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体育游戲




  陽光從窗帘合攏處的縫隙中透過來,照在伊玲修長的腿上,也照在庄森木然的臉上。庄森默默地跪在席夢思上看著眼前這個半掩于雪白被單中橫陳的玉体,不禁伸手輕輕触摸她的臉頰,至她光滑的項……

  “親愛的……”伊玲嬌慵的半睜開眼,壓住庄森的手。

  電話鈴響起,阻止了正欲俯身親吻的庄森:“喂?我是庄森。”

  “我是盧克,手術時間快到了,我們在等你。”

  “ok,我馬上來。”

  “怎么了?親愛的?”伊玲睜著她的雙眼,脈脈地看著庄森。

  “伊玲,我一直想和你說。”庄森臉色森然,“我不能和你結婚,我更熱愛我的事業,希望你能找到你真正的幸福。”

  “庄森?”伊玲顯然被庄森突如其來的話弄懵了,“你在說什么?”

  “我在說,我并不适合你,我以前所說結婚之類的話不過是我的甜言蜜語。我想還是趁早懸崖勒馬吧。我愿意賠償你的損失,我的經紀人會和你聯系的。”

  庄森說完這句話,不顧淚流滿面的伊玲,大步流星地走出房門。

  日落大街。

  一輛飛馳而來的寶馬車嘎然停在戒備森嚴的貝德林大廈前,兩個等候已久、保鏢模樣的人搶上來打開車門。

  庄森緩緩地走下車,將摘下的墨鏡插入上衣口袋。他不太喜歡穿西裝,穿著一件類似運動服的休閒上裝。他看了看四周,問道:“李博士他們都到了?”

  替他拉開的保鏢恭敬地回答道:“庄先生,貝先生和李博士他們都在等您。請您跟我上樓。”

  庄森點了點頭,在這兩個保鏢一前一后的護擁下走進大廈。電梯里,他習慣地撣撣衣肩,落下一根柔軟的長發,自然是伊玲留下的。想到這個從此被他深深傷害的女子,庄森心里不由一酸,他們是相愛的,數月前還打算在庄森參加完今年夏天的奧林匹克運動會后就去瑞士結婚。但是一個星期前貝先生突來的一個電話改變了這一切。

  那天,庄森正在自己裝備齊全的訓練場里進行百米跑的沖刺訓練。

  “貝先生的電話。”一個保鏢拿著手提電話走進來。

  “呵呵,庄森。”貝先生在電話里和他親近地打著招呼,“訓練怎么樣?”

  “很好,貝先生。”庄森頗為興奮地說,“我試用了最新的短跑鞋,我的沖刺速度大概能提高0.01秒,尤其它能自動感應發令槍信號,使我不用再擔心起跑的反應慢了。”

  “呵呵,這些都是雕虫小技,我們一直在進行的秘密研究終于成功了。”貝先生略帶神秘的口吻,“這個秘密武器可以讓那些加速鞋、感應器全部黯然失色,如果你裝配上它,今年的飛人大賽你就可以如愿以償了。”

  庄森想到這里,頓時把對伊玲的負疚拋在了腦后。“是啊,今年我就要讓劉易斯好看!”庄森興奮地想著。這么多年讓劉易斯一直占据著百米跑冠軍的頭銜,是庄森耿耿于怀的事。無論大賽小賽,只要劉易斯出場,庄森總是第二,這叫他怎么能夠服气?為了戰胜劉易斯,他可以拋棄其他的一切。

  “庄先生,實驗室到了。”保鏢說道。

  貝先生正站在一群身著白大衣的工作人員前訓斥著什么,見到庄森他們進來,臉上頓時換上了和藹的微笑:“未來的冠軍飛人來了,歡迎歡迎。”

  庄森想讓气氛歡快一些,說道:“我都准備好了,可以開始了么?”

  貝先生的助手盧克走上來:“庄先生,我介紹一下,這位是李博士。”他介紹著貝先生身側的一個老頭道。

  李博士謙謹地說:“庄先生已經徹底考慮清楚了么?如果沒有問題了,手術將在正午進行,因為那是運動合成肢体移植的最佳時机。”

  “我已經准備好了,而且該做的事情都已經做完了。”庄森的回答沒有絲毫遲疑。伊玲,對不起了。他心里不自覺地說了一句。

  “很好,很好。”貝先生愉快地笑道,“我先預祝這個能改變世界体育史的偉大手術圓滿成功。”

                     二

  “7秒50。”終點的自動計時表用合成的聲音報出庄森的成績。

  “多少?”庄森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盡管他也覺得自己跑時象是在飛奔,但是這個惊人的成績是他想都不曾想過的。7秒50,意味著比現在的百米跑世界記錄整整高出了1秒!

  他緊緊地抓住自己的大腿,晃了晃,那种特殊的知覺告訴他這一切都是真的,他走到電腦屏幕前看著那個大大的“7'50”字樣,一個聲音在他心底吶喊:我成功了!

  這是他手術后,經過一個多月的各种協調訓練,第一次試跑百米。庄森呆呆地立了一會,就听到電話響了起來。

  “呵呵,祝賀祝賀,旗開得胜。”貝先生的聲音,“7秒50,是個很好的成績,我為你驕傲,庄森。”

  “您都知道了?”庄森有些詫异。

  “你跑的時候,所有相關的數据都通過運動合成肢体內置的傳感器傳送到我們總部的分析電腦里了,你确切的成績是7秒496。”

  “電腦分析的結果,移植的運動合成肢体一切正常,工作良好。”電話里出現了李博士的聲音:“這表明我們這次的手術已經完全成功了。”

  蒸汽浴室里蒸汽彌漫,李博士囑咐過每次運動結束都要通過蒸汽的手段讓運動合成肢体放松。庄森坐著,看著自己腰間隱約若現的一圈紅線,這是移植手術留下的痕跡。

  紅線以下的肢体,略微顯得比他的上身白淨一些,因為這是合成的肢体,并不真正屬于他本身,而是通過手術移植來的。

  “這是我們經過無數次實驗合成的,能比普通人的肢体机能強上數倍,而且內置了微電腦控制的傳感器,能夠准确的協助你協調它的運動。”第一次見到李博士的時候,他就這個被稱為“運動合成肢体”的發明做了誘人的介紹。

  “如果將它移植到人身体上,取代人的相應肢体,無疑能將人的能力提高到一個新的檔次。”李博士進一步補充道。

  “您的意思是如果我能使用這种合成肢体,能夠跑得更快?”庄森問。

  “是。”李博士道:“不過目前的成功移植手術只限于從骨盆處以下進行整体的移植,也就是說被移植人要喪失部分生理功能,比如說性功能。”

  “這……”庄森猶疑地欲言又止。

  “据了解,劉易斯也有新的秘密武器,我們這次如果不能出奇制胜的話,相信你單憑自身實力是嬴不了他的。”貝先生開口了。

  貝先生多年來一直是庄森的贊助人,是他把庄森扶上世界亞軍的位置的。庄森很明白這一點。貝先生甚至還專門成立了几個實驗室為他麾下的体育明星們研制新式的秘密“武器”。

  “庄森……”那天伊玲在他身后欲哭無淚的呼喚。

  庄森甩甩頭,用對未來胜利期望的喜悅掩去了對往事的牽挂。

  “庄森,這個地方不錯吧?”貝先生帶著庄森參觀他的新訓練館,庄森打量著這嶄新的地方,四周充斥著訓練器材和先進儀器,他不由得暗自贊歎。

  “李博士,你也在這里。”隨著貝先生走到一個很象控制中心的房間,庄森看到李博士和几個助手在忙著調試各种儀器。

  李博士和他握了手,貝先生說道:“今后李博士將輔助你進行賽前的訓練,這里是分析控制中心,可以及時測試協調你的一切運動情況,以及分析你的對手的全面資料。”

  貝先生道:“這里你所見到的設備,我會在今年比賽城市雅典同樣的建立一套。你們可以提前一個月到雅典進行准備、适應。”

  “今年劉易斯百米跑的最好成績是8秒75。但根据最新的情報,他訓練時的最好成績平了世界紀錄,也就是8秒50。就此看來,庄森完全能夠輕易地戰胜他,不過7秒50的成績太容易讓人生疑,為了避免今后更多的麻煩,所以這次只能小胜,也就是說跑出8秒40左右的成績就可以了。”貝先生說道,“下面李博士你來講。”

  李博士點點頭,道:“目前我們要做的事情,是協助庄先生進一步加強与運動合成肢体的磨合,對運動的速度能夠達到控制自如的地步。”

                   三

  庄森依照計划提前來到雅典,這座古老的城市將在一個月后迎來舉世矚目的体育盛會。在這個物質文明高度發達的社會里,因為個人多方面的需求能夠輕易地得到滿足,所以人与人之間的競爭大概成了唯一能刺激人們的形式。從高樓大廈張燈結彩的气氛和大街小巷興高采烈的談論里看得出來,整個城市的居民和觀光者都在興奮地期盼著這競爭時刻的到來。

  一行人浩浩蕩蕩地來到駐地。果然如貝先生所說,這里有著和在國內一模一樣的訓練館,甚至連各种器械擺放的位置都完全相同。

  “就象是在家里一樣。”庄森雙手抱在胸前,威風凜凜地站在場館中間,看著助手們在忙碌著開始工作。

  “庄先生,貝先生電話。”助手遞過電話。

  “庄森啊。”貝先生在電話那頭說道,“一切都還習慣吧?如果有什么不滿意的地方盡管告訴盧克,我清理完手頭的一些雜事,就親自去雅典為你助威。”

  “多謝貝先生關照,這里一切都很滿意。”庄森和貝先生打著哈哈。

  “庄先生,電腦分析結果表明,您的運動合成肢体略微呈現疲軟狀態,大概和突然性的地域時間差轉有關,請到蒸汽浴房進行恢复調整。另外,今晚六點您將參加一個大型的新聞發布會。”李博士的助手向庄森匯報道。

  “知道了。”庄森躊躇滿志地答道,走上圓頂陽台,他深深吸了一口這座古城的清新空气,陽光是那么的明媚。

  “我將是這個光榮時刻的英雄!”庄森狠狠地想著。

  “我想請問一下庄森先生,您今年百米跑的最好成績是多少?包括自由訓練的成績。”

  庄森看了一眼這個向他發問的中年記者,嚴肅地回答道:“8秒50。”

  眾記者一片嘩然:“那不就是說,平了劉易斯保持了12年之久的世界紀錄?据我們所知,這些年來,還沒第二人的成績能夠進入8秒55以內。”

  “那是因為當年劉易斯的運气比其他人好得多。現在是其他人時來運轉的時候了。”庄森輕蔑地說道,他心里從來就沒有服過劉易斯,只是命運女神好象每次都要和他作對,讓他在亞軍的位置停留了12年之久。現在有了運動合成肢体這一秘密武器,是揚眉吐气、把劉易斯踩在腳下的時候了。

  “不知道今年您有什么新式的運動裝備用于比賽中呢?”一個看似混血儿的年輕女記者問道,“就象四年前您和劉易斯同時都使用了改進的比賽服裝和便于加速跑的跑鞋?”

  “我們今年對加速跑鞋進行了改進,尤其增加了幫助起跑的傳感器,這种傳感器能夠准确地捕獲發令槍的信號并發出刺激運動員大腦的電波,使得運動員在最短的時間作出最快的起跑反應。”庄森身旁的助手接過話筒回答。

  “相傳古老的体育競技運動,是人類向自身极限進行的挑戰。請問庄森先生,您對這种使用高科技設備協助運動員進行比賽的現象如何看待?”年輕的女記者繼續發問。

  “其實我更喜歡原始方式的比賽。”庄森微微一笑,“不用穿運動鞋,甚至不用穿運動服,這樣的比試也許你們認為才是最公平的。但是人天生有很多缺陷,需要通過外界的物質來彌補,就象近視的人需要戴眼鏡來矯正視力一樣。所以你穿跑鞋進行比賽,其他人也穿,這樣就又公平了,至于你喜不喜歡穿跑鞋參加比賽,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您的意思是,參賽選手為了公平,也都可以服用興奮劑了?”一名記者尖刻地問道,“說得更不好听一些,就是為了競賽,可以不擇手段?”

  庄森沉默了一下,緩緩地說道:“這個問題我想競賽委員會制訂的規程里有很明确的條文說明。我一向堅決擁護競賽的規程。”

  “您這次有信心奪取冠軍嗎?”

  “有。劉易斯他的運气該到頭了。”庄森答道,眼里充滿了必胜的欲念。

                   四

  雖然在一群人的簇擁下走進賽場,雖然那么多人向庄森歡呼、發出噓聲,他還是一眼就看到了觀眾席上的伊玲。這些年來,每逢庄森比賽,她總是坐在那個固定的位置上。人們發瘋似地做起了人浪,一陣接一陣,庄森邊走向比賽場地邊透過無數飄揚的彩旗看著伊玲,她習慣地沖著庄森微笑,一如既往。

  庄森沖她揮手致意,隨而轉化成向四方的觀眾致意,整個賽場是沸騰的,因為万眾矚目的飛人大賽就要在數分鐘后開始了。雖然這一角逐的過程只有短短的几秒鐘,卻折磨了世人整整四年。

  記者們的鏡頭都對著庄森,自從他昨天預賽中以8秒50的成績險些破了世界記錄以來,他就成了媒体關注的焦點。而他的對手劉易斯雖然也跑出了8秒77的好成績,但已經明顯落后于庄森。所有的人都在猜測,今年庄森會不會真的取代劉易斯成為新的飛人。不過很明顯的,很多人已經相信庄森會成為百米跑的新霸主,博彩公司也重新調整了他和劉易斯一直來琠w不變的賠率。

  站在跑道上,他看了看鄰道的劉易斯,故做大方地說:“真巧,我們挨得很近,今天打算打破你自己的記錄嗎?”

  劉易斯冷冷一笑:“你進步很快,祝你好運。”

  “你也好運。”庄森說完這句客套話,轉過頭正視著前方的跑道,終點線上的綢帶仿佛离他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預備----”

  進入決賽的運動員們都做出了預備跑的姿勢,庄森的腦里突然收到一個起跑的訊號,刺激他的神經開始反應,這是他的跑鞋感應到了發令槍的信號在刺激他做出下意識的反應。在一片歡呼聲和閃光燈閃爍中,他的腿用力一蹬,听到“啪”的一聲清脆槍響,他已經飛馳而出。

  根据貝先生和李博士的計划,前60米應該在5秒左右完成,在最后的40米階段用3秒40左右完成,這樣就可以順利打破世界記錄,而不令世人大生疑竇。

  10米,20米,30米,40米,50米,庄森仍然保持在領跑的位置,但他能感覺到劉易斯就在他身后緊緊貼著他。60米,開始沖刺了!庄森向前沖刺,他不用擔心他的速度會過快得令人生疑,因為控制中心的電腦會精确地調節運動合成肢体,使它達到一個完全合适的速度。

  80米,90米,95米,胜利在向庄森招手,多年的夢想即將在瞬間后實現了!突然,劉易斯從背后赶上了他,并超過了他!庄森發力再追,劉易斯已經一頭撞向了冠軍綢帶。

  全場沸騰了!

  庄森呆呆地站在終點上,不愿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而廣播里卻在無情地反复播送著劉易斯以8秒41打破世界紀錄并再次奪得冠軍的事實。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庄森內心在無聲地吶喊。

  他轉頭向伊玲的方向看去,伊玲在哭泣。

  “祝賀你。”庄森第一次覺得失敗后這么毫無斗志的沮喪,站在矮人一頭的領獎台上,他主動向劉易斯握手。

  “你跑得不錯,要不是太自信了,也許還是你得冠軍。”劉易斯對他說話的語气突然客气了許多。

  “你客气了。”庄森滿心的懊惱,自己為什么不跑快一點呢?管什么世人大生疑竇呢?

  “你心里一定在想自己為什么不跑快一點吧?”劉易斯對庄森神秘地一笑,“但太快了別人會起疑的,所以你計划只是略略超出8秒50一點。”

  “你……”庄森的懊惱全部化成了惊异。

  “我猜中了?”劉易斯突然一改口吻,哈哈大笑起來。

  “貝先生,您這次是大獲全胜。”盧克恭敬地道,“預賽前庄森獲胜的賠率是1:4,劉易斯的賠率是1:3;但預賽后庄森的賠率升為1:2,劉易斯的賠率降到1:10。集團這次投巨資買劉易斯獲胜,終于如愿以償。”

  “呵呵。”貝先生開怀笑道:“賽前他們賠率那么接近,如果庄森的預賽成績不好一點、劉易斯的成績不差一點,如何能拉開他們的賠率差距呢?你等下去好好安慰一下庄森,下次一定會讓他做冠軍的。”

  “是。”盧克道:“如果庄森知道我們也給劉易斯移植了運動合成肢体的事情,會不會……?”

  “所以盡量不要讓他知道。這么多年來他也不知道劉易斯的真正贊助人是我吧?”貝先生點燃一支雪茄,道:“就算他知道了這件事,只要我們還給他冠軍的希望,他就永遠不會有什么异動。”

  貝先生長長地吐了一口煙:“在這种游戲中,只有我們才是真正的贏家。”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