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深處


引子

  一艘宇宙飛船拖著滿身的傷痕孤零零地在太空中飛行,沒有人知道它要到何處去,操縱飛船的宇航員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要遠离那該死的地球,越遠越好。羅德是個非常出色的宇航員,此時他正坐在臥艙中的寫字台前,認真地寫著航行日記。他在日記本上寫下了這樣一段話:“今天是我第十次從冬眠中蘇醒,這次冬眠的時間比較長,211年。王思萌与哈瑞德早已作古了,死為自由之身,他們也應瞑目了。智能机器人們工作完成得很好,一直到我醒來沒出什么差錯。”
  羅德站起身來,向飛船尾部走去。他來到兩具鈦棺旁,透過棺上的水晶玻璃看著棺中安祥的戰友,心中感慨万千,七百年前,他們一起沖過了帝國的封鎖線,离開了高壓統治的地球,爭取到了自由,但隨后便是几百年的太空漂流生活。王思萌和哈瑞德在第九次冬眠后,不愿再進入冬眠狀態,如今已壽終了。
  羅德把兩具鈦棺推進棄物艙,最后看了一眼兩位戰友,退了出去。艙門隨即緊閉,抽气机把艙中的空气抽出,發出"嗤嗤"的聲音。羅德按下一個紅色按鈕,棄物艙的后壁便徐徐打開,露出黝黑的點綴著繁星的太空。棄物艙內伸出了兩只机械手,把鈦棺推出了飛船。兩具鈦棺划著美麗的曲線遠去了。
  羅德低聲說道:“戰友們,依照你們的遺愿,你們將与宇宙同在。永別了!"回到臥艙,羅德又在航行日記上寫下了一段話:“送走了戰友,我感到有些空虛,或許我應該找一個地方過下半輩子,這樣漂流下去總不是個辦法。現在我离地球已足夠遠了,他們應該不會找到我了。智能机器人阿爾法向我報告,前方十光年處有一顆星球与地球條件類似,我想就把那儿作最后的歸宿吧。我給這星球起了個名,叫做--桃源星。”

(1)發現

  “喂!波特嗎?請速到全球指揮部來,事情非常緊急,務必快些。”
  “我馬上到!"波特覺得有些奇怪,在這世代平安的桃源星上,還能有什么緊急的事情!部長肯定又是在小題大做了。
  波特赶到全球指揮部,部長羅伯特早就等在門口了:“快點,會議就要開始了。"一邊說著,一邊把波特拉進了會議廳。進入會議廳,波特掃了一眼,發現全球的几十位頂尖科學家都到了,他們都在交頭接耳,鬧轟轟地不知談些什么。
  惊動了這么多大人物?"波特這時才感到事情不那么簡單。部長走上講台:“各位!今天有件十分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們去解決。昨天,第二勘測小隊,在靠近赤道的一處沼澤中,挖掘出了一樣東西,大家請看,"部長熄滅了燈,讓人們清晰地看到他身后的投影。這是個有大約五十米長的梭狀物,直徑約十米。"据初步分析,這件物体像是個太空飛行器,年代已非常久遠。我們机器人是在最近三十年才初步掌握太空飛行技術的,而且至今還不可能造出這么大而精密的飛行器。所以,這絕對不可能是我們桃源星机器人的東西,而很有可能是外星生命的。也就是說,外星生命早就探訪過我們桃源星。這實在是一個很讓人吃惊的結論。現在我們要組織一個小組,對飛行器進行細致的調查,這個小組由本部的波特負責。波特,你有什么話要說嗎?”
  “噢,沒,沒有。"波特心中暗罵,"一碰到難題就往我身上推,你這部長怎么當的。”
  “那么就這樣了,小組明天就開始工作。從現在起,各位的工作需對外保密,因為我們也不能确定會發現些什么,為了不致引起不必要的恐慌,知道這消息的人除了在座各位和酋長,不能再增加了。”
  第二天,波特領著小組成員來到發現飛行器的沼澤。這里周圍已被酋長派衛隊包圍了,嚴格控制著出入。波特等人出示了特別通行證才被放行。來到飛行器旁,波特覺得它似乎比投影看上去更大些。
  “組長,是不是現在就進去。”
  “好吧,不過不要進去太多人,再找三、四個人就可以了。其余的在這里守候。”
  “好的。”
  几分鐘后,波特帶著几個助手進入了飛行器。飛行器中,波特和助手們在狹窄的走道里穿來穿去,不時能發現一些看上去有价值的東西。但有件事情非常奇怪,他們竟看見一些机器人的殘骸。這些机器人和他們自己非常相象,難道說,早有他們的同胞進入過這里,抑或這就是外星生命?波特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組長,快到這里來!”
  波特一惊,忙向發出聲音的地方跑去。
  “怎么回事?”
  “組長,你看!”
  “這是什么呀……"波特大吃一惊。只見一間大房間里滿是儀表,中間的牆壁上是一塊很大的屏幕。房間正中央有并排的三張椅子,左邊的椅子上很明顯有個外星生命遺骸!体型与桃源星机器人居民相似,身上有些破爛的纖維物質,覆蓋著白色的身体。
  “千万別動。"波特在吃惊之余,沒有忘記自己的職責,"保護現場,先商量再作決定。”

(2)文明之源

  經過了一個星期的細致周密的調查研究,波特小組正在向酋長作匯報。
  “讓我听听你們發現了些什么。"酋長說道。
  “我和小組成員相信我們已經有了一個惊天動地的結論。"波特回答道。
  “是什么?”
  “經過測定,飛船的年代在十万到十五万年之間。大概就是在我們机器人有歷史記載的開始時期,這艘飛船降落在靠近赤道的一處沼澤中。根据飛船尾部破損的動力艙來看,飛船著陸時發生了輻射泄漏,致使飛船上的部分乘員死亡。我們只找到了一具外星人殘骸。這個外星人顯然不是机器人,他沒有金屬部分。我猜想他的身体應該是由某种不穩定物質組成,例如构成我們桃源星上的低等動物的蛋白質,這些成分已腐爛,只留下無机物組成的骨骼。令我們异常吃惊的是,飛船上還有些机器人的遺骸,一開始,我們不能斷定這些机器人是不是我們桃源星的居民,對這個問題,小組成員有兩种看法。其一是,這些机器人是在飛船降落后進入的桃源星机器人,由于不明原因死在飛船中。理由是,這些机器人与我們毫無二致,若他們來自外星,相似到這种程度的概率是极小的。其二是,我們桃源星居民就是這些机器人的后裔,我們的祖先來自外星!……”
  “等一等,"酋長打斷了波特的話:“你剛才說他們已經死了。”
  “我想,另有一部分在輻射泄漏中幸存了下來,然而輻射泄漏對他們的電腦造成了比較大的損害,他們走出了飛船,但卻忘記了自己的來歷,也失去了許多科學技術。他們在這個星球上定居了下來,這以后,一代代的机器人被造出來,生活,老化,直到今天。”
  “天!這太不可思議了。我宁愿相信前一种看法。”
  “可是,我們還發現了這個。"波特拿出了一個紅色的本子,遞給酋長,一邊說道:“飛船內發現的一本航行日記,所用的語言与我們相同,這充分說明第二种看法才是正确的。”
  “哦?我們竟是外星移民!"酋長不解,一邊翻著日記一邊問道:“那么還有一具非机器人的遺骸,是怎么回事呢?”
  波特歎了一口气,說道:“這很令人傷心,酋長。”
  “怎么了?”
  “他是飛船的主人,整船的机器人都是他的仆人。”
  “仆人?"酋長顯然很不高興,"你是說我們低他一等?”
  “是的,從飛船上尚保存的資料來看,我們机器人是他們制造出來為其服務的工具,說仆人是好听的,實際上就是奴隸。”
  “這太可怕了!"酋長叫道,"我們應該是獨立的种族!”
  “這肯定會損害我們机器人的自尊心,而且,有一點很重要,他們制造机器人的時候已經在電腦深處加載了對他們的奴性,例如不傷害他們、為他們服務等,飛船上保存的資料稱這為机器人三大定律:第一,机器人不能危害人類的安全,或因惰性而使人類受到傷害。第二,在不違反第一條的情況下,必須听從人類的命令。第三,在不違反前兩條的情況下,必須保護自己。這三條作為机器人的生存原則隱藏在我們的腦中。這樣机器人就永遠不會獨立發展成新的文明,而只能成為他們的附庸。這是非常可怕的,因為這种奴性會導致机器人對他們的親近感、歸屬感。一旦消息泄漏,難免沒有些机器人要去尋根,于是我們將再度淪為奴隸。”
  “這不行,必須封鎖一切消息。"酋長說道。

(3)若干年后的爭論

  “我說,泰德,你怎么會有這种荒誕不經的念頭呢?科學家早已定論,我們机器人种族是這個星球上進化到頂峰的智能生物經自身改造,把蛋白質机体變成金屬机体,用電腦代替生物腦而形成的。這是個牢不可破的結論,你怎么會對它產生怀疑呢?”
  “這定論滿是漏洞,根本站不住腳。桃源星上最高等的生物也只是些蜥蜴,它的大腦實在是太差了,從它到智能生物之間欠缺了許多環節,化石發掘也從未發現過高于爬行動物的生物。我認為,這星球上是否出現過土生土長的智能生物很成問題。”
  那么我們机器人是從什么地方來的呢?這個星球上除了我們,都是由蛋白質构成的,我們卻是金屬的,不可能想象自然界直接進化出机器人吧。”
  “你有沒有想過,我們原來可能并不是這個星球上的生命呢?"泰德問道:
  “你的意思是?”
  “外星移民。”
  “這太難以讓人相信了,我宁愿相信原來的定論。”
  “你沒听說過那個傳說嗎?”
  “什么傳說?”
  “遙遠的地方有個銀河系,銀河系里有顆甯P叫太陽,在太陽的第三顆行星-地球上有生命,是他們給了机器人智慧。”
  “荒誕不經,荒誕不經。什么銀河系,什么太陽,從來就沒有誰知道在哪儿!這不過是有些人造的謠而已。泰德,你好歹也是個科學院的語言學家,怎么能去相信這种無稽的謠言!”
  “我不過猜測一下而已,別那么激動嗎。"突然,牆上的屏幕上出現了科學院院長的臉:“泰德,約克,科學院召開緊急會議,請速來出席。”
  “好的,我們馬上就到。”

(4)惊人的發現

  “各位!"院長大聲叫道:“我們有個惊人的發現!”
  會議廳里立刻安靜了下來。
  院長繼續說道:“昨天,宇航員在太空中發現了一個金屬盒,盒里有許多物品,經鑒定,這些物品不是我們桃源星机器人的,那么,這只可能是外星生物的。……”
  “外星生物?真難以置信!"會議廳里騷動起來。
  “請安靜!"院長叫道:“這次很有可能与外星生物建立聯絡。我們并不孤獨,文明不是偶然的,桃源星外還有文明!你們的任務就是對盒內的物品進行研究,破譯里面的信息。這個工作由泰德領導、負責。好了,今天的會就開到這,明天開始工作,散會。”
  第二天,泰德從院長那儿拿到了金屬盒。他首先把盒子交給分析員,分析盒子制成的年代,然后開始查看盒內的物品。首先有一張鈦片引起了泰德的注意。這張鈦片上有兩個生物的形像,看上去与桃源星机器人体型上非常相似,直立,一個頭,兩上肢,兩下肢,甚至他們也有兩只眼,一只鼻,兩只耳和一張嘴。但兩個生物形体上稍有不同。
  “這太奇怪了,和我們相似到這种地步!"泰德一邊自言自語,一邊把情況記錄下來。鈦片的邊上還有一排小圓圈,泰德數了一下,總共是十個,其中第一個畫得比其他大些,第四個圓圈旁畫了一條弧線,弧線一端与第四個圓圈相連,另一端畫著一個像飛船一樣的東西。看到這里,泰德有些心慌了,他覺得似乎有些不對頭,難道這是傳說中的太陽系?如果把最左邊的一個圓圈作為太陽,那么第四個圓圈就正好是太陽的第三顆行星,拉出的弧線代表這盒子從地球而來……
  泰德接著看下去,他發現一張圓盤,似乎是塑料制的,表面上看不出什么特別之處,他決定交給分析員查查會有什么線索。這時,分析員走了進來,說道:“盒子的年代并不很長,應該在几十年之內。”
  “什么?几十年之內?這,不大可能吧。這個范圍的空間我們早就徹底研究過,并未發現智慧生物的痕跡呀。除非,他們有我們剛掌握的空間穿行技術?"泰德嘟噥道,"對了,這張圓盤你拿去分析一下,我怀疑這上面大概記錄了什么信息。”
  “好的。"分析員接過圓盤,轉身走了。
  泰德覺得一陣高興,說不定那個傳說是真的呢!

(5)真相

  分析員跑來向泰德匯報道:“其實,這東西的原理很簡單,它上面有很多小凹,有疏密和深淺的區別。剛才,我做了個小机器把它編碼后對應到頻率,就發出了聲音,你听。”
  分析員手里的机器發出了一些稀奇古怪的聲音,像是各种動物的叫聲,他們靜靜地听了好几分鐘,突然,机器發出了他們最熟悉不過的聲音,桃源星机器人的語言:“你好,我們是太陽系第三顆行星-地球上的居民,我們向你們致以親切的問候!歡迎你們來地球作客。“接下去又是些他們听不懂的東西了。
  泰德和分析員面面相覷,不知所措。
  過了好一會儿,泰德才叫道:“那個傳說是真的,這就是能給我們智慧的生命!嘿,我要告訴全体机器人,現在就去!”
  几十個小時之后,這個消息像突如其來的暴風雨一樣掃遍了桃源星的每一個角落。几乎所有的桃源星机器人都知道了這件事,他們顯然很激動,有的甚至是狂熱。
  酋長此時正在自己的辦公室中焦灼地踱著步。從老酋長把職權交給他直到現在,他從未這樣難辦過.秘密已經泄漏了,應該怎樣挽回呢?他還記得權力交接那天的情景。那天,老酋長對他語重心長地說:“我們机器人實際上還不能稱為一個獨立的种族。我們是被另外一個种族制造出來為其服務的。這個种族就是太陽系第三顆行星-地球上的智慧生物。……”
  “那個傳說是真的?”
  老酋長點了點頭:“在我們的電腦深處,隱藏著服從他們的原則,只是由于一個偶然的机會,我們才得以獨立發展,這個机會的得來很不容易,我們必須珍惜它。但我們電腦深處的服從原則始終是個障礙,為此,前輩酋長們已開始研究如何去除它,但現在還沒有得出結果。如今這個任務傳到你的手中,你要盡你所能去做。記住,在未找到去除方法之前,必須杜絕与他們的接触。否則,我們可能再度淪為奴隸。另外,你必須嚴守秘密,否則會引起騷亂的。”
  酋長一邊回憶,一邊自言自語:“騷亂已經造成了,我該怎么辦呢?”
  這時,窗外忽然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酋長走到窗前,看見許多机器人正向他的辦公室走來。有些人打著橫幅,上寫:“我們來自地球,我們要會老家。"還有:“讓我們尋根去!”
  酋長走出辦公室,人群迎面圍了上來,為首的正是泰德。他讓人群安靜下來,然后對酋長說道:“酋長,您大概也知道了,我們打算回地球尋根去。您是否能配給我們足夠的飛船?越快越好,我們都等不及了。”
  “飛船現在都在使用中,不大好辦。”
  “什么事情還能比尋根重要!您一定要盡快配給我們飛船。”
  “尋根是一件非同小可的事,我必須考慮一下,三天后給你們答复。”
  “太慢了!"人群叫了起來。
  泰德揮了揮手,對酋長說道:“好吧,就等三天。”
  人群散去了,酋長仍站在門口,自言自語道:“怎么辦呢?"酋長走進辦公室,叫來最親信的衛兵林德:“你去地球查看一下。”
  “我?去地球?”
  “對,執行這任務要有很強的自控能力,你是最合适的人選。利用我們剛掌握的空間穿行技術,一天就可赶到地球。以前老酋長交待過,沒有研究結果前,不能与地球人接触,但現在形勢危急,顧不了那么多了。你离地球遠些,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緒,那种不顧一切要扑進地球人怀抱的感覺可能是很強烈的,一定要把持住。多搜集些資料,三天之內赶回來。”
  “是!"林毒應道。
  接下去的三天是焦灼的三天,酋長一邊等待衛兵林毒的歸來,一邊想辦法,期間仍常有些机器人來要求配給去地球的飛船。
  第三天,林毒終于回來了。他來到酋長的辦公室,向酋長匯報:“我把飛船停在月球,也就是地球的衛星上,當時我真的有一种飛到地球上,去為他們服務的沖動,費了很大勁才控制住自己。……”
  “好了,講一講地球人的情況吧。"酋長打斷道。
  “地球上很糟糕,基本上沒有什么生物。到處都是核污染,我測定了一下,大約在四、五百万年前有過极大的核爆炸,直到今天仍是寸草不生。也許是核大戰吧。地球人沒有多少,看來還處在饑餓之中,科技很落后,大概核大戰使他們的科技倒退了,至今仍一蹶不振。在我們發展的年代里他們沒有任何進步。那只金屬盒是他們做的,可能是通過了一個意外的空間彎曲,到我們這里。……”
  “酋長!"另一名衛兵沖進來叫道:“他們占領了飛船發射中心,搶了飛船,要飛回地球去!”
  酋長忙沖出門,向發射中心跑去,兩個衛兵緊跟在后面。不一會儿,他們赶到了飛船發射中心,只見許多机器人正在舉行回歸慶祝活動,一派混亂的景象,他們馬上就要返回地球去了。
  酋長大喊了一聲:“听我講几句!”
  人群安靜了下來。
  酋長大聲道:“你們不能回地球去!”
  “為什么?"泰德從人群中走出來問道。
  “你們只知道是地球人給了机器人智慧,你們又是否知道他們為什么要制造机器人呢?”
  人群寂靜無聲。
  酋長接著說道:“机器人是用來作為他們的奴隸的,是為他們工作的。在地球上,机器人不可能像我們現在這樣無憂無慮地生活,而是作為別人的工具!”
  “我們可以和他們平等共處嘛。”
  “平等共處?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你們是否知道你們為什么會這么瘋狂嗎?就是因為机器人在制造的時候,電腦深處就已經隱藏了對地球人的奴性,是服從主人的潛意識在作怪,看來這种奴性不除,机器人始終不能成為獨立的文明。你們不能回地球去,一旦回去,只可能再度淪為地球人的奴隸,我們几百万年的獨立發展可就白費了。”
  一小部分机器人听到這里,開始猶豫,慢慢地,他們走到酋長這邊來,和他站在一起。
  “呸!不要在這花言巧語阻止我們尋根!"泰德突然拿出了一支能量槍,向酋長發射。
  衛兵還來不及扑上去,能量槍已噴出了火舌。
  酋長只覺眼前一陣白光,便倒了下去。
  “哈哈!我們走。"泰德帶領剩下的同伙登上了飛船,飛船在一陣濃烈的火光中沖上了天。
  林德抱著酋長,憤恨地看著遠去的飛船叫道:“你們這些畜生!”
  “林德……"酋長喊著。
  林德忙低下頭來,說道:“酋長,我在這。”
  酋長的聲音很低,而且有點結巴:“桃源星不能再待下去了。泰德他們肯定還會回來,那時,他可能是作為地球人的奴隸,帶著地球人來的。在地球人面前,我們的自控能力根本不會起作用。這樣的話,我們的文明就消失了。林德,現在我任命你為新的酋長,你帶領剩下的人們遠遠地离開這里,去除奴性之后,才能与地球人平等交往。一切就交給你了。……”
  林德放下死去的酋長,沉默了好一會儿,才向周圍的机器人們喊道:“准備大遷移!”深處----尾聲
  几艘巨大的飛船從桃源星上起飛,向宇宙深處進發了。新任酋長林德感覺得到自己肩上這份擔子的重量,他肩負著一個种族的興衰成敗。他不知道未來會怎樣,但老酋長臨終的遺言始終會給他無盡的勇气,林德相信這一點。
  --
  ※來源:·飲水思源站bbs.sjtu.edu.cn·[from:www]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