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sos鐵達尼


  美國佛羅里達州,卡納維拉爾角。
  當重量超過一百吨的太空穿梭机,清晨時分安全降落在跑道上時,有印第安人血統的布蘭卡船長,仍決定將在太空遇見的怪事保密。除自己之外,就只有“發現號”的六名船員目睹怪事發生。不過,他們已一致決定,暫時不會把回航前那一刻所看到的,向太空總署的十人小組報告。
  俄羅斯,哈薩克斯但,拜科努爾宇宙飛船發射場。
  在接近北冰洋大梅爾半島出生的金科夫船長,帶領四名船員,駕駛“聯合號”太空船,越過大气層,于“發現號”著陸后三小時,從太空站安抵地球。
  一個星期前,美國和俄羅斯的太空人,第四次在俄羅斯的“和平號”太空站上會合。也許由于舉行過三次模擬試驗,今次的征空行動,可沒有引起傳媒的特別注意。
  又怎會想到,一次看來風平浪靜的聯合征空演習,正面臨一個神秘巨浪”的沖擊?在太平洋上空四百公里的漆黑外太空,究竟發生了什么事?以雪夫斯基博士為首的特別小組,恐怕亦沒有机會听到金科夫船長与船員的特別報告了。
  這五名全在共產政權下成長的太空人,深深明白到”沉默是金’l的道理。假如他們的确天真到將在太空站上面看見的景象,向特別小組和盤托出,說不定立刻被送進瘋人院度過下半生。青出于藍,新的政權比舊的更心狠手辣,說出真話的人,可能會被派到切爾諾貝爾核電厂的地底,清理依然發出致命輻射的核原料。
  因此,當金科夫船長率領四名船員步出“聯合號”太空船的机艙時,都用最佳的演技,掩飾著臉上的惊訝,若元其事的拿著地面指揮中心女同事送上的面包和鹽。
  當俄羅斯五名太空人,正在接受傳統歡迎禮時,在英國的城市南安普敦港,正彌漫著一片濃霧。停泊著數艘大郵輪与貨船的海面上,不時傳來陣陣低沉的汽笛聲。
  在陰沉的天色里,一名衣著華麗的老婦人,正從一輛銀灰色勞斯萊斯鑽出,在兩名護士的攙扶下,來到泊在碼頭的一艘小漁船旁邊。尾隨著她的,是一名又矮又胖又禿頭的私人醫生。
  殘破的船頭,用油漆漆著的船名,雖然因剝落而模糊不清,但用心細看,還是可以讀得出的。
  “箭魚夏利。”老婦人念出船名時,滿是皺紋的臉上,泛起一絲詭异的笑容。不過,她轉眼間又收起笑容,忿怒地回頭,狠狠地盯著身兼司机与保縹的黑人,充分表現出老太婆喜怒元常的怪脾气。倚在車門旁邊的黑人連忙將點著的香煙拋到地上,用皮鞋踏熄,立正高聲道歉:“對不起,卡昂女伯爵。”
  “麗恩,你還是這么討厭人吸煙。”一名滿臉油污的老船長,從船底的机房探頭出來,口中正叼著一具煙斗:“你始終不肯改變刁蠻的小姐脾气。”
  “夏利,去年聚會的時候,你也答應過我,不再吸煙斗的。”明天就要慶祝九十大壽的麗恩卡昂女伯爵,發嬌嗔時就好比三歲的小女孩,“聚會快開始了。”
  箭魚夏利識趣地拔出煙斗,擲到飄著濃霧的海上,聳一聳肩,用出奇敏捷的身手,跳上甲板,跨過船舷,來到卡昂女伯爵面前。兩位年近九十的老人家,四目交投,好像電影中的凝鏡。又几乎在同一時間,兩人分別展開雙臂,熱烈地擁抱起來,仿如一對久別重逢的戀人。
  “你的寶貝威廉呢?”箭魚夏利替麗恩抹去鼻尖的一點油污,扮一個鬼臉:“麗恩与威廉,是永不分离的一對,你別向我這個老朋友說,他今天沒有伴你一同來。”
  麗恩的臉上再次泛起詭异的笑容,然后從斗篷中掏出一頭小小的玩具熊,用顫抖的右手,在夏利的眼前晃來晃去:“威廉,還認得你的救命恩人嗎?”
  女伯爵手中的玩具熊,既殘舊又脫毛,与她的年齡和身分极不相襯。不過,衣衫檻樓的老船長,又何嘗跟一身華服的女伯爵合襯?威廉,并非麗恩的丈夫或愛人,而是一頭連流浪漢也不要的古老玩具熊。
  可是,在古董玩具收藏家的眼中,威廉已經是一件元价寶。這類一九一”二年出厂的玩具熊,目前全球只剩下五頭。一九九三年,法國巴黎舉行大規模古董玩具拍賣會,一頭被狗咬掉半只耳朵的同類型玩具熊,以接近十万美元的成交价,被一名神秘買家投得。
  麗恩怀中這頭玩具熊完整無缺,又何止值十万?
  “假如世界上沒有你,威廉就沒法伴我一生一世。”麗恩擁著這古董似的玩具熊,偎倚在夏利的怀中:“八十三年了……”
  八十三年前又究竟有什么事,發生在他倆的身上?
  *
  銀灰色的勞斯萊斯,駛到一問由舊船塢改建而成的小旅館前。箭魚夏利,隔著擋風玻璃,看見兩名工人,正把一條橫額挂到大堂人口處。卡昂女伯爵輕撫著怀中的玩具熊威廉,感慨他說:“今年的聚會,還剩下多少個參加*
  夏利當然明白,為何麗恩會如此感触。在這間小旅館舉行的一年一度聚會,越來越少人參加,恐怕今年与會的,絕不可能超過十個人。這也難怪,試問在一宗八十三年前海難中生還的小童,仍然有多少個能夠活到今天?
  一九一二年四月,一艘被譽為世界最大的郵輪,從英國的南安普敦,首航前往美國的紐約。這一艘豪華郵輪,載有二千二百二十六名乘客,身分非富則貴,包括美國國會參議員、陸軍上校,百貨業矩子,甚至負責建造這艘郵輪的工程師。““十三”,果然是二個不祥的數字。這一霞被稱為永不沉沒的巨型客輪,在四月十二日深夜,在大西洋的航道上撞到冰山;結果船身斷成兩截,在十三日凌晨時分沉到海底,造成一千五百零三人罹難,成為當年轟動世界的海上事故。
  僥幸生還的七百二十四名乘客當中,有兩名六歲大的小童,他們的父母當時都已葬身怒海之中。
  這兩名小童,男的叫夏利韋特,父親是海洋生物學家,母親是科學雜志的總編輯;女的叫麗恩卡昂,是奧地利卡昂家族的后人。這兩個小孩子,當日歡天喜地跟隨父母登上郵輪度假,又怎會料到,自己竟在一夜之間變成孤儿?
  令夏利与麗恩成為生死之交的,正是這一場世紀大海難。他們是第二批今上救生艇的小童。如今麗恩怀中擁著的玩具熊威廉,就是夏利替她從海中拾回來的。
  救生艇中的小童,在遇險后一直保持聯絡,長大后更在這艘郵船當年啟航的港口,舉行紀念海難的周年聚會。
  這艘傳奇沉船的名字,連小學生都知道,她名叫“鐵達尼”。
  {布蘭卡船長一踏進太空總署的會議室,便感到不對頭。坐在他前面的,并非處理“發現號”升空任務的十人小組,而是三個素未謀面的人。他的心登時冷了半截。假如他沒有猜錯的話,這就是傳聞中的神秘“z小組”。“布蘭卡船長,你在上面看見什么?”坐在中間的人冷冷地問。“我不明白閣下的問題?”布蘭卡船長瞪住戴若假發的胖子答這:“上面?你和我的頭頂都一樣是天花板。”“在俄羅斯大空站外面,你看見什么?”坐在旁邊架著深近視眼鏡的老者,單刀直人問他:“別裝蒜了。”另一名瘦得皮包骨的中年人,按下會議桌上的一顆鈕掣,會議室中的一幅邀徐徐升起,露出一個巨大的熒光幕。
  布蘭卡船長悶哼一聲,因他對今次近乎盤間的聆訊极為反感,這一個臭·名遠播的“:小組”,据說是國防部、朕邦調查局和中央情報局組成的三人紹富調查組,直接向美國總統負責。可怕的是,他們的行動,其實連總統先生亦蒙在鼓里,這正是“:小組”令人聞風喪膽的原因。
  會議室的燈光轉暗,只剩下兩盞射燈投在一臉怒容的布蘭卡船長身上。畫面中出現的,是太空穿梭机“發現號”的机艙全景。這种用廣角鏡攝錄的畫面,對布蘭卡船長來說,可絕不陌生。他就經常与其他六名船員,擠在攝像管前,跟地面指揮中心的控制人員打招呼。
  不過,作為“發現號”的船長,他絕對可以肯定,沒有攝像管安裝在這個位置。換句話說,原來穿梭机中不少角落里,都暗藏著太空人不知道它存在的監視裝置。
  “你們這群瞥伯!布蘭卡船長沖前大罵:“卑鄙r
  偌大的會議室中,索繞著忿怒船長罵人的回響。”偷拍的片段中,傳來一把聲音:“我做了手腳,穿梭机与指揮中心會暫時失去聯絡,但不能超過一分鐘,否則他們會怀疑。”
  女太空人仙迪在鏡頭前,用肯定的語气,對另一名太空人蓋斯說:“我們三人在外面也見到。”
  華籍太空人陳鐵,緊握拳頭道:“發現它的時候,我与艾菲正在修理机械臂。”
  布蘭卡船長低聲說:“絕不能讓他們知道的。……
  畫面變成一片雪花。
  皮包骨的中年人,走到熒光幕前道:“親愛的船長先生,假如不想你的退休金泡湯,還是老實說出來好了。到底是什么東西,叫你們要守口如瓶?’”你看見什么?”架著深近視眼鏡的老者,把問題重复一遍時,巨牆又再徐徐降下。
  布蘭卡船長深深吸一口气,終于吐出七個字:“我們看見半艘船。”
  “船?”戴假發的胖子問骸按罌沾a客廡欠紗a俊*
  “不不不。”布蘭卡船長聳一聳肩道:“是一截沉船。”
  “z小組”兩名成員霍然站起,齊聲惊訝地問道:“沉船?”
  會議室的空气,好像在剎那間凝結了。
  “不錯,是‘鐵達尼’,”布蘭卡船長淡然這:“一艘在本世紀初,沉到大西洋海底的超級郵船。怎么?別向我說,你們連她的名字也未曾听過?,’
  架著深近視眼鏡的老者,來到布蘭卡船長要前,不置信地“哼”了一聲道:“你們在太空中遇見‘鐵達尼’?神經病!
  “看,這正是我害怕給你們知道的原因。”船長答道。
  夕陽西下,黑海沿岸城市蘇呼米的”所療養院里,雪夫斯基博士与“聯合號”太空船的船長金科夫,正坐在臨海的陽台上,品嘗魚子醬与伏特加。
  雪夫斯基把一小片舖滿黑魚的烤面包,往嘴里送,臉上露出十分享受的表情。他凝望著波光謝謝的海面,忽然說出一句沒頭沒腦的話來:“還是告訴我沉船的事吧。”
  金科夫船長口中的伏特加,几乎被嚇得噴出來,顫抖的右手已將杯掉到地上,濺起無數的碎片。他的心向下一沉,倘若四名太空人中不是有奸細,就是其中有人出賣他。保守秘密的表決,是在“和平號”太空站一處隱蔽角落進行的。雪夫斯基絕無可能知道,他們遇見的怪事。
  “我說出來之后,你會相信嗎?”金科夫船長間道。雪夫斯基沒有回答他,只是輕輕呷了一口伏特加。金科夫船長抬頭望向滿天彩霞,喚起不可思議的回憶。漆黑的外太空,對征空經驗丰富的“聯合號”太空船四名船員來說,仍然是一處神秘的异域。由于美國人的穿梭机“發現號”再度泄漏燃料,俄羅斯地面指揮中心,不同意這廈美國穿棱机太接近“和平號”太空站。“我們必須保持一百公里的距离,”金科夫船長利用對講机跟布蘭卡船長通話:“直至推進器停止矚出燃料。”布蘭卡船長飄浮在“發現號”的机艙中,按動著一具電腦,檢查得穿梭机上三十八個主要導向推進器中,其中有兩個發生故障,泄漏出大量燃料。
  以女太空人仙迪為首的三人搶修組,目前正作出緊急維修,必要時只得中斷失靈推進器的燃料供應。另外兩名太空人則繼續修理出現故障的机械臂。
  忽然間,布蘭卡船長看見一些東西。
  那是一顆淺綠色的光點。
  布蘭卡船長定神一望,它早已飄過窗外。他連忙把臉孔貼近窗口,登時給眼前的景象嚇一跳。對講机中傳出在外面搶修推進器的仙迪的聲音:“船長,你看見嗎?”
  “當然看見,你正跟我打招呼。”布蘭卡船長若無其事的回答,已經令女太空人仙迪會意,因為穿梭机上的每一句對話,地面的指揮中心都會听得一清二楚。
  在距离“發現號”不足五十尺的外太空,出現數之不盡的淺綠色光點,包圍著一具龐然大物。布蘭卡船長在半分鐘之前,才把目光移离那一角黑漆漆的外大空,轉眼間竟然出現一艘不明飛行物体?
  “船長,我們先返回机艙。”華籍太空人陳鐵,一早明白布蘭卡的意思。
  就在這時候,俄羅斯“聯合號”的船長,在“和平號”太空站上跟美國“發現號”聯絡。
  “布蘭卡船長,我們似乎遇到同樣的困扰。”金科夫船長道:“你有何打算尸在俄羅斯大空站逗留了三個月的太空人,從未想過會遇上,可能是來自外星的飛船。
  此刻,位于美國穿梭机与俄羅斯太空站之間的,是無數飄忽不定的异光。那些淺綠色光點所組成的光暈,將本來是一個黑影的物体,照得一片煌亮。地球上兩個超級大國的十二名太空人,都看見一艘外貌毫不特別的交通工具,正飄浮于光點的中央。
  這艘飛船的外型,几乎跟地球上的郵輪一模一樣,不過只得半截,极像一艘船的前半部。船身上面滿布鐵蛂A但依稀仍可看到細小的窗口。
  閃爍不定的淺綠色光點,從那些生蛌熊﹞f鑽進船艙,又從不同位置价出來,不停地流竄著,像尋找什么似的?另一批光點則游戈于船身外面,形成一層仿如保護膜的物体。、
  几團較大的光點,就飄浮到船頭的位置、令人清楚看見船頭寫著的三個英文字母。
  “tn?……?”布蘭卡船長的口在吸動,卻沒弄出聲音。
  假如它是一艘外星飛船的話,又怎會在船頭寫上屬于地球的文字?突然出現在穿梭机面前的,并非來自宇宙深處的飛船,而是來自大西洋海底的一艘著名沉船!11tanic,其中一個譯名是“鐵達尼”號。此刻跟隨他們從一万八千公里,繞著地球運行的,是在一九一二年沉沒的鐵達尼!
  在太空中包圍著半截古老沉船的淺綠色光點,突然全變作耀目的橙紅色強光,登時令兩個超級大國的太空人,要閉上眼睛。就當他們再次回望那個方向時,半截鐵達尼已經消失得無影元蹤。強光消散之后,那些淺綠色光點,迅速會聚成一條變形虫似的物体,在“發現號”与“聯合號”外面繞了一個圈,便飛向無邊的宇宙深處。
  雪夫斯基的目光,從繁星點點的夜空,移到金科夫船長的臉上:“以tit三個字母為首的沉船,未必只得一艘鐵達尼吧?”
  “是否鐵達尼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解釋半艘地球的沉船,會出現在外太空?”金科夫船長凝望大邊的閃閃星辰,問道:“他們是來自哪一顆的?”
  “你這個問題,美國人也很想知道。”雪夫斯基將杯中的伏特加一飲而盡:“我們潛伏在美國太空總署的間諜,很快會將‘z小組’的絕密檔案弄到手上來!*
  不出麗恩所料,今年出席紀念海灘的与會者,只剩下七個人。
  嘰十三歲的羅杰斯會長,坐在輪椅上宣布一個特別的消息:“讓我介紹兩位嘉賓,亞當与夏娃。”坐在大禮堂的几名老人家,都被這兩人的名字引得大笑起來。
  一名架著圓圓眼鏡的小伙子,站起來自我介紹:“我叫亞當胡夫,是亞利桑那州尸座巨型天線的主管。一個月前,我們接收到一組來自外太空,异乎尋常的電波,竟混合有古老的摩士密碼。”
  在這時候,坐在他身旁的另一名黑种女人站起來續道:“我叫夏娃湯遜,目前正參与打撈‘鐵達尼’行動。在一個星期前,沉睡在大西洋海床下,斷成兩截的傳奇沉船,有半截突然消失了一分鐘。”
  “多謝閣下表演笑話,”一名參加者笑道:“哈哈哈,就算鐵達尼消失在海底,又与我們何干?”
  坎有關系,”亞當即答道:“鐵達尼遇險時發出的as求救訊號,被某類外太空智慧生物接收到,可惜,當他們赶到地球時,已是八十三年后的今天。”
  夏娃補充道:“他們將鐵達尼吸上外太空,搜索兄否仍有生還者。”
  正在打瞌睡的麗恩,半睡半醒地問夏利:“什么事?”
  “沒什么,多睡一會儿吧,”夏利輕吻麗恩的面頰:“只不過說有些人遲到了。”
  洪亮的愛心小屋ocr||fwish.126.com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