  漂浮起來,和彥和蓿從肢体末端開始如繃帶般分解。

  “握著!”在完全消失之前,蓿略感不安的眼望向和彥,和彥於是
  牽起蓿的手。

  這時,轉送裝置忽然“鏘-”地崩毀
  “被干扰了!”藍手中的正方体扭曲
  銀月連忙靠向藍問“那兩人落到那里了?”
  “我現在正在找——”
  “是那一個家伙破坏的”銀月非常不爽。
  “我同時也在搜查著”藍調整眼罩說。
  然後,他抓著銀月的手,脫下眼罩,由銀月協助地站了起來。
  “是那個孩子”

          帶著
          除了這里的任何地方
          帶著
          我

          解不開的魔法
          無止盡的吻
          醒不來的夢
          不會消失的幸福

  在一陣光中,精靈翅膀女子的背影,盡剩葉脈的葉子〔綠葉?〕,
  蓿的机械翅膀,手上的環,和机械鳥的影像一一飛掠過……

          帶著我

          三片盡有葉脈的葉子交纏
          [那個葉子是苜蓿嗎?]
  少女歌唱著:

          想變得幸福

           ※        ※         ※

  -迷路-
  緊連在一起的建筑有著各种大大小小的廣告招牌,道路的兩邊牽起
  了一條條繩子,挂著半新不舊的衣服,有种零亂,熱鬧的感覺。

  “目的地嗎?”
  蓿跌坐在和彥身旁,和彥撐起身來看向四周——充滿著雜物,好像垃圾
  堆的樣子——角落——好像隱藏了不少人,看到這兩個不速之客帶著敵意
  地向他們圍攏。

嘖!到底是怎麼回事!
  露出了那個“兵器召喚裝置”

  只見和彥左手護著蓿并迅速地將右手幻化成超大羽翼形的屏障,擋
  住了突如奇來的攻擊,蓿呆楞楞地看著和彥的右手轉眼間又幻成了
  長矛,進而反擊,這時,一只手悄悄地從蓿的身後靠近,在抓住蓿
  的肩的同時就被和彥給斬斷。沒事吧!嗯!為什麼一來就被攻擊?”

  和彥帶著蓿在巷道間奔逃,腳步聲回響在無人的巷內,
  “不好意思,會重嗎?”和彥問著抱著行李箱跑的蓿:
  “……”
  “右手”沒有,是義肢”和彥一邊偵防,一邊回答,手上的長矛卻在這個時
  候回复:
  “果然拿軍用兵器出來是錯的。”電波并不安定的說。
  一根棍子抵住了和彥的後頸,和彥舉起雙手投降,
  他突然轉身格開棍子……卻發現四周不知何時已圍滿了人群,人們手上
  的棍子正對著他們。
  和彥的手搭上了蓿的肩,蓿看向他,只見和彥一臉地嚴肅,正視前
  方,蓿於是輕含著笑.偎向了和彥。

           ※        ※         ※

  -貓-不想來而來了,這不是理由吧!“一個留西瓜頭的小男孩,身著中
  國服,戴著如夜視鏡的東西,微笑地說著。
  “對了!”
  “那麼,打算去那里啊?”他坐在一個浮在空中如幽浮的圓型椅子
  上,一個女孩梳著兩個包包,站在他身旁。
  “……”1
  “不想回答嗎?”小男孩略感困惑。
  “在去約會之前是我們兩人的秘密啦!”和彥雙手被反綁地坐在地
  上。
  “約會?”蓿疑惑(什麼意思啊?)
  “你的對象好像不了解的樣子呢!”

  一只耳朵外翻的貓,直視著。

  貓,喜歡嗎?”
  “嗯!是真的貓呢!”蓿純真的說,她的手也被銬著
  小男孩皺了眉頭說“真的貓是很貴重的,為了不被偷,將它擬態來
  愚弄別人,沒想到被你發現了。”
  “了解了”
  “喵——”蓿學貓叫,
  “喵——”那只貓回礎p

  -收音机-在查清楚身份之前,就留在這里吧!”
  “我有急事耶!”和彥叫著,在兩三個人的看守下,
  “桃花,帶路”

  一個房間
  鐵的門,和床,床單半掉在地上。

  “厚達5公分的防御牆,當然,門是鎖著的”
  “主張扶弱濟貧,〔小貓〕的首領是小孩的傳言好像是真的啊!”
  “跑到〔小貓〕的地盤上,看來這里已經是邊境了”
  “邊境?”
  “在國界附近,靠近我們這邊的地方”和彥比著手勢說明,
  “果真是無知呢!”和彥坐在床上一手撐著下巴覺得很希奇地說著,
  “啊!”蓿發現了一台收音机。
  她彈開開關:

          想變得幸福
  她坐在掉到地板的床單上,手放在膝蓋,對著收音机就這麼唱了起
  來:
          想變得幸福
          想變得幸福
          想和你一起變得幸福
          想變成你的幸福

  和彥鼓掌叫好,
  蓿卻吃惊地回過頭來。
  “覺得很好所以拍手,不喜歡嗎?”
  “因為第一次受到鼓掌”
  “我想也是,在那個建筑中沒有人類吧!”
  “嗯”
  “只有人形?”
  “嗯”
  “生下來之後,一直在那個地方嗎?”
  “……”
  “誰帶你去那里的呢?”
  “不是”
  蓿略哀傷地看向了別處,
  “是我自己要去那里的”

          帶著
          除了這里的任何地方
          帶著
          我

          解不開的魔法
          無止盡的吻
          醒不來的夢
          不會消失的幸福

  [藍的工作從沒失誤過]
  [到底是誰干扰了呢?]
  蓿听著收音机听到睡著了.倚在牆邊
  [只有干扰而已,有這個必要嗎?]
  和彥將蓿抱到床上,心中想著
  〔對這個孩子〕
  他注視著沈睡中的蓿
  剛開始向我們襲擊的那些家伙們
  是拿著外國的手動雷射槍
  〔果然,和軍方有關,都是那個老婆婆〕

  和彥注視著手上的標織
  〔和他八字完全不合的家伙的國家〕

           ※        ※         ※

  -跡-
  “依然很有精神呢!”
  一個男人注視著螢幕中保護著蓿和人戰斗的和彥說著
  “可是啊,”他輕触著螢幕上和彥的臉
  “這是我軍新開發出來的作品呢!”他移近螢幕輕笑
  “使用了兵器召喚裝置後的訊息可以被追蹤到喔!”
  螢幕上出現了中國街的景象,和彥他們所在的地方。

  “現在,出發吧!”
  “〔王子殿下〕”他立在一群戴著防毒面具,手拿雷射槍的士兵之
  中發出了命令

  -借-
  蓿自沈睡中醒來唷!”都沒有睡嗎?工作中的緣故”您都在老婆婆那做些什麼工作呢?”什麼都做啊!護送人倒是第一次”
  “那個人呢?”
  “送我們到這來的那一個”
  “藍嗎?”
  “他是銀月的同居人,從兩年前開始的”
  “……真好呢!”蓿羡慕地輕喃,眼神卻帶著悲傷

  這時門突然開啟

  “你的真實身份己經知道了”小男孩〔坐〕在門口說著
  “真快呢!”
  “因為〔琉.和彥〕是在里界限中很有名的人物”
  和彥將蓿拉到他身後“是客人嗎?”
  “你們好像有目的的樣子”
  “有客人來訪,是你的對手”桃花將行李箱和和彥的大衣交還給了蓿
  “請從後門回去”
  “為何不將我們交出去?”
  “被我們的人抓住時為什麼不使用你右手的武器呢?”
  小男孩笑著反問
  “那些家伙并沒有殺气”
  “這就是你們侵入到我們的地盤而只有被抓起來的原因”
  “不做無謂的殺戮”
  “和傳聞中的一樣呢!”
  “歸還先前暫借的”小男孩對著正穿上大衣的和彥說
  “喵-”小貓在蓿的腳邊摩蹭
  “喵-”蓿彎下腰向小貓回答

  -花-
  “道別完了”
  “桃花帶路吧!”

  他們自地下道口出來,回到原先到達的廢棄物堆
  “咚-”他們身後的建筑物倒塌
  和彥大吃一惊,要跑向前時,桃花遞了一小截開著桃花的枝椏給和
  彥,阻止了他的動作
  “約會繼續喔!”桃花微笑著
  她將花交給了蓿,轉身跑向了因倒塌而迷漫著的煙霧里
  “走吧!”和彥深深地凝望她消失的方向一眼,轉身搭著蓿的肩往
  另一個方向离去

  在廢棄物堆中,一個坏掉的螢幕忽然出現影像,那個精靈翅膀的女
  子歌唱著。

  嘶……
  嘶嘶……
  任……
  .何處……
  帶著
  除了這里以外的
  任何地方

  帶著我

  鳥儿們吟唱著
  听不懂的詩
  即使有著翅膀
  也無法回到空中

  獨自一個人
  無法前往的地方

  所以
  帶著
  除了這里的任何地方

  想和你一起得到幸福 想成為你的幸福

           ※        ※         ※

  -會議-
  “敵軍開始動作了”
  “無論情報如何地被隱藏,必定會泄漏出去,尤其是越重要的……”
  一個額上有三瓣花紋的老者,平靜地說著。

  “那個男人沒關系嗎?”一個戴著義眼的中年男子,身著軍服質疑

  “确實是個很优秀的軍人,可是問題也不少啊”額上有一瓣花紋,
  眼上帶著一型眼罩的老者說著

  “即使沒有你的多言,他也确實是常去禁閉室的人”另一個中年發
  言

  “琉.f.和彥”
  “原秘色部隊的副隊長”
  “現在在薄荷那做偵探的樣子”
  “曾是銀月中佐的副官嗎?”
  “為何不讓中佐接這次的任務?”
  五個年紀看起來不小的人盤坐著圍成一圈,對著中間半圓形的物体
  對談,他們身上穿著的袍子上有著各代表五行圖案的紋飾。

  “能帶那個孩子去的人“老婆婆發言了,
  “只有那個男的而已”

  -苜蓿-
  “和彥”
  “和彥”藍不斷地呼叫著,然後,他拿下耳机,低著頭皺起了眉
  “〔四葉的苜蓿〕”他隔著衣服摸著自己的左肩
  “真的有嗎?”

  -電話-
  另一方面,和彥也嘗試著要和藍連絡上,只是……

  和彥挂上了公用電話的話筒
  “打給誰呢?”蓿走近,仰著頭問
  “藍”
  “要取得再轉送的連絡”和彥不死心地再打著電話
  蓿閉了起眼,再次張開,無言地注視著電話,一個像打字机的東西
  “到底怎麼回事?”和彥一直打不通電話

  “很急呢!”
  “嗯”
  “只能用正當的管道了嗎?”和彥和蓿抬起頭望向有著大大的飛船
  看板的店

  -在夜空展翅飛翔的魚-
  飛船在夜空的云層中航行
  蓿看著圓形窗外的景色
  “第一次搭乘嗎?”
  “嗯!”
  和彥扭開收音机,收音机上方出現歌者的映像

  想變得幸福
  想變得幸福
  想和你一起變得幸福

  “喜歡這首歌是吧!”和彥指著映像
  蓿回過頭來“喜歡?”
  “不是嗎?”
  “不知道”

  帶著
  除了這里以外的任何地方
  帶著我

  鳥儿們吟唱著听不懂的詩
  即使有著翅膀也無法回到空中
  獨自一個人無法前往的地方

  [和彥點起了煙和蓿坐下聆听著歌]

  所以
  帶著
  除了這里的任何地方

  “常磐綠的眼睛呢!”和彥看向了蓿

  想和你一起變得幸福
  想成為你的幸福

  “不听嗎?”
  “什麼?”
  “很多事”
  “現在想知道嗎?”
  “現在,還不想”

  帶著我

  “可以知道您的事嗎?“蓿提出了詢問
  “知道了要做什麼呢?”
  “只是想知道”
  和彥張大了眼睛
  “有條件喔”
  “不要叫我〔您〕”和彥無奈地說
  “好像又回到當兵時的樣子,令人不愉快”
  “你喜歡別人怎麼叫呢?”
  “那”

  想變得幸福

和彥”

           ※        ※         ※

  -豹-
  和彥和蓿步下了飛船,身後卻傳來了一個人的問候
  “好久不見了呢.〔王子殿下〕”
  “不要叫我這個名字”和彥充滿敵意的回頭“   ”
  “〔王子殿下〕,那麼有精神又可愛的你很适合這樣叫啊!”
  “好不容易從〔小貓〕那出來呢,部隊几乎都陷在那了”
  “一直都知道我們會來這里”
  “几乎所有的交通工具都追蹤了”
  “……因為王子殿和公主殿都很引人注目,出乎意料的簡單呢!”
  “特別諜報部的你會出來很不得了!”在人群中他們兩人對話著
  “為了已經退役的我”
  “第軍想要那個女孩”
  “而我個人想和好久不見的王子殿下玩玩”
  “光明正大地藉机”

  “這個孩子是我在保護的”和彥警戒地將蓿擁著
  “來自魔導師們”
  “最高評議會的長老們,被稱做〔魔導師〕的,很聰明嘛!”
  “這個國家的〔反面〕全部是由這些老人們掌握著呢”
  “如果一對一的話,我可以接受”和彥露出挑戰的眼光
  “這里嗎?”
  “是傻瓜嗎決定在小巷里”
  “在這里我是不介意啦”他笑著眯起眼
  “我也不介意”
  “不想給一般人添麻煩嗎?”
  “果真變了呢!”
  “王子殿下”

  -小巷里-
  “接到信號的話,往東跑”和彥將行李交給蓿
  “嗯”
  “我無論如何也會逃走的”
  蓿擔心地看著和彥脫掉手套
  “能再和你玩真是高興啊”他雙手各握著有握把的棍子
  “和白豹玩過的家伙誰也沒活著嗎?”和彥右手幻化成劍
  “你真討人厭呢”
  兩人都擺好了招式,打了起來

  “你的右手”
  “擺飾在我的臥房呢”
  “每天都放在床頭.很可愛喔!”一次進攻時白豹對著和彥說
  “感覺如何啊?”
  和彥用力一揮,劍气將白豹的臉頰划破
  “真的很可愛呢!”白豹用姆指擦去血跡“王子殿下”
  這時,忽然自旁邊出現兩個士兵抓住蓿
  和彥吃惊地回頭望,白豹趁他分心時攻擊,將和彥壓倒在地上.手
  上的兵器交叉地刺向了和彥,和彥即時地擋住了。
  “果然是卑鄙的家伙”
  “我是說過和你一對一的啊”
  “可沒和那個女孩的對手約定”
  和彥一咬牙,將手上的長劍轉換成雷射槍,將抓住蓿的兩名士兵解
  決,不可避免地,白豹的兵器刺穿了和彥的左胸
  蓿呆住了
  “走!”
  “快跑!”和彥對著蓿大聲地喊著
  這時,在蓿身後又出現了一個士兵的人影,緩緩地接近了蓿……
  在危急的關頭,一把刀從士兵的背後穿過*

           ※        ※         ※

  -傷痕-
  倒下的士兵身後拿著刀的是……銀月”

那……”我怎麼會睡著了
  上蓋著染血的大衣,疑惑著問,他身上的傷口己經被處理過,貼起
  來了
  蓿擔心地坐在和彥身旁
  “   的兩手刀對神經造成沖擊的緣故”
  “那個變態家伙”和彥坐起身憤憤地說
  “敵人呢?”
  “撤退了”
  “總算找到了你們的所在地”
  “藍發現的”

  “我很討厭止痛藥的味道”
  銀月交給了和彥一小罐藥就离開了
  “可是,還是要喝”
  和彥皺眉地盯著手上的藥看了一會,不甘愿的一口飲盡

  “為何不逃呢?”喝了藥後,和彥問坐在一旁的蓿
  “不想走”
  “那個”
  “我自己也不知道”
  “可是”
  “不想离開”
  “好像有誰說過同樣的台詞”和彥無可奈何地對蓿笑著

  “不可以說這樣的話嗎?”
  “不是的”
  蓿盯著和彥赤裸的胸膛
  指著傷口問
  “會痛嗎?”
  “不,喝了難喝的藥了”
  “這個痕跡是*”蓿輕触和彥肩上的疤痕
  “以前的傷”
  蓿的手指自和彥的肩上一直往下滑,到了胸前
  “到這個里面嗎?”蓿仰頭問著
  和彥抓住了蓿的手
  “是啊!”

  銀月又進來了的時候,看到的景象是蓿將行李箱遞給了和彥
  “要換衣服”
  “你想看嗎?”和彥問著蓿
  “不看比較好嗎?”
  “我會害羞”
  於是蓿走到了外頭
  和彥邊穿著黑色上衣邊問銀月
  “現在,在任務中嗎?”
  “為什麼這樣想呢?”
  “你在藍工作很忙時總是不在家的”
  “緊追著我的後面難道不是因為你現在很閒嗎?”
  “所以在還是你的副官時,我說過的話,到現在還是有效的哦!”
  “銀月”和彥頑皮地看著他
  銀月面無表情
  和彥穿戴好之後,提著行李箱走了出去,和在外頭等候的蓿會合
  蓿緊跟在和彥之後,在臨行前,銀月遞給了和彥一把鑰匙
  “到   正規的交通工具會被攔下來”

           ※        ※         ※

  -歌-
  車子,中古的
  車內的收音机播出即時新聞:落霞紅地區發生爆炸事件,現在禁止
  通行
  和彥邊駕駛著車子,邊自語著:“是小貓嗎?”
  蓿靜靜地端詳著手上的一小截桃花

  想變得幸福
  想變得幸福

  所以
  帶著
  一直到遠方
  帶著

  想變得幸福
  想變得幸福

  帶著
  除了這里的
  任何地方

  帶著
  我

  [隨著車子的前進,收音机內的歌聲一直持續著……]

    透的翅膀
  交纏的手指
  融化的身軀
  相疊的心

  帶著我

  想變得幸福

  “不幸福嗎?”
  “為什麼?”
  “喜歡這首歌的女人”
  “是因為不幸福吧!”
  “誰?”
  “歌者”

  想和你一起變得幸福
  想變成你的幸福

  “戀人?”
  “是想見的人”
  “現在也?”

  想變得幸福

  “不”和彥微合了眼
  “死了”

  “請告訴我那個人的名字”
  “*織葉”
  “听過那個人的歌的都很喜歡”
  “織葉只演唱那首歌”
  “你應該很清楚*”

  比起你的過去
  更想要你的未來

  “我知道”蓿略顯悲傷
  “一直在那個建 物也?”

  將似乎中斷的未來拉近
  帶著我

  “現在不幸福”
  “沒有人帶我去的關系”
  “如果去的話,就會變幸福嗎?”
  蓿緊握著手上的桃枝
  “不知道,不過”

  想變得幸福

  “能這樣該有好哇!”

  -不應該存在的-
  “他們兩人已經搭准備好的車前往目的地了”
  銀月和纊將軍通話,影像顯現在銀月的眼睛与墨鏡之間
  〔不只     想要那個孩子〕
  〔就這樣繼續掩護他們〕
  “琉注意到了”
  〔對中佐的任務嗎?〕
  〔即使不是任務,你也會做同樣的事吧!〕
  〔惡運很強的男人,就這一次希望結局能如往常一樣〕
  〔所以,讓他護送國家机密啊〕
  〔蓿 比你所隱匿的那個少年多了一片“葉”〕
  〔是在這個世界上不應該存在的“四葉苜蓿”〕

           ※        ※         ※

  -晚安-

  房間中,和彥正將門,窗用細線張网
  「你在做什麼?」
  「為會突然闖入的失禮家伙們做的歡迎准備」和彥邊“布置”著回答
  「很漂亮的床呢!」蓿坐在床上端詳著四周
  「住便宜的旅館很容易被襲擊」
  「高級的飯店,有保全人員,比較安全,可是還是不能掉以輕心」
  「那個家伙最擅長的就是偷襲了」

  「總是要這樣做才能睡嗎?」

  「不」

  「因為這次的委托物很受歡迎的緣故」

  「大家又不是因為喜歡才想要我的*」蓿雙手抱著膝黯淡地說

  和彥看著蓿,眼神复雜

  「那個人是你的朋友嗎?」沈默了一會,蓿開口問
  「誰?」
  「帶著太陽眼鏡的人」「剛幫助我們的」
  「你和他是怎麼認識的?」
  「入軍隊之後的孳緣啊」
  「那個人這里*」蓿指著自己的頭

  「銀月的這里怎麼了?」和彥湊近,指著自己的頭問
  「這個里面*」蓿仰著頭,純真的看著和彥
  「坏了嗎?」
  「不知道嗎?」
  「什麼?」
  「不知道的話就算了」蓿低下頭,和彥滿頭的霧水

  「到目的地之前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能睡就盡量睡吧!」
  「你不睡嗎?」蓿趴在床上撐起上半身向和彥問
  「或許會有客人來……」和彥坐在另一張床的床沿
  「一直一直都醒著嗎?」
  「工作的時候都使用"不眠藥",怕會打瞌睡呢!」
  蓿听了坐了起來
  「我醒著時,見不到任何人」
  她皺著眉,悲傷地說「所以,睡的話……」
  「喂喂」(克制一點啊!)
  「這麼激動啊!」
  「這樣地喜歡睡覺這件事啊!」
  蓿走向了窗邊
  「睡著的話就可以忘記*」
  窗外,織葉的雕像矗立著
  「我是孤獨的*」

  「我知道了」和彥按著蓿的肩
  「睡飽了就和我換班」讓她躺在床上,并替她蓋上被子
  蓿深深地看著和彥
  「織葉死時,你傷心嗎?」和彥楞了一下
  「……」
  「哭了嗎?」
  「……」
  蓿閉起眼
  「我死了的話一定不會有人為我哭泣的」
  「為什麼?」
  「我是注定孤獨的」
  和彥握起蓿的手,蓿吃惊地張開了眼
  「織葉的歌聲很溫柔呢」

    透的翅膀
  交纏的手指
  融化的身軀
  相疊的心

  「這首歌常唱呢」

  帶著我
  想變得幸福

  想變得幸福

  「……和彥」
  「晚安」和彥溫柔地輕喃
  蓿逐漸地合起眼,進入夢鄉

  和彥將一根如香煙大小的棒子往自己的脖上按
  「希望能在不眠藥用完前到達『妖精游園地』啊!」和彥靠著牆自語
  「孤獨嗎……」他看向自己手上的葉子印記

  -追蹤-

  武裝士兵們圍繞著一輛吉普車

  「中佐出來了」一名士兵報告
  「本來以為是以和彥做餌而將真正的兵器移走的戰略!」
  「秘色部隊的銀月的出現推翻了這個假設」

  「將原本抵擋我攻擊的刀在一瞬間轉而去解救人」
  「所以我啊,最不喜歡銀月中佐了,一點都不可愛」白豹衣服只穿一半,身上
  纏著繃帶,
  「這一點, 和彥就可愛多了」他用姆指擦去被和彥划破臉頰的血跡
  「都是和彥太可愛了才會不自覺的老是想欺負他呢」
  他舔去了姆指上的血跡,期待地自語著
  「王子殿下一定等得不耐煩了吧!」
  「走吧!」

  -翅膀-

  「鏘-」有人自窗戶闖入
  蓿惊醒,和彥立刻擋在蓿的身前

  「是敵人吧!」
  「在專門招待政府高官的飯店內鬧事不太好吧!」
  侵入者面無表情的向和彥和蓿攻擊,和彥用枕頭擋,一時之間,羽毛漫天飛
  舞,和彥趁此將右手幻化成長劍向前迎去
  在和侵入者短刃相接的瞬間,長劍卻消失了,回复了原來手的模樣,和彥大吃
  一惊,閃避不及,胸前被划了一刀
  和彥立即利用手中的線當武器,和侵入者交戰,而那些侵入者卻好像知道和彥
  手中的線的厲害般,一時不敢冒然向前……
  「你們是我以前的同僚嘛!」侵入者仍然面無表情
  「原來如此」和彥像是了解了什麼似的冷笑
  「和這個國家的軍方有關系的話,無論在這里引起多大的騷動都會被遮掩掉」
  和彥和蓿不知不覺地靠向了窗邊
  蓿忽然大叫了聲「和彥」
  就抓起了和彥的手往窗外跳下,兩人急速的往下墜落
  這時一片,二片,蓿的背後逐漸的組成了一對翅膀

  和彥張大了眼,任憑蓿伸展開了的翅膀緩緩地降至地面
  在著地的瞬間,蓿將翅膀分解了……“牽”著和彥往前跑

  -白色 脫离-

  螢幕上的映像,消失成空白一片……
  「剛要追蹤呢!」
  「回路完全被燒光了」

  白豹放下手中的螢幕,輕輕地笑著
  「這是那位小姐的能力嗎?」

  -相同可是也不同-

  『藍!』 『藍!』
  藍帶著連接著電線的眼罩……一只手支著頭,好像很難受似地,掙扎著將眼罩拿下
  打開電視通訊,
  「听到了」藍坐在螢幕旁,垂著頭說
  螢幕傳來銀月的影像及聲音
  『用來追蹤琉的兵器召喚的裝置好像坏了的樣子』
  「不止是阿斯萊特」
  『我知道』
  『有關那個女孩的護送是議會的判斷,可是』
  「也有想獨占那個孩子的“魔導師”」
  『能找到他們兩人嗎?』
  「能找到」藍摸著左肩回答
  「因為那個孩子和我一樣是“苜蓿”」
  「不,不一樣」藍的右手上方逐漸組成電子端線,往上延伸
  「因為我是“三葉”的」在耳邊形成了有單邊的鏡片及麥克風的視听設備,
  「可以外出」盤踞著藍一半以上的頭上
  「可是“四葉的苜蓿”必定一直是孤獨的」

  「己經知道了,那個孩子是“四葉苜蓿”」
  「從和彥帶她來時……」
  「我不想讓他們兩人死掉」
  『……我也是』

  -夜-
  蓿牽著和彥跑至一棟大樓樓頂……
  「誰也沒有追來吧!」蓿回頭望
  和彥點了煙問「沒有召喚裝置也可以叫飛行器嗎?」
  「因為我是"苜蓿"」
  「苜蓿?」兩人并立在大樓邊的网狀護欄邊,和彥疑惑地看著蓿
  「“四葉苜蓿”」

  想變得幸福
  想變得幸福
  想和你一起變得幸福

  「這樣說來,這首歌的名字也叫做“苜蓿”」

  想成為你的幸福

  「嘖!坏了」和彥皺著眉,嘴上叼著一根煙看著右手不穩定的“兵器召喚裝置”
  「是那一邊做的呢!這個國家的軍制品呢還是他的敵手的關系……」

  「還是不听嗎?」
  「什麼?」
  「"苜蓿"是什麼啊!」
  「現在還不想听」
  「對不起」蓿抓著和彥的大衣前襟
  「什麼啊?」和彥有點莫名奇妙
  「被我拖累了」
  「這是我的工作啊」

  「和彥 或許有著更冷酷的眼神」
  「如果和我一起的話」
  「果然,我是不能外出的」蓿抓著像蜂巢般的网壁悲傷地說著
  和彥摸了摸蓿的頭,轉身走了開來
  「你在做什麼?」
  「借東西」
  「銀月給的車子在旅館的停車場」和彥將某机械的電線拉扯,交纏,扭在一起
  「雖然對這家伙不好意思,但只能找其他的交通工具羅」

  「要帶我去嗎?」
  「我向來言而有信」

  帶著
  除了這里的
  任何地方

  帶著
  我

  在籠中的鳥
  不能飛的鳥
  無法哭泣的鳥
  孤單的鳥

  所以 帶著

  「嗶!嗶!」和彥調整著控制板
  「噗嚕嚕∼」一台有著翅膀的摩托車發動了,和彥帶著堅定的微笑朝蓿伸出了手

  想變得幸福…… ……

  「听吧!」蓿忽地雙手緊握住和彥的手,霓虹燈將兩人的背影投射得很長
  「有關於我的事」

           ※        ※         ※

  -關於我-

  他們乘坐著飛行物,翔於夜晚的都市上空,探照燈不停地往星空掃湯

  「“苜蓿”呢!」
  「是對會使用“魔法”的孩子的稱呼」

  「是超能力者嗎?」
  「不是」
  「是“魔法使”喔」
  和彥回過頭來不可思議地看著蓿

  背景是占了半頁以上的英日字典……有關clover……的各种解釋

  「知道"白色苜蓿計划"嗎?」
  「不」

  「十年前……政府從國內找出會使用"魔法"的孩子們,加以試驗……j
  「然後,魔力特別的強的孩子,給予"三葉苜蓿"及"四葉苜蓿"的名字來教育」
  「果然和軍隊也有關系」
  「大概有几個人?」

  「"三葉"最初有三個人,已經死了一個人,現在是二個人」蓿貼著和彥的背說

  「“四葉苜蓿”呢?」

  「只有我」
  「所以不得不孤獨」

  「在軍中也有超能力者……」
  「沒有"魔法使"吧!」
  「就我所知,有類似魔法使的超能力者……」
  「所以纊婆婆才會是"魔導師"」
  「最厲害的超能力者」
  「在這個國家……胜過"魔導師"的家伙……」

  「"三葉"的能力相當於集合"魔導師"5人左右的能力」

  「"四葉"呢?」和彥略側過頭

  「…… …… ……」蓿低頭不語

  「所以,我是」
  「孤獨的」

           ※        ※         ※

  -記憶-

  螢幕中,蓿的影像出現:『想變得幸福』螢幕的兩端接著纊將軍的兩鬢。
  纊將軍,睜開眼,喃喃自語:「那個孩子最初及最後的愿望」
  「希望能幫她完成」

  -移動裝置-

  忽然,几顆飛彈襲來,在附近炸開,
  和彥回頭,看到追兵們也駕駛著“空中摩托車”尾隨在後
  「果然還是被這些家伙追上了」他大叫

  「我啊!一旦迷戀上了可是會緊追不舍的唷」巴魯斯(   )端坐在飛行器上
  一手拿著雷射火槍微笑地說著

  和彥脫下右手的手套想反擊,卻發現右手無法變形

  「碰∼∼!!」 被.擊.中.了……
  當他們漸漸地低飛,眼看就要被追上時,空中忽然出現,組成一個正方体的鐵籠
  ,將和彥及蓿圈起,然後,他們消失在籠內,正方体扭曲、變形,消失……

  〔一陣光中,出現精靈的翅膀〕

  帶著
  除了這里的
  任何地方

  〔葉脈紋路〕
  是葉

  帶著
  我

  〔一、二,三,四……糾纏成四片〕
  〔少女伸出雙手〕

  四葉的苜蓿

  在籠中的鳥
  不能飛的鳥
  無法哭泣的鳥
  孤單的鳥

  所以 帶著

  〔少女的背影伸展著翅膀,想走出門外……〕
  〔驀地,少女回頭(啊!是蓿呢!),一只手伸出〕

  想.變.得.幸.福……

  〔風吹亂蓿的發,猶疑地,她伸出手回應〕
  〔兩.手.緊.握……〕

  -好不容易到達的地方-

  扭曲的空間回复
  和彥和蓿再度出現在空中

  「發生了什麼事了?」和彥吃惊地自語
  「藍把我們送到這里」蓿瞧著四周回答

  「這里是那里啊?」

  平地中一座游樂場聳立

  「是"妖精游園地"喔!」

           ※        ※         ※**
  噗……
  飛行器的翅膀撞到了摩天輪的避雷針……冒出一陣煙霧

  -妖精游園地-

  蓿的背後組成翅膀飛起,和彥安然地站在地上朝正前方仰望
  「來了唷」蓿雙手捧著巨大的精靈雕像的臉,親吻著它的額頭
  「織葉」
  回憶中,游樂場在夜晚發出光芒,織葉的歌聲不停地繚繞

  想和你一起變得幸福
  想變成你的幸福
  只要在你身旁就
  幸福的我

  只是看到你的微笑就
  幸福的我

  所以 帶著

  除了這里的
  任何地方

  帶著我

  想變得
  幸福

  「為什麼叫那個雕像"織葉"?」
  「不像嗎?」蓿飛下來回問
  「不像」

  「在我心中覺得織葉是這樣的」
  「看起來像妖精一般既溫柔又美麗的織葉」

     只要在你身旁就
  幸福的我

  只是看到你的微笑就
  幸福的我

  所以 帶著
  除了這里的
  任何地方

  「這首歌」蓿雙手貼在胸口閉起眼睛敘述「是我和織葉一起作的」
  「……這怎麼說」
  「對不起!騙了你」
  「我和織葉說過話」
  「因為可以听得到很遠的聲音」
  「在起居室歌唱著既美麗又溫柔的織葉的聲音」
  「感應到起居室的音樂播放嗎?」
  「即使不是公共電波,不管在那里,任何事,只要是轉換成電波的,都能知道喔!」
  蓿飛在半空中解釋
  「這是四葉的能力嗎?」
  蓿不語
  「然後呢!和織葉通電話哦!」
  「因為真的很喜歡織葉的歌聲」
  「可是用映像電話會被婆婆罵,所以只有聲音」
  「最初,織葉也想試試看只有電話的溝通」
  「然後,通了几次電話後,我們就變成朋友了」
  「我最初的朋友」
  「織葉教了我很多很多事,關於外面,關於唱歌」
  「關於戀人」

  「在談到和彥時,織葉好像很幸福」
  「可是……也有點寂寞的樣子」

  「雖然真的很喜歡和彥,但也知道自己活不久了」
  和彥露出難過的表情

  「所以,我們也一起做了這首歌--------『clover』」蓿帶著追憶的表情陳述

     只要在你身旁就
  幸福的我

  只是看到你的微笑就
  幸福的我

  所以 帶著
  想變得幸福

  巨大的電視牆,妖精不斷的歌唱
  「因為在很大的舞台上歌唱是織葉的夢想」
  「這首歌就拜托婆婆發表」
  「這個妖精是我想像中的織葉」
  「由於沒和她見過面」
  「覺得織葉應該是這樣的感覺的」
  「可是,織葉已經死了」

  「雖然想听一個不是妖精的織葉歌唱」
  「但我想歌已經無法流傳了」
  「可是,婆婆說」
  「人類如果死了的話就會被遺忘,但歌卻會被記憶并一直流傳下去」
  「織葉也說過不想被遺忘」
  「所以,妖精們就代替她把歌流傳下來」
  「因此,這個妖精就成為織葉」

  「……這個是……誰的聲音啊!」
  「我和織葉」和彥吃惊的張大眼睛(颯:喂!有必要那麼惊訝嗎?)

  「讓兩人的聲音合起來」
  「實際上是想只有織葉一個人的聲音的」

  「織葉曾說過很喜歡游樂場」
  「尤其是這個『妖精游園地』」
  「所以,拜托婆婆在這里也作一個妖精的雕像」

  「她希望有一天能三人一起來這里」

     想變得幸福
     想變得幸福

  「所以,想讓和彥帶我來」蓿轉身面對著和彥說

  「……織葉已經不在了」和彥略帶悲傷的指出這一點
  「在的唷」
  「在這里」蓿的手指向和彥的心
  和彥握住蓿的手,蓿反將和彥的手拉近,貼著自己臉,微皺著眉地閉上了眼

           ※        ※         ※**
  -三葉-

  『不用轉送裝置就傳送他們嗎?』銀月透過映像電話問著藍
  藍身上環繞著電線,正努力的操縱著手上的正方体
  「……沒有時間了」藍不停地喘著气
  「追著……他們兩人……的家伙們……發現……傳送的地點……了」藍似乎很難受的樣子,看來
  耗掉不少力气
  『在那?』
  「“妖精游園地”」

  -心-

  「我到那里時是四歲」
  和彥和蓿坐在靜止的旋轉木馬上
  「親人呢?」
  「不知道父親是誰」
  「母親在知道我會使用魔法時……最初很害怕」
  「後來,很高興“我的能力可以換錢”」
  「母親由“白花苜蓿計畫”的人們那知道可以拿到錢」
  「……連"再見"都不想听」
  和彥露出抱歉的表情
  「從那個時候開始,一直做研究,實驗…… …… ……」
  「可是,大家只是對我的“魔法”感興趣而已」

  想變得幸福

  「因此,一直在想」

  想變得幸福

  「想和不因為我是魔法使而喜歡我的人一起來這里玩」

  想變成你的幸福
  只要在你身旁就
  幸福的我

  只是看到你的微笑就
  幸福的我

  「喜歡」蓿直直地看著和彥
  和彥不敢置信的表情
  「從織葉那听到你的事開始」
  「就一直想和你見面」

  「雖然直到和你見面,我仍不清楚」

  所以 帶著

  除了這里的
  任何地方

  帶著我

  想變得幸福

  「但我想……這种感覺一定是喜歡」

  -天馬-

  忽然一陣風起,像是有無形的力量撕扯,云霄飛車的鐵道在一瞬間彷佛有了生命
  地動了起來,向和彥他們攻擊
  蓿表情成無机質反應,用電線將他們所乘坐的馬包圍組成翅膀,飛离崩塌中的旋
  轉木馬,鐵道在其後追逐著

  「是阿茲萊特嗎?」和彥困惑地看著這景像
  「不」
  「是“魔導師”唷」

  昏暗的光線中,只見電線逐漸地糾纏向名叫織葉的巨大雕像

  想變得幸福
  想變得幸福

  想變成你的幸福

  想和你一起變得幸福

  所.以.帶.著
  除了這里的任何地方

  被電線扯住的雕像,開始晃動,搖搖欲墜

  「織葉!」蓿緊張地想飛向前

  「等一下!」
  糾纏中的電線,四處甩動著,朝向了他們的方向攻擊
  和彥保護著蓿……被電線穿過了身体…… ……直直地落下去……

  想變得幸福

  「和彥!覛腄v


           ※        ※         ※**
  -剪影畫-

  「……怎麼回事啊?」在不遠處觀望的巴魯斯從望遠鏡中看到了這陣騷動

  -殺意-

  纊將軍從面前的螢幕中看到了和彥自馬下滿身是血的墜下
  吃惊!不信的表情明顯露出來,而後憤怒地直視其他人

  「和彥!」鐵線垂挂,滿地的血跡,蓿環抱著和彥的頸,哭喊著和彥的名字。

  [ 雕.像.在.進 行 著 崩.毀 連企圖闖進的阿茲萊特士兵也不能幸免 ]

  想變得幸福
  想變得幸福

  想和你一起變得幸福
  想變成你的幸福

  所以
  帶著

  除了這里的任何地方

  「果然,我一直待在那里比較好……」蓿淚流滿面

  最初的
  我的想念

  最後的
  我的愿望

  這里是妖精等待著

  只有兩人的
  約束之地

  「對不起……」

  所以
  帶著

  煙霧迷漫中,蓿緊抱著和彥哭泣,左大腿上的環狀物解開,露出了……
  四葉的標記 --clover-
  和彥睜開了眼

  為了能忘記現實
  為了能在夢幻之中
  為了能一直存在你的回憶里
  帶著我
  想變得幸福

  和彥握住了蓿的手,掌心相對
  蓿一時之間忘了哭泣,望向他
  「……幫……我……」和彥吃力地說著
  蓿脫去了他的右手手套

  用他最後的力量,和彥將右手幻化成光統,射向前方,逐漸向他們傾倒的,織葉
  的頭……

  喘著气,和彥痛苦地露出了一個笑容「……變……得…… ……幸福……了……嗎?」
  蓿臉上仍挂著淚珠「嗯!」
  和彥闔上了眼

  「打扰了王子殿下和小姐這麼感人的气氛真不好意思啊!」巴魯斯冒了出來
  「不過,阿茲萊特也是個不錯的地方喔!」

  一個人影出現在他身後,長劍放在他的肩上*是銀月

  「……真是,」巴魯斯舉起手來
  「老是有人來破坏好事呢!」

  「你也和我一樣想和只剩右手的    回家吧!」巴魯斯望著銀月說

  「暫時休兵吧1」銀月不置一詞

  電線纏繞起和彥,蓿雙手握著和彥的右手,貼近臉龐,淚珠不停地滴落,無語地
  道別,然後,電線將和彥送到了銀月面前

  銀月和巴魯斯站在飛行器上,和彥則被小心地“綁”著
  「……不要讓和彥死哦!」蓿依依不舍
  「  」
  「幫我向藍說"謝謝"」

  蓿目送著他們离去

  飛行器上巴魯斯問「可以嗎?放著國家机密就這樣一個人在那邊?」
  「…… …… ……」銀月沒有回答

  蓿緊抓著和彥遺留的手套
  坐在失去頭部的雕像前端歌唱

  想變得幸福
  想變得幸福

  所以 帶著

  除了這里的任何地方

  最初的我的思念
  最後的我的愿望

  這里是妖精等待著
  只有兩人的約束之地

  所以
  帶著

  為了忘記現實
  為了能在夢幻之中
  為了能一直存在你的回憶里

  帶著我
  想變得幸福……

  「我……變幸福了唷」蓿露出了沒有悲傷,純粹的溫柔笑容
  「謝謝你 和彥」


           ※        ※         ※**
  -最後的-

  在离一段距离後,在飛行器上的兩人看到了整個妖精游園地在爆炸聲中化為火海
  「喂!那個小姐」巴魯斯吃惊地叫了出來
  銀月像是早知道了結局般的沈默

  -變化-

  「議會不是已經決定廢棄"妖精游園地"了嗎?」
  「為何那時像是要殺了和彥?」

  「……"四葉苜蓿"一旦覺得有誰是特別的」額上有三瓣花紋的老者陳述
  「世界就如同被那個人所握在手中」

  「也因此"四葉苜蓿"必須是孤獨的」

  「蓿說過能讓她去"妖精游園地"的話,她愿意自盡」
  「所以最高評議會才許可那個女孩的移送」

  「擁有超強超能力的我們會如此對待那個女孩」
  「你也了解是因為“四葉”的能力真的太過於強大了」
  「……蓿說過那是她最初及最後的愿望」纊將軍不滿地責備

  「人的心何時會改變是不知道的,特別是扯到愛情」老者轉身
  「你是決定破坏決議會對那個女孩成為外部歌手交流的許可了是嗎?」他不語

  「……我也要受軍法會議審判嗎?」他漸漸地离去
  「不」
  「為什麼?」
  「會那樣說的人不了解所謂的愛情」老者回頭望了一眼
  螢幕中,妖精游園地持續的燃燒。

  -然後-

  細雨綿綿地下著,籠罩著整個城市

  -心-

  藍注視著窗外不停落下的雨
  「"四葉目蓿"是不能成為任何人的東西的」

  「……即使如此,那個孩子還是想去“妖精游園地”」玻璃的倒影中投射出銀月,
  在藍身後

  「至今一直是獨自存活著」
  「因此想完成她那惟一的,小小的,想變得幸福的愿望」

  「想從那個孤單的世界中脫离,到任何地方都可以……」藍的右手探向了左肩的印
  記——三葉苜蓿
  「……的心」

  -葉-

  和彥躺在床上,沈默地注視著手上的葉子印記
  床旁一個電視螢幕不停著播放著

  想變得幸福
  想變得幸福

  腦中連續地出現与蓿一起的回憶,及四葉印記

  帶著我

  「……的确除了"帶著"之外什麼都沒說」
  和彥緩緩地握緊了手
  「沒听到任何關於要回來的話」和彥的手背遮住眼睛……抿緊了雙唇……
  (颯:別……別哭啊!)

  想變得幸福

  少女白色的背影伸展了翅膀

        ----------------------
          四葉的苜蓿
          發現了的話
          能變得幸福

          可是呢
          有秘密的

          苜蓿白色的花
          開在何處呢?

          它的葉子有几片呢?

          四葉的苜蓿
         --------------------
          雖然你想變得幸福
          它卻無法成為你的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