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獵人



                  佚名

  第一次見到易凡是在一次人才交流會上。

  那時我才大三,壓根沒想過畢業后干什么,只是到會場瞎逛,湊過熱鬧罷了,一下便被一個奇怪的展台吸引住了,那些大公司的展台都充滿現代气息,還雇了一群美貌的公關小姐散發宣傳品,就連一些小公司也要擺上一台計算机什么的,而這個展台卻有些古香古色,宣傳品都是用毛筆寫成的,筆畫剛勁有力。負責人居然像從深山老林里出來的原始人,他個子挺高,身形魁梧眼睛里射出一种難以名狀的光。他穿著做工粗糙的皮衣,但看上去很耐用。“想做個獵人嗎?”他詭秘的一笑,遞給我一張傳單。

  我接過傳單,才發現是皮質的。“想象一下,”他用一种令我害怕語調對我說,“在巨大的人造物間搜索并狙殺世界上最具危險性的生物……”

  我有些害怕,不敢看他的眼睛,說:“我還在讀書。”于是轉身就走。回到宿舍,我才敢看那張皮,上面畫著一些像古代壁畫似的稀奇古怪的圖案,最下方寫著一排從右至左的字:“歡迎加入獵人部落!──易凡”我把它扔到一旁,再也沒管過它。

  漸漸的我淡忘了此事。--

  沒多久我又見到了那個怪人,一次是在生物系系樓下,一次是在生物系系樓的洗手間里。我每次回頭看他,都覺得他在對我微笑,使我毛骨悚然。我一走出他的視線便拔腿跑開了。

  一周后,我在生物系的朋友告訴我發生了一件慘案。他們系的薛韶(校友),素有超人之稱的高材生,在一次實驗中被自己研究的病毒感染,完蛋了。他說他想吐,尸体變成了一些汁液和碎肉。這家伙講得太生動了,而且沒選好時間,害得我和謝克文(室友)吃不下飯。只有陳超和王立政(室友)仍大嚼不止,評論該君自討苦吃。這些天才從不同情失敗者。

  晚上,我自習歸來,在校河邊遇到一個人正彈著吉它,發出怪异刺耳的樂音,令人瘋狂。我很崇拜吉它好手,于是湊上去听個明白。那家伙扯開破鑼嗓子:“走在那豪無生命的從林中,穿梭在鐵甲的怪物中,噢……為什么沒有綠色?噢……為什么沒有生气?”然后他彈出一段技巧极高的solo,換了一种口气唱道:“我是那驩y人,噢……只与那凶猛的動物蠽@對,噢,我仿佛回到蠿滲T与人的時代龤

  我覺得棒极了,還有grunge風格,于是走上去問:“哪支樂隊的?”“獵人部落。”他抬起頭,眼睛像狼一樣,盯著我。

  我被這個怪人嚇呆了,腿也軟了,欲跑不能。“別走。”他低沉地說,“加入我吧。”

  他的聲音像有一种不可抗拒的魔力,我點了點頭。“學會吉它,”他露出了一口白牙,像狼一樣鋒利,“獵人可以用音樂狙殺獵物。”然后他彈出一段旋律,憂傷而動人,然后給我一張繪有六線譜的“紙”。

  我不知道他怎么离開的,一不留神便不見了他。--回到寢室,我照著譜彈了起來。我越彈聲音越大,最后把六根弦一起震斷了。我爬上床的時候,發覺陳超神色不大對勁,難道我吵著他睡覺了?活該,我對他沒什么好感:不食人間煙火的家伙。第二天起床,發覺陳超已不見蹤影。我也沒怎么在意,這家伙總是勤于自習。

  一整天都沒見著陳超,我只是像平常一樣伸手到抽屜里拿磁帶,誰知摸到一封信。我忙拆開信,竟是陳超留下的。他說他听了我的樂曲,苦苦思索,終于參透禪机,看破紅塵,出家去了。

  謝武目瞪口呆地從我手上搶過信,讀罷亦惊詫不已,待精神恢复正常,便上下奔走,大呼:“號外,陳超出家去了!”胡某(澳門同胞)實在想不出當和尚是怎么會事,只是一個勁地說:“瘋了,瘋了。”--

  我內心十分恐懼,我感到十分內疚,抱著吉它猶豫地走在校道上。那個怪人又出現了,擋住我的路。這時我不住地哆嗦,說:“我……讓……讓他當……當和尚了……”他搖了搖頭:“看來他還有點良心。”“薛韶是你殺的?”我更害怕了。“我沒殺任何人,”他的笑聲使我膽寒,“我從不動手殺獵物。高明的獵手是用陷阱捕殺凶殘的野獸。”“為什么?”我退了几步。“獵手總是同最凶殘的猛獸作對,”他低吟道,“獵手只殺對人類威脅最大的動物。”“可他們是人!”我覺得我快被他說服了。“人?”他搖搖頭,“希特勒是人嗎?研制原子彈、研制生化武器的家伙是人嗎?他們都是些超人。superman即non-human,非人,你懂嗎?”

  我默不作聲。

  他長歎了一口气:“獵人越來越少了。若我們一直像中世紀那樣強大,也就不會出現牛頓、愛因斯坦……”“原來是你們在牽制歷史的發展!”我覺得毛骨悚然。“要不人早就滅絕了。”他惡狠狠地說,“讓少部分人左右世界,遲早會毀了這個世界!”

  我覺得他說得有道理,但不敢苟同:“可這對那些超人不公平!”“公平?”他獰笑道,“這世上沒有公平!人類的利益高于一切。”

  我居然接受了他的觀點。“加入我吧。”他伸出手。

  我握住他的手。他捏得我骨頭都快碎了:“手刃一個超人,挖出他的心,再到這儿來找我。這是一個古老的習俗。”

  太殘忍了!我居然接受了。他給了我一把鋒利的劍。--

  回到宿舍,我覺得心都要蹦出來了,我到水房用冷水沖自己的頭。

  可這不是夢。王立政正在擺弄那把劍,我不高興地奪回來。劍在手,殺气油然而生。再抬頭看王立政,我仿佛看見他風流倜儻、才華橫溢的他在政壇上左右世界,無可避免地触發了第三次世界大戰。

  拔出劍,劍气蕭殺,寒气逼人。王立政惊曰:“好劍。”我一咬牙,劍鋒一抖。劍入鞘時,王立政已不复在世。“why?!”王立政的絕唱使他的頭頸分离,兩眼死瞪著我。鮮血噴了我一身。我剖開他的胸膛,掏出他的心髒,用布包上,然后我拭去身上的血跡,換了一身衣服。

  出門的時候,王立政的頭絆了一下,我又憤怒地劈了他一劍。

  這時我殺紅了眼,二話沒說,走進廁所,一腳踢開一個蹲位的門,魏誥用恐懼的目光看著我。我一劍劈開他的天靈蓋。我正在剖他的心時,頭上被猛擊一下,昏了過去。

  后來我就記不大清了。我被審判,最后被送進精神病院。他們認為我有妄想型分裂症,我想易凡會帶我出去的。然而他遲遲沒來,難道我要在瘋人院里呆一輩子。我想了很久,難道我也是他狙殺的對象?

  天哪!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