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立体殺手


佚名

  肯特与白爾絲娜并肩走著。“有什么線索嗎?”白爾絲娜問。她是肯特的朋友,一家儿童醫院的心理學大夫。
  “毫無進展。”肯特是一家報社記者,最近接手了一個任務飌l綜報導几宗連續發生的車禍事件。可他手里只有一份統計資料。這項由電腦自動統計的調查表明,交通事故率連年上升,而且當事人多為剛剛開始駕車的少年。“這些孩子的駕車技術是一流的,安全考核也全是A級,連他們自己都不明白為什么會撞人,總是說想不到會撞死人。”
  “會不會是恐怖組織成員?”
  “警方說不可能。他們彼此背景不同,互不相識.唯一的共同點是都十七、八歲,剛剛駕車不久。我跟他們談過,都是些不錯的孩子。”
  “你剛才說還有一項調查?”
  “有關交通事故受害者的,青少年比例在增加。司机說他們象是要自殺,徑直朝汽車上走。可他們死前全無自殺跡象,更無遺言。几個幸存者說沒想到會被車撞上,說不清為什么。”
  “有沒有心理障礙?”白爾絲娜問。“沒問題,而且視覺都很好。”
  “我那儿也是這個問題。”白爾絲娜談起了醫院里的事:“那些小孩子都很乖,可孩子家長說他們眼看著往桌椅上碰。我看不出有心理學問題,可他們也無任何視覺障礙。”
  “真是怪事!這些孩子都怎么了?”肯特煩躁地搖搖頭。一輛汽車飛馳而過,肯特象是沒看見,要不是走在后面的白爾絲娜拉他一把,險些被撞上。
  “好啦,你都給搞糊涂了。今天是我的休息日,咱倆得玩個痛快。”白爾絲娜說著把他拉向一游藝館。
  這种無人管理的小游藝館到處可見。肯特最近迷上了電子游戲。這些立体游戲机是他放松神經的良方。“我這次要打敗你!”
  白爾絲娜戴好了手套。她以前總是輸家。“你想得美。”肯特拿起了頭盔。他倆分別站在游戲机兩端,面前出現的是手持兵器的古代武士。肯特每次都發現穿上古裝的白爾絲娜有一种古典美。
  “殺!”白爾絲娜搶先發難,長槍直抵肯特咽喉。肯特敏捷地一晃,槍柄沒入對方胸膛。他倆盡情發揮,打中的只是電腦圖像。白爾絲娜很快招架不住,失掉了兵器,只能以肉掌相拼了。她憋足一口气連連發拳,肯特毫無反應,身負重傷。
  “我贏了!”白爾絲娜興奮地摘下頭盔。肯特一言不發朝她頭上猛擊一拳,白爾絲娜連眼都未眨,“你不服輸?”肯特突然笑了起來,他對虛晃的一拳很滿意。
  “我找到答案了!”白爾絲娜奇怪地瞧著他,不知他怎么了。
  “我問你,為什么不躲我那一拳?”
  “你……”她一時答不上來。
  “你還以為那是電腦圖像,假的!對吧。”
  “嗯。”白爾絲娜點點頭,楞了一下。“我明白了!”她反應很快。“儿童立体感尚未完全建立就玩立体游戲,搞不清真与假的區別,總把桌椅當成游戲里的幻像,所以……”
  “不愧為我的朋友,好聰明!”肯特開她的玩笑。
  “可那些駕車的孩子呢?”她還有不明白的。
  “他們玩慣了各种賽車游戲,所以能順利以高分通過駕車考核。但他們總把公路上的汽車与游戲里的相混,以為撞上去也沒關系,所以總是說想不到會撞死人。”
  “那些被撞的小孩還以為是在游戲里過馬路呢!”白爾絲娜忙說。肯特看看表,他要緊把文稿寫出來。當天下午,他的文章登了出來,題目就叫“立体殺手”。
  三天后,政府頒布了一項新法令,在找到解決辦法之前,禁止出售和使用立体游戲机。
回目錄